肖瑤瑤拎著書包的手感覺漸漸無力。

那個…….瘋子!

他大概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像他一樣,什麼都不用做也餓不死是吧? 端木玉的已經提前給過她警告,然而肖瑤瑤還是不死心,把K城所有招工的地方都跑遍了,居然就連小餐館里洗碗的工作她都找不到一份!

當真要逼她進絕路啊!

肖瑤瑤恨恨地想,深更半夜,她連公交車都捨不得坐,走路回到公寓。

腳上全是水泡,她站在樓梯底下就完全崩潰了。

走不動了,一步都走不動了…….

扶著牆壁,在破舊骯髒的樓梯上坐下來,從挎包里拿出吃了一半的麵包啃了兩口。

樓梯下的燈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修好了,昏黃的光線照著她一身疲憊,頭髮凌亂,臉上還帶著不知道從哪裡弄到的污點,這副尊容,和大街上的乞丐只怕沒什麼區別了。

…………….

「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要堅強啊!」

……………..

一定要堅強啊,小昕!

她努力想從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可是她實在太累了,嘴角都沒有辦法牽起來。

眼睛有些睜不開,沉重的眼皮恍若灌了鉛塊,慢慢地壓下來,壓下來……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來,肖瑤瑤猛然睜開眼睛,翻出手機一看。

端木玉!

又是他!煩躁地掛斷,她現在可沒那麼多功夫去應付他的冷嘲熱諷!

他是端木玉,想弄死她這樣一個平凡丫頭易如反掌,可是他偏偏不讓她痛快結束,總要先給她些希望,然後再把這希望狠狠踩滅!

今天一整天找工作的經過,她算是徹底見識了他的手段。

怪不得有人說『寧願得罪魔王也不要得罪端木玉』,那個男人前世一定是個惡魔!

居然不接他的電話!

某豪華酒店總統套房,端木玉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健碩的胸膛閃爍著健康有人的光澤,性感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一雙嫩白的小手正在他小腹上流連挑逗。

「君少,你在給誰打電話呢?」背後的小女人墊高了腳尖,才能親到他的脖頸,一臉撒嬌地緊緊貼著他的身子。

端木玉把手機隨手一扔,轉過身把女人抱進懷中,低頭看著。

齊耳的短髮,剛剛遮住眉毛的劉海,眼睛又大又亮,鼻尖和嘴唇都小巧可愛,特別是嬌艷的紅唇,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

今天和喬威在某個重要人物舉辦的party上,不知怎麼的,他一眼就看中這個端著蛋糕站在一群妖嬈豐滿的美女中間的小女人。

真是讓他越看越喜歡,擺脫了糾纏的美女,就把她帶走了。

想不到外表和內心還是有一定差別,她外表看著嬌小可愛,可是在床上的功夫,卻絕對不比那些性感的美女弱。

難道這樣的外表在床上都有如此出人意料的表現嗎?

想到這裡端木玉幽深的某種忽然閃過一抹尖銳的冷光,一種前所未有的煩躁湧上心頭。

冷冷地推開懷中的女人,端木玉頭也不回地走進浴室。

「君少?」女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臉上還帶著沒有滿足的表情。

「你想要什麼,我明天讓人送給你。」『啪』地一聲關上浴室的門,片刻之後,裡面傳來水聲。

真是如同外界所說的無情又難測的男人,對待情人溫柔無限,出手大方,可是離開之時也絕對不留情面。

雖然不舍,這樣英俊完美的男人…….但女人還是不得不一件件拾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穿起來。

好不容易爬回自己的床上,什麼都不管倒頭就睡,睡到大半夜,電話又響了。

那個臭男人大半夜也不讓人安寧!

拆了手機電板一勞永逸,繼續蒙頭大睡。

第二天天剛亮,生物鐘就叫醒了肖瑤瑤,睜開眼睛,朦朧的天空從窗口透進來,沒有關好的窗戶外吹進一陣微涼的風。

肖瑤瑤立刻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fuck!」爬起來管好了窗戶,又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糟糕,昨晚忘記關窗戶,就這麼吹了一夜的冷風,一定會生病的!

連忙去廚房燒了一壺熱水,慢慢吹著喝了大半壺,頭有些疼,看來真是要生病了,可是今天還要去找工作,絕對不能休息!

她從抽屜里的本子里翻出兩張百元鈔票,看了一會兒,沒有辦法,只能動用你們了!

本來打算留著,高菲生日的時候可以送她一條裙子,可是現在看來必須提前動用了,必須保證了革命的本錢,才能賺更多的錢!

從枕頭底下翻出手機,重新裝上電板,立刻有幾條未接來電簡訊跑進郵箱。

在一堆『端木玉』中驀然發現一個許久不曾看見的號碼。

那個號碼里是語音留言,肖瑤瑤打開,把手機放在窗台上,自己脫了鞋子坐在地板上。

窗外的陽光漸漸從窗戶透進來,叫上的水泡隱隱作痛,可是從手機里傳來的少年的聲音,卻如同一陣清風,可以治癒一切傷痛。

「昕,昨天晚上我夢見和你一起走在海邊,我看見你的頭髮變得好長了,你笑得真美。」

獃獃地出了好久的神,不知不覺陽光已經灑滿她全身。

原先只齊耳的短髮似乎真的長了一點,可以把耳朵完全遮住了。

等下一次我們見面時,我的頭髮一定會很長很長的。

去藥店買了藥片吃下去,頭還是隱隱作痛。

可是不能等了,她現在真的真的很需要錢!

而且是很多,很多狠毒錢!

外面其實沒有什麼風,但肖瑤瑤還是感覺大腦里一陣清明,理智似乎重新回到大腦里。

她不應該這麼任性,尤其不能在錢的問題上任性!

矗立在陽光下的君氏大廈像一個威嚴的君王俯下一切。

肖瑤瑤抬頭看了看,拿出手機撥通端木玉的電話。

他大概在開會,電話接通之後那邊一片安靜,他的聲音懶洋洋的:「這麼快就打算來求我?」

「是啊,我現在就在你公司樓下,可以上來嗎?」

她完全不掩飾也不害怕,倒讓端木玉愣了那麼一小會兒,隨即道:「上來吧。」

肖瑤瑤掛了電話,便朝著大門走去,腳上的水泡全都破了,走一步都痛得撕心裂肺,她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的美人魚的故事。

為了得到王子的愛,喝下巫婆的葯,把美麗的魚尾變成人類的雙腿,但是她每走一步,都如同走在刀尖上那麼痛苦。

然而人魚公主還是一步一步走下來,最最終,她沒喲得到王子的愛,她變成了海里的泡沫。

肖瑤瑤想跟她不是很像?只是她想得到的不是王子,而是錢。如果為了得到錢,讓她把自己的雙腿變成魚尾,她也願意。

只是最後,不知道她是會變成海里的泡沫還是什麼奇怪的東西。

她剛走到門口,便有一個漂亮的女人急匆匆趕來,對著保安說了幾句話,便把肖瑤瑤帶進去了。

她一瘸一拐地走進電梯,那個來給她引路的美女一臉驚訝。

總裁讓她下來接一個女孩子,她以為是什麼大美女,沒想到是一個瘸子…….

肖瑤瑤當然知道美女心中在想什麼,只要和端木玉扯上關係的女人,都會自動歸為他的女人。

不過她沒工夫解釋。

「黎小姐,請你稍等一會兒,會議很快就結束了。」美女秘書把她領到總裁辦公室,便出去了。

肖瑤瑤連忙在沙發上坐下來,腳疼得快斷掉了!

環顧四周,有錢人就是不一樣,一間辦公室都可以弄得這麼奢華。

會議一點兒都不像秘書說得那樣『很快就結束』,坐在沙發上等了三十分鐘,還不見端木玉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感冒藥的緣故,她越坐越困,不知不覺就打起瞌睡來。

這裡的沙發那麼軟,比她的床都舒適,找了個合適的位置,靠著就睡過去了。

「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端木玉走到辦公室外,把手裡的資料全部扔給喬威,揉了揉有些疲累的太陽穴。

喬威有些吃驚:「今天還這麼早,羿然,你不會又想去找什麼美女吧?」

「美女?」端木玉笑著打開辦公室的門,「今天沒有美女。」

辦公室的門關起來,喬威碰了一鼻子灰,走到外面的助理面前,問道:「彎彎,剛才總裁讓你去接什麼人?」

「女人啊?」美女彎彎拿著睫毛刷刷睫毛,看也沒看喬威一眼。

「美女?」

彎彎瞥了他一眼,頗有些不屑:「是個瘸子。」

「瘸,瘸子?」喬威差點兒跌破眼鏡兒,望向辦公室大門。

羿然最近可真是…….口味越來越重了啊…….

辦公室里安靜得出奇,環顧一周,居然沒人?

那個丫頭,隨便跑什麼地方去了?

端木玉把西裝外套隨手一扔,正想出去叫人,一轉頭,就看見皮質沙發上蜷縮睡著的小丫頭。

頭髮被沙發擠得都翹起來,左邊的臉也擠得微微變形,小巧的嘴巴微微張著。

她居然在他的辦公室里睡得如此歡暢!

伸出手卻想把她拍醒,她睡夢中忽然晃了晃腦袋,嚶嚀兩聲,表情似乎很難受。

他這才注意看她的臉頰上帶著一抹不正常的紅暈。

伸出的手摸在她額頭上,立刻縮回手,溫度燙得嚇人!

這個丫頭,居然發著這麼高的燒來找她,怎麼,想博取他的同情嗎?

他可不是那麼心軟的人!何況她根本就是一個不需要被同情的無良拜金女!

「喂!」粗魯地在她臉上拍了兩下,兩道英挺的眉毛緊緊糾結在一起。

「嗯…….。」肖瑤瑤輕輕哼了一聲,沒有經過修飾而天然卷翹的睫毛顫了顫,黑白分明的眸子緩緩睜開,清亮的眸光卻帶著一絲朦朧。

她迷茫地看著眼前的男人,模模糊糊的,眼前有如同霧氣一樣的東西遮擋著。

依稀中,她看見的是一張少年的面孔。

這麼多年,這麼多年沒見了…….

肖瑤瑤有些激動,雙手顫抖著伸出去,捧住那張臉,乾裂的嘴唇微張:「我……。」

少年的臉立刻扭曲了,嫌惡地拉開她的手。

她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身子朝前一撲,摔進一個懷抱中,她掙扎著爬起來,以為少年就要離開。

「別走,等等我…….」

「你給我滾開!」冷冷的聲音呵斥,立刻把她的幻覺打斷。

肖瑤瑤睜大眼睛,這一次雖然視線模糊,可她還是看清楚眼前的男人臉龐。

眼眸中的失落那麼明顯,明顯得讓端木玉怒氣勃發,一甩手把她重新扔回沙發上去,整理著被她弄亂的襯衣,冷哼道:「怎麼?把我當成哪一位金主了?」

耳膜嗡嗡作響,肖瑤瑤有些聽不清他說什麼,抬起頭,一臉茫然。

端木玉看了越發生氣,原本清俊高傲的臉瞬間就充滿暴戾:「你不是來找我求饒的嗎?」

像是頭上被澆了一盆冷水,肖瑤瑤渾濁的意識清醒了那麼幾分,雖然頭疼的要爆炸開,身上也冷得瑟瑟發抖,她還是從沙發上站起來。

「是。」喉嚨里的聲音嘶啞乾澀,聽起來也讓人難受。

心裡微微動了一下,他立刻自負地背轉過神,不想看她那張蒼白的臉。

「我說過,一定要你跪著求我!」

「好。」點點頭,膝蓋一彎,想跪下去,可身子實在太沉重了,她這麼一彎膝蓋,全身的重量立刻壓下來,她支撐不住,一頭栽倒在地上。

端木玉辦公室十分奢侈,地上鋪著十分昂貴的手工地毯,她摔下去無聲無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弄出來。

端木玉等著她的屈服,聽到她說了一個『好』字,心裡越來越不舒服,這個丫頭,為了錢,真是什麼事情都肯做,連尊嚴都肯放棄。

好,她既然不要自尊,那他也不客氣地踐踏了!

「你——」轉過身,沒有預想中跪在地上的拜金女,卻只看見像一條死屍躺在地上的蒼白少女。

端木玉立刻慌了神,把她從地上扶起來:「你怎麼了?」

額頭滾燙得嚇人,發著高燒,來這裡博取什麼同情,她不要命了!

去他的公主人設 「喬威!」他大聲喊,這一刻心裡的焦急,竟然讓他忘了可以直接打電話叫秘書進來。

聽到動靜的彎彎立刻跑進來,畫了一半的眼影滑稽地殘留在眼睛上,她正拚命低著頭不讓總裁看見,誰知道這個時候總裁根本連看也沒有看她一眼,只顧著低頭看懷裡的少女。

那個瘸子?

「打電話叫華醫生過來,立刻!」習慣於命令的聲音更加充滿威嚴,嚇得彎彎立刻就轉身出去打電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