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韓六說了,陸鳳渠笑道,「也難為他在這山裡憋了這麼久,也該放放風了!」

這麼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畢竟司馬西樓的紈絝形象深入人心。

吃過早飯,薄君梟陪著顏沐再一次進山。

「梟哥,你現在能感覺到老桑皮在哪個方向?」

一進山,顏沐察覺到薄君梟沖准了一個方向而去,連忙問了一聲,「是算出來的嗎?」

第一次,因為薄君梟沒有接觸過老桑皮,無法斷定老桑皮的位置,有過上一次接觸,這一回就行了?

「這個沒法教你,」

薄君梟點頭道,「涉及到我們一族很繁雜的一些東西,易學是基礎,在此之上,還有魂力的要求,不過可以教你一招簡單的。」

「簡單的什麼?」

顏沐好奇。

「下一次你想要鎖定一個人的話,」

薄君梟一笑攜起她的手,摩挲了一下她手指上的那枚指環道,「你用精神力調一絲這上面的能量,附著那那人身上,然後你用魂記的方式去試著溝通——」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道,「大致就能感受到那個人所在的位置了,不過,超過三天就無效了,那點能量就消散了。」

「很神奇!」

顏沐眼中一亮道。

「不過所受局限也不少,」

薄君梟提醒道,「要是那人處在一種強磁場,或者雷電很暴烈的時候等等,都不行。」 「這世上,就算擁有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誰又能隨心所欲?!」

顏沐一笑道,「還記得魯慎寧那個瘋子嗎?對了,梟哥,你認為魯慎寧是真的死了嗎?」

「沒有那麼簡單,」

薄君梟一邊牽著她的手走著,一邊凝重道,「雖然龍伯得到的消息,也是魯慎寧已死,甚至M國特情部門已經解剖了他的屍體——但魯慎寧籌謀那麼久,怎麼會這麼容易被M國特情人員逼到一死了之?」

「他如果沒死……」

顏沐頓住了腳步,眼底滿是憂慮。

她怕魯慎寧那個瘋子找上門報復啊!她自己不怕,但她有家人有朋友啊,任何一個人因此受到傷害,她都無法想象自己的內疚。

「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薄君梟握著她的手一緊道,「你已經為帆叔那邊立了大功,你可能不知道,帆叔正在為你申請特殊獎勵。」

獎功罰過,紀律嚴明,這是薄正帆那邊部門鐵一般強悍的基礎。

「啊?」

顏沐還是真不知道,「獎勵?你沒給帆叔說,我不需要獎勵嗎?」

她又不缺錢,再說,她是Z國公民,為了Z國出力,那不是應該的嗎?!

「獎勵下來,你就知道是什麼了,」

薄君梟寵溺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樣,跟獎金無關。」

「唔!」

顏沐有點囧,難道是發給她一面錦旗?或者一枚獎章什麼的?

這個倒不是不可以,榮耀嘛!

薄君梟沒有就此多說,兩人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在四白山的一處竹林里看到了老桑皮。

見到顏沐和薄君梟時,老桑皮明顯十分吃驚,隨手就又拎起了放在身邊的桃木棍。

「滾!」

老桑皮沖著顏沐這邊怒吼一聲,手裡的桃木棍使勁晃了晃,「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顏沐詫異萬分,薄君梟也是一愣。

那天明明說的好好的,甚至老桑皮對下山去農場的邀請都有點動搖了,這又是怎麼了?

「還說你們是人不是妖精!」

老桑皮怒道,「你們一走,我那個洞里跑進來一堆蛇! 覆殷商 你你你……你是不是蛇精!」

我還是白素貞呢!

顏沐簡直吐槽都吐槽不出來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小沐!」

薄君梟卻好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那天我們是不是拿到東西后,先回了一趟那個山洞?」

跟著老桑皮挖出那些東西后,他和顏沐是向老桑皮告辭就分開了。

可走了幾步后,顏沐想起來她有一把短匕,因為切東西丟在了山洞那邊,那是顏涵喜歡的一把短匕,他們兩人就回了一趟那個山洞。

在山洞裡,拿了短匕后,他和顏沐又曾拿出那些東西看了看,尤其是那個之前包裹著銅玥的黑乎乎的「石頭」。

甚至顏沐還用刀子敲了敲,不過當時也沒看出來什麼,又收了回去。

「對啊,怎麼了?」

顏沐不解。

「我好像知道那裹著鑰匙的東西是什麼了,」

薄君梟兩眼微微一眯,「應該是一種蚯蚓泥,發出的味道很像某種蛇類繁殖時的體味,非常吸引公蛇!」

顏沐一愣:「蚯蚓泥?那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她從來沒聽過?

「那種蚯蚓泥,Z國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地方會有,」薄君梟眼底精芒一閃,「K市卧牛山一帶!」

「蚯蚓泥是什麼?一種泥土?」顏沐不解。

薄君梟道:「說泥土不確切,聽說過天然瀝青坑嗎?」

「聽過,」

顏沐忙道,「M國不是有一個著名的瀝青坑?」

瀝青坑其實就是從地層中自然冒出來的石油,當石油漸漸乾涸后,只留下半固態的焦油瀝青。

烈日照射下,焦油變軟–無論什麼東西接觸到它,比如說各種動物什麼的,就會永遠的陷在其中。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因此,有一些天然瀝青坑,就像是天然的動物骨骼保存場所一樣,能在其中撈取到無數遠古生物的骨骼化石。

M國那個瀝青坑,就是如此,一直到今天,還有一些小動物會陷進去,永遠也掙扎不出來,慢慢成為一具骨骼。

想到這裡,她又忙道,「梟哥,你說的蚯蚓泥,就是瀝青嗎?」

「有點類似,但並不等同瀝青,」

薄君梟道,「不確定遠古時期,那一地層的石油中又融入了什麼化學物質,又在漫長的時間裡發生過什麼反應……總之就形成了一種特殊的膠質,一旦撈出來一點,用高溫熔化后,再一降溫,就形成了一種類似黑色石塊的東西。」

「那為什麼叫蚯蚓泥?」

顏沐道,「這跟蚯蚓有什麼關係嗎?」

「民間以為這種物質的形成,是地龍所致,地龍,指的就是蚯蚓,所以又叫蚯蚓泥,」

薄君梟道,「這種東西由於很特殊,受地質條件的特殊影響,極少有,知道這個的人也很少。」

「那蚯蚓泥為什麼會吸引蛇?」

顏沐蹙了蹙眉尖道,「咱們在村子里小院那邊也拿出來看過,也沒見吸引什麼蛇蟲過來啊!」

「蚯蚓泥形成的漫長過程中,不知道是融入了哪一種物質,」

薄君梟道,「會有一種淡淡的腥味,類似蛇類繁衍時的味道,吸引公蛇,至於小院那邊……你在小院那邊不是放了葯囊?」

不得不說,晏紫東跟顏沐一起搗鼓出來的葯囊,真是效果顯著。

掛在小院各個屋子裡,大家幾乎都不會被南邊的蛇蟲所困擾,就算是還有蚊子之類,也完全不怕,夜夜都能睡一個安穩覺。

「滾!」

那邊老桑皮擰著白眉毛聽了半天,沒聽懂薄君梟和顏沐在說什麼,揮著桃木棍又吼了一聲。

顏沐好笑道:「桑皮,你沒聽懂我們的話嗎?我們可不是蛇精,是昨天挖出來的東西,有一種味道吸引蛇,回去你把山洞用藥草熏一下就沒事了!」

她直接叫的老桑皮的名字,沒辦法,老桑皮不願聽人叫他老伯老爺爺什麼的……只能叫名。

這一次,顏沐語速放慢了一點,聲音又大,老桑皮終於聽懂了:「真的?」

「我騙你幹什麼!」

顏沐笑道,「你忘了,我們跟你一起烤火做飯吃,又有影子,不是蛇也不是鬼啊!」

老桑皮將信將疑地瞪了她和薄君梟一眼,就算他在山裡待了這麼多年,也不怕蛇,可還是被嚇到了……

那麼多蛇! 就連那年地震,四白山裡蛇蟲亂竄,都沒見過這麼多蛇聚在一起往他山洞裡鑽!

「我們回來是想問一件事,」

顏沐笑道,「桑皮,我還給你帶來了好吃的,你嘗嘗我們做的肉乾?」

說著,她從背包里取出了一大包豬肉乾,裝作不經意地打開了包裝,往老桑皮跟前一遞,「諾,一大包哦!」

老桑皮還沒說話,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香味,登時咽了一下口水。

「哎,」

糾結一下,到底抵不住這誘惑,老桑皮接過來這包肉乾道,「不管了,你們是什麼都不管了,死了也做個飽死鬼!」

顏沐失笑。

這時候老桑皮嘗了一個肉乾,一下子高興了不少,對著顏沐和薄君梟之前的戒備終於徹底消了。

「都是蛇鬧得,」

老桑皮收起棍子道,「我其實也不怕你們是鬼,就是見了那麼多蛇,心裡瘮得慌。」

見他又穩住了情緒,顏沐這才把照片拿出來道:「桑皮,我來是想問問你,當年那女人,跟照片上這女人是不是長得有點像?」

老桑皮疑惑接過來照片,仔細看了看,吃驚道:「就是她,就是她,一模一樣!」

顏沐和薄君梟飛快交換了一個眼神。

真是鳳嫣?!

「你不知道她是誰?」

顏沐疑惑問了一句,「她是有名的大明星,當年你沒認出來?」

鳳嫣當年可是有名的很,老桑皮見到她本人,竟然一點都沒認出來?

「大明星?」

老桑皮嚼著肉乾吧嗒著嘴,有滋有味正吃著,一聽這麼問,不由滿眼茫然,「大明星是幹啥子的?」

「就是電影電視里經常看到的啊,」

顏沐忙道,「你沒見過她演的片子?」

「電影電視……」

老桑皮眯起眼睛,眼底依然有點茫然,「就是那個能看到人的白布嗎?還是那個能看到人的盒子?」

顏沐一下子愣了。

她實在是沒想到,到了現在這個年月,還有人這麼形容電影電視。

白布,她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當年最早電影都是露天演的,熒幕掛在那裡在演出之前,可不就是一張白布!

怪不得老桑皮不懂什麼是大明星!

他老人家只怕連電影電視都沒怎麼看過!

老桑皮那個時代,本來娛樂就不普及,村裡放個電影就跟過年似的……老桑皮還一直生活在山裡,在村裡都很少待!

老人一輩子都在這一片山溝里轉!

顏沐沒有話說了,問清楚了這個,她再一次問了老人,願不願意下山玩兩天,老桑皮嚼著豬肉乾連連搖頭。

他過的好好的,現在又有了好吃的,更不想下山了。

「那你這裡缺什麼嗎?」

顏沐忙問,「我下次來找你的時候,可以幫你帶點來,吃的?用的?」

「糖!」

老桑皮想了想,連忙道。

「什麼糖?」

顏沐忙問,「水果糖還是奶糖?」

「紅糖,」

老桑皮忙道,「泡水喝,甜!」

顏沐:「……紅糖?」

「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