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馮氏的話語,順妃冷冷地哼了一聲,才帶著宮女內侍們離去。

知道她走遠后,馮氏才慢慢直起身子,深深地往順妃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

與賀家姑娘貌美中帶著一絲英氣不同,馮氏長相清秀,眼中似總帶著笑意,總能讓人心生親近。

可是她這麼看了順妃一眼,卻讓領路的小內侍打了個冷顫,似乎有些涼意,連腳步都加快了許多。

在馮氏來到永慶宮之前,德妃已知道了順妃刁難的事。一見到馮氏進來,她便迎了上去,慚愧地說道:「是本宮考慮不周,讓嫂嫂委屈了。」

馮氏拍了拍她的手,笑吟吟道:「哪來的委屈?我只當狗吠了幾聲,娘娘不必在意。」

說罷,馮氏便按照宮中的禮儀給德妃請了安,然後才坐在綉墩上,開始與德妃閑話家常。

待見到殿中沒有什麼宮女內侍后,馮氏才笑了笑,開口道:「姑奶奶,像順妃那麼蠢鈍的人,也能掌管後宮權?我聽聞你與她作對,莫非這樣蠢人你都壓不住?」

是,馮氏對順妃的評價就只有一個字,那就是「蠢」。若非順妃蠢,怎麼會對她說這些話?

她是堂堂三品將軍夫人,相公還掌管著京畿衛,宮中的人恨不得巴上她,順妃竟然會刁難她?

就算順妃想找碴,也要看看她身後站著誰好嗎?這樣的妃嬪,小姑竟然還容許其在宮中安穩活著?

賀氏嘆了口氣,道:「嫂嫂,說來一言難盡。現在皇上有心捧著順妃,本宮也不好拂了皇上的心意……」

德妃將宮中動態、朝中局勢一一道來,還說了自己為了立威,與順妃多番作對的事情,末了還說道:「有些人呀,就像蒼蠅在眼前嗡嗡飛,卻又打不得,還能怎麼辦呢?」

馮氏笑了笑,眼中滿是笑意,道:「姑奶奶說的是,蒼蠅的確很煩人。我得想一想怎麼打才是……」(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四更!也算是勤奮了……)

朝中暗流涌動,但畢竟是掩在水面下的,對很多人來說,日子還是平平靜靜的。

被賀氏刻意遺忘的鄭衡,每日在長見院里,度過這些平靜時刻。

在光和大街的冷冽已經褪去了,現在的她,看著就是個普通的閨閣姑娘,也像個普通姑娘那樣寫寫畫畫。

不過,她寫畫的內容,就不是閨閣姑娘所知的東西了。

就連貼身跟隨的盈知、盈足兩個丫鬟,有時也不明白鄭衡在寫些什麼。她們只知道,每隔一兩天,萃華閣的娘子就會來見姑娘。

此外,還有些紅嘴灰翅的小鳥會飛進長見院中,它們會乖巧地站在姑娘肩膀上,就像通人性似的。

這樣的小鳥,盈足在南景的時候見過不少,自是知道這是裴家所養的,卻也只是閉口低目,什麼都沒有說。

盈知看著鄭衡的眼神偶爾會閃過疑惑。她總會記得光和大街那些情景,總會想起裴五少握住姑娘的手,而姑娘沒有掙脫……

她不知道姑娘與裴五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卻可以感受到他們那種濃濃的情意,便也什麼都不問了。

每當夜裡有琴聲響起的時候,盈知便推開窗戶,以便讓姑娘聽得清楚些。

長見院這裡的日子安穩平靜,承上院中的賀氏卻有些急躁,時常煩悶地踱來踱去,眉頭難以舒展。

賀媽媽見狀,開口道:「夫人,舅夫人已經接下禮品了,還道安頓后之後便請夫人過府相聚。夫人不必煩心。」

賀氏頓了頓,卻不知如何開口,心中總覺得有些慌。

世上並非沒有相處和睦的姑嫂,卻是不多。馮氏與宮中的德妃相處融洽,對賀氏這個姑奶奶,卻是有些冷淡。

她的嫂嫂……怎麼說呢?她有些怕長嫂馮氏,也素來與其不親近。對著馮氏的時候,她總有一種心虛,便下意識遠離馮氏。

以前馮氏在北州還好,她只須按照禮儀往北州送去禮品書信就行了。現在馮氏回到京兆了,她就覺得慌了手腳一樣。

娘家嫂嫂她自然要親近的,但是……越是接近馮氏,她便越是怯懦。

她之前一直住在賀家的別莊里,一住便是十餘年,直到幾年前她嫁給鄭旻,這也是賀氏與馮氏不親近的原因之一。

賀媽媽嘆了一口氣,勸慰道:「夫人,您別想那麼多了。侄姑娘已經回了賀家,夫人就是不願意去見舅夫人,也總要去見侄姑娘吧?」

賀媽媽是賀家的老人了,自然清楚賀氏在煩憂什麼。只是,這些事情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夫人大可不必再想了。

賀氏疲憊地揉揉眉頭,心漸漸安穩下來。是的,說得沒有錯,這些都是已經過去了的事,不用再想了。

現在她已經嫁到鄭家,還為鄭旻生下了一對七星子,現在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好了……

過了幾天,估摸著馮氏閑下來了,賀氏便備下厚禮,與賀媽媽一道去賀家見了長嫂馮氏。

賀應棠是京畿衛大將軍,朝中自然賞賜了華第,但大將軍府近著京畿衛駐紮地,並不在京兆城中。因此,馮氏所在的地方,並不是大將軍府,只是賀家的老宅。

這也是賀氏長大的地方,一踏入這裡,賀氏臉上不禁有一抹笑意。

順妃譏賀家乃小門小戶,其實很恰當。賀家老宅地處不大,也不是在建章大街這樣世家勛貴居住的地方。

但這又如何呢?如今賀家的身份地位與往日大不相同,就算是這小小一隅,每天上門拜訪的官員夫人絡繹不絕,門房接帖子都接到手軟。

朝中官員看重的不是賀家的宅子,而是賀應棠大將軍的身份。

見著了長嫂馮氏,賀氏恭謹地給她請了安,還奉上了諸多厚禮,才惴惴不安地坐下來。

馮氏淡淡地看了賀氏一眼,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賀氏硬著頭皮,開了話題;「嫂嫂,兄長可好?換防什麼時候能結束?兄長什麼時候能回到京兆呢?」

想到自己的兄長賀應棠,賀氏的不安就散了些。

儘管她與馮氏這個長嫂不親近,但與長兄賀應棠感情卻極為親厚。

因為,賀應棠實在太寵愛賀氏這個妹妹了,過去賀氏無論遇到了什麼難題,賀應棠都會想方設法為她解決。就算賀氏執意嫁到鄭家,賀應棠也有辦法剷除寧家,讓自己的妹妹順利嫁出去……

便是賀家的老僕從都感嘆道:「將軍與大姑娘感情真是深厚!老爺夫人們在天有靈也能感到安慰了。」

這些話語,馮氏自嫁進來就聽說過了。但這些年來,賀家老僕走的走、死的死,已沒有人說過這些話語了。

聽到賀氏問及賀應棠,馮氏點了點頭,道:「挺好的,勞姑奶奶掛心了。換防事宜,我也不太清楚,到時候就回來了。」

「嫂嫂說的是。」賀氏乾巴巴回了這麼一句,便再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直到賀德笑嘻嘻地來了,才打破了這一對姑嫂的尷尬僵硬。

見到自己女兒來了,馮氏眸中染上了點點笑意,憐愛地道:「快來,德兒快來母親這裡。」

賀德歡快地奔了過去,靠在了馮氏身側,而後朝賀氏狡黠地眨眨眼。

見到賀德這樣子,賀氏不覺放鬆了心神,漸漸覺得氣氛也不那麼尷尬了。幸好,還有一個德兒……

賀氏姑嫂相處的情形,沒有多少人會在意,鄭衡當然也如此。——她始終關注的,還是京兆的局勢。

除了換防一事外,京兆似乎風平浪靜,勉強算是水花的,便是葉雍去江南道任職一事。

葉雍與王昑成親后便著手調職事宜,經過一番周轉,最後官擢一等,去了江南道徐州任司馬,官階乃正六品下。

徐州乃江南道屬下的中州,司馬一職雖然品階不高,卻是握有兵馬之權,葉雍實在算是高升了。

在鄭衡看來,如果沒有葉、王兩家親事,憑著葉雍的家世,再憑「半帝師」王謨的弟子身份,若是出京任官,絕不會只是一個中州司馬而已。

葉雍,頗為可惜了……

鄭衡也就這麼隨意嘆息一句,仍舊注視著京兆的局勢。可惜,京兆平靜沒有兩個月,十月初的時候,就出了大事。(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283章郊廟污

(第五更!啊啊啊,我覺得我還是很勤奮的吧?)

十月初,太常卿魏延知領著太常寺官員準備秋祭事宜,卻赫然發現,立於京兆東側的郊廟出了大問題!

就在幾天前,郊廟守衛巡守的時候,突然發現郊廟裡外都是腥臭,再細細一看,郊廟刻著的白麟、神雀等圖案,全部被畫花了。

一夕之間,原本肅穆神聖的郊廟就變成了這副破敗的模樣,而巡守的士兵竟然一無所知!

須知郊廟乃皇上祭祀天地、祖先的宗廟,地位何等尊崇,歷來都有士兵在把守,尋常人等難以靠近郊廟。 霸上軍官大人 可是,如今郊廟污穢成這副模樣!

腥臭不斷從牆中滲透出來,那些像被擰斷了頭顱的神獸再也恢復不了原狀,這怎麼可能?

負責郊廟巡守的士兵跪在了魏延知面前,瑟縮著說道:「大人,屬下也不知因為何故。正在……正在全力查探中,請大人恕罪……」

士兵頭都快磕破了,可是魏延知陰沉著臉,只胸口劇烈起伏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怕自己一開口,會忍不住下令將這些守衛全部杖死!

現在出了這麼大的紕漏,郊廟一時半會恢復不了原狀,那麼秋祭怎麼辦?

秋祭的日期已經近在眼前了,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腦中一片空白,什麼對策也想不出來。

「大人,還是立刻將此事上稟皇上吧!」有屬下官員這麼建議。

魏延知臉色鐵青,點了點頭,隨即下令道:「你們立刻去查探到底此事是何人所為,本官會立刻進宮,向皇上稟報此事。」

「至於這些人……」他頓了頓,眼中閃過一抹殺意,狠狠道:「立刻將他們關進刑部大牢,此事必定從嚴處置。」

郊廟有污,這樣的事情太嚴重了,是怎麼都瞞不過去的。魏延知不敢有片刻耽擱,匆匆進了宮。

從東郊返回城中的時候,他的心一直高高提著。

他知道這是件大事,倘若處理不好的話,他這個太常卿也到盡頭了。

他掌管太常寺這麼多年,一切小心謹慎,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差錯。不曾想,現在就遇到了大問題。

這一次郊廟有污,勢必會推遲秋祭的日子。這還是小事情,郊廟代表這麼尊崇的地位,如今他有污,代表著什麼呢?

這個答案,魏延知根本就不敢深想下去。

當至佑帝聽到這個稟告的時候,臉色倏地陰沉了下來,冷聲問道:「郊廟如此重要,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

他強壓著滿腔怒火,手上都起了青筋。

正如魏延知所想的那樣,郊廟有污本身不算什麼大事,但它所代表的意義實在太重大了,沒有人能夠輕易忽視。

尤其是對一國之君來說,郊廟代表著天地認可、祖宗福蔭,更代表著社稷江山。

至佑帝在位期間,郊廟出現了這些污穢,不復之前的神聖莊嚴。——這足夠讓他警醒了。

「罪己詔」這三個字都在他腦海中出現了。

魏延知能說什麼呢?他砰的一聲跪了下來,請罪道:「皇上,臣有罪。臣不察,竟然讓郊廟出現這麼大的問題,請皇上恕罪。」

「現在不是問罪的時候,你速速去查探,務必將此事查個清楚明白。秋祭的日子順勢推延。愛卿,請勿讓朕失望。」至佑帝這樣說道。

「臣領命,謝皇上!」魏延知這樣回到道。

婚不守舍 雖然皇上暫時不問罪,但他的心底滿是懼怕。因為他清楚,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太常寺,必定不會無緣無故。

當時在郊廟巡查的侍衛,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那麼現在就更加不會有發現。

如此情況下,他怎麼去查探呢?

他帶著一身的懼怕,魏魏顫顫地離開了紫宸殿,去查探郊廟有污的事情了。

很快,這件事便傳遍了朝中上下,直令官員們震動不已。

郊廟代表著天地社稷,現在竟然污穢,而且難以恢復原狀,這是不是上天在預警呢?

司天台的官員匆匆趕去的郊廟,在遠遠就聞到腥臭后,臉色也變了。

而當他們看到那些被毀掉的神獸時,更是心頭大慟。

大宣立國的時候,就已經祭天地、立宗廟了。這些神獸的圖案,在太祖時就已經有了,歷經一百八十多年的風雨洗禮,越發有厚重底蘊。

沒想到,竟然會在此時毀於一夕。

官員們心中複雜,難以形容。

他們總覺得,有什麼不一樣了。究竟是什麼不一樣呢,他們也說不上來。

裴光聽說了這個事情之後,只是捻須微笑,鳳目含著一絲冷意。

「看來,有人是想仿照當年大永朝太常失瑞之事了。這很明顯是沖著魏家而去。魏延知這下真的是一身腥了。」裴光這樣說道。

裴定點點頭,贊同父親的說法。

這事的確很明顯了,是沖著太常寺而去。魏延知作為太常卿,如果處理不好這事,必定要致仕了。

這個事情針對性太強,很明顯就讓人目的。可是,在背後策劃的人是誰呢?

裴定在意的,就只是這個而已。

誰會刻意針對魏家呢,其實人選也不是很多,都是可以猜得出來的。

想了想,裴定這麼說:「父親,你覺得會不會是賀家?」

賀家最近風頭太盛,宮中的德妃又一直與順妃魏氏不和。——裴定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賀家。

裴光搖搖頭,不答反問:「賀應棠現在在北州,京兆這裡的全是賀家女眷。你覺得她們會有那麼大的本事嗎?」

非是裴光小看了賀家,而是要在郊廟做手腳,還不被守衛們發現,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起碼,裴家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花費很大的心思,事還不一定成。

雖則裴光首先想到了賀家,卻也是第一個排除了賀家。

有這種通天本事,能在郊廟做手腳的人會是誰呢?

裴光父子斷續討論著,卻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郊廟有污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手機發布,有錯另改。么么噠~)(未完待續。)

重生之錦繡嫡女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284章不祥

(第一更!今天重感冒在家,連班都沒有去上,請大家多多原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