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無影的話,韓宇心中,也是放鬆了很多。

「最近一段時間內,加強對暗影堂的訓練程度,羅家的分支勢力,我想要瓦解掉!」

韓宇終於說到了他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

羅家整個家族,在他實力強大了之後,必定會全部滅掉。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那些羅家的分支勢力,還是趁現在能解決的時候,直接解決了。

無影和傲血雙眸中,都迸發出了強烈的殺機!

要對付羅家,他們沒有任何的異議,只要韓宇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出手。

「好了,你們先休息一下吧,馬上就是白赤那個傢伙大喜的日子了,還是要打起精神的。」

這一次,韓宇可不會忘了白赤的婚事了。

無影卻是感到有些驚訝,畢竟前段時間,他沒有在這裡。

「額……要不要準備什麼東西?」想了一會,無影不確定地問道。

韓宇的嘴角,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大驚喜馬上就會送給他。」

他並沒有打算跟無影說那丹藥的事情,畢竟無影和白赤最近關係太近,萬一說漏嘴了呢?

無影一陣無奈,到底是什麼東西?搞得這麼神秘?

他的心中,也是隱隱有些期待了起來。

兩人離開大殿之後,韓宇便準備繼續修鍊了。

只是他的心情,並沒有任何好轉,傲血也是一樣,自從來到了這裡,就一直沒有說話。

和以往的傲血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或許是赤血的死,對他打擊太大。

時間轉瞬而逝,韓宇睜開雙眼,一道精光暴射而出!

他的實力,又增強了很多,距離八方境八重的實力,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了。

今天,對韓宇來說,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日子。

柳家。

此刻,大量的勢力紛紛聚集在了柳家內。

柳家千金小姐大婚,其他的勢力,是必須要給這個面子的。

就算是那些以往和柳家敵對的勢力,也紛紛派出了自己的代表。

柳家的一處院落里,各式各樣的禮品,寶物,早已經是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會宴大廳內,也是早已經人山人海,人群中的柳子石,看樣子也是非常的高興…… 柳子石的目光,在人群之中不斷尋找著。

但始終,他都沒有發現韓宇的身影,心中難免有些不滿了起來。

到了現在,馬上婚禮的儀式就要開始了,這個至關重要的傢伙居然還沒到。

「哈哈哈……這排場可真夠大啊!」

就在柳子石想要派人去尋找韓宇的聲音,久違的聲音,出現在了大廳內。

一道道目光,紛紛看向了大門口的位置。

韓宇等人紛紛進入了大廳內部,氣勢倒也十足。

「呵呵,幾日不見,韓大門主的排場也不小啊。」柳子石頓時開起了玩笑,但實際上,因為韓宇的遲到,他心中還是有些不滿的。

韓宇也聽出了柳子石話中的意思,但是也並沒有多做解釋。

其實他真的是修鍊的時候,忘記了時間,還好醒來的及時,否則的話,又要錯過這重大事件了。

「你們準備了什麼東西?一般的寶物,估計那兩個人可看不上啊。」柳子石趴在韓宇的耳旁,小聲問道。

對於寒羽門準備的禮物,柳子石心中可謂是極為好奇。

韓宇哈哈一笑,大笑說道:「自然是他們會喜歡的東西,這可是代表了我們寒羽門所有人的心意。」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恩?我怎麼聽你這話說的有點怪?」

柳子石不愧是老奸巨猾,似乎聽到了韓宇話語中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韓宇使勁的搖了搖頭,語氣認真地說道:「你千萬不要想多,這是我們精心準備的,他們兩個絕對會喜歡!」

聽到韓宇這麼說,周圍的雷暴等人,均是強忍著自己沒笑出來。

他們也很好奇,如果那兩顆丹藥被柳子石知道的話,會是怎樣的表情。

「快看快看!人來了!」

就在幾人談笑風生的時候,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再次看向了大廳門口的位置。

一男一女,正緩步向著大廳之內走來,乍一看,還真的是一對!

白赤比以往顯得更加有精神了,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嘴巴也是笑的合不攏了。

柳星兒目光如水,摟住了白赤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恭喜柳家,賀喜柳家……」

人群中也是傳出了一陣陣道喜的聲音。

至於接下來的過程,卻是簡單了很多,對於修行者來說,這種儀式,只不過是走個過程而已。

在一系列的拜天地,拜父母之類的流程過後,兩人的婚事,也算是完成了。

大廳內的眾人,也紛紛是大吃大喝了起來,談笑聲不斷。

「恭喜兩位!」

韓宇最終也是來到了兩人的面前,雙手抱拳,笑吟吟地向兩人道喜。

白赤的目光,始終死死的放在了韓宇的身上,完全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韓宇面帶笑意的看著二人,但卻沒有說話。

白赤終於忍不住了,他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騙子門主?不是說為我們準備了驚喜嗎?為什麼之前收到的禮物里,並沒有看到?」

「哈哈哈!」韓宇聞言,也是大笑了起來。

「這種壓軸的寶物,自然應該是最後才出現的了。」

話雖這樣說,實際上韓宇是擔心提前把丹藥送出了,這兩位直接吃掉了,那事情可就難辦了。

在這種大婚的現場,出現那種場景,似乎也不是很好。

「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神秘?」柳星兒也是極為疑惑,美眸中充滿期待。

「你搞的神神秘秘的,該不是什麼好東西吧?或者是你根本拿不出手吧?」柳星兒試探著問道。

韓宇搖了搖頭,說道:「怎麼可能?這絕對是好東西,我可是煉製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煉製成功的!」

「煉製了很長時間?」白赤和柳星兒異口同聲的問道。

韓大門主!你折騰了半天,該不會是就煉製了兩顆丹藥送給我們吧?

兩人同時一臉嫌棄的看向了韓宇,再次同時說道:「小氣!」

韓宇一陣無奈,仔細一想,和其他人送的寶物想必,自己的這兩顆丹藥,看起來真的有些小氣了。

「你們不要急,這丹藥可是我的心血,研究了很久的單方才煉製出來的,可以讓你們短時間內再次提升自己的實力。」韓宇緩緩開口解釋了起來。

白赤和柳星兒原本那期待的表情,早已經一掃不見。

兩顆丹藥,小氣!太小氣了!

韓宇不禁感到一陣頭疼,禮物倒是早就選好了,但是理由,居然給忘了!

最終,他還是將兩個精緻的盒子拿了出來。

「有句話說得好,叫千里送丹藥,禮輕情意重!這可是我親自煉製的,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是意義重大,是我們所有人對你們兩位的祝福。你們一定不要浪費了!」

韓宇面色凝重,一板正經的說了起來。

最後,為了防止兩人不會服用丹藥,韓宇趴到了白赤的耳旁。

「白痴,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我的好意,這丹藥真的是我的心血,如果你們浪費了,接下來的日子,恐怕不會那麼好過了!」

白赤惡狠狠的瞪了韓宇一眼,臉上全都是不滿的情緒!

威脅啊!這可是赤果果的威脅啊!門主就了不起啊!門主就能仗勢壓人啊!

心中發泄了半天之後,白赤終於冷靜了下來。

他可不認為韓宇的話是開完笑的,如果這次不接受那所謂的好意,恐怕以後的任務,要累死他了!

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太陽也是馬上下山了。

一抹紅霞浮現在了天邊,為整個柳家的氣氛,更是添加了幾分喜氣。

這一整天的時間裡,韓宇等人,無時無刻不在向著,這對新人服用了丹藥后的表情。

就連韓宇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居然有了這種好奇心!

不得不說,柳家的威懾力,還是足夠大的,這次的婚禮,並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夜幕降臨,天空中早已經是繁星點點。

眾多勢力派來的人,也是完成了使命,紛紛趕了回去。

洞房內。

「星兒,真沒想到,我們真的走在一起了。」

白赤滿臉洋溢著幸福的問道,將有些羞澀的柳星兒,摟在了懷中。

柳星兒則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臉蛋上泛起了紅暈,依偎在白赤懷裡。

就這樣,兩人依偎在一起,持續了大半夜!

洞房內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尷尬。

白赤的心中,糾結到了極致,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

是推倒呢?還是推倒呢?還是推倒呢!

他的心中,稍稍的有些害怕,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柳星兒一旦打起人來,可是絲毫不留手的!

萬一這一夜春宵沒過好,反而自己身受重傷,那該怎麼辦?

柳星兒的心中則是焦急無比,雖然滿臉笑容的看著白赤,心中卻大罵了起來。

這傢伙不會真的是白痴吧?現在了都不動手,難道等著我主動動手?

到底要不要動手?不行不行!本姑娘這麼矜持的一個人,怎麼能夠先動手?柳馨兒無比糾結。

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氣氛變得更加尷尬。

漸漸地,柳星兒溫和如水的目光,迸發出了一股寒意。

白赤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完了完了!這小姑奶奶暴脾氣又上來了,這下子真不能動手了。

「那啥?其實今天韓宇送來的丹藥,我很感興趣,要不我們看看?」

白赤提出了一個不好的建議。

緊接著,他便是一臉痛苦的從床上蹦了起來,發出了殺豬般的哀嚎。

「這種時候,你這白痴居然要吃丹藥修鍊?!」柳星兒終於是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但很快,她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又變的平靜了。

或許這白痴太緊張了,要不就先隨著他?柳星兒屈服了!

還沒等她開口說話,一個精緻的盒子,被白赤遞到了她的手中。

「你!」柳星兒剛準備發怒,但再次忍住了。

兩人彼此對視一眼,同時打開了那極為精緻的小盒子。

兩顆圓滾滾的丹藥,散發著誘人的葯香,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

兩人同時愣住了,他們居然有一種衝動,想要直接吃掉面前的那顆丹藥!

他們並不知道,這正是韓宇為他們暗地裡做的手腳。

丹藥散發出來的香味,對他們二人產生了巨大的誘惑力,就好像是小孩子看到了好吃的東西一樣。

「這丹藥味道好像不錯,而且看這樣子,蘊含的力量不是很強,應該不會讓我們強行進入到修行的狀態。」

柳星兒忍不住找了個借口,眼珠子卻是盯著丹藥一動不動。

「要不我們先吃了這丹藥?」白赤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柳星兒微微點了點頭,這種味道,誘惑力太大了,縱使是她,都有些忍耐不住了。

緊接著,兩人紛紛拿起了丹藥,送到了嘴中。

「為什麼感覺這麼熱?」剛剛將丹藥吞下肚裡,柳星兒便一臉疑惑的問道。

幾個眨眼的時間內,兩人的呼吸,同時變得急促了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