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白雪眼中閃過一絲陰謀得逞之色,一雙玉手變成了一雙獸爪,突然朝武凌天的心口抓去。

見此,武凌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太極真意化成一道太極圖,抵擋住了獸爪的襲擊。

「你不是受傷了嗎?」白雪神色大變,不由朝後退去,目光冰冷的望著武凌天,沒有之前的柔弱,道:「你是如何懷疑我的。」

武凌天擦拭掉嘴角的血液,道:「你隱藏得雖然很好,可你就是因為隱藏得太好所以不得不讓我懷疑你是有意接近我。」

「所以我才故意身受重傷,引你出手,果不其然,你還是忍不住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

白雪詫異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狐族。」

「你真是狐狸精。」武凌天頓時無語了,他不過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白雪還真是狐族中人,難怪長得這般嫵媚,一舉一動都勾人心魄。

武凌天也終於知道為何他的天罰之眼沒有看出白雪的真身了,她是後天妖族,並不是那些妖獸幻化人形的先天妖族。

後天妖族流淌著妖血,若是沒有覺醒血脈,是不會散發出妖氣的,與人族無異,難以發覺。

九尾靈狐血統高貴,可謂是妖族中的貴族。

白雪表情冷漠,道:「你殺我妖族眾多兒郎,我身為妖族公主,自然要為他們報仇。」

「恐怕你不僅僅是想為他們報仇吧!」武凌天平靜道:「若是我沒有猜錯,你是為了我體內之血來的。」

嘭!

一道人影從真龍潭衝出,正是被武凌天打入真龍潭的卓越,卓越凌空一掌,趁機偷襲武凌天。

白雪手中出現一把劍,一劍朝武凌天刺去,與卓越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面對兩人強大的攻勢,武凌天怡然不懼,一朵三品青蓮出現,將他身軀包裹起來,抵擋住了卓越與白雪的攻擊。

「裂神斬。」白雪不再隱藏實力,展露出蛻凡六重天後期的強大修為,展現出的戰力堪比蛻凡七重天修士。

可她這攻伐無匹的一劍面對絕對防禦的造化青蓮卻是註定了無功而返。

卓越一掌打出,一條蛟龍呼嘯而出,攻擊在造化青蓮上,造化青蓮顫抖一下,隨即恢復平靜。

「小子,你有種就出來與我正面一戰,別躲在裡面。」卓越以言語激將武凌天。

隨即裡面傳出武凌天的聲音,「好,如你所願。」

造化青蓮消失,露出了武凌天的九丈金身,不過其釋放出的氣勢卻是比之前更加強大,修為也從先天一重天後期境界提升到了先天四重天初期境界,顯然他是動用了天脈,藉助天地之力提升了修為。

吼!

武凌天張口發出可怕的獅吼聲,強大的音波朝卓越,白雪兩人衝擊而去。

「不好。」白雪臉色一變,她可是知道武凌天這招的厲害的,而去武凌天動用秘法提升修為,這一招獅吼功的力量提升了數倍不止。

卓越試圖壓制音波的力量,可音波攻擊的不是他的肉身,而是靈魂,音波衝擊著他體內的金丹,金丹是修士的根本,金丹一碎,性命皆休。

金丹受到音波攻擊,卓越頓時受創,嘴角溢出鮮血,可依舊全力抵擋武凌天發出的獅吼功。

白雪是妖族,不修金丹,而是修內丹,可依舊難以抵擋音波的攻擊,內丹破裂,噴出一口鮮血,受了重創。

她知道武凌天的可怕,果斷的選擇遁走。

卓越的金丹十分強大,雖然受到了音波的攻擊,卻也沒有什麼大礙,對武凌天展開了反擊。

噗!

卓越噴出一口鮮血,目光驚駭的盯著武凌天,不是因為武凌天的修為突然提升,亦或者是因為他可怕的戰力而震驚,他本以為武凌天本就是不弱與蛻凡七重天的修士,只是偽裝成了蛻凡一重天的修士。

如今武凌天展現出來的境界卻是蛻凡四重天,可見他並不是隱藏了修為,而是他本就只有蛻凡一重天的修士,此時的修為不過的動用了秘法強行提升的。

蛻凡一重天就具備了和蛻凡七重天修士一戰的實力,蛻凡四重天更是擁有絕對性的壓到之力,足以對抗蛻凡八重天的修士。

「不可能,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你這種人。」一向自命不凡的卓越怎願接受這個事實,他取出了一枚黑色的丹藥,一口將其服下。

武凌天本以為他服下的是療傷丹藥,可卓越服下丹藥后修為瞬間暴漲,直接從蛻凡七重天中期境界提升到了蛻凡八重天初期之境,足足提升了三個小境界,一個大境界。

卓越力量大增,自信心暴漲,盯著武凌天,生冷道:「你竟然逼迫我服下了惡魔丹,不論你是何怪物,你都要死。」

「惡魔丹。」

張霖聽到惡魔丹三個字,臉色大變。

武凌天瞥了張霖一眼,道:「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靈泉田蜜蜜:山裏漢寵妻日常 不就是服用了提升實力的丹藥而已,以為這樣就能夠與我抗衡嗎?」

張霖慌張道:「惡魔丹是一種禁忌丹藥,是以邪魔之血提煉而成,一但服下惡魔丹就會自己被魔血侵蝕,化身邪魔,傳聞邪魔是世間至邪生物,不死不滅。」

武凌天卻是沒有聽說過什麼邪魔,道:「若是他成為了魔,那我便誅魔。」

卓越渾身散發出一股邪惡的氣息,四周的一切生機瞬間被剝奪,花草枯萎,原本就是半人半獸的卓越變得更加猙獰可怕。

卓越身上這股邪惡的氣息讓武凌天極為不舒服,一股強大的血氣如同烈日般照射而出,武凌天本以為自身血氣可克制誅邪,可卻讓他意外的是他一身強大的血氣竟然無法抵擋這股邪魔之氣。

隨著惡魔丹藥力不斷激發,卓越的心智逐漸被侵蝕,身上的邪魔之氣越發濃郁。

張霖修為低下,而且受了重傷,根本無法抵擋邪魔之氣,直接被邪魔之氣侵蝕,邪魔之氣開始掠奪他的生機。

「救我。」張霖生機不斷流失,連忙朝武凌天求救。

武凌天眉頭一鄒,伸手將張霖身上的邪魔之氣盡數吞噬,他輕喝一聲,「還不快滾,難道想等死不成。」

「我馬上滾,馬上滾。」張霖嚇得連忙帶著重傷之軀踉蹌逃走。

武凌天望著手中的那團邪魔之氣,他本想以吞噬真意將其吞噬煉化,可邪魔之氣卻是極為頑固,讓他難以煉化,彷彿有一股魔性,試圖從他手中掙脫。

片刻之間,卓越的心智完全被邪魔之氣吞噬,他徹底的化為了一個邪魔,似乎他心存執念,要殺死武凌天,即便心智被吞噬,也一心要殺死武凌天,直接朝武凌天攻去。

「我倒要看看你化身邪魔能有多厲害。」武凌天絲毫不懼已經化身邪魔的卓越,一掌轟出,一條金龍呼嘯而出,朝卓越衝撞而去。

卓越一爪探出,一隻魔爪直接洞穿金龍的身軀,他口一張,從口中射出一道可怕的魔光,足以洞穿一切,魔光朝武凌天射去,武凌天神色一凝,卓越展現出的實力太強大了,竟然能夠輕易破掉他的降龍無極掌。 武凌天直接動用至強殺伐手段,五道本命劍氣凝結成一個五行劍陣,直接朝著卓越殺了過去。

誅天九劍高深莫測,即便武凌天修鍊成了第一劍,也沒有能夠完全將其領悟,以本命劍氣組成劍陣,威能倍增。

卓越被困在五行劍陣之中,劍陣不斷釋放出五行劍氣對他進行攻伐。

噹噹當。。。。。。。

卓越化身邪魔后的肉身已經強大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五行劍氣根本無法破開他的肉身。

卓越張口發出一道可怕的魔音,魔音將五行劍陣強行震碎,本命劍氣受損,武凌天遭受反噬,嘴角溢出鮮血,他收回五道本命劍氣,以先天混元真氣蘊養。

武凌天棲身而上,一拳轟擊而出,卓越身後的蛟尾一掃,直接將武凌天掀飛出去,飛到了數里之外。

嘭的一聲,卓越背後伸展出一對漆黑色的肉翼,肉翼一展,掀起一道可怕的颶風,身影瞬間出現在武凌天面前,鋒利的蛟龍爪朝武凌天胸口攻去。

一朵造化青蓮將武凌天包裹,擋住了卓越的攻擊,可這一次造化青蓮卻是沒能抵擋片刻,直接被卓越攻破防禦,青蓮破碎。

武凌天徹底震驚了,造化青蓮的絕對防禦還從未有人破開過,如今卻是輕易被化身邪魔的卓越破開,面對實力變態的卓越,武凌天也只能避其鋒芒了,以風之真意逃竄,可卓越的速度卻是比他更快。

轟隆一聲!

武凌天被從虛空擊落,狠狠的砸入了地面,卓越直衝而下,發出一連串的攻擊,方圓數里內的一切直接被摧毀。

「定。」武凌天再次動用了本命神通,可這一次卻是沒有能夠成功定住卓越,每次動用本命神通都會消耗他大量的真氣,即便他真氣雄厚,最多只能施展三次,如今體內真氣所剩無幾了。

卓越速度太快,讓武凌天連躲避的能力都沒有,直接被卓越一拳轟飛,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再次如同沙包一般被打飛。

憋屈,武凌天從未這般憋屈過,一股無邊的戰意直衝雲霄,他不惜代價,再次動用了天脈,藉助天地之力強行提升修為,方圓數百里內的天地之力進入湧入他體內。

修為再次暴漲,先天四重天中期,先天四重天後期,先天四重天巔峰,先天五重天。。。。。直至提升到先天五重天巔峰境界。

這已經達到了他肉身所能夠承受的極限,還是因為他擁有先天混沌青蓮道體的緣故,不然以他肉身的強度,只能提升到先天四重天初期境界。

金剛不壞體崩裂,不過有不滅真意加持,卻是沒有流血。

「棍來。」武凌天一聲大喝,山海棍出現在手中,化作一根擎天巨柱,取出儲物戒中的仙靈石,直接將仙靈石吞入口中煉化,補充消耗的真氣。

嘰嘰嘰。。。。。

卓越見到武凌天變強,發出古怪的聲音,似笑非笑,極為刺耳。

山海棍橫掃而出,攜帶山海之力,真龍潭受到山海棍的影響翻騰起來,地面也顫抖起來,這都是因為山海棍調動了周圍的大地之力與真龍潭的力量。

卓越那超凡的速度也被山海棍的力量桎梏起來,行動艱難,直接無法避開武凌天這一棍之力。

卓越一拳迎上了山海棍。

砰!

毫無意外,卓越的手臂直接化作齏粉,山海棍轟擊在他身軀上,肉身直接四分五裂,散落各處。

卓越一死,武凌天終於鬆了口氣,他此次可謂是見識到了這邪魔的可怕之處,也讓他對邪魔產生了好奇,不知這是何等生物,光是邪魔之氣就足以讓人化身邪魔,擁有可怕的戰力。

就在武凌天準備撤銷體內的天地之力時,臉色突然一變,目光看向了卓越四分五裂的肉身。

只見卓越那四分五裂的肉身活躍了起來,並迅速的聚攏。

「這樣都不死。」 快穿之美男快到碗里來 武凌天瞬間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了下來,他不由想到了之前張霖說的話,邪魔之軀不死不滅。

卓越再次復活,雙眼射出一道可怕的黑光,朝武凌天射去,武凌天連忙以山海棍抵擋。

「我是不死的,你殺不了我。」卓越語氣生硬道。

武凌天將手中山海棍一橫,道:「我就不信殺不死你。」

武凌天將混元真意加持在山海棍之上,他要以混元真意將卓越徹底磨滅。

兩人再次展開一場大戰,方圓數十里範圍遭受波及,地面塌陷,山峰倒塌,許多妖獸都在暗中注視著兩人的戰鬥,卻是不敢靠近,直接遠處觀望。

白雪也隱藏在暗中觀察兩人的戰鬥,而此時白雪身邊卻是出現了一個白衣男子。

「白雪,就是那人打傷了你,我去殺了他。」白衣男子目光注視著武凌天,眼中充滿著一股寒意。

白雪虛弱道:「別去,他太可怕了,你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我青羽神獸青鸞的後裔,會打不過一個人族。」白衣男子不甘心道。

白衣男子青羽自然也是後天妖族,且擁有神獸青鸞的血脈,血統高貴,一向自命不凡,白雪說他不是武凌天的對手,讓他感受到了恥辱。

白雪冷聲道:「你認為你能夠打得過化身邪魔的卓越嗎?邪魔的可怕你是知道的,可真武卻是能夠與化身邪魔的卓越抗衡,你若是想死,我也不攔著。」

青羽雙拳緊握,雖然不甘心,可卻不敢上前找武凌天麻煩,畢竟化身邪魔的卓越太可怕了。

白雪繼續道:「卓越服食了惡魔丹,註定被惡魔丹中的邪魔之氣吞噬,而真武也必定會受到重創,我們可坐收漁翁之利,真武的血非比尋常,若是得到他的血脈,必能讓我們萬妖城實力大增。」

武凌天不知,他已經落入了白雪的算計之中。

即便有山海棍這等神兵利器在手,武凌天也只能與卓越戰個不相上下,他的金剛不壞體也難以抵擋卓越的攻伐,更是被邪魔之氣侵蝕肉身,他只能一邊煉化邪魔之氣,一邊戰鬥,導致戰力逐漸下降。

「一棍碎山河。」武凌天施展至強一擊,一棍打出了億萬斤巨力,也就是一龍之力,肉身都無法承受這股力量,原本就承受了天地之力的他如今再次承受這股強大力量的衝擊,肉身直接崩裂。

卓越也施展至強攻伐之力,五條蛟龍精魄魔化,化為魔龍,五龍合一,攜帶無匹力量呼嘯而出。

兩股至強力量衝擊下,大地震裂,虛空塌陷。

武凌天單膝跪地,嘴裡不斷溢出鮮血,嗒嗒嗒,血液染紅了地面,他的血液可是神血,四周的妖獸坐不住了,瘋狂的朝武凌天突襲過去。

前有化身邪魔的卓越,後有兇殘的妖獸,武凌天可謂是雪上加霜,腹背受敵。

億萬新娘:首席盛寵小萌妻 「殺。」武凌天戰意凜然,一根橫掃而出,無數妖獸死於他棍下。

白雪和青羽兩人見眾多妖獸死於武凌天棍下,眼中充滿了殺意。

「真該死,此人必須死。」青羽憤怒道:「白雪,還要等到何時,難道要讓我眾多妖族兒郎都死在他手中嗎?」

「這些妖獸獸性難除,不聽教化,就當是給它們一個教訓,吩咐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任何妖獸出手。」白雪生冷道。

白雪是萬妖城的公主,萬妖城坐落於十萬大山之中,統御眾多妖族,青羽雖然血統高貴,可也不得不聽從她的命令。

武凌天已經戰到了發狂,根本不顧忌身上的傷勢,動用一切手段與卓越展開殊死搏殺。

真龍潭發出了此等大戰,自然引起了許多修士的注意,都匯聚到了此地。

「那人不是萬獸宗的卓越嗎?他怎麼成了這幅模樣,那個男子又是誰!好強大,竟然能夠對抗卓越的蛟龍戰體。」

「不對,卓越的模樣與傳聞中服下了惡魔丹的人一般無二,他難道服下了惡魔丹,化身邪魔了。」

一些修士識別出了卓越服下了惡魔丹,化身邪魔,臉色皆是一變。

「那個金光男子好強,竟然能夠逼迫卓越服用惡魔丹。」雖然化身邪魔的卓越很可怕,可服用了惡魔丹的卓越註定了死路一條,而將卓越逼迫服下惡魔丹的武凌天更加讓人畏懼。

一注充滿了毀滅性的黑光朝武凌天射去,武凌天以太極真意抵擋,太極真意瞬間破滅,黑光射中他的身軀,金剛不壞體直接被攻破,一個血洞出現在胸口上,血流如注,武凌天徹底失去了戰力。

卓越的不死之軀太可怕了,只有不被徹底毀滅肉身,他就無法被殺死,武凌天的不滅武體雖然強大,卻還沒有達到不死不滅的程度,此消彼長下自然不敵。

「我要吞了你。」卓越口一張,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將武凌天束縛住,試圖將他吞噬。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武凌天面臨此等絕境依舊沒有絕望,希望不息,戰意不滅。

他還有一個底牌沒有動用,那就是天罰之眼。

眉心裂開,一隻無情,冷漠的眼眸顯露出來,目光盯著卓越,卓越的身軀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束縛,一道紅色雷霆朝卓越轟擊而去。

紅色雷霆蘊含著天罰之力,毀滅一切,紅色雷霆轟擊在卓越的魔軀上,他的魔軀瞬間爆炸,灰飛煙滅,想要復活根本不可能。

動用天罰之眼,他體內的所有真氣瞬間被消耗殆盡,單膝跪地,喘著粗氣,頭上大汗如流。

卓越一死,他的儲物戒自然歸武凌天所有,武凌天收起儲物戒,立即離開,他可不會望了還有妖族對他虎視眈眈。 「真武,你殺我眾多妖族兒郎,如今就這麼拍拍屁股就走了嗎?」

武凌天的去路被白雪和青羽攔住,四周都被妖獸包圍,讓他無路可逃。

「好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白雪,你不愧是狐狸精的後代。」武凌天戲謔道。

白雪秀眉一揚,冷聲道:「沒想到你實力不僅強大,就連嘴巴也很利索,不過,今日你註定插翅難逃,你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動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