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之下,誰與爭鋒?

玉青正焦急不安的在房內走來走去,見到許樂安然回來才大大鬆口氣。她連忙開啟大陣,有些激動的說道:「師兄,你真的做到的?」

許樂輕輕一笑,似乎沒將此事放在心上,「七星聖人死了,那個雪山仙門的王德祖也受傷頗重,如果不是跑得快,我就將他們一起殺了。師妹,你坐到我對面,大戰將近,我們盡一切可能的提升修為。」

玉青剛盤腿坐好,眼珠就一緊,一具聖人體骨出現在兩人之間。自己這個師兄手段果然厲害,比當初滄海仙門第一妖孽弟子情梟子還要過之。

「靜神。」許樂靈魂溝通力量之源中的火精靈,將至召喚出來。控制著它慢慢的焚化那聖人體骨,一絲絲純粹的靈氣散發出來,被兩人吸收融入體內。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許樂身上灰色煙氣不斷的冒出來,這是體內雜質再次被淬鍊出來的現象。

當聖人骸骨徹底煉化乾淨時,許樂感應到對面玉清身上湧出一股奇怪的氣息波動,波動越來越強。他睜開雙眼,遲疑下一掌拍在她的胸口處,靈魂力量深深刺入她的腦海,將她從最深次的修鍊中喚醒過來。 ?更新時間:2014-01-27

玉青由內而外綻放聖潔的光輝,身上凝聚出一股股玄奧的『道』意,肉身傳出芳香氣味。她在這個時候居然開始衝擊聖體境,許樂可不想浪費她一身修行根基,只能強行制止她。

在淬體境時,積累越深厚,那晉級聖體境得到的好處就越大。玉青還沒有淬鍊出神異體格,如果就這麼晉級了,那將來的修行也只能算是平凡普通。等她得到九劍道統,淬鍊出九劍體的神異體格,那個時候厚積薄發,晉級聲勢肯定浩大威武,直接超越一些老牌的聖人。

玉青嬌軀一顫,身上劇烈波動的氣息逐漸平息下來,她緩緩睜開眼睛感激的朝許樂笑了笑。

「是我差點誤了你的修行大道,好在制止的及時。你先好好的適應一身力量,估算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九劍道統的爭奪在此一舉。」

許樂暗鬆一口氣,他查看自身的情況。體格強化九十六倍,比之前僅僅提升一倍,但是戰鬥力已經提升到一千三百扛鼎之力,這還是肉身力量。等晉級到聖體境,肉身力量與內息合為一體,戰鬥力會翻倍爆發。

到了聖體境,戰鬥力的強弱完全是與自身潛力息息相關,境界高戰鬥力未必很強,境界低戰鬥力也不會最弱。像鳳菲菲剛晉級就一招鎮壓聖體境四級的王德祖,這等潛力隨著境界的提升,力量會無限制的瘋漲。

「小主子,域主派人前來迎接您。」

常裕聖人的聲音在外響起,許樂和玉青走出房間,看到在常裕聖人身邊還站著一個年輕俊朗的男子,他站在那裡猶如一柄沒有出鞘的刀,身上的刀意隱而不漏。眼神精芒流動,肌膚光澤滿盈。

這也是一個體格強化九十九倍,隨時都可以晉級到聖體境的天才修行者。

「玉清師妹,為兄是域主麾下斬仙隊隊長玄英天,奉域主之名前來迎接師妹。」玄英天不但人長的瀟洒英俊,就連聲音也充滿了磁性,屬於很吸引女人的類型。不過他看向許樂的目光就很不對勁,有一點仇視,有一點挑釁。

「多謝玄師兄。」玉青大大方方的拉起許樂的手,輕聲道,「許師兄,我們走吧。」

看到玉青和滿臉橫肉的男子親密無間的樣子,玄英天眼中凶光一閃而逝,他抱拳連忙說道:「玉青師妹身份尊貴,那飛天馬車只能由你一人乘坐,否則為兄在域主那不好交代。」

許樂一看他的嘴臉立刻升起一股厭惡之感,什麼玩意的傢伙,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域主那是什麼樣的存在,豈會跟你要什麼交代。

「許兄,你不會讓在下為難吧?」

這是在逼宮嗎?許樂不動聲色,他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師妹,這些做奴才的也不容易,就別太為難他們。」

赤裸裸的諷刺,這是在警告他,你既然是奴才就不要擺出一副主人的姿態,老子只是不與你一般見識而已。許樂長這麼大,還從來沒在口頭上吃過什麼大虧。

玄英天雙腿一動,腳下的青石地面化為粉末,顯然是怒火陡升。小腹處力量之源氣息一震蕩,似乎有一柄刀凝聚而出,隨時都會做出致命一擊。

「四百扛鼎之力,難怪這小子態度如此傲慢無禮。在沒有煉化聖人體骨前,玉青的戰鬥力比他要稍微弱上一些,但是現在卻遠遠超過他。看來他還不知道玉青師妹的蛻變,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制止,怕是她已經成功晉級聖體境了。

突然一聲嘶鳴,一頭通體玉白的飛天馬揮擊著雙翅衝天而起,在它的頭頂上站著一隻粉兜兜的小豬。

那頭飛天馬不簡單,是一頭七級妖靈,堪比聖人的存在,被用來拉車可見域主對玉青的看重關愛。但是現在不是玉青在享用,而是小豬在享受飛天的滋味。

「師妹,看來域主手下也不缺乏廢物,連一頭飛天馬都看不住。等見到域主,你可要好好的提上一提,免得有些不守規矩的奴才在外敗壞了他老人家的聲譽。」

玄英天已經沒心思與許樂暗鬥,他連忙飛身追趕著脫韁的飛天馬,只是他忽視了小豬的存在,能夠駕馭控制一頭七級妖靈的能是一頭普通的小豬嗎?

「師妹那些都是斬仙小隊的弟子?」許樂看到十多道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不由驚訝問道,那些氣息都達到了三百扛鼎之力,肉身結構強大堅韌,至少有一半人已經淬鍊出神異體格。

域主親手培養出的就是強大,放在任何一個仙門之中都是一等一的絕頂高手。

玉青輕嗯一聲,緩聲道:「每一千個大師級弟子只選擇一個最強者培養成宗師級弟子然後每五百個再挑選一個最強者進入斬仙小隊。最後再歷經無數次的生死磨練能夠堅持下來的就是小隊的正式弟子,將來也必定是成為聖人的選手。那個玄英天自認實力與奉行,我,雲夢仙子在伯仲之間,因此有意與我聯手出戰,最後被我拒絕了。」

「嘿嘿,看來我不管到了哪裡都要得罪人的。」

兩人談笑間,就看到小豬毛毛搖頭晃腦的出現在他們面前,似乎洋洋得意。它張口一吐就看到三道流光飛出來,化成三條體長二十多米的雙翼蛟龍,每條蛟龍腦袋頂上都凸起一個拳頭大的肉瘤,它們匍匐在地上哀鳴著,連站的力量都沒有。

「這是滄海飛蛟!」許樂怎麼也沒想到毛毛居然連滄海仙門的心頭肉都搶了幾條,這些滄海飛蛟頭上的肉瘤裡面蘊育的是獨角,只要獨角生出,那滄海飛蛟就晉陞為七級妖靈。

現在雖然是六級妖靈,但每一條戰鬥力都不弱於一般的聖體境一級的修仙者。

毛毛跳上一條飛蛟身上,哼兩聲就見那滄海飛蛟一聲龍吟竄上高空,飛速遨遊。

「毛毛給我們都準備了一條代行工具,這可比乘坐飛天馬還要威風幾分啊。師妹,我們前往丹域都城吧。」

兩人分別站到一條飛蛟身上,因為沒有毛毛在一旁盯著,兩條飛蛟精神抖擻,不過沒有反抗兩人反而很溫順的衝天而起,追隨前面一條而去。

「隊長,你看?」

玄英天好不容易控制住飛天馬,就聽見屬下震驚的喊道,他抬頭一看,三條體型龐大的滄海飛蛟從他們頭頂上空掠過,威武雄壯,氣勢非凡。

「不管你是誰,只要你擋住我前進的道路,就沒有好結果。」

都城距離閃雷城不遠,但是面積比閃雷城要大百倍都不止。那裡就如同一個仙門,只是一座座山峰變成了一座座宮殿。每座宮殿門前的廣場上都矗立著很多丹爐。數百萬的修行者生活在這裡,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進進出出,將外面的稀有寶物運送到這裡,然後換取等值的丹藥再賣出去。

這裡是煉丹匠師的仰慕之地,集中了無數的煉丹天才。

許樂他們乘坐滄海飛蛟降落到都城最中心的一座巨大廣場之上,毛毛早就駕馭著飛蛟到其他地方玩樂了,他們的到來立刻引起數萬目光。廣場四周已經聚集了過萬修行者,其中很多人都身穿匠師大袍,大師級,宗師級弟子不計其數。

在廣場正方有一片高台,上面端坐著十多個年輕人。許樂一眼望去只認識奉行,刀絕子和劍絕子,其餘人等一略都很陌生。

「師兄,那個身穿素白武袍的女子就是我父親的入室弟子云夢仙子,魂道淬神後期的強者,很多聖人都對他畢恭畢敬。在我哥奉行坐著的是一個隱世仙門農氏家族一個的弟子,她修的乃是武神大道,戰鬥力之強估計超越了五百扛鼎之力,恐怕只有師兄你能夠將至擊敗。」

「農氏家族的武神大道?」許樂嘀咕幾句,臉上突然露出震撼之色,「師妹是說那個女子乃是武祖農子蕭的後人?」

武祖農子蕭是一個得道飛升的仙人,古籍中都有關於他飛升的記載。世俗修仙史上,人祖是魂道修行圓滿直接飛升,而武祖則是以武證道,以力粉碎虛空飛升,兩人的成就無後來者可以比擬。

俗世中只有農氏家族的傳說,卻沒有多少人見識過。許樂不禁多望了那個女子幾眼,面帶輕紗,頭挽髮髻,坐在那裡端正大方,飄逸聖潔。

此時那女子也轉頭望來,見瞪著她看的是一個滿臉橫肉,下巴長有難看刀疤的男人不禁秀眉微皺。

「師妹,你可知道雲夢仙子挑中的是哪位?」

許樂收回目光漫不經心的問道。

「那個人來頭也不小,乃是隱世仙門大乘教的弟子。大乘教創教先祖是人祖身邊的一個護衛首領,此人的力量與那農氏弟子不分上下,早說就有傳言他們私底下斗過,沒有分出勝負,看來這次九劍道統爭奪相當激烈。」

這還要說,九劍老尊那是什麼人物,比人祖,武祖還要古老的神話級存在。他們留下的道統就算繼承一點,那一旦參悟透徹簡直是升天化龍,誰也擋不住。

「玉青,你讓我們等這麼久,到底是什麼意思?是瞧不起我這個哥哥,還是瞧不起雲夢仙子,還是瞧不起在座的同門?」

奉行一開口,氣氛立刻緊張起來,這是直接喝問。 ?更新時間:2014-01-28

奉行公子是域主的長子,將來域主的繼承人,為了佔取大勢,他一上來就往玉青頭上蓋個大帽子。

而且不待玉青反駁,他又望向許樂,不禁嘴角一撇說道:「玉青,你的眼光太與眾不同了,連這樣的人都能看中,你也太不顧父親大人的臉面了。」

「奉行公子,人不可貌相。小女子倒是覺得這位道友凶煞中隱藏著大仁大悲的心懷。他的目光剛中帶柔,平凡中隱隱散發出王者風範。」

意外的是那個來自農氏家族的女子居然幫忙說好話,對許樂的評價甚高。

許樂詫異的仔細打量她幾眼,她難道不是和奉行是一夥的?

「玉嘉仙子是不是太抬舉他了,這傢伙除了一臉兇相外還能有多厲害?」奉行公子有些不悅,不過沒有體現在臉上。他狠狠的瞪了許樂兩眼,「你是玉青選中的人,那等下希望你能多撐幾招。」

許樂微微抱拳,平靜的說道:「還請奉行公子多多賜教。」

「奉行公子那是何等身份,根本不屑與你動手。在爭奪大戰前,本少倒是有興趣與你切磋一下,不知道許道友有沒有這個膽量?」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正是隨後趕來的玄英天。他是斬仙小隊的隊長,在域主的培養下是註定要成就聖人的。整個丹域中,也只有奉行公子,雲夢仙子與他能夠一較高下。

這次沒能與玉青成雙成對,讓他內心嫉妒之火熊熊燃燒。修仙界中,只有強者才有話語權,他就是要在眾目睽睽下向所有人證明,他比玉青選擇的人要強很多倍。

「我為何要無緣無故的接受一個陌生人的挑戰,只要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我自當奉陪到底,否則哪裡地方涼爽你就去哪裡消停吧,別來搗蛋。」

此話一出,四周一片嘩然,很多人都露出鄙視之色。挑戰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哪裡還需要什麼合理的解釋。

「解釋沒有,不過彩頭倒是有?」玄英天冷笑幾聲,從彌戒子中掏出一個儲物袋,「這裡有一百顆六級聚息丹,你贏了盡可拿去。如果你輸了,立刻滾出這裡,離開丹域,如何?」

一百顆六級聚息丹是筆財富,不過對許樂來說也就是吃上一口的量。他長嘆一口氣,從彌戒子中拿出一個儲物袋輕描淡寫的說道,「我自己有幾千顆聚息丹,一直都用不完,所以對你的一百顆聚息丹不怎麼感興趣」

儲物袋中那顆顆散發光澤的靈丹粒粒在目,吸引無數人的目光。果真有數千顆,這個滿臉橫肉的傢伙身家也太豐厚了,就算一個境界高深的聖人也不會如此奢侈的一下子拿出這麼多。

與他的大手筆一比,玄英天所謂的彩頭立刻成為了笑話,根本就上不了檯面。

「沒事你就沒來瞎湊熱鬧了,免得讓這裡的主人覺得你很不懂事。」

「混賬東西,本公子挑戰你那是給你天大的面子,如果你膽怯了就縮著腦袋滾,別在這裡與本公子逞口舌之威。」

玄英天暴跳如雷,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等窩囊氣。

「玄道友既然有意與許道友較量一番,小女子也拿出個彩頭。」玉嘉仙子拿出一枚金光燦燦的丹藥,其中傳來虎嘯龍吟之聲。那顆靈丹快要成精一般,氣象萬千。

一顆八級靈丹。

「這顆靈丹叫龍虎丹,服下一顆可以增長五十年壽元,而且靈魂中帶有龍虎之威,至少能夠增加魂道強度『五』。許道友,你覺得這個彩頭如何?」

剛才還幫許樂說句好話呢,現在風頭斗轉又來將許樂逼入絕地。一顆八級靈丹是個大大的彩頭,就算是聖人也不會拒絕的。不論是增長五十年壽元,還是魂道強度增加『五』,這對一個修行者來說都是無法忽視的誘惑。

「哈哈,玉嘉仙子的彩頭連我都忍不住要上場比試一番了。」奉行公子眼中露出露出幾分貪婪之色,他雖然是域主的兒子,一般的修行靈丹不會缺少,但是龍虎丹卻是難得一見。

因為要煉製一顆龍虎丹,需要七級妖靈白虎和七級妖靈蛟龍的魂魄作為主葯。世上哪有那麼多的七級妖靈,所以他看了也大為心動。

「玉嘉仙子都這麼大氣,在下也就湊湊熱鬧,拿出一顆八級靈丹『大回魂丹』,可在危機時刻服下,就算靈魂受到再重的傷害也會佔時癒合,爭取逃生的時間。」

雲夢仙子身邊的那個大乘教弟子朗聲說道,他拿出的那個玉瓶中存放著一顆碧綠靈丹,鴿子蛋大小,離著這麼遠的距離許樂都能感受到其中洋溢著磅礴的生機能量。

「成鳴公子也有這個雅興。」玉嘉仙子朝大乘教的那個弟子輕輕一笑。

一顆龍虎丹,一顆大回魂丹,都是價值連城的靈丹,有時候是有錢都難以買到的保命的靈丹。

現場的人都臉色古怪起來,這還沒開戰了,怎麼先鬧出這個動靜。隱世家族的兩大弟子怎麼都將目光集中到許樂身上,瞧他的模樣也不像是個絕世高手啊。

玄英天臉色比豬肝還要難看,他信心滿滿的挑戰許樂,結果卻被兩個隱世家族弟子利用上,他們的險惡用心估計是想借自己的手試探一下許樂的深淺。

許樂也看穿了他們的真正目的,對於隱世家族他了解的不多,都是一些古籍上片言自語的記載。能夠有資格參加九劍道統爭奪的豈是泛泛之輩,所以他們是藉此試探一下。

「許道友,你覺得這彩頭還不夠?還是看不起玉嘉仙子和成鳴公子?」

奉行咄咄逼人,這也不怪他們群起攻之,因為眾人之中只有許樂的實力他們都不了解,之前沒有人見識過他出手。

「你戰還是不戰?」

玄英天踏前一步,身上的刀氣已經凝聚,武袍獵獵作響,腳下地面裂開無數條蜘蛛縫隙。

「師兄,我來吧?」玉青氣不過,她現在的實力全力攻擊下數招就能分出勝負,將玄英天鎮壓。

許樂搖搖頭,沉聲說道:「沒用的,他們還會想其他辦法來試探我,既然兩位隱世家族的弟子想要見識一下,那我就滿足他們小小的要求。至於他們能看出多少,就看他們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了。」

他上前三步,盯著玄英天說道:「你動手吧。」

「鬼神一刀。」

玄英天早就憋著一口怒氣,見許樂終於接受挑戰,身上凝聚的刀氣轟隆一聲劈斬出去。

天在哀嚎,鬼神難逃。四周朗朗乾坤瞬息變得陰風驟起,血腥漫天,好像人間世界化成了苦難地獄。

嗆——

許樂紋絲不動,任憑那刀氣劈斬在眉心處。玄英天殺手鐧一刀風消雲散,刀氣被震的支離破碎,而刀下之人連一絲刀印都沒能留下。

萬人震驚,廣場轟動。

「你儘管出刀,任你砍。」許樂淡淡一笑,那嘴角的笑意讓玄英天突然渾身冰寒,一顆心好像掉入冰淵中。

「鬼神二刀。」

玄英天仰天長嘯,小腹力量之源的氣息波動更為劇烈,刀氣橫煉,唰的一聲斬到許樂脖子上。

不過依然被反震力直接化解,許樂的肉身就像一面堅不可摧的盾牌,不管外界的攻擊力有多強都能輕易破解。

高台上的幾大天才高手臉色凝重起來,修鍊出神異體格並不奇怪,罕見的是什麼神異體格才能有這麼變態的防禦。玄英天的實力多強,他們心中都有數,如果連他都無法攻破此人的防禦,那他們出手又能如何?

「【鬼神刀術】是丹域非常出名的一門帝級功法,以殺伐為主,攻擊力強。而且將刀術修鍊到小成境界,就可以淬鍊出神異體格刀體。」玉青在背後慢聲細語的說道。

刀術厲害,許樂已經有所感受。他催動小推演術,在推演剛吸收的刀氣。

玄英天發瘋一樣狂風暴雨的攻擊著,漫天都是刀氣,陰風迷茫,鬼哭神嚎。就算四周觀看的萬人都身體發冷,渾身起雞皮疙瘩,換成他們身處那刀勢中早就成了一灘肉沫。

「已經第五十八刀了,玄道友放手吧。」

許樂動了,他右手一抓,猶如巨龍吸水,天地陰氣化成一道長虹被凝聚在掌心中。玄英天的攻勢徹底破解,他嚇得接連閃身,以防被鎖定。

「鬼神一斬。」

撕拉一聲,一條虛空暗線出現,空間似乎都在扭曲。許樂居然打出了同樣的招式,不過他打出的是鬼神一斬,明顯脫胎於玄英天的鬼神一刀,招式近乎相同,但威力卻天壤之別。

刀氣好像游龍盤舞,佔據一方天地。玄英天身體僵硬,四周空間禁錮如同泥潭難以移動。

噗嗤一聲,一道血線從他的胸前飈射出來,從脖子一直延伸到小腹,無數人看的心驚膽寒,雙腿發軟。

太強,太狠,太變態。

許樂沒有出第二斬,勝負已出,兩顆價值連城的八級靈丹也已經到手,何必再去折騰。至於玄英天,他沒有取他的性命,畢竟是域主培養出的弟子。 ?更新時間:2014-01-29

許樂僅出一招,而且還是模仿玄英天的【鬼神刀術】,他自己的本身絕學並沒有施展,眾人根本沒有看出他的殺手鐧是什麼,唯一的念頭就是此人太厲害,近乎恐怖到變態。

同樣都是武學宗師,可雙方的差距卻無法超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