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高級的軍官能夠得到更多的療養,至於普通士兵,卻只能望著那昂貴的丹藥,以及自己缺少的肢體無奈嘆息。

他們沒有那一些高級軍官有錢有勢,所以這一些丹藥的花銷,他們負擔不起,只能等著自己的傷口癒合,從而保住性命。

之後就獲得一筆退役金,回到家鄉中終老了。

方昊天搖搖頭,望著偌大的傷兵營中屈指一彈,一道青光蔓延過所有的士兵,他們原本殘缺的四肢忽然有了感覺,一點點生長起來,十分的瘙癢。

「大夫……我,我的手好像長出來了!」

「還有我的就腳!」

……

漸漸慌亂營帳平息了,隨後爆發起一聲聲歡呼聲。

他們的身體,他們殘缺的四肢,居然在一道青光閃過的時候,恢復了!

「好了,將這一些水發下去,一人一碗,就可以祛除所有的明傷暗傷,順帶還有洗精伐髓的作用。」方昊天將一個葫蘆中的生命之水兌了水,給所有人乘了一碗,讓明月公主身邊的女衛發放下去。

他們一看到女衛都驚呆了,不過看到了明月公主的時候,目光中帶著崇拜敬畏還有感激。

「不用這樣看著我,這都是皇兄做的要謝謝他。他是鎮北大將軍,之前身體的傷害,以及殘缺的四肢,都是他用法力給你們重新塑造的。」

「現在給你們喝的水,更是幫助你們洗滌身體藥水,切莫灑了。」

明月公主的話,讓這一些人很驚訝,不過眾人向方昊天道了一聲謝之後,一口氣將碗中的水飲盡。

一股清泉從他們的身上蕩漾過,瞬間融入四肢百骸,在最短的時間裡,將他們一切的傷寒全都清理了。

這一下,眾人驚喜的跳起來,站在地上走了一陣。

「感謝大將軍!大將軍再造之恩,吾等沒齒難忘!」

「大將軍再造之恩,吾等沒齒難忘!」

一聲聲此起彼伏的喊聲,讓方昊天只是點點頭,說道:「好了,你們的道謝本王收下了,現在洗滌了身體之後,你們抓緊時間修鍊,鞏固,這一番大戰下來,相信你們也都會有所突破。」

「明月,鎮北軍原本的修鍊場地你可以安排一下,讓他們去修鍊,不要在傷兵營中浪費時間。」

方昊天交代完,就走到了其他的營寨,而明月公主用一抹崇敬的目光看著方昊天離開,十分激動。

「好了,你們抓緊時間安排一下,接下來將會有大量的士兵進入其中修鍊,一定不要落了任何一個人。」

聽到了明月公主的囑咐,手下們紛紛去處理了。

過了一陣子,整個傷兵上下,所有人身上的傷都好了,就算是缺胳膊斷腿,甚至奄奄一息的人們,也紛紛離開了,他們趕緊趕去修鍊場,想要搶奪好的修鍊場地。

一時間,三十萬人在鎮北軍的修鍊場修鍊,放眼過去,人滿為患。

過了一陣,站在一處酒樓尖端的黑袍人。看著修鍊場中的三十萬傷兵,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一些人,在這一時候突破了,雖說有快有慢,但漸漸的三十萬人都有了進步。

或多或少,直到全部都突破。

伴隨著突破,大量的靈氣被從天地抽進了修鍊場,眾人紛紛驚起的發現,其實他們的實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強。

突破完成之後,他們就開始擺擂台,大肆挑戰四周的人們,想要試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該死的!方昊天為什麼來得這麼快!本來這三十萬人如果知道了十萬,就已經頂天了,但沒有想到方昊天的醫術居然這樣的強大,三十萬,全部知道了。一個都沒有死去!」

「簡直……令人煩躁。」

黑袍人鬱悶的蹲了下來,喟然長嘆:「本來還想趁著這個機會進去,煽動這一群人來造反。」

「三十萬人啊!哪怕是傷兵,也能夠鬧得整個北地不穩。到時候後方起火,方昊天也沒有辦法與我對抗!」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接下來想要鬧北地,基本上不可能了。」

「因此,也只能等本體出關了。只是突破永恆不滅境,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唉。」

黑袍人嘗嘗嘆息了兩聲,隨後身體一躍,消失了。

……

「給我沖!」祁正華壓著三萬人,瘋狂的向著青龍城的城牆上發起攻擊。

但是對方擺出無數的法陣,甚至大量的高手,使得他還沒有靠近城牆,就已經損失了三百之多。

「鳴金吧。」執掌事情的龍平搖著頭,苦笑著下達了命令。

他作為溫同宇之後的一個高手,自然是有著很強大的能力,並且整個拒北軍交在他的手中,也說明了方昊天對他的信任。

只是,他自己原本以為可以輕鬆,或者說所有人都以為打壓對手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不曾想在青龍城下,他們已經打了將近半月,卻沒有任何的效果。還損失慘重,在這樣下去,他都擔心自己會被奪職查辦。

如果這裡是溫將軍帶著的兵馬,相信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龍平有點想念鎮北司馬溫同宇了,如果不是方昊天臨時擔心鎮守天門山的許遷一行人經驗不夠,也不會在開戰之前就調走了溫同宇。

所以之前方昊天從珍寶塔出現的時候,是溫同宇來迎接,而不是許遷。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沒了溫同宇,龍山他們就少了一個經驗老道,實力高強的前輩。

這就使得他們在面對有著對抗大武經驗的大炎面前,有點力不從心。

「將軍,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望著從青龍城撤下來的士兵,花戎臉色很難看。

「該怎麼辦?」龍平臉色也很難看,講真的,他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雙方都在城下不斷的交手,戰事已經陷入了膠著狀態,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反攻或者破城機會。

加上自己的兵馬太少,對方百萬大軍堆在了城牆上,若不是依靠自己的炮彈,青龍城中的敵人,早就已經南下了。

「通知大將軍了嗎?」龍平沉聲問道,眼下自己根本拿不出什麼主意,不如讓這件事情交給大將軍去處理。

聽到了問題,花戎點點頭,瓮聲瓮氣的說道:「已經告知大將軍了,只是溫將軍新傳來的消息是,大將軍去了鎮北關,短時間裡怕是抽不出兵馬北上。」

「為什麼?」龍平意外的問道,「明月公主手中還是有大量可戰之兵的,大將軍去了一趟,肯定能抽出一些士兵才對啊!」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明月公主手中的兵馬,全都是傷兵,而且頗為嚴重,之前原本還有十萬人,結果讓朝廷派遣羅生帶去了南方平滅江南郡造反,明月公主手中的兵馬,根本無法形成戰力。」花戎很是無奈的將他知道的一切說了出來,四周的高層們一聽,都是嘆息不已。

關鍵的時候,朝廷怎麼就跑來插足呢?如果有這十萬人的加入,相信向北攻擊的戰爭,必定不會這樣的艱難。

十萬人啊!帶上新一批堆積的武器,完全是一群人形野獸,想要對抗敵人,也是很輕鬆,完全不會有太多的難度。

可是,沒了十萬人,一切就跟過眼雲煙一樣,壓根沒什麼用處。

「該死!」不甘的罵了一聲,龍平之聲下令讓手下的人們開始修鍊,養傷,然後派遣一些小隊出去外邊打秋風,攻破青龍城以南的所有城市,在徐徐圖之。 「轟!」

炮聲震天動地,無數齜牙咧嘴,身披漆黑鱗甲,如同怒龍現世一般的怪異戰士慘叫一聲,瞬間被雷霆轟殺城渣渣。

隨後,大軍出行,不斷掩殺,至於後方,總是會出現大量的年邁老卒騎乘一些飛艇,用一種帶著強悍吸力的東西,將敵人的屍體吸收攪碎,悶在一塊,最後變成一鍋惡臭的液體。

將液體倒在地上,自然會有大量黃皮膚矮小的地精將這一些液體撲在地上,並且弄成平平的一塊加上咒印。

當咒印完成,那一些黑漆漆的液體凝固,褪色,最後從漆黑一片,變成了黃色的土壤還帶著詭異的混沌氣息。

「現在還要多久才能夠完成第一要塞的鑄造?」這一群地精身邊,有著一個身材高大,身披黃金龍袍的存在,正在問著身邊一個低矮的地精。

這個地精翻了翻手中的圖紙,半晌才點點頭說道:「還差三百里,大約需要十萬五行魔族的屍身,不管強大與否,只要有了一些,第一要塞的最後一塊星球,就算是填充完了。」

「然後就可以造海造陸,徹底將這裡變成有大陸根基的星球。」

那個地精的話讓這個身材高大的漢子十分舒坦,他大手一揮喝道:「在殺十萬五行魔族的屍身,然後將雲生星拖回來,準備進行雲生大陸鑄造計劃!」

「是!」

眾將士望著第一要塞的龐大姿態,紛紛露出了激動而又興奮的神情。這一段時間來,他們有了元武大陸的加入,開始不斷的塑造大陸,強勢獵殺無數魔族,之前他們可不敢隨便的獵殺魔族,但因為這一些魔族太好用了!

大陸的基本構成主要是空間,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還有造物主境的調和。

星辰也是一樣的,都是這一些。

為了集齊五行元素,整個大武基本上將府庫里的一切全都搜颳了一番,奈何就是湊不夠。

無奈之下,只能尋找元武王朝的幫助。

這個時候,方初之也得到了偃師屋傳來的好消息,他們地精一族找到了一個能夠快速提煉五行元素的辦法。

那就是,將五行魔族當做材料,去凝練。

一下,就連方初之都以為偃師屋瘋了,不過當他看到了偃師屋做出來的東西,頓時決定使用偃師屋的辦法。

一般傳統的材料是很好找,可是量太少,收集太慢。

但五行魔族實在好用,他們數量太多,根本不怕死,一大批一大批的沖了上來,然後就給滅掉,之後用特殊的手段跟器具,就能夠凝練成一批完美的大陸土壤,富含五行元素的土壤啊!

最後,只需要將土壤灌注,然後配合咒印將魔氣跟宇宙之間強悍的混沌之氣去同化,那麼魔氣就會揮發,等最後的一片土壤塑造完畢,造物主境的存在出現將那星辰外邊加上護罩,並且凝練好外表的法陣。

那麼宇宙中肆意漂流的混沌之氣自然會消散,然後純正的靈氣湧入,最後形成一顆完整的星辰要塞或者成為大陸。

正是因為這樣,大武跟魔族之間的戰爭,是不見任何停歇的。

「塑造大陸也不是很難,只不過一顆雲生星還是不夠,必須要多。」那個拿著圖紙的地精將說中圖紙一疊,有掏出了另一張圖紙,攤開道:「如果你們要鑄造與玄天大陸一樣大的大陸,或者是在玄天大陸的外邊增加一圈,好讓玄天大陸的西域併入大武的版圖,那麼一顆星辰絕對不夠。」

那人說著,每一句話都好像一把刀深深刺痛了那個高大的男人。

「你說的話,我都知道,可是我們大武沒有搶奪到足夠的星辰啊!」那人抬起頭,盯著西南方向上的懸浮在不遠星辰中,正在不斷將星辰劈開,隨後凝練擴張成大陸的一步的元武大陸施工隊,萬分羨慕,「如果能夠像你們一樣,那麼塑造雲生大陸的計劃,哪會到現在還是紙面上的功夫。」

正如他所言,大武有自己的苦衷,他們的軍隊雖然也算是蠻強的,可是卻沒有辦法發動全力,畢竟魔族的主要敵人就是大武。他們的實力被牽制了不說,根基現在還亂了。

雖然朝廷的四個皇子每一個都很有實力,各地看起來也算平穩,可惜奈何這一些皇子也從根子上分散了王朝的力量,內部還沒亂起來,可是元氣已經傷了。

所以,他們還需要留一批在西域中呆著,等待隨時可能出現的敵人,好做反應。

因此現在,大武的實力被限制了,之前去獵殺五行魔族的人數都少了很多。所以效率才低了很多。

「你可以跟皇太女商量一下,現在貪狼軍在修整,所以擴張大陸也需要讓裡頭的靈氣跟外圍的靈氣罩自然形成的時間。

任何的一座大陸,都需要十萬年的時間才能徹底的完成人工向自然的轉化,元武大陸外圍的靈氣罩已經太稀薄了,如果在擴張下去,就算外圍有著打量的法陣守護,戰鬥的餘波照樣能夠擊碎靈氣護罩。

那個時候,不用想都知道,靈氣護罩被擊碎,只有一種下場。」

地精搖搖頭,看著元武大陸外頭的護罩,有點心疼的說道:「皇太女也是清楚的,只是我總覺得她對陛下太信任了。」

「一座大陸不夠,還想要擴張一個大陸,然後在用這個大陸打造商務貿易站,不斷擴張,虧得皇太女想得出來。」

地精的話瞬間讓那個男人心思百轉了,看著搖頭無奈離開的地精,他沒有再過多猶豫,而是轉身進入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群中。

「龍恆陛下。」有人看見男人出現,慌忙上前施禮。

那人點點頭,走進了宮殿中。

「阿才,你來了?」被喚做龍恆陛下的人才走進了宮殿中,就有一個美婦人贏了上來。

「條條,你怎麼又起來了。你身上還有傷,要多休息了啊。」看見美婦人,龍恆陛下十分溫柔的上前攬住她的纖腰,有點生氣的輕聲呵斥。

美婦人聞言,也不是生氣憤怒,只是溫柔的笑著,「我沒事,現在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你怎麼會沒事呢?那個該死的五毒魔族是在陰狠,那一種劇毒居然用在了你們身上,現在我只剩下你了,你千萬不要有事。」龍恆陛下想到了曾經那一些畫面,臉色十分難看。

當初為了年輕,為了追殺敵人,愣是將愛妻愛子全都丟在軍中,為了榮譽與功勛戰鬥,結果卻忽略了他帶走了大量高手,而五毒魔族趁機派了高手來,將他的軍隊全都覆滅,而他的手下為了保護皇後跟太子們逃脫,就這樣死於非命。

而最後自己趕回來,只救下來修為高深的皇后,其他的皇子一夕之間全都沒了。

這就是西域的戰爭,永遠都是這麼的恐怖。

當初的事情一直歷歷在目,龍恆陛下十分的激動,為此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跟精力研究丹藥,想要救下眼前的女人,自己最愛的人。

可是,事與願違,對方的毒藥實在太強了,遠不是自己能夠解開的,找到了無數煉丹師,都是束手無策,現在毒氣隨時可能爆發,所以他不能讓這個女人隨便亂跑。

「阿才,我沒事,只是父皇現在很生氣,不知道為什麼。你趕緊去看看吧。」美婦人輕輕拉了拉龍恆陛下的手,柔聲說道。

龍恆陛下聞言一怔,點了點頭,囑咐道:「你好好休息,不要胡亂的跑呀跳的。我去看看。」

「知道了。」在龍恆囑咐的目光下,美婦人微笑著,讓龍恆安心的離開。

「咳咳。」輕輕咳嗽兩聲,美婦人捂著自己的嘴悄無聲息的拿出手帕擦了乾淨,隨後收了手帕,跟著宮人離開了。

一張雪白的手帕中,卻有一抹烏黑,令人觸目驚心。

「父皇,您找我。」龍恆陛下並不知道這一切,他走進了皇宮群落的深處,面對了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孝康高皇帝,而皇帝的左手方向,這一代人皇正襟危坐,看著眾人。

「你看看你這個混賬後代,居然帶著方昊天去見老祖,擔心老祖不夠短壽嗎?」

孝康高皇帝一看自己的兒子走進來,有點憤怒了。

龍恆陛下聞言有點尷尬,要說眼前人皇是自己後代沒錯,但是都已經九代之遠了,找自己來罵有意思嗎?

人皇看了一眼兩人,無奈搖頭說道:「大陸被那險惡用心的人們搞的亂七八糟的。我一開始只是想讓方昊天去將老祖營救出來,不曾想老祖居然已經跟玄天大陸融為一體。只要玄天大陸沒有被魔化,或者被變成廢星,那麼老祖就永遠存在。」

聽到這話,孝康高皇帝也是無奈的嘆息一聲,帶著沉悶的語氣說道:「你的話我們清楚,但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等我們要去請老祖的時候,你才說出來與我們聽?」

「這不是很簡單嗎?我來這裡是想要請一支部隊回到大陸中,去橫掃叛匪的!可是你們卻想著請老祖,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人皇也沒有想到他的目的會這麼難達成,難道整個大陸的兵力,都捉肘見襟了嗎?

「這……龍恆陛下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等等,我有點亂。」龍恆陛下對著喋喋不休的兩人搖搖手,打斷了談話,「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問話,人皇跟孝康高皇帝的談話就終結了,孝康高皇帝明顯還在氣頭上,憤憤的對人皇說道:「你自己說!」

人皇點點頭,沒有猶豫,就說道:「我帶著元武王朝的主人,方昊天去見了老祖,希望方昊天將老祖營救出來。但是老祖卻跟我們說,他已經跟大陸融為一體,只要大陸沒有被魔族禍害,或者失去靈氣,那麼他就會一直存在。但如果大陸破滅,那麼老祖就真的會死亡了。」

「方昊天?」龍恆陛下沉思了一陣,這才點頭示意人皇接著說。

人皇說:「原本這件事情也過去了一陣,但對於眼下的情形根本無關緊要。可是誰曾想,其他的太祖想要請老祖出關,正巧我來這裡想要借兵去鎮壓國內的叛匪,所以剛才那個會議我參加了。會上我說老祖已經跟大陸融為一體了,根本沒有辦法隨便出現。這才有現在的討論。」

龍恆陛下總算是弄清楚了,感情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人皇自己擅作主張帶著方昊天去見老祖,然後帶來了一個晴天霹靂一般的消息,這就讓高層決定的新計劃陷入了被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