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韓宇和景爺此時,竟然雙雙跑到了童凱澤二人的身前!

韓宇的方向再次改變,這一次,他的目標,居然是無影!

一瞬間,無影也是露出了極為恐懼的神情,整張臉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蘇眉欣看到無影的表情,差點沒笑出來。

這貨的表情也太假了吧?演戲也沒有這麼眼的吧?剛才是誰一個人吃了幾十條金靈魚,還拍暈了幾十條?

現在看到金靈魚,居然像是看到了魔鬼一樣,整張臉都扭曲了!

蘇眉欣在心裡暗自樂了起來,不過臉上,確實露出了極為嚴肅的神情。

「各位!」蘇眉欣冰冷而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對著其他人的方向喊道:「再這樣下去對我們大家恐怕都沒有好處,還是趕快齊心協力,打開這洞府的大門,到時候我們就都安全了!」

蘇眉欣的話語,宛如強心劑一般,讓所有人都猛然間恍然大悟!

而不遠處的童凱澤和水鳴二人,聽到了聲音也是趕忙向著洞府大門的方向趕去,景爺斜眼看了韓宇一眼,也跟隨者趕了過去。

要打開洞府的大門,少一個人,還是可以打開的,但是如果少了超過兩個人以上,那憑藉剩下的修行者的力量,是完全不足以打開洞府大門的。

這洞府的大門,必須要靠實際的力量才能打開!

童凱澤和水鳴,還有景爺都是拚命的再次加快了自己逃竄的進度。

沒過多久,三人便來到了洞府的大門前。

「快!還等什麼!」童凱澤對著面前的一群人大喝道。

幾人都是很不爽的看了他一眼,隨即也沒有人多說話,紛紛出手,一道道強橫的靈力向著大門攻擊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洞府的大門開始坍塌,一時間,就有著近十道身影鑽了進去!

而那些金靈魚,看到洞府的大門被打開了,追擊的速度也是放緩了下來。

童凱澤和水鳴見狀,像是看到了寶藏一樣,兩眼冒出了近況,再一次加速向著大門的方向沖了過去。

就在此時,景爺卻是突然之間來到了童凱澤的面前,硬生生的將童凱澤的身影擋住了!

而水鳴的去路,則是被一道寒冰形成的屏障擋了下來。

蘇眉欣直接調用體內的力量,形成了一道厚重的寒冰屏障,將整個破碎的大門,再次堵了上去。

水鳴眼一黑,差點有了一種要暈過去的感覺!

雖然他方才也在懷疑蘇眉欣為何一直沒有任何動作,但是情況緊急,也容不得他想太多。

現在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他怎麼會看不出來?自己明顯被韓宇一行人給耍了!

這一切,都是韓宇故意這樣做的!而景爺,也只是配合一下而已!

此刻的景爺,身影已然是來到了無影的身旁,雖然有著金靈魚依舊向著他追殺過去,但是統統被無影解決了。

緊接著,韓宇沒有絲毫的猶豫,一道道靈力波動再次向著金靈魚攻擊而去!

金靈魚瞬間變得更加狂暴,都是朝著韓宇的方向追趕而去。

而童凱澤和水鳴二人,都是在拚命的攻擊者蘇眉欣形成的那道寒冰屏障。

可是以他們的力量,居然一時半會還沒有辦法將那寒冰屏障打碎。

很快,兩人的臉上,如冰霜一樣慘白!

韓宇帶領著近一百條金靈魚,向著兩人的位置急速趕來。

兩人毫不猶豫的停止了對寒冰屏障的攻擊,再次瘋狂的逃竄了起來。

不遠處的景爺,陰狠的眼神看著瘋狂逃竄的童凱澤和水鳴二人,這兩人,都是最想讓自己身死的人!

而在自己被趕出狂石幫之後,這二人是最先對自己動手的。

雖然景爺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可是面前的這二人,同樣不是什麼好東西!

各大勢力的修行者,一些強者,都會私底下發展一些自己的勢力!

而這種行為,雖然各大勢力都心中很清楚,但也沒人管理。

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手底下的人,能發展出一股可以取代自己的勢力!

至於那些發展中自己勢力的修行者,自然也不是想再發展處一股和五大勢力相抗衡的大勢力。

他們所想的很簡單,就是招攬一些自己的手下,去搶奪一些其他的散修!

而搶奪其他散修得到的好處,他們自然可以自己留下。

至於自己勢力的高層?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對自己勢力的人來說,也算是一種隱性的福利了!

景爺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這種事情,可從來沒有做過。

首先是因為,他在狂石幫的地位,也算是高層的地位了,其次也是因為,景爺個人認為,做這種豪取強奪的事情,反而會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從景爺的心底,他也看不起童凱澤和水鳴這樣的人!

至於勢力高層安排下的任務,那景爺是毫不猶豫的會照做的!

哪怕是在齷齪的事情,景爺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就比如,之前他追殺韓宇一樣!

雖然他認為,韓宇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也沒有必要致韓宇於死地,但他依舊是這樣做了!

最終沒有將韓宇殺掉,在景爺看來,這只是一件無所謂的事情,甚至他還想過幫助狂石幫將韓宇招收進來。

可正是這一件無所謂的事情讓景爺直接被驅逐出了狂石幫,讓他的心中,極度的委屈,而後緊接著是憤怒!

對於狂石幫,他有著極深的感情,他也付出了很多。最終還是被趕了出去!

就在他被趕出去之後,童凱澤和水鳴,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追殺他!

要不是有著實力上的保證,自己早就死在了二人的手裡。

所以,景爺對韓宇是心存感激的,今日韓宇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

掌御諸天時空 韓宇之所以激怒那些金靈魚,然後將金靈魚引到他的是身旁,是想藉助這個機會,讓他找出會對自己不利的人。

雖然其他勢力中也有這種人,但是那些人,景爺怎麼說,也是看得起的!

至於童凱澤和水鳴?他是打心眼裡看不起這種人!所以,最終景爺只是選擇了水鳴一人!

無影和蘇眉欣,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但是蘇眉欣的內心,卻是震動不已,以往的她並沒有覺得韓宇可怕。

雖然韓宇的實力提升,已經算是天才了,進步很快。

可是蘇眉欣從來沒有感覺到韓宇如此可怕,而進入小亂神域之後,她甚至感覺,韓宇開始露出獠牙了!

或許,曾經的韓宇,有著司法員的身份,有著其他特殊的身份的限制,所以一直無法發揮出自己真實的實力!

而到了小亂神域,韓宇彷彿是一隻原本被關在籠子里的巨鷹飛向了自由的高空,所有的本領都可以隨心所欲的施展開來了。

這是蘇眉欣第一次,對韓宇從內心中有了一種折服的感覺!

以往的韓宇,面對的敵人太過強大,自己處處受限,所以不論怎麼樣,給人的感覺都是很弱小。

但是現在卻不同了,在這小亂神域,都是四象境的實力,韓宇雖然只是四象境六重的實力,卻依舊能夠讓九重實力的強者感到畏懼!感到頭疼!

蘇眉欣這一次,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如果同樣是八方境的實力,韓宇將是多麼的可怕!

至於羅秀?或許也只能依靠境界上的差距對韓宇進行壓制吧!

「韓宇!你這個混蛋!我死了,狂石幫也不會放過你的!呵呵……景爺,好你個景爺,做了叛徒也就算了,竟然還給一個弱者當手下,簡直就是我狂石幫的恥辱啊!」

童凱澤瘋狂的怒罵聲驚醒了失神良久的蘇眉欣。

同時,景爺的雙眸猛的瞪大了起來,雙拳緊握,整個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兇狠的目光死死盯住不遠處的童凱澤!

他自問心中,從沒有做過對不起狂石幫的事情,這一切,是他的錯嗎?

而他?曾經幫助狂石幫開疆拓土的景爺,竟然被人說是叛徒!

景爺的雙眸變得通紅了起來,眼圈有些濕潤,這……還是以前的狂石幫嗎?

或許……自己曾經真的應該爭奪一下那狂石幫幫主的位置,就算是做一個副幫主,也不會被人這樣看待吧。

自己沒有刻意的追求這些地位,居然反而被周圍的人認為自己沒有血性,沒有目標!

景爺的心中,不禁對自己嘲諷了起來,自己一直以來,都做了什麼啊?!

韓宇凝視著景爺,他可以體會到景爺心中的辛酸。

下一刻,韓宇的一道道攻擊,瘋狂的落在了身後的金靈魚的身上…… 童凱澤和水鳴的雙眸,都充滿了絕望!

原本就發瘋了的金靈魚在韓宇的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下,追擊的速度,已經完全超越了兩人逃跑的極限速度。

接下去的結果,不用任何人說,他們也知道了!

至於韓宇?兩人已經被韓宇的極致速度所震驚,這些金靈魚,完全沒有可以追上韓宇的可能!

很快,童凱澤和水鳴二人毫無意外的,被瘋狂到極致的金靈魚所淹沒,這些金靈魚,已經被韓宇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它們可不管究竟是誰攻擊了它們!只要和韓宇一同逃跑的人,在它們的眼中,自然是同夥!

極短的時間之後,兩具白骨向著金靈池的最底部落下。

景爺看著兩具白骨,看著韓宇平靜的臉色,心中也是有些恐懼了起來。

這隻有四象境六重實力的人,太過可怕!

其實韓宇內心中,也並不喜歡這樣的做法,可是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他不得不這麼做!

見識過了藍心所在的空間,見識過了曾經立下無數功勞的先祖們最後所遭受的待遇,韓宇早已經徹底醒悟了過來。

對自己的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在這小亂神域里,哪怕自己是四象境六重的實力,從實力劃分上看,自己屬於最底端的一群人。

可自己,依舊要樹立起屬於自己的威視!

我實力弱,就該任人欺凌?實力強,就該對他人搶奪無故取他人性命?

在知道了景爺對狂石幫的付出之後,韓宇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心中,卻是景爺感到有些不值。

他也理所當然的想到了藍心所在的空間里的那些先祖。

雖然發生的是不同的事情,但過程何其類似,結果何其類似?

浴血戰場,立下無數功勞,最後得到的是什麼?後代被囚禁,白骨被堆積成延綿不絕的白骨山脈!

「我要改變這一切!我要殺!殺盡妖族!殺盡人族所有叛逆!」

「殺!殺!殺!」

韓宇突然之間,雙眼通紅,整個人瘋狂的大喊了起來。

這一幕,使得無影和景爺都有些發愣,這傢伙發什麼瘋?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受什麼刺激了?

但是蘇眉欣,卻依舊靜靜地看著韓宇,她是一行人中,陪伴韓宇時間最長的一個人,怎會不明白韓宇為何這樣?

與此同時,韓宇也在瘋狂的躲閃著金靈魚的攻擊。

還是和上次一樣,韓宇要將這些金靈魚引開,引到遠離洞府門口的地方。

蘇眉欣三人也是緊隨著韓宇個腳步跟了上去,而蘇眉欣的嬌舍,也是在無意間舔了舔自己的紅唇。

而景爺的心中,也是有了一種隱隱期待的感覺。

很快,韓宇便來到了遠離洞府的位置。

緊接著,他就沒有絲毫停頓的,朝著一條金靈魚的後背直接大口咬了過去。

蘇眉欣和景爺看到韓宇的這一幕,心中突然有了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這傢伙太過分了吧!

而無影,也是瘋狂的開始搶奪金靈魚,還時不時的打暈一兩天金靈魚,直接扔給了蘇眉欣二人。

蘇眉欣懷中的毛球,也是突然之間竄了出去,加入了搶奪金靈魚的大軍!

這使得韓宇心中暗暗叫苦了起來,自己有著神秘旋渦的幫助,無論多少金靈魚都可以吸收的了。

可是和毛球想必,這小傢伙才是真正的無底洞啊!而且,毛球風捲殘雲的吞食著金靈魚,簡直就像一個強盜一般!

無影倒是不在乎,自顧自的捕食著金靈魚,順便打暈一兩條丟給蘇眉欣和景爺。這使得景爺頓時感激涕零。

很快,原本近百條的金靈魚就完全被四人加上一隻小祖宗給解決了。

和上一次一樣,韓宇一行人依舊盤坐在地上,要消化一下這金靈魚的力量。

過了良久,韓宇睜開了雙眼,整個人散發的氣勢顯得更加強大了!

現在的韓宇,居然感覺到自己有著使不完的力氣!

「我們現在幹什麼?離開這裡?」景爺看著韓宇,開口問道。

韓宇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皺起了眉頭,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他從一開始,便發現這金靈池有些古怪!卻一直找不到原因,就在方才,他突然靈光一閃,突然發現了什麼!

「每一個金靈池,都會有著那樣一個洞府嗎?」韓宇開口問道。

「對,這些金靈池,不論大小,樣子都是相同的,甚至……這裡面的一草一石的擺放,每一座金靈池都是完全相同的!」景爺回答。

「那金靈池,是如何被發現的?」韓宇繼續問道,神情顯得有些焦急。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金靈池出現的位置,並不是固定的,比如說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原本也只是一片荒原,如果金靈池都是固定的位置,恐怕現在一座也不會剩下了!」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沒有再繼續說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