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兩個小姑娘,加起來年齡都不到玄醫聖手的一半吧?!

你哪裡來的這麼大膽子,敢在聚星閣下邊擺攤?!

和玄醫聖手搶生意,你這特么的是造孽嗎?

玄醫聖手願意包下聚星閣的場,聚星閣感激了八輩子都覺得不夠呢!哪裡會容忍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片子搗亂?揚言就要把她轟出去!

戚岳翎沒想到他只是想要吸引那個所謂的玄醫聖手的目光,不知怎麼的就讓自己和昭尺一同陷入困境了。

抱歉地看向自己小丫頭,隨即護在她的身前,他還沒有見到「自己」,怎麼可能會離開!

「你們要幹什麼!」戚岳翎冰冷著臉能讓人汗毛直豎,他的葯暗暗在手中捏碎,散發出不知名的香味來,眼睛的餘光還看著蘇眉。

見蘇眉稍有不適,就又從空間里暗暗拿出一顆解藥,悄悄對蘇眉說道:「握緊。」

當下的情況不容蘇眉做出任何服藥的動作,所以他只能讓這小丫頭用手握緊,讓藥效隨皮膚沁入。

儘管這樣慢了一些,但勝在安全。

聚星閣的人也是蠢的,將戚岳翎兩人圍做一團,恰好全中了戚岳翎的小花招,旁人一個無辜的都沒有。 蘇眉剛要全身無力地倒下,就收到了解藥,昏昏沉沉的臉色才漸漸恢復清明。

「幹什麼?你說呢!」來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壯漢,大約是覺得對付兩個小丫頭片子,就光是這陣勢,就能把人嚇得不行。

「小奶娃子,不知道今個兒聚星閣里來的是誰嗎!膽敢來砸場子,要不就讓大爺我……哎喲!」

壯漢正得意洋洋呢,玄醫聖手就是再有名他也是個大夫!就在他每年的一次「必診」的一天,竟然還有人來挑釁他,玄醫聖手心裡肯定是不舒服的!

他們這些小人物自然把要討好的對象心裡揣摩七八分,所以才爭先恐後地出來嚇唬人小姑娘,就是能在玄醫聖手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所以壯漢也沒防備,一下子就中了招,可惜他還以為是身上長了蟲子,又癢又疼。

不顧形象地,隨便拉扯他身邊的一個人面帶兇狠地吼道:「你上!快點!」手上的動作絲毫不減,在身上各處地方撓來撓去。

被他推搡出來的人心有不滿,卻也不敢聲張,看著壯漢撓的這麼酣暢淋漓,他怎麼也覺得身上有些發癢了呢!

手不自覺也想要抓起來,但是又忍了忍,兇狠著臉站在戚岳翎與蘇眉面前,怎麼看怎麼像野獸要吃了萌娃。

「還不快收拾你們的東西滾!否則我特么揍死你!」

話才落音,非但沒聽到對方哭著喊著嬌嬌憐憐地求饒,反而對上了一雙冰冷刺骨的眼睛,第二個壯漢身子骨嚇得一抖,氣息都弱了不少。

被對方一個眼神嚇得愣神,壯漢又立馬反應過來,氣短不敢伸張,可是……特么老子身體好癢!

不自覺撓了撓,就上癮了!

癢中掐著疼,不抓又能把你憋死,一旦動了手,想要再次憋住可就難了。

其餘的壯漢早就不堪折磨,甚至還有抓出血的在地上打滾。

一場威脅變成了一場笑話,蘇眉默默地目瞪口呆。

7351你又坑我積分!

這不是痒痒粉嗎!系統里居然還要100積分!

要是她先經歷的這個界面,那些個下藥什麼的根本就不用愁了好不好!

【系統出品,必屬精品。人力查不到,藥效更好,100積分物有所值】

蘇眉:「……」老實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安裝的廣告插件?

【……】

儘管系統這麼說,蘇眉還是默默的留了個心眼,心下暗中記下戚岳翎交給她的那些知識,說不定在什麼時候她就能用上呢!

周圍的人也是一片目瞪狗呆,還默默退出了一個大圈子。

一個人發癢也就算了,你這一圈人都發癢,不是傳染病就是被那兩個小姑娘下藥了!

想到這裡,有不少聰明人都默默打起了戚岳翎的主意。

剛才戚岳翎的表現他們不是沒看到,如今戚岳翎一隻手都沒動就能把一群人制服,說明戚岳翎的葯還是非常厲害的!

說不定他們的隱疾,那個小姑娘真能治呢?

是了,來到聚星閣的人,大多數人都是病患,就是想著在這一天里能不能碰碰運氣,說不定玄醫聖手就看上他給他治病了呢! 磨磨蹭蹭地,終於有人鼓起勇氣要向戚岳翎說話了。

可他還沒開口,就被一個葯童模樣的人先打斷。

「這位姑娘,我家主子請你上聚星閣坐坐。」葯童是個俊秀清朗的小夥子,也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在他微微抬頭一瞬間,對上了戚岳翎和蘇眉兩個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心臟忽的一跳,連帶著他的臉蛋都有些紅了。

平日里,他都是跟著主子四處遊走,要不是去深山老林挖藥材,要不就是去哪戶人家裡驅魔降妖,見的姑娘根本不多,更別提一下子就跟兩個嬌滴滴的佳人說話了。

心跳的好快,他是不是得了什麼病了!

戚岳翎點點頭,「帶路。」沒成想對方根本沒聽清自己在說什麼,好奇地看過去一眼,戚岳翎一下子就惱了。

「帶、路!」戚岳翎加重了聲音又重複一遍。

「呃、哦哦這邊請……」葯童連忙收回自己的視線,又猜測到兩人一主一仆,主子身份的他卻是莽撞了,可她身後嬌滴滴的小奴婢又讓葯童心喜三分。

他從來都沒見過這樣好看的姑娘啊……

他不知道自己剛才的感覺是什麼,就是覺得一下子甜蜜,一下子又酸楚。尤其是今天過後他就要等到明年才能來東菱了,不知道那個時候還能不能看見那個漂亮的小姑娘。

葯童清楚得很,跟著主子東奔西跑的,哪裡會有姑娘喜歡自己?

想到這裡,葯童又只能壓下自己的心思,將兩人帶上了玄醫聖手的閣樓。

戚岳翎自然是注意到了葯童害羞的表情的,但是他不認為是自己的原因。他可是個男人!

所以葯童害羞就只能是因為看見了自己的小丫頭!

一想到自己的小丫頭如今越發嬌艷了,明沉樓也就算了,這個葯童看起來純情老實的,萬一把他的丫頭騙走了可怎麼辦!

他把柳昭尺養的白白胖胖可不是讓別家豬給拱去的,而是要自己享用!

呸呸呸呸呸……他才不是豬,他是園丁!辛勤勞動的園丁!

一邊想著,戚岳翎就默默隔開了葯童和蘇眉,自己擋在中間,如同護犢子的老牛一樣。

葯童一邊走還覺得背上有一種被人灼燒的目光一直沒放過自己。他還想不通自己是不是被哪個高人給盯上了,濃厚的殺意讓他抖了抖。

好不容易到了主子面前,那道要把他吃了的目光總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跟在主子身邊的無名的一聲怒吼。

「妖孽!受死吧!」

周圍人還沒反應過來無名如此暴躁的反應,就見兩個身影自己廝打在一起,不過這廝打的方式卻是有點奇怪。

無名:「你別動我的臉!該死的妖孽!」

眾人十分驚悚:「……」那小姑娘拍的可是自己的臉啊!

無名氣的哇哇大叫,「你還動!你還敢動!我也打你!」緊接著就用自己左拳對著肚子悶了一拳。

蘇眉看著都替她疼。

她已經明白這副身子里恐怕住的就是真正的戚岳翎了。

就算戚岳翎用手捶的是戚岳的肚子,可是現在她的靈魂卻是掌控了戚岳的身體。所以疼的還是她自己!真能對自己下手,佩服佩服……

【戚岳與戚岳翎相遇,為區分就用靈魂的原名,大家不要弄錯了】 戚岳戲謔地看著戚岳翎痛感十足的臉。

戚岳翎一下子就明白自己被耍了。

戚岳他只不過用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用的是戚岳翎身體,戚岳翎當然害怕自己的容貌被這個來歷不明的怪物毀了,所以一下子就急了,十分要命的給自己來了一拳。

「你陰我!」戚岳翎扭曲的臉上除了疼痛,更多的是憤怒!

「齊閬大師,你快把這個妖孽趕出去!我……」戚岳翎憤怒的大叫,想要把心裡的話一股腦說出,可是對上了那一雙眼睛,戚岳翎又立馬閉了嘴。

她雖然衝動了點,但是看人的眼色還是有的。

齊閬大師就是玄醫聖手,一個六十多歲的人。頭髮花白,穿著一身樸實,身上的氣質卻讓人直呼遇上了神仙。

超然脫俗,不戀紅塵。

他的眼眸深不見底,卻能夠十分輕易掌控了別人的情緒。

戚岳在看到的齊閬的時候也愣了。若不是這滿頭的白髮,他還以為看到了自己的師父……

應該不是。

但是戚岳依舊忍不住想。

「出診推遲一天。」齊閬這句話是對著自己葯童說的。一看到戚岳,以及戚岳翎的反應,他就猜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微微一笑,「小友來這裡多久了?」

戚岳直覺告訴他,這個齊閬大師,問的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多久了,而不是來到東菱多久了。

「九個月零十三天。」

齊閬這又不說話了,安靜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葯童將所有人都驅走。

直到整個閣間只剩下了他們五個人。

「那正好是戚將軍的千金重傷的日子。」齊閬再次把之前的話連上。

戚岳翎忍不住插了嘴,「正是我重傷,這妖孽才有機會佔了我的身體!如此還不算,竟然將我變成一個男子!」

葯童一臉驚悚,默默地往齊閬身後躲。

無名是大半年前主子遇上的一個瘋瘋癲癲的人,整天嚷嚷著自己是戚將軍的女兒。被人打的半死,才讓主子救了回來。

當時他還取笑他好久,一個大男人裝什麼姑娘,難道是情不自禁把自己命根子割了?

戚岳翎倒是想啊!

可是齊閬說了若是這身體有一絲不完整她就再也回不去了。而且割疼了也是她自己受著好不好!

蘇眉心裡早就猜到了,只是不能讓他人起疑,還是十分配合的做出見了鬼的表情。顫顫巍巍地問戚岳,「你、你是妖怪嗎……」

戚岳搖搖頭,對待自己的女人他總是捨不得傷她分毫,哪怕是誤會自己害怕自己也不行。

戚岳反問,「若我真是妖怪,你會怕我嗎?」

蘇眉低著頭沉思好一會,才低低地說,「不會……你對我這麼好……就算是妖怪,也不會傷害我。」

戚岳柔柔地一笑。

只要小丫頭不怕他,他就什麼也不在乎了。

不,還是有在乎的。

「自己」的身體就在眼前,戚岳必定要將身體換回來!

齊閬咳嗽了兩聲,轉移了幾個人注意力,臉上閃過一絲隱晦的光芒。「月圓之時,我有辦法還給你們身體。」 戚岳翎在看到蘇眉出聲,才發現自己的貼身丫鬟柳昭尺也在這裡,她剛想說話,就看到柳昭尺對著住在她身體里不知名的妖孽深情款款,一下子就懵逼了。

難不成昭尺也被這妖怪收買了?

不,不是,昭尺的反應顯然是不知道這個妖怪的存在!

「昭尺,你過來!別被著妖孽給騙了!」戚岳翎瞪大了眼睛,昭尺以前對她這麼忠心耿耿,一下子被人騙走,戚岳翎頓時想殺了戚岳的心都有了。

蘇眉愣了愣,有點糾結的皺起眉頭,怯生生地喊道:「你是……小姐嗎?」

戚岳翎十分激動,「是啊,我就是你小姐戚岳翎啊!快來我這裡,那妖孽就是想將你騙了!」

蘇眉:「……」戚岳翎呆在戚岳的身體里,做出那種激動的模樣,看起來好像誘拐少女的猥瑣怪蜀黍啊……

眨巴眨巴眼睛,蘇眉又轉頭問戚岳,「那……那小姐待的身體是你的?」

戚岳有點崩潰地點點頭。

「看起來很……奸詐的樣子,你不會真的是壞人吧?」

戚岳:「……」前幾分鐘才說他是好人的小丫頭呢!怎麼瞬間叛變了?不對啊,戚岳翎笑的奸詐關他什麼事,他從來沒露出這樣可怕的笑容好不好!

對上蘇眉水汪汪無辜的眼眸,戚岳就是一頓心塞。暗暗沉了沉眸色,說道:「我不是壞人。」

蘇眉立馬來了興趣,眼睛都亮起來了,「那你真的是妖怪嗎?」

戚岳:「……」

這種充滿期待嚮往的神色是怎麼回事?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是不是啊?」對方又問。

「是。」戚岳無奈的寵溺著蘇眉,溫柔的眼神能把對面的戚岳翎看炸了。

「喂!你這個該死的妖孽,不要露出那種嬌柔的表情!有損我將軍之女的威名!」

蘇眉嘴角抽了抽:「……」看劇情不知道,見真人嚇一跳。戚岳翎居然比劇情里的還要奇葩,也是沒誰了!一個千金小姐要什麼威名,你又不上戰場!

不理會叫囂的戚岳翎,蘇眉眼睛亮亮的看著戚岳,近乎崇拜的語氣,「難怪你會懂得這麼多,好厲害!」

她還不是為了讓女主好好變回真身,趕快回去和九王爺玩耍,否則以戚岳的脾性,估摸著非得等她把一顆心都交給他的時候才慢悠悠回去給九王爺打臉。

勞資是一個爭分奪秒的劇情推動器,十分敬業!

戚岳勾了勾唇,哪怕是面對戚岳翎的挑釁也不以為然。小丫頭的信任和仰慕,就已經能完全消除他所有的負面情緒了。

空氣中都散發著狗糧的味道,奈何葯童還不自知。

聽說那個姑娘身體里住了一個妖孽,他就連忙躲在了齊閬的身後。在看到「妖孽」把蘇眉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葯童就不幹了。

弱弱的招呼著蘇眉,「姑娘、姑娘!」

不遠處的三個人齊齊看向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