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一些為了漂亮女人而孤擲一注的男人。

現在通靈人被黑的一塌糊塗,已經牽連到了他們的身上,維爾莉特的事情似乎已經成為了過去式,他們已經自顧不暇了。

如同埃及法老說的一樣,這是一次非常有力的反擊。

有力到了讓他們幾個人也頭疼的地步。

「既然已經知道了真相,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反擊一下。」羅伯特問道。

「怎麼反擊?」張玄問道。

「當然是把真相說出去。」巫女曼莉說道。

「不不不,沒有那麼簡單。」羅伯特立即否定了她的話,他好歹也是一個名人,十分清楚媒體的尿性。

這群傢伙才不會在乎什麼真相,他們只想要搞個大新聞而已。

所以真相什麼的,對於他們而言一點也不重要,除非這個真相就是一個大新聞,否則他們根本不會理會。

而這一次維爾莉特利用那個叫做哈默迪的男子反擊,使用的是好萊塢的手段,轉移了媒體的注意力,這種套路在好萊塢可不少見。

根本算不上什麼大新聞,所以媒體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在乎,他們依舊會抓著通靈人的把柄和黑歷史,窮追猛打。

張玄一群人聽完了羅伯特的分析,不僅沉默下來。

詹姆斯神父忍不住說道:「我們並不是明星,在媒體也沒有什麼資源,如何反擊?」

「很簡單,搞個大新聞。」

對此,羅伯特胸有成竹的說道。

就在剛才,他已經有了一個成熟的想法,需要在場的所有人支持一下。

「我的想法,是這個樣子……」

當天下午,一個驚人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比弗利山莊,乃至於整個好萊塢,並且飛快的向外擴散,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全美。

等到了晚上,大部分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當地時間,下午三點,比弗利山莊的警察,以謀殺罪,逮捕了著名影星……維爾莉特·史蒂文。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大新聞。

當所有人都在關注通靈人的黑歷史時,警察局忽然出手,逮捕了這位前幾天還在風頭浪尖上的影星,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關注。

一時間,什麼通靈人,什麼黑歷史,都被媒體和記者們統統的甩入了垃圾桶。

這些都是過去式了。

他們現在關注的新聞是維爾莉特,是被逮捕,是謀殺,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凶靈殺人事件……也許在過去,這種事情時有發生,但至少這是第一次展現在了媒體和公眾的面前。

所以記者們很興奮。

於是這群沒有節操的傢伙從酒店門口離開,一窩蜂的來到了比弗利山莊的警察局,想要詢問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而比弗利山莊的警察局長,接受了這一次的採訪,在警局的門口舉辦了一個小小的發布會。

作為比弗利山莊的警察局長,他在這裡待了十幾年,早已經十分清楚這群記者的尿性,所以從一開始接受採訪的時候,就板著一張撲克臉。

在接受記者詢問的時候,也採取了看似合作,但實際上就是什麼都不說的態度。

當記者詢問他們為什麼要逮捕維爾莉特的時候,警察局長淡然說道:「請注意,我們不是逮捕,而是請維爾莉特小姐回來調查。」

記者問:「你們警察局真的認為維爾莉特殺人了嗎?」

警察局長答:「所以說,只是協助調查而已。」

記者問:「你們不覺得凶靈殺人很不科學嗎?」

警察局長答:「我們的科學發展了數百年,是有局限性的,也許有一天,科學會證明,凶靈的存在,或許就在不久的將來。」

記者問:「你打算關押維爾莉特小姐到什麼時候。」

警察局長答:「所以我剛才已經再三強調,這不是關押,而是協助調查。」

作為一個老油條,他的回答可以說是滴水不漏,沒有記者可以從他的嘴裡聽到什麼爆炸性的大新聞,一個個失望不已。

不過很快,記者們就興奮起來。

至少,警察局的人請維爾莉特回來協助調查,就是一個大新聞,不是嗎?

於是第二天,各種各樣的報道就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全美。

有人認為維爾莉特殺了自己的哥哥,利用凶靈。

也有人不相信,認為通靈人是騙子,根本不應該相信他們說的話。

當然還有一群人表示無所謂,這種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不缺。好在人們也沒有指望這種人可以說出什麼有道理的話。

至於尼古拉斯·史蒂文的影迷。

大部分認為維爾莉特應該接受懲罰,還有小部分的人認為她是被願望的,通靈人不可信,她們的偶像,絕對不是妹妹殺死的。

不管如何,這件事情必然成為了媒體們關注的重點。

而就在媒體們興奮不已的時候,沒有人知道,比弗利山莊的警察局長,悄然和張玄幾個人會面了。

「你們的要求我已經做到了,那麼現在,你們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為了抱住自己警察局長的位置,他也算是拚命了。

羅伯特對於這一套十分熟悉,乾脆利落的說道:「很簡單,提起公訴。」

警察局長忍不住睜大眼睛,「你瘋了,我們什麼證據都沒有,就想要提起公訴,我們怎麼可能看打贏這一場官司。」

「不,我們有證據。」羅伯特自信滿滿的說道:「我們就是證據。」

警察局長一言不發。

羅伯特繼續說道:「你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不能夠判定維爾莉特有罪,你必然會丟掉這個位置,只有找到真兇,你才可以坐穩這個位置,所以這是你唯一的出路。」

警察局長依舊什麼都沒說。

羅伯特見好就收,看著對方,閉上了嘴巴。

有時候,沉默也是一種壓力,一種無人能及的恐怖壓力。

良久,這位警察局長說道:「有時候我也十分懷疑,我是不是真的瘋了,竟然會陪你們一起胡鬧,不過你說的對,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了。」

「合作愉快。」羅伯特笑的十分開心。

於是,他又一次成功的搞了一個大新聞。

警察局長回去之後,立即在自己警局的官網上發布了一個聲明,三天後,他們將會以謀殺罪起訴維爾莉特·史蒂文。

於是媒體們再一次興奮起來。

這將是美國成立以來,史上第一次通過法律的程序,起訴的通靈殺人事件。

這種場面簡直讓人嗨到不行。

而洛杉磯最高人民法院受理了這次案件。好吧,張玄承認,自己口胡了,實際上受理這次案件的壓根就不是什麼人民法院。

人家叫做……美國聯邦洛杉磯法院。

但不管叫什麼法院,這件事情註定會載入史冊,甭管是輸還是贏,都會在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

所以記者們如此興奮,也就不足為奇了。

三天的時間,記者們如同打了興奮劑一樣,瘋狂的挖掘這次案件的來龍去脈,雖然絕大多數人都已經明白了,但架不住人家天天宣傳。

除非是在深山老林之中,不然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關注度自然也是一升再升。

三天之後,這一次的公訴,終於開庭了。

張玄一群人作為證人,自然也進入了法庭之中,如果連他們都缺席的話,那麼這一次的公訴基本上就輸定了。

張玄一群人在還沒有開庭的時候,就和警察局的人一起來到了法庭的后廳,等待著開庭。

這還是張玄第一次進入法庭。

「嗯,這是我第一次進入法庭,我還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和這種地方扯上關係。」巫女曼莉坐在一張椅子上,仔細的打量著這座算得上是神聖的法庭,如此說道。

張玄不僅微微一笑,說道:「實際上我也是第一次來,和你想的一樣,我也以為我這輩子都和這裡無緣。」

「是嗎?」羅伯特介面道:「我到是對這種地方很熟悉,來過幾次,嗯,三十次還是五十次來著,你知道的,我雖然是通靈人,但也是一個偵探,有時候必須來這裡,和這裡的人打交道。」

詹姆斯神父含蓄了笑了起來,「看得出來,你對這裡很熟悉。」

「多謝誇獎。」羅伯特呵呵一笑,說道。

埃及法老說道:「你可以確定,我們會贏得這一次的起訴嗎?」

「當然,我確定。」羅伯特自信滿滿的說道。

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自信,不過這幾天,他不停的在外面奔波,到處走訪,顯然有了充足的準備。

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張玄如此想到。

很快,法庭終於開庭了,而羅伯特作為第一個證人,昂首挺胸的走向了證人席。 張玄還是第一次見到法庭開庭時的樣子,雖然以前也在電視上見過法庭,但那終究是電視,和現實中不同。

至少在現實中,張玄沒有看到那一頭捲髮的白色假髮。

這讓張玄頗為失望,一時間忍不住低估了出來。

詹姆斯神父不禁失笑,說道:「關於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原來起源於18世紀的馬尾假髮和長袍服飾,一直以來都是英國司法系統的象徵。和美國壓根就沒有什麼關係。

雖然美國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但人家已經打贏了獨立戰爭,自然也不會帶什麼假髮了。

現在只有英國和少數幾個國家的法院系統保持這種習慣。歷史記載,律師的黑袍最早可以追溯到1685年,當時是悼念查理二世駕崩所穿的喪服。

假髮的使用始於18世紀初,那時戴假髮是歐洲社會的時髦裝束,只有達官顯貴、王公貴族和法官律師等有身份的上流人物才能戴假髮,從此逐漸形成了風氣。

現在法庭所用假髮的樣式是1822年設計的。

目前的法庭假髮主要有兩種樣式,一種是長可及肩的長假髮,是在盛大活動和禮儀場合中戴的;一種是只蓋頭頂的短假髮,是在平時法庭上戴的。

這種裝飾下的開庭,給人一種非常莊重禮儀化的感覺。據說,法官穿上黑袍、戴上假髮,就可以掩去其本來面目,去除私心雜念,成為法治的化身,公正無私的辦案…

張玄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在電視上看到的假髮,都是香港劇才會出現的。

而香港,曾經也是英國殖民地之一。

現在依舊保持著一國兩制的傳統。

就在張玄恍然大悟的同時,法庭上的辯論也開始變得激烈起來。

雙方圍繞著維爾莉特是否殺人,產生了激烈的辯論,而維爾莉特的律師則認為維爾莉特根本就沒有殺人,一切都是對方的污衊。

並且他要求對方拿出足夠的證據和殺人動機。

維爾莉特的律師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微胖,戴著眼鏡,面色嚴肅,聽說是一個十分出名大律師,打過很多場官司,沒有幾次敗北的幾率。

勝率在百分之九十五左右。

面對這樣高勝訴的大律師,羅伯特則表現的十分淡然,說道:「先不提證據,我來說一下殺人動機吧。相信大家都知道,尼古拉斯和維爾莉特是一對兄妹,同樣是好萊塢的明星,但一個是巨星,另外一個則是花瓶,所以這就是兩者矛盾的開端……」

緊接著,羅伯特把維爾莉特殺人的動機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張玄聽了,不禁莞爾。

因為羅伯特說的殺人動機,和張玄對她們幾個說的一模一樣,甚至一字不改,真是難為這傢伙了,竟然可以把這段話背下來。

維爾莉特的律師聽完,不禁說道:「法官大人,這完全就是羅伯特先生的一面之詞,根本不足為信,這種理論根本站不住跟腳,完全就是他的噫想……」

還沒有等他說完,羅伯特就打斷道:「是不是我的噫想,不看一下維爾莉特的表情不就知道了嗎?」

律師不僅扭頭看了維爾莉特一眼,發現對方臉色如常,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現在當然看不到了,不過剛才我說殺人動機的時候,維爾莉特小姐的表情似乎很難看啊,我相信在場很多人都看到了吧。」

羅伯特自信滿滿的說道,「如果不願意相信,沒關係,我們還可以調一下監控。」

律師面無表情的說道:「不管是誰,被人污衊了,自然會難過。」

「但她很害怕喲。」

「這並不能代表什麼,甚至不能夠當作證據。」

「那我就拿出證據來吧。」羅伯特說道,「證據就是她手指頭上戴著的戒指。」

律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說道:「關於這個證據,我也聽說了,你們通靈人似乎認為,維爾莉特小姐手裡的戒指內部,有凶靈?」

「當然。」羅伯特說道。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所以,你想要現場召喚凶靈?」

「如果可以的話。」

「那你是否可以告訴我,召喚而來的凶靈,到底是從戒指裡面出來的,還是從其他地方來的,畢竟我們普通人,是沒有辦法親眼看到凶靈從什麼地方而來的吧。」

律師冷冰冰的嘲諷道:「據我所知,你們通靈人的信譽可不怎麼好,仗著自己有一點與眾不同的能力,經常戲耍普通人,尤其是那位艾迪夫人,如果有證據的話,我甚至可以讓她坐牢到老死在牢里。」

羅伯特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來做一個小實驗如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