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睿王與賢王之間,有能力出征的,唯有睿王爾。 只是睿王府幕僚也沒有想到,還未等他們出手,有人已經憑一己之力,將柳大娘子從褒貶不一的漩渦中拉出來,以力挽狂瀾之勢,為柳大娘子戴上了「帝都貴女典範」的桂冠。

除卻奚之先生,恐怕沒有人有這樣的影響力。

奚之先生筆端生花,洋洋洒洒寫下千字頌讚文讚美武衛將軍之女柳氏。此文章,文采精華,詞美義壯,若長虹貫日,精彩之句跌出,文章一經傳出,得仕子膜拜,爭相傳抄,一時之間,竟有引得帝都紙貴的趨勢。

等閑之人,便是能得一句讚美,祖墳上都要冒青煙了。柳氏何德何能,竟能得千言。

不得不說,奚之先生除了文采斐然之外,也是蠱惑人心的高手,千字下來,硬是將柳大娘子塑造成了高風亮節濟弱扶傾德才兼備堪稱典範的小娘子。還不讓人覺得突兀。

而且,據說這已經不是奚之先生第一次稱讚柳大娘子了。

然則,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柳夷光,正在圍著耗費一日打造出來的三個燒烤架嘖嘖稱讚,太親切了。她還曾擺過一陣兒燒烤攤呢!

杏雨幾個正在賣力地穿肉串,豚肉、豚筋、豚耳朵;雞皮、雞胗、雞翅膀……

府中人都說大娘子一出手,必定不是小場面。

就連三位郎君也說,在吃這一行,小妹已是登峰造極。

尚未至設宴的時辰,便有下人前來稟報端親王世子到了。

柳夷光不滿道:「他來這麼早幹嘛?」

府中的丫頭們卻很雀躍,那可是端親王世子,帝都頂頂風流的俊俏郎君,誰都想看一眼吧!

「勞煩兄長幫忙招待他則個,小妹我還得準備食材呢!」

柳二郎君開心地攬下了這活兒,前去招呼祁岩。

祁岩對身後的柳晉勤道:「看吧,你這個妹妹是個沒良心的,本世子都將你帶來見她了,她連迎都不來迎一下。」

柳晉勤涎著臉笑道:「世子,您可別同她計較。她就是孩子心性,任性。」

祁岩桃花眼朝他一瞥:「都是被你們慣的,像我,根本不慣孩子。」

柳二郎君聽了半天,才知道他二人說的是自家小妹,心道,小妹什麼時候任性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端親王世子這個侍衛對很冷淡,看向他的眼神不甚和善。

祁岩拜見過柳夫人之後,柳二郎君將他們帶至小花園。

柳府的花園,並沒有幾盆花,假山怪石林立,肅然蕭瑟。

也就一盞茶的功夫,睿王也到了。

柳大郎君及柳三郎君不等她安排,都過去迎接,柳夷光立刻凈了手,跟了過去。

都是提前到的,她這態度雙標得過分了。

見到柳夷光,常星仿若見到救星,恨不得哭出來才好!

柳夷光心虛地看向祁曜,他素來沒有表情,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過心虛,總覺得他比平時要冷淡。

小五和弘真跟在祁曜身邊,不笑不鬧,規矩得不得了。

見了柳夷光,小五也跟規矩的見了禮。柳夷光鼻頭一酸,一把將人提起來,抱在了懷裡。

小五胖乎乎的手臂環著她的脖子,委屈巴巴地喊了一聲「阿姐」。

「小五,你胖了……」

小五泫然欲泣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好似沒有那麼想阿姐了呢!

柳夷光揉了他一會兒,將他放下,看向弘真道:「弘真小師傅,要不要抱抱?」

弘真小臉微紅,張開了雙臂。柳夷光將他抱了起來,摸摸他的小光頭,道:「弘真小師傅很健康嘛~」

小五偏過頭去,輕哼了一聲。可偏過的去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真好,阿姐還是那個阿姐,她只是換了衣服,戴了新首飾,她只是從前好看了,她還是他的阿姐,沒變!

柳夷光一手瞧著一個,往小花園走,邊走邊說:「今天晚上吃燒烤,弘真小師傅不能吃葷,不過沒關係,我給你準備了麵筋,豆乾兒,還有蒜蓉茄子,特別好吃!」

小五幽幽道:「弘真也不能吃蒜……」

柳夷光強辯道:「蒜蓉能算是蒜嗎?葡萄酒能算是葡萄嗎?」

簡直是強詞奪理嘛!小五無語,「阿姐,你欺負小孩兒。」

「嗯,姐姐就喜歡欺負小孩兒!」柳夷光得意地笑著。

弘真樂呵呵地瞧著,反駁道:「柳姐姐是喜歡小孩兒,不是欺負!」

瞧瞧人家孩子多會說話,柳夷光心軟得一塌糊塗。

祁曜一路看著,眼睛也酸了一路。

常星察言觀色,心道糟糕,殿下的心情更差了!柳大娘子也真是的,做什麼要冷落主子?

到了小花園,小五一眼就瞧見了三哥,跑過去抱住他的腿:「三哥,你怎麼也在這兒?你都多久沒有回去看小五了?」

柳晉勤在他的臉上掐了一把:「怎麼還喜歡抱腿呢?」

祁岩不滿柳夷光沒有親自迎他,一見面便勾起了諷刺的笑意:「這不就是被奚之先生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的柳大娘子嘛?您現在可是帝都貴女的典範,怎麼帝都貴女的典範竟如此怠慢客人的嗎?」

什麼帝都貴女的典範?這人是不是撞到腦子了,說什麼胡話呢?

見她臉上的懵懂不似作偽,祁岩又看向柳府的三位郎君,見他們也是一副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的樣子,他更氣了。

「嘖嘖,還好這是好事,若是壞事兒,你這會兒身處風口浪尖,你還一點不知情,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這話說得很不客氣,柳府三位郎君都沉了臉。

祁曜呵斥道:「子彥!身為客人,如此口無遮攔,看來書抄得還不夠!」

祁岩滿頭黑線。尷尬道:「我這不是教他們么?」

柳夷光對他口吐芬芳已經司空見慣,直接無視了他。

「今日這個燒烤宴就是為了圖個樂,外頭那些事就別帶進來了,免得影響我吃燒烤的心情!」柳夷光說得很輕鬆,心裡直打鼓,自己這個舅舅也是個異數,他若是想搞事情,排面肯定小不了。

祁岩火冒三丈,臭丫頭,仗著有靠山,是越來越不將他放在眼裡了!

可是能怎麼辦呢?現在她的靠山一個比一個穩,拎出來一個,都能碾壓他。

更氣人的是,自己還有事兒要求著她!

祁曜 夕陽瑟瑟,落霞如綺。

柳夷光擺好了燒烤架,各種食材絡繹不絕地從廚房運送到了小花園,擺放在長案上,葷素搭配,琳琅滿目。

小五與弘真搶著幫忙,如同兩條小尾巴緊隨她身後。

她偶爾逗一逗他倆,目光狡黠行為幼稚,得逞時甚至會捧腹大笑,將貴女的那一套全都丟掉。

未散盡落日餘暉鋪在她的身上,像是為她穿上了一層披帛。

祁曜恍惚了片刻,這才是她真正開心時候的樣子吧。

雷二娘子與張十五娘子如約而至。壽陽郡主攜家眷壓軸登場。

柳夷光沒設屏風,只在男女席中間燃氣了篝火。

雷二娘子性子本就歡脫,見她如此布置,連聲驚嘆,圍著燒烤架轉了一圈兒,又繞著食材轉了一圈兒。

「阿柳,這種吃法我從未見過。」

張十五娘子瞥了雷二娘子一眼,小門小戶,沒見過世面。

端親王府與宣平侯府也有交情,壽陽郡主也自是識得張十五娘子,卻未曾深交。此時好奇問道:「張十五娘子與小阿柳是在拜月宴上相交的?」

張十五娘子猶豫了片刻,回答道:「是,比試射箭的時候認識的。」除此之外,她們二人好似也沒有什麼交集,她也沒有想到柳夷光會給她下帖子,更沒有想到,自己在糾結了一整天之後,還是來了。

壽陽郡主也看得出來,她們並未深交,只是好奇柳夷光為什麼會請雷氏與張氏。

閑話間,柳府侍人奉上了新鮮果子及飲品。

柳夷光站在烤架前,對眾人道:「燒烤這玩意兒,就是吃個熱鬧。所以,今日大家都不要拘束,想吃什麼直接點,我來給你們烤。當然啦,如果你們想自己來烤著玩玩也可以,自己烤自己吃更過癮。」

張十五娘子驚訝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這還是拜月宴上的那個小仙女小妖精嗎?言辭市井,接地氣兒也不是這麼接法。

雷二娘子只是詫異了一會兒,看向柳夷光的眼睛更亮了。

「我!我想自己烤!」雷二娘子挽著衣袖就要往柳夷光那邊跑,被自己的侍人攔下,「娘子,夫人說的話,您還記得吧?」

雷二娘子混不在意:「阿娘是讓我注意規矩吧?你說我們上門做客,客隨主便就是不是最大的規矩?」

壽陽郡主聞言一笑,鳳眸微眯,看向侍人,笑道:「你家娘子是個懂規矩的。」

侍人臉色一白,讓開了。

男賓席上,祁岩躍躍欲試。讓人幫他將衣袖挽起。

祁曜忽而站了起來,朝燒烤架走過去。

一時間,正在閑話的眾人都停止了話頭,齊刷刷地看向了睿王。

相比之下,常星反而是最淡定的那個。

祁曜越走越近,雷二娘子反應過來,扔下了自己挑的那盤肉串,逃命似的遁走。回到座位上,又覺得自己這麼做有點兒太慫,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在根本沒人注意到自己,眾人都在看睿王。再看看柳大娘子,她還真夠鎮定的。

其實,柳夷光也驚訝,驚訝過後便是欣喜。拿了一個餐盤遞過去,「殿下,魚是剛殺的,很新鮮。」

祁曜淡淡地「嗯」了一聲,垂眸中帶著些許笑意。

只有她能看到。

心臟猛然一跳,果然任何時候都無法對他的溫柔免疫,可自己居然能拒絕他的求婚!罪過啊罪過!

祁曜果然夾了一條魚,柳夷光接過盤子,道:「烤魚不適合初學者,還是我幫你。」

她說得很小聲,旁人根本就聽不到。

張十五娘子看著她秋水盈盈的雙眸清淺含笑,又在心底吐槽了一聲,小狐狸精啊!

柳夷光不似他那般精挑細選,隨手抓了一些串串,架在烤爐上,又往上淺淺的刷了一層油,有那麼一兩滴不聽話的滴落到銀絲炭上,燎起了一縷青煙。

柳夷光這邊幾十個串串排成一條長龍,蔚為壯觀,柳夷光從容地從這頭逐一翻身,刷油,撒上香料,金燦燦的烤肉滋滋地冒著勾人的香味,這味兒一散開去,沒有不流口水的。

祁曜也很從容,然則,他面前的烤串就不那麼好看了。一半焦黑,一半生著。

柳夷光只是看了一眼,能將肉串烤成這般,他也真是個人才。她默默的勾了一下腳邊的垃圾桶,踢到祁曜旁邊,祁曜淡定地將肉串扔了進去。又去案几上拿了一些。

看來還要繼續嘗試啊。

寨主出山,謀娶良玉 柳夷光狗腿地接了過來,眼神堅定道:「殿下,要不您還是站在旁邊看一會兒,您這麼聰明,肯定一學就會!」求求您,不要霍霍糧食了!

祁曜無聲地將餐盤遞給她。她燦然一笑,從烤架上拿了一個羊肉串,放在他手上,「殿下,您嘗嘗,這羊肉不是我吹,正宗北疆阿勒泰綿羊,我選的肥瘦相間,您聞聞這香味,只香不膻。」

她這回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調皮的清風將她的話和烤肉的香味一齊送到了眾人的耳邊及鼻中。

祁岩抗議:「阿柳,你也忒偏心,只顧著元朗。」

小五拉著弘真走過來,柳夷光遞給小五兩串羊肉,又給了弘真兩串麵筋。

柳夷光將肉串分別放入盤中,在案几上排放好,才說:「都烤好了,想吃什麼自己過來拿哦。」

唯一的一條魚,她裝在了盤子里,交到祁曜手中。「殿下,您過去先把魚吃了吧。」

雷二娘子見睿王盤中有魚,而案上沒有,疑惑道:「魚就只烤了一條么?阿柳,我也喜歡吃魚。」

柳夷光笑了笑道:「好,我給你烤一條。」

祁岩瞧著祁曜手中的烤魚,涎著臉笑道:「元朗,你又不喜歡吃魚,不如給我……」

……

這才真是個沒心的。元朗不給他一個眼神。

柳夷光怕祁曜大方,幫他護食:「那不行,這一條是我特地為殿下烤的,便是他不喜歡吃魚也不給你。」

轉頭又對祁曜道:「殿下放心,烤魚是我最拿手不過,肯定好吃。」

她知道他不能露出喜好,便故意這麼說。

祁岩正在搶桌上的烤肉,聽了她的話也不氣,只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待會兒再幫我烤一條,跟這個一模一樣的。」

已婚總裁的遊戲 柳夷光答應了一聲,又看向其他人:「還有沒有要吃魚的?」

壽陽郡主瞧著自家駙馬盯著元朗手中那條烤魚,眼睛都直了,幽幽道:「你教我,我想學烤魚!」 柳夷光聽得壽陽郡主的話,眉目飛揚:「郡主姐姐上回不是說再也不會親手做羹湯了么?」

壽陽舉著烤魚網,道:「玩玩而已。」

然則,她玩得極認真,這條魚烤得極好。柳夷光都忍不住為她點了個贊。

只見壽陽郡主將烤好的魚裝好盤,還在魚眼處放了一朵裝飾用的雛菊,這才捧著到了郡馬處。蕭郡馬眼中的驚喜之色怎麼藏都藏不住。夾了一塊魚肉,細心地挑走了魚刺,喂到了壽陽郡主嘴邊。

神仙眷侶,旁若無人。

雷二娘子忍不住對張十五娘子說到:「看來傳聞多半是騙人的,壽陽郡主和蕭郡馬明明很恩愛啊!」

張十五娘子也有同感,外頭都說,是壽陽郡主仗著聖上的寵愛,讓皇上賜婚,逼著探花郎蕭故成婚。

被逼迫成婚的人看向逼迫自己的人時,眼神會像這般溺死人的溫柔嗎?

張十五娘子笑了笑,今日這燒烤宴著實令人大開眼界。

最後,每個人都上手體驗了一把烤串兒,柳夷光手裡拿了一把豬耳朵串串,咬得咔咔響。毫無形象地穿梭在眾人中,提供著技術支持。少年們擠在一處,相互比較,熱鬧非常。

直至一更二點,侍人們再一次提醒快要到宵禁時辰了,非走不可了,他們才戀戀不捨地放下肉串,起身告辭。

睿王是最後一個上車的。兩個小傢伙一臉疲倦,可是現在他身邊的時候,仍腰桿筆直。

縱然很不捨得,柳夷光仍笑著對小五道:「回頭姐姐再接你來玩。」

小五懂事地點點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