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柳馨媛卻聽的雲里霧裡,將水杯遞給王子清:「特工哥哥,水。」

「謝謝。」王子清喝了一口,看著辦公室,旁敲側擊的問道:「這辦公室如此豪華,裝修浪費了不少時間吧。」

「好像沒用多久呢,抱歉,我接個電話。。。喂,爸爸,你要回來?不是說請客人吃飯嗎?哦,哦,好的爸爸我等你。」

掛斷電話,柳馨媛說道:「我爸爸要回來見你,讓我務必把你留下來呢。」

王子清暗暗皺眉,心說難道老狐狸察覺到什麼了?既然他當年參與了謀害父母,那就一定知道自己的存在,絕不能跟他碰面!

然而,正當他作出決定的時候,只聽幾個腳步聲接近,然後,門被推開了。。。

… 王子清不敢分心,本能的抬起胳膊抵擋,卻不成想那一腳來得太快,胳膊剛抬了一半,就被踹倒在地!臉上瞬間出現一個大大的鞋印!而那鞋印,正是半仙兒送給他的!

半仙兒今天非常鬱悶,本是帶王子清去醫院看病的,結果卻被王子清狠狠坑了一把!見王子清跑出醫院,他便料到王子清肯定會來他家!於是便和精神病院的保安廝打起來!奈何人家人多,他被揍的是鼻青臉腫!

不過最後,他還是跑了出來!

剛一進家門,便看到王子清用槍指著少女,他怒從心生,當即超常發揮!來了一招失傳已久的絕學—凌空飛踢!將王子清撂倒在地!

然後跑到女孩身前,關切的問道:「小娜,你沒事吧?」

女孩微微一愣,看著鼻青臉腫的半仙兒,反問道:「你,你沒事吧?」

半仙兒拍拍胸口,滿不在乎的說道:「我是練武之人,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只要。。。只要暈一下,很快就會好的。」說完,半仙兒眼睛一翻,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喂!」女孩兒趕忙扶住半仙,將他緩緩放在地上。

王子清咧著嘴站了起來,一邊揉臉一邊嘀咕:「該死的,下手竟然這麼狠!牙都被踹活動了!」看著暈倒的半仙兒,王子清說道:「他只是暈倒而已。還有,我不管你剛才說的是真是假,這次就放過你,但若再敢襲擊我,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殺掉!另外,立刻從我眼前消失!」

少女楚楚可憐的說道:「可是我沒錢,只有這位哥哥好心收留我,除了這裡,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難道你狠心讓我流浪街頭嗎?」

最終,王子清還是沒能把女孩攆走,因為關鍵時刻,半仙兒醒了過來,像轟蒼蠅一樣,將王子清轟了出去!

對於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王子清已徹底失去信心!最後警告了半仙兒幾句之後,然後便離開了這裡。

畢竟一夜沒睡,王子清也很疲憊,準備回去補上一覺。。。

……………………

三天後。

王子清再次來到天橋,發現半仙兒還坐在那裡給人算命,一臉的高深莫測。

這傢伙竟然沒死,命還真夠大的。算命之人走了之後,王子清坐在半仙兒對面:「建議你寫一本書,就叫《我和殺手同居的日子》,肯定會火。」


半仙兒看了看左右,低聲說道:「其實那天我是裝暈的,原來小娜她。。。」

「你還好意思說!」王子清揉著臉:「我明明想救你,你卻不分青紅皂白就給了我一腳!兩顆大牙都快被你踹掉了!」

半仙兒從懷裡摸出一張名片:「沒事兒,我認識一個做裝假牙的朋友,提我名字,八折!」

王子清面色一正:「不和你開玩笑了,既然明知她是殺手,你還敢將她留在家裡?」

「你也知道,我專門為人排憂解難,或許她說的是真的呢?把她趕走她就無處可去了,不如給她個機會,就算她想傷害我,也沒那麼容易。」

「別吹了。」王子清撇撇嘴:「精神病院的保安都能把你制服,你還好意思說殺手?」

精神病院的經歷,是半仙兒一生的傷。他額頭布滿黑線:「你還敢提?」

「不提就不提,既然你自己決定了,那就小心點吧。隨便信任別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嗯,不管怎麼說,謝謝你的提醒。」

王子清揮揮手:「別說的這麼肉麻,我先走了,回見吧。」

說完,王子清蹬上破自行車,向遠處騎去。。。

……………………

原本上午還晴空萬里,下午卻忽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天公不作美,不過工友們可樂壞了,下雨就表示停工,停工就不用幹活。而且工資照拿,工友們正嗨皮的打著牌,但王子清並未參與。

他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大雨,心中暗暗思考,今晚要不要按照原計劃行動呢?

就怕雨水會留下什麼痕迹啊。。。

王子清要去哪裡?

當然是再探清新葯業!柳慶斌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拖的越久,對他就越危險!所以必須速戰速決!如果再派幾個殺手過來,他就可以直接去九幽之下面見爹娘了。

但柳慶斌身邊那兩個變異人保鏢也是大麻煩!有他們在,想要暗中接近柳慶斌,基本是不可能的!

原本,王子清只是懷疑柳慶斌參與了殺害父母的計劃,但經過殺手事件后,王子清基本可以確定,父母的死,和柳慶斌脫不了干係!說不定他就是主謀,或主謀之一!

傍晚的時候,天空仍淅淅瀝瀝下著小雨,王子清穿戴整齊,準備出門。

李叔問道:「下雨還要出門?」

「沒辦法,有約會嘛。」王子清微笑著回了一句。。。

戴上鴨舌帽,打著雨傘,騎上破自行車,來到清新葯業附近。

6:13分,柳慶斌乘坐豪車,離開了公司。

看著豪車,王子清有些失神,曾幾何時,自己家裡也有許多豪車,但六年前那場變故,自己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一切。。。

雨中,他身影有些蕭索。。。

晚,9:30分。

王子清拿出手機,下一刻,手機憑空消失!彷彿魔術一般!他小聲嘀咕道:「這次絕不能再出差錯,都怪蘇淺憶,不然上次就潛進去了,同樣的錯誤,怎麼能犯兩次?」

而王子清不知道的是,此時,蘇淺憶正在撥打他的手機,但不管怎麼打,裡面都提示: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翻柵欄進入院里,這次王子清很小心的躲過了褲襠,沒再出糗。跳進院子后,他小心的避開攝像頭,並帶上白手套。

攝像頭能躲則躲,不能躲,就扔塊泥巴過去,將其糊住,然後趁機跑過去。

由於上次來的時候,王子清已經記住了攝像頭位置,所以這次行動速度很快,只用了四分鐘,便來到頂樓,董事長辦公室的門外!

拿出萬能-鑰匙,王子清搗鼓了半天,還是沒打開門鎖,不禁長嘆一聲:「這就是專業和業餘的區別。」

正當此時,只聽有兩個人向樓上走來!王子清心中一驚,趕忙向右側樓梯跑去!

兩名保安從左側樓梯走了上來,年長的保安打著呵欠說道:「最後再巡一次,就可以回去睡覺了。」

年輕的保安似乎剛參加工作,有些擔憂的說道:「陳哥,咱們上的可是晚班,這才九點半就回去睡覺,不太妥當吧?」

「你小子懂個屁,我都在這干三年了,鳥事兒都沒出過。不睡覺難道傻傻的巡邏?」

「可是陳哥,咱掙的就是這份兒錢啊。」

陳哥似乎有些不耐煩:「這點錢還不夠養家,所以我白天還有其他工作,保安只是兼職,不好好休息怎麼能行?愛巡你自己巡吧!」

兩個保安巡視一番后,便離開了。王子清重新回到辦公室門口,搗鼓了起來。

其實,所謂『萬能-鑰匙』,並非什麼高科技產品。


說白了,就是用鋼絲、鐵片等等工具,利用一些機械力學原理,用巧勁撥動鎖芯,從而達到非破壞性、無明顯痕迹的開鎖。。。


而王子清這套工具,是花了50塊錢,托半仙兒在道上朋友那買的。然而,門外漢就是門外漢,高手一下就能弄開的鎖頭,王子清愣是搗鼓了一個多小時,累的滿頭大汗,才將鎖頭破開!

走進屋裡,王子清不敢浪費時間,咬著手電筒,四處亂翻起來。包括柜子的抽屜,書架。但卻沒發現什麼線索。抽屜里放的都是些文件,合同。而書架放的也都是正常書籍,沒什麼異樣。

那就只剩最後兩處位置了,其中一處是電腦,另一處就是地板下的暗格!

將電腦打開,發現果然有開機密碼!雖然王子清身手不錯,有點特工的樣子。

不過要說到電腦技術,他也就是一普通貨色,上上網,打打遊戲還行,破解密碼這種高段的東西,他可沒學過。所以只能暫時放棄電腦,直接去看最後一處可疑的地方—地板下的暗格!

掀開地毯,王子清用萬能-鑰匙將地板撬開,發現這塊地板果然是活的!

地板下也的確存在暗格!

暗格不大,裡面放著一個小型保險箱。這是最新的款式,據說防盜性能非常強!

王子清的開鎖技術,連半吊子都算不上,弄個簡單的門鎖還要一小時,這保險箱,就算累死他也打不開!!

… 可那也只是傳說而已,太不靠譜了,王子清不會傻到用生命去證實傳言,搞不好會死人的!

目前掌握了一點關於面具殺手的資料,但卻讓他陷入更深的疑團之中。。。既然面具殺手這麼厲害,殺人的賞金肯定不會低於千萬!

誰會出這麼多錢,讓他來殺自己呢?

另外,面具殺手,和昨晚跟蹤半仙兒的是同一個人嗎?應該不是!因為昨晚那個能讓他感覺到危機感,而面具殺手射箭的時候,卻沒有任何感覺!


也就是說,接下來,他要同時對付兩名殺手!而且其中一位是有著『殺手界杜蕾斯』美譽的面具殺手!

張鐸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三天之內進行第二次攻擊,如果失敗,他以後就不會再出現?」

「傳言是這麼說的,另外。。。他似乎從來都不用槍,因為所有死者都是被箭穿過喉嚨或心臟,無一例外。」

瘦子哈哈一笑:「那就簡單了,你找個封閉的屋子,在裡面待三天,時間一到,那傢伙自己就退走了。」


王子清嘆了口氣:「唉,我倒是想,問題是後天要去聽演唱會。」

瘦子差點把一杯水全潑到他臉上:「大哥,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聽演唱會?心是有多大?」

其實王子清也不想去,但是,他已經答應女孩,後天一定會去。最近一直忙東忙西,很少陪她,她已經很不高興了,如果這次再推脫。。。她一定很不開心。

當年柳慶斌因救他而死,他必須讓女孩過的開心,雖然不能讓死者復活,但這也算是一點補償。。。

……………………

吃過晚飯後,王子清返回宿舍,將一條煙扔給李叔,雖然是廉價香煙,但卻是李叔最愛。

李叔責怪的說道:「王子,你都沒錢了,還給我買這個,心意我領了,來,錢給你。」李叔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遞了過來。

王子清將錢推了回去:「李叔,這樣就見外了,這些年你一直很照顧我,就像親叔叔一樣。再說這也不是什麼好煙。。。我要是有錢,肯定給你買古巴雪茄。」

李叔沉默了,不知在想些什麼。。。

晚,王子清爬上樓頂,對著夜空發獃,思考心事。

如果狼人組織真能提供一部分有利的情報,那麼為了復仇,是不是可以加入他們?

算了,還是先考慮眼前吧,面具殺手,專門用箭殺人,那就看看是他的箭快,還是自己的子彈快!

正當此時,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一看,是蘇淺憶打來的電話。

王子清心說壞了,九成是催債的!

不接?假裝沒聽見?不行!這樣做將會面臨很嚴重的後果!

所以,還是接吧!反正自己沒錢,死豬不怕開水燙,實在不行,就只能以身相許了!

「睡了嗎?」這是蘇淺憶的開場白。

「就算睡了,也被你吵醒了。」王子清準備在氣勢上佔個上風!

顯然,蘇淺憶又被這句話氣的夠嗆,平日里可沒人敢這樣和她頂嘴。

其實她也不想這麼晚打電話的,而是收到通知,說有個厲害的殺手到s市來了,最近出行必須帶著保鏢。蘇淺憶好奇之下,就調查了一下,結果發現,安殺手的目標竟然是王子清!她擔心王子清會遇到不測,想儘快通知他,卻沒想到,他會說這樣一句開場白。

「我管你去死!」蘇淺憶氣呼呼的說了一句,直接掛斷電話!

「咦?」王子清感覺十分奇怪,聽蘇淺憶的語氣,好像不是來催債的啊?難道有什麼其它的事?比如關心自己的傷勢?應該不會吧。。。

還是打回去比較穩妥!只是可惜,還要浪費一點點話費,一邊心疼著,他一邊打了回去。

蘇淺憶還是很給面的,很快就接了起來,王子清換了個語氣,低聲下氣的說道:「淺憶,我剛才說了句夢話,不小心把你惹生氣了。。。找我有什麼事?」

蘇淺憶當然不會和這貨一般見識:「聽說有個厲害的殺手來s市了,目標是你,所以我想,讓你去我舅舅那裡避一陣子。」

聽到蘇淺憶的關係,他心裡感覺很暖,但還是拒絕:「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舅舅不喜歡我,同樣,我也不喜歡軍隊的生活。」

「可聽說那殺手很厲害,連我爺爺都很重視,你留下會很危險。」

「我會小心些的,再說,如果現在離開,我就不能工作,下學期的學費又沒著落了。」

「我可以借給你。」

王子清笑了笑:「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我可不想欠你太多。」

雖然知道他不願接受幫助,但蘇淺憶還是覺得很生氣,寧可不要命,也不接受幫助?

王子清性格如此,她也沒有辦法,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我派幾個保鏢去保護你。」

王子清再一次拒絕:「千萬別!你想想,我一個打雜小工,身邊有幾個墨鏡大漢保護,不把工頭心臟病嚇犯了才怪!」

「那,你自己小心點吧。」掛斷電話后,蘇淺憶暗暗搖頭。。。

……………………

轉眼,兩天過去了。

這兩天一直相安無事,面具殺手似乎人間蒸發了,並未發起襲擊。瘦子每天都來工地參觀,當然,這是對李叔的說辭。實際上,他是來保護王子清的,因為如果有人放冷箭,他總能在第一時間察覺。

超級感應能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