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建立先祖女巫靈地可以將那些古老的先祖女巫魂靈再次召喚到主世界,她們可以在這片土地上重新交織出一層小型的靈地,一旦靈地織結而成,她們的實力可以恢復到生前七成。」

「該死的女巫!真該把她們送上火刑架!」特納一拳頭錘在木雕沙盤上恨恨的說道。

「現在只能把目標放在克萊亞女巫集會上了!」

「你是說大人的那位嬸母?」特納問道。

摩翠絲點了點頭,「克萊亞女巫集會不同於那些外來的荒野女巫,她們已經紮根於塔林幾十年,多數成員都是本地發展的,這些都是突破口!」

「那些荒野女巫怎麼處置?」特納問道。

「全城搜捕,抓獲之後交由我處理即可。」

特納看了摩翠絲一眼,「好,交給你處理。」

「記住,魔藥材料的搜集是第一任務,其它事情都要為它讓路。」摩翠絲說道。

「我明白!這件事情我會親自向少爺彙報。

但請你記住一點,搜集魔葯的任務雖然由你親自統管,但是你的每一次行動都需要向我報備!」特納的目光如鷹隼一般盯著摩翠絲,手心中的一個黑色蛇形印記讓摩翠絲面色灰敗。

「當然!特納大人。」波曼將真名授權一部分給與特納讓她不得不服從其命令。

特納看到摩翠絲的模樣,心裡多少有些明白這個女人為何可以成為受信任僅次於他的存在。 八顆純凈級別的魔石中的火系魔素化為滾滾洪流從波曼的口鼻以及周身毛孔中鑽入,心臟如同大鎚敲擊一般,整個密室中都可以聽到這沉悶的重響聲。

波曼赤裸著身體在密室中運轉冥想法,光輝引能環中的液態光輝之力向環體中心的赤紅蛇狀模型中輸出,它上面的蛇鱗已經佔據五分之四,蛇軀不斷上下遊動。

八顆純凈級別魔石中的火系魔素被緩緩抽離,當最後一點魔素抽離乾淨,便掉落在地發出叮噹的脆響。

波曼睜開雙眼,雙眼中滾動的渾濁氣流翻滾,這雙屬於第三聖目的附屬超凡器官,波曼至今還存在疑惑,它的能力與第三聖目沒有任何關鍵性,從原來只能夠看到超凡之界的物體,比如死靈魂體、詛咒的殘留痕迹,到現在可以輕微的干涉到現實的物質,比如靈魂。

似乎這些都與死靈系有所關鍵,波曼摸了摸額頭上已經消散大半的死影蜘蛛印記,這一切似乎都離不開它的影響,當然這只是波曼的推測。

正當波曼披上衣袍時,外面杜瑞敲了敲門,得到波曼的允許,杜瑞捧著一杯金靈蜜進來。

波曼拿起杯子仰頭喝下,金靈蜜入腹便化為靈魂物質被波曼的魂體吸收。

「金靈蜜的效果大不如從前了。」波曼感受著靈魂的緩慢提升感嘆道。

放下手中的杯子,波曼看著恭敬站在一旁的杜瑞,不由得嘆息道:「記得當初我們幾個到從三輪光帆船抵達修道院學習光輝之道,一轉眼幾年時間就過去。」

「如今塔林城已經入手,伊頓、克魯伊夫還有你也可以進行自己的學業了。克魯伊夫準備在銀松森林建立獨屬於自己的煉金工坊,我已經答應了。

你呢?杜瑞!我聽說死眠聖影院系的高等學徒都會秘密建立墓地試驗場,研究死靈聖影之道。」

「是的,波曼大人!墓地有助於聚集死靈能量,加速死靈生物的孕育,所以在學徒階段都會提前準備。」

「嗯!這件事情你和特納說一下,需要的資源都可以提取。」

手中握著塔林城的大權,加上那些從商會聯盟搜刮到了大量物資,總算是有些底氣。

聽到波曼如此說,繞是杜瑞的死屍臉也不由得露出一絲激動,「多謝,波曼大人!」

「嗯!」波曼點了點頭。

看著杜瑞有些急匆匆的離開,波曼笑了笑,他打開一旁的盒子,一顆顆純凈級別的魔石安置在其中。

一百二十多顆純凈級別的火系魔石,這就是那些商會聯盟搜刮到的所有高品質的火系魔石,當然其它諸如死靈系、霜寒系還有算在其中,另外塔林周圍的魔石礦還在開採當中。

這些魔石已經足夠波曼使用的,四個神術模板都屬於高強度神術,也只有波曼敢於嘗試學習,他現在想起來不竟冒出一身冷汗,要不是有幾分機遇,並且牢牢的把這些機遇攥在手中,真不知道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夠晉陞。

不過收穫的季節終於來臨,四個高強度神術模板足以讓在晉陞之後和其他光環牧師拉開差距。

就在波曼暢想未來的時候,外面過來的特納敲了敲門,得到波曼同意后他進來向波曼彙報塔林城的近況以及女巫的事情。

「這些女巫,真的是在荒野中和怪物待的時間太久了,讓她們的腦子退化了嗎!」波曼一拍桌子怒聲道。

自從掌管塔林城,很少有不順從心意的事情了,就連原本在塔林樹大根深的商會聯盟都被他剷除乾淨,金銀山教會的沃森大教堂中的神父都在這段時間蟄伏不出,唯恐他將這把火燒到金銀山教會。

「按照摩翠絲說的辦,統統抓起來,這件事情交給奇奧拉去辦,畢竟他抓捕女巫的經驗豐富。

轉告奇奧拉,我要確保能夠抓捕到塔林城每一個荒野女巫,我倒是要看看女巫的嘴是不是和她們腐朽的腦袋一樣厲害。」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事關波曼魔葯的事情特納不敢耽誤,匆匆的來又匆匆的離開。

魔葯的事情進展不順在波曼的意料之中,白荊棘修道院的魔葯配方只有候選者才有機會接觸到,而那些候選人在取得配方后,都是開始到北地各地區遊歷,他們的足跡甚至涉及到中部帝國區域,甚至通過教會的幫助抵達南部地區。

魔葯的材料並不是一蹴而就的,波曼能夠到手三個材料已經屬於自身際遇以及坐擁整個塔林帶來的。

並且剩下三個材料已經有些許的消息,波曼翻開一旁的羊皮捲軸。

真搞不通為什麼惡魔總喜歡用這些羊皮、人皮、獸骨來記錄超凡知識,難道有助於溝通靈性嗎?

羊皮捲軸上用古深淵語記錄著一門召喚儀式,當然這門召喚儀式自然是眼魔召喚儀式。

羊皮捲軸一式兩份,一份用古深淵語記錄,另一份用古烏魔曼語記錄。

這門眼魔召喚儀式是由摩翠絲記錄上交的,開頭詳盡的記錄了關於眼魔的資料。

眼魔這個殖民諸多次元群落的種族,它的起源之地便是無底深淵的第六層萬眼深淵,那裡盤踞著堪比原血神靈的存在,大主母。

它是所有眼魔的起始之母,這位存在極度熱衷於位面穿行,當它龐大的身軀擠過位面間隙后,便會產下大量的眼魔卵體紮根在那處位面,自此它會宣布又成功的對一處位面殖民成功。

這門眼魔召喚儀式就是用於召喚在無底深淵中遊盪的眼魔,如果運氣不錯的話,應該能夠召喚出一隻眼魔幼體。

一隻成年眼魔,它的軀體兩米多高,並且它的諸多眼梗以及主眼中的眼部射線構造體已經可以施展多種心靈巫術以及巫術射線,其實力相當於一位一階高位巫師的存在。

眼魔真正令人稱道的是它那變幻莫測的種族形態,其最強大的巢母之眼擁有著四階傳奇生物的實力,還有長老之眼,它的心靈巫術會隨著時間的越發的強大,突破三階階位對它來說並不算多困難。

看到這裡波曼感覺還不如生在眼魔族,一旦成為這些特殊而強大的變異種,幾乎就是躺著提升實力。

眼魔的召喚儀式最好是能夠在冬日高塔中召喚,法師塔獨有的束縛間就是為了對付召喚物而設置的。

其中設置了次等異界誓縛,用來束縛住召喚物以約束它完成任務,不過如果召喚的是惡魔、死靈這些物種,它們大多數不會甘願被巫師驅使,因此當巫師需要惡魔類的實驗材料便會使用異界誓縛這種巫術,並誘導這些物種反抗誓縛的反應機制。 塔特利741年,二月。

孤塔城堡正是建造完成,整整佔據內環區域三分之二的土地,原紅塔、黃銅塔以及綠翡石塔各自截取其頂端三分之一以充作城堡的塔樓。

城堡的領主大廳外面無數的塔林居民歡呼雀躍,這段時間市政廳頒布的種種法令讓他們一掃往日的陰霾,北地的烈風似乎又在這片土地上吹起,每個高京維曼人都時刻等待著他們領主的召喚,每個被解救的瓦多拉斯人都希望成為領主手中之盾,如同維西·派爾那般。

而奎林人只能瑟瑟發抖的為領主發揮他們的特長,前往伊犁根大草原從獸人身上榨取財富。

領主大廳的主位上波曼頭戴白金荊棘王冠接受著塔林貴族的效忠,看著一位位面露謙遜之色的貴族向他獻上忠誠,其中一位還想親吻他的腳尖,好在奧根和沙羅上前拉住這位激動的貴族,否則他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一腳踹在他的胖臉上。

波曼坐在三色交融的王座上,王座是由特納設計,三色以及後面王座背部凸起的三根塔狀尖刺代表波曼將塔林居民從三塔解救而出的偉大功績。

整個領主繼任儀式一直拖到孤塔城堡建立以後才進行,這已經是四個月之後,得益於地精的八爪機械台的高效率以及矮人工匠的嚴謹盡責,孤塔城堡才能夠在消耗人力最少的情況下完成。

不然不提孤塔城堡,光光是塔林城區的重新規劃,以及東南外城區的擴建就要發動幾十萬的平民參與建造,到時候別說讓塔林更上一層,恐怕波曼的聲望能夠不下降就是好事了。

這讓波曼更加下定決心大力發展煉金工程方面的技術,目前這項工作交由克魯伊夫實施,事實證明克魯伊夫沒有讓他失望,新一代的蒸汽蜘蛛裝載平台研發出來,摒除了地精工程造物的不穩定性,結合矮人蒸汽技術,效率更高,穩定性更強。

領主大廳中,一位位貴族屏息凝神的站在一旁,這其中包括金銀山教會的神父,神父沃特夫是沃森大教堂的負責人,他老邁渾濁的眼睛看了看領主之位上的波曼·諾靈頓,心中微微嘆息。

自從第三紀元末混沌虛空之眼入侵之後,導致金銀山教會的神靈被放逐於外層位面,直到現在也沒有一絲回歸的蹤跡。

大多數教會的神父都在莫泰瑞爾大陸上尋找財富和商業之神塔曼的痕迹,希望藉此推導出被放逐的具體位面。

金銀山教會神靈的失蹤直接導致教會地位一再降低,幾乎淪為各大領主的私人財政官。

看著波曼年輕的面龐,沃特夫神父不由感嘆光輝與正義教會似乎永遠都會有天才妖孽在各個時代出現,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成群的湧現,他不由感到一陣嫉妒,還有隱含的擔憂。

以往金銀山教會還能夠依靠塔林的商會聯盟與光輝與正義教會分庭抗禮,甚至於壓其一頭。

但是現在的情況…,沃特夫神父一陣頭疼,波曼·諾靈頓的身份天然的就限制了他不可能偏向於金銀山教會,一想到這裡或許會成為第二個新聖地哈魯,沃特夫心中不寒而慄。

「暗殺!」沃特夫神父心中閃現一個詞語,現在已經有人暗地裡組織力量,希望給這位年輕的領主的心尖上來一刀。

並且這個暗地裡的力量已經到處聯繫和這位領主天然上處於對立面的勢力,比如他,還有那些商會的殘餘勢力以及暴風教會。

不過聽說暴風教會暗中扶持的商會在獸人攻城之前就遭受到不明勢力的清洗,想要恢復在塔林城中的力量是不用想了。

想到這裡沃特夫看了看領主之位上的波曼,恰好他的目光也轉移到這裡,沃特夫趕緊收回目光。

波曼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他剛才明明感受到一股惡意的目光,不過這目光只在他身上維持的幾秒便收回。

波曼看了看金銀山教會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敲了敲扶手。

金銀山教會,一個正處落寞狀態的教會,其教會人員致力於尋找他們失蹤已久的神靈,對於權勢和影響力倒不是那樣熱衷,畢竟自家教會神靈不知道被放逐到哪個位面,即使他們做的再出色,沒有大佬罩著還不是沙灘上的城堡一推就倒。

所以波曼才能夠容忍金銀山教會還留在塔林,不過如果他們存在一些其它心思的話,波曼不介意來教他們做人。

領主繼任儀式很快結束,領主大廳中開始為塔林城的領主慶祝,一位位侍從端著美酒以及精緻的甜點穿梭於人群之中,宴會正式開始,貴族們終於放下臉上一直僵持的笑容,互相舉杯慶賀。

大廳兩邊升起篝火,波曼穿過廳中人群來到大廳外,從這裡望去可以看到塔林城中的點點燈火亮光,還有遠處的繁星點點。

山風從一旁的山脈中吹來,其中夾雜著片片細雪,細雪吹拂在波曼的衣袍上。

波曼此刻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寧靜,來到這個世界有多長時間沒有好好停留下來看一看遠處的風景。

稀疏的雲層籠罩的星空中,藍月與紅月散發著朦朧的月光,不時的有幾隻張著巨大肉翅的飛行怪物從高空中掠過。

一聲獸吼從高空傳來,那幾隻長著巨大肉翅的怪物朝著孤塔城堡飛過來。

看到那怪物的真面目,波曼驚呼道:「冬霜翼龍!」

「波曼·諾靈頓!」冬霜翼龍背部阿姆·伊斯米爾發出怒吼道。

「如果你是來責問我的,那大可不必!」波曼負手而立毫不在乎阿姆坐下龐大的冬霜翼龍,還有身邊兩位同樣騎乘著霜翼龍的騎士。

領主大廳的人聽到外面的動靜,好奇的張望著,奇奧拉以及維西·派爾更是準備召集軍團。

「你們都退下吧!」波曼看著身後的人揮手說道。

眾人不敢違抗領主的命令,紛紛離開領主大廳,奇奧拉和維西·派爾等人也被波曼遣退。

眾人退去波曼看著依然坐在冬霜翼龍背部的啊阿姆·伊斯米爾,「怎麼,幾個月不見,連和我這個朋友喝一杯茶的時間都沒有了嗎!」

「哼!」阿姆·伊斯米爾冷哼,坐下的冬霜翼龍直接趴在地上,讓阿姆的臉色更加難看。

「走吧!你不想知道極北蠻荒獸人的情況嗎?」

聽到波曼的話阿姆猶豫再三,最後恨恨的丟下韁繩,從冬霜翼龍的背部下來跟隨波曼走向領主大廳。 孤塔城堡中廳,一副囊括整個北地包括一些中部地區的地圖掛在中廳牆壁之上,上面一道紅色虛線從塔林延伸至中部西南方位的伊犁根大草原。

「目前獸人的應該已經到了靠近伊犁根大草原的安塔林,它們會在那裡稍作休整,隨後會向伊犁根大草原的邊緣地區的一個中型豺狼人部落攻擊,佔據這塊綠洲后應該可以讓獸人喘幾口氣,恢復幾分元氣。」

波曼向阿姆講解道。

「你不怕獸人恢復到曾經的鼎盛時期后回來報復嗎?」阿姆問道。

「報復?」波曼一聲嗤笑。

「等到獸人能夠驅逐伊犁根大草原上舊有的幾大草原霸主,等到它有了氣候第一個要對付的人類絕不是我。」

阿姆看著眼前這塊詳盡的地圖,突然目光一凝,「西格倫要塞!」

「不錯,一旦獸人壯大勢必引起莫高泰亞帝國的注意,那麼問題來了。面對獸人這個自第三紀元便是人類種族的心腹大患,帝國會如何應對呢?」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放獸人回歸到伊犁根大草原。」阿姆死死盯著波曼問道。

「你應該感受到了,混沌粒子的消減,魔素閾值的回升,這一切都表明一個大時代的到來。」

「所以你就要把獸人這個困在牢籠中的種族放離極北之地,讓它們為你的野心鋪路。」阿姆怒聲道。

「那換作是你,你會如何做?」波曼反問道。

「至少不會像你一樣!」阿姆冷冷的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波曼搖了搖頭,出身的不同,經歷的不同,所做出的選擇自然不同,不過時間會證明他所做的選擇是正確的。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八個字適用任何世界。至於英雄!波曼心中嗤笑,這畢竟是個現實世界,不是神話傳說。

「阿姆·伊斯米爾,真希望你不會成為對手」波曼看著阿姆憤然離去的背影暗道。

特納看到阿姆出去急匆匆的從廳外進來,看到波曼沒有才鬆了一口氣。

「少爺!你沒事吧。」

波曼擺了擺手示意不用緊張,「阿姆·伊斯米爾就算要殺我,也不會在這裡動手。」

「少爺,其實你不必和那位伊斯米爾鬧僵。」

「行事風格不同,強行附和也只是貌合神離。算了,不說他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波曼問道。

「已經秘密抓捕了幾位貴族,在摩翠絲女士的幫助下,他們已經供出幾位主謀,並且他們還曾向無面者兄弟會發布過刺殺任務。」

「果然不死心,本來想過段時間收拾這幫貴族,現在正好領主繼任儀式已經完成,既然他們已經向我宣布效忠,那就讓他們好好的盡一盡臣民的本分。

這件事情讓亞當斯去做,維曼帝騎士團這把劍是時候露一露鋒芒。」

「明白!少爺如今塔林城的外城區已經擴建完成,城中區域的整改也進行到收尾階段,接下來是否對周邊的一些遊盪的人類聚集營地進行招募。」

「這件事情先放緩,當然先期的偵查任務要做到位,塔林所有的人手必須集中在魔藥材料上。

已經四個月的時間了,剩餘的三件材料遲遲得不到進展,我的耐心已經快要消耗光了。」

「少爺,無罪之血已經得到消息,在新聖地哈魯中,已經找到一位身具無罪之血的修女,不過…」

「不過什麼!」波曼不耐的說道。

「不過那位修女的身邊還有其他候選者,而塔林城中實在是沒有可以調動正式級別的超凡者。」

新聖地哈魯,波曼嘿然一笑,如果是其他地方他還力有未逮,但是在哈魯中他幾乎是白袍祈者院系推出的新一代領軍人物,暗地裡神秘的黃昏教團時刻關注著他的動向。

在新聖地哈魯中他自詡還沒有他拿不到的東西。

沖喜新娘:總裁請節制 「那些荒野女巫還沒有開口嗎?」波曼問道。

「還沒有,儘管摩翠絲女士的手段實在…」說到這裡自覺心智堅強的特納也頗覺殘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