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小白的體型,才不過是剛剛展開,你那種胖乎乎、圓滾滾的樣子才剛過去,小白這才不過是張了一小半的身高。

總裁奪情,美妻拒不承婚 ,未來絕對是一條猛犬。

「吱吱吱!」

小白剛靠近雲逸沒一會兒,悟空也從大丫家的小院里翻牆出來。跑到雲逸身邊獻過殷勤后,便爬到了雲逸肩膀上坐著。


「這生活才算是逍遙,遛狗逗猴子的!」

雲逸感嘆了一聲,而後便帶著悟空和小白進院里去吃飯。

「雲逸回來啦,趕緊洗洗手好吃飯,好幾天都沒有在家裡正兒八經打的吃一頓飯了,今天可不能在隨便吃點就走了!」

大丫母親,雲逸的岳母笑著給雲逸端來洗臉水,看著雲逸洗過了臉坐在椅子上后,又給他拿筷子盛放什麼的。讓雲逸心裡熱乎乎的。


他連忙招呼著自己丈母娘和大丫道:「大丫你也別在那忙了,趕緊過來坐下吃過飯,等會兒再收拾!」

桌子上的飯菜不用說,雖然不是每天都大魚大肉的,可是卻一直很好吃。

像是今天桌子上就有雲逸喜歡吃的小蔥香油涼拌豆腐,還有油炸豆腐,那炸的外焦里嫩,色澤金黃的豆腐,在配上撈米飯。讓雲逸吃的是先噴噴的,胃口很好。

大丫見雲逸一直都在夾油炸豆腐。知道他喜歡吃這菜,便給雲逸夾著,而雲逸也知道大丫喜歡吃香油拌香椿葉,自然也是心疼自己的小媳婦,讓她少吃點兒香椿葉。


因為這東西能夠讓人減肥,大丫本身就夠瘦的,要是在減肥…..那用雲逸晚上和大丫開玩笑的話,就是這樣說:媳婦兒,你再減肥。讓我摸哪裡呢?

「叔叔,這豬肉太油膩了,我不喜歡吃!」

大丫抽著小臉,看著雲逸夾給她碗里的一塊肥膩的五花肉,很是犯難的道。

「乖….聽話,大丫你這麼瘦,就是應該多吃點肉才能張身體。不然的話就一直這樣子,叔叔可是不好意思帶你出去,不然別人會說我拐騙兒童的!」

雲逸笑呵呵的,調笑著大丫道。讓她噗嗤一笑,而後皺著眉頭吃下了一塊五花肉。

看著小夫妻兩個一副恩愛的樣子,大丫父母臉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對於自己女兒能夠幸福,他們心理很開心。

吃過了晚飯,大丫和她母親收拾著碗筷,而雲逸則是和岳父喝著茶水,聊著村裡的事情。

「雲叔,你也在栓叔家裡啊!」

忽然小院的們被推開了,村裡的後生山子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紅艷艷的兩張紙,沖著雲逸笑道:「剛才我到你家裡去給你送請帖,可愣是沒有看到你,尋思著你可能在栓叔家裡,這就跑來了!」

山子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將一張請帖遞給雲逸,而後另一張遞給了苗栓,道:「栓叔,後天俺娶媳婦,請您和雲叔到俺家去喝喜酒!」

「吆,山子你這傢伙什麼時候找的媳婦,是那個村的?」

雲逸詫異的看著山子,貌似他記得前一個月前還沒有聽說這傢伙定親,這時候竟然準備結婚了,真是令人驚訝。

「俺媳婦就是隔壁村的劉春梅,前一陣子咱村裡唱大戲的時候認識的,回去俺娘就託人上門去說媒,她家裡和她都願意;俺娘說俺都二十二了,得趕緊結婚給她生個孫子,正好後天是個好日子,所以就急急的準備結婚了!」

山子滿臉興奮的說道,他可是早就羨慕人家那些摟著媳婦的人了,如今結婚了真是高興壞了。

「行,等後天的時候,雲叔我過去給你送份大禮!」

仔細看了幾眼請帖后,雲逸很是大方的道,只不過他渾然忘記了自己才二十六歲,人家山子也都是二十二了,自稱人家叔叔,還真是….

喝完茶,雲逸便背搭著手出了院門,在街道上溜達溜達的, 我家女兒是教皇

此時的山子家門口大敞開著,院里有很多人在忙活著,有的人在忙著將買來的雞鴨魚鵝全部宰殺乾淨,有的人忙著將買來的蔥姜大蒜全部準備好留著後天用,有的人則是忙著在一邊清點從租賃盤子、碗筷的人哪裡租來的碗筷等東西。

在農村裡結婚,不像是在城市裡那樣直接在大酒店擺酒席,而是在自己家裡招待客人,無論是找村裡的長輩確定參加宴席的人選,還是請人來幫著家裡收拾院子。貼喜字、準備婚宴酒菜等等等等,都需要很多人手,而且必須提前兩三天準備才行。

所以,結婚之前家裡就忙活好幾天,還要請來幫忙的人吃飯;這還不算,結完婚之後由於還要收拾家以及其他的事情,還要留著很多人幫忙,所以農村結一次婚,前前後後就要忙活上六七天。

一邊這些人忙著準備婚宴前的事情,另一邊可以看見院里已經架起了好幾口大鐵鍋。其中一口大鐵鍋前站著一個只穿著單衣的胖廚師,手裡拿著一個鐵勺子在鍋里炒來炒去,沒一會兒幾盤菜就被炒好盛了出來,而後接著炒下一盤。

一邊已經擺好了幾張桌子,上了幾個菜,就等著大家都忙完后就上桌吃飯。

除了這些大人外,一些沒有上學的孩子在院里玩鬧著,手裡還拿著像是花生、糖角子等之類的吃食。

他們多是來幫忙人的孩子,按著習俗是要跟著幫忙的父母一起來吃婚前宴。也好讓他們沾點福氣。

幫忙的人說笑聲,孩子玩鬧生。柴火劈啪聲,炒菜的聲音………這一切,讓整個院子里是亂糟糟、熱鬧鬧的,做足了結婚前的氣氛。

「雲逸過來了,趕緊院里做、院里坐!」

山子的父親好像是從外面送請帖回來,看見雲逸走到了自己家門口,連忙招呼著讓雲逸進了院里坐下,非要拉著雲逸在桌子上吃飯。

「四奎哥,我剛吃飽飯。現在肚子里還鼓脹脹的呢,實在是吃不下東西!」

雲逸連忙搖著手拒絕,一開始李四奎還以為雲逸客氣,好在山子正好也送完了請帖趕回來吃飯,這才是解了雲逸的圍。

最後,李思揆將雲逸讓到了院中的空桌子上,給他端上來茶水、點心。以及農村結婚的時候專門炸的糖角子上來讓雲逸吃。

一盤被油炸的暗潢色的糖角子擺在雲逸面前,勾起了雲逸小時候的記憶,雲逸記得小時候有人結婚的時候,也是炸糖角子。讓他們這些小孩子很是眼饞的很。

炸糖角子,和面不能用力揉,避免讓面硬了,炸出來的糖角子就發死硬死硬的很難難吃;炸糖角子的面,要先和紅糖攪拌在一起,而後加水輕輕攪拌,等紅糖與面充分在一起之後,就可以將這面下到油鍋里。

稍微在油鍋里炸上三五分鐘之後,這些糖角子一隻只便散發著濃烈的糖味兒和香氣,讓雲逸這群半大的孩子都能圍在油鍋前,眼巴巴的看著那廚師的動作。

那時候農家的廚師總會很大方,看著這些小孩子圍在油鍋前,便將一些炸的散碎的塘渣或者是小塊的糖角子給雲逸他們吃,讓雲逸這些小孩子一直都堅信,廚師都是大好人。

「雲叔,你也過來幫忙啦!」

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將雲逸從記憶中拉回了現實,雲逸抬眼一看,正是苗老炮的孫子小山子,他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睜盯著雲逸桌子上擺著的糖角子,小手還在嘴裡允著。

「呵呵,來小山子,這糖角子你拿著吃吧,別弄身上油了!」」

雲逸微微一笑,從盤子里用筷子夾起一個大大的糖角子,讓小山子拿著吃。


「雲叔好…..」

見到小山子從雲逸這裡拿到一個大個的糖角子,一邊玩著的幾個小傢伙也跑到了雲逸跟前,有點兒怯生生的問好。

雲逸自然是笑呵呵的,一人一個,讓這些小孩子高興的拿著糖角子跑到一邊去吃。

看著這些小孩子的可愛活潑的樣子,雲逸嘴角含著笑容,心理暗暗的羨慕著,自己和大丫,什麼時候也能生幾個孩子,讓自己整天帶著孩子玩兒。

想著未來的事情,雲逸手下卻沒有閑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個糖角子,輕咬一口,頓時那甜蜜的感覺讓雲逸眼前一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聽說求就有月票,好吧,滿地打滾求月票啊啊啊…..我擦,竟然沒人投,淚奔滾去碼字了… ps:感謝『rewqtewq雙頭蛇鷹漂亮南茜』三維兄弟月票支持…..感謝『wdid007』妹子打賞支持……鬧一鬧,有月票???

「嗯,這糖角子做的真不錯,味道香甜,火候控制的也不錯,既沒有炸焦,也沒有顯得生,脆脆的真不錯!」

一口咬下去,雲逸就讚歎的道,這味道真的是不錯。

又連著吃了兩個糖角子后,雲逸想著自己的婚禮也就是在下個月舉行,索性便找到了這個師傅,提前和他打好了招呼,讓他到時候給自己來做主廚。

吃完了幾個糖角子,雲逸便笑呵呵的和李四奎以及幫忙的幾人打過招呼,便背著手出了門,往自家小院里走去。

第二天早上,吃過了飯沒有什麼事情的雲逸,想著山子明天就要娶媳婦,自己要給山子準備禮物,想想在山村裡沒有什麼東西好送的,便和大丫打了一聲招呼,而後就出山準備到市裡看看有什麼合適的東西做賀禮。

現在的雲逸身體素質可是不同於往日而言,以前出山一次要六七個小時,可是現在的雲逸估計最多五個小時就能出山。

離開了村子,走上了村南邊的大路,有心要測試一下自己體能的雲逸,便發力在路上奔跑了起來。

二月中旬的青雲山已經十分暖和,山上的樹木已經全部變綠,路兩邊的小草也已經變得嫩綠嫩綠,天空中鳥兒也活躍了起來,不時地從雲逸頭頂略過。

用力奔跑著的雲逸,感受著春風裡的溫暖柔和,讓他有一種春風得意馬蹄急的感覺,跑起來格外暢快。

跑山、下山,翻山越嶺。跨過小河,雲逸一直跑一直跑,足足在這崎嶇不平的山路上跑了半個小時后,才氣喘吁吁的在一座小山頭上停下了。

「哈哈,現在哥的身體素質真是不錯,這一會兒就跑了這麼遠,估摸著要是一直這樣跑下去,出山最多用兩個小時就夠了!」

站在山上,看著周圍的開闊的景色,雲逸不僅興奮的道。為自己的身體素質變得這麼好而高興著。

略微喘了幾口氣,雲逸繼續上路,在上午十一點的時候就出了山,到了市裡。


在大商場里轉悠了幾圈后,雲逸覺得那些彩電、冰箱、洗衣機之類的東西雖然價格合適,可是相比以村裡人富裕的程度,這些傢具他家裡肯定是有了,再買就不合適了。

最後,他走到玉石櫃檯前的時候停下了腳步。看著一尊白色的,約莫三十厘米高的送子觀音很是不錯,看了看價格也不貴,一千二百塊錢。便和導購小姐交談了幾句,買下了這送子觀音。

剛出了商場,準備打車走的雲逸,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號碼是陳和的。雲逸便笑呵呵的道:「喂,是陳哥啊,怎麼想起來給老弟打電話了?」

「老弟。這不是幾個月不見,老哥我對你實在是想的很吶!」

陳和笑呵呵的道,和雲逸三兩句寒暄過後,知道不喜歡繞來繞去的他,便單刀直入的道:

「雲老弟,眼下這都開春了,你菜地里的菜開始種上了沒有?那些酒店的大老闆都催了我三四天了;你說這不過是剛開春,菜都沒開始種他們就開始催著我什麼時候能送菜,真是閨女還在丈母娘肚子里,這聘禮都送上門了!」

亂世恩仇錄 陳老哥,菜還沒有種,不過我看天氣預報了,說是後天有一場雨,過了這春雨後,氣溫差不多,也就能種菜了!」

雲逸拿著手機,笑呵呵的道;對於自己的菜這麼受歡迎,雲逸心理雖然知道自己作弊連,可還是很得意。

「後天種,那行,我最近反正沒有什麼事情,又聽說雲老弟你們青雲山村那裡的猴子比較出名,乾脆就去看一下!」

手機里傳來了陳和豪爽的笑聲,說了他要去青雲山村。

「既然老哥你要去青雲山村,那咱們就在出山口的地方匯合吧,正好我也在市裡,給一個村裡結婚的後生來買賀禮!」雲逸想著兩個人一起進山也有個照應,便笑道。

「哦,青雲山村有人結婚啊,那我老陳也去湊個熱鬧!」

陳和笑呵呵的道,商量好了在山口那裡見面,雲逸便上了計程車。

下了車,陳和手裡提著個手提袋正站在那裡,顯然也是剛打計程車過來。

「陳老哥,這兩個月沒見,你可是越發有福氣了啊!」

一見面,雲逸就笑呵呵的拿著陳和的大肚子打趣,兩月不見,陳和的肚子眼看是又大了幾分。

「雲老弟你也變了不少,身板子也強壯了許多,是不是在姑娘那什麼的吃多了!」

陳和也是哈哈一笑,用他和大丫的事情來打趣道。

兩人說笑過後,便都手裡提著準備的賀禮進了山。

………………………………….

「砰砰砰!」

第二天上午七點多,在噼里啪啦的鞭炮聲中,山子的迎親隊伍就出了門,向隔壁的劉家溝村而去。

這邊迎親隊伍出了門,家裡就忙活開了,院子里到處都是人,本家和村裡輩分高的老人都坐在院子里的幾張上桌上喝著茶水,相互之間寒暄著,聯絡感情,說著山子這孩子的事兒。

有的輩分低的人,則是忙著準備開始準備婚宴;有的人忙著接待來送賀禮的賓客,送完了賀禮后就在桌子上坐著喝水,等著看新娘、吃喜宴。

還有小孩子們,在人群里鑽來鑽去,偶爾碰到誰就引來一陣善意的斥責,引來一片歡笑聲,讓院子里更是吵鬧。

整個院子里雖然是鬧哄哄的,可卻顯出一排喜氣洋洋的氣氛來。

到了正屋門前的桌子上,前面正有幾個人送賀禮,雲逸見他們大都是送的一二百塊錢的被單、被罩,在不就是一套茶杯茶具,還有其他枕頭套等等之類的東西,價格大都在兩百元左右。

青雲山這一帶,農村結婚暫時還沒有像外面那樣送禮金,都是買了東西送過來。

前面的人送完了東西,一閃身正好看見雲逸,便笑呵呵的和雲逸打著招呼,道:「雲逸,你也來送賀禮啊,可別送太貴的東西,我們可不像是你那麼有錢!」

「呵呵,我送的東西也不貴,就是一個擺設!」

雲逸微微一笑,心理知道自己送的東西稍微貴重了一點,不過這時候也只能這樣了。

將自己帶來的白玉送子觀音放在桌子上,向代為收禮的山子大伯笑呵呵的打了一聲招呼,雲逸就附身在桌子上的名單上寫自己的名字。

「呀,這是白玉送子觀音,看這樣樣子真好看,玉石也不錯,得好幾千吧!」

「嘖嘖,雲逸就是大方,一出手就送好幾千的賀禮,這人夠仁義,夠意思!」

周圍的人看著雲逸送的白玉送子觀音,不禁嘖嘖稱讚道,饒是村裡這兩年富裕了不少,可是一出手就是這千元以上的賀禮,還是顯得有點過於貴重了。

雲逸也察覺出了這個問題,在送禮的名單上看出了門道,一般人送的都是一兩百塊的賀禮,而最親的伯伯和叔叔才不過七八百元左右,自己這一千多的賀禮顯然是太貴重了。

「雲逸,你寫完了名字,該俺了吧!」

身後的陳和笑呵呵的催促雲逸道,此時的他也換上了貴省本地大大鄉土味兒的話,雖然不是青雲山這一帶的,可是讓周圍的人聽著挺親切,無形中關係拉近了不少。

「兄弟也是山子他娘家的親戚吧,看身上這穿的多好,一看就是大老闆!」

山子的大伯小笑呵呵的道,他不認識陳和。

「我是雲逸的朋友,既然山子是雲逸的晚輩,那也是我的晚輩!」

陳和自來熟的笑道,隨手將帶來的一對銀碗放在桌子上,而後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了本子上。

「好傢夥,竟然是一對銀碗,怕不是也得一千多吧!」

周圍的幾個村裡人驚呼一聲,看著雲逸的目光再次感慨起來,這雲逸的朋友都送了山子一千多的賀禮,可見雲逸認識的人都不一般。

這邊隨完了禮,雲逸和陳和便被來幫忙的山子本家的一個叔叔引著,來到一張桌子前坐下,雲逸看了看這一桌子的人都是輩分比較高,能在村裡排在第二檔次輩分的人。

剛坐下沒一會兒,陳和就和這一桌子上的人聊熟悉了,對於陳和來說,現在的青雲山村發展的很快,和這些村民打好了關係,以後肯定能用的上。

雲逸陪著幾個人聊了兩句后,就興緻勃勃的看著山子家裡的人忙碌著,只是忽然注意到門口進來幾個人,頓時就打起了精神。

門口,身材瘦小的曺老和身材高大的李老提著禮品笑呵呵的走了進來,他們的身後還跟著兩個警衛,只是他們身上都穿著普通山民的衣服,加上相貌普通的樣子,除了神色稍微淡漠一點外,咋一看還真像是一般的鄉村青年。

「陳老、曹老,這邊來做!」

看到四個人將帶著的隨禮給了之後,就被引客山子家裡人往另外一邊的桌子上帶,雲逸連忙大聲招呼了兩人一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