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九重鎮魔塔閃掠而出的時候,那原始天魔王的瞳孔卻是猛的一縮,下一瞬間,他眼眸之中也是有著暴戾之色湧現而出!

「居然還有手段么?罷了!這一次,就讓你徹底的死心吧!」

原始天魔王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凄厲之色,而後就見到他雙手印記同時一變,一道道極端詭異的印法,就是浮現在了其手心之中,然後淡淡的厲喝之聲,響徹而開。

「毀天滅地亂世手!」

在其身後之處,那高大得無法形容的原始天魔王本體虛影,在此刻變得凝視了幾分,而後,就見到那本體虛影的雙手之中,有著極端精純的的天魔氣涌動。那等天魔氣的精純程度,已經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了!

「轟——」

下一瞬間,那原始天魔王本體虛影的雙手,卻是直接探出,就見到虛空崩裂,幾乎一個眨眼的功夫,那極端邪惡的大手就是直接撕裂了虛空,而那對比起來如同螻蟻一般的九重鎮魔塔,瞬間碰撞在了一起。

「嗡嗡嗡——」

奇異的嗡鳴之聲在此刻在半空之中傳盪而開,而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卻是源源不斷的擴散而開,最後幾乎籠罩在了整個天空之上。

而在那漣漪的中心之處,本體之手和九重鎮魔塔卻是相互對峙。但是,在這一刻的對峙之中,九重鎮魔塔卻沒有絲毫的異動,就彷彿真的這樣將那原始天魔王的力量盡數抵禦下來了一般。

「呵——」

原始天魔王望著這一幕,眼眸之中的神色變得玩味了幾分,而後就見到其雙手印記再度變幻,這一次,他眉心之處卻是浮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而後紫黑色的鮮血卻是從眉心的地方滲透而出,轉眼間就是瀰漫在了他的整條手臂之上。

「果然是有幾分超乎想象之外的能耐啊,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擋住了么?」

原始天魔王輕笑著,而後就見到他下一瞬間,伸出手指在自己的眉心之處再度一點,剎那間,恐怖的力量,就是從他的眉心之處爆炸而開。而這一次,紫黑色的鮮血直接化為了一顆顆的結晶,最後瞬間融入了那巨大的本體虛影之中。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而伴隨著這些紫黑色血晶的融入,那原始天魔王的本體虛影的恐怖一掌,也是在此刻變得詭異了幾分,而極端恐怖的能量紋路,在此刻隱約可見!

隨後,就見到那原始天魔王本體的恐怖之首,再度狠狠的握下,似乎就要將那九重鎮魔塔捏爆一般。

然而,面對這等變故,杜飛的神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腳掌一踏,體內的各種力量瞬間化為了一道七彩斑斕的光柱,直接衝天而起,然後融入了那九重鎮魔塔之中去。

「嗡——」

聖潔的光輝,從九重鎮魔塔之中蔓延而出。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光環,雖然看上去沒有什麼極端恐怖的力量,但是卻將那緊緊握下的本體虛影之首擋住了。

而那本體虛影之手被擋住,令得原始天魔王的面色在此刻猛的一變,望著這一次在本體虛影之手勉強安然無恙的九重鎮魔塔,原始天魔王的心中浮現了一抹不安。這一次的九重鎮魔塔,似乎和之前完全不同,就彷彿不過在瞬間之中,杜飛的力量卻有了一種質的變化了一般。

「嗡嗡嗡——」

在許久的安靜之後,那原本一直處於抵禦狀態的九重鎮魔塔之上,卻是發現了一陣奇異的聲音,然後,它微微一震,卻是向著前方緩緩的呼嘯而出。

「嗤——」

在這一刻,那本體虛影之手也彷彿有所感應一般,居然在此刻爆出了滔天的天魔氣,想要阻擋那九重鎮魔塔的前進。但是那九重鎮魔塔這一次卻是極端的強悍,竟然以一種難以想象的力量,直接撕裂了那粘稠無比的天魔氣海,然後直接撕裂了那巨大的原始天魔王虛影之手,旋即順著那虛影之後,向著後方之處呼嘯而出,最後,直接洞穿了本體虛影的頭顱。

「砰砰砰——」

在這一刻,那原始天魔王的本體虛影之中傳來了一陣陣的爆炸之聲,而後那巨大無比的聲音,就在原始天魔王分神驚駭的視線之中,化為了道道粉末…… 原始天魔王的分神此刻獃獃的望著天空之上那爆炸而開的真身虛影,臉上的神色在此刻變得古怪莫名。

「噗哧——」

片刻之後,一口濃濃的鮮血從這原始天魔王的分神口中如同利箭一般的噴射而出,他帶著幾分無法置信的表情凝視著眼前的這一幕。那強悍到了極致的本體虛影,居然被杜飛這個傢伙摧毀了!?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他身形劇烈的顫抖著,目光之中隱約間有著駭然之色流動,然後他猛的回頭,凝視著刺激面色隱約間有幾分蒼白的杜飛,眼角不住抽搐著。顯然,這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無論怎麼都想不到,本體的虛影降臨,居然還會敗在了杜飛的手中!

杜飛此刻也是緩緩的吁了一口氣,剛才這一招九重鎮魔塔和他之前所使用的可以說是完全不同,但是同時,那等消耗也是極端的恐怖的,若不是他體內有輪迴炎雷丹的話,那麼恐怕這等消耗就能夠將自己耗死了。

「現在,你堂堂原始天魔王,想必還有更強的手段要施展出來吧?」杜飛緩緩的吁了一口氣,凝視著此刻面色慘白,周身氣息混亂的原始天魔王的分神,顯然,在剛才那一招之下,他受創也極其重。他畢竟不是真正的原始天魔王,而僅僅是一抹分神罷了,在這等情況下,似乎也是失去了那本來應有的淡定。

「轟——」

然而,就在那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目光閃爍之間,杜飛的周身之處,卻已經有了九道天鳳光紋再度浮現,而這一次,極端聖潔的光輝也是出現在了杜飛的體表之處。然後,就見到杜飛腳掌一踏,身形已經直接穿越了空間,就出現在了此刻心神不穩的原始天魔王的分神前方之處,然後道道拳峰,就是攜帶著可以崩裂空間的力量,狠狠的向著原始天魔王的分神所在之處呼嘯而去。

「砰砰砰——」

還有幾分反應不過來,而且還處於重傷狀態的原始天魔王的分神,氣息浮動,雖然瞬間施展了不少的防禦,依然是被杜飛盡數摧毀。而那杜飛的雙手,也是不斷的暴轟在他的身上,流下了道道的痕迹。

「嗤嗤嗤——」

可怕的能量崩裂之間,這原始天魔王分神組成的身軀不斷的倒飛之間,身上也是有著白煙不斷的繚繞而出,顯然,杜飛不僅僅全力出手,還將鎮魔訣最精純的力量不斷的打入其體內,令得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狼狽無比。

而此刻,這原始天魔王的分神在杜飛的面前卻彷彿完全沒有了絲毫還手之力一般。

原始天魔王的分神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水,身形倒退之間,面色陰沉到了極致,以原始天魔王的身份,此刻居然被一個小輩逼到了如此地步,實在是令得他覺得大為惱火!

「這一截斷臂,你就不要想著能夠帶走了!」

杜飛沖著原始天魔王的分神冷笑了一聲,而後身形一動,就是再度出現在了其身前之處,而後右手猛的踏出,向著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心臟之處穿去。杜飛對於這些域外天魔了解無比,知道只有毀了他們的魔種,他們才會徹底的消失。

「看來你殺的我族之民,還真是不少啊!」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看到杜飛這純熟的手段,當下面色一變的開口道。就算是一抹分神,但是他依然是域外天魔一族最為原始的王者,知道這等事情,令得他的面色愈發的難看。

不過杜飛對於這一幕卻沒有絲毫的理會,而是身形變得更加之快,就是向著那原始天魔王的分神所在之處呼嘯而去,而那手掌也幾乎是瞬間就落到了那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心口之處。

只不過,就在杜飛的手掌按到了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心口之處的瞬間,那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臉上,卻是浮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罷了,既然暫時無法取回斷臂那便算了,至於這一道分神,就送給你好了!」

話音落下,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雙手卻是驟然間探出,狠狠的抓在了杜飛的手臂之上。

而杜飛見到這一幕,面色也是一變,一種極端不好的預感瞬間浮現心頭。

「嗤——」

呼嘯的天魔氣,在此刻從原始天魔王的分神的體內瀰漫而出,然後下一瞬間,就是向著四周炸裂而開!

「自爆!」

杜飛面色一變,右手猛的抽回,在那自爆光芒閃爍的瞬間,只來得及雙手猛的擋在了自己的前方之處。

「嘭——」

恐怖的炸裂之聲響起,而後就見到這整個空間都是收到了波及,劇烈的崩潰著,而杜飛的身形此刻也是在爆炸力的衝擊之下,不斷的退後著,而每一步退後的情況下,他都是一口鮮血噴出,面色蒼白到了極致。

「嗡——」

幾乎過不了瞬間,這個空間就是瞬間消失,而杜飛的眼前一黑,就是感覺自己離開了此處。

下一瞬間,杜飛的眼前恢復了正常了視覺,此刻他的右手已經抓在了那斷臂之上,只不過,在清醒過來的瞬間,他身形卻一震,然後向著後方退了半步。

「砰砰砰砰——」

連綿不絕的聲音響起,杜飛也是步步後退,而每一步退去,都是有著大口的鮮血飆射而出,令得杜飛的面色蒼白如紙。

「嘭——」

到了最後一口鮮血飆射而出,杜飛渾身一震,道道巨大的血痕如同蜘蛛網一般的遍布杜飛的體表之處,令得他的身形變得狼狽無比。

雖然,剛才應該只是在一處意識空間之中的戰鬥,但是很明顯,那等戰鬥的結果會波及肉身,若不是杜飛肉體強悍的話,此刻說不定就直接化為了粉末了。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體表的傷勢,杜飛又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不過好在很快的,就有著黑色的火焰浮現在了杜飛的傷口之上,瞬間就將那些傷口修復。不過,此刻能夠快速修復的只不過是傷口罷了,至於內傷,恐怕就需要一段時間調養了。

「主人,你沒事吧?」小白身形竄出,略帶幾分擔憂的看著杜飛,剛才發生了什麼,它自然是清楚的。

「原始天魔王就算是一抹分神,也沒有那麼容易對付,這個結果能夠解決他一抹分神,已經算是我們贏了半步了,接下來應該就是對付這東西。」杜飛視線落到了手中此刻平凡無比,看起來如同白玉一般的手臂,緩緩的嘆了一口氣。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先恢復實力在說吧。」

說罷,杜飛就是極端光棍的盤膝坐下,緩緩的修鍊了起來。

時間飛快的流逝而過,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而當杜飛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眼眸之中卻是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精光。

此戰不僅僅是讓他狼狽而已。在狼狽的同時,杜飛隱約間也有幾分感悟,似乎一些自己在秩序空間之中理解不了,猜不透的東西,隱約間有了幾分念頭。

不過杜飛深思下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什麼收穫都沒有,這等情況,令得杜飛側頭片刻,隨後就是苦笑了一聲。

看來,那所謂天地間最大的秘密,可不是那麼好領悟的。自己要做的就是安靜的等待而已。

「現在,先解決這個東西吧!」

杜飛一抬頭,視線落到了身前的斷臂之上,沉默許久之後,卻一揮手,剎那間最為精純的鎮魔訣力量就是纏繞而出,將那斷臂飛快的纏繞了起來。

只不過,以杜飛此刻對鎮魔訣的領悟,這等煉化居然對那斷臂沒有絲毫的作用。

這樣的一幕,令得杜飛的瞳孔微微一縮。這也難怪,當日玄帝說,若是能煉化就將其煉化,若是不能的話,就將其封印了起來。

沉默許久之後,杜飛才嘆了一口氣,而這一次他卻是雙手印記再變,就見到鎮魔訣的力量直接化為了一道道光陣,直接將那斷臂鎮壓了起來。而杜飛遲疑了片刻后,又一招手,招出了一個九重鎮魔塔,將那斷臂鎮壓進去了其中之後,才將它收入了容戒之中。這應該是目前所能夠做到的,最為穩妥的事情了。

「接下來,就應該離開了吧!」杜飛搖了搖頭,自己在這裡浪費的時間太多了,實在不能繼續在這裡耗下去了。

當下,杜飛隨意的一揮手,直接撕裂的空間,然後身形一步跨出,就是出現在了界神界之中。

見到杜飛出現,那小冉和妖昊等人卻是一個個飛快的圍了過來,顯然,他們在這裡已經苦等杜飛許久了,只不過杜飛一直沒出現,他們也不敢離開。 「怎麼現在只有你們在這裡?玄帝呢?」杜飛望著小冉等人,微微皺眉道。自己千辛萬苦的在裡面幹活,要是玄帝卻是出事了的話,那就得不償失了。

聞言,小冉輕聲道:「大概一個月前,玄帝前輩說感應到你已經成功的鎮壓了那原始天魔王的斷臂之內的神念了,而他也有事情需要先行離開,所以囑咐我們告訴你,若是無法將那斷臂抹除的話,那麼一定要用鎮魔訣將其鎮壓,千萬不能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看來,這倒是讓玄帝前輩猜中了。」杜飛嘆了一口氣,「以我現在的實力來說的話,確實沒辦法將那原始天魔王的斷臂抹除。」

「那就先行鎮壓吧,前輩說,等到你實力達到了他那個境界的時候,應該就可以做到了。」小冉笑道。

「洪荒九帝的境界么?」聞言,杜飛倒是苦笑了一聲。那洪荒九帝的境界,距離武主境界,也不過是半步之遙罷了。但是要進入那個境界,卻要令得元力和念力徹底的融匯貫通。自己雖然勉強有這個資格,但是要做成這件事情,應該難度還是不小的。

「另外,前輩還留言說,讓我們去聯絡古界之中所有的勢力,讓太古八族牽頭,在古界形成一個聯盟。根據玄帝前輩的說法,滅世之戰應該距離不遠了!因為,不但第二天魔王逃走,他也隱約感覺到了另外幾尊九天魔王的氣息了,而前輩此行,就是要將那其他的洪荒九帝救出……所以他還給了你一個任務,讓你務必要將花帝救出,然後將花帝帶去凌天宗。」小冉繼續道。

「凌天宗么?」聞言,杜飛神色微微一動,片刻后才緩緩點頭道:「我明白前輩的意思了,花帝之事你們不用擔憂,既然前輩已經交代了,那麼我自然是儘力而為。小冉、鳳霖,那將古界組成同盟之事,你們加緊去處理吧,我的看法也和前輩一般,滅世之戰,應該馬上就要再開了。若是我們這面速度太慢的話,那麼那個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

「既然如此的話,杜飛長老,我等就先行告退了!」鳳霖聞言,微微點了點頭,他也明白這件事情極端重要,這些日子若不是為了等待杜飛的話,恐怕他們早就走了。

「杜飛…你自己保重,我將古界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就去凌天宗尋你。」小冉遲疑片刻后,才輕聲道。

聞言,杜飛微微一笑道:「去吧,先暫時不用理我,只要你們兩位能夠將此事辦成了,那麼我在凌天宗恭候你們的到來。」

小冉和鳳霖兩人同時點了點頭,而後他們都是一揮手,然後身形就是飛快的向著界神殿之外竄出。

待到他們的身影消失了之後,杜飛的眼神才是微微一凝,而後落到了界神殿的某個方位。在那處地方,空間波動有幾分奇特,若是杜飛料得不錯的話,那裡八成就是那花帝之前所在的那處空間了!

杜飛沉吟了片刻后,才腳掌一踏,身形瞬間撕裂空間而出。

…………

在黑暗得不知名字的深淵之中,位於深淵底部的黑色河流,突然在此刻劇烈的爆裂而出。隨後,就見到一座古樸的黑色大殿,從那黑色河流的底部緩緩的浮現。

而這黑色大殿的出現,卻是令得天上地下原本在縱橫呼嘯的那些域外天魔,此刻一個個都是浮現了一臉驚喜和狂熱之色,它們就那樣直接在半空之中伏跪了下來,雙眼之中火熱到了極致。

黑色的大殿,就這般在半空之中微微的顫抖著,旋即就是裂出了一道細長的縫隙,隨後,就見到一道人影緩緩的從中浮現。這是一個極端英俊的男子,他身穿白袍,飄逸的長發隨意的散在了身後之處,身上有著一種儒雅的氣質。但不知道為何,這種儒雅的氣質之中,卻蘊含著一種淡淡的邪異。

而此刻,這個男子左邊的袖袍卻是一片空蕩蕩的,顯然,他少了一隻手臂。

他的視線在自己的手臂之上看了一眼之後,突然間抬起頭,淡淡一笑道:「叫做杜飛的小傢伙么?還真是有意思啊,想不到,他居然真的能夠將我一抹分神抹除啊,雖然,那抹分神並不是我自己分裂出去的,但是畢竟承載了我的左臂的力量……呵呵呵,看來,這個小傢伙才是最應該重視的人物啊!」

「唰——」

黑暗的深淵之中,突然間空間一陣扭曲,而後就見到一道黑影閃掠而出。

「大哥,想不到我剛剛破封而出,你也出來了!還真是好消息啊!」第二天魔王此刻已經恢復了大半,不過他開口的時候,聲音裡面卻帶著幾分乾澀。

「呵呵呵,老二么?這些年也辛苦你了啊。」原始天魔王沖著第二天魔王微微一笑,而後隨意的一抬手,頓時就見到一抹天魔氣的洪流灌入了那第二天魔王的體內,令得其實力瞬間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多謝大哥了!」第二天魔王一臉狂喜之色,忍不住開口道。

「轟轟轟——」

在這兩位出現之後,就見到天空之上也是傳來了一陣陣的轟鳴之聲,而後就見到一道道的身影從大殿之中竄出,很快,又有四尊身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來到了原始天魔王的面前。

「大哥如今修為盡復,滅世之戰,可以再開了,而這片天地,終究是我們的!」一個模樣如同清秀少年一般的人,緩緩開口道。

「呵呵,老四說的是……現在除了老三需要在外界掌控我們這些年布置的東西,剩下的人,都在了吧?老七和老九呢?」原始天魔王的視線在四周掃了一圈之後,淡淡開口道。

「老七和老九應該是已經隕落了。」第四天魔王皺著眉開口道,「而且,隕落的時間應該是近幾年,或許,我們又多了一個麻煩的對手了。」

「麻煩的對手么?」原始天魔王沉吟了片刻后,旋即一笑道:「你這麼說的話,我倒是大概知道是誰了……不過無妨,此刻洪荒九帝,應該只出來了兩位,剩下的七位,能有幾個出來,實在是難料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理那麼多了,你們傳令老三,就說多年布置,可以發動了……我要這片天地,從今天開始,就是處於最為混亂的狀態!而混亂達到了巔峰的時候,就是我域外天魔一族,再臨世間之時!」

「這一次,不會再有一位界主來阻擋我族的腳步了!而這片天地的萬物,終將會被我族吞噬得乾乾淨淨!」

原始天魔王的輕笑之聲,就這般在這片深淵之中遠遠的傳盪而開,隨後就聽到伴隨著他的笑聲,無數的域外天魔都是在此刻呼嘯而出。就彷彿,他們見到了那世間武者都被吞噬殆盡的一幕一般。

…………

玄武大陸,空武州,太初君武宗的山門之處。

一處原本緊閉的大殿,在此刻突然間輕輕的被人推開,隨後,那太初子的身影就是緩緩的從大殿深處行出。只不過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太初子身上卻彷彿隱約間有著一陣陣的邪氣瀰漫而出一般。

而他的出現,瞬間就是令得整個太初君武宗的山門震動,隨後不少長老就是飛快的來到了他的身前,恭敬垂手:「恭賀宗主出關!」

「我出關有什麼好恭賀的?」太初子淡淡道,「我閉關之前,吩咐你們的事情辦理得如何了?」

聞言,一個長老一步跨出,沉聲道:「稟告宗主,根據宗主的命令,我們這些日子來,已經頻繁的聯絡九天玄宗了。現在,武靈殿、黃泉殿願意和我們攜手,至於其他的宗派,卻都是沒有明確的答覆,只不過,若是我們動手的話,想必他們會保持中立!」

「保持中立?」太初子冷哼一聲,臉上的邪惡淡淡的瀰漫而出,「這個世間很多事情,可沒有中立這個說法的,這些牆頭草既然不想要站隊的話,那麼我們就幫他們站隊吧……聯絡好黃泉殿和武靈殿的人馬,讓他們出手牽制其他宗派,我們大軍開拔……去將凌天宗徹底滅了吧……這個討厭的宗派,已經存在了太久太久了,他們早就已經沒有任何存在意義了!」

「是!」

聞言,不少長老都是一臉的激動,從此刻開始,太初君武宗要走上一統玄武大陸的途徑了么?待到了凌天宗被滅之中,這天下還有誰能阻擋太初君武宗的腳步!?

見到這些長老的面色,太初子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冷笑之意,而後一甩手,他就是準備離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