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獨孤白消失在眼前的時候,林凡身體立刻微微一晃,差點摔倒在地上,在剛才,他強行將傷勢壓制了下去,但是在獨孤白離開之後,他卻是再也堅持不住了。

林凡緩緩的坐在地上,然後運轉道典開始療傷,這一次他真的傷的很重,前所未有的重,如果不是他剛剛突破道宗,今日恐怕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唰!」

林凡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道海之內的道力不斷的流轉全身的經脈,開始自動修復他所受到的傷害,而同時,他也是將神識緩緩的沉入腦海中。

「天神屠靈術!」

看著腦海中的那五個黃金大字,林凡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每次融合一尊煉神鼎,都會有一種秘技出現,而此次,出現的赫然是道嬰技。

神識應用錘鍊之法,在突破道宗的時候,他已經可以做到神識化劍,但是這遠遠不夠,對於林凡來說,自然是越強越好。

無上引雷術,虛空幻影術,天神屠靈術,前面兩個都給了林凡驚喜,林凡相信這一個一定也不會差到那裡去,他將心神緩緩的沉寂了下去,開始修鍊領悟。

「世間萬物,皆具備身與魂,然大多數都忽略了對神魂的修鍊,只是去修鍊境界,一味追求身體之極限,殊不知身魂雙修,方為極境!」

林凡如痴如醉的開始修鍊,天神屠靈術,其作用就是將神魂修鍊的強大無比,可出擊,可防禦,可隨心而動,而最恐怖的則是攻擊。

原本林凡的神識化劍是有其形而無其意,但是通過修鍊天神屠靈術卻是彌補了這一點缺憾,並且變的更加恐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凡的雙眼緩緩的睜了開來。

「唰!」

就在他雙眼睜開的瞬間,一道閃電從他的雙眼中劈出,將虛空都劈出一條細縫,這是力量極致凝聚的表現。

「真是舒服啊!」

林凡緩緩的起身,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盡去,並且修為還略有一絲精進,通過這次大戰之後,他道宗的境界算是徹底穩定了下來,並且林凡對於自己的力量也是有著很直觀的認識,這對他有著很大的好處。

而他對於天神屠靈術也是有了初步的理解,並且還將陣藏重新溫習了一下,陣法一道,也是博大精深,只是他已經許久沒有觸碰了,略有一些生疏。

不過他相信,再次遇到獨孤白的時候,他會給他一些驚喜的。

「唰!」

起身之後,林凡立刻閃身向著大殿深處趕去,夏映雪還被困在裡面,他要去救她出來,而且這兒也不是久待之地,還是儘快離開的好。

而在走出大殿之後,林凡立刻感覺到了夏映雪的氣息,只是她的氣息此時略有一些散亂,看來她的狀態並不是很好,此時出現在林凡眼前的則是一片雜亂的神柱。

但是在林凡看來那些看似雜亂的神柱,其實位置卻是十分的玄妙,這是一個很厲害的陣法,看著眼前緩緩旋轉中的神柱,林凡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四十八根神柱組成的陣法,這是一個林凡從未見過的陣法,就算是在陣藏中也是沒有記述,要麼就是自創的陣法,要麼就是級別太高,但是不管哪一個,目前的林凡想要破解都有些困難。

「獨孤白!」

林凡皺了皺眉,立刻想到了一個問題,獨孤白是如何掌握這個陣法的呢?他不相信獨孤白在陣法方面還有涉獵,如果有的話剛才就不會退去了。

「還好剛學了一招,不然真的要麻煩了。」

再次看了眼前的數十根神柱一眼,林凡的身影緩緩的動了起來,他將一塊塊靈石按照特殊的方位擺放在地上,同時雙手結出一個個神印,將其打入空間之內,而隨著他雙手的動作,一股肅殺的氣息出現在了虛空中。

「嘿!」

隨著林凡最後一個神印打入虛空中,頓時眼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四道光柱衝天而起,而在光柱之中,可以看到有四尊獸影在仰天怒吼。

「轟!」

就在瞬間,四尊獸影出現在了大殿之中,龍吟虎嘯,殺氣凜然,四象滅魔陣,在林凡學習了天神屠靈術之後,對於心神的掌控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此時對於四象滅魔陣的掌握也是加強了不少,而且威力也是上升了不少。

並且林凡害怕四象滅魔陣威力不夠,還將靈石也布置了不少,靈石加上虛空之中的道力,他就不信破除不了眼前的陣法,以陣破陣,這就是林凡所想出來的辦法,也是他唯一的辦法。

「吼!」

在林凡的控制之下,青龍仰天怒吼一聲,然後發動了攻勢,龍軀一擺,就向著一根神柱拍下,一根根的破壞過去,他就不信不能將陣法破除。

「砰!」

但是隨後的結果卻是讓林凡臉色一變,青龍一巴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神柱之上,但是神柱卻是連搖晃都沒有搖晃一下,彷彿這種攻擊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一般。

「看來要玩狠的了!」

林凡眼睛微微一眯,看來眼前的陣法比他所想的還難以破除啊,真是奇怪,在這兒神秘的有一個宮殿,究竟有什麼秘密呢,此時,林凡對於破開這兒的陣法有了更大的yuwang。

「轟!」

而就在瞬間,四尊神獸都動了,此次林凡直接全力攻擊,頓時眼前火光閃爍,殺機凌然,但是良久之後林凡卻是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他的攻擊根本沒用,這兒的陣法太過於強大了一點,根本不是他可以破解的。

停下來之後,林凡卻是有些頭疼起來,眼前的陣法顯然是最恐怖的那種,根本不是他可以破除的,但是夏映雪怎麼會跑到裡面去呢,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難道是這樣的!」

林凡突然眼睛一亮,然後直接心神一動,頓時玄武向著神柱區域走了過去,而林凡也是一眨不眨的盯著裡面,他要看看事情是不是和他猜測的一般。

「轟!」

但是就在玄武進入神柱區域的瞬間,神柱旋轉的速度離開開始增加,整個陣法彷彿被激活了一般,瞬間就將玄武摧毀,而玄武那厚實的硬殼沒有絲毫抵抗力,直接被摧毀。

「嘶!」

看到這一幕之後林凡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眼前這個陣法也太過於恐怖了一點,幸好自己沒有託大自己跑進去,不然的話豈不是會被瞬間滅殺。

「小凡,你在幹嘛?」

而就在此時,林凡身後卻是傳來了一道溫柔的聲音,而在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林凡立刻身軀一震,她怎麼會跑出來了。

因為在他身後的人赫然是夏映雪,剛才他還感應到夏映雪在裡面,但是此時夏映雪卻是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並且沒有絲毫的傷害,唯一的區別就是此時在夏映雪身上,林凡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這是在獨孤白身上都沒有感受到的。

「你怎麼會在這兒?」

看了一下夏映雪,再次看了一眼旋轉中的神柱,林凡不由得有些疑惑的問道,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事情很簡單,那就是我得到仙殿主人的傳承了。」

夏映雪看著林凡疑惑的樣子不由得悄然一笑,笑嘻嘻的說道。

而夏映雪也是將事情的緣由告訴了林凡,夏映雪在前往臨仙城深處的時候卻是莫名其妙的被一股力量帶到可這兒,而同時,獨孤白也是被帶到了這兒,但是後來經過一些事情,獨孤白卻是被淘汰了,因此他守在外邊,等著夏映雪出來之後奪取傳承。

「嘶,仙月宗傳承!」

聽到夏映雪的話之後林凡不由得大吃一驚,仙月宗是紫微星一個非常特殊的門派,他們門派一直只有一個人,但是卻無疑都十分強大,就算是九大皇朝都不願意招惹仙月宗的人。

但是這麼多年來,仙月宗一直沒有人出世,原來居然是滅宗了,在這兒留下傳承,卻是被夏映雪因緣際會所得,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我們快點離開這兒吧,遲則生變!」

而在此時,林凡也是將臨仙城之內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夏映雪,加上這次,兩人已經是兩次共患難了,除了特殊的事情,一般的事情林凡都不會對夏映雪隱瞞。

「嗯!」

夏映雪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顯然她也是明白此事的嚴重性,畢竟對方是道君境界的修為,說不定會有什麼後手也不一定,院中的怪物他們兩人都見過,萬一出世的話,那將會很可怕。

他們在此並未停留,直接就離開了這兒,只是這趟兩人都得到了不少好處,而唯一沒有得到好處的玄冰蛟龍在救出他的恩人之後也是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一切算是圓滿解決。 在離開大殿之後,兩人立刻遠離了這兒,而同時,許多人也是離開了這兒,因為他們發現,這兒並沒有他們所想象的那般有趣,並且在夜間更是有著驚人的危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那些怪物手中留下性命的。

極致的喧鬧之後就是極致的寂靜,在熱鬧之後,這座城市再次安靜了下來,此刻的它彷彿就是一個沉睡的雄獅一般,在等待著一個時機,奮然雄起。

而林凡兩人此時已經離開了此地,而在離開此地之後,他們立刻向著葬仙之地的深處趕去,他們在臨仙城已經浪費了不少的時間,相信許多人肯定已經趕到了他們的前面,他們必須儘快的追上去,不然的話恐怕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唰!」

在密林之中,兩人不斷地前進著,而在林凡肩頭,玄冰蛟龍安靜的趴著,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對於林凡,它心底也是暗暗佩服,這個男子雖然實力不是很強大,但是他確實有著一股其他人所沒有的東西,它相信,總有一日他會給所有人一個驚喜。

「這次大比結束之後,我們就要面臨更加艱難的戰鬥了。」

在前進途中,夏映雪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之間幽幽地說道。

「哦,難道此次大比還有什麼深層次的東西嗎?」

林凡聞言立刻愕然,在他看來這次只是一次普通的歷練,難道還有什麼隱情。

「大秦皇朝百年一度的萬宗大賽就要到了,為了這一天,宗主等待了太久的時間,這是我們青玄宗重回巔峰的希望,百年一個大比,這次萬宗大會關乎宗派排名,一流宗派我們勢在必得!」

夏映雪抬首望天,有時候,人活著就難免為名利所累,但是,這也正是人之一生所最有趣的東西,不是嗎?

「萬宗大會!」

林凡在聽到夏映雪的話之後眼中立刻閃過一道精光,一直以來,他的圈子都有些小了,就算是他有心,也是無法走出青玄宗,但是現在,他卻是終於可以前去這個皇朝的中心了,而他大哥林聖,正是在大秦皇朝皇都中。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去的,我們青玄宗沉默太久了,現在是時候該崛起的時候了,但是據我所知,我們的敵人遠比我們所想象的更加的強大,所以我們必須在這兒儘可能的增強實力!」

夏映雪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渴望的神色,有些時候,大家族的傳人遠沒有其他人所看到的那般光鮮,光鮮的身份之下是比其他人更加多的努力,他們沒有童年,沒有娛樂,有的只是不斷的努力,再努力。

這次的萬宗大會對她來說何嘗不是一個機會,她一定要讓族中的那些人知道,她的選擇的正確的,她必須要勝利,這是一次豪賭,為了這次的勝利,她付出了太多的東西。

「很好,最怕的就是敵人不夠強,真是期待啊!」

林凡身上血氣沸騰,對於他來說,這是一個機會,一直以來,他都下意識的壓抑自己的個性,但是這卻是不是最好的辦法,他需要不斷的戰鬥,來釋放他壓抑了這麼多年的戰鬥yuwang。

「唰!」

而就在此時,突然從旁邊的草叢中飛出一道黑影,黑影一出現之後立刻就是帶起了數道劍光向著林凡兩人席捲而來,這是一次完美的襲擊。

劍光閃爍,殺機凌然。

吳峰已經刺殺了數人,他本來是世俗界一個殺手,但是卻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被一個大人物看中,然後加入了鐵劍宗,而在結合鐵劍宗的劍法和自己的刺殺術之後,他的刺殺境界已經變得高深莫測,在進入這兒之後,他就知道這是一個機會。

相比於別人辛辛苦苦尋找天地靈物,他的任務卻是簡單到了極點,那就是尋找合適的,然後瞅准目標下手。

而在連續數次得手之後,他的膽子也是終於越來越大,最後更是徹底不再尋找獵物,而是就守候在一個地方,等待著其他人的路過,毫無意外的是,這樣他的效率越來越大。

而在看到夏映雪和林凡之後,他立刻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一個道宗一重天,一個道靈九重天,都是螻蟻,這樣的螻蟻,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批准進入這兒,真是進來送死啊!

雖然他有些不屑,但是他卻是不會放過,蚊子再小也是肉啊,積少成多,這個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但是一出手他心中就出現了一絲危機感,這是一種無數次他在生死線上所獲得的直覺,在這兒有致命的殺機,但是身為殺手,劍已出鞘,不能返回,他沒的退路。

「唰!」

吳峰在感受到那股危機之後立刻將全部道力都輸入到了長劍之內,幻化出數道劍光,呼嘯著向著林凡兩人斬殺了過去,不管如何,他都比兩人高數個境界,他知道一些天才可以跨境界作戰,但他不信他會遇到。

「砰!」

但是很快,他不得不信這件事情,在滿天劍光中,那個男子只是一拳,就將滿天劍氣全部擊碎,然後再次一拳向著他轟來,一拳落下,長劍折斷,吳峰有些難以置信的低下了頭,在他的胸口,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此刻正在向外流著鮮血。

吳峰死了,直到死前那一刻,他都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死,對方明明只是一個道宗初期的存在而已,但是林凡的逆天註定沒有人會在告訴他。

而林凡兩人甚至都沒有多家停留,在取下對方的儲物戒指之後,林凡立刻一把火將對方火化,然後兩人再次上路,對兩人來說,這只是一個小插曲,絲毫沒能引起兩人的注意。

可以說吳峰自從選中兩人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他悲劇得結局。

而在第二日的時候,兩人終於再次遇到了人,不過此次遇見的不是一人兩人,而是一大群人,看他們衣服上面的標誌應該是霸王閣弟子,但是雙方都沒有打招呼,遙望一眼然後各自上路。

而在隨後他們再次遇到了數波人,四大門派的人都有,不過青玄宗的人兩人都不認識,而對方也是沒有招呼兩人的意思,因此兩人都是沒有理會,繼續上路。

在接下來的時候,他們遇見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都是向著一個地方趕去,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們一般,而林凡兩人從其他人的閑談也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上古劍冢!」

聽說有人在不遠處的一個山谷發現了一處上古遺迹,開始的時候大家也沒有在意,因為上古遺迹雖然稀少,但是最近也是有不少,但是那一日,卻是有人看到劍谷之內劍氣縱橫,隱隱之間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出世一般。

而在最後,更是有人傳出了上古劍冢的消息,雖然消息的真假尚未可知,但是大部分的人卻是都覺得那是真的,因為不少人真實的看到劍谷中的異樣,而一傳十十傳百,使得所有人都向著劍谷趕去。

而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林凡和夏映雪兩人也是面面相覷,但是最後兩人還是決定去瞧瞧,畢竟這事情不可能是空穴來風,去看看也沒有什麼不好。

第三日的時候,他們終於趕到了傳說中的劍谷,這是一個大不知幾何的山谷,整個山谷都被一層透明的結界護在裡面,而在谷外則是有著一個數百丈大小的石碑,上面只有兩個字,劍谷。

僅僅只是兩個字,卻是蘊含著驚人的劍意,所有第一次看到那兩個字的人都是會被震退幾步,但是在看過去的時候卻是發現並無任何不妥,能修成道宗也沒有一個蠢貨,所有人都知道了百丈石碑的不凡,都沒有輕舉妄動,在等待著劍谷的開啟。

林凡兩人也是沒有異動,這兒的人四大門派都有,青玄宗也是有著不少人來此,但是兩人居然沒一個認識的,顯然都是核心弟子,在青玄宗,核心弟子除了必要的任務,唯一的任務就是修鍊,不會讓他們去沾惹宗派事物,這和其他三大門派有著很大的區別。

至於這樣是好是壞,這次大賽就能得到驗證,而這也就導致了林凡在青玄宗內名聲不小,但是在核心層次中,卻是根本就沒有影響。

而林凡自然也是樂得清靜,他並不願意招惹敵人,但是遇到不開眼主動找上門來的,他不介意去教訓一下,而青玄宗之內的事情,在林凡看來都只是小打小鬧,想來青玄宗主也是這般認為。

有些時候,有壓力才有動力,青玄宗想要晉級一流宗派,不用點特殊的辦法是根本無法成功的,所以青玄宗主對於宗內的鬥爭向來是放任不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林凡恰好是看清楚了這些事情,所以才會那般囂張,因為他知道這在青玄宗主的承受範圍之內,只要不觸及對方的底線,一切都會按照自己所想象的發展。

看著他和天樞峰深仇大恨,其實都沒有什麼,都只是面子上面的問題,只要青玄宗主插手,瞬間就會消弭掉這股不和諧,這才是青玄宗主高明的地方。 是夜,彎月如鉤,懸挂在天穹之上,淡淡的月暈照耀在大地之上,看起來略有一絲朦朧的感覺。

而在劍谷之外,此時卻是有著數十道身影,他們都雙眼緊閉,盤坐在地上,都是在抓緊時間修鍊,畢竟多修鍊一分鐘,將來就多一絲活下去的機會,修者如蟻,這是每一個人在修鍊之始的時候都會被告誡的話。

在大千世界中,萬族林立,人族在其中,並不是最弱小的一族,但是也並非最強大的一個種族,但是人族卻是長盛不衰,這和人族的發展有著重要的關係。

人族看似一盤散沙,各自為戰,內戰不斷,但是在遇到外敵的時候,卻是會前所未有的團結,他們會團結在一起,發揮出巨大的力量,將敵人一舉擊潰。

我們自己打死打活是我們自己的事情,與你們外族何干,這是昔日一位人族大人物所說的話,他是在擊敗一個種族的侵略之後說的,而這句話,也是深受許多人的喜歡。

時至今日,多少天才妖孽欲追求天道而不得,化作一賠黃土,但是這依然不能阻擋無數修士欲證道為仙的願望,在這方面,所有人都是不能免俗,就算是綽號為仙的種族,也是未能免俗。

天道渺渺,又豈是那般容易追求,但是人族什麼都缺少,就是不會缺少天才妖孽,無數人有無數種辦法證道,就算敗了,也是敗得轟轟烈烈,留下無數傳說,讓後輩敬仰追求。

在林凡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問過他一個問題,你有什麼願望,當時林凡說的是永遠和家人在一起,但是在他心底,還有另外一個願望,那就是搞清楚一切都是為什麼,他為什麼會來到紫微星。

他腦海中的神秘聲音又是什麼東西,而在這麼長的時間中,林凡也是想了許多,但是他經歷的越多,越是無法放下,現在若是讓林凡回到地球之上的那種生活,恐怕林凡會直接被逼瘋。

這一夜林凡想了許多,從他來到紫微星開始,直到成為青玄宗的風雲人物,林凡一直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但是現在他心中卻是有了一個目標,那就是凝立九天,證道為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