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劉飛宇就一桿八級的藍纓槍,或者說應該加上一柄七級的短劍,至少在武器上看來,劉飛宇是徹徹底底的處於下風,不過劉飛宇一點都不著急,面對西『門』桘,劉飛宇還真的不怎麼放在心上,只是那個西『門』武,給劉飛宇很危險的感覺。

「兩位賢侄,還請點到為止,不要傷了和氣。」東方雲逸只能出面調和一下,說實話,東方雲逸心裡也是發苦,明知道是廢話,但也不得不說。哎,早知道今日,當初何必這麼著急啊。現在可好,勢成水火了。

兩件九級的武器在手,西『門』桘的底氣一下子就壯了,而且,西『門』桘將自己的魔獸給放出來了,赫然是八級的火影狐,天生風火屬『性』,與西『門』桘倒是相當的契合。

居然西『門』桘將自己的契約魔獸釋放出來了,劉飛宇自然也不能示弱,將暗影給放出來了,以暗影,對付火影狐還是不成問題的。

不過劉飛宇要戰勝西『門』桘,許多人優勢不看好了,即使劉飛宇氣勢無雙,但武器裝備實在是差的太遠,要知道西『門』桘可是兩件九級武器啊!即使本身實力差點也完全可以用武器裝備彌補了,要不然,那麼多的修鍊者,還追求高等級、高品質的武器幹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吸取了氂青森的教訓,西『門』桘沒有使用九級的魔法,而是釋放七級魔法,一口氣釋放了八個,加上兩面魔法盾,也算是不錯了,不過估計西『門』桘還留有一定的餘地,畢竟武器攻擊施展鬥技等,也需要『精』神力支持。 ?西『門』桘不想和劉飛宇近戰,想進行魔法對轟,這樣才能儘可能的消耗劉飛宇的實力,即使自己無法取勝,也要讓後面西『門』武能夠輕輕鬆鬆就贏,才能挽回西『門』家族的聲譽。

西『門』桘的算計,劉飛宇何嘗不知道,暗影對上火影狐,不用劉飛宇『操』心,自己這一戰必須儘可能的快,要不然,時間拖久了,消耗過大,面對西『門』武的時候,就會力不從心了!

不過比拼魔法,劉飛宇可不怕,還有要儘快的取勝,必須近身戰,要不然只憑魔法,需要的時間可不短,至少在數分鐘后,那樣的話,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這麼多的七級魔法,劉飛宇不可能無視,必須有相應的魔法,因此劉飛宇意念之下,也是一鼓作氣釋放了八個七級魔法,與西『門』桘的八個七級魔法互毆,糾纏在一起,西『門』桘釋放的魔法是風火各四個。

劉飛宇釋放的七級魔法是水系魔法八個,誰讓劉飛宇的武器都是水系的呢,沒有魔法杖,無法瞬發,只有水系的魔法,以劉飛宇的『精』神力,自然能夠輕鬆駕馭戰場。水系對手風系,談不上相剋。

但水系對上火系,是有壓制的,加上劉飛宇『精』神力的異常堅韌凝實,釋放的魔法本身威力就要大上許多,儘管劉飛宇釋放的水系魔法,無法補充魔力,但要堅持一段時間是沒有問題的,真要打散一個劉飛宇的水系魔法,西『門』桘至少要兩個火系魔法,這段時間足夠劉飛宇和西『門』桘分出勝負了。

劉飛宇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進的接近西『門』桘,於是鬥氣運轉之下,以極快的速度朝西『門』桘而去,而西『門』桘自然不想劉飛宇近身,於是也是運轉鬥氣,開始遊走,迅捷術自然是都加上了。

不過演武台就這麼大,加上劉飛宇速度要快於西『門』桘,因此沒有多久,西『門』桘就被劉飛宇截住,不得已,西『門』桘只能應戰,才一『交』手,西『門』桘就感覺到了劉飛宇的力道要勝過自己,速度也要快自己一些。

不過西『門』桘也聰明,不與劉飛宇硬碰硬,只是一味的游斗,邊戰邊退。在兩面魔法盾的輔助下,且戰且退,倒也沒有出什麼差錯,畢竟再怎麼紈絝不堪,西『門』桘也是堂堂八級修鍊者。

加上是西『門』家族的嫡系,受到的訓練也是實打實的,因此西『門』桘本身戰力並不差,雖然無法輕鬆越級挑戰,但在八級中,實力也是中規中矩。甚至是中等偏上,並不是弱小的存在。實在是劉飛宇太過強勢了一點。

現在是劉飛宇壓著西『門』桘了,只要這樣下去,不消多久就能夠取勝,下面觀戰的修鍊者,對於劉飛宇的實力,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當劉飛宇能夠如臂控制八個七級魔法是,這些人也沒有一點意外,畢竟沒有幾把刷子,不敢這麼張狂。

現在劉飛宇還沒有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致,見西『門』桘的防守還是可圈可點,劉飛宇加大了攻擊的力度,主要是攻擊頻率加快了,只見劉飛宇的藍纓槍,上下翻飛,攻擊如行雲流水般。

就讓觀看的人一種美的感受,原來長槍攻擊也是可以如此的優雅,絲毫不下於劍,只見藍纓槍帶起一片片白『色』的槍芒,朝西『門』桘鋪天蓋地的攻擊而去,讓西『門』桘更加難以招架。這是劉飛宇漿將水系鬥氣附著在藍纓槍時引發的現象。

而西『門』桘此時越來越覺得難以抵抗,好在時間已經過去十多秒了,西『門』桘手上扣著一個地級的鬥技,一直沒有使用,本來準備尋找適當的時機給劉飛宇來一下猛的,但現在是不得不發了!

「裂天斬!」西『門』桘施展了自己的壓箱底的鬥技,這是風系地級高階的鬥技,自然威力無窮!從鬥技的名稱就可以得知一二,要不然也不配這麼霸氣的名字。

只見一道超過半米的無比凝實月牙形能量刃,極速的朝著劉飛宇攻擊,能量刃經過的地方,隱隱有『波』紋傳出,似乎空間都要被切開一樣,沒有誰會懷疑這一道能量刃的威力。

面對如此的攻擊,劉飛宇自然不能等閑視之,西『門』桘在攻擊的時候,就已經帶有鎖定,要躲避也是困難重重,除非能夠瞬移,一般只能硬碰硬,而且這樣凝實的攻擊,要完全攔截也是困難重重。

只見劉飛宇心念電轉,兩面土系魔法盾就瞬間祭出,靠兩面魔法盾,自然作用不大,但蚊子再小也是『肉』,第二道防線,劉飛宇施展了水紋術,這個水系地級初階的鬥技,在劉飛宇手中,活生生的超過地級中階的地步。

一開始,劉飛宇就準備這這個鬥技,象西『門』桘這樣的家族子弟,不可能不會一些威力驚人的鬥技,既然無法像對付氂青森一樣速戰速決,因此劉飛宇也得早做準備,否則,吃虧的可就是自己。

不過靠這樣,還無法完全攔截地級高階的鬥技,畢竟同樣是相當凝實的攻擊,不是大面積的攻擊鬥技,而水紋術是傾向於範圍防守,不過,經過水紋術的防禦后,能量刃的威力至少削弱一半。

第三道防線,劉飛宇利用藍纓槍,用藍纓槍的槍刃攻擊到這道能量刃上,鬥氣噴發,藉助鋒芒畢『露』和天地元氣,以攻對攻,將能量刃消弭與無形。

在西『門』桘釋放裂天斬的時候,許多修鍊者都是驚嘆於其威力,換做自己面對這樣的攻擊,能不能夠應承下來,也隱隱的替劉飛宇擔心,但見到劉飛宇乾淨利落的破解后,這些修鍊者不免從心中佩服劉飛宇的實力。

西『門』桘的這一招,沒有樹立自己的威名,又一次成就了劉飛宇,這些的大招,不是說放就能放的,趁著機會,劉飛宇再此欺身而上,抓住機會一陣猛攻。

西『門』桘自然不會束手待斃,拼盡全力進行防守,只聽見劉飛宇藍纓槍和西『門』桘長劍『交』手磕碰,乒乒乓乓的響聲不絕於耳。

不過速度是劉飛宇的強項,速度全開的劉飛宇,比之西『門』桘要快上一些,儘管西『門』桘極力防禦,但有點跟不上劉飛宇的節奏,沒有多久,頂多二十多秒后,西『門』桘就被劉飛宇制服。

期間西『門』桘有心在發一次裂天斬,但因為『精』神力高度集中,無法達成,要是減少控制的魔法,那麼劉飛宇多出來的魔法就可以參與攻擊了,西『門』桘同樣無法防守!

即使地級初階的鬥技,西『門』桘都有心無力,畢竟劉飛宇已經貼身,速度上還有優勢,因此西『門』桘只能釋放威力弱一些的鬥技,也就玄級的鬥技,不過對於劉飛宇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威脅。

於是已經沒有懸念,距離開戰,不到五十秒,還沒有『逼』出劉飛宇的全部實力,其實劉飛宇勝在『精』神力和速度上,要不然,劉飛宇的實力要折扣不少。而一旁,暗影和火影狐自然也休戰,各自分開。

如果劉飛宇的『精』神力和西『門』桘相當,其實力比之西『門』桘,即使有優勢,也不會這麼大,要分出勝負只怕是漫長的対耗,但強大的『精』神力,造就了劉飛宇超強的實力。加上速度上的優勢,將優勢更加的擴大了。 ?劉飛宇勝的如此輕鬆,是這些年輕的家族子弟不曾料到的,即使那些家族的長老們,也沒有料到,因此,相對弱小的家族長老們,因在心裡決定,應該示好劉飛宇,回去后一定要稟報家族,爭取與劉飛宇結一個善緣。

西『門』家族的長老們自然是極度不爽,從心裡恨死劉飛宇了,還有東方家族,也讓西『門』家族不爽,今天這個面子可丟大發了,只能寄託於西『門』武能夠戰勝劉飛宇,挽回一些聲譽了。

「你很強,不過戰勝一個廢物不算什麼,等下我讓你知道大家族的底蘊所在,不是你一個平民小子能夠認知的,現在我向你發起挑戰,不過你也可以不接受,只要從這裡爬出去就可以了,並且以後見到我們西『門』家族的人,有多遠滾多遠。」這時候西『門』武自然要為西『門』家族出頭了。

雖然西『門』武心裡,殺劉飛宇的心都有了,但不可能真的直接就說生死決鬥,畢竟劉飛宇背後還有一個皇室的影子,只要涉及皇室,都不是小事,儘管西『門』家族不懼,但也是有所顧忌,還不如折損一些面子來的實在,皇家最重面子了。

當然,如果切磋的時候,一不小心將劉飛宇擊殺,也只能怨這小子技不如人了,只要有機會,西『門』武同樣會毫不留情的下殺手。

如果劉飛宇背後只是歐拉帝國一般的家族,甚至即使是有聖級強者的家族,西『門』武也可以直接提出生死決決鬥而不用顧忌什麼,那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將劉飛宇斬殺與演武台上。

「看來你們所謂的家族子弟,都是一樣,喜歡以大欺小啊,堂堂八級修鍊者,來挑戰我一個七級修鍊者,很威風,不過,我也讓你知道,不是所有的平民修鍊者都任你罵欺負,不知道你我比試,有什麼限制沒有?」劉飛宇早就料到西『門』家族不會善罷甘休。

「沒有,只要你能夠動用的資源,你都可以動用,各憑手段一戰,還有,我等下不會留手,要是抵擋不住,早點認輸,按我一開始說的做,要不然丟了『性』命可就不能怪我了。」西『門』武說的霸氣十足。

不過這樣的話,也等於是變相的生死決鬥了,畢竟對於劉飛宇來說,不可能按照西『門』武所說的做,那樣以後劉飛宇真的就抬不起頭了。這是劉飛宇萬萬不能接受的。因此劉飛宇勢必會拼盡全力,那樣斬殺劉飛宇要容易得多。

看到西『門』慶要繼續挑戰劉飛宇,格林王國的王室李家,這時候怎麼著也要維護劉飛宇了,於是派出李金輝上前:「難道你們西『門』家族就喜歡用車輪戰,要是切磋的話,李某不才,願意討教閣下高招。」

李家的意思是讓西『門』武與李金輝也打過一場,這樣對劉飛宇也公平一點,一方面消耗西『門』武的一部分實力,一方面讓劉飛宇有機會回復一下,還有就是讓劉飛宇『摸』清一些西『門』武的實力,到時候對上西『門』武就不會一無所知。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希望你們李家不要參合,要不然,後果不是你們李家能夠承受的!」西『門』武一如既往的霸道。

「謝謝李兄的好意,這一次我要讓他們西『門』家無話可說。」看到咄咄『逼』人的西『門』武,還有,在聽到西『門』武話后憤怒又不敢展現的李金輝,劉飛宇反而將事情攬過來,替李金輝解圍。

「嗯,那你小心點,這傢伙實力應該很強。」李金輝無計可施,畢竟西『門』家族不是他們李家能夠得罪的,只能吩咐劉飛宇小心。

「我知道的,放心,我不是那麼弱不禁風!」劉飛宇將李金輝送走。然後朝西『門』武說道:「來而不往非君子,既然你提出了這樣的條件,那我也表示一下,加入我僥倖贏了,我不要你輸了爬出去,只要你們西『門』家族不得踏入格林王國,還有,以後遇到我,同樣退避三舍,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夠做到。」

「贏了我再說!」西『門』武近乎無賴。不過也是對自己信心爆棚的表現,因為根本沒有考慮自己會敗。

事情已經超出了東方家族的掌控,現在東方家族已經無法介入劉飛宇和西『門』家族的矛盾了,只能在一旁靜待事情的發展,不過東方家族如今是希望劉飛宇能夠『挺』過這一關。

對於劉飛宇戰勝西『門』武,東方家族不抱太大的希望,畢竟一個大家族雖然有不少的紈絝子弟,但一旦傾力打造的核心子弟,其實力之強,不能以常理度之。

「西『門』家族很威風,只希望以後還能這樣威風下去。」在囑咐了劉飛宇一番后,兩位老師對西『門』家族也是相當的不恥。

「我們西『門』家族行事,還輪不到一個小小的王國學院老師評論。」反正已經豁出臉面了,西『門』家族的長老也沒有什麼顧忌了。

好在劉飛宇早有準備,服下了恢復『精』神力的『葯』劑,將兩老師的兩根魔法杖借到手,反正是不限手段,劉飛宇自然不迂腐,而劉飛宇自己的兩根魔法杖都只有八級,在這裡不如九級的好用。面對西『門』武,劉飛宇自然不敢大意,即使武器裝備等,也不能落了下風,要不然就沒有一點機會贏了。

自己區區八級的魔法杖自然就不用帶了,一次『性』的用兩根魔法杖加上藍纓槍和短劍,劉飛宇可是有四件武器魔法杖在身,也不方便多帶了,劉飛宇是來戰鬥的,不是賣魔法杖的,東西多了,也會影響戰鬥的發揮。

至於空間戒指,現在還不是『露』面的時候,為了保險起見,劉飛宇還攜帶了一百張七級魔法捲軸,二十張八級魔法捲軸,這些是自己的底牌之一。不過被劉飛宇用屏蔽『精』神力的魔獸皮包著,外人可不知道是什麼。

西『門』武的武器是一根九級的風水魔法杖,一把九級的風水雙手長劍,準備好的西『門』武,就直直的走上演武台,並沒有一躍而上,隨著一步步的走動,反而給人一種壓迫感,要知道,西『門』武可不是走在樓梯上,而是走在空中。

西『門』武一開始就給了眾人一種極高的魔力運用技巧,畢竟西『門』武是風水魔武雙修,利用風系魔力,托在自己的腳下,讓自己一步步的如攀樓梯一樣,也不是什麼難事,劉飛宇也能夠做到。

看到西『門』武的出場,這些年輕的修鍊者儘管不恥西『門』家族的為人,但對西『門』武的實力卻是極其的佩服,看是簡單,但要做到如西『門』武一樣,不泄漏魔力『波』動,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了,需要極高的控制手段。

即使那些家族的長老,也不由得期待起來,看看能不能夠從他們的決鬥中吸取一點什麼,好用在自己家族子弟的培養方面,不過到現在為止,對劉飛宇能夠抗衡西『門』武已經不抱多少希望了。 ?相對於這些家族的長老也好,年輕子弟也好,現在都是看熱鬧的姿態,畢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尤其是氂家,恨不得西『門』武狠狠的羞辱劉飛宇一番,好幫自己家族出點氣。

不過對於二者得的勝負,也是相當的關注,畢竟如果萬一劉飛宇贏了,許多家族就得做好結『交』的準備,如果劉飛宇輸了,那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但還是有不少人關心劉飛宇的。

不說東方小荷,早就一顆心緊張得不得了,怦怦直跳,『精』神上也是擔心不已,雖然對劉飛宇有信心,但畢竟西『門』武無論怎麼樣,都是大家族培養的最傑出的子弟,劉飛宇對上他怎麼也不會輕鬆,何況劉飛宇還連斗兩場。

兩位老師也是十分關注這劉飛宇,同樣心裡沒底,不過也是對劉飛宇實力的一種檢驗,不過兩位老師都是打算,只要事情真的不對勁,即使得罪西『門』家族也要將劉飛宇救下。

東方家族最是複雜,心情也是此起彼伏,一開始是押注在西『門』家上,後面被羅老師曉以利害,改成全力支持劉飛宇,如今事情鬧騰到這個份上,已經不是東方家族能夠控制的了,只是寄託於劉飛宇能夠抗衡西『門』武。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東方家族這一次無疑是賭對了,不過如果劉飛宇不敵西『門』武,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既然西『門』武要出風頭,就讓他出好了,劉飛宇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躍起上了演武台,看到兩人都是一時的青年才俊,許多年輕的『女』『性』修鍊者心裡都是起了異樣的心思,因為無論是西『門』武還是劉飛宇,在她們眼中都是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期望值。

「麻煩東方長老了,不過等下如果我們沒有開口,還請不要干預我們之間的決鬥,謝謝!」西『門』武朝著東方德山說道。

對於東方家族的大長老,西『門』武也不敢過分得罪,萬一決鬥的時候偏袒劉飛宇就不妙了,要知道結界對戰鬥的影響還是很大的。當然,西『門』家族的長老也會時刻注意。

「放心,老夫知道怎麼做!」東方德山淡淡的說道,不敢語氣中也有幾分不悅。

要是東方小荷許配的是西『門』武,估計東方家族就不會改口支持劉飛宇了,畢竟西『門』桘儘管是西『門』家族的嫡系,但畢竟只是一個紈絝子弟,在重武的紫月大陸,遠沒有西『門』武這樣的核心子弟受歡迎,不過象西『門』武這樣傾力培養的子弟,每一個家族也就寥寥數人。

「出來吧,我的契約夥伴!」隨著西『門』武的聲音,演武台上多了兩隻魔獸,不過讓人震撼的是居然有一隻九級的魔獸水蟒,直徑足有一米,長度超過二十米,嘴中不停的吐著蛇信子。

另一隻是一隻八級的風狼,相對於九級的水蟒,八級的風狼就要正常多了,本來西『門』武準備看到劉飛宇膽怯的樣子,不過明顯是失望了,劉飛宇並沒有過多的表情,一直顯得很淡定。

本來就不看好劉飛宇,隨著西『門』武亮出自己的契約魔獸,都覺得劉飛宇機會已經很小了,畢竟劉飛宇再怎麼出『色』,也只是一個平民,根本沒有可能獲得多餘的高階魔獸。

他們都知道,劉飛宇的影豹,是試煉的時候獲得的,有一次就已經是運氣逆天了,可不會還有第二隻,不過當劉飛宇將暗影還有父親的火焰獅,及葉秀雲的冰狼一起放出來的時候,整個現場氣氛來了一個大逆轉。

即使西『門』武,心裡也在微微地的『抽』搐:「你不按規矩辦事,我就不信這些都是你的契約魔獸。」

「一開始是誰說各憑手段的,說實話,你的魔獸是你自己獲取的嗎?你的修鍊功法鬥技,還有武器裝備,哪一樣不是家族賜予的,離開了家族,你什麼都不是,而我的這三個魔獸,都是我親自獲取的,他們都是自願追隨我,還有我的修鍊功法鬥技,以及武器裝備,都是我一手積賺的,退去家族的光環,你拿什麼和我比。」如今有機會,劉飛宇自然得勢不饒人。

現在這些年輕的修鍊者看向劉飛宇,眼神都變了,劉飛宇說的不錯,退去家族的光環,他們真的什麼都不是,劉飛宇以一介平民,經過自己的打拚,才有如今的實力,兩相對比,他們真的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了。

即使這些家族的長老們,對劉飛宇的看法也是再一次的提高,即使西『門』家族的兩個長老,如今也是不得不承認劉飛宇的實力。

儘管劉飛宇有三隻八級的魔獸,但對上西『門』武的煉製魔獸,還是要處於下風的,畢竟一個九級的魔獸,理論上就至少相當於三只八級魔獸了。

如果在野外,劉飛宇的三隻魔獸要佔上風,畢竟暗影擅長速度,可以勉強牽制九級的水蟒,剩下火焰獅和冰狼可以壓制風狼,不過這裡是演武台,受場地限制,無法發揮出優勢。

多餘的話已經沒有意義,只能各憑手段了,只見西『門』武一瞬間就釋放出了十個七級魔法,手下的兩隻魔獸同樣釋放了數量不等的魔法進行輔助,氣勢洶洶的朝著劉飛宇攻擊而來。

其中九級的水蟒釋放了四個八級魔法,八級的風狼釋放了兩個八級的魔法,並且本體也隨著西『門』武朝劉飛宇殺將而去,一時間這些魔法佔了極大的地方,西『門』武想將整個演武台都變成戰場。

看起來聲勢浩大,不過劉飛宇此時想的是怎麼維護三隻魔獸的安全,自然是不願意分開,讓他們涉險,畢竟水蟒威脅太大,要是讓其尾巴掃中,問題就大了,無論是暗影、火焰獅還有冰狼都承受不起,畢竟場地太小,沒有輾轉騰挪的空間。

因此劉飛宇做了一個大家都意料不到的舉動,示意三隻魔獸分列自己兩側,和身後退到演武台的一個角落,而且讓三隻魔獸以坐姿形態,減少佔用的長度,利用結界進行防守,畢竟前面西『門』武他們進攻的空間受到極大的限制。

看到這一幕,兩位老師心裡安心不少,而西『門』武則是有點氣急敗壞,不過有沒有規定不能這樣,西『門』家族的兩位長老也從心裡感到無力,並且第一次生出不妙的感覺。 ?劉飛宇此舉可謂妙到極點,西『門』武和他的契約魔獸想要攻擊到劉飛宇,就只能從劉飛宇的正面強攻,範圍有限,畢竟不可能繞過東方德山的結界而攻擊,現在過多的魔法,反而制約自己的攻擊。

因此劉飛宇沒有像對付西『門』桘那樣釋放那麼多的七級魔法,而是釋放三個八級魔法,吩咐暗影他們三個每個釋放兩個八級魔法,一共九個八級魔法,就可以將前面的空間堵死,加上劉飛宇的藍纓槍,同樣善於中近距離攻擊。

面對這種情況,西『門』武也只能內心發苦,好像使不上勁的感覺,十個七級魔法,頂多四五個能夠進行攻擊,其餘的就沒有位置了,被八級魔法壓制,變成純粹的消耗戰,劉飛宇此舉無疑就是『逼』迫西『門』武進行魔法對決。

下面觀戰的修鍊者,只能看到劉飛宇所在的角落,魔法密度那叫一個大,都是七級以上的映像魔法,將那一片空間都擠滿了,甚至彼此間都沒有輾轉騰挪的餘地,就這樣乾耗著。

要知道,不大的空間里,集中了二十多個七級八級的魔法,將那一片空間擠得死死的。而且有水火魔法互毆,產生大量的霧氣,讓視線都模糊了,好在眾人都是修鍊者,絕大部分『精』神力可以外放,要不然還無法看清裡面的形勢。

現在的西『門』武那叫一個鬱悶啊,現在除了拼魔法外,沒有其它的可能,如果想近身攻擊,那麼就得將自己的魔法全部撤出,但那樣的話,就必須面對劉飛宇他們的魔法和本體雙重攻擊。

西『門』武還沒有愚蠢到這個地步,因為那樣的話,即使自己加上兩個魔獸,儘管水蟒已經是九級,也是吃不消的,一不小心就會受傷甚至有生命威脅,現在西『門』武多麼希望那一個結界不存在,那樣的話就可以指揮魔法從劉飛宇他們的背後進行攻擊了。

這麼多魔法『激』烈的對抗著,完全變成了消耗戰,完全沒有什麼技術『性』可言,就看誰控制的魔法威能更強,對於觀戰的人來說,也是索然無味,不過劉飛宇對局勢的把握,這些人都是十分佩服,能夠利用一切能夠利用的條件。對於劉飛宇四系魔法,許多人還是第一次知道,也是深深的羨慕,屬『性』多,越到後面優勢越明顯啊!前提是不能影響到你的修鍊速度。

現在的情況是劉飛宇佔上風,自己三個魔獸對上西『門』武的兩隻魔獸,也不算吃虧了,自己對上西『門』武,還佔一些便宜,畢竟八級魔法能夠壓制七級魔法,而劉飛宇控制的魔法,在同級中也是頗為強大的存在。

現在劉飛宇一個八級魔法至少拼掉西『門』武三個七級魔法,這對劉飛宇來說是十分有利的,看到這樣的結果,西『門』武除了咬牙切齒外,怎麼都沒有辦法,不過西『門』武在七級魔法消散后,都換成八級魔法。

不是拼消耗嗎,西『門』武同樣不怕,自己雙系武器,有四個九級魔核,自己身上還有魔法捲軸,儘管不多,料想對付劉飛宇那是綽綽有餘,畢竟劉飛宇只能動用三個九級魔核中的魔力,至於劉飛宇的藍纓槍和短劍,裡面的魔力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不過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八級魔法對抗中,還是劉飛宇佔上風,西『門』武一個八級魔法拼不掉劉飛宇一個八級魔法,西『門』武大概六個八級魔法能夠拼掉劉飛宇五個八級魔法。

不光是觀看的人相當驚訝,即使西『門』武自己也是十分的不信,因為西『門』武自己『精』神力相當不錯,遠比一般的八級魔法師要多,韌『性』要強,已經無限接近九級的存在。

西『門』武的『精』神力能夠外放一千米,能夠釋放的魔法也可以和一般的高級『精』神力的九級魔法修鍊者一較長短,因此才不怕和劉飛宇對拼魔法,但事實讓他很難受,面對劉飛宇,居然全面受到壓制。

「這個劉飛宇實在太聰明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包括東方家族長老施展的結界都利用了,『逼』得西『門』武和他進行魔法対耗,更加令人吃驚的是,這個劉飛宇還佔住上風,而且優勢還不小,要知道,西『門』武的『精』神力可是無限接近或者說已經達到了九級魔法師的水平啊,看來這個劉飛宇在『精』神力方面更加出『色』,也對,要不然怎麼會利這樣的場面驚心魔法対耗,如果『精』神力不行,純粹是找死的行為。」不少修鍊者發出這樣的感慨。

但他們哪裡知道,劉飛宇已經是名符其實的達到了九級的程度,其韌『性』甚至還有超過,畢竟常年的『葯』浴,讓劉飛宇的『精』神力韌『性』十足,上一次被影殺刺殺,中毒昏『迷』,讓劉飛宇的『精』神力再一次得到升華,儘管量少了,但質提升了。

相比以前,整體實力增加不過二成左右,但質的提升,代表以後的成長無限啊,因此劉飛宇才不怕和西『門』武進行魔法比拼,而這樣的局面,是劉飛宇希望看到的,也是目前對劉飛宇最有利的。

見到這樣對自己不利,於是西『門』武改變策略,自己也撤掉幾個魔法,讓自己利用鬥氣,還有兩個契約魔獸本體進行攻擊,看看能不能在消耗中夠佔住上風。

不得不說還是有效的,畢竟九級的水蟒,尾部『抽』擊的威力還是相當的大,劉飛宇和三個魔獸的八級魔法,只要兩三下就會消散一個,對於水蟒來說,消耗相當的小,但對於劉飛宇他們來說,消耗就要大的多了。

這樣的局面下,比拼消耗,劉飛宇反而處於劣勢了,儘管幅度不算大,但被西『門』武佔住上風的事實卻是勿容置疑。

好在比拼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前劉飛宇佔了一些便宜,現在只是被西『門』武贏會一點,對於水蟒的攻擊,劉飛宇有點無力,有心想用鬥氣彈攻擊,但現在手上扣著一個水紋術。

面對西『門』武,劉飛宇可不敢大意,自然要有防禦手段,畢竟連西『門』桘都有裂空斬這樣威力驚人的鬥技,作為西『門』家族的真正核心子弟,西『門』武怎麼會沒有一些威力驚人的鬥技。因此劉飛宇才要時刻提放西『門』武的鬥技。

見到劉飛宇現在處於下風,個人心情自然隨著轉化,東方小荷也是心情幾經起伏,一開始釋放擔心,看到劉飛宇佔住上風,就變成開心,現在看到劉飛宇處於下風,又變得憂心了,兩位老師也是一樣,只不過幅度沒有這麼大而已。

但劉飛宇還是相當的平靜,並沒有因為一時的下風而著急甚至失了分寸,進行到現在為止,九級魔核中的魔力已經消耗了大半,不要多久,兩人都會因為封印的魔力耗完,魔法之戰就要夠一段落了。 ?不過劉飛宇也不會讓西『門』武專美,因此自己提著藍纓槍,站在第一線,一方面是護著三頭魔獸,一方面是自己的攻擊還是很有威力,能夠給西『門』武和他的魔獸很大的威脅,至少讓他們不能肆無忌憚的攻擊。

這樣一來,儘管劉飛宇還是略處於下風,但無疑要好上不少了,即使九級的水蟒,在用尾巴攻擊的時候,也是要小心劉飛宇的藍纓槍,一不小心就是一個窟窿,西『門』武也是一樣,中間還有魔法隔著,總有點不盡興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二人武器魔法杖中的魔力都幾乎耗盡,西『門』武稍微好點,畢竟有四顆九級的魔核支持,應該還能釋放兩三個個八級魔法,而劉飛宇三個九級魔核中的魔力都已經耗盡了。

能夠拼到這份上,劉飛宇本身並沒有吃虧,應該說還小賺了,不過劉飛宇不願將三隻魔獸夥伴拖到『混』戰,因此不計成本的使用了魔法捲軸,對此西『門』武也是毫無辦法,只能陪著劉飛宇玩。

看到劉飛宇厚厚的一疊魔法捲軸,起碼有一百多張,西『門』武在心裡直罵娘,這傢伙太痞了,居然準備了這麼多的魔法捲軸,在武器魔法杖中的魔力用完后,西『門』武也只能使用魔法捲軸了。

不過西『門』武也不信劉飛宇能夠將這些魔法捲軸都釋放出來並且控制好,那樣需要的『精』神力自然不少,西『門』武自認無法辦到,頂多再消耗數十個七級魔法就無以為繼了。

看到劉飛宇使用大量的魔法捲軸,這些觀看的修鍊者都是從心裡直咯噔,將劉飛宇例入不可招惹的對象,一個大量使用魔法捲軸的魔法師,怎麼也是堪稱恐怖的存在。

他們這些家族子弟,不管家族底蘊如何豐厚,分配到他們每一個人身上的資源都是有限的,即使有一些魔法捲軸,也是最後拚命的時候用說的。

不象劉飛宇,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全部是自己賺的,自己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這一次還沒到最困難的時候,就已經不計成本的使用魔法捲軸了,換做誰面對劉飛宇,都要有面對劉飛宇大量魔法捲軸轟擊的覺悟。

儘管西『門』武釋十分努力,但攜帶的魔法捲軸遠沒有劉飛宇多,畢竟用完武器魔法杖中魔法后,西『門』武也無法再釋放多少魔法了,因此配備的魔法捲軸並不是很多,也就三四十張,已經算是多的了。

在用光了所有的魔法捲軸后,劉飛宇手上還有不少,看劉飛宇架勢,還有繼續用下去的趨勢,饒是西『門』武見慣了場面,如今也是眼皮直跳,但又不好開口,免得白白受氣。

「是不是覺得很憋屈,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個公平決戰的機會,我們都收取自己的魔獸,只留我們兩個,不知道你敢不敢?」劉飛宇故作大方。

其實劉飛宇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維護好三隻魔獸,如果兩人兩人五獸展開大『混』戰,演武台只有這麼大,尤其是九級的水蟒威脅太大,如果里劉飛宇還是連續不斷的釋放魔法,引起他們的拚死反撲,劉飛宇可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因此才用了這樣的計策,可以說劉飛宇使用的是陽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