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是屬於一人吃飽全族不餓的人,因為整個雪女族,就只有她一個人。

聽說她已經活了數萬年之久了,所以即使她只有一個人,但也在北極聯盟里,佔據了一席之地,而且沒人知道,她的實力,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

而且若不是雪女不想,北極聯盟族長之位,也應該是她的。

聽說聯盟的會議她很少參加,這次會來,怕也是因為這次事關重大。


聽完四位族長的發言,秦崢也是陷入了沉思,就在這時,虎白河或許是出於尊重,主動問起了雪女的意見,「雪女前輩,您覺得呢?」

雪女的的目光,慢慢從林希羽身上挪開,然後轉頭看了眼虎白河,說了讓全場都震驚的三個字,「我同意。」

她的這三個字,也差點沒讓虎白河從自己的座位上震下來,而秦崢也有些愕然,傳聞中最難搞定的雪女,竟然第一個同意了?為什麼?

「為、為什麼啊,雪女前輩。」虎白河扶住桌子坐穩了身體,臉上,是濃濃的不解。

雪女仰頭,藍色的眸子古井不波,但是那道眸光卻好像穿越了冰之堡壘,看到了那片蒼穹。

「這裡的冰之能量,全然來自於冰之神獸,而我們依賴這些,所以不得不依賴冰之神獸,我們的命運,永遠要歸一隻性情不定的獸來掌控,或許,改變一下也好。」雪女的思路,果然與另外四位族長都與眾不同。

「可是一旦冰之神獸被消滅了,那我們所依賴的冰雪,也會一同消失吧。」

「關於這點……」雪女轉頭看向秦崢,淡淡地說了句,「我相信,秦王會解決這個問題的,能化出日月的人,定也能化出風雪吧。」

秦崢點了點頭,「這點,我會想辦法。」

「既然雪女前輩都這麼說了,我也贊成吧。」雪地精靈第一個響應,高高地舉起了自己胖乎乎的兩隻手,笑著的時候,一張嘴咧得大大的。

「我也同意。」冰鳥也起了贊成票。

看來,雪女在北極聯盟中的威信確實相當的高,雪女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樣一來,就有三票了,五人三票,這件事,相當於就這麼定了,虎白河就算不同意,也沒有辦法了,於是在虎白河有些不情願的表情下,會議結束。

會議結束的比秦崢想象的要快上很多,事情解決的,也比秦崢想象的容易很多。

會議結束后,雪女徑直朝著秦崢走了過來,就在秦崢還以為她要和他說什麼的時候,雪女的目光錯開了他,落在了林希羽的身上。

開門見山第一句話就是,「我見過你。」

「啊?」林希羽完全沒反應過來,愣了有一會兒道,「可、可能我長得比較大眾臉,所以您認錯了。」

「沒有認錯,我見過你,風之女神。」雪女的語氣很篤定,但是表情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惡意,看來她和那位風之女神並沒有結下什麼仇怨。

極道無限穿越 那可就真認錯了,我可不是什麼風之女神。」林希羽有些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被一個冰山美人叫做女神,讓她的臉頰有些微紅。


林希羽的再三否認,讓雪女微微皺起了眉頭,而秦崢也注意到,雪女口中的風之女神,很有可能就是遠古真神之一,難道這雪女,真的已經活了這麼久了?久到從真神時代,一直活到了現在?

秦崢不知道,雪女的本體,其實就是雪,準確地說,就是冰雪之精,若說冰之神獸是本源之石而演化出來的,那麼雪女,就是在數以千萬記的年數里,由冰雪之精慢慢凝聚起來的。

在還沒有人類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雪,所以在還沒有人類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雪女。

只是雪女凝聚的過程太過漫長了,待到人類已經發展起來時,才堪堪擁有了些許靈智,而雪女見到風之女神的時候,雪女還是個迷你雪女。

雪女定定地看著林希羽,思索了有一會兒,才狀若恍然大悟般道,「那你可是風屬性的?」

「是。」

「那你就該是風之女神的後代了。」有關這一點,林希羽並沒有反駁,神域之人,本就是神族後代,而她身上同時擁有真神和天神的血脈,所以說是風神後代,好像也沒什麼錯?

洪荒之魔祖為尊 ,在雪女看來,就是默認了。

於是雪女伸出一隻手,然後她的手心裡,突然颳起了小小的旋風,旋風的周圍,落下著一顆顆極小顆粒的小雪,而小雪也被吸進了旋風之中,似乎正在讓什麼東西,慢慢成型。

隱隱約約間,秦崢似乎看到,是一塊扁長的小牌子。

而雪女這時也淡淡地說道,「這是你的先輩落在我的雪地里的,現在遇到你也是緣分,我就將它還給你們吧。」 點進他們的賬號,全部顯示已註銷。

「哈哈哈哈,黑子求仁得仁,真的被封號了,笑死我了。」

「幹得漂亮!」

「我就想知道是不是墨先生做的。如果是的話,這霸道護妻模式也太甜了吧。」

*

同一時間,墨氏大廈總裁辦公室內。

「墨總,已經將所有攻擊少夫人的賬號全部封了。那幾個黑子的資料也查出來了,確定是有人雇傭的水軍,在網上黑少夫人的。」

「繼續往下查。」

辦公桌前的男人容貌俊美冷峻,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查清楚是誰在幕後主使。」

「是,墨總。」

「這些黑子號,以後見一個封一個。」

「是,墨總,我會專門讓人盯著的。但凡發現了,就封了他們的賬號。」

墨夜司伸手揉揉眉心:「好了,你出去吧。讓人給我泡一杯咖啡進來。」

「墨總,你還要繼續加班嗎?」魏徵猶豫了下,說,「一些事情可以明天再做的。墨總你都忙了一天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不行,所有事情都必須今天做完。」墨夜司抬起頭看向他,「你幫我訂明天下午飛往寧城的機票。我今天會將一些需要我處理的事情做完,剩下的一些,明天你和副總處理了就行。」

魏徵愣了下:「墨總,你明天要去寧城?」

「嗯。」

墨夜司不是很放心喬綿綿,儘管她一再說過去后一切正常。

可沒親眼看到,他始終還是擔心的。

「我知道了。」

魏徵心想著怪不得墨總今天還要加班,原來是想加班加點把事情做完,明天去寧城看少夫人啊。

說起來,墨總還真是很黏少夫人呢。

少夫人也才走了兩天的時間吧,墨總就要飛過去找她了。

別人那裡都是女方黏男方。

換到了他們墨總這裡,卻變成了男方黏著女方了。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少夫人是真的很幸福,嫁給了墨總這麼專情又深情的男人。

魏徵從辦公室離開后,墨夜司拿出手機,給喬綿綿發了視頻邀請過去。

*

喬綿綿剛剛洗完澡躺床上,看到手機屏幕亮了起來,她接通后,屏幕里的男人盯著她看了幾秒,聲音低沉:「剛洗澡了?」


「嗯。」

喬綿綿剛還洗了個頭,拿了吹風機吹得七八成干,頭髮還有點濕潤。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小心感冒了。你那房間里還有攝像頭在拍你嗎?」

喬綿綿四下看了一眼,搖搖頭:「沒有,關掉了。」

拍攝並不是24小時進行的。

每天晚上九點后,室內的攝像頭就全部都關掉了。

藝人也需要一點私人時間的。

「寶貝,我想你了。」知道沒有攝像頭在拍著后,男人語氣又低沉了兩分,沒有顧忌的說起了醉人的情話,「寶貝你不在我身邊,這兩天都沒睡好。」

哪怕老夫老妻了,喬綿綿聽得臉上還是有點熱。

還好,攝像頭都已經關掉了。

「寶貝,你想我沒有?」視頻里男人眼眸深邃,眼底濃黑一片,彷彿是夜裡的深海,能將人捲入他眸底。

「嗯,想了。「 首席的麻辣跟班 ,秦崢內心的震驚,已經有些難以用言語表達了。

這是一塊牌子,準確地說,是半塊,而這半塊牌子看起來還相當的眼熟,因為這樣的牌子,秦崢的意識海里就有兩塊,一塊金燦燦的,一塊被石化的。

而現在雪女手裡的這塊牌子上的紋路,很像是被石化的那塊,只是從體積上來看,還小上了一整圈。

這是半塊神格,秦崢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判斷。

秦崢認識,但是林希羽不認識,第一次見到雪女,對方就要送她東西,她顯然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林希羽本就是那種不太喜歡受人恩惠的人,於是她搖了搖頭道,「還是你留著吧,我不能收。」

「這東西,我不能用,不然我也不會給你了。」雪女如實說著,也搖了搖頭,手依舊伸著,態度有些堅決。

「羽兒,收下吧。」這可是好東西,要是林希羽真的能用的話……

「可是……」林希羽疑惑地看了眼秦崢,神態看起來有些不解。

「收下吧。」秦崢再次說道。

由於秦崢的兩次勸說,林希羽最終還是收下了這塊東西,而雪女也像是完成了任務一般,與兩人點頭致意后,轉身化作了漫天的飛雪,不知道會飄去何方。

雪女離開后,秦崢和林希羽被雪地精靈帶到了冰之堡壘中的一處房間,房間里已經鋪滿了各種毛茸茸的厚毯子,溫度方面明顯緩和不少,也是北極聯盟的人有心了。

不過即使這樣,秦崢他們依舊不會因為鋪了毛毯就睡在冰磚之上,而是果斷拿出了隱蔽小屋,貼在了冰牆之上。

一進到溫暖的隱蔽小屋中,兩人長長的出了一口白氣,然後將那件極其厚實的大衣脫了下來,整個人一下子解脫了不少。

緊接著,林希羽拿著那塊還有些冰涼的牌子跑過來質問秦崢,「你幹嘛非讓我收下這東西?」

「你可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秦崢笑了笑,有意想要賣個關子。

「我要知道是什麼東西我還問你做什麼!」林希羽一雙眼眸睜得大大的,死死地盯住秦崢,一副你不快說我就瞪死你的架勢。


秦崢被林希羽這模樣逗笑了,於是故意不說,轉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道,「哎,好餓,我們先弄點東西吃吧,吃點熱的東西,暖暖身子。」


林希羽挑了挑眉,哪裡還不知道秦崢的小心思,她用力吐出了口氣,走到秦崢身後,伸出一雙纖纖玉手,輕輕地幫他捶了捶肩膀,用生平最溫柔地語氣說道,「大爺,點個菜吧。」

「丸子。」秦崢確實相當懷念林希羽的這道拿手菜,上次吃,似乎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好,我這就去給你做。」說完,林希羽果然就轉身往廚房跑去了,當她回來時,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了。

她端了一個小盤子過來,裡面只可憐巴巴地放著四個丸子,秦崢疑惑道,「這麼少?」

他可不是第一天認識林希羽了,林希羽燒菜喜歡用盆來作為計量單位,什麼時候轉性了?

「少?不少,吃完要是不夠,我再給你做。」林希羽眯著眼笑了笑,秦崢看到這種笑容的時候,心裡一寒。

他依稀還記得他第一次看到這種笑容的時候,是在天魂學院的入學考試里,林希羽用這種笑容,從光頭老師那裡爭取到了用屬性之力測試的可能。

第二次看到這種笑容的時候,是在混亂之都,她用這種笑容,強迫他帶著她走上了和雷獅幫比賽的場地上。

後來,他陸陸續續還看到過幾次這樣的笑容,也漸漸意識到,這種異常甜美和勾人的笑容背後,大多都隱藏著林希羽那些「不懷好意」的小心思。

於是,他當即對盤子里的那四個丸子,產生了些微的抗拒之情。

似乎是看出了秦崢的猶豫,林希羽的臉當即就板了下來,「怎麼,怕我做的不好吃么?」

「怎麼會呢。」秦崢乾笑了兩聲,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用筷子夾起了一隻丸子,放在了鼻子前嗅了嗅,恩,很香,不像是有什麼問題的樣子。

整個過程,林希羽的眼睛就沒離開過秦崢的筷子,於是在林希羽的目光壓力下,秦崢一個狠心,將丸子塞進了嘴裡,當即,一股咸到發苦的味道,在他的嘴裡散了開來。

秦崢的臉由紅變白,又由白變紫,這個味道,也太過慘絕人寰了些,這絕對是整罐鹽都給丟下去了!

「好吃么?」林希羽臉不再板著,反而是變成了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是秦崢知道,此時林希羽的心裡,怕是已經樂翻了。

「好、好吃。」秦崢放下筷子,拿起桌上的茶壺就開始往嘴裡灌水。

「好吃那就吃完吧。」林希羽相當體貼的拿起筷子,幫秦崢夾起了丸子,然後喂到了秦崢的嘴邊,檀口微張著說道,「來,張嘴,啊~」

「啊……」秦崢無奈地張嘴,然後那股極致的咸苦味再次衝擊了他的味蕾,太可怕了,這四個丸子,比一個神境的敵人還要可怕!

看到秦崢愁眉苦臉地將四個丸子吃進肚子,林希羽終於忍不住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讓你給我賣關子,裝大爺,哈哈哈哈。」

秦崢心裡那叫一個悔啊,腸子都悔青了,果然,女人是世界上最為麻煩的生物,輕易招惹不得。

就在這時,林希羽從手裡戒里,又拿出了一盆四喜丸子,秦崢看到這盆丸子的時候,心裡當即就是一顫,差點沒昏過去。

看到秦崢一副緊張得不行的模樣,林希羽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眼淚道,「好啦,不和你玩啦,這盆是正常的,你也趕緊和我說說,那牌子,究竟是什麼東西?」

秦崢半信半疑地吃了個丸子,那熟悉的油香在他的口腔中散開的時候,那種幸福感,頓時讓他覺得剛才那四個丸子吃得還是很值得的。

於是他給林希羽比了個大拇指道,「你的手藝又進步了,至於那個牌子……那是半塊神格。」 喬綿綿知道他想聽什麼。

果然,就見男人唇角輕輕勾了起來。

「真的想了?」

「嗯,真的。」喬綿綿重重點頭,「特別特別想!」

男人唇角笑意加深:「我看了你剛才發的微博,今天做什麼了,累成這樣?」

墨夜司微博就關注了喬綿綿一個人。

所以喬綿綿微博一發新的動態,他馬上就知道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