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還欠她一條命。

別人是英雄救美,而他是美人救了他,所以他的心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要把心收回來,所以,這些天他會這樣失魂落魄。

雷家主見到小兒子這個樣子,不由怔了一下,「潯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父親,讓我靜靜吧。」

雷潯則是如此答道。

雷家主見狀,也就不再多說什麼,「行,你也不是個小孩了。該怎麼做,該怎麼去調節自己的心情,我相信你會做好的。」

說完,雷家主也就不再理會這個孩子的糾結,把這空間留給了他。畢竟衛凡雨來了,他身為一家之主,還是要去看看衛凡雨,要做出歡迎之態。

於是,雷潯則是獨自一個人在這沙坪里,扎著馬墩,閉上雙眼,讓自己的思緒慢慢的趨於平靜。

直到兩個時辰后,小妹雷素素來找他,「四哥,你知道嗎?聽說季邀月過幾天就要離開大悲島了!」 「你說什麼?」

雷潯因為驚訝這個消息,直接跪了在沙坪上,臉上帶著驚愕的神色。

他萬萬沒有想到季邀月竟然會離開大悲島!

怔怔的跪在那裡,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她本就不是大悲島人,離開,也是情理之中。」

雷素素那張嬌俏的臉帶著一臉懵傻,她有些不能理解,「四哥,為什麼你會這麼說?」

「季邀月的夫君來接她了,她當然會走。」

「啊?她夫君來了嗎?我怎麼不知道?」

雷潯輕聲道:「在上清學院的時候,她身邊的那個男人,便是她夫君。」

雷素素當時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季邀月的身上,自然是沒有去留意會多出哪個男人。不過既然四哥知曉了這事,那她也沒什麼可說的了,便說道:「四哥,既然你知道這件事了,那我就去忙了。她要離開了,我得給她挑份禮物才是。」

說完,她像是一陣狂風入境,吹倒了樹,人就跑了。

雷潯跪坐在沙坪,最後只覺得全身無力,抬首,看著那灰濛濛的天,如同他此刻的心境。

悶雷驟響,隨後緊接著雨滴打落在臉上,沒有等太長的時間,雨水就把他澆了個透心涼。

只是,肌膚上的冰冷,根本及不上他內心的冷。

他很清楚,季邀月離開大悲島的事,他是絕不會去送行的。

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控制不住,所以在季邀月離開大悲島之前,他決定獨自一個人進入月神叢林歷練。

他不敢再去冰川之谷,那裡有著她與他的回憶,他害怕觸景傷情。更害怕在那個地方,會讓他更難以忘記她。

心下也暗暗下了決心,如果一天沒有忘記季邀月,他便不會再踏足冰川之谷。

歷練,在大悲島上有太多的地方可以歷練了,並不是只有冰川之谷一個地方。

月神叢林與格布森林,也是去處,再不濟,便去九幽海!

想到這裡,雷潯一個魚挺翻身,然後直接回房,換了一身衣裳,在書桌上寫了一封信,便收拾自己的東西,出門直奔月神叢林去歷練了。

而他這一去,萬萬沒有想到,在那月神叢林里,他會遇見一個讓他恨不得將對方娶回家裡當媳婦的野蠻女子,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話轉回衛凡雨,她帶著萬翟、龐少卿兩位師兄一起來到了雷府。

進入雷府後,下人並沒有第一時間帶她去見雷夫人,而是把她和師兄們帶到了客院安置。

衛凡雨有些茫然,鬧不明白雷府這到底是什麼態度。

龐少卿出身武林世家,對這些把戲還是能看得清的,但是他卻是按兵不動,因為他也想知道雷家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不想與衛凡雨牽扯關係的話,大可以不必去上清學院認親。

現在衛凡雨來雷府了,他們卻擺出這樣的態度,實在是耐人尋味。

萬翟則是一臉無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龐少卿雖然面上不說,但是心裡還是有些覺得雷府不夠厚道!於是在尋思著,要不要等雷府表態后,給雷府使使絆子,省得讓他們看輕了小師妹。 在客院休息了一個時辰后,雷夫人來了。

雷夫人一見到衛凡雨,就對她噓寒問暖,然後讓人把她準備的衣服、首飾一股腦全部送給了衛凡雨。

衛凡雨也不至於這般眼皮淺,看著這些貴重之物,就腦子不用夠。

她直接拒絕了,「雷夫人,您送的這些東西,我心領了。只是,無功不受碌。而且,我今天來這裡,是來向您致歉的。前些天您到上清學院見我,正好我身子不適,未能出來見您,所以今天特意登門拜訪,請您見諒。」

「你喚我什麼?」

雷夫人一臉受傷的模樣,怔怔的看著衛凡雨。

衛凡雨則是一臉正色,「我喚您雷夫人。」

「呵……雷夫人?凡雨,你可知道,你這個稱謂對我來說,是在剜我的心。我與你母親都是衛家姑娘,我與她自幼感情就好。她去世的時候,我沒有一天不難過的。我也恨自己的身子骨不爭氣,怎麼就在那幾天早產!」

雷夫人一下子就哭了,她是真的傷心,她以為衛凡雨來雷府,是認自己了。

卻沒想到,衛凡雨根本沒有想著要與自己認親。

這如何不傷她的心呢?

雷夫人哭得傷心,衛凡雨在一旁聽不清頭尾,只能站在一旁,沉默以對。

對於當年的事,衛凡雨根本不知道,更何況,爺爺也沒有與她說太多。。

此時此刻,衛凡雨能做的,就是靜靜相伴。

直到雷素素走了進來,遠遠她就聽到了母親的哭聲,走進來后,果然看到了母親在哭,有些心疼,上前扶著雷夫人,「母親,您怎麼又哭了?自從知道凡雨表妹后,您就日日以淚洗臉,大夫說了,你再這樣哭下去,會傷眼睛,若是再調養不好,會失明的!」

衛凡雨聽到雷素素如此說,不由怔了一下,她是真不知道雷夫人竟會為她而哭,心裡湧起了一抹怪異的感覺。

雷夫人吸了吸鼻子,拭去臉上的淚痕,看著衛凡雨,「孩子,你坐下,我與你說說話。」

衛凡雨沒有拒絕,乖乖的坐在了她的面前。

然後雷夫人便把當年衛凡雨母親的事,前前後後,都給衛凡雨說了個清楚。

衛凡雨聽了過後,眼眶通紅,她這才知道,爺爺當年是對衛家心寒,所以才會獨自一人帶著她離開了衛家,然後辛苦的把她撫養長大。待她滿十八歲的時候,便讓她去安皇京城的六大學院擂台賽,尋找合適的學院學習,以提高自己的實力。

雷夫人把當年的事說清楚后,她看著衛凡雨,「孩子,雖然我姓衛,但當年的事我也是怨了衛家。我認你這個親人,是因為我愧對你母親。所以想補償你。所以,你可別喚我雷夫人,我是你姨母啊!」

衛凡雨聽她的聲音,帶著悲悽與痛楚。

這讓她的鼻子一酸,神差鬼使的喚了對方一聲,「姨母……」

雖然聲音很輕,但也讓雷夫人聽到了。

雷夫人當即應了,「哎!」

喜而泣極!

她這模樣,讓一旁的雷素素又焦急了,「母親,您可別再流淚了!」 「好,我不哭。我不哭!只要凡雨這孩子認我這個姨母,我高興。」

雷夫人吸了吸鼻子,然後指了指另一個桌子上的衣服與首飾,「凡雨啊,這些都是姨母精心為你挑的,你不要拒絕,就算是二叔在這,我送給你的東西,他也不會拒絕的。」

衛凡雨低首,沒有說話。

她既沒拒絕,也沒說要接受。

雷夫人知道二叔的性子很執拗,想必這孩子也是繼承了這個性子,於是轉移了話題,「你來安皇京城了,二叔人呢?」

「爺爺現在隱居,說我若是沒能步入強者之境,是不能回去找他。」

衛凡雨乖巧的答道。

「二叔,這麼多年了,性子還是如此。剛強的性子,並不會給二叔帶來任何好處,反倒是讓二叔受了不少委屈。凡雨,以後你若是回去看二叔的時候,告知我一聲,我與你一同去見見二叔。」

雷夫人說起衛戰龍,語氣有著惆悵。

二叔與父親關係也親密,只是當年二叔性子倔,在族中得罪的人不少,若是當時他人緣好的話,也不至於讓衛家人對二叔女兒的死,置之不問。

有的時候,人脈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人情。

如何讓大夥賣你這個人情,又是一手段。

二叔空有一身武力,在情商上,實在是欠佳啊。

現在衛凡雨年紀還小,性子卻像足了二叔。也萬幸這孩子是個女娃,還有得調教的時候,若是個男孩,怕是移山倒海也不能扳正了。

所以,雷夫人心疼的看著衛凡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她是要讓衛凡雨風風光光的被衛家人接迎回去。也必須讓衛凡雨給二叔長臉。否則,二叔這麼多年吃的苦,豈不是白吃了?

雷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衛凡雨,「凡雨,你想晉入強者之境嗎?」

「想!」

衛凡雨想也不想,直接就回答了。

步入強者之境,是爺爺對她的要求,也是她對爺爺的承諾!

不成強者,誓不罷休!

「好,只要你有這個決心,那姨母會盡一切力量去助你。但是有一個條件,我安排你學習的課程,你要一課不落的全部學習。」

「可我還在上清學院……」

「上清學院的實力,現在可比不得雷府的底蘊。」

雷夫人的話,讓衛凡雨怔在當場。

她不得承認,雷夫人說的話,都是事實。

可是,她並不想離開上清學院。對她而言,上清學院有師兄,有導師,還有師父……

就在這個時候,龐少卿與萬翟從外面走了進來。

龐少卿在門外聽到了她們最後的一段談話,所以當即對著雷夫人說道:「雷夫人,你讓小師妹離開上清學院的事,我覺得你該與我上清學院的南宮捷院長談談比較好。因為南宮捷院長,他是小師妹的師父。」

「你有師父了?」

雷夫人一臉微愕,看著衛凡雨。

衛凡雨點了點頭,「是,師父待我極好。」

「行,那你們回上清學院的時候,我便與你們一同回去,我與南宮捷院長談。」

雷夫人沒有因此而打退堂鼓,所以語氣十分堅定,沒有一絲猶豫。 坦白說,雷夫人的態度,龐少卿都看在眼裡。在他看來,雷夫人的態度還算可以,至少待小師妹是真心的。

所以,他也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直接詢問道:「小師妹,雷府已經來了,你也見過雷夫人了,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這裡呢?」

「師兄,我想明天離開這裡。」

衛凡雨想也不想,直接給出了答案。

雷夫人怔在當場,「那麼快?你們今天才到這,明天就走?」

「抱歉。我們得回上清學院,因為院長與導師對我們嚴厲,我這一次出來,也是向他們請了假的。有兩位師兄陪著我出來,也把他們的任務給拖拉了,我不能因為自己一個人而讓他們跟著我一起受累。」

衛凡雨在一旁輕聲解釋道,其實她也不想再呆在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她能感覺到,自己在這裡像是一個外人。

這種感覺,她不好與人說,只能把這心事壓心底。

雷夫人只好嘆息一聲,然後對著他們說道:「行,那明天我與你們一起回上清學院吧。」

說完,她與衛凡雨再說了幾句話,這才起身離開。

離開的時候,又告知大夥,半個時辰后,去膳廳用晚膳。

望著雷夫人與雷素素的背景,衛凡雨臉上突然苦笑,「龐師兄,我本想拒絕的,你怎麼會把院長給提了出來?」

「小師妹,有些事還是讓院長替你談吧。你太單純了。」

龐少卿微微一笑,如此說道。

萬翟則是一臉漠然,他在這裡那麼長的時間,光光的頭,依舊是好模樣。他就算是來了這大悲島,依舊沒有忘記自己是出家人,所以三天刮一次頭髮,這是他的堅持。

龐少卿睨了身邊的人一眼,「萬師兄,你怎麼看?」

萬翟兩手一攤,「只要小師妹有好處即可。至於別的,我們管也沒用。」

他的話說的很真心,然後看著衛凡雨,「小師妹,你可得想好,雷家人對你伸出尷橄欖枝,必有雷家人的目地。」

「萬師兄,你說的我都知道。」

衛凡雨低斂著眼帘,很快就知道了情況。

龐少卿則是看著面前衛凡雨,沒有再說什麼。

在用晚膳的時候,雷家主顯得熱情,對著衛凡雨說了許多話,當然那些都是拉籠而故意說些討好的話題。

面對這樣的話語,衛凡雨只是笑笑的應承,並不接話題。

所以,這一頓晚膳,吃的全是各自的心思。

……

上清學院。

三大院長都坐在一起閑聊,仲孫達看著南宮捷,張了張嘴,最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反倒是司徒天,比仲孫達豁達,直接問道,「南宮,你說衛凡雨去雷府,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能有什麼好處,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雷府的。」

南宮捷一臉不在意,幽幽的答道。

仲孫達則是皺了皺眉,「雷府,現在與鎮國公府攀上了關係,想必屬於雷家的黃金時期,這才剛剛開啟呢。衛凡雨若能與之交好,對她而言,只有好處,而沒有半絲壞處。」

「能交好,自然不會錯的。但若不能,那也是她的命。」

南宮捷嘴角微勾,一臉正色的說道。 「若是雷府來上清學院,要帶衛凡雨走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