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蘇羽下手那叫一個快,幾乎是瞬間,就將這頭削成了好多塊,神識一掃,直接收入了乾坤袋中。然後再次如屠夫一樣的切割,回收,回收,切割!

也就一個小時,這頭百丈長的鯨王,居然就被徹底的瓜分完畢,收入了乾坤袋中。

而當看到蘇羽對自己的獵物動手,那四腳飛蛇也是狂怒不已,直接空中一個翻身向著蘇羽憤怒衝來!

「飛蛇!你的對手是老子,往哪裡跑!」可加菲怎麼可能會讓它有機會逃走呢?當下一聲怒吼,一口咬住了那四腳飛蛇的尾巴,使勁的一甩頭,竟是將其直接甩出了幾百米開外,然後迅速地纏鬥上去。

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的,當那鯨王的血液流入海中之後,這片海洋徹底瘋狂了!起初,是一頭又一頭的滿身長著尖刺的類似鯊魚一樣獠牙森寒的魚類不斷地衝來,瘋狂撕咬著遺落的肉渣。

但就在他們瘋狂大餐的時候,海面之下卻是一張森寒巨口猛地張開,直接將這些嗜血生物整個吞了下去!然而未等它吃爽呢,下一刻又是一張更大的獠牙遍布的巨口,一下將其咬碎!

接下來,這片海洋簡直就成了鮮血和殺戮的世界!一個又一個巨型生物,不斷地屠殺著,撕咬著!隨著血水的範圍越來越大,出現的動物也越來越多,殺戮範圍也越來越廣。從最初的百米範圍,到後來竟是幾千米的範圍都是各種血型殺戮!

而撕咬到了最後,竟然意外的出現了十幾二十頭體積大小不一的鯨王!其中最大的,竟是比之前蘇羽所斬殺的那頭還要大上三倍不止!

「我滴個乖乖!這魚餌,出乎意料的好啊!」

看著那一處又一處的殺戮,蘇羽簡直樂翻天了!以他們的修為,那些海獸倒是無法傷到他們的,就算巨大的力道把人拉的急速下墜,大不了扔了魚叉就是,反正魚叉多得是!

而那鯨王,雖然氣血總量恐怖到了極致,但對蘇羽來說,它根本不具備任何威脅。為啥?因為它只是一頭未開靈智的海獸而已,太蠢了唄!

接下來,蘇羽那是忙的不亦樂乎,再又收割了兩頭鯨王之後,正準備收割第三頭呢,卻是被紫晶的一句話給問住了。

「主人,收了這麼多鯨王血肉,您說是要煉丹,可這麼大塊,怎麼放進丹爐里啊?」

「呃?!還真是啊!這麼大的血肉,到底要怎麼放到丹爐里去呢?神農鼎就那麼大點兒啊……」蘇羽瞬間也懵了。

高高的在空中,思索了好久不得其解,蘇羽神識一掃,將神農鼎取了出來,喃喃地說道:「神農鼎啊神農鼎,你說這麼大的鯨王,你這麼小,怎麼能裝的進去呢?」

可誰知道,就是這麼一句疑問,所引發的異變卻是驚掉了蘇羽的下巴!

只見那神農鼎上一道青光嗖的閃出,直接將海中一頭身長百米的鯨王籠罩,就像葫蘆娃的寶葫蘆一樣,居然嗖的一聲,就只是嗖的一聲,就將一頭鯨王收入了其中!

「乖乖隆地洞!早說你還有這樣的妙用嘛,害得我當了這麼久的屠夫,看到血我都快吐了!」半晌之後,看著手中那連大小都沒變過的神農鼎,再看看其內那微縮的跟條小魚兒似得鯨王,蘇羽不由得大笑道。 見到神農鼎居然有如此妙用,蘇羽不由得興奮了,「我滴小乖乖,收,給我收!藥材我多的是,鯨王缺的慌呀!收吧收吧,多少我都不介意的!」

而在蘇羽心念想通之下,那神農鼎上也是光芒閃爍,向著那一條條鯨王籠罩而去,每到一處,便有一條消失。這一來二去,沒過多久,這片原本血雨腥風的海域,居然連根鯨毛都沒有了!

這看得那頭已然被加菲打的鱗片脫落,渾身是血的四腳飛蛇不由得一聲怒吼,雙眼貓著紅光,發瘋了似得向著蘇羽沖了過來!

那眼神,簡直就像是到了床邊的媳婦被人撬走了,還當著他的面給睡了一樣!此仇不共戴天啊!

只是,他加菲哥能讓他衝過去?開什麼玩笑!要是讓你丫衝過去了,老子這幾個小時不是白忙乎了!媽的,當了萬年老三,好不容易準備收個小弟,你丫居然想跑?

當下,只見加菲一聲怒吼,嗖的一聲沖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是一虎爪向著那四腳飛蛇的頭拍了過去!

沒錯,是拍了過去,而不是抓了過去!那感覺,像極了老大在教訓小弟時拍後腦勺的巴掌,一巴掌接一巴掌!

而且加菲雖然是虎身,但卻口吐人言,打一巴掌,不忿地吼一句,「艹你丫的!想跑?你丫敢跑?!看來是打還沒挨夠啊!」

「居然還敢打我老大的主意?找死!」

「嘿?!丫的!瞪什麼瞪!再瞪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倆眼珠子挖出來當泡踩!」

「嘿?不信是不是?還瞪?!好好好!你很好!居然敢挑戰你加菲爺爺的虎威!老子現在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眼看加菲真的一爪子向著他的眼睛抓來,那四腳飛蛇如果是人的話,早就嚇哭了,早就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可即便它不是人,此刻卻也恐懼到了極點!不僅雙眼閃躲著,整個身軀顫抖著往後退,蛇尾部分更是噗嗤噗嗤的響著,竟是……竟是尿了!

「哈哈!我當你丫為什麼跟一頭鯨王乾的這麼拼死拼活呢,原來你丫吞了人兒子啊!活該!」看著那四腳蛇居然尿出來半截幼鯨的屍體,加菲不由得狂笑道。

「嘶!!」

一聽這事兒,那四腳蛇貌似羞憤地吼道。

「哎喲我去?!來勁了啊!嘶,嘶你妹啊!有種給老子再嘶一個!來,跪下來唱征服!聽到沒!」一聽這聲吼,加菲身形一抖,立刻變回人形,直接跨坐在四腳飛蛇的頭上,一巴掌照著腦門拍了下去。

「嘶!」

「哎喲!膽兒肥啊!再嘶一個!再嘶一個試試?!老子不挖了你的蛇膽才怪!」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在那四腳蛇的頭上,加菲怒喝道。

看著那四腳蛇被加菲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著,連信子都不敢吐,不住地翻滾著的那可憐樣,蘇羽就想笑。不過蘇羽並沒有打算出手阻止,畢竟這四腳飛蛇,今兒個必須要收服,只要不折騰死,就由著加菲去折騰吧!

而且今兒個蘇羽也算是看出來了,自己的教育還真挺失敗的。加菲這口氣,簡直跟小海像極了!這尼瑪就是一混子啊!

被加菲好一陣子打,那四腳蛇終於是忍不住了,終於是爬了,不住地點著頭,加菲讓它去哪兒,它就去哪兒!加菲讓它盤著,它絕對不敢伸展,讓它齜牙它絕對不敢吐信子,讓她躺屍,它絕對不敢睜眼睛,直挺挺的就那麼躺在海面上,連那肉質翅膀都不敢扇動一下!

「嗯!這就對了嘛!告訴你,給我做小弟,有肉吃!前途大大滴好!聽懂了沒?」看著花了這麼久的時間終於把這小子馴服了,加菲不由得興高采烈,擺出一副鼻孔朝天的老大模樣說道。

一聽這話,那四腳飛蛇趕點頭如搗蒜一樣,明顯是屈服到底了。

「那好!從今以後,你就我的小弟了!奶奶個胸的,老子終於有小弟了!哈哈!可惜你丫不會說話,要是會說話的話,叫聲大哥來聽聽!」

看著加菲那得意洋洋的模樣,蘇羽笑了笑,輕咳了一聲。

這一聲咳嗽雖然很輕,但卻是讓加菲不由得菊花一緊,嘿嘿地笑著,立刻轉過頭來,一臉嚴肅地對著四腳飛蛇說道:「還不趕緊見過大哥?我是你大哥,但這位是我大哥!是咱們的老大!」

「哎喲哎喲!都當大哥了啊,不錯啊!只是,你咋只記得大哥,不記得二哥呢?不厚道啊!」正當加菲說完,四腳飛蛇還滿臉疑惑的時候,空中一道悠悠的聲音傳來。

卻是小海也結束了戰鬥,兩隻爪子抓著一個正不斷掙扎但卻無力掙脫的跟他差不多大的雪白色的像鷹又不像鷹的雌鳥,悠哉悠哉地飛了回來。

搖身一變,小海立刻變回人形,也不管那四腳飛蛇驚恐和羨慕的表情,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直接就跨坐在了四腳飛蛇的頭上,笑著說道:「喲,老三,你不記得二哥了啊?」

「呃,哪有,哪有……」加菲尷尬的看著小海,生怕這貨來搶自己的功勞,立刻腦筋一轉道:「但長幼有序嘛,你是老二,怎麼能拍在大哥前面呢?所以肯定是先叫老大的嘛!」

「次奧!你他娘的才是老二!信不信我把你打成老二!叫二哥聽到了沒有!」一巴掌拍在加菲的脖子,小海不爽地說道。

「次奧!你丫能給點面子不!老子剛收了個小弟!奶奶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抓的這只是雌鳥,是準備抓回去當媳婦的!不要惹我,惹急了我一個不留的把你那些齷齪事兒都說出來!」加菲沒好氣地吼道。

小海頓時一頭黑線,「哎喲我擦!你要是說……要說……要說咱蘇菲兄弟,咱老三,那真叫一個威猛啊!虎王啊,白虎啊!牛掰的二五八萬,對不對啊!」

「好了,你們倆鬧夠了沒?這裡開啟的時間只有三天,如果這三天之內咱們不出去的話,就一輩子別想出去了。」看著這倆貨再這兒丟人現眼唱雙簧,蘇羽無語地說道。

「呃?老大,不著急吧,這還不到一天呢,咱有的是時間出去。」加菲和小海異口同聲地說道。

「是啊,可是我還想尋寶看看,說不定有什麼壯陽的東西呢。哎,原本是打算給兄弟們找一些,不過看來你倆也是不需要,那算了吧,咱們還是出去吧。」搖了搖頭,蘇羽說道。

「哎?!別介啊!大哥,別介啊!要要要,兄弟肯定要啊!你說去哪兒尋寶,咱這就走!加菲,你丫的還不趕緊把你小弟帶上出發?!」一聽壯陽,小海頓時激動萬分。

「那你們兩個的小弟怎麼辦?」蘇羽側目笑道。

「大哥,這還用問我們啊?當然是收進乾坤袋了唄!你看那四腳蛇,不死都差不多了,能幫上啥忙,還不如去裡面養傷去呢。」小海笑著說道。

「嗯,也好,你們都進去吧,自己的小弟自己治。大家也都休息一下。」說著,蘇羽神識一掃,便開始將眾人一個一個的請入乾坤袋。

就在這個時候,加菲卻是指著四腳飛蛇突然說道:「大哥,它說從這裡向東有個地方千萬不能去,那裡有雷雲風暴,還有炸雷,太危險了!」

「炸雷?雷雲風暴?」蘇羽有些奇怪地問道。

只見四腳飛蛇和加菲嘟囔了一陣,然後加菲立刻說道:「據說很恐怖,它說那裡的炸雷十分多,而且很恐怖。就算是我的修為去了,沾個邊就能成灰!」

「喳喳,喳喳喳!」就在這時,小海手中抓著的那隻純白的大鳥眼中似是不屑地叫了幾聲。

「嗯?你說什麼?」小海立刻好奇地說道。

「喳喳,喳喳!」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聽完之後,小海立刻大笑著說道。

這一頓鳥語對話,蘇羽還真的是沒有聽懂,畢竟就算他有神識,能夠和動物交流,但也得是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神識交流,找出對方的思維規律。這猛地一下,還真是聽不懂。

「小海,你媳婦說啥?」

一聽老大直接說這驕傲的閃電大鵬是他媳婦,小海別提多高興了!

「哈哈,我媳婦!哈哈,我媳婦說,屁的炸雷,屁的雷雲風暴,根本傷不到她半根羽毛!」

「哦?真的假的?」聽到雷雲風暴,蘇羽直覺上感覺那個地方一定不尋常,說不定真的會有什麼寶貝,所以立刻問道。

當聽到小海那句「我媳婦」,閃電大鵬不由得滿臉高傲,鄙視地轉過了頭,顯然是瞧不上小海。

「喳喳。」

對此,小海根本沒有在意,立刻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老大,我媳婦說,當然是真的。而且那些炸雷她一口就能吞一個,小菜一碟。」

一聽能吞,蘇羽心中立刻浮現了個陰損的計劃道:「哦?能吞?能能量不損的吐出來不?告訴你媳婦,如果能的話,我會讓她的修為在短時間內翻倍!」

「喳喳?」一聽修為,閃電大鵬立刻面上有些驚奇,顯然她和四腳蛇不一樣,是能夠聽懂人話的。

「喳喳!喳喳喳喳!」一聽到這高傲的媳婦開口,小海立刻用鳥語說道。

半晌之後,小海終於自信滿滿地對著蘇羽說道:「老大,我媳婦說了,那都不是個事兒!炸雷,她想吞就吞,想吐就吐,根本就是收放自如!不過她現在修為有限,能吞的不多。」

「好!你們先進乾坤袋裡去療傷。等需要的時候我會叫你們出來的。」蘇羽笑著,神識一掃,就把眾人收入了乾坤袋中,自己一個人,向著東方急速沖了過去。

「炸雷啊,這玩意兒要是能收入乾坤袋中,對戰的時候出其不意的放出來,嘿嘿,那得陰死多少人!如果……如果神農鼎再給力一點,能弄成藥丸什麼的,那豈不是更爽了!」想到了忍者管用的一些蘊含自然能量的彈丸,蘇羽大受啟發地自言自語著。 見到神農鼎居然有如此妙用,蘇羽不由得興奮了,「我滴小乖乖,收,給我收!藥材我多的是,鯨王缺的慌呀!收吧收吧,多少我都不介意的!」

而在蘇羽心念想通之下,那神農鼎上也是光芒閃爍,向著那一條條鯨王籠罩而去,每到一處,便有一條消失。這一來二去,沒過多久,這片原本血雨腥風的海域,居然連根鯨毛都沒有了!

這看得那頭已然被加菲打的鱗片脫落,渾身是血的四腳飛蛇不由得一聲怒吼,雙眼貓著紅光,發瘋了似得向著蘇羽沖了過來!

那眼神,簡直就像是到了床邊的媳婦被人撬走了,還當著他的面給睡了一樣!此仇不共戴天啊!

只是,他加菲哥能讓他衝過去?開什麼玩笑!要是讓你丫衝過去了,老子這幾個小時不是白忙乎了!媽的,當了萬年老三,好不容易準備收個小弟,你丫居然想跑?

當下,只見加菲一聲怒吼,嗖的一聲沖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是一虎爪向著那四腳飛蛇的頭拍了過去!

沒錯,是拍了過去,而不是抓了過去!那感覺,像極了老大在教訓小弟時拍後腦勺的巴掌,一巴掌接一巴掌!

而且加菲雖然是虎身,但卻口吐人言,打一巴掌,不忿地吼一句,「艹你丫的!想跑?你丫敢跑?!看來是打還沒挨夠啊!」

「居然還敢打我老大的主意?找死!」

「嘿?!丫的!瞪什麼瞪!再瞪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倆眼珠子挖出來當泡踩!」

「嘿?不信是不是?還瞪?!好好好!你很好!居然敢挑戰你加菲爺爺的虎威!老子現在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眼看加菲真的一爪子向著他的眼睛抓來,那四腳飛蛇如果是人的話,早就嚇哭了,早就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可即便它不是人,此刻卻也恐懼到了極點!不僅雙眼閃躲著,整個身軀顫抖著往後退,蛇尾部分更是噗嗤噗嗤的響著,竟是……竟是尿了!

「哈哈!我當你丫為什麼跟一頭鯨王乾的這麼拼死拼活呢,原來你丫吞了人兒子啊!活該!」看著那四腳蛇居然尿出來半截幼鯨的屍體,加菲不由得狂笑道。

「嘶!!」

一聽這事兒,那四腳蛇貌似羞憤地吼道。

「哎喲我去?!來勁了啊!嘶,嘶你妹啊!有種給老子再嘶一個!來,跪下來唱征服!聽到沒!」一聽這聲吼,加菲身形一抖,立刻變回人形,直接跨坐在四腳飛蛇的頭上,一巴掌照著腦門拍了下去。

「嘶!」

「哎喲!膽兒肥啊!再嘶一個!再嘶一個試試?!老子不挖了你的蛇膽才怪!」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在那四腳蛇的頭上,加菲怒喝道。

看著那四腳蛇被加菲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著,連信子都不敢吐,不住地翻滾著的那可憐樣,蘇羽就想笑。不過蘇羽並沒有打算出手阻止,畢竟這四腳飛蛇,今兒個必須要收服,只要不折騰死,就由著加菲去折騰吧!

而且今兒個蘇羽也算是看出來了,自己的教育還真挺失敗的。加菲這口氣,簡直跟小海像極了!這尼瑪就是一混子啊!

被加菲好一陣子打,那四腳蛇終於是忍不住了,終於是爬了,不住地點著頭,加菲讓它去哪兒,它就去哪兒!加菲讓它盤著,它絕對不敢伸展,讓它齜牙它絕對不敢吐信子,讓她躺屍,它絕對不敢睜眼睛,直挺挺的就那麼躺在海面上,連那肉質翅膀都不敢扇動一下!

「嗯!這就對了嘛!告訴你,給我做小弟,有肉吃!前途大大滴好!聽懂了沒?」看著花了這麼久的時間終於把這小子馴服了,加菲不由得興高采烈,擺出一副鼻孔朝天的老大模樣說道。

一聽這話,那四腳飛蛇趕點頭如搗蒜一樣,明顯是屈服到底了。

「那好!從今以後,你就我的小弟了!奶奶個胸的,老子終於有小弟了!哈哈!可惜你丫不會說話,要是會說話的話,叫聲大哥來聽聽!」

看著加菲那得意洋洋的模樣,蘇羽笑了笑,輕咳了一聲。

這一聲咳嗽雖然很輕,但卻是讓加菲不由得菊花一緊,嘿嘿地笑著,立刻轉過頭來,一臉嚴肅地對著四腳飛蛇說道:「還不趕緊見過大哥?我是你大哥,但這位是我大哥!是咱們的老大!」

「哎喲哎喲!都當大哥了啊,不錯啊!只是,你咋只記得大哥,不記得二哥呢?不厚道啊!」正當加菲說完,四腳飛蛇還滿臉疑惑的時候,空中一道悠悠的聲音傳來。

卻是小海也結束了戰鬥,兩隻爪子抓著一個正不斷掙扎但卻無力掙脫的跟他差不多大的雪白色的像鷹又不像鷹的雌鳥,悠哉悠哉地飛了回來。

搖身一變,小海立刻變回人形,也不管那四腳飛蛇驚恐和羨慕的表情,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直接就跨坐在了四腳飛蛇的頭上,笑著說道:「喲,老三,你不記得二哥了啊?」

「呃,哪有,哪有……」加菲尷尬的看著小海,生怕這貨來搶自己的功勞,立刻腦筋一轉道:「但長幼有序嘛,你是老二,怎麼能拍在大哥前面呢?所以肯定是先叫老大的嘛!」

「次奧!你他娘的才是老二!信不信我把你打成老二!叫二哥聽到了沒有!」一巴掌拍在加菲的脖子,小海不爽地說道。

「次奧!你丫能給點面子不!老子剛收了個小弟!奶奶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抓的這只是雌鳥,是準備抓回去當媳婦的!不要惹我,惹急了我一個不留的把你那些齷齪事兒都說出來!」加菲沒好氣地吼道。

小海頓時一頭黑線,「哎喲我擦!你要是說……要說……要說咱蘇菲兄弟,咱老三,那真叫一個威猛啊!虎王啊,白虎啊!牛掰的二五八萬,對不對啊!」

「好了,你們倆鬧夠了沒?這裡開啟的時間只有三天,如果這三天之內咱們不出去的話,就一輩子別想出去了。」看著這倆貨再這兒丟人現眼唱雙簧,蘇羽無語地說道。

「呃?老大,不著急吧,這還不到一天呢,咱有的是時間出去。」加菲和小海異口同聲地說道。

「是啊,可是我還想尋寶看看,說不定有什麼壯陽的東西呢。哎,原本是打算給兄弟們找一些,不過看來你倆也是不需要,那算了吧,咱們還是出去吧。」搖了搖頭,蘇羽說道。

「哎?!別介啊!大哥,別介啊!要要要,兄弟肯定要啊!你說去哪兒尋寶,咱這就走!加菲,你丫的還不趕緊把你小弟帶上出發?!」一聽壯陽,小海頓時激動萬分。

「那你們兩個的小弟怎麼辦?」蘇羽側目笑道。

「大哥,這還用問我們啊?當然是收進乾坤袋了唄!你看那四腳蛇,不死都差不多了,能幫上啥忙,還不如去裡面養傷去呢。」小海笑著說道。

「嗯,也好,你們都進去吧,自己的小弟自己治。大家也都休息一下。」說著,蘇羽神識一掃,便開始將眾人一個一個的請入乾坤袋。

就在這個時候,加菲卻是指著四腳飛蛇突然說道:「大哥,它說從這裡向東有個地方千萬不能去,那裡有雷雲風暴,還有炸雷,太危險了!」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