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凡是標價幾十萬積分的,都是難度不小的任務,不是四五天就能完成的,有些甚至可能要完成一個月。

一個月二三十萬積分,要湊到三十億積分要一千多年。

這還是不間斷接任務的qingkuang下,而事實上,根本沒人會不間斷的接任務,神文師還要修鍊、學習、閉關等等,這場戰爭,也不可能打一千年之久。

這一番比較下來,林銘對zi要買的那些材料的珍貴程度,有了更深度的認識,五品神文師根本弄不到,想要得到它們,需要六品頂尖神文師,耗費大量的精力和代價才行!

小魔仙知道林銘的水平,在一旁憂心的說道:「林銘,這可怎麼辦?我們再過二十五年就要去參加最終試煉,你現在要賺積分根本來不及了。」

「不知道,先kankan吧。」

林銘暫時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薛老頭攤攤手說道:「看到了吧,你想用做任務的方式賺到那些珍稀材料根本是白日做夢了,你要是還不死心,可以去任務發布處那裡翻一翻,kankan有沒有合適zi的任務。」

薛老頭說著指了指大廳的盡頭。

在那裡,有一條古色古香的長櫃檯,櫃檯後面,站著四五個人,其中一個身材火爆的妙齡女子最引人注目。

這個女子身穿火紅色的旗袍,旗袍很貼身,完美的勾勒出女子豐滿玲瓏的迷人曲線,旗袍胸前的雞心領一直開到胸部以下,露出一道雪白的幽谷和小半的玉女峰,旗袍的裙擺,也開叉到大腿根,隨著女子的動作,性感筆直的大腿若隱若現,引人遐思。(未完待續……) 看到櫃檯後面的紅旗袍女子,林銘愣了一下,在武者的世界,每個地方的衣著不同,人族所在的神域還是偏向於保守的,但是內修羅路,很多地方女子的衣著非常大膽開放。

而眼前這女子,穿成如此這般,林銘不得不承認,她相當有味道,容易激起男性的征服欲。

「這女人,真是個尤物……」

林銘暗暗說道,目光並未在女子身上停留。

薛老頭嘿嘿一笑,為老不尊的捅了一下林銘,「這女人極品吧?她是星極聖地的人,名字叫蘇雅,不要小看這女人,她不簡單的!」

薛老頭摸著鬍子,意味深長的說道,他知道如蘇雅這種身材飽滿,衣著大膽的女子,對年輕男子來說有相當大的吸引力,她的身體就像是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讓人很想咬一口。

看到薛老這般,小魔仙不爽的哼了一聲,用手擰了一下林銘的胳膊。

女人有時候很奇怪,對一些天真純潔的競爭對手,她們興不起醋意,比如林銘在青月門的時候,小魔仙早就看出那個年齡只有林銘三分之一的門主孫女倩巧仰慕林銘,只要林銘稍有意向,收個小妾太容易了,可是即便如此,小魔仙依舊對倩巧十分友善,就像對zi的妹妹一般。

但對這妖嬈蘇雅,小魔仙心中卻怎麼都看不順眼了。

看到小魔仙不快,薛老頭急忙咳嗽了幾聲。以示嚴肅,他正兒八經的說道:「這次蘇雅在我們神文師公會,算是星極聖地的聯絡人,你要是接任務的話,最好是通過她,因為星極聖地在開戰,所以很多任務開出的積分價格都很高。」

「懂了。」

看到薛老頭的反應,林銘心中好笑,他緩步向蘇雅走去,此時在蘇雅的身前。站著六個接任務的神文師。

這些神文師無一例外的都是男性。有年輕人,有中年人,這六個神文師,都在跟紅旗袍女子攀談著。從他們幾人的目光中。林銘看到了一絲隱隱約約的熾熱。

一般神文師中的年輕俊傑。眼光都非常高,他們從不缺女人,不知多少女人。爭相對他們投懷送抱。

但是在這蘇雅面前,他們卻依舊放下了神文師的架子,似乎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這也暗示著林銘,這蘇雅不僅僅是一個好看的花瓶,她擁有相當的實力和手段。

林銘發現,蘇雅對這六個神文師,有態度的區別,對那四個仰慕蘇雅的年輕神文師,蘇雅只是禮貌性的回答幾句,不怎麼願意理睬的樣子。

只有那兩個中年神文師,蘇雅才會多說幾句,也笑得更加熱情,而那兩個中年神文師,都是頂尖的五品神文師,距離六品神文師也不遠了。

「這女人,倒是傲氣,年輕神文師根本看不上眼,不過年輕神文師能完成的任務也確實有限。」林銘心中暗想。

小魔仙在一旁撇嘴說道:「這星極聖地,難不成是專門找個風情萬種的女人來,吸引神文師公會的色︶狼們來爭相接任務?」

林銘聽了微微一怔,旋即笑了,這還真有可能。想必因為這蘇雅的關係,任務專區的交易會更頻繁。

林銘擠入這五六個神文師中,頓時引起了四個年輕神文師的不快,他們看林銘的目光,都不怎麼友善。


林銘掃了一眼幾人胸前的神文師徽章,四個年輕人都是二品或三品神文師,林銘胸前的徽章也是三品神文師,地位差不多。

「擠什麼擠!」有人不滿的說道,他們並不認得林銘。

林銘二十五年前參加了神文師考核,曇花一現后就離開了神文師公會,除了蘇老、薛老,以及主持神文師考核的幾個考官之外,根本沒人認得他。

這青年神文師話說一半,卻瞥見了林銘身後的薛老頭,這一看,他們趕緊收起了臉上對林銘的敵意,換上了一副恭敬謙卑的笑容,問候道:「薛長老好。」

兩個中年人,也是對薛老頭執禮,「薛長老,您老也來接任務。」

兩個中年人雖然是五品頂尖神文師,但是距離薛老頭的六品神文師還有不小的差距,這本質上就是巔峰聖主和界王的差距!

就是這一步,不知有多少武者終生卡在這裡,無法突破,要知道哪怕是一個普通界王,也是擁有天尊傳人的天賦的!

「隨便來kankan。」薛老頭哈哈一笑,坦然接受這些後輩的行禮。

在櫃檯後面的蘇雅,見了薛老之後,滿臉堆笑,如同映日牡丹一般,她甜甜的說道:「薛長老,蘇雅這裡這幾天可是積累了好多任務無法處理呢,您老可得幫幫我。」

蘇雅的聲音,酥到骨子裡,落在女孩子耳中,可能覺得做作,但是對男性來說,這種聲音卻相當具有殺傷力。

連薛老頭聽得都是鬍子一顫一顫的,似乎相當享受。

「老色鬼。」小魔仙心中腹誹了一句,林銘卻是莞爾一笑。

「好說,好說,我這次就順帶接幾個任務,不過我來任務區主要還是跟你介紹這小子……」

薛老頭說著,指了指林銘,「他是二十多年前加入神文師公會的,最近他缺貢獻積分,估計要在你這裡拿不少任務了。」

薛老頭介紹著,蘇雅卻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林銘的神文師徽章,只有三品,她頓時不怎麼放在心上了。

這樣的年輕神文師她本來都不怎麼願意接觸,但是既然是薛老介紹的,她也不能置之不理。

「小雨,給他安排點任務。」


蘇雅隨意的說道,在她身邊,有一個乖巧的小女孩,聽言抱來了任務捲軸,給林銘翻看。

林銘打眼一看,這些任務捲軸,都是三品以下的任務,報酬不過幾百而已,甚至還有幾十的,shizai少得可憐。

「有等級高一些的任務么?」

林銘這樣問道,蘇雅一聽,微微愣了一下,林銘作為三品神文師,還想接更高等的任務?

薛老絲毫不意外,林銘這個怪胎就不能以常理來解釋。他在一旁笑呵呵的說道:「既然這小子讓拿,就拿高等級的任務來吧,也許他有能力完成呢。」

蘇雅雖然心裡不以為然,但是既然薛老這麼說,她自然只能照辦,「小雨,把四品、五品的任務拿來。」

小雨又去抱來了一沓任務捲軸,都是四品、五品的。

林銘認認真真的翻看著,每個任務,他都看得很仔細,分析這個任務會不會給他帶來大量賺取積分的可能。

「真能裝逼啊……」

在林銘身後,那幾個年輕神文師暗暗腹誹,當然因為薛老頭在場,他們也只能真元傳音,不可能說出來。

「這泡妞手段……嘖嘖,比我們膽子大多了,我們還停留在跟蘇小姐搭訕套近乎的地步,別人就在蘇小姐面前裝逼吸引注意了,我們以後也得學學……」

「我打賭他會抽出幾張任務捲軸帶回去,fanzheng接下來完不成也沒損失!」

幾個年輕神文師說話間,林銘果真抽出了幾張任務捲軸。

這幾張任務捲軸,都是四品的,不過卻是四品捲軸里難度最頂尖的一級,比起五品捲軸的報酬來,也相差不多。

林銘仔細看過這些任務捲軸,難度越大,耗時越長,報酬也越高。

林銘作為一個五品神文師,五品任務他自然有能力完成,但是他計算了一下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他發現比頂尖的四品任務性價比不見得低多少。

而四品頂尖任務,林銘憑藉他的技巧和對修羅天道的理解,可以大批量的快速完成。

林銘一共抽出了五張任務捲軸,在桌面上一字排開。

看了一下這五張任務捲軸的難度,在場幾個年輕神文師都無語了。

「這小子,臉皮夠厚的!」

裝逼也是看臉皮的,臉皮不夠厚的人根本裝不起來,他們自討如果是他們換到林銘的位置,斷然沒勇氣抽出難度這麼大的任務捲軸來裝逼。

這些任務,四品頂尖的神文師都未必有能力完成!

「裝逼太過了,傻逼才信他能完成,蘇雅小姐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去信他。」

「對,裝逼太過,適得其反。」

幾個年輕神文師說著,果然見蘇雅煙眉微蹙,如果不是因為林銘是薛長老帶來的,她早就讓人打發林銘滾蛋了。

這種耍花招,充大個的年輕人,她心中充滿了厭惡。


「這些任務,你選了是打算zi完成?」

誤殤 ,沒有代接的。

林銘沒有正面回答,而是道:「我既然接了,自然有些完成的把握的。」

「呵呵……」

蘇雅一聲淡淡的冷笑,她感覺日後得對神文師接任務做些限制了,免得chuxian林銘這種來消遣她的神經病。

「小雨,給他登記。」蘇雅冷淡的說道,看在薛老的面子上,她還是做做樣子,其實心裡已經將林銘劃歸為自作聰明的傻逼一類,拉進了zi的黑名單。(未完待續……) 看著小雨在任務玉簡上寫下zi的名字,林銘突然想起了什麼,他問蘇雅道:「你們發布任務,沒有材料補貼的么?」

星極聖地發布的任務,多半是讓神文師、煉藥師按照他們的要求繪製神文符,或者煉製各種丹藥,任務完成後,星極聖地將報酬給神文師公會,神文師公會則gen這些報酬的多少,換算成貢獻積分支付給神文師。

不過除了幾分獎勵之外,星極聖地,還要補貼一些材料錢。

星極聖地給的材料補貼,剛剛夠製作他們所要求神文符和丹藥的最低標準,如果神文師、煉藥師在製作過程中失敗,造成的損失就只能zi承擔了。

「還想要材料?」 醫寵成婚 ,雖然懶得伺候了,但是她涵養還算好,她說道:「你要是能把任務完成了,我自然補給你材料錢,現在抱歉,你只能zi墊付材料錢了!」

「哦……這樣。」林銘還有不少九陽玉,墊付材料倒是沒問題,至於蘇雅的反應什麼的,他才懶得在意,他是來完成任務賺積分,最終煉製貪狼天珠的,又不是來追女人的。

林銘收起了這五張任務捲軸,問道:「任務完成期限是多少?」

「隨便!」蘇雅冷淡的說道。

原本這些任務完成期限都是限時三個月以內,而且越快完成獎勵就越高,對前線戰場來說,時間就是生命。

但是對林銘。蘇雅沒報什麼希望,就這樣隨口回答了。

「了解。」

林銘帶著捲軸就要走,薛老頭摸了摸下巴,開口道:「小子,你真能完成四品頂尖神文符?」

即便是薛老也難以接受,神文師的修鍊需要時間的積累,哪怕再天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林銘離開神文師公會那會兒才三品神文師,現在才多少年,他怎麼可能成為四品頂尖神文師?

「拿回去試試吧。應該有些把握的。」林銘的回答有些含糊。沒有把話說死。

薛老道:「不過……你就算完成了這些任務,得到的貢獻積分對三十億的數目來說也是杯水車薪,你這麼幹下去,不連續幹個兩三千年別去想那些材料了。這還是保證你次次成功。zi不貼材料錢的qingkuang下。事實上,就算五品頂尖的神文師,也不敢說zi次次成功。這樣算下來,利潤就更薄了。」

林銘接的這些任務,貢獻積分最高的才八萬,其他的都是五六萬。

就算都完成了,也不過三十萬積分,佔了三十億的萬分之一。

而且這些任務工作量並不小,一張任務捲軸往往是要求製作二十張神文符,都繪製下來,一般神文師要幾個月的時間。

按照這速度,兩三千年賺到三十億積分都算快的了。

「這些材料,真是貴到離譜……」


林銘也感到無奈,清單上的東西,價值不次於他在神獸秘境中得到的至尊龍骨,那可是大界界王都會出手爭搶的東西。

離開任務大廳之後,林銘翻看著這五張任務捲軸。

第一張任務捲軸,煉製三十粒白陽丹,並且銘刻四品神文符,如果煉製順利的話,三十粒白陽丹,三爐就可以煉製完畢。

第二張任務捲軸,繪製二十張雷神符。

第三張任務捲軸,繪製二十張毀滅火符。

第四張任務捲軸,繪製二十張千神盾符。

第五張任務捲軸,繪製二十張白骨戰甲符……

所有的神文符,都是用來殺敵、或者防禦的符咒,武者在與敵人打鬥的時候,往往會遇到招式用老,或者自身真元耗盡的qingkuang,這個時候,如果扔出一張攻擊或者防禦的神文符,往往就能改變戰局!

而且有一些珍貴的神文符,往往能讓使用者越級戰鬥,比如當初在嘉蘭國的時候,皇后納葉氏在林銘攻向她時,就扔出了一張六品的奪命玉符。

當時納葉氏的修為只是半步界王,但是她用出奪命玉符后,卻足以能重創普通界王了。

如果不是林銘精通修羅天道,一槍將這奪命玉符轟碎,那一擊,林銘可能會吃點小虧,更別說傷到納葉氏了。

林銘現在接下的毀滅火符,雷神符都是類似的攻擊性符文,至於千神盾符和白骨戰甲,則是防禦性符文。

試想,在兩方都戰到極限的時候,殊死一拼,而這個時候,有人卻拿出一張防禦性的神文符,擋住了對方的攻擊,那戰鬥的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兩軍交戰,是武者實力的比拼,但同樣的,也是裝備的比拼。


一邊全副武裝,又是頂級靈器,又是各種神文符,各種丹藥不要錢似的消耗,而另一方卻是用的普通武器,那戰鬥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正因為如此, 無限之進化之塔

「三十億積分……」林銘摩挲著厚實的任務捲軸,陷入了沉思。

想要賺到三十億積分,如果只是按部就班的完成這些任務根本不可能。

林銘思考了很久,最終從五張任務捲軸中,挑出了毀滅火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