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人搖了搖頭,似乎動了愛才真心,其實他也清楚,這次第一會武之後,林銘如果想加入天尊勢力,實在太簡單了,除了進入神夢天宮難度較大,因為神夢天宮不收男弟子,其他天宮都可隨便選擇。

而論底蘊,他們普陀山比神夢天宮有過之而無不及,普陀山正好相反,不收女弟子,相對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此時在擂台上,連林銘自己都為他施展出輪迴武意的威力而感到驚訝。

嬌妻高高在上 ,隨著他實力的進步,已經明顯跟不上節奏。

現在突然施展出來,似乎因為自己修鍊神夢法則,輪迴武意也有了極大的進步,當然如果對比天道裁決、三元聚頂這些林銘壓箱底的絕招,當然還差了很多,最多增加一下林銘招式的多樣性和靈活性罷了。

「林施主,你真的讓貧僧驚訝,小輪迴道竟然也能修鍊到這種程度,貧僧自愧不如,若是林施主自幼加入普陀山,恐怕現在已經是一代高僧,甚至實力已經遠超貧僧了。」

林銘微微一!「原來這功法叫小輪迴道么?不過在下對出家為僧實在沒太多興趣,只能說無緣聆聽佛法了,多說無益,戰吧!」

戰字一出,林銘氣勢更勝,其實林銘也清楚,單單以小輪迴道對抗行痴那是不可能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以小輪迴道為跳板,洞悉行痴輪迴領域的秘密,最終破了行痴的八部浮屠。

「那貧僧就不客氣了,以功法等級壓制林施主,實在勝之不武,不過無奈行痴資質不足,以小輪迴道對抗林施主必輸無疑,只能如此了。」

行痴言語雖然謙虛,但一句「勝之不武」還是暗示了,即便因為林銘施展小輪迴道,讓戰局看似有些變化,但最終贏的還是行痴。如行痴這樣謹慎的人都敢這樣說,那麼戰局應該不會出差錯了。

林銘的小輪迴道讓人驚艷是因為他把一套爛功法發揮到這種程度,而並不是這功法的威力有多強,至於看破輪迴領域,那更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無上神武級別的功法,豈是那麼容易就看破的?

「林銘太吃虧了。」

「不錯,用普通界王級的功法,對抗無上神武,而且論修為和根基底蘊,林銘也不如行痴,僅僅憑藉天賦是打不贏戰鬥的。」

「可惜,他還是太年輕,天道裁決被破的情況下,他已經沒有更有效的手段了。」

眾人說話之間,行痴身上籠罩的八部浮屠開始旋轉起來,每一層佛塔上神祗都彷彿活了一般!

「轟隆隆!」

虛空都彷彿被震裂了,八部浮屠,重重的向林銘鎮壓下來。

那一瞬間,林銘只覺得身體彷彿被一股強大的氣機鎖定,根本動彈不得。

「佛門無上神武,果然強大,不管我是不是以卵擊石,這一戰,我都會全力以赴!」林銘將輪迴武意催動到極致,與此同時,他開啟邪神之力,甚至同時燃燒了本命精血!

第二次燃燒精血,已經是林銘的極限,即便有生門恢復,精血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燃燒。

鴻蒙空間!

林銘大喝一聲,在他身後,如血的帝尊蓮華綻放開來!

鴻蒙空間,堪稱領域之王!

「呼——」

林銘以燃燒精血的力量,全部來催動鴻蒙空間,讓鴻蒙空間迸發到極致,籠罩了方圓十里的區域,直接對上了行痴的輪迴領域。

以鴻蒙空間對抗輪迴領域!

兩種無上神武相碰撞,領域對領域!

「蓬蓬蓬!」

沉重的鴻蒙之氣,向輪迴領域中無數的苦難靈魂傾瀉下來!一縷縷苦難靈魂爆碎,與此同時,鴻蒙空間也在被切斷!

這是一場可怕的激撞!

「嗯?」

行痴心中一驚,他原本以為,林銘打算直接以小輪迴道對抗他的八部浮屠,那樣他必輸無疑,更不可能看穿他的輪迴領域。

但是現在,林銘竟然另有打算,他是先要用鴻蒙空間來削弱輪迴領域,而後以小輪迴道切入其中!

行痴何等人物,對武道知識和經驗,他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一眼就看出了林銘的打算!

「咔咔咔咔!」

輪迴領域,在被鴻蒙空間不斷的蠶食壓制!

「什麼!?」

人們都沒有料到,已經佔盡下風的林銘還能使出壓制行痴的招式來,鴻蒙空間的強大遠超出人們的預料!

鴻蒙空間雖然不完整,但是卻是專屬領域技能,而輪迴之盤,是一套複雜的無上神武,其中包括了超度眾生、八部浮屠、苦海沉淪等等諸多技能,輪迴領域只是其中一種而已,如此自然勝過輪迴領域!

「破!」

林銘大喝一聲,手持長槍,長驅直入,只聽一聲如同錦帛撕裂的聲音,林銘直接沖入了輪迴領域之中!

一時間,各種地獄怨靈、苦難靈魂,全部向林銘撲來!

林銘一剎那,幾乎心神失守,他感覺自己彷彿陷入了無盡的苦海之中,成為苦難怨靈的一員,在混亂中,經歷輪迴,幾乎迷失自我。

「醒來!」

林銘猛咬舌尖,輪迴武意運轉,雙目掀起巨大的漩渦,將所有怨靈統統絞碎!

他的神識也恢復了清明!

「這就是輪迴領域!」

林銘的雙目,彷彿吞噬一切光芒,他要將這輪迴領域看個清清楚楚。


而就在這時,林銘耳邊響起行痴的聲音,「林施主,真乃人傑,如此戰鬥手段,魄力十足,可惜貧僧不會讓你成功的······」

…… 「林施主真乃人傑,如此戰鬥手段,魄力十足,可惜貧僧不會讓你成功的……」

行痴的聲音,悠長沉穩,伴隨著浩浩佛音,就如同佛祖的意志,不可違抗!

他雙手放於胸前,手捏蓮花印訣,身後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光圈。

一道道梵音、佛文從行痴體內流出,在輪迴領域之中流轉。

「輪迴之盤,蓮心菩提。」

隨著行痴輕輕吐出這幾個字,之間在他眉心之中,一枚金色的光點緩緩浮現,隨後,從這光點之中鑽出一顆金色的舍利!

這枚舍利一出現,便金光閃爍,刺破陰霾,那些光,簡直如實質化的利劍一般,切割一切!

「是蓮心菩提!行痴體內竟然有蓮心菩提!無怪他這麼厲害!」

尊位席上有幾個老者一眼認出了這顆金色的舍利——蓮心菩提。

「了不得!了不得!傳說蓮心菩提為佛祖英靈轉世,一出生便是活佛,無怪一向低調的普陀山這次會派親傳弟子來參加第一會武,恐怕是為了讓行痴行走歷練,未來成為普陀山第三個天尊」

「真不得了,一個擁有鳳凰真體,一個有蓮心菩提,一個神夢宮聖女,還有三個非天尊勢力出身,但卻天賦妖孽的青年,六人當中的任何一個,都足以稱霸一個時代,可是現在,他們卻在一個時代聚首!」

「林銘沒有半點機會了,行痴的天賦不見得比他差多少,何況他苦修這麼多年。」

所謂佛祖英靈,是流傳於佛門的傳說,有人推測,他可能是一個佛門出身,實力超越天尊的大能,他坐化之後,遺骨凝結成許多枚舍利,這些舍利就是蓮心菩提。

它們神秘無比,會伴隨一些極具慧根的佛門弟子出生,從娘胎中就帶出來。

每一個擁有蓮心菩提的佛門弟子都是佛祖轉世,待這些弟子成年之後,就可以將這枚舍利煉化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用來鎮壓體內世界。

能擁有蓮心菩提的佛門弟子,千萬年,甚至數千萬年才出一個,稀有無比,這些人,除非中途隕落,否則幾乎都成為了一代高僧,天尊境界的高手!

行痴擁有蓮心菩提,本身又這麼刻苦努力,他實力至此,也是情理之中了!

整個年輕一代當中,除了冰夢之外,無人能與他爭雄!

「林施主,你逼貧僧祭出蓮心菩提,已經是貧僧最後的手段,以蓮心菩提鎮壓輪迴領域,輪迴領域的威力會提升數倍,林施主恐怕沒有機會了。」

行痴說話間,他眉心間的蓮心菩提飛入了八部浮屠,正鑲嵌在塔頂之上。

那一刻,八部浮屠中的八尊神靈全部綻放出熾目的光芒,雄偉的八部浮屠,直接向林銘鎮壓下來!

「咔咔咔!」

八部浮屠轟入了鴻蒙空間之中,鴻蒙空間發出不堪重負的爆響,林銘胸口沉悶全身氣血翻湧,然而面對全力以赴的行痴,他始終還是差了一些。

轟隆!

只聽一聲爆響,鴻蒙空間,被八部浮屠震碎了!

然而鴻蒙空間,畢竟是頂級無上神武,八部浮屠震碎鴻蒙空間的同時,自身光芒也黯淡下來。

「輪迴領域,全開!」

巨大的輪迴之盤,在行痴背後旋轉,沒有了鴻蒙空間的庇護,林銘直接置身於輪迴領域之中,承受輪迴之力的衝擊!

大量的輪迴之力,隨著無窮的怨靈,沖入林銘的精神之海,他的身體猛然一震,精神之海扭曲撕裂的痛苦讓他在剎那間幾欲暈厥。

「醒來!」

林銘咬緊牙關,在他精神之海中,一輪黑色的漩渦瘋狂旋轉,這自然是輪迴武意。

以小輪迴道,對抗行痴的無上神武!

「轟隆隆!」

在林銘精神之海中,一方輪迴之盤浮現出來,向黑色漩渦壓了下來!

這輪迴之盤,比林銘的輪迴武意要龐大足足十倍!在輪迴之盤的中央,站著行痴的意志體虛影。

「碎吧。」

行痴輕聲說道,輪迴之盤毫不客氣的撞擊在林銘精神之海的黑色漩渦上。

完全不成比例的碰撞,給人一種一瞬間就要破碎的感覺。

然而就在這一刻,林銘的精神之海中,浮現出數道法則符文,這些法則符文,正是神夢印記!

這些神夢印記烙印在了黑色漩渦之上,使得這黑色漩渦硬生生的支撐了下來。

「嗯!?」

行痴心中猛然一驚,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要贏了,結果沒想到,林銘的靈魂這麼堅韌,一時間難以鎮壓。

「嗤啦!」

在林銘的精神之海,輪迴之盤與黑色漩渦的擊撞激起了無數雷霆!

行痴口念佛音,在他眉心間,蓮心菩提再度大方光華,八部浮屠鎮壓下來,輪迴漩渦幾欲碎裂!

林銘的修神法則,在精氣神三者當中無疑是最弱的,僅僅修鍊了數個月的時間,單單憑藉它與小輪迴道結合對抗輪迴之盤,依舊有些不足,更何況現在行痴又祭出了蓮心菩提!

林銘全力支撐著,他感覺靈魂劇痛,精神之海中幻化出的意志體身形扭曲,顯然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在這樣的重壓之下,林銘心中幻象叢生!

他彷彿回到了凡人時代,與父母齊聚一堂,迎娶了天運國國之公主,在戰場上屢建奇功,位極人臣。

轉眼間,他又來到了神域,因為魔方的秘密暴露,他被很多強者追殺,走投無路,屢陷絕境!


甚至他還看到自己被廢去武功,被仇人抓到,飽受折磨。

一個個虛擬的人生,在林銘腦海中掠過,他明知道這是幻象,但是難以醒來。

這就是輪迴之盤,百世輪迴,輪迴之中,每一個人生都不同,無法說清真假。

林銘在這樣的人生中迷茫彷徨,時間似乎都失去了意義,他陷入了冗長的輪迴之夢,雖然他能保持清醒,但是卻無法從這夢中醒來。

而這所有的夢當中,有一個夢,卻讓林銘心神一驚。

在這個夢裡,他穿越到了三十六億年前的神域,組建天宮,主宰天下,對抗大劫,亘古不滅。

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林銘從封神台三十三階下來的時候,他就做過這個夢,因為這個夢,他沉睡了足足一個多月的時間,把上古鳳族的弟子、火烈石、秦杏軒、牧千雨都嚇得不輕。

而現在,這個夢重現了!而且比之前那一次,還要逼真!

林銘愈發確信,這正是封神天尊在他的肉身、靈魂、體內世界中同時種下符文印記所導致的,這些符文印記中蘊含封神天尊的記憶和對法則的領悟。


當林銘經歷百世輪迴的時候,這夢中的記憶,也變成了林銘的人生之一。

朦朧之中,林銘來到了一片蒼莽廣闊的蠻荒大陸。

這是一片散發著恐怖氣息的土地,與神域任何一個界的主大陸都不同,只是站立在這裡,就能感受到一種淡淡的威壓,這種威壓不是來自於強者,而是來自於這個世界本身。

一個擁有威壓的世界。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身穿白袍,站立在這片蠻荒土地之上,仰頭望天,他全身上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大道的氣息,這些氣息凝成道紋,遍布四周。

而看到這種道紋,林銘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

他內心猛然一震,這是在封神台三十三階時,封神天尊寫下在自己體內的道紋!

一縷縷道紋,在林銘的腦海中逐漸清晰起來,林銘心中莫名的湧現出許多領悟,這些領悟不是林銘自己的,而是封神天尊的。

林銘在經歷封神天尊的人生,也經歷著他的法則領悟。

當初在封神台三十三階上,那些道紋、符印,就是封神天尊賜予最珍貴的禮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