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飛沒有想到腕兒都要瘋了,這衛太后如果真的是殺了那麼簡單的話他們不早就動手了,她一個小姑娘還真是單純的可愛,翼飛嘆了口氣無奈的走遠了……

同時在沒有人的田野中束杼等了很久都沒有人來,她有些失望的看著火光滿心的失望。原本她還在因為自己的聰明而沾沾自喜,但是她這個辦法並沒有什麼用,楚瀾天還有石盤跟束薇三個人一個都不見蹤影,就連小土豆都沒有來。

夕陽掛在天邊,紅紅的晚霞就好像是在嘲笑她一般。她有些害怕的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地上的火光微微閃爍著周邊的乾柴能找的她全部都找了,這火也要滅了她總不能在這裡過夜。這裡就連一個遮擋的地方都沒有萬一有個不懷好意的人或者是野獸前來攻擊的話她豈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她只得起身,看了看四周然後低頭朝著車印,背對著夕陽走……

她看到自己有些孤單的影子照在土地上,她帶著希望等待了那麼久卻不見有人來,看來是她算錯了,他們現在也不知道被丟在什麼地方了……

「束杼……是束杼嗎?停下等等我!……」

她立即回頭果真是看到了一個黑影正在朝她走了過來,她立即高興的迎了過去。楚瀾天正快步的朝她跑了過來……

束杼從來沒有覺得楚瀾天如此可愛過,她走過去一把將楚瀾天抱在懷裡有些激動的說道:「你總算是找到我了!……」

楚瀾天整個人都愣住了,第一次束杼第一次主動抱著他……

「沒事了,沒事了讓你等的久了了吧?對不起對不起我看到你點燃的黑煙了,我知道你在這個方向,但是那車印還在繼續往前走我害怕還有被丟棄的夥伴就往前走了一段,之後才折返回來的。」

束杼這才鬆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的將楚瀾天放開說道:「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動了。怎麼樣那你找到其他人了嗎?」

楚瀾天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沒有看到其他人。對了你受傷了沒有?他們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他一路上擔心的就是束杼,但是看到那車印還是新的他實在是有些不放心,害怕這點黑煙的不是束杼而是束薇,如果束杼還在前面怎麼辦?他這才往前走了一段路程,一直都沒有看到束杼的身影這才往回走。

他看到束杼的時候滿心的歡喜,不管怎麼樣他首先找到束杼了。他若早知道這邊點黑煙的是束杼的話一定會不顧一切的來到束杼的身邊。他嘆了口氣但是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

「我沒事,不過就是有些擔心你們。」

楚瀾天笑了笑說道:「你就是這樣,總是為別人著想。你也不用擔心他們幾個,石盤跟束薇是靈狐他們自然不會有事,我這麼弱小都找到你了我相信他們也會沒事的,這個人不過是將我們分開了,但是並沒有傷害我們,我相信他也不會傷害其他人……」

說到這裡楚瀾天立即想到了小土豆,他們夫妻兩個從來沒有單獨出去過,這一次可真是考驗他們的時候到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但是小土豆怎麼辦?他跟豆豆兩個人會不會出什麼事情?」

楚瀾天雖然滿心的擔憂但還是安危束杼說道:「放心吧,我們幾個人中除了我心眼多之外就是小土豆了,他那麼聰明一定會沒事的,再說了他身體那麼小一般藏在什麼地方除了螞蟻不會有什麼人會注意到的。退一步講就算是遇到了什麼螞蟻,那麼幾隻螞蟻小土豆應該還是可以對付的。」

束杼的眉頭擰著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我們要怎麼辦?我們不知道這是哪裡?並且我們要往哪裡走?還有將我們分開的那個人又會是誰?他會不會還會對我們下手?」

這一路上其實楚瀾天也想了很多這樣的問題,現在束杼再一次的問起來,他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這些問題我也想過,但是除了那個接待過我們的老者之外我們並沒有接觸其他人,除非那個老者是不想讓我們去明星國。但是我們現在已經來到了這裡,難不成這明星國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束杼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我跟你想的差不多,我們現在肯定是要回去的,我相信其他人也會回到那個鎮子的門口,可能他們已經進去鎮子了也差不多,我們還是順著這個車印往前走吧。」

楚瀾天點了點頭。兩個人繼續往前走著……眼看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束杼的心裡倒是沒有像剛才那麼慌張了,至少她身邊還有一個很不錯的朋友。

他們一直順著那條小路走到了他們昏迷的地方,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那小鎮的大門還是跟以前一樣關著,就好像從來都沒有打開過一樣。

他們在周圍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束薇跟石盤他們,更沒有看到小土豆的身影。束杼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突然一股熟悉的的味道傳來。她猛然的一個轉身就抓了過去,但是卻撲了一個空。楚瀾天不解的問道:「束杼?你這是在幹什麼?是不是你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束杼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後對著周圍黑乎乎的一片說道:「老人間我知道是您來了,既然來了您不妨現身,俗話說的好明人不做暗事,我想跟您說一些事情。」

周圍安靜極了,那風吹樹葉的聲音都顯得那麼大,束杼的眉頭擰著繼續說道:「老人家,我們真的並沒有惡意,但是我不知道您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您不覺得這對於我們來講太不公平了嗎?如果您說出一個充足的理由,我不用您攆我走我自己離開可以嗎?」

過了片刻之後黑暗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你這個女娃倒是心思縝密,一般靈力要比你高的靈物都無法知道我的存在,你是怎麼知道我就在周圍的?」

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見過您,自然記得您身上的味道,您剛剛從這裡經過我自然能感覺得到,原本靈狐的嗅覺就是十分靈敏的,九尾狐的嗅覺要比平常的靈狐更加的敏感,所以這才知道的。」

那老者嘆了口氣說道:「哦,原來是你靠的是嗅覺。我原本還在納悶按照你的能力不應該能感覺到我的存在才對。還有一件事情我想問你。」

束杼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老伯,您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不如現身,畢竟我們也見過,這麼說話總是感覺有些奇怪不是嗎?並且我也有事情要問老伯,還請老伯現身。」

從黑暗中慢慢的走出來了一個人影,他來到束杼的面前看了一眼楚瀾天說道:「沒有想到你們竟然還能找到對方,你們都倒是有些緣分的。」

楚瀾天聽著他的聲音立即生氣的說道:「原來一切真的都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想要幹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們?其他人在哪裡?」

那老者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還不想跟你說這些,束杼我來問你幾個問題可好?」

楚瀾天看到自己被忽略了之後,他立即生氣的走上前去,但是他猛然的發現自己的手腳都動彈不得,他的眉頭緊緊皺著嘴巴也發不出一點聲音,他這才意識到這個老者有著很強大的靈力。

束杼點頭說道:「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但是有一點我希望您能幫助我,我想要找到我其他的夥伴。」

那老者搖頭說道:「除了那個女的其他人我都可以告訴你他們在哪裡?」

「那你把姐姐怎麼樣了?你對她做了什麼?」

那老者嘆了口氣說道:「我並沒有對她做什麼,只是她是魔域的人,魔域的不管如何都是不能進入我們明星國的,還有靈域的精靈。這也是我為什麼要請你們離開的原因。」

束杼並沒有否定而是皺著眉頭問道:「那你想要問我什麼?」

「你跟魔域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魔域的人?束杼想到了尚默想到了束薇。她確實跟魔域的人走的比較近,這可能才是這個老者想要他們離開的原因。

束杼頓了頓說道:「這些故事若是要一一告訴你的話要很長很長,但是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我並無惡意,也包括我身邊的朋友他們都是沒有惡意的,我們也不過就是想要在這裡過去僅此而已,還請您行個方便。」

對於魔域的人還有靈域的人明星國都會嚴格的審查,發現有靈力在身的人或者是機靈沒有經過特批是不準進入明星國的。那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不是我不想給你行方便,我們可不想像青丘一樣亂的一團糟。魔域跟靈域我們都惹不起,我們現在的明星國國泰民安,你們之間發生什麼我們也不想知道,但是你們這些身上沾有魔域靈域是是非非的人是不能進入我們明星國的。」

束杼的眉頭擰著看著這個老者並不像是再開玩笑。幾百年來除了青丘其他的國家基本上都全是人類,他們對於靈域跟魔域都是避而不談的。魔域跟靈域的人也不會跑到他們的國家,相對來說他們的國家更加的安定。

他們害怕束杼他們這些人來到明星國之後會引起不必要的紛爭,這才將他們分開之後扔到了不同的地方,他們肯定是希望束杼他們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不要去明星國。

如果他們幾個不去明星國然後想要繞到朝陽谷的話要饒很遠很遠的地方,但是若是從明星國內傳過去的話路程會減少很多。

「老人家,我們幾個真的沒有什麼惡意的,我們不過是想要從這裡路過,還是路過我們不會騷擾百姓更不會在明星國中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您就讓我們過去不行嗎?」 她變成了人形之後從樹上慢慢的爬了下來,這裡距離地面好像已經沒有多高了,透過陽光她看到能看到地面。

這裡距離地面不過是兩仗高。這個高度來講就算是掉下去的話也不會要了她的性命。她這才敢大膽的站在石壁的邊上看著不遠處的楚瀾天。

他的位置距離石壁相對比較遠,一不小心他就會掉下去。他是人類這兩仗的高度也足以使他喪命了。

她小心翼翼的喊著:「瀾天哥哥?我是束杼我們還沒有死,你醒醒……」

她不停的喊著,太陽都已經升到頭頂的時候她這才看到楚瀾天微微的動了動。隨著他眼睛的睜開,整個人都跟著清醒了起來,他有些擔心的看著站在石壁上的束杼問道:「我們沒有死?」

束杼點頭說道:「上天眷顧,我們沒死,但是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很樂觀。」

楚瀾天這才注意到他們現在的位置,他被掛在了一個樹枝上,兩腳懸空。綁在胸部的藤蔓將他的身體勒的渾身疼。他都不清楚自己被吊在這裡到底多久了。

他輕輕的動了動,就能聽到這個樹枝快要斷裂的聲音,拿一根只有手臂粗細的樹枝能將他掛住已經是奇迹了,現在他還不能輕易的動,好像一部小心就能掉下去。

「你不要亂動,這樹枝看上去馬上就要斷了,我看看能不能將你身上的藤蔓固定在這顆樹的樹榦上。但是前提是你必須將藤蔓給我扔過來。」

他身上有好幾根藤蔓,將一個扔過去原本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現在是他只要微微一動樹枝就會發出吱吱的聲音好像隨時都能斷裂一般。

「好,我這就給你扔過去。」說完他不顧那樹枝的聲音快速的將身上的藤蔓解開之後剛扔過去,束杼接過來之後立即將藤蔓纏在樹上,但只是纏了一圈楚瀾天就開始往下掉了。

她手裡的藤蔓還沒有來得及固定,就用手抓這藤蔓跳了下去。兩個人這才相互平衡著掛在了那個大樹上。

「還好你沒事……剛才可嚇死我了。」

就在束杼跳下去的那一刻,楚瀾天驚呆了。他曾經問束杼,如果殤璃遇到危險危及性命她會不會不顧一切額去救他,她說會。現在殤璃沒事遇到性命危險的是他。束杼同樣的做了這樣的事情,她如果有絲毫的猶豫的話他就會順著藤蔓掉入谷底。

雖然距離這地面不過是只有兩丈多高,但是對於人類來講這樣的高度掉下去非死即殘了。

這樣不顧生死的捨身相救,楚瀾天看在了眼裡。淚水在他的眼中打轉。束杼一直都是這樣一個善良的人。

地球開掛了 束杼的聲音打算了楚瀾天的思緒,她輕聲說道:「這藤蔓夠長,我們慢慢的往下滑,我喊一二三我們一起,這樣的話我們可以一起落到地面。」

楚瀾天點了點頭,兩個人一點點的往下挪。

在腳站在地面的那一刻,楚瀾天顧不上身上的疼痛跑了過去將束杼抱在了懷裡,緊緊的抱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你救了我的命!以後我這條命自然就是你的。」

聽著他的話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你不要這麼說,我其實什麼都沒有做,我們能活著被掛在樹上,出了運氣的話恐怕要說謝謝的是我。你看看我身上的藤蔓都是你纏在我身上的,我是因為這些藤蔓才活下來的。你也是。」

楚瀾天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我們的運氣,但是剛才我看在眼裡,若不是你眼疾手快

的話我就要直直的掉下來了,這麼高的距離我非摔殘了不可,是你不顧生命的危險救了我。」

束杼拍了拍他的後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還好不管怎麼樣我們沒事了,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我們豈不是相互救了對方?哈哈,我們還真是命大呢!」

兩個哈哈大笑了起來,楚瀾天笑了之後就開始不停的咳嗽,束杼從懷裡逃出來了一顆藥丸塞進了他的嘴裡說道:「吃吧,這可是爺爺救命的仙丹,就算是你是人之將死也能把你從鬼門關拉回來,更何況你不過是被吊在樹上的時間有些長了,有些不舒服。」

「那豈不是有些浪費了?」

兩個人相視而笑,朝著這山谷中走去。這山谷中的樹木要比山上的更加的茂密,粗大。粗壯的根莖露在外面,地上一層厚厚的落葉,楚瀾天想這麼厚的樹葉就算是他們真的掉下去的來的話說不定也可以不死的。

兩個人圍著這個山谷轉了一圈,整個人都跟著沮喪了起來,這山谷的的確確的是一個山谷,四面環上,並且都是陡峭的絕壁。偶爾會有一兩棵樹長在那裡,但是卻怎麼樣都爬不上去。

尤其是現在他們兩個都有些受了傷,更是無力爬上去。他們不知道這裡有沒有什麼吃的,兩個人累的癱在地上。

束杼有氣無力的問道:「這個山谷我們走了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依然沒有找到能出去的路,也不知道現在大家跟石盤怎麼樣了,那狼王還真是有些可怕,太聰明了,簡直比人還聰明。」

藥王重生:神醫皇妃 楚瀾天聽到束杼在落下來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也是驚呆了他也沒有想到一頭野狼的思維竟然如此的縝密。想到他們一直都在被這樣聰慧的生物盯著,兩個人就不寒而慄。

俗話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神廚王妃 並且惦記他們的還是這麼狡猾的狼群。那個為首的狼王更是可怕。

楚瀾天看著頭頂山的太陽也嘆了口氣說道:「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這個谷底找我們的屍體,我們現在若是被他們找到的話真的就必死無疑了。」

她猛然的坐起有些擔心的問道:「那狼王不會真的會來吧?不過也不稀奇,這狼向來都是一個報復心理極強的生物,我們既然惹上了如果不除掉的話就會後患無窮。被他們惦記的話也算是正常的事情。」

楚瀾天嘆了口氣說道:「早知道狼群這麼難纏的話,當初怎麼也要避開這些傢伙。」

對於狼群的事情束杼其實也想過,如果剛開始他們不交手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接下來的這些事情?但是命運向來都是不講道理的,誰也控制不住,若真是回到以前的話,她恐怕還會那麼做的。 「不要想那麼多了,現在我們還是找個地方落腳吧,先歇歇腳找一些食物補充一下體力,我們也不知道在樹上掛了多久,整個人的身體都要空了。」

聽到束杼這麼說他立即打起精神說道:「好,我去找點吃的。」

猛然起身的時候整個人險些一頭栽在地上,束杼立即去扶他說道:「我看你傷的比較嚴重,我是精靈體內有靈力可以身體可以自己恢復,可能在掛在樹上的時候就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但是你的身體卻不能自己恢復,雖然吃了爺爺的葯,但是還是需要好好的修養一下的,走我們先找個落腳的地方,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束杼將他的手臂拿起來繞過自己的脖頸,將他架了起來。楚瀾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還要你照顧我,原本是我應該來照顧你的。」

束杼笑了笑說道:「不妨事,我們可是同生共死的兄弟。」

雖然聽到兄弟兩個字的時候楚瀾天並不是開心的,但是能跟束杼又同生共死的經歷卻是他一直以來都很想的。現在至少說明了他在束杼的心裡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的,不管這個地位是兄弟還是……親人。

正躲在樹上的束薇跟石盤兩個人到處看了看,狼王的那些狼好像都不見了。並且也沒有在高聲喊叫了。他們兩個順著油煙味兒來到了懸崖,看到懸崖的邊上很多倍燒焦的痕迹……

束薇半跪在懸崖邊上,神情凝重的說道:「完了,束杼他們掉下去了……」

石盤立即搖頭說道:「不可能吧?你們不是說束杼是什麼很重要的九尾狐嗎?既然那麼重要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就死了?」

她眼中帶著一絲的淚光看著石盤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她不可能死並且她也不能死,走我們這就下去找他們。」束薇的眼中滿是堅定。

「下去?這可是懸崖?我們還是去想想其他的辦法吧。」束薇點了點頭兩個人離開了這個懸崖。這裡看上去深不見底,若真是跳下去的話肯定沒有生存的可能性,現在他們只能期盼會有奇迹發生。

兩個人繞著這個山崖不停的走著,心想若是能找到一個稍微有些坡度的山坡他們順著山坡慢慢的滑下去也好。但是他們走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了,這懸崖依然陡峭,好像這裡是一個圈不管怎麼走他們總是在這個山崖旁邊的轉一樣。

「現在看來我們如果想要下去的話要繞很遠很遠的路才行,這個山崖好像是一個山谷繞來繞去還是這個地方。」

束薇有些著急的說道:「我們兩個現在分頭去找這個山谷的入口。」

石盤有些擔心的說道:「現在萬一那些野狼還沒有散去的話,你自己豈不是很危險?」

束薇搖頭說道:「你就不要擔心我了,你難道就沒有發現那些狼群針對的就是束杼,對我們這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派多少狼跟蹤,不然我們兩個早就被抓了。」

說完她轉身走了,束杼肯定也早就發現了這一點了,所以他們才會想要分頭行動,這樣她想保存他們兩個的性命。想到這裡她的心更是有些難受。

她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將手臂上的一個鐲子摘了下來。伸出手有些嚴肅的說道:「王,您交給我的任務可能我再也沒辦法完成了,您現在可以召喚我回去嗎?」

那鐲子就像是有生命一樣變成了一個圓圓的鏡子,裡面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影子。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生氣的說道:「我不是讓你好好的保護好她嗎?怎麼會出了這樣的事情?」

束薇解釋說道:「那狼王百般刁難,並且城府極深我們不小心找了他們的道兒,現在束杼生死不明,並且就連楚瀾天都不知所蹤,我們的任務還要不要繼續?」

那黑影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束杼沒死,你的任務自然沒有結束。去找吧。」

說完那鏡子立刻變成了一個鐲子飛到了束薇的手腕上。束薇總算是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現在她至少確定束杼是活著的,只要是活著什麼可能性都會發生。

她繼續往前走,開始不停的尋找能下山崖的路。

這個時候的束杼跟著楚瀾天兩個人,在這山谷中來回的轉悠著但是卻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楚瀾天的手裡倒是有了一隻野雞。

他開玩笑的說道:「你就不要著急了,現在這個時候就算是出不去的話也不錯,至少這裡有野雞,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兩個火石點著火我們好好的吃一頓。」

這四周他們都看了,但是並沒有發現出口,轉來轉去還是這個地方。雖然這個地方也不小但是就連一個出口都沒有還真是有些奇怪。束杼的眉頭擰著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山間會有這樣一個封閉的山谷。

「你呀就知道吃,好吧好吧,你去找火石把握再去轉轉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能從這裡出去。」

看著楚瀾天正在點火,她嘆了口氣就離開了,這個山谷就這麼大一點想要走丟都十分的不容易,更何況他們來回的轉了好幾遍了,她對這裡的地形也早就熟悉了。

束杼走到小溪旁邊看著清澈的水洗了一下臉。水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影子還不等她看清楚,她就暈倒了……

尚默看著懷裡的束杼嘴角掛著一絲的笑意,原本他也不敢相信她會掉進山谷。現在看來她不僅掉下來了並且還沒有收到什麼傷害。

他細長的手指撫摸著束杼的秀髮,嘴角微微上揚。滿眼的喜悅外漏看上去他這個魔域的王也並不是不近人情。現在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鄰家的男孩一樣,只是身上穿這的黑色袍子平添了幾分冷漠。

「你乖乖的走你的路……」

說完他將束杼放在了旁邊的一個大石頭上,就嗖的一下消失了。

束杼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躺在石頭上,就有些納悶,剛才她好像是看到有什麼黑影了,現在醒來之後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想來也是這山谷若真是有什麼人的話他們早就應該發現了。

並且這裡怎麼可能會有人呢?若是有人肯定會摔死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有他們這樣的運氣。

她用寬大樹葉托著一點水朝著楚瀾天的方向走了過去。楚瀾天這個時候已經點起了篝火,用堅硬的樹枝插著野雞烤得正起勁兒。

「你倒是很有耐心,這火還真是點起來了。」 同樣是夜空,小土豆卻悲涼的掛在樹上。一陣風吹來的時候他差點從樹上掉下來。以前生活在束杼的口袋裡根本什麼都不用想。但是現在他一個人在外面滿心的凄涼……

他看著那狼王將束杼跟楚瀾天逼向了懸崖……那懸崖那麼高掉下去之後肯定是九死一生,就算是束杼是九尾狐就算她體內蘊含巨大的能量,但若是被直接摔死的話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他眼中的淚水流了出來。他點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閉上雙眼等待著什麼,突然他的眼睛微微閃著光。

只聽到殤璃有些不解的問道:「怎麼?你找我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小土豆猶豫了一下還是坦白說道:「今日束杼遭受到了野狼的攻擊……然後我們被打散了後來我會去找她的時候看到她跟楚瀾天掉進了懸崖……生死不明!」

殤璃立即就像是瘋了一樣高聲問道:「什麼叫做生死不明?你到底看清楚沒有?野狼怎麼回出現在那裡?你們……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