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染操嗣站在另外兩個集團的代表身邊,他長點上機學園的校服和另外兩位光鮮的西服顯得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開什麼玩笑!」

「我們居然被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比下去了?」

「黑幕!我要求公開投票!」

「這個少年我好像在哪見過……」

主持人也是一臉迷茫,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不過好在這時那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結果他手中的話筒,似乎他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吧?見他要說話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各位,我山中靖遠可以用自己的名譽擔保,這次的競標絕對不存在黑幕,我知道看到這樣一位年輕的少年作為代表上台很匪夷所思,但這也恰恰說明世界進步的速度!不得不說人老咯~」

台下的人群中漸漸有人同意老人的說法,驚訝的表情換做了讚許和感嘆,雖然依然有不服氣的,但到底是少數,不過少數中也是有出頭鳥的……

「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既然是驅動鎧的競標那麼性能自然是第一位的,我認為應該通過實戰來驗證驅動鎧的好壞,不能僅憑數據說話……」

不得不說這個傢伙高啊,他的說法完全沒有問題,但實戰這種事情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這讓主辦方有些為難了,就在主持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時候話筒又被人拿走了,感覺今天那個傢伙完全沒用啊……

「很好,集川集團的說法很有道理,我認為驗證驅動鎧的好壞自然是要通過實戰的,那麼請問『薔薇』的代表先生,你一下如何呢?」

就在這時羽染堰走了出來,羽染操嗣看著他的老爹眼底的那一抹壞笑心裡暗道這個糟老頭心裡壞得很,明知道「薔薇」的驅動鎧比起那些廢物的好了不是一星半點,居然還同意這種要求,不過作為一個新成立的組織靠這一次打出名聲倒也不錯……

就這樣「巨神」和那個什麼鬼集川集團的驅動鎧被推到會場後面的空地上,打算進行一場實戰測試,而駕駛員是由主辦方找來了,羽染操嗣看到那個進入「巨神」的駕駛員向那個集川集團的傢伙打了個手勢,看來是被收買了呢……

不過羽染操嗣並不著急,「巨神」雖然在他們手上是淘汰掉的「殘次品」但放在這個會場可是一等一的優秀作品啊……

不多時,兩台驅動鎧都被啟動了,那個集川集團的駕駛員馬上拔出了武器,向「巨神」攻擊,而「巨神」的駕駛員居然想躲避,還故意摔倒了,只見身體龐大的「巨神」在地上被對方不斷掃射,看到這裡現場不少人都是失望了搖了搖頭,更有甚者發出嘲諷的噓聲……

「看吧!連走路都走不穩,這樣的驅動鎧居然也能贏得競標,我現在很懷疑這個競標的真實性了……」

「就是就是,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鬼居然不知廉恥的上台了,他以為他是誰啊?」

聽到這些人的談話戶影豪正等人肺都要氣炸了,互相使了個眼神,戶影豪正按下的口袋裡的一個遙控器,啟動了「巨神」的自動駕駛功能……

只見原本一直在地面上掙扎的「巨神」突然站了起來,背後的推進器啟動,向著不斷掃射的敵方沖了過去,龐大的身軀有著與之不符的速度,這樣的速度讓對方的駕駛員始料未及,居然被撞了個滿懷,體重還不到「巨神」一半的驅動鎧馬上就被撞飛出去,胸部的護甲已經出現了裂紋,可見這一撞的力道之大……

「咔咔咔~」

「巨神」背後的「電錘」架到了肩膀上,已經進入了自動瞄準狀態,控制「巨神」的駕駛員無論如何嘗試都無法控制「巨神」只能看著槍口慢慢的移向那個已經無法移動的驅動鎧……

「pong!」

一聲巨響,爆破彈準確無誤的擊中了目標,強大的后坐力連重達一頓的「巨神」都後退了一步,看著炸出的火球全場都安靜了,一面倒的屠殺啊……

「他殺人了!警備隊!快抓住他!」

「不……不是我!是驅動鎧自己在動!」

那個駕駛員驚魂未定的從「巨神」裡面爬了出來,指著戶影豪正等人說道。

「沒錯!『薔薇』蓄意殺人!我請求取消他們的競標資格!」

戶影豪正等人聳了聳肩,指了指慢慢散去的火球,所有人回過頭髮現原本驅動鎧倒地的地方居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半球,就在這時,黑色的半球溶解了,漏出了下面的羽染操嗣以及那台以及報銷了的驅動鎧……

「我想起了!他就是學園都市的八名超能力者之一的『魔劍製造』!」

「『魔劍製造』……我記得他好像叫羽染操嗣吧……」

此言一出,全場都倒吸一口涼氣,超能力者!那可是戰術核武器級別的存在啊,剛剛還在說羽染操嗣是「小鬼」「不知天高地厚」還有「不知廉恥」的傢伙全都嚇出一身冷汗生怕羽染操嗣那他們開刀……

而羽染集團可是數一數二的大財團啊,所有人下意識的回過頭看著羽染堰,一頭金髮,有轉過來看著羽染操嗣,像!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啊! 第一百零四章:前奏!

這天177支部迎來了一個不一樣的客人……

「沒用,完全沒有走失或者相關的信息……」

羽染操嗣搖了搖頭,拿起手邊御坂美琴帶來的咖啡喝了一口,而在他面前的電腦上是一張小女孩的照片……

「那麼說菲布理是『棄兒』?」

是的,那個小女孩就是菲布理,羽染操嗣看著坐在沙發上玩著呱呱太指偶的菲布理又看了看御坂美琴,他看到御坂美琴似乎有什麼想問他但礙於黑子她們都在所以也就沒有開口……

「如果是『棄兒』的話那麼就只能通知托育所了……希望可以遇到好一點的托育所……」

「托育所還有好壞?」

就在剛剛春上衿衣也來了,作為一個在托育所長大的女生她很能理解一個好的托育所對於「棄兒」的影響,無論在哪都有那種打著托育所的名頭但卻對那些孩子「放養」的傢伙……

「這點不用擔心,我沒記錯的話常盤台的舍管不是經常去一家托育所幫忙嗎?」

「沒錯,如果是哪裡的話這個孩子也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了……但是我記得當時羽染前輩不是因為六區發生鬥毆而……」

「『書庫』……」

羽染操嗣指了指還開著的電腦,初春也就沒有多問了,關於這一點並沒有人懷疑,她們都知道羽染操嗣沒事就查「書庫」……

但她們就不想想這種私人的事情「書庫」可能有嗎?

想到了這一點御坂美琴馬上就給舍管打了電話,得到了確實的回復……

「已經確定了,但最少也要五天以後才能收容菲布理……」

羽染操嗣看著御坂美琴又看了看菲布理……收容……希望不會核爆吧……

「菲布理~願意暫時和我們住在一起嗎?」

菲布理看著淚爺,因為剛剛睡醒的緣故菲布理還是睡眼惺忪的樣子,菲布理看著淚爺又看了看黑子等人……

「和淚子?」

「恩~」

「黑子?」

「恩!」

菲布理看著御坂美琴,就在御坂美琴保持微笑等著菲布理叫自己的時候菲布理直接繞開了她……

「美偉?」

「當然~」

這時菲布理又看向在和咖啡的羽染操嗣,並沒有直接叫他,就在御坂美琴開心菲布理並不是只針對自己的時候……

「操嗣也是嗎?」

「雖然不能住在一起,但也可以一起玩啊,對嗎菲布理?」

「恩!」

御坂美琴跑到角落自閉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連這個傢伙都……」

就在御坂美琴想方設法騙回呱呱太指偶的時候黑子突然接到了風紀委員會的消息,通知他們去參加一個學究會的會議,在前往會場的時候御坂美琴和羽染操嗣故意和其他人拉開一些距離,吊在隊伍的後面,而其他人正在和菲布理玩呢,連黑子都沒有注意到後面偷偷對話的兩人……

「操嗣你認識菲布理嗎?」

「不認識……但菲布理肯定是人造人……還是暗部的那些傢伙乾的……」

御坂美琴瞪大了雙眼,看著菲布理跟在淚爺身後蹦蹦跳跳的,實在是很難相信她會是人造人……

「先不要告訴淚子她們,這件事我盡量趕在學究會之前結束……」

御坂美琴點了點頭,她現在對於這件事毫無頭緒,自然是沒有辦法行動的,不一會兒眾人就來到了學究會的會場,羽染操嗣和黑子等人進入了會場參加會議,而御坂美琴等人則是帶著菲布理在外面玩……

外面發生的事情和原著一樣,並沒有出現其他的不同,而在會場裡面的會議大概就是說的一些注意事項和規章之類的,羽染操嗣並沒有聽,他在想有富春樹那些傢伙現在可能躲在哪裡,來這邊已經太久了,這種細節他根本記不得了,但偏偏又是這種關鍵的地方記憶模糊了,羽染操嗣全程都在思考要怎麼樣才能讓那些傢伙自己暴露,所以全程都是心不在焉,而固法美偉等人也沒覺得奇怪,她們都習慣羽染操嗣在開會的時候走神了……

「你說菲布理差點被警衛機器人襲擊了?」

固法美偉看著掉落在地上的警衛機器人,又看了看縮在淚爺身後的菲布理,難以置信的說道,而羽染操嗣則是向四周張望,不一會兒就發現了樹後面的那個裝有佳妮頭髮的容器,當然這一切都是暗中進行的,並沒有讓其他人發現……

畫面來到「薔薇」的據點……

「豪正可以方向追蹤AIM擴散力場的信號嗎?」

戶影豪正看著羽染操嗣扔給他的容器,發現裡面是一根金色的頭髮,他不太明白羽染操嗣的意思,但這時另一個「薔薇」的研究員說話了……

「如果對方保持能力開啟的狀態的話這點是可以做到的,但這點就現在的技術來說追蹤關閉的特定信號太勉強了,而且對於信號的強度也是又要求的……」

「大概多大才能進行定位?」

「整個學園都市的八名超能力者至少兩人火力全開的時候……當然像老大你這種製造類的只要同時生產大量的魔劍理論上也能進行追蹤……在大街上全是能力者的學園都市想要追蹤可是很麻煩的啊……」

羽染操嗣坐到沙發上,這樣說來就是沒戲了,就算佳妮的能力屬於比較好追蹤的類型但他們這裡並沒有像瀧壺理后這樣能力的人,而且就算是瀧壺理后在佳妮不開啟能力的時候單靠一根頭髮也未必可以準確的鎖定位置……

「老大這是什麼?」

傲絕修神 羽染操嗣將情況大致說明了一下,在聽完后所有人都是義憤填膺,這樣雖然製造生命的行為道不道德先放一邊,就說這種為了「恐怖襲擊」而製造的目的就很混蛋,但在生氣又能怎麼樣?他們又沒辦法逆向追蹤……

「老大既然沒有辦法主動出擊要不給他們來一個伏擊戰?」

「伏擊啊……豪正你們這樣行事就以我的名義……之後將那些……懂了嗎?」

戶影豪正點了點頭,這兩點都不難,很輕鬆就能辦好……

「我了解了,但老大對方真的會從學究會出手嗎?」

「當然……」

羽染操嗣看向學究會會場的方向已經開始有參賽的學校向他們運送設備了…… 第一百零五章:我們都會保護你的哦~

時間已是黃昏,淚子背著菲布理走在小路上,初春,黑子以及御坂美琴都在……

「修路?」

「那就沒辦法了,雖然會遠一些但是繞路就行了吧?」

一行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引導向了一座廢棄的廠房……

「pong!」

「什麼!佐天初春你們後退!」

就在這時從廠房中居然衝出來一具驅動鎧,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沖向眾人,御坂美琴讓淚爺等人先退後,理論上驅動鎧這東西簡直就是被御坂美琴天克的,但很不幸這具驅動鎧並不需要用到電或者其他的驅動設備……

「這樣的東西……你覺得對我有用嗎!」

御坂美琴一側身躲開了驅動鎧的攻擊,將電流導入驅動鎧,就在御坂美琴以為已經解決對手的時候驅動鎧居然依舊可以行動!

「什麼!」

御坂美琴一個不留神被挑飛出去,驅動鎧背後推進器啟動馬上跟上炮姐,揮舞著手中的武器砸向御坂美琴的落點……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肯定是有人在操作……」

御坂美琴說到底還是一個超能力者,僅靠電磁力就將地面上的鐵砂聚集起來,縱使驅動鎧馬力全開也無法擊破御坂美琴的鐵砂流,在鐵砂擋開驅動鎧的攻擊后快速在御坂美琴的手中聚集,形成一把漆黑的鐵砂劍,自打在河堤被羽染操嗣打敗之後御坂美琴還特地去學習了一段時間的劍道,也算是小有心得,驅動鎧再次起身,就在他大幅度揮動武器的時候御坂美琴壓低身體從那具驅動鎧的手臂下面繞過,直接來到了他的背後,手中鐵砂劍刺向驅動鎧的後背,理論上這個位置就和人的脊柱一樣,是控制整體驅動鎧行動的部分,只要這裡被破壞了也就算是讓驅動鎧丟失了行動能力,但很不幸的是無論御坂美琴如何用力鐵砂劍都無法刺入驅動鎧的裝甲,僅僅留下了些許的白印,連鐵砂劍都被打散了不少……

「可惡……普通鐵砂的硬度不夠嘛……要是操嗣在就好了……」

御坂美琴捨棄了手中的鐵砂劍,控制著鐵砂形成一條黑帶環繞在身體四周,雖然御坂美琴無法傷到驅動鎧,但驅動鎧也無法得手,至於為什麼不用硬幣主要是御坂美琴怕誤傷駕駛,當然這具驅動鎧並沒有駕駛,但御坂美琴又不知道……

「雖然不確定,但似乎裡面有人在控制……可惡……煩死了!」

被一具驅動鎧壓著打了這麼久御坂美琴已經沒有耐心了,雖然不能用超電磁炮直接攻擊,但用鐵砂將裡面的人撞暈還是可以的吧?

這麼想著御坂美琴控制著大量的鐵砂如同一根長鞭很不猶豫的將驅動鎧抽飛出去,狠狠的撞在一旁已經堆放好了的鋼筋中……

「啊!」

就在這時菲布理的驚叫聲嚇了御坂美琴一跳,當她回頭時菲布理和淚爺等人已經被另外的三台驅動鎧包圍了,黑子手頭只有鋼針能用,又沒辦法觸摸到建築工地里的鋼筋,而初春則是將菲布理護在身下,淚爺則是憑藉自己強能力級別的「空力使」的戰鬥力在和驅動鎧周旋,但驅動鎧的重量太大,旋風的效果並不理想……

驅動鎧被淚爺用旋風頂住,但三台驅動鎧並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而淚爺到底也只是強能力,不一會兒就到極限了,而御坂美琴才剛剛解決對手,現在趕來已經來不及了,眾人看著驅動鎧手中的武器里淚爺和初春等人越來越近,黑子在傳送走兩台驅動鎧后也來不及轉送走第三台了……

「鐺鐺鐺……」

就在淚爺準備被打飛出去的時候,她聽到自己面前傳來一連串的金屬摩擦聲,淚爺壯著膽子睜開了眼睛,只見那台驅動鎧被數把長劍釘在地上,已經被捅成了塞子……讓御坂美琴的鐵砂劍無功而返的裝甲面對這些長劍毫無意義……

「你們沒事吧?」

「羽染學長?」

羽染操嗣點了點頭,看了看已經報銷的四台驅動鎧,又看向四周,並沒有發現有富春樹的車,看來因為知道羽染操嗣可能出現藏起來了嗎?

「菲布理沒事吧?」

初春看著瑟瑟發抖的菲布理撫摸著她的小腦袋問道,菲布理點了點頭,雖然有些害怕還是還是忍著沒有哭呢……

「這次襲擊不是意外……具體情況之後在詳細解釋清楚,沒有必要報告給警備隊了,他們來了也沒用……這次襲擊恐怕只是個開始……」

但菲布理聽到「只是開始」的時候直接嚇的縮到淚爺的懷裡去了,羽染操嗣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也沒想到菲布理反應突然這麼大了……

「別擔心菲布理,大家都會保護你的哦~」

「真的?」

菲布理弱弱的看著眾人,大家都是會以微笑,看著大家的笑容菲布理也不再害怕了,但因為玩了一天又被嚇了兩次了,所以很快就趴在淚爺的背上睡著了…… 第一百零六章:戰鬥開始!(上)

「菲布理是人造人?」

「有人打算向徐學究會的會場發動恐怖襲擊?」

「羽染學長你是怎麼知道的?」

在177支部,所有人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羽染操嗣,而羽染操嗣則是處之泰然,優哉游哉的喝著咖啡。

「學園都市高層發來的消息,咯你們看……」

羽染操嗣調出電腦中的一條訊息,大致就是說明了菲布理的情況和學究會極有可能是恐怖襲擊的地點,而發件人是學園都市的理事會……

看著已經相信了的眾人羽染操嗣暗地裡鬆了口氣,他就怕初春看出什麼紕漏,其實這份訊息是戶影豪正黑進學園都市系統發送的,發送的IP是一個學園都市的理事會成員的IP,對方肯定是沒有發現的,但亞雷斯塔就不好說了,不過也無所謂了,羽染操嗣等人幫他解決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菲布理被送去醫院,冥土追魂的檢查結果也證明了菲布理的身份,所有人一時間都沒法接受這個事實,羽染操嗣知道她們還需要一些時間,而菲布理本人倒是沒什麼反應,該吃吃該玩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