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村長,無意冒犯,請勿見怪。

強壓心中慾火,周安輕輕的將唐婉身上的T恤褪去,手剛一觸碰到唐婉的肌膚,一陣絲滑蕩然心中。

當見到唐婉那空無一物的上身之時,周安兩眼都發直了。

這他娘真是個大奶牛,估計大奶牛都沒有這麼大。

拂去腦海中的胡思亂想,周安取出萬國送給他的銀針,整個人全都凝重的神色。

現在的唐婉的病情越來越重,現在要快點替她醫治。

手指揮舞,一枚銀針巧妙的落在兩指之間,閃電之勢,一枚枚銀針極其乾淨利落的扎在唐婉的身上。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唐婉痛苦的表情慢慢減輕,一滴滴汗珠從周安的腦門上分泌而出。濕噠噠的汗水也就周安衣衫都侵染的濕透。

唐婉的病情太過嚴重,周安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一邊替著唐婉去除身上的毒素,一邊忍著身體內那即將消耗殆盡的精氣。

扎針、拔出。

來來回回數個回合,當周安將唐婉白嫩肌膚上的銀針拔出之時,精疲力盡的周安再也支撐不住,無力的癱坐在唐婉的身旁。

此時的唐婉身上的毒素正在慢慢流淌而出,望著唐婉沒有生命危險,周安嘴角露出一抹疲憊的笑容。

五毒蟲的毒太過厲害,雖然現在唐婉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唐婉還需要一段時間的靜養,慢慢的調理才可以完全的康復。

休息一會兒,周安撐著床邊艱難的站了起來。

他現在要幫唐婉清楚身體內流出的惡臭毒素。

此時的唐婉身上那些被銀針所扎過的肌膚之處,都不斷的湧出紫黑色的毒素,那毒素噁心難聞。

他現在要立即將那毒素清理乾淨,否則,再耽擱下去,那毒素還會順著銀針所扎的地方而返回到唐婉的身體內,那時再想出針治療,就難上加難了。

望著唐婉那曲線玲瓏,高挑曼妙的身材,周安不時有點猶豫。

這魔鬼的身材如果要是再讓自己看上幾眼,估計心中的慾火壓制不住。

「得得,還是讓趙曉榮幫忙吧。」轉咂咂嘴,自言自語的說道。

心中雖然有所不舍,但是他擔心到時唐婉醒過來之時,忽然見到這樣一絲不掛的出現在自己跟前,以唐婉那脾氣,估計要追著自己滿村的跑。

開了個門縫,讓趙曉榮走了進來。周安仔細的叮囑著趙曉榮如何清理那些惡臭的毒素,見到趙曉榮點頭,這才離開房間。

一頓醫治,走道門外的周安才發現,此時的天色已晚,黑壓壓的帷幕落在白石村的上面,院子里變得發暗的。

院子里此時站滿了人,一個個村民擠著腦袋想看看裡面的情景,見到周安走了出來,臉上都露出一絲輕鬆。

「周安,怎麼樣?唐村長好了沒有?」張有財著急的問道。

那次自殺過後,唐婉可是對他們家幫忙不少,胖妞天天嘴裡都念叨著唐婉的好。

現在聽到唐婉被五毒蟲咬了,心裡也是十分著急。

「已經脫離危險了,有財叔。」周安微微一笑,輕鬆的說道。

當聽到這話,村裡再次喧鬧起來。

「我就說安子厲害!」一個大媽向著周安豎起大拇指。

「那是,周安這醫術可是比大醫院的那些醫生要好的很!」

「周安就是棒,棒棒噠!」

一聲聲的恭賀之聲在周安的耳邊響起。

王大花看著自己這孫子將唐婉救活,心裡別提多開心。

又是一番調侃吵鬧,周安見時候不早,建議村民早點回去休息,村民也是很高興的離開。

唐村長沒有事了,現在還是不要打擾的好。等明天再過來看望看望。

周安正準備回屋再去看看唐婉的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叫住了他。

「周安,等等。」

周安回頭看去,只見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小夥子,朝著自己走來。

這個年輕小夥子叫趙德貴,是趙曉榮的哥哥。自從父母將他和妹妹扔在家裡后,他兩個從小到大就相依為命。

「怎麼了,德貴?」周安好奇的問道。

「那個我妹妹是不是要留在這裡?」李德貴瞥了一下四周,小聲的問道。

周安點點頭。

「現在唐村長還要人服侍一下,我不太方便,只能麻煩趙曉榮妹妹。」

他留下趙曉榮服侍,一是因為趙曉榮熟悉五毒蟲的毒性,二是趙曉榮干起活來乾淨利索,有她的幫忙,自己也省了麻煩的事。

「那太好了。」

趙德貴突兀的一句話讓周安摸不清頭腦。他還以為趙德貴要讓趙曉榮回家呢。

「安子,有句話怎麼說呢。你看我妹妹要大不小,她對你也是有點意思。現在你兩個也該結婚了,與其這樣拖著,不如你今晚先和妹妹兩個……嗯,你懂得。」趙德貴一臉壞笑的看著周安。

「……」

周安無語的看著趙德貴。

有這樣把自己妹妹給推出去的嗎?還今晚就這個那個你懂得?懂個屁啊。

「德貴哥,你先回去休息,我看看。」周安苦笑一聲,為難的說道。

難道最近真的走桃花運?姑娘都排隊的送上門。

「好勒,那我先走啦,抓緊噢!」

趙德貴對著周安吆喝一聲,開開心心的離開了周安家。

望著趙德貴喜滋滋離去的背影,周安無奈的搖搖頭。

送走趙德貴,周安回到自己的屋子裡,打算好好的休息一會兒。

剛才替唐婉使用針灸之術,現在整個人都虛脫,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他剛躺好,緊閉的房門咯吱一聲被推開。

只見一個青春質樸,柔美可愛的女孩從屋外走了進來。

女孩身材高挑,臉蛋圓潤,可是是因為長期在田地里幹活,肌膚沒有賽雪的白嫩倒是多了一份小麥之色。 推門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趙德貴剛才向著自己口中說的妹妹,趙曉榮。

趙曉榮雖然沒有唐婉那麼白嫩漂亮,倒是也算得上好看。緊嫩的肌膚,鵝卵石的臉蛋,煞是可愛清純。

「周安大哥,你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你脫下來,我一道給你洗洗。」趙曉榮羞澀的說道。

趙曉榮這麼一說,周安才反應過來,當時自己身上的衣服因為給唐婉使用針灸,全身上下都是濕噠噠額。

周安點點頭,就要脫衣服,趙曉榮見到周安居然當著她的面把衣服脫衣服,驚慌失措的猶如一條懵懂的小麋鹿,慌慌張張的跑出屋子。

這時周安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尷尬一笑,周安想起趙德貴臨走時說的話,一時之間腦海中出現一個壞壞的主意。

他打算挑逗一些這個害羞的女孩。

麻溜利索的將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換上一個裡面穿的小內褲,周安就朝著屋內喊著,「趙曉榮,進來吧,我衣服換好了。」

躲在門外羞澀的趙曉榮聽到周安的喊聲,急忙推門進來。

可是當見到周安幾乎全身乾淨,一絲不掛的站在面前,趙曉榮整個人猶如被雷劈到一般,痴獃呆的站在那裡。

透著屋內泛黃的燈光,趙曉榮清晰的可以看見周安那稜角分明的身軀,尤其那腹中的肌肉,更是散發著雄性荷爾蒙。

瞧到這,趙曉榮頓時臉紅了起來。

等她反應過來,驚慌失措的尖叫一聲,慌慌張張的跑出周安的房屋。

趙曉榮一直生活在白石村內,從來沒有離開過白石村半步,每天除了下地幹活就是回家做飯。

像男人光溜的站在自己面前,倒是第一次見到。這一看哪還能禁得起周安的挑逗。

周安也沒有想到趙曉榮居然這種反應,當即心生後悔。

此時夜色已晚,白石村裡的村民也都是剛走沒有多久,要是讓他們看見自己這幅模樣,估計以後的村裡的八卦新聞都要纏繞自己的沒得跑。

不過還好,院子里沒有來人,奶奶也臨時出去辦點事,現在只剩下他和趙曉榮,至於隔壁屋的唐婉,目前還在昏迷狀態,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否則,自己真的無法說清。

瞧著趙曉榮驚慌失措的大喊,周安哪還敢猶豫,一個大步跨過,一把摟住趙曉榮,將她的嘴捂住。

「趙曉榮,你冷靜一下,你喊什麼!」周安有點著急加無語。

這個小姑娘咋這麼禁不起挑逗呢?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啊。

趙曉榮雖然是個女孩,但是由於長期下地幹活,那身上的力氣也是不小。扭著身子不斷的掙扎。

要是一般的小夥子,估計早就被趙曉榮掙脫了,可是現在她面臨的是周安。周安的力氣可是大了去。

不管趙曉榮如何扭捏掙脫,都無法周安的束縛。

趙曉榮畢竟是個懵懂的女孩,天天生活在白石村裡,和男人的接觸也頂多只有見面打個招呼,像這樣親密的接觸倒是人生第一次。

一時之間,趙曉榮意亂情迷,整個人無力的躺在周安的懷抱之中。兩眼羞澀誘人,呼吸急促。

隔著薄薄的衣服,趙曉榮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周安那身體內散發的男性獨有的味道。

「趙曉榮,別在鬧騰了。」

周安緩緩的將手從趙曉榮的身子上挪開,小聲的叮囑著趙曉榮。

「周安大哥,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趙曉榮羞答答的埋怨一句,面色緋紅的轉了過去。

「我怎麼了?」周安厚著臉皮問道。

周安生怕有人突然闖進來,連忙從柜子里翻出一個清涼的大褲衩套在外面。

「不是我說你曉蓉,我們兩個也是從小玩到大的,我沒穿衣服的樣子你都看過,你至於這樣嘛。」

想起小時候下河游泳時候,趙曉榮就在旁邊給他們看著衣服,不知不覺,現在都長大了。

「那能一樣嘛。」

趙曉榮羞澀的轉過身來,餘光瞟了一眼周安,連忙將周安換下的衣服拿在手中。

「咋不一樣,難道你不是趙曉榮啦?」周安撇撇嘴說道,「剛才你哥走的時候,還說要把你嫁給我呢。」

「周安哥!!」

趙曉榮羞澀的臉都要滴血。慌慌張張的跑這衣服就跑出周安的房間,生怕周安再拽住自己。

「到底怎麼樣啊!」周安心存挑逗,扯著嗓子再次喊道。

「我才不要!」趙曉榮嬌羞回應一句,嬌嗔的瞪著周安,然後轉身就不再搭理周安。

「……」

望著趙曉榮離去的身影,周安撇撇嘴。

難道哥的魅力不大嗎?

幾天後,唐婉終於在周安的精心調理下醒了過來。

但是由於五毒蟲咬的是唐婉的腿,所以唐婉雖然醒了過來,但是還不能完全下地走路。

「周安,你給我過來!!」坐在床上的唐婉扯著嗓子吼道。

她這一喊,趙曉榮連忙跑了進來。

「唐婉姐姐,周安大哥剛回去睡下,有什麼事我幫你。」趙曉榮熱情的問道。

照顧這麼多天唐婉,她和唐婉兩人也是熟悉許多。

「那個,我想上個廁所。」唐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可是現在這廁所在外面,她又不能走路,只能讓人家背著。

「唐婉姐姐,我背你吧。」趙曉榮輕輕一笑,就要將唐婉背起。

「曉蓉,你等等,還是讓那個混蛋過來吧。」唐婉連忙開口。

趙曉榮身上雖然有力氣,但是畢竟是女孩子,唐婉心中不忍。

「沒事的,唐婉姐姐。」

正在此時,周安從隔壁屋走了過來,無語的看著唐婉。

「我來吧,真不知道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

自從他把唐婉救醒過來之時,周安的苦逼生活也算是拉開了帷幕。

這些天,不僅要收購藥草,還要替唐婉再次使用針灸治療康復,整天忙的那是團團轉。

美味邂逅:農女小廚神 而我們的唐大村長呢。因為被五毒蟲咬的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能幹,心裡異常的煩躁鬱悶,加上在城市裡留下的怪脾氣,所以這些天唐婉身上的火氣全都撒在周安的身上。 周安也是無語,為什麼自己要遭受這份罪呢,自己明明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當他向著唐婉說出心中的不爽的時候,唐婉一副認真的模樣跟他說,要不是自己為了周安帶領全村人走向發家致富的道路,他也不會特意帶著人到後山上,也不至於成現在這個模樣。

現在她要周安對她百分百的服務,不得有疑問。

看著她較真的模樣,周安無可奈何的接受。

沒辦法,誰叫她是村長,她最大呢。

周安大手一伸,將唐婉背在身上。

不得不說,這個唐婉確實夠輕的,背在身上還沒有兩袋米重呢。

本著不作死就會死的心態,周安撇撇嘴,調侃著唐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