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庭琛愣神的空檔,學子們將陸常青等人圍了起來:「羅兄的銀子可翻倍兌了現,你們的呢?」

陸常青等騎虎難下,臉羞成了豬肝色。

他們找著各種託詞要賴賬,眾人卻是不依。

羅庭琛笑著安撫大伙兒:「算了算了,陸兄只對被訛了的同窗有愛心,咱們就別難為人了。況且陸兄又做不了家裡的主,若他們家愛護旱民,聽了信自然會將銀子送過來。」

眾人悟了,隨從小廝紛紛往幾家府邊上去,拉著他們府上的小廝閑聊……

沒多大會兒,各家就將銀子送了過來。

陸常青等保全了臉面,卻知道保不全皮肉了。他們蔫頭耷腦,雙腿發軟。

既然是給荊湖兩路的捐銀,這筆錢就得上交朝廷。羅庭琛統總了銀子,將名冊和銀子都交到了左翰林手裡:「勞翰林費心,替我等轉交下心意。」

左翰林看一眼和郡王臉色,將東西接了過來:「戶部正吃緊,會感謝你們的心意。」

「既如此,我也添兩千表表心意。」

金桂將銀票交到左翰林手裡,左翰林接得相當無奈:王爺都起鬨了,他能幹看著?於是也慷慨解囊,捐了一千。

這一下就了不得了,在場的紛紛解囊,沒帶錢的都打發了小廝回家去取。沒一會兒,這份捐款單子就很有看頭了。

羅庭琛從『林溪九里』出來,羅曼就笑眯眯迎上來挽住了他胳膊,邀功般對他說:「我這邊都妥當了,咱們立時就能去擊鼓報官。」

「那咱們立時就去。」羅庭琛牽起妹妹的手,正色道:「那群人一看就不是第一次訛人,可屢次作案官府都沒作為,只怕中間有事。咱們去了,見機行事,小心著些。」

羅曼正要點頭,身後一個好聽的聲音響起:「這麼說來,府衙和流氓還有牽扯?本公子恰恰閑著,正好也跟你們去看看熱鬧。」

羅庭琛認出他是左翰林敬著的貴人,猶豫著不知該怎麼作答。羅曼回身便和正看著她的王爺四目相對。

她驚詫得想移開眼,卻又綻出了大大的笑,對著王爺果斷的說:「好!」 「大家,乾杯!」

「乾杯!」

眾人圍坐在冒險者工會的桌子上四周,大聲歡慶著。

眾人在這次捲心菜收穫季中可謂是收穫頗豐,僅僅陳洛洛一刀斬下便讓眾人收穫了上千個捲心菜!再加上佐藤和真也捕獲到了將近十多個,達克尼斯更是讓數十個捲心菜活活撞暈了過去……

小隊都資產直接突破千萬!輕而易舉的還清了六百萬的負債。

但真實情況,小隊現在剩餘的資金也僅剩不到一百萬厄里斯。

至於為什麼嘛……

因為惠惠沒有忍住興奮的心情,一發爆裂魔法下去不僅讓自己失去了行動能力,更是燒掉了上百個捲心菜。

但畢竟是一個小隊的成員,更何況剩餘的捲心菜已經足夠還清債務的了,所以大家也沒有過多在意這件事。

「諸位,既然我們是一個小隊,那也需要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名號了吧?我覺得就叫【鬼畜小隊】如何!」

說話的人是達克尼斯,說罷她還滿臉興奮的看了一眼佐藤和真。這也不奇怪,她是會說出這樣的話的人……

「光是想一想其他冒險者聽到我們的名字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我們,我就……嗯~~」達克尼斯一邊進行著奇怪的遐想,一邊向眾人解釋道。

「不行!這種叫法的話,怎麼感覺我都是被迫害的那個人吧?」佐藤和真第一個站起來反駁,畢竟小隊里就他一個男生(明面上),其他人會怎麼看還用說嗎?

「有什麼關係呢~反正你不就是這種人嗎?系統偷竊女性前輩的變態……」阿庫婭一邊吃著爆炒捲心菜,一邊看似漫不經心的說到。

「可惡!你這個白痴女神有什麼資格說我?!」佐藤和真一排桌子,指著阿庫婭說到。

「切~」阿庫婭只是淡淡的用不屑的眼光掃了一眼佐藤和真后,就不做理會了。

有時候,別人不說話,比和你吵更讓人火大!就比如現在的阿庫婭……

「混蛋……」

別人說不過女孩子可能會覺得沒面子,然後找個借口溜掉,但是佐藤和真不會,他鬼畜的思維讓他毫不在意什麼男女平等,甚至準備上去和阿庫婭打上一架。

「好了!都別吵了,我們的小隊也確實該有一個名字了。」陳洛洛先是喊了一聲,而後視線一掃眾人就乖乖的做了下來。

畢竟這可是用六百萬厄里斯換來的威嚴!誰敢不服?

直直多年以後,小隊挑選隊長的方式變成了看誰能闖出賠償更多錢的事故來……

當然,得拿得出來錢才行!

「都說說,有什麼好的想法?達克尼斯除外。」陳洛洛詢問道。

接下來的談話之中,達克尼斯沒有再提出她想到的隊名,畢竟她只是變態,不是腦殘……

「不然就叫做阿庫西斯教團小隊吧?能夠信仰我這樣高貴的神明,你們一定很感動吧!」阿庫婭一隻腳踩到了桌子上,大聲宣揚到。

這樣不僅能滿足我身為水之女神的虛榮心,等到小隊成功討伐魔王出名后還能宣揚一波阿庫西斯教團,真是一舉兩得啊!

「不要!」*4

眾人齊聲拒絕到,畢竟阿庫西斯教團是出了名的怪人彙集且空有知名度,他們可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怪人!

雖然他們本來就都是怪人……

「不如叫做爆裂小隊吧!我們的小隊會像是爆裂魔法一樣,給予一切敵人毀滅!」惠惠這時舉起手,兩眼放光的說到。

終於聽到了一個像樣的名字,但還是帶著濃濃的個人氣息,毫無疑問的很快就被眾人拋棄了~

但很快,個人氣息濃厚的眾人就激烈了爭論了起來,唯獨只有平時還算正常的陳洛洛和佐藤和真,一邊吃著飯一邊淡淡的看著相互爭論的三個問題兒童。

很快陳洛洛就後悔了,他為什麼要讓她們自己想?這不是自找不自在嗎?

三個問題兒童就像是一群大鵝一樣,沒完沒了的爭論著,始終無法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都別說了!小隊就叫做英雄小隊了!

誰贊成?誰反對!」

陳洛洛掃視一圈后,哐當一聲將神器·日輪刀拍在了桌子上,幽幽的問到。

其實叫勇者小隊更符合陳洛洛的想法,但這個世界勇者的名聲確實不怎麼樣,所以就沒有採用。

因為大多數被召喚來的勇者們都是死宅普通人,突然擁有了強大無匹的力量,他們很難再維持現狀,心中的陰暗面就會放大!做出了很多令人唾棄的事情。

就比如,那座暴走的古代兵器【機動要塞毀滅者】,據傳說曾經毀滅過一個國家!正是一位勇者的傑作……

當然這也不能全怪那位勇者,將其召喚過來的女神沒有做好引導也附有重大責任!

而那位勇者的女神正是阿庫婭……

「不錯。」佐藤和真看了看刀沒有反駁,雖然名字普……

不!這個名字實在是太好了!再也找不到更適合小隊的名字了!

「居然洛洛都這麼說了……」阿庫婭嘟囔了一句,放棄了繼續爭辯。

「同意。」達克尼斯也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我也贊同。」惠惠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一個盟友可以聯合,最後無奈的舉起了手。

當然!她們可不是屈服在陳洛洛的淫威之下,而是真的發自內心深處的認為這個名字好……

「哼~那就這麼定了,接下來聊一聊小隊的住宿問題……」

陳洛洛輕笑一聲,進入了下一個話題。 到了監獄內,葉飛的頭髮全部被剃光,還被換上了一套青色的衣服,葉飛手上的手銬被解開,他被換上了腳銬。

「進去!」

一個特戰隊員猛然的把葉飛推進了一個監獄宿舍內,監獄宿舍內有幾張簡單的床鋪,葉飛直接坐在床鋪上,裡邊還有幾個囚犯在打牌。

那些紙牌都很老舊,有的紙牌角都沒有了,顯然是被用過無數次了,屋內一共有五個囚犯,他們大聲的打牌,白天的活動已經結束,晚上他們願意幾點睡幾點睡,不過第二天六點必須起床。

葉飛看著那五個囚犯打牌,他們身上帶著紋身,還有一個男子的臉上帶著刀疤,粗糙的手,不修邊幅的面容,一看就是社會人,葉飛沒有理會他們,直接躺在床上,開始沉思著。

葉飛的手機和金錢被收走了,唯有留下一盒香煙,他拿出香煙,用打火機點燃了一下。

「咔!」

清脆的打火機點燃的聲音響起,那五個大聲喊叫的囚犯忽然停下了喊叫,他們都是看著葉飛,葉飛和他們對視著,奇怪的是,他們眼中帶著無盡慾望,葉飛皺著眉頭,有些難以理解,自己又不是女人,為什麼這麼看著自己。

葉飛不知道的是,香煙在監獄里的價格是一百塊錢一根,還是五塊錢的香煙而已,至於十塊錢的香煙,那就是兩百塊錢一根,葉飛抽的是黃金葉香煙,在監獄里是兩百塊錢一根。

那五個男子扔下紙牌,朝著葉飛走來,他們一下子圍繞住了葉飛,葉飛不明所以。

「小子,我該給你講講這個牢房裡的規矩了!」

「我是這裡的老大,以後要叫我血哥!」

「聽到了嗎?」

其中一個自稱血哥的男子,他膀大腰圓,臉上還帶著刀疤,身高一把八七,魁梧無比,他站在葉飛的面前宛如一堵牆一般。

葉飛聽到對方的話后,便是不以為然,葉飛抽了一口香煙,沒有說話。

血哥以為自己的威懾力震懾了葉飛,便是嗤笑一聲。

「我們這裡有這裡的規矩,地位最低的人,每天早上都要給每個人洗腳,以前是他洗腳,現在你來了,明天跑完操場,你給我們每個人洗腳,聽懂了嗎?」

血哥對著葉飛說著,葉飛斜靠著牆壁在床上躺著,不想跟這個所謂的血哥說話,葉飛現在煩躁的很,自己現在被冤枉,還有幾隻螞蟻威脅自己,就好像你撞車躺在地上,還有蒼蠅不斷的朝著你臉上落,耳邊嗡嗡聲煩躁不已。

「規矩說完了,來,把香煙給我!」

血哥對著葉飛伸手討要著,葉飛皺著眉頭,嗤笑一聲。

「滾蛋!」

葉飛冷冷的說著,臉上帶著冷酷,自己已經夠煩的了,這個傻逼還來糾纏自己。

「你他媽的,敢罵我?拿來!」

血哥直接一把便是搶奪葉飛的香煙,他把香煙抓在手中,葉飛啪的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給我放下!」

葉飛冷冷的說著,血哥的手腕動不了了。

「他媽的,小子你找抽啊!」

五個人一起朝著葉飛打一拳,拳頭凌厲無比。

「啊!」

忽然之間,一陣電光激射而出,照亮了整個屋子,五個人的慘叫一起叫出來,隨後一瞬間便是倒在地上,

葉飛從床上站起來,他的手掌之中帶著一個雷電球,那五個人臉色慘白,一個個胸口的衣服全部破爛,焦黑無比,幾個人驚顫的看著葉飛手中的雷電球,有些不可置信,葉飛竟然能夠操縱雷電。

「跪下!」

葉飛冷冷的說著,他們五個人吞了一口口水,紛紛站起來,他們並沒有下跪,而是看著葉飛床上的香煙。

「跪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