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嵐粗略的觀察了一下這個海軍基地,規模很大,光是用於訓練的校場都有十多個,能夠同時容納2—3萬人同時訓練。這還不算停靠在船塢里的軍艦,僅僅港灣里就有五艘。

海軍數量估計有數萬人!

僅僅一個四海的支部便是擁有如此強盛的兵力,可以想象,那些地處偉大航路的海軍支部又會有多強?

如果這樣強大的海軍還不能夠統治世界的話,那才叫做有鬼了。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薦哦,求評分呀~~

萌萌拜謝。 「羅嵐,你剛加入海軍,對於海軍的各方面你都還不熟悉,所以我會暫時安排你到新兵營。」

「海軍是一個等級制度非常嚴格的國際組織,本來根據你的實力,你至少也會是一個一等兵或者伍長,但是新兵剛到,不可能沒有任何軍功就升職,這也會引起其他海軍士兵的不滿。」

上校坐在椅子上,喝了一杯放在手邊的濃咖啡,繼續道:「是金子總會發光的,相信以你的實力也能夠很快的積累軍功,那時候再為你升職,其他人也無話可說。」

羅嵐笑道:「沒問題,上校。」

「看得出來,你和伊頓那小子關係比較好,我就把你分配到他的名下,剛好他也在帶新兵營,在這基地里,有什麼不懂的就問他,當然,也有很多紅線,事關海軍的機密,千萬不要碰觸。」

「是,上校!」羅嵐站直身體,行了個軍禮。

對他一個無依無靠,沒有後台的海軍新兵,上校其實是很關照了。羅嵐是個懂得感恩的人,別人對他好都會記在心裡。

「去吧,讓伊頓那小子帶你去後勤處領你的東西。羅嵐,我很期待你在海軍發光發熱的那天啊,哈哈哈哈哈!」

「是的,上校!」

……

在一個校場羅嵐找到了伊頓,那時候他正在訓練一個將近400人的中隊,見到這一幕,羅嵐也是覺得不可思議。

伊頓不是伍長嗎?怎麼忽然就變成海軍大佬了呢?

「報告!」

一個並不如何標準的軍禮再加一聲中氣十足的報告,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攏了過來。

見到是羅嵐,伊頓一直板著的臉也露出了一絲微微笑意。打了個手勢,讓羅嵐過去。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剛成為海軍的新兵羅嵐,相信大家有人已經見過,有人還沒有,以後的日子,他將留在咱們中隊,別看他是個新人你們這些犢子就使勁的欺負他,你們先給我聽好了。羅嵐昨夜可是一個人擊潰了福克斯海賊團,並差點殺了海賊船長福克斯!覺得自己有實力的可以找他切磋切磋,但是被揍了,老子可不負責!你們聽到了嗎?」

伊頓依舊對羅嵐關照有加,事實上他就是一個老好人,會為每一個剛入伍的新人海軍說說好話。

「聽到了!」將近400人的中隊齊聲大喝,聲勢震天。

「羅嵐,你還沒有領海兵制服,今天大可以休息,明天再進行訓練,當然也可以現在直接入隊。」

「已經睡了一上午了,就不睡了。」

羅嵐忽然嚴肅起來:「羅嵐請求入隊!」

伊頓咧嘴,他就知道上校都欣賞的人肯定不會有錯,如果剛才羅嵐選擇回去睡大覺,他雖然表面不會說什麼,但是心底肯定也會有些瞧不起。

然而羅嵐直接選擇了入隊,就在一瞬間讓他認同起來。

「納爾遜,你的宿舍是不是還差一個人滿員?從今天起,羅嵐就分配到你的宿舍了。」

「是,曹長!」

「那麼羅嵐,歸隊!」

400人的中隊步伐整齊劃一,看起來很有氣勢。

「小兔崽子們,今天有新人加入,就不折騰你們了,圍繞校場跑個50圈就解散吧!」

軍曹長伊頓笑罵了一句,結果卻引來一片唉聲嘆氣。校場一圈是標準的1000米,50圈就是50000米,這對於新兵營來說,任務可一點都不輕鬆。

對於士兵們的要求,會有一個最低限速,但是這種速度也會比中跑快上一些。50000米必須一直都維持這個速度,一旦掉隊的話,可是會遭到曹長的懲罰的。

羅嵐身高1米9,在軍中不算高也不算矮,但是他的體質卻是堪比四五個成年人,尤其身體的自我恢復性,更是常人所不能比。

其實,這種訓練強度他已經維持了一年。

為了在這個高危的海賊王世界里活下去,兩年時間容不得羅嵐有半分鬆懈。

兩個小時過後……

整個中隊都完成了這段5萬米的長跑,不得不說海軍的紀律性很強,就算有同伴掉隊,也會有其他人攙扶著共同完成。

這就是一種團隊意識,在面對海賊的入侵時,個人英雄主義雖然也需要具備,但是整個團隊上的配合才是至關重要的,這樣就可以把傷亡降到最低。

長跑結束,幾乎所有海軍士兵都躺在了校場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就算是其中的幾個一等兵,伍長等,他們有更強的身體素質,也是累得夠嗆。

但是羅嵐只是出了一身汗,皮膚變得通紅一些,氣息稍重,這就能看出他和這些新兵的差距了。

遠超常人的恢復力賦予了他強悍的環境適應性,這點強度的訓練,以及如此「緩慢」的速度,也只能讓他堪堪熱身。

他的恢復能力完全能夠滿足體力的消耗,甚至如果允許他放肆的奔跑的話,他能夠把這個時間再度縮短一個小時!

「羅嵐,難道你是個怪物嗎?這可是5萬米啊,跑完之後你還跟沒事兒人一樣?」

伍長納爾遜帶著其他六人來到羅嵐身邊,羅嵐已經了解過,這些都是他從今以後的室友。

對此,羅嵐只是笑了笑,沒有過多解釋,因為從外表來講,劍魔亞托克斯真的是個怪物啊。

「呼……可累死我了,走不動路了,我得休息一會兒,曹長剛才說你一個人就幹掉了福克斯海賊團,起初我還有些不信,不過現在我是相信了,服,大寫的服!就你這體質,整個中隊能比得上你的也沒誰了。」

「羅嵐,感覺還好吧?」

就在這時,軍曹長伊頓走了過來,剛才還一副脫力模樣的海軍士兵們立即站立起身,做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嗨嗨,私下裡不用這麼見外,大家隨意。」

羅嵐咧嘴一笑:「還行,不累。」

聞言,伊頓連同其他海軍士兵的嘴角都是齊齊抽了抽。

就你丫是個怪物才會覺得不累吧?

「兩年前,你不還是一個伍長嗎?怎麼忽然之間就成為了軍曹長了呢?還帶著一個400人的中隊,看起來很威風啊。」羅嵐面容古怪。

「怎麼樣,還不賴吧?老子兩年就從伍長升到了軍曹長。」

伊頓樂呵呵的直笑:「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大伙兒解散,另外,納爾遜帶羅嵐去後勤處領新兵所需的必需品。」

「是!」

海軍基地大樓,上校透過窗戶看到了這一幕,羅嵐的身體素質似乎超過了他的想象啊,像這樣的人,潛力往往都會非常的大。

「哈哈哈哈,看樣子老子是撿了一個寶啊!」

……

OvO

初來軍營,不會一直寫這些東西。

和海賊的對抗自然才是重頭戲。

慢慢來,大家不要慌。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 世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是七日過去,在這一個星期之中,羅嵐也是非常迅速的融入到了海軍的生活里。

同樣作為海軍新兵,總有人的身體素質在一開始就很好,幾乎趕得上一些一等兵。至於像羅嵐這樣的怪物,不提也罷。

海軍的普遍訓練方式針對的是那群身體素質中等的新兵,但是對於像羅嵐這種身體素質極強的人,現在所練習的這套訓練方式就無法對他們造成有效的作用。

快速提高一個人的實力其實說來很簡單,那就是不斷的打破身體桎梏,挖掘人體的極限。

但是眼下的訓練方式在普遍海軍已經累得夠嗆的時候,羅嵐和幾個體魄健壯的人才剛剛熱身。

顯然,這樣下去就是對好苗子的浪費。

海軍作為一個傳承了800年的強大組織,自然知道怎麼應對這種情況。

對於潛力高的好苗子,都會為他們量身配備一套負重鉛袋,包含背部,手臂,腰間,大腿,所有鉛袋屬羅嵐的最重,總質量高達600斤。

並且這個數字隨著他們的身體素質不斷提高,還得不斷繼續往上增重。

現在正值大海賊時代2年,即海圓歷1500年。

海賊王哥爾·D·羅傑死亡的餘熱還未消退,基本隔上幾天就會有海賊團想著方法繞過羅林鎮,通過顛倒山,前往偉大的航路,追尋那荒謬的夢想。

所以,作為羅林鎮的海軍士兵其實是很忙的,在南海之中也最危險,因為他們面臨的是有勇氣,有實力挑戰偉大航路的海賊。

但是一般情況下,有來自海軍本部的上校親自帶隊,鮮少有海賊團通過羅林鎮。

不過所幸的是。

阻攔海賊團這種危險的任務一時半會兒還輪不到海軍新兵參戰。

羅嵐他們這群新兵蛋子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一個月之內,迅速把身份和思想轉換過來,熟悉海軍的作戰方式,努力提高自身實力,只有這樣才會在未來和兇殘海賊的交戰中增加自己存活的籌碼。

意思是,真正的新兵期就只有短短的一個月。

一個月後就會被派遣到各個崗位上,填補傷亡海軍士兵的空缺,並且正面迎擊海賊。

海軍培養士兵的中心思想很明確,只有經歷過血與火的海軍,才是一名合格的戰士!

照例破格完成每日的訓練任務之後,羅嵐帶著一身臭汗在公共浴室洗漱乾淨,換了一身乾淨的海軍制服。

「煤球,走了,吃飯去了。」

他朝著寢室叫喊了一聲,一道黑色身影快如閃電般的越過一張張靠在一起的單人床,隨後在他的肩膀上輕輕點了一下,落到了他的頭上蜷縮起來。

煤球是一隻遊盪在海軍新兵宿舍附近的小黑貓,很具靈性,許多海軍士兵用各種方法想要抓到它,都未果。

但是自從被羅嵐用一條海魚成功引誘之後,小黑貓就一直賴著他不走了。

說來也怪,用魚勾引貓咪的做法不是沒人做過,但是偏偏就只有羅嵐成功了。

對於這一點,其他人也是百思不得騎姐啊。

煤球是羅嵐給小黑貓起的名字,只因為它實在太黑,蜷縮起來的又很像一個球。

剛開始用這個名字叫煤球的時候,小黑貓還十分的不滿,露出爪子表示反抗。但是羅嵐可不管這麼多,單手將其鎮壓,然後一不做二不休,把它的爪子全剪之後,小黑貓就再也不敢反抗了。

煤球就煤球吧,誰讓他遇到了一個坑爹的主人呢?

「納爾遜室長,要一起去吃飯嗎?」羅嵐擼了幾把頭頂上的黑貓之後,見到伍長納爾遜剛從外面回來。

「我可沒你這個變態這麼強的身體素質,我還得先清洗一番再去吃飯。羅嵐啊,你就先帶你的貓去吃吧。畢竟,除了你,誰喂它東西都不看上一眼。」

「那好吧,我就先去吃飯了啊。」

羅嵐有些無奈,煤球非常認人,而且只認他一個,只吃他喂的食物。

頂著頭上的黑貓,羅嵐來到了海軍食堂。

這樣的組合雖然看起來有些奇怪,但是這一個星期以來,大家也都已經見怪不怪了,基本來這兒吃飯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叫羅嵐的海兵養了一隻黑貓。

「唐納德大叔,老規矩,五份飯+五條大黃魚,以及一份牛血。」

站在窗口,羅嵐笑著跟廚師唐納德打著招呼,飯是他自己吃的,大黃魚是煤球吃的,牛血則是骨劍要飲的。

加入海軍讓羅嵐最大的感觸就是,吃飯不要錢,而且還是營養美味量大管飽!只要吃得下,那就隨便吃。

這比起以前在汗桑姆島經常吃上一頓留下的剩飯剩菜,條件不知道好了多少。

畢竟。

海軍是代替世界政府管理世界,所以在食物的供給上,從來都沒有剋扣過。正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只有士兵們肚子吃飽了,才能夠為統治者打勝仗。

五份飯根據字面意思的理解就是五人份,羅嵐現在基本每頓都能吃這麼多。每天從校場訓練下來,體力都過分消耗得厲害,只有從食物里才能彌補損失的能量。

取走飯菜,羅嵐找到一個座位大快朵頤的吃起來,一直趴在他頭上的煤球也跳到了桌子上,開始撕咬著為它準備好的晚餐。

若是放在以前,任羅嵐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他居然能夠吃下這麼多。可是現在,有時候吃完五份之後,還會覺得沒飽。

跟主人一樣,煤球也是一隻特能吃的主兒,一條大黃魚就比煤球從頭量到尾巴還大,但是煤球每頓偏偏能吃這樣的魚,5條!天知道那吃下去的魚肉都到了煤球哪兒去了。

一人一貓幾乎是同時吃完屬於自己的食物,羅嵐打了一個飽嗝兒拿了一根牙籤在齒縫裡掏著,而煤球則是一遍遍的舔著自己的爪子給自己洗臉。

就在這時。

一道極不協調,陰陽怪氣的聲音在門口緩緩響起。

「海軍食堂是海兵們用餐的地方,什麼時候連貓這樣的畜生都能夠進來了?還跳到桌子上和我們大伙兒一起吃飯,你自己不愛乾淨不要緊,可別把什麼有害細菌,寄生蟲傳染給了其他人。我們作為海軍,如果健康受損,這樣的罪,你一個小小的新兵可承擔不了。」

……

OvO

煤球辣么闊愛,看官們順便收藏一下,投張票票呀~ 「這樣的罪名,你一個小小的新兵可承擔不了!」

這道聲音把食堂內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一隻小奶喵而已,作為海軍基本都是些純爺們,身體健康得很,更何況這個世界民風普遍剽悍,別說什麼有害細菌寄生蟲,就算是沾著鮮血吃生肉也是時有的事兒。

所以,這道聲音在此時響起,其他人心中一凜,這是來找茬的!

一些好事兒的海兵不嫌事兒大,正打算看一場好戲,畢竟辛苦訓練了一天,有實況直播看看,那也是很過癮的啊。

那個頭上頂著黑貓的新兵許多人都聽說過他,什麼以一人之力擊潰了福克斯海賊團,上校對他關愛有加,雖然作為新兵被收入海軍,但是實力強大得過分,在自由對抗上,連軍曹長都不是他的對手。

短短的一個星期,羅嵐的名號便是飛快的在基地里流傳開來。主要是他太過出色,言行舉止上又沒有任何污點,上面下達的訓練任務總是能夠超額完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