縹緲神陸的所有勢力全部被打散,不再存在任何的家族或者勢力,全部採用軍隊化的分層管理模式,強者為尊的理念在這個時候更加的突顯出來。

當然,因為有東方鳳菲這個護短界主的存在,黎族和夜族依舊完好無損,成為了最重要的高級決策中樞,其他晉陞的強者也都是以他們為尊。

除了武者方面的勢力被重整,還有煉器師公會和煉丹師公會都被重整了一遍。

好在這些勢力本來就比較簡單,總部只有一個,而且幾乎所有的煉器師和煉丹師為提到自身的地位都會去公會註冊,東方鳳菲只是到了兩個公會的總部做了些吩咐便很快將這些人給召集到了一起。

直到現在,所有家族和勢力才知道他們被東方鳳菲給騙了,原本還以為積極配合能得到好處,沒想到現在不僅成了人家的打手,還被強行解散了家族,得知真相的眾人差點兒沒哭暈過去。

直到東方鳳菲給了他們承諾,只要能夠渡過這次危機,一定會幫他們重建家族,並且因為他們都是功臣,還會給他們劃分更好的領地,這才讓所有人都消停了下來。

又過了兩個月,整個縹緲神陸的一切勢力才被整頓完畢,做好這一切,東方鳳菲便將他們全都一起送進了煉獄黑塔。

不過,事情總是不可能一帆風順,這種中間就出現了一個小插曲。

重整煉丹師公會之後,東方鳳菲為了能夠方便的掌控煉丹師公,自然是要安排自己的人進入公會的管理層,道無極不用說肯定是要進入裡面的,身為東方鳳菲徒弟的司徒少謙絕對也是重要的人選,之後是煉丹天賦頗高的雨嫣也進入了管理層。

道無極他們三人從進入煉獄黑塔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塔內就是四百多年,四百多年的時間,道無極已經是八品寶丹師,而上司徒少謙和雨嫣兩人因為天賦過人,又有無數資源的支持,如今也成為了六品寶丹師和四品寶丹師,這樣的天賦進入管理層自然毫無壓力。

道無極再次重拾了往日的尊榮,成為縹緲神陸上等級最高也是唯一的八品寶丹師,這個會長他當之無愧。

而司徒少謙和雨嫣,一個是東方鳳菲的徒弟,另一個是東方鳳菲的貼身丫鬟,都是最信任的人,東方鳳菲也直接讓他們當了副會長,雖然有些人覺得他們個人年紀還小心裡不服氣,但是礙於東方鳳菲和道無極也沒人敢說什麼。

然後,這個消息自然毫無懸念的被鳳夕瑤,就是司徒少謙以前的小師妹給知道了。

「你說什麼,司徒少謙成了煉丹師公會新的會長?」聽到發這個消息雨嫣一臉震驚,一時間無法消化這個消息。 「是副會長,不是會長。」為鳳夕瑤提供消息的弟子說道。

今天是煉丹師重新整合的日子,他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沒想到才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還只是分會大師兄的司徒少謙居然就一躍成為了總部的副會長,這樣的成就讓這個弟子無比的崇拜。

「副會長那不也是會長么,不錯,這有這樣才配得上我鳳夕瑤。」

得到這個消息,鳳夕瑤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卻也是滿心的狂喜,司徒少謙成了副會長,他那麼喜歡自己,到時候自己不就成了會長夫人了?

想到這裡,鳳夕瑤心中就一陣狂喜,果然自己甩掉司徒少恭那個病秧子的決定是正確的!

司徒少恭在一次煉丹中發生了意外,精神力受到極大的傷害,除非有逆天的丹藥,否則這輩子不可能再成為寶丹師。

司徒少恭受傷恢復的希望渺茫但卻不是完全沒有恢復的可能,而鳳夕瑤也是真的喜歡司徒少恭,所以一直在照顧鼓勵他,並且為他尋找治療的辦法。

但是,鳳夕瑤本來就是一個要強並且沒有耐心的人,一開始還好,後來發現司徒少恭恢復的機會渺茫,對司徒少恭也越來越沒有耐心。

然後就忍不住拿司徒少謙對她的好和司徒少恭進行對比,對比完之後的結果是,司徒少謙各方面都比司徒少恭優秀,心中也越來越後悔,覺得當初的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大傻瓜,心中對司徒少謙的執念也越來越深。


鳳夕瑤的變化司徒少恭也看在眼裡,而且他也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配不上身份尊貴的鳳夕瑤,便和鳳夕瑤提出了分手,對於這個提議鳳夕瑤當然樂意配合,象徵性的猶豫了一下就爽快的接受了。

所以,現在的鳳夕瑤是單身狀態,而且心中對司徒少謙還有著執念,如今一聽到司徒少謙回來了,還是身份尊貴的副會長,就恨不得一下子飛到司徒少謙的面前,她很有自信,只要自己服軟,司徒少謙一定會立刻回到她身邊,並且對她百依百順。

「對了,司徒少謙他現在是什麼品級的寶丹師?」心中美美的設想了一番之後,鳳夕瑤才心情大好的繼續問道。

「六品寶丹師。」聽到鳳夕瑤的問話,那個弟子一臉羨慕的說道,大師兄真是太厲害了。

「什麼!六品寶丹師!這,這怎麼可能!」

鳳夕瑤一臉震驚,六品寶丹師,比她娘的品階還要高,這樣的出色成績真的是區區一年多可以辦到的?想到司徒少謙這麼出色的成績,鳳夕瑤突然覺得心中一窒,有種隱隱的退卻,有了如此成就的司徒少謙還看得上她么?

不,司徒少謙那麼喜歡她,才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不會這麼容易變心的,對,她要去找司徒少謙,告訴他現在她喜歡的人是他!

「你知道司徒少謙現在在哪裡么?」想到這裡,鳳夕瑤有些焦急的看著那個弟子問道。

「哦,對了小師妹,我這次過就是來通知你去開會的,會長通知說,要所有的寶丹師全都到中央大殿集合。」」那個弟子拍了下腦袋說道。

「開會,那司徒少謙在那裡么?」鳳夕瑤微愣一下,之後一臉期待的問道。

「在的。」

「他也在,真是太好了,那我們快走吧。」聽到司徒少謙也在,鳳夕瑤想都沒想就立刻動身前往中央大殿。

「司徒少謙。」

到中央大廳的時候大部分人都到了,大殿中站滿了人,但是鳳夕瑤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上位的司徒少謙。

在外界雖然只過了一年多,但是司徒少謙在小黑塔內卻已經過了四百多年,經過四百多年的歷練,司徒少謙早已經脫胎換骨,整個人的氣質和一年前完全是翻天覆地的改變。

沒有了往日的青澀和張揚,變得內斂成熟,而且因為常年和道無極相處也深受其影響,身上自然而然帶著一股上位者的氣息,再加上本身就生了一副好皮囊,現在的司徒少謙即使只是靜靜的坐在位置上也讓人難以忽略他的存在。

看到這樣的司徒少謙,鳳夕瑤只覺得心口狠狠一跳,看著司徒少謙都看愣了,眼神亮的有些嚇人。

會議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把公會內部的人員重新調整了一下,還有介紹了新的會長和兩個副會長。

「好了,事情就只有這些,那麼會議就到此結束,等下大家自己到自己所屬的分部報道就可以了。」

會議結束,道無極宣布眾人可以解散后,便和眾人一起從里堂離開。

「司徒少謙!」


看到司徒少謙幾人走進里堂,鳳夕瑤趕緊跟著跑上去,看到司徒少謙之後立刻大聲的喊道。

「嗯?小師妹!」

聽到有人喊自己司徒少謙才停下腳步,回頭看到是鳳夕瑤時明顯有些驚訝。

「司徒…啊!她…她是誰!」

看到司徒少謙停下來,鳳夕瑤一臉高興的跑上去,可是當她看到司徒少謙手中牽著的少女時,整個人直接愣在原地,一臉震驚。

恩,司徒少謙牽著的少女自然就是雨嫣了。

司徒少謙和雨嫣兩人一起煉獄黑塔裡面相處了四百多年,常常一起煉丹探討問題,最後日久生情,現在兩人已經正式在一起了。

糟了!

聽到鳳夕瑤的話,司徒少謙這時候才想起來,雨嫣和鳳夕瑤長得一模一樣,雨嫣從來就沒想過要和鳳夕瑤相認,卻沒想到,兩人在這種情況下碰上了。

「司徒少謙,她是誰?為什麼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看著雨嫣,鳳夕瑤一臉震驚。

「小師妹,她…她是雨嫣…她是…」被鳳夕瑤質問,司徒少謙看著雨嫣有些語塞。

「司徒少謙,你真噁心!」

司徒少謙話還沒說完,看到兩人牽在一起的手,鳳夕瑤突然覺得一陣巨大的憤怒從心底升起,忍不住就對著司徒少謙罵了出來。

她沒有往雙胞胎那方面想,而是覺得雨嫣是司徒少謙因為喜歡她才故意易容的弄出來的替身,雖然覺得司徒少謙還喜歡她很高興,但是鳳夕瑤就是覺得看到兩人牽手很礙眼,刁蠻慣了的鳳夕瑤直接就惡語相向了。

「小師妹,你說什麼?」聽到鳳夕瑤的話,司徒少謙一時間沒回過神來,腦袋還有些發矇,就那樣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鳳夕瑤。

「鳳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本來還有些心慌的雨嫣在聽到鳳夕瑤的話之後,臉色一下自己就沉了下去,一臉正色的對鳳夕瑤說道。

對於鳳夕瑤,雨嫣其實是羨慕的,甚至有些嫉妒,嫉妒她能夠在鳳棲舞的身邊長大,能夠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從小沒有受過任何的傷害,還被眾人愛護著。

所以對於鳳夕瑤,雨嫣心中本來就覺得很不平衡,現在聽到鳳夕瑤這麼罵司徒少謙,雨嫣這下子就更受不了了。

「你給我閉嘴,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一個替身而已,還真以為司徒少謙喜歡的是你么,我告訴你,我才是司徒少謙喜歡的人,我和司徒少謙的事情是你一個外人可以管的么,你給我滾,立刻,馬上!」


雨嫣話剛說完,鳳夕瑤就一臉狂怒的對著雨嫣大吼,說出的話語那字裡行間都透露著司徒少謙是她私有物般的信息。

「鳳夕瑤!」

聽到鳳夕瑤的話,回過神的司徒少謙立刻火氣就上來了,什麼替身,什麼滾,他心愛的女人可不是她可以肆意辱罵的。

「怎麼,司徒少謙,你喜歡我就喜歡我,有必要去弄一個冒牌貨么?我怎麼不知道你…」

看到司徒少謙臉色發青,在司徒少謙面前跋扈慣了的鳳夕瑤是一點兒害怕都沒有,依舊指著雨嫣一陣冷嘲熱諷,然而,話沒說完,就被司徒少謙給打斷了。

「鳳夕瑤,你夠了!她不是你的替身,也不是易容,她是你的姐姐,雙胞胎的親姐姐!」司徒少謙一臉怒氣的朝著鳳夕瑤低吼,原本不想說的話,但是現在看來確實不得不說了。

此時司徒少謙心中對鳳夕瑤最後的耐心算是徹底消失殆盡了,天知道當初他為了讓雨嫣接受他,做了多少的努力才讓雨嫣相信他是真的喜歡她而不是把她當替身的,現在這個鳳夕瑤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完全是無理取鬧!

「親姐姐?哈哈,司徒少謙,你可真是好笑,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么,你是把我當傻子么?我鳳夕瑤是我娘的獨生女兒,哪裡來的姐姐,雙胞胎?真是好笑,我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找借口能不能找的高明一點兒!」

聽到司徒少謙的話,鳳夕瑤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大笑的了出來,眼中滿是嘲諷,現在她依舊堅信,司徒少謙就是因為喜歡她才弄了一個替身在身邊。

「你!」

聽到鳳夕瑤的話,司徒少謙真的被氣到了,看著鳳夕瑤無理刁蠻的樣子,司徒少謙突然十分嫌棄以前的自己,到底是多眼瞎才會喜歡這樣刁蠻無理的女人! 「信不信隨你,我也從來沒想過要認你這個妹妹,少謙,我們走吧,和她多說無益。」雨嫣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拉著司徒少謙的手就要離開。

說對司徒少謙以前喜歡過鳳夕瑤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是雨嫣也不是傻子,她能夠感受的出來,司徒少謙現在喜歡的就是她,真正的她,而不是因為她的臉,所以相對於司徒少謙的緊張,雨嫣倒是顯得很冷靜。

「哦,好的,都聽你的。」本來還很生氣的司徒少謙一聽到雨嫣的話脾氣一下子就沒了,一臉討好笑意的對著雨嫣說道。

「給我站住,我什麼時候說過你可以走了,擅自用我的臉,你以為可以就這樣算了么!」

看到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和兩人之間溫馨的氣氛,鳳夕瑤氣的雙眼通紅。

司徒少謙是她的,這些來自司徒少謙的寵溺和疼愛都是她的才對,都是因為這個冒牌女人,是這個女人搶走了原本屬於她幸福,她不允許,她要搶回來!

「小師妹我說了,她不是易容,她是你的雙胞胎姐姐!」看到鳳夕瑤這樣不依不饒的樣子,司徒少謙很是頭疼。

畢竟對於鳳夕瑤他是真的喜愛過的,即使現在對於鳳夕瑤已經沒有愛戀的情感,但是他和鳳夕瑤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鳳夕瑤在司徒少謙心中的地位依舊不低,即使鳳夕瑤再無理取鬧,司徒少謙還是下意識的想要退讓。

「司徒少謙,我給你機會,只要你把她趕走,我就和你在一起!」

鳳夕瑤依舊認為雨嫣就是易容假扮的,想到其他女人代替了原本屬於自己的尊貴位置,鳳夕瑤心中就一陣妒火難平。

「小師妹你說什麼呢!」

聽到鳳夕瑤這麼大膽的話,司徒少謙真是被雷到了,鳳夕瑤喜歡的不是司徒少恭么,現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了,你不是喜歡我么,現在我願意接受你了,那個冒牌貨沒有必要存在了,你把她趕走,我討厭她。」

看著司徒少謙發愣的樣子,鳳夕瑤以為司徒少謙是高興傻了,揚著下巴指著雨嫣一臉高傲的說道。

「呵呵,司徒少謙,你怎麼選?」

雨嫣在東方鳳菲身邊跟久了,再加上現在擁有了出色的成就,雖然性子比較柔和,但卻不再軟弱,對於鳳夕瑤的話雨嫣什麼都沒說,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司徒少謙。

「嫣兒,你不要誤會,我喜歡的你啊,對她我只是…不對,那只是我年紀小不懂事時的好感而已,我對你的才是真愛的,嫣兒,你可千萬不要胡思亂想啊!」

被雨嫣這麼看著,司徒少謙渾身一抖立刻一臉認真的對著雨嫣解釋,就差指天發誓了。

心中對鳳夕瑤惱怒的要死,這個小師妹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他喜歡她的時候她不屑一顧,現在他都放下了,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她喜歡的不是少恭么,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兒啊!

雨嫣可是師傅身邊十分重要的人,要是讓雨嫣生氣不要他了,他相信,師傅絕對是站在雨嫣那邊,指不定自己還會被逐出師門的!

「司徒少謙,你說什麼,你居然寧願要一個冒牌貨也不要我!」看著司徒少謙對雨嫣一臉討好低三下氣的樣子,鳳夕瑤氣的渾身都發抖。

「鳳小姐,雖然我並不想承認我是你的胞姐,但是,這就是事實,如果你不怕動搖到你現在鳳府中獨一無二的地位,你大可以回去打聽,除了鳳棲舞,其他長老全都知道事實,你自己考慮清楚,我已經說清楚了,你最好不要再纏著我們。」

鳳夕瑤一直這樣糾纏不放,雨嫣算是看出來了,這個鳳夕瑤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看上司徒少謙了,對於想要窺伺自己男人的女人,雨嫣自然不會和她客氣,直接站出來一臉嚴肅的盯著鳳夕瑤語氣淡漠的說道。

「你以為我會信?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這麼多年沒人提出要去找你!冒牌貨,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司徒少謙喜歡的是我,看到我的臉難道你還看不清現實么!」

顯然,鳳夕瑤一點兒都不相信雨嫣的話。

「小師妹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理取鬧,沒錯,以前我確實喜歡過你,但是你自己拒絕我了不是么,你喜歡的是司徒少恭不是么,既然如此,我喜歡誰和你又何關係,你在這樣到底是想做什麼?」

被鳳夕瑤這麼鬧著,又看到雨嫣明顯不高興的臉色,司徒少謙也是一陣心煩。

「我…司徒少謙,我已經和司徒少恭分手了,以前是我不好,可是現在我想明白了,對我最好的還是你,既然你找了一個替身在身邊,我就知道你肯定也是還喜歡我的,只要你讓她走,我就答應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聽到司徒少謙的話,雨嫣有些慌亂的看著司徒少謙解釋道。

「和少恭分手了?為什麼?」聽到這話,司徒少謙一愣,小師妹對司徒少恭的感情他是知道的,怎麼才一年多時間就分手了呢?

「司徒少恭他現在就是一個廢人,難道還要拖累我么,而且分手也是他提出來的,我還照顧了他一年,算是仁至義盡了。」說到司徒少恭,鳳夕瑤臉上就浮現濃濃的不耐的厭煩。

「廢人?這是怎麼回事,少恭他發生了什麼事?」

司徒少謙從回來之後就一堆事情要處理,所以還沒回去家族,也就不知道司徒少恭現在的情況。

「他煉丹的時候出了意外,識海受到重創,這輩子都不能再煉丹了。司徒少謙,現在這個不重要了,你到底答不答應我說的?」不滿的回了司徒少謙一句之後,鳳夕瑤接著話鋒一轉,瞪著雨嫣繼續剛才的問題。

「少恭居然傷的這麼嚴重,小師妹,少恭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鼓勵和陪伴,你怎麼可以那麼無情在這個時候離開呢!你太冷血了!」沒有理會鳳夕瑤的話,司徒少謙看著鳳夕瑤一臉陌生還有不滿和責備。

「什麼,司徒少謙你再說一遍,你說我什麼!」

聽到司徒少謙的話,鳳夕瑤一臉的不可置信,以前的司徒少謙對她總是百依百順,一句重話都捨不得,現在居然說她冷血?

「小師妹,我最後一次喊你小師妹,我再明白的告訴你一次,雨嫣不是你的替身也不是易容,而是你的雙胞胎親姐姐,並且,我現在愛的人是雨嫣,對於你,或許我曾經喜歡過,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聽明白了沒有!鳳夕瑤,我不喜歡你,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司徒少謙一臉嚴肅的看著鳳夕瑤說了幾句之後,便牽著雨嫣的手轉身就走,司徒少恭的具體病情他並不知道,或許他有辦法可以救治。

現在的司徒少謙對鳳夕瑤那是說不出的失望,雖然當年鳳夕瑤選擇了司徒少恭讓司徒少謙很難過,但是司徒少恭畢竟是司徒少謙的弟弟,而且司徒少恭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感情的事情也強求不得,所以對於司徒少恭,司徒少謙還是有著幾分真心的。

「司徒少謙,你居然說我無理取鬧,你們給我站住!你這個冒牌貨膽敢迷惑司徒少謙,今天我必不放過你!」

被司徒少謙這麼說,鳳夕瑤的大小姐脾氣直接爆發了,二話不說就上前擋住在兩人面前,腰間的鞭子一抽就朝著雨嫣的臉揮去。

這張臉,只要毀了這張臉司徒少謙就會回到她身邊了!

「雨嫣,小心!」鳳夕瑤的突然發難兩人都沒防備,看眼鞭子就要落在雨嫣的臉上,司徒少謙二話沒說就一個反身將雨嫣護進懷裡,替雨嫣擋住了鞭子。

鳳夕瑤下手沒有絲毫留情,司徒少謙背上的直接被打出了一道鞭痕,鮮血瞬間就然紅了後背的衣衫。

「少謙!鳳夕瑤,啪!」

看到司徒少謙的受傷,雨嫣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上前就朝著鳳夕瑤甩了一巴掌。

「賤人,你居然敢打我,我殺了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