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李嫣然輕輕拉起葉晨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撫摸著,一副溫婉賢淑的小妻子模樣。

然而,下一秒,畫風突變,只見李嫣然眼睛一睜,然後把葉晨的手臂一掰,頓時就將葉晨的小手臂從關節處給掰折了過去,連白骨都露在了外面。

感覺到自己左手傳來的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原本意識有點模糊的葉晨瞬間清醒了過了,忍不住發出了大聲的慘叫。

段志宏看到此景,忍不住站起身來,就想上前阻止李嫣然的行徑,剛一動身,就發現藍雪瑤拉住了自己的衣袖,不上自己上前去。

段志宏一臉著急的看著藍雪瑤問道:「你拉住我做什麼?沒看到葉晨都那樣了,在繼續下去,他可真的會被打死。你忍心看他如此受苦?」

藍雪瑤卻搖搖頭道:「我何嘗忍心看他如此受苦,只不過,這一路走來,葉晨走得太順,沒經歷過真正的挫折和苦難,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殘酷之處。所以只有現在讓他嘗過真正的痛苦之後,以後他才能好好的成長!」

同時,王一博也在一旁煽風點火似的附和道:「就是就是,藍導師說的太對了,我就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此前才讓趙斌和葉晨對戰,只有經歷過真正的痛苦之後,才能好好的成長。」

看著掩飾自己此前無恥行徑的王一博,藍雪瑤和段志宏紛紛用嫌棄的眼神看了王一博一眼。

段志宏還是一臉擔心的看向擂台上被李嫣然不停蹂礪的葉晨,張了張嘴:「可是,萬一……」

藍雪瑤立馬回道:「沒有可是,我是他的直屬導師,我心裡有數,我不會讓他有事的!」

輕輕搖了搖葉晨被自己折斷的左手,聽著葉晨不停慘叫聲,李嫣然露出了一副享受的模樣。

李嫣然用像看情人似的眼神看著葉晨,溫柔道:「對不起哦,不小心弄疼你了,不過你放心,我這人有點強迫症,我很公平的,絕不會厚此薄彼的。」

說完李嫣然又拉起了葉晨的右手,邪邪一笑,然後咔的一聲,葉晨的慘叫聲再次響徹實訓場內。

擂台下原本著迷於李嫣然的容顏之中的眾人看到此處,也是忍不住心裡發寒,紛紛向後退了一步。

而葉晨此時卻是已經痛的忍不住想要立馬死去,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自己都從未受過如此的痛苦。一路以來,自己都經歷的太順,直到現在,葉晨才清楚的明白這世界殘酷的真理,弱小就是最大的原罪!

李嫣然將葉晨的兩隻斷手給放了下去,然後跨坐在葉晨腰上,俯身彎了下去,妖艷的紅唇落在了葉晨的嘴上。小聲道:「葉小弟弟,這是我對你的補償,同時也是我在你身上打下屬於我的印記!」

「不過我也說了,我這人有點強迫症,我很公平的,你的手我都弄了,所以你的雙腳,呵呵……」說著,李嫣然朝葉晨的雙腳看了過去。

而葉晨卻是已經痛的意識已經模糊,全然聽不見李嫣然在說什麼。

李嫣然站起身來,然後白皙的玉足輕輕的落在了葉晨的雙膝上。

咔咔兩聲,再次在實訓場內響起……

葉晨這一次,沒再發出慘叫,因為這一次,葉晨直接暈了過去……

而此時,在實訓場內門口處,一道綠色的劍光朝李嫣然劈了過去…… 感覺到身後襲來的劍光,李嫣然側身一翻,像一片落葉一樣,輕輕飄過,躲開了林穎的攻擊!

林穎一個瞬移,瞬間就來到了葉晨的身旁。

看到葉晨的雙手雙腳已斷,整個人不成人形的躺在坑裡面,鮮血遍地。

林穎像是傻了似的獃獃站在原地,一會之後,林穎眼角忍不住留下一滴淚水。慢慢的蹲了下去,輕輕撫摸著葉晨的臉龐。

這時,南宮兄妹和劉羽也趕了過了,看到葉晨的慘狀,幾人也是一驚。尤其是南宮兄妹,之前在迷失草原之時,葉晨一人退眾妖獸,現在卻是如此般的慘狀!

南宮雪也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低聲抽泣起來!

林穎靜靜地抱起葉晨,走到藍雪瑤身前:「藍姨,葉晨就拜託你了!」

藍雪瑤接過葉晨后,點點頭道:「放心,我會把一個完好的葉晨還給你的!」

緊接著,林穎又轉頭向南宮雪道:「南宮妹妹,你的木系法術有蘊養身體的功效,葉晨的身體就拜託你了,不要讓他那麼痛苦!」

南宮雪點點頭道:「放心,林姐姐,就交給我吧!」

這時藍雪瑤插問道:「你想做什麼?小穎兒?」

林穎紅著眼睛,緊緊的盯著李嫣然,咬牙道:「自然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藍雪瑤想著阻攔道:「我知道,你前不久剛剛突破金丹期,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會這麼快的突破,但你修為還不是那麼穩固。其次,書院有規定,金丹期及以上的學員,不允許相互決鬥!」

林穎搖了搖頭道:「這我不管著,反正我只知道,誰傷我師弟,我就要誰的命!」

藍雪瑤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李嫣然搭話道:「既然你想為葉晨報仇,那就儘管來好了,至於書院的規定,我想,王導師會為我們解決問題的是吧!」說著,李嫣然看了王一博一眼。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聽著李嫣然的話,王一博臉有點黑,畢竟作為一個導師,自己的學員向自己發出命令似的話,面子還是有點掛不住。

但想了想李嫣然的父親,王一博閉著眼睛道:「書院規定,金丹期以上學員,只要不傷及性命,且同時有三位書院領導見證的情況下,就可以進行!」

李嫣然笑著對林穎說道:「好了,現在問題解決了,你還等什麼?」

林穎冷哼一聲,懶得回答李嫣然的話,抽出自己的赤焰靈劍,頓時,林穎的赤焰靈劍冒出了一束赤紅色的火焰,瞬間將地上給弄出了一個深深的劍孔。然後林穎一步一步的走上擂台。然後站在李嫣然對面,用劍指著李嫣然道:「你怎麼對葉晨的,我就十倍還給你。不但如此,你的命,我林穎收下了。」

李嫣然雙手一擺,滿不在乎的樣子道:「隨你便咯,再者書院的規定不是說不能傷及性命的嗎?你不怕……」

林穎呵了一聲道:「書院規定?那種東西,誰在乎!別廢話,拔劍吧你!」

李嫣然搖了搖頭,也不再回林穎的話,拔出了自己的靈劍。

與林穎的赤焰靈劍出場不同的是,李嫣然的靈劍通體潔白,冒出陣陣寒氣。白色的靈劍上鑲嵌著七顆稀有的冰屬性靈石,同時也用靈石在劍上擺出了七星殺陣,大大的增強了靈劍的攻擊屬性。

李嫣然看了看自己的佩劍,然後嘲諷似的對林穎道:「要不我還是不用靈劍了,不然免得說我欺負你,畢竟你我二人的靈劍差距太大!」

林穎呸了一聲,懶得和李嫣然搭話。身形往前一衝,瞬間來到李嫣然的身側,一劍向李嫣然劈了過去。

李嫣然轉身,用劍橫擋在自己身前,擋住了林穎攻過來的靈劍!

在二人靈劍相碰的時候,李嫣然的身體被林穎劍給劈飛了出去。而林穎卻也被反震之力的弄得不停的往後退。

李嫣然落在擂台邊緣,甩了甩自己拿著靈劍的手,笑道:「有趣,真是有趣,好久沒這麼痛快過了!」說著,李嫣然這次卻是主動發起了進攻!提起自己的靈劍,朝林穎攻了過去。

一眨眼的時間,二人相互碰撞后又分開已經不下十數次。

同時二人的身上也多出了道道劍傷,不停的流下鮮血!

李嫣然彎著腰喘著氣說道:「這麼拚命,難道葉小弟弟是你相好?」

林穎同樣不停喘著氣,並沒有回答李嫣然的話。

調整好自己的氣息之後,李嫣然直起自己的身子,調笑道:「不過,現在他是我的了,畢竟,我已經在他身上留下了屬於我的印記。」說著李嫣然朝葉晨的方向看了過去,看著葉晨那鮮紅的嘴唇,不由滿意的笑了笑。

林穎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道:「那又如何,只要你死了,什麼印記都沒用!」

李嫣然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一臉嫵媚的笑道:「想殺我?怕是沒那麼容易哦!」

林穎回道:「容不容易,到時候你不就知道了。」說完,林穎提劍,再一次向李嫣然發起了進攻!

李嫣然同樣,再次提劍迎了上去!

在劉羽,南宮兄妹幾人眼中,擂台上,林穎及李嫣然二人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肉眼已經捕捉不到二人的身形。只有擂台上空是不是發出的巨大聲響和靈劍之間相互碰撞發出的劍光,表明著二人的存在。

擂台周邊,也被二人的劍氣給弄得劍痕滿地,平整的場地被弄得翻起,像是被犁了一遍似的。

漸漸的,因為林穎二人的不停揮出的劍氣和靈力之間的碰撞,擂台周邊狂風大作,把擂台籠罩在了裡面。

突然間,擂台上空傳來一道雷鳴般的炸響,一道刺眼的光芒發出。然後兩道身影落在了擂台兩側。

狂風散去,只見二人的身體分別將擂台兩側給砸出了兩個深深的巨坑。

不一會兒,林穎二人掙扎著爬起身來,此時,劉羽等人才發現,林穎的赤焰靈劍已經破碎,李嫣然的靈劍也是裂痕滿身。

二人蓬頭垢面,臉上漆黑,衣裙破爛,身上布滿了道道深可見骨的劍傷。

二人搖搖欲墜的站起身來,都是僅憑一口氣撐著。

儘管二人現在意識都有點模糊,但同樣都倔強的性子支撐著二人,跌跌撞撞的向對方走去。

二人靠近之後,都不約而同的捨棄了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和法術,用著最原始的方式,你一拳我一拳的,互相對毆著!

漸漸地,二人秀美的臉龐腫了起來,鼻青臉腫的,不停的吐出鮮血。

最後二人一人一拳,打在了對方的臉上之後,紛紛向後倒去!

看到雙方都無力再戰之時,藍雪瑤站起身來,叫在場的醫務人員,將葉晨,林穎,李嫣然三人,抬去醫務室醫治…… 聽到藍雪瑤的吩咐,擂台周圍的醫務人員趕緊跑上了擂台!分別將林穎和李嫣然二人,用法術在半空中凝結成了一個光擔架,將二人放了上去,飛速趕往書院的醫務室!

至於葉晨,藍雪瑤卻是隨手拋出一道光,慢慢將葉晨托浮起來。叫了段志宏一聲之後,便又再次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一回到自己的宿舍,藍雪瑤便對段志宏道:「師兄,葉晨的傷勢,怕是只有你保留多年的斷筋續骨草才能治得好了!不知師兄你可否割愛?」

段志宏臉色一板道:「師妹你這是說的哪裡話,葉晨乃是我玄天宗萬年以來的希望。那斷筋續骨雖是稀少,但比起我玄天宗復興大業來說,又何足一提?」

藍雪瑤笑著點了點頭道:「那就多謝師兄了。」

二人一邊說一邊走,來到了練功房裡面。藍雪瑤照常拿出之前葉晨泡葯浴的大缸,然後從空間戒指里拿出無根靈水放到剛裡面,然後轉頭看向段志宏!

段志宏點點頭,隨手一揮,一陣青光大閃,瞬間練功房內靈氣四溢。

就在青光暗淡下去的時候,可惜看到,一株人形似的靈草漂浮在半空中。靈草將四周的靈氣都吸收進己身之後,突然發齣劇烈的震動起來,然後不停的在練功房內四處飛起來。

藍雪瑤驚異的看了段志宏一眼道:「師兄,你這株靈材誕靈了?」

段志宏點點頭道:「當年我採摘這株靈草的時候,連著它那片土壤一起給弄了回來,沒有傷及到它的根須。後來我又用一些珍貴的靈土,靈水,培養澆灌這株靈草,日積月累,慢慢的,它就開始了初步誕靈!」說著,段志宏手指往靈草一點,將躁動不已的斷筋續骨靈草給定了下來,投入了漸漸沸騰的水中。

藍雪瑤也從自己的空間戒指里拿出了許多對於療傷,續筋骨有奇效的天材地寶,陸續放入缸中!一邊放一邊道:「有了師兄你這株誕靈的斷筋續骨草,葯浴的療效更甚之前十倍,這一次,葉晨應該會獲得很大。」

靈氣漸漸充滿了練功房內,看著清澈透底的靈水慢慢變色,靈草藥材內的藥性也融入到了靈水之中。

藍雪瑤控制在飄在半空之中的葉晨,手輕輕一揮,瞬間就將葉晨身上的衣衫震碎,用光團將葉晨的隱私部位擋住之後,慢慢的將葉晨放入葯缸之中!

在進入葯缸的一瞬間,因為深入骨髓的疼痛,面目猙獰不已的葉晨,也慢慢緩和下來。

看著葯浴起了作用,藍雪瑤二人擔憂的神色也鬆了下來,二人同時舒了一口氣之後,藍雪瑤看向段志宏道:「葯浴開始發揮作用了,師兄,我們就先出去吧,免得一會兒小晨晨醒了,他不好意思。」說著,藍雪瑤還有意的往葉晨的赤裸的上身看了一眼!

段志宏點點頭,也跟隨著藍雪瑤走了出去。

就在二人關上房門的一瞬間,葉晨的身體發出了微弱的金黃色光芒,同時葉晨那隻被李嫣然折斷到白骨露出的左手,骨頭慢慢的開始恢復原樣,傷口也開始慢慢的恢復。

不一會兒,葉晨斷手和斷腳都已恢復如初,身上的其他傷勢也恢復完好。

漸漸地,葉晨身上的金黃色光芒慢慢的暗淡了下去。然後就向此前泡葯浴一樣,葉晨把有用的東西吸收了之後,身體開始不由的慢慢排出了散發著惡臭的黑色物質。

面目猙獰的葉晨現在卻是一臉的安詳,像是坐著什麼美夢一般!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原本充滿著靈力和藥性的水現在已經變得惡臭無比。

葉晨皺了皺眉頭,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在熟悉的練功房和葯缸之內。葉晨心裡充滿了深深的疑惑!

葉晨飛出葯缸,看著自己赤裸的身體,連忙從乾坤袋裡拿出自己的衣服穿上,腦海里充滿了各種疑問:「自己之前不是在實訓場先是和趙斌比試了一場以後,又和李嫣然比試了一場嗎?」

「而且自己對陣李嫣然,處於被碾壓的狀態,甚至後來,連自己的雙手雙腳都已被李嫣然給弄斷了。」

葉晨隨意走了兩步,低頭看了看自己完好無損的雙手雙腳,葉晨不由的發出疑問:「難道之前我是在做夢?」

就在這時,葉晨的腦海裡面,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你沒做夢,那些都是真的!」

葉晨精神一震,進入到自己的意識空間裡面,看著眼前的小人,大喜道:「系統,你這是升級完了?」

系統化作的那個小女孩這時卻像是長大了一些,由原來七八歲的樣子長到了十三四歲的模樣。

系統白了葉晨一眼道:「沒有,哪能那麼快!」

葉晨一臉疑惑問道:「既然沒有升級完畢,那你又為何醒了過來呢?」

說到這裡,系統蹲了一腳,看著葉晨恨恨道:「還不是你這傢伙!」

葉晨一臉懵逼樣,指了指自己道:「因為我?又關我什麼事了?」

系統瞪了葉晨一眼:「你這貨之前不自量力,妄圖以鍊氣期挑戰人家金丹期,然後被人家完虐差點致死。」

葉晨一驚:「難道之前發生的都是真的?」

系統立馬回道:「你這不是廢話?要不是我及時醒過來,幫助你吸收葯浴裡面的東西,你以為你有那麼快恢復過來?要知道,你可是連手和腳都被人家給打斷了的!」

不等葉晨說話,系統又繼續道:「說起來,你還得要好好謝謝你藍雪瑤和段志宏二位長輩,要不是他們拿出了珍貴的斷筋續骨靈草和其他有助於恢復身體傷勢嗯天材地寶,你可能怕是要廢了!要知道,就那株斷筋續骨靈草來說,在黑市裡面可是已經開價道十億金幣的價格,而且是有價無市的!」

葉晨點點頭道:「那是自然,他們二位長輩幫助了我這麼多。」

說著,葉晨感覺到自身的身體和之前彷彿又有點不一樣,實力好像提升了一大截,疑惑當中,葉晨打開了自己的人物屬性面板。

宿主:葉晨

性別:男

年齡:18歲

道體:太清靈體(310)

體質:煉肉期(910)

功法:太清決

修為:築基前期

經驗值:0A100A

裝逼值:100(裝逼值可用來升級功法或淬鍊技能和物品)

積分:10(積分可用來抽獎和兌換物品)

技能:凌波微步(黃級)融會貫通;奔雷掌(黃級)融匯貫通;踏風而行(黃級)大成;大火球術(玄級)大成;奔雷指(玄級)大成;玄天劍法(地級)融匯貫通;龍騰七變(地級)大成。

葉晨大驚,自己怎麼會提升了這麼多…… 看著葉晨驚訝的模樣,系統呲笑了一笑道:「你這不是廢話嗎?吸收了那麼多東西,要是提升沒那麼多,那你和頭豬有什麼區別?」

葉晨瞪了系統一眼,直接退出了自己的意識空間,懶得理會系統。

聞了聞房內臭的不行的氣味,葉晨連忙揮了揮手,捂住自己的鼻子,然後推開房門走去出去。

一出房門,葉晨就看到藍雪瑤和段志宏二人在外面打坐,正當想向前打招呼的時候,二人同時醒了過了。

這個督主,爆寵的! 看到葉晨這麼快就蘇醒,二人也是一驚,連忙站起身來,向葉晨走去。

來到葉晨身邊之後,藍雪瑤問道練功房內傳來的惡臭,隨手一揮,瞬間就將房內清理乾淨!

還沒等葉晨說話,藍雪瑤首先就先敲了葉晨一個大腦崩道:「你知錯了嗎?」

葉晨揉了揉自己被敲得發疼的腦袋,眼淚汪汪道:「知道了,藍姨。」

藍雪瑤無視葉晨那裝模作樣的模樣,沒好氣道:「既然如此,那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