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楚凌飛又看到了讓他今生難忘的一幕,圓球進入到地面之後,真箇地面彷彿融化了一般,竟然生出了無限的漣漪,隨後轟隆之聲不斷傳出,然後就看到一座晶藍色的方形石台緩緩的浮現了出來,

石台之上刻著繁雜的咒符,在四角上還有四個面目猙獰的石獅,彷彿活了一般張牙舞爪的朝著眾人揮舞,

「這是,」看著這精緻的比武台,卓岳吃驚的問道,

這時候煞厲開口了:「這是靈霄台,沒想到你們精靈族還有這等寶貝啊,我也只是聽說過靈霄台是一個可以移動的全方位比武台,今日終得一見了,」

「靈霄台,,」楚凌飛看著這個精緻的藍色檯子,獨自呢喃著,

這時候靈霄台再次變化,竟然從四個角落裡的四個石獅口中噴出了大量的光線,然後在石台四周迅速交織,慢慢形成了一個光罩,將整個石台給籠罩在內,形成了一個護罩,

「我來為每個分部的代表抽籤大家同意吧,」看到下面的靈霄台已經準備好了,幽簾笑著說道,

看到大家同意了,在旁邊的精靈手裡接過一個圓筒,幽簾緩緩的搖動著,沒一會兒功夫就聽到幽簾說道:「一部和三部、二部和十部、四部和八部、七部和五部、十二部和九部、六部和十一部,」

「不會這麼霉吧,一上來就碰到了四部的那傢伙,我可怎麼打啊,」一聽自己八部和四部分到了一起,卓岳的臉瞬間苦了下來,翎羽也是撅著個嘴看著幽簾,有點不高興,

此刻翎羽正在心裡碎碎念呢:「幽簾姐什麼人品啊,竟然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們留,」

「卓岳大哥,我可不可以代表你們八部去和四部的人比試啊,」看到兩人都很不爽的樣子,楚凌飛開口說道,


「你,你不是我們精靈族的人啊,即使你要去他們也不會允許的啊,」翎羽噘著嘴說道,

「可能會允許的,畢竟他只有偽皇階的實力,其他分部應該不會將他放在眼中的,而且他已經得到了自然之神的認可,算是我們大自然的一部分了吧,」卓岳狠狠的拍了一下頭說道,

翎羽也不含糊,既然有勝利的希望,那自己就試一試,旋即站起來說道:「我們八部的代表是他,」說完話就將楚凌飛給拉了起來,走了出去,

「他,他不是我們精靈族的人,他沒有權利參加的,」剛一出去就有人不同意了,

代表四部的那個血精靈很是不屑的看著楚凌飛說道:「一個偽皇階而已,根本不值一提,隨便你們吧,是不是卓岳那個手下敗將慫了不敢出來了啊,哈哈哈……」

「對付你還用不到卓岳大哥的,我就夠了,」楚凌飛毫不相讓的說著,這個囂張的傢伙讓他很不爽, 「好了,既然大家都不反對,那就讓楚凌飛代表八部出戰,無論勝負不得反悔,」幽簾站在高台之上終於確定了楚凌飛的參賽權,

「卓岳,你說他能夠打得過四部的那個傢伙嗎,」看到楚凌飛能夠參賽了,翎羽內心高興之餘,又開始為楚凌飛擔心了,

卓岳笑了笑滿懷信心的說道:「那天他對抗蟲族的地皇階修為的首領的時候我可是在附近的,不是我吹,就四部的那個傢伙絕對打不過楚凌飛的,」

「真的,」翎羽有點不相信,

卓岳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我騙你幹嘛啊,這東西還帶開玩笑的嗎,」

「現在分到一組的兩個人進入比試台內,這裡面有數不勝數的戰鬥區域,你們可以自己選擇,去吧,」幽簾再次開口催促著眾人進入到了靈霄台內,

看到楚凌飛和四部的那個血精靈一同朝著靈霄台走去,身體彷彿是融進了裡面一般,瞬間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之中,其他分組的人也一同走了進去,卓岳吃驚的問道:「這麼小一個檯子怎麼會放得下這麼多人呢,」

「這靈霄台厲害就厲害在進入到其中之後裡面有大大小小數不清的空間,各種各樣的比賽場地應有盡有,多少人進去也沒區別,而且彼此之間並沒有影響,」煞厲向附近的人解釋道,

「你們快看,比賽開始了,」莫凝珊指著場地中央那個光罩叫道,

果然像莫凝珊說的那樣,石獅嘴裡出現的那層護罩上竟然出現了六副不同的場景,其中一幅就是楚凌飛和四部血精靈所在的區域,按照精靈族的慣例,大多數的戰鬥區域都是選擇的密林,但是楚凌飛那邊卻是一種類似於沼澤一般的地區,

由於太怪異了,瞬間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大家也都很感興趣,這個小子究竟有什麼能耐,能夠戰勝四部那個血精靈,

「你們就瞧好吧,等著楚凌飛狂虐烽狼吧,到時候看他怎麼丟臉,」卓岳坐在煞厲身邊得意洋洋的說道,就好似狂虐烽狼的人是自己一般,

「那個狂妄的傢伙叫烽狼,挺霸氣的名字,怪不的有那麼火爆的脾氣呢,」煞厲點了點頭說道,

「別吵了,他們開始了,」翎羽將正在交談的兩人制止道,

抬頭看去,此刻楚凌飛正和烽狼距離不遠的地方對峙著,從他們不斷合攏的嘴唇能夠看出來他們兩個還在交談,但是靈霄台只能傳送圖像出來,並沒有任何聲音出現,

「既然你不屬於我們精靈族的人,我也不會佔你便宜的,我們就在這裡比試吧,不依靠密林的力量我依舊能夠將你一個偽皇階的小子給打敗的,」烽狼霸氣的說道,

「話不投機半句多,動手吧,」楚凌飛並沒有打算和這個血精靈過多的糾纏,他的目的只是為了得到屬於十三分部的那份秘典,

「記住我的名字,四部所屬,,烽狼,報上你的名號吧,」


「楚凌飛,」

楚凌飛話音剛落還沒來得及反應,烽狼雙翅瞬間閃動,如同一支離弦的箭一般朝著楚凌飛飛了過來,

由於速度太快,楚凌飛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烽狼近身,雖然倉促之下躲了過去,但是側臉還是被蒼狼尖銳的翅尖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慢慢流了出來,

「比試的時候可不能掉以輕心哦,小心了,」在半空之中轉了一圈,將剛才前沖的作用力緩衝掉,烽狼再次衝過來,

這次給了楚凌飛反應的時間,他毫不猶豫的就將死神幽魂鐮給拿了出來,烏黑色的火焰砰然四射,直接橫在了自己身後,將烽狼的再次進攻給破解了,

「好厲害的武器啊,怪不得他有那麼大的自信,」外面觀戰的人忍不住叫道,這把怪異的鐮刀確實很犀利,從剛才冒出的黑光就能夠看出來,但是他們見識可不夠廣,根本不知道這就是魔族的神器,

雖然這些傢伙不認識,但幽簾怎麼會不認識呢,她此刻正眉頭緊鎖的看著楚凌飛他們那邊的情況,嘴唇緊緊抿住,不知道在想什麼,

「來的好,」烽狼大喝一聲,再次升空,這次他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金剛雙鐧,

「一定要小心啊,」卓岳在外面暗自祈禱著,自己和烽狼比試過好多次了,每次都是敗在他的十二游龍鐧法之下,十二游龍鐧法顧名思義,一共有十二招,一招強比一招,卓岳最好的戰績就是堅持到第十招,饒是如此,後面的力度卓岳完全堅持不住,

翅膀迅速忽閃,兩把金剛雙鐧在烽狼手裡不斷的旋轉,帶起強烈的罡風,而且這裡是沼澤,雖然沒有密林中那麼強烈的自然能量,但楚凌飛還是能夠清晰的看到隨著雙鐧的旋轉,縈繞在鐧身周圍的能量越來越強橫,

「不能拖,」心裡暗嘆一聲,楚凌飛心裡有了一定的計較,

這次楚凌飛選擇了主動進攻,魔力瞬間灌註腳上,雙腿用力,就看到雙腳下面的地面突然塌陷而下,而楚凌飛就憑藉著這股反作用力朝著烽狼衝去,死神幽魂鐮在急速的帶動之下呼呼作響,

鏗,,

兩人快速的撞擊在了一起,由於這正是十二游龍鐧法的第一招,楚凌飛並沒有吃虧,反而抓住了烽狼的一絲漏洞,左手攜帶著熾熱的魔焰點在了他的肋下,一擊得手及時拖戰又拉開了彼此的位置,

烽狼此刻牙關緊咬,沒想到自己的一次試探進攻竟然讓這小子鑽了空子,而且還暗地裡傷了自己,雖然那一絲的魔焰對烽狼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但是一陣陣的熾熱卻讓其很是難受,

「看招,」喘了口氣,楚凌飛再次上前,右手握住死神幽魂鐮的長柄,刀頭前伸,直指烽狼,王者霸氣瞬間爆發而出,周圍的草地很一致的以楚凌飛為中心朝著外圍倒去,

烽狼咬牙切齒的叫道:「你這是自找苦吃,五游龍金剛鐧,金光伏龍,」

這次金剛雙鐧旋轉的速度變得更加快,而且這次楚凌飛隱約能夠看到在烽狼身邊有五條淡綠色的游龍在不斷旋轉,近似於空氣的顏色楚凌飛看的並不清晰,他知道烽狼要出殺招了,剛才的那一擊成功將其給激怒了,

「烽狼竟然一上來就用五游龍,這不是欺負人嗎,」卓岳對烽狼的功法很是了解,忍不住叫道,

「不是欺負人,而是楚凌飛在欺負他,從烽狼的面部表情能夠看出來,他已經在楚凌飛手裡吃了虧了,而且楚凌飛也成功的將其給激怒,你可不要小瞧那小子啊,他戰鬥經驗之豐富絕對是你想象不到的,」煞厲老神在在的說道,從他言語之中能夠聽出他對楚凌飛充滿了信心,

就連遠在高台之上的幽簾也忍不住搖了搖頭,兩人決鬥,一方先被激怒,那他的勝算就差不多接近於零了,而且一上來幽簾就知道這個紅頭髮的小子一定戰勝所有的人,最終獲得那份秘典的,不是因為別的,就單憑那把魔族五神器之首就足夠了,

「來得好,」楚凌飛感覺烽狼的戰鬥力也挺強的,自從來到無極界很少有這麼淋漓盡致的戰鬥過了,一時間竟然激起了楚凌飛戰鬥的yuwang,

甩、鉤、拉、碰招招怪異,死神幽魂鐮在楚凌飛手裡如臂揮使,而金剛雙鐧由於體型太小的問題,一上來就被楚凌飛給壓制住了,就算烽狼已經用到了五條游龍,但楚凌飛的防守也是密不透風,烽狼一點偷襲的機會都沒有,

楚凌飛越戰越勇,氣勢不斷的提升,而烽狼那邊越打越心驚,而且有一種感覺,自己面對這個紅頭髮的小子竟然有著莫大的無力感,到現在自己已經將游龍鐧法激發到了十游龍了,竟然還是拿他沒辦法,

「拼了,」低吼一聲,烽狼朝著天空大吼一聲,一口綠色的血液噴到了雙鐧之上,吸收了烽狼血液的雙鐧金光更勝,這次楚凌飛能夠清晰的看到烽狼周身不斷旋轉的游龍,細數一下足足有十二條,

從烽狼蒼白的臉色楚凌飛知道,這次應該是他最後底牌吧,看樣子自己距離勝利也不遠了,但接下來的對拼之中楚凌飛卻發現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十二條游龍彷彿活過來一般,不但將烽狼周身保護的嚴嚴實實,而且還經常竄出來騷擾楚凌飛,讓其非常難受,

而且剛才自己沾染到他身上的那縷魔焰竟然在游龍出來之後失去了蹤跡,看樣子烽狼是將魔焰給解除了,

「喝,,」烽狼一躍而起,飛到了空中,

「游龍在天,」十二條游龍瞬間噴湧出了大量的綠色能量,烽狼的身體竟然在一瞬間變得超級大,如同泰上壓頂一般朝著地上的楚凌飛疾馳而去,

成與敗在此一搏,

此刻楚凌飛宛若地獄來的惡魔一般,雙手死死握住死神幽魂鐮,魔焰瞬間噴涌,一剎那將楚凌飛給包裹在了裡面,燎原的魔焰帶起邪惡的氣息朝著空中迸發而出,

翁……

命裏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兩人竟然被瞬間分開,而且都被傳送了出來, 「恩,」看著周圍出現的人影,楚凌飛疑惑的朝著高台之上看去,很是不懂為什麼自己會被傳送出來,

「大祭祀,你這是,」烽狼蓄勢一擊被強行切斷,彷彿擊打在了虛空之中,頓生無限的無力感,

幽簾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你兩個碰撞在一起,受傷的只會是你,甚至會就此身死,我能不阻止嗎,」

「這不可能,」烽狼充滿了惱怒的叫道,

「你敗了,」幽簾冷冰冰的聲音再次傳來,充滿了不容置疑,

「承讓,」聽到幽簾宣布比賽結果了,楚凌飛很是紳士的朝著烽狼拱了拱手朝著旁邊走去,站在那裡等待其他分組的比賽,

這時候卓岳一溜兒煙來到了楚凌飛身邊笑著說道:「好小子,太給哥長臉了,你看烽狼剛才那憋屈的樣子,真是酸爽啊,」

「要是剛才真的和我對碰的話,我不見得就能擊敗他,我們兩個的勝率只能算是五五開了,」楚凌飛很是謙虛的說道,剛才自己並沒有揭露太多的底牌,只是將力量全部灌輸到了剛才的那一擊之上,

同樣的,烽狼也是拼了命的想要戰勝楚凌飛,絲毫沒有在乎自己的體力和勝利之後接下來的戰鬥,

「看你說的,我們八部還指望你為我們奪得額外的那份秘典呢,我先過去了,你好好恢復一下,可以用我教給你的屬於我們精靈族的方法,」卓岳大笑了一聲回到了八部原先觀戰的地方,能夠明顯的看出來,楚凌飛這次為自己出了氣,卓岳心裡很爽,甚至有點嘚瑟,

沒一會兒功夫里,所有的人都被傳送了出來,有的甚至都受了傷,雖然原先幽簾說過雙方比試點到為止,但是真的到了激烈的時候,誰還顧得上那種事情啊,

楚凌飛這邊要不是幽簾提前發現,搞不好烽狼也會豎著進去橫著出來的,

緊接著楚凌飛又進入了凌霄台,這位對手的實力連烽狼的一半都沒有,雖然擁有者天皇階的實力,但他根本不懂如何戰鬥,甚至連自己的武器都沒有,真搞不懂剛才他是怎麼獲勝的,

打了一小會兒,那傢伙就舉了白旗,楚凌飛輕而易舉的獲得了第二場的勝利,

最終剩下的人除了楚凌飛以外,還有另外兩個分部的人,一部和十二部,一部能進入最後的決賽楚凌飛是早有準備的,而十二部卓岳從來沒和自己提過,沒想到這匹黑馬比自己還要黑,竟然輕輕鬆鬆的就闖了過來,

一部的那個血精靈竟然是個女性,名為劉雪晴,不同於以前楚凌飛見過的血精靈,這個對手貌似有了純血精靈的血脈,明眸皓齒、膚若凝脂,有著一副讓男人心動、讓女人嫉妒的面容,身材均稱標誌,嬌艷欲滴,擁有rela惹火的魔鬼身材,

但這樣一個美女卻如同一塊冰塊一般不言不語,直直的站在那裡看著楚凌飛,能夠從她的眼中看到不屬於她的那種冷淡,

另外一個對手是一個男性,屬於十二部,個子矮小而又瘦弱,乍一看就像是一個毫無實力的小孩子一般,

「最後的比試你們三個人一同進入到靈霄台之中,我會給你們指定場地,在這個場地內,你們三個中最終獲勝的人將會得到原屬於十三部的那份秘典,」幽簾的聲音再次傳出,確定了最後一戰的細則,

幽簾說完之後,所有人都看著在場的三個人,大多數人的目光還是聚集到了楚凌飛的身上,他們很好奇,這個代表了八部的人類究竟能不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呢,

在別人沒有注意的時候,幽簾的聲音傳到了劉雪晴的耳朵里,朝她說了一通話,

劉雪晴先是一愣,旋即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率先進了靈霄台的護罩裡面,瞬間被傳送到了幽簾為三人準備好的那處比試場地之內,

緊接著就是楚凌飛,他朝著八部所在的位置看了看,重重的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也走了進去,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場地中央的時候,誰也沒有注意,一部主城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自從來了之後眼睛就從未從楚凌飛身上離開過,

直到楚凌飛快速的進入了靈霄台之中,兩人才悠閑的在附近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大姐頭,那個傢伙就是身懷血神泯滅之地的小子,」小唯眼睛看著前方朝紫諾說道,

「恩,我知道了,」紫諾依舊是面帶輕紗將其面容給遮掩住,

紫諾和小唯一路趕來,終於還在在最後一刻見到紅頭髮的小子進入到了靈霄台,

而且兩人將自己的修為給遮掩住,饒是幽簾也沒有發現下面的人群之中多了兩個人,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最主要的是所有的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場地中間的靈霄台之上,絲毫不在乎身邊發生了什麼,也沒人會想到這兩個人竟然這麼明目張胆的就進入了自己的主城,

小唯看到大姐頭就這麼安然的坐了下來,不解的問道:「那我什麼時候動手啊,」

「動什麼手啊,我不是說了嗎,今天只是來看看而已,而且有幽簾在這裡,我根本就打不過她,還怎麼動手啊,」紫諾斜了小唯一眼低聲說道,

「哦……我還以為在路上你是說著玩的呢,」小唯急忙應著,還不忘為自己辯解一下,

「不要說話了,免得被人發現,那就不好玩了,」紫諾輕笑了一下說道,旋即很認真的朝場地中間看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