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草在徐風中,如處子嬌羞。

唐晨躺在柔軟的沙灘上,一邊吃著烤魚一邊喝著酒,不由想起了雙親,想起了小柯,想起了白沐羽、莫小卡、唐白馨他們,想起了師父唐藍太爺,想起了溫涼玉,想起了唐紅袖,也想起了胡娜娜……太多的思念如不時涌動的湖波般紛至沓來。

一個矮小的身影賊兮兮地向篝火靠近。

「哈哈,饞了吧?給你。」

看到小猴子一副哈喇子直流的樣子,唐晨出言打趣的同時,已將一串烤魚扔了過來。

小猴子起初還對唐晨充滿了戒意,任唐晨扔過來的烤魚掉在地上,不敢接。但它到底敵不過烤魚香的誘惑和肚子里的饞蟲,最終還是將烤魚撿起,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吃得津津有味,忘乎所以。

不一會兒,它就將一串烤魚吃了個精光,然後眼巴巴地看著唐晨。

「還想吃?想吃就過來。」

唐晨心中好笑,故意晃動手中的烤魚串逗引著。

其實,在了解了小猴子的身世后,他不僅不再計較小猴子之前的不友善,而且喜歡上了和他一樣可憐的小猴子。天才知道還要在這死亡谷中待多久,多個伴總是好的。

小猴子神色怯怯的,不敢過來。

「膽小鬼!看,過來不但有烤魚吃,還有美酒喝喲。」

唐晨有心逗小猴子,不僅故意嘴巴吃得「吧唧」直響,喝下一口酒後還對著小猴子張嘴噴出一口酒香。

這下子可把小猴子饞壞了。它急得抓耳撓腮,可還是不敢過來,生怕被唐晨抓住對它不利。

看著小猴子那副又饞又急又擔心的窘樣,唐晨開心地笑了,於是便將幾串烤魚和酒壺放在地上,自己走到一邊去,覓了個平坦的地方躺下睡覺。

小猴子「嗖」的一下就躥到了烤魚處,一手抓起烤魚,一手拿起酒壺,一邊大快朵頤地吃,一邊美滋滋地喝了起來。

沒過一會兒,初次飲酒的小猴子就兩眼直冒星星地東倒西歪,最後醉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唐晨笑著搖了搖頭,也睡了過去。

睡夢中,他夢見和小柯成親了。張燈結綵的大堂、貼著大紅「囍」字的門窗、落得滿地通紅的炮仗、親朋滿座的酒宴、紅蓋頭的新娘和洞房的花燭……

只是,夢終有醒時,當天色開亮時,他在潮湧聲中醒了過來。

伐竹,割藤,很快,他做好了一個竹筏和兩支竹槳,又去采了許多鮮果,再灌滿一水囊水,便準備出發。

他要出去尋胡娜娜。

就在這時,小猴子跳上了竹筏。它歪著腦袋看著唐晨,似乎是想看看唐晨會不會趕它下去。

唐晨笑問:「喂,你不怕我了?」

小猴子當即舉起拳頭比劃,齜牙咧嘴地吱吱直叫,那樣子好像在說:「我才不怕你呢!」

唐晨神色一斂,「認真」地問:「我要到外面的死亡谷去尋我朋友,你確定要一起去嗎?」

小猴子一邊點頭一邊拍拍腰間的黑袋子。

「賊性不改。」唐晨笑罵一句,故意逗道,「先說好,要輪流划槳噢。」

「吱吱吱。」

小猴子怪叫著把頭扭到一邊。

看它一副高傲自大的樣子,唐晨心中好笑,笑罵道:「酒肉交來的朋友,當真一點都不靠譜。」

說話間,唐晨撐筏離岸,將竹筏劃得飛快,順著天地劍陣陣圖的生路很快就穿出了漩渦水域,不久就來到了烙有手掌印的那面崖壁前。

用藤條將竹筏系好,唐晨和小猴子跳上凸岩,先後將手按上崖面上那個手掌烙印……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第0404章暗器百解

死亡谷的那片石林中,荒蕪的氣息撲面而來。

唐晨心中暗嘆,若不是跟蹤小猴子發現大湖玄界,他真不知道他和胡娜娜還能在死亡谷中撐多久。現在雖然還無法逃離死亡谷,但至少沒有了吃喝問題。

「她會在哪個方位呢?」

出得石林,來到數天前他們合力擊敗骨王的那片赤地,遍尋骨塔附近卻不見胡娜娜的蹤跡,唐晨不由眉頭大皺,一時間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找。

小猴子好像看出了唐晨的迷茫,扯了扯唐晨褲子,大拇指指著自己,鼻孔朝天一副很牛的樣子,那樣子好像是在說——「要尋人嗎?求我。」

唐晨滿眼不信地問:「你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哪裡?」

小猴子點點頭,雙手抱胸,右腳尖掂起,直抖大腿。

唐晨又好氣又好笑,啐道:「別吹牛了,我都找不著,你能找得到?一邊涼快去!」

「吱吱。」

小猴子當即舉起拳頭比劃一番,然後伏到地上右耳貼地,仔細聆聽。

「地聽術嗎?能聽到多遠的動靜?」

唐晨繼續嘲笑,不過心底里倒希望這小傢伙真有那本事。

小猴子從地上一躍而起,指著正北方。

唐晨將信將疑:「你確定我要找的人在那邊?」

小猴子撇撇嘴,一副「不信拉倒」的樣子。

唐晨一把將小猴子抓起放在自己肩上,然後施展「御氣蹈空訣」,向北方疾馳而去。

終於,在一個隘口裡,唐晨見到了胡娜娜。

隘口裡的中央有一高高隆起的赤紅色土坡,周圍白骨滿地。偌大的土坡上有很多洞口,不少骨靈正從洞口爬進爬出,或扛或推或搬運著大大小小的石頭。這讓唐晨不禁想起了蟻巢。

胡娜娜正手執修羅刀,狂發亂舞,大戰一個雕形骨王。

雕形骨王揮動骨翅時劈山裂石,它的勾喙和兩隻巨爪也堅逾精鋼,鋒利無比,與修羅刀撞擊時發出「鏘鏘」的刺耳聲。

雙方的打鬥此時已經到了白熱化,胡娜娜拼著被對方抓傷肩部,一劍刺穿了骨王的頭顱,成功汲取骨王頭顱內的靈火,並將這隻骨王眉心的火印取走。

雕形骨王一被擊斃,土坡底下便傳出憤怒的吼嘯聲,霎時間爆出恐怖的大凶氣息,直令那些洞口處的骨靈匍匐在地籟簌發抖,好似有極凶之物要從地底下衝出來,那氣勢,令唐晨震怖不已。

顯然,土坡下還有別的骨王,並且從不一樣的吼聲聽來,還不止一個。

胡娜娜迅速遠遁。看來,她著魔后雖神志迷亂、嗜殺好戰,但對於危機還是有本能的反應。

唐心急忙跟上,一路追蹤。直到離開隘口近二十里,隔著近百丈的距離,唐晨才看到胡娜娜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

唐晨藏身遠處,仔細觀察。

他看到胡娜娜被傷口湧出的鮮血染紅了半邊衣襟。胡娜娜不緊不慢地從儲物袋中取葯療傷,然後又就地煉化剛到手的那枚火印。修羅刀一直在她頭頂上方旋轉不休,散發著妖紅的光芒。

「幸好她還知道給自己療傷。」

唐晨心中一安。

他這次過來,主要想看看胡娜娜的情況,並給胡娜娜送些食物。雖然他很想早點對胡娜娜施展「魔心種道」之術,但他知道他現在還做不到。一是因為他剛得授這門術法不久,還未能在自己體內開發出「道種」來;二是因為施展此術需要時間,必須先放倒對方才行,很顯然,現在別說是放倒胡娜娜了,就是要壓制住她都十分困難。

在確認胡娜娜雖然受傷但暫無大礙之後,唐晨將從大湖玄界那邊帶過來的鮮果、烤魚、淡水等放在旁邊一塊平坦的石頭上,然後故意高聲叫喊胡娜娜引她過來。


胡娜娜聽見有人聲,飛身而至。

唐晨急忙躲到遠處。當他隔著老遠看到胡娜娜拿起鮮果小口咬食,並將其他食物收進儲物袋后,他放心了,帶著小猴子回返大湖玄界。

…………

回到大湖玄界,唐晨在梯島伐木築屋,居住下來開始鑽研《玄天寶錄》里的「暗器百解」。畢竟功法和劍法都講究循序漸進,要想在短時間內取得突破性進步不太可能,唯一能讓他在短時間內戰力飈升儘快「放倒」胡娜娜的,唯有暗器。

「暗器百解」共有三個篇目——手法篇、機括篇和毒藥篇。

每個篇目里都又有細分,比如機括篇就分為群攻類、專攻類、定時類、撞爆類、扳機類、真氣助發類等等,種類繁多。

手法篇中,「觀音有淚」名列榜首;機括篇中,「佛怒唐蓮」名列榜首;毒藥篇中,「黯然銷魂」名列榜首。

排名總是和難度成正比,名列前幾位的那些手法、機括和暗器,像唐晨這種初學者,當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學有所成。

遍觀整部「暗器百解」,結合梯島上能取用的材料綜合分析,唐晨最終有目的地選擇了其中三項作為當前的用功對象——

天女散花,手法類中排名第十七。

嘈切飛珠,機括類中排名第十三。

速麻煙霜,毒藥類中排名第十五。

以唐晨的見解,這三項難度適中,是眼下最靠譜的,完美配合的話,應當可以放倒胡娜娜。

「天女散花」這種手法對五指的靈巧度要求十分高。

起初唐晨用卵石練習,從手抓四個雞蛋大的卵石在手中旋轉開始,大有進步后,又改為手抓八個鴿子蛋大小的卵石在手中旋轉。

練完石子就開始練豆子。梯島上生長了不少豆類植物,唐晨選用紅豆作為練習物,數量也是逐漸增多,直到最後能將一百零八顆紅豆在手中飛快旋轉。

練完豆子后開始練水。所謂練水,就是掬起一捧清水,然後五指在真氣的配合下對其進行切割和重塑,直至將一掬清水切割、重塑成三十六顆小水球,並能在手掌里飛快旋轉。

如此這般,只能算初有成績。

最後還要練準頭,必須一出手就能令暴射出去的三十六顆小水球在空中迴旋,兩兩相撞無一落空,才算是小成。

唐晨每天上午都會花兩個時辰來練習這種手法。

跟著唐晨有烤魚吃,又隔三差五跟著唐晨去給胡娜娜送吃的喝的,很快,小猴子吉祥就對唐晨熱絡得像親人一樣。每次唐晨修鍊的時候,小猴子吉祥也會有樣學樣地跟著練習。它倒不是想偷師學藝,只是覺得好玩罷了。如果偷師者是個人,唐晨自然不準,畢竟《玄天寶錄》上的絕學乃是唐門的不傳之秘。不過,吉祥是只貪玩的猴子,唐晨也就沒怎麼在意。誰知練了一段時間下來,唐晨意外發現,小猴子吉祥竟然學得有模有樣,而且進步的速度不比他慢多少,這讓他不由得對小猴子高看了一眼,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製作嘈切飛珠這種暗器有現成的材料,就是小猴子從骨塔中盜來的翠玉礦石。

翠玉礦石內往往有一個個白色小點,狀若雲霧,這種白點被稱為「籽雲」。「暗器百解」中稱這些籽云為陰性能量,若量足夠大,與人體修鍊出的陽性真氣相碰,會引發爆炸。嘈切飛珠的製作,其實就是一個將人體真氣與籽雲巧妙共融於翠玉礦石中的過程。

但要將陰性能量與陽性能量共融於一顆珠子般大小的翠玉礦石中,還要不使其爆炸,其難度可想而知,對製作者的真氣控制要求相當高,饒是唐晨自認為在真氣控制上已有些造詣,但大多時候還是功敗垂成,引發的爆炸經常將唐晨震得倒飛出去,若不是他事先穿了件堅韌的皮甲,兼已練成「至聖之體」,必受重傷。

製作暗器有許多工序,需要很多精巧、特製的工具,這些唐晨倒是直接撿了個現成,因為在他的「命運之戒」里有兩個光團分別封有一間煉器房和一間試驗室。這煉器房和實驗室是唐晨父母親留下的,除了有很多材料外,還有各種特製工具、器皿、吸針等等,對現在需要製作暗器和毒藥的唐晨正好有大用。

破封后的煉器房被安放在唐晨居所的右側,唐晨每天穿著他父親唐龍留下來的一身行頭,在裡面製作嘈切飛珠。無數次爆炸后,唐晨對於真氣的控制越來越精細到位,成功製作出的嘈切飛珠由少漸多。

但在這過程中,出了一次讓唐晨十分抓狂、惱火的意外。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第0405章魔心種道


有一次,小猴子吉祥趁他出去采草藥之機,從煉器房的窗口溜了進去,將煉器房裡弄得亂七八糟不說,還將唐晨兩個月來製作的嘈切飛珠全部拿去炸了魚。

「天殺的死猴子!」

唐晨當時真有把小猴子吉祥暴打一頓的衝動,不過小猴子吉祥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趕緊出去偷了不少翠玉礦石回來,才讓唐晨漸漸平息怒火。

速麻煙霜其實是一種麻醉藥。要放倒胡娜娜,又不致於對她造成傷害,用麻藥或迷藥無疑是最合適的。但單純的麻藥或迷藥都不容易對武功高強的胡娜娜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而速麻煙霜與普通麻醉藥不同,它不但見效快,而且具有超強的侵入性,能從人體毛孔間滲入,迅速麻痹神經,致人無法動彈。唐晨當初一看方子對速麻煙霜的介紹,就十分中意。

煉製速麻煙霜除了需要各種珍稀藥草外,還需要一些毛蟲的特殊體液、毫毛等。早在選擇煉製這種毒藥前,唐晨就已巡視過梯島,幸好,這些東西在梯島上都能找到。

唐晨這些天一直在居所左側的實驗室里試著煉製速麻煙霜。

要煉製速麻煙霜很不容易,光是提煉各種藥草就有很多道工序,合葯時更要講究火候,火候不到則藥性不顯,而火候過了則藥物報廢。經歷一次次失敗,通過一次次經驗總結,唐晨才煉製成功。

煉製速麻煙霜期間,小猴子吉祥也沒少搗亂。它看到實驗室煙囪冒起裊裊青煙,以為唐晨在裡面烤煮什麼好吃的東西,便攀上房頂去東嗅嗅西聞聞,結果被迷暈摔落下來;後來,他趁唐晨在湖邊抓魚給胡娜娜做吃的時溜入了實驗室,用手指蘸了蘸密封缸口時殘留的一點液體,想舔舔看唐晨是不是在腌酸菜,結果還沒舔呢,就被麻翻在地,動彈不得。

經過這兩件事,小猴子吉祥對實驗室畏如蛇蟒,再也不敢踏足了。

煉製出速麻煙霜后,唐晨將之與嘈切飛珠同置於葯爐中進行溫養。溫養七天後,束麻煙霜被吸入嘈切飛珠內結成一黑色小點,對嘈切飛珠淬毒的工作才算完成。

另外,唐晨每天傍晚都會盤坐在湖邊的巨岩上全心修鍊「魔心種道」。


初時,他只是如木雕石塑般一坐就是一整夜,漸漸地在他兩隻手掌虛抱的中心出現了一點混沌之氣。這點混沌之氣隨著他每夜的修鍊不斷變大,最後大到直徑近一丈的混沌球將他罩在裡面。

在這個混沌球的中心,有道則凝成的白色根系不時蔓延,漸漸地這些白色根系收縮,凝變出一顆如星火般明滅不定的種子。

隨著修鍊的深入,這顆種子一分為二,明滅交替,像兩隻並飛的螢火蟲,在寒夜裡互相為對方照亮前進的道路。

四個月後,一切準備妥當,唐晨決定行動了。他帶上暗器和一些吃食,又一次和小猴子吉祥一起離開大湖玄界去尋找胡娜娜。

這一次找到胡娜娜時,胡娜娜正在那個有赤紅色土坡隆起的隘口不遠處與三尊骨王大戰。

這三尊骨王,一為人形,拿著大砍刀;一為虎形,牙鋒爪利;一為蟒形,身如巨鞭,均兇猛異常。它們合擊胡娜娜,將胡娜娜壓落下風。沒多久,胡娜娜不敵,遁走。

唐晨悄悄尾隨胡娜娜。胡娜娜奔出近五十里才停下來,給自己敷、食治傷葯,然後靜坐調息。那把修羅刀一如往常地懸在她頭頂上方,散放著妖異的血芒。

唐晨拿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一粒藥丸服下,對小猴子吉祥叮囑幾句,讓它就地藏好,他則悄無聲息地接近胡娜娜。

他要趁胡娜娜受傷驟然發起突襲,一舉放倒胡娜娜。為了這一刻,他已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準備和精心策劃。

可就在唐晨才潛到距離胡娜娜七丈開外,懸在胡娜娜頭頂上方的那把修羅刀突然「鏘」的一聲鳴震,閉目盤坐的胡娜娜霍然睜開了眼,向唐晨這邊看了過來。

唐晨當機立斷,暴喝一聲騰身飛起,馬上出手,三十六枚嘈切飛珠電射而出。


但就在三十六枚嘈切飛珠在要擊中胡娜娜時迴旋,要在胡娜娜身周兩兩相撞之際,修羅刀驟然紅光大盛,竟生生地將那些嘈切飛珠定住了。

「怎麼會這樣?」唐晨立時色變。

「殺——」

胡娜娜抄刀在手,渾身爆發出狂沛的魔煞之氣,將三十六顆嘈切飛珠掀飛出去,然後足尖一點地,快如驚電般朝唐晨撲殺過來。

來不及走避,唐晨只得斬出星魄劍硬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