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和眾人取得了大體方向上的共識后,雲逸琢磨了一下,便開始討論詳細的細節待遇問題。

「諸位都知道,剛才我之所以和大家提出這個待遇和凝聚力問題,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看到了公司對基層員工租房補貼減少的原因;而在一方面上,現在社會上認為超市員工三千多的工資之所以少。原因就是因為房租太貴了,一個單間在京城這邊就得一千多兩千多。

而接下來我想解決的問題,也就是公司員工關於現在住宿,以及未來住房的問題!」

雲逸再次一開口。會議室里眾人頓時一個個臉色又黑了下來,每個人的心中都是一萬頭草`泥`馬轟隆隆的跑過,他們心裡都暗暗的罵著雲逸,這傢伙簡直是不開口不要緊。一開口語不驚死人不休啊。

這房子問題是這麼說解決就解決的么?要知道,這是一個全民性的問題,就連他們這些金領們。如果不是京城本地人,或者家裡沒有錢的話,也都是租著小單間呢。

眾人剛準備再次集體反駁雲逸,雲逸擺擺手示意眾人不要插話,接著道:

「大家不要著急反對,我說要給公司員工在現在解決居住環境問題,未來解決家庭住房問題,這可是也包括了你們在內,你們自己難道不想住一座舒服的房子?一座由公司給你們的住房嗎?」

雲逸一句話,頓時讓眾人都愣在了哪裡,他們之前還以為雲逸只是單純的想讓公司員工住的好一點,怎麼也不會想到,雲逸竟然說給大家解決家庭住房,而且還是給他們個人,這太讓他們吃驚了,簡直不敢相信。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現在國內有那個公司能給員工採取類似分配房子的例子,這實在是因為房子太昂貴了,不說是京城這樣的超級大城市,一座房子動輒就是兩三百萬,就是隨便二三線城市,恐怕也得六七十萬之多吧。

「毫無疑問,現在房子問題在所有人,也包括咱們公司員工在內,一個最大的生活開支;咱們的員工一個月四五千,而普通一個單間一月就一千多兩千,而這房子問題,也是低收入員工流動性最大的原因。

這樣的情況下,咱們如果不解決房子問題,那麼咱們的員工就不可能真正的將公司當成家,所以這個房子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

而目前我的打算是,基層員工,在進入公司四到五年內,大致上能讓員工住公司提供的單間房子宿舍,至少有個人**的程度。

而進公司五年以上,則是考慮根據其職位的高低不同,提供最低面積四十平方米的一套住房;如果是夫妻兩人都在公司工作,則是提供七十平方以上住房。

當然了,這套房子在一定的年限內產權是屬於公司的,直到在工作服務一定年限后,房子才能屬於個人;如果年限因為其他原因不夠,還可以以成本價來買斷。

大家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雲逸笑眯眯的看著眾人問道。

眾人看著雲逸,那目光簡直就像是在看著白`痴一樣。

「雲總,對於您能為咱們公司員工這麼完美周到的考慮,我個人很是感動,只是我不得不提醒您的是,京城現在的房價都在兩萬左右,即便是最低的一套四十平米的房子,價格估計也得在八十萬左右。

舟神,你家中單又又又又超神了! !」

陳留一臉同情的看著雲逸說道。

雲逸聳聳肩,看著眾人看自己白痴一樣的目光,無奈的道:

「我也沒打算花錢買商品房啊!」(未完待續。。)

ps:感謝『富商』一張月票支持….

難道,就這麼一張月票么…..啥都沒有啊…..淚奔………………….. 不打算買房?

眾人再次愣了一下,不買房怎麼給員工房子,雲總腦袋秀逗了吧?

「我沒打算花錢買商品房,我打算在京城直接向民間買地皮,而後自己建公司的總部和宿舍樓!」

見眾人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著自己,雲逸忍不住再次解釋道。

他的解釋,沒有讓一群員工們理解,反而看著他的目光更像是在看白.痴一樣,如果房子的事情就這樣簡單的話,也不會出現后.清國家這麼多人努力的工作,卻是連一套房子都買不起的民族悲劇。

雲逸當然知道他們為什麼覺得自己是白.痴,他也知道這房.地.產,實際上就是后.清用來搜刮人民財富的工具;藉助在零八年時候美.國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增發十七萬億人民幣的天量貨.幣,在全國引起全面性的通貨膨.脹,尤其是使得大量的熱錢流到了房.地.產上,使得房.地.產一夜暴漲數倍之巨。

而暴漲的房.地.產,除了給后^清各地政.府帶來了巨額的賣地錢外,還讓那些憑藉著信息單項透明的官.員家人們,對房.地.產進行大肆炒作,利用房.地.產發了大財,一個個隨便都是身家過億,甚至十幾億都不稀奇。

這些人一個個利用房.地.產是賺的盆滿缽滿,可是整個國家的人民,卻是被這些權.貴利用房.地.產掏空了幾十年數代人辛辛苦苦的家底;那些不過是用一堆水泥鋼筋堆砌起來的東西,竟然會使得一個人辛辛苦苦一輩子都買不起,使得一個有一個的家庭為了這一套房子,而將一輩子都賠了進去。

而這樣的鋼筋水泥堆砌的房子,他真的就值那麼多錢嗎?當然不值,只要任何一個腦袋清醒的人都明白,當泡.沫最終破裂的時候,任何一個買了房子的人都將被套牢。一家人幾十年的積累將化為一空。

然而,即便是有些人覺得房^價不靠譜不想買房子,這樣也是無法擋住自己的財富被掠.奪的;從零四年微小開始,從零八年天量暴漲的超發貨.幣,讓整個國家的貨.幣從原來的不過是十幾萬億一下子暴增到一百多萬億。

國士梟雄 .幣,與之相對的實際上的經濟增長,才不過是實際上的一倍半左右,充其量不過是貳拾萬億人民幣,另外八十萬億之多的貨^幣,將全部的錢都稀釋在了其中。

換句話就是說。后^清憑藉著超發貨^幣,將人民手裡的人民幣存款,一下子稀釋了百分之八十,原來的一百塊親錢,現在才相當於二十五塊錢,可見其無恥到了什麼程度,天^怒^人^怨!!!

當然了,雖然超發了這麼多貨^幣,可是卻因為建造了一個超級大的房^地^產泡^沫。 大無限神戒 ^地^產上,而在生活物資上看起來僅僅是漲價了兩倍左右,沒有使得人民看清這其中的真^相。

然而,房^地^產中卻是被他們用了另外一種方式。『合法』的將人民存在銀行里的錢轉移走;他們建造好一座樓房,或許還沒有興建,就從銀行貸款,而後當某一天房^價泡^沫開始破裂的時候。這些人早就拿了銀行的貸款換了外匯,以大款的身份在國外買了房子投資了,剩下一堆爛尾工程給銀行抵押貸款。

如果那時候后^清政權能夠挺得過去國人的憤怒的時候。他們還可以憑藉著銀行抵押的借口而逃脫人民的懲處,繼續回來當老爺當主人;如果挺不過去,反正他們已經身價幾億十幾億了,在國外一樣瀟洒,可憐屁民幾輩子的財富都被掠^奪乾淨了。

而後^清國家政權所做的這一切無恥的行為,像是雲逸這種到了一定級別上的大商人,對這種手段和做法早就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對於后^清政斧的無恥,雲逸這樣的人當然是無能為力阻止;但是,雲逸卻是也不會從自己兜里掏出一分一厘,給那些官^員們上貢,他能做的僅僅是讓自己和自己的親人,盡量不收盤剝而已。

更何況,作為雲逸這種身價幾十億,已經開始觸及到了這個國家統治遊戲規矩的層次的時候,他早就看出來了,后^清國家這種靠發行貨^幣和推動發地產製造泡^沫的遊戲早就玩不下去了,很快后^清國家的泡^沫就會在美元出逃和國內實業經濟崩潰的雙重打擊下玩完。

所以,知道他們就要完蛋的時候,經常和牛【刀等經濟學家交流的雲逸,才不會拿出多餘的錢來給后^清官^員們口袋裡送呢,他想讓這些人完蛋還沒有機會呢。

…………………………………..

「我知道,在後^清想要自己申請地皮,或者買地皮建房子太困難了,幾乎是不可能,因為這是他們賺錢的主要手段;不過,咱們青山集團是一般的公司么?咱們怎麼可能會花那個令人噁心的錢來買他們不要臉的房子!」

雲逸笑著,再次向一群中高層管理們解釋著,見他們臉上仍然帶著懷疑的神色,雲逸只能無奈的揉著頭對眾人道:

「好吧,我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肯定是給你們準備好房子,不會讓你們發愁沒有錢買房子的,當然這是以後的事情,現在你們的事情是要擴大咱們公司的總部,準備正式在南方全面布局!」

雖然覺得雲逸是在扯淡,可是聽到雲逸這樣許諾給他們每人都解決房子問題,一群中高層干^部們還是很興奮,心裡甜滋滋的,想著以後再也不用一家人擠在狹小簡陋的房子里窘迫的樣子,簡直一點兒高材生金領的樣子都沒有。

公司的這一群管理者們,別看他們一個月都是一萬多兩多萬的工資,甚至三萬多的也有幾個,看起來年收入是非常的高,應該是很體面。

可是實際上呢,他們這些人生活卻不像是工資反映的那麼好;以公司中層干^部一萬多不到兩萬或者差不多的收入,如果是一個人的話當然舒服,租住一個一居室大概五千塊左右,一個月伙食開支好點的話需要兩千,交通費體面點也得一千,人情交際至少又是一千,學習上進五百塊,偶爾出門旅遊一下一千塊,如果再交女朋友,估計最少一個月又是三千….

算下來,一個月收入過兩萬的白領,生活的稍微體面點就得一萬三四千塊;而且這還是單身貴族的之初,如果是結婚以後兩三人甚至加上孩子三個人,恐怕立馬變成月光族。

這還算是高收入的層次,如果低一點,簡直都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了,北漂們的心酸簡直沒法說,上了十幾年學的大學生、碩士、博士,甚至趕不上京城的一個老農民憑藉著家裡房租生活的體面舒適。


「雲總,未來總部的全面建設,您有什麼指導性的意見?」

心理盼望著未來公司提供的房子,公司里幾個三十歲出頭的中層干^部殷勤的看著雲逸問道,他們可不像是單身貴族那麼輕鬆,他們現在一個月萬多塊的工資,要養著三口人,還有家裡雙方的雙親,可見生活的艱難。


所以,在雲逸許諾下房子后,他們期盼著雲逸的房子也就不足為怪;而另外一方面,對於青山公司的認同,他們也開始慢慢的真的將青山公司當成了自己的家,將公司的事業當成了自己的事業。

「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讓總公司全面擴展起來,你們馬上準備全面招聘人員,先讓總公司的更加的完善些,而後總公司抽調一部分人去南方開始進行蔬菜基地建設工作。

而另外在京城的總部,則是主要負責穩定並且繼續開發北方的市場和基地建設;另外的工作就是要將農牧產品的深加工項目開展起來,爭取咱們的產品相當一部分都進行深度的生物加工,以後別人說起咱們青山集團,也不會就說咱們是買菜和送奶的,也會說一下咱們是高科技上檔次的生物公司。

還有,京城總部另外的人物是建設生物研發中心、種子基地、科研部門的工作…..」

雲逸詳細的和他們講述著自己的工作思路,一群人一邊努力的思考著,一邊和雲逸討論著。


「雲總,我有一點不能理解,咱們公司目前的蔬菜種子、牧草種子,以及其他的生物高科技項目,好像都是您所在的青山書院提供的吧,我們公司有必要組建自己的研發公司嗎?」

雲逸話音剛落,有人當即提出問題,其他人也都是點著頭,他們非常的不理解,以青山書院的強大科研能力,他們青山集團就算是買來最先進的設備,招聘再多的人也不能趕上青山書院的十分之一啊!

這個問題看起來雲逸的做法有些令人不解,其實是雲逸有很深的考慮在裡面的,而且都是關乎青山書院,還有青山集團未來的考慮在裡面。(未完待續。。)

ps:六更了,竟然只有兩張月票…………… 雲逸考慮的原因很多,當然不可能全部都告訴他們,比如關於如何掩飾空間的問題上,他就不能告訴他們;但是一些其他的問題,還是要告訴他們,以獲得全面支持的。

「呵呵,我是青山書院的副院長不假,可是青山書院也不是我家的啊,它的科研成果自然是不可能一直給咱們青山集團;所以,咱們還是要有自己的科研力量才行,這樣就可以防止如果未來青山書院有變,咱們青山集團依然能夠繼續健康的發展下去。

一個公司,只有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核心科研力量,才能夠真正的算是一個真正的大企業!」

雲逸微微笑著,解釋著自己這麼打算的原因,繼續說道:

「另外,你們說為什麼要建立自己的種子生產基地,這個問題也是必須解決的;雖然現在種子一部分都是青山書院研發並且提供的,可是現咱咱們公司規模越來越大,未來還要擴展到全世界,僅憑著青山書院那一點兒實驗園地和人手,根本不可能提供足夠數量的種子。

再說了,就像是我剛才說的那樣,咱們公司始終要有自己獨立的研發力量才行啊!」

雲逸的解釋,讓他們對雲逸很是佩服,尤其是在關於獨立的科研力量表態上,更是讓他們佩服雲逸的眼光。

他們很佩服雲逸,只不過雲逸不會告訴他們的是,雲逸之所以要建立青山集團自己的生物基底和科研力量,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希望藉助青山書院和未來青山集團科研體系,來模糊變異蔬菜和變異牧草,以及未來更多的『高科技』項目的來源,使得兩個科研團體相互認為是對方偶爾發現的,或者在兩者之間轉移而『無意』發現的。

………………..

經過了足足一上午加上半個下午的商量,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雲逸總算是取得了自己手下這一幫子管理們的認同,總算是可以將公司里所有人的力量往一個方向用了。

「目前咱們公司的工作安排就是這樣,大家近期要用最大的努力,爭取招聘足夠多、足夠優秀的人才來加強我們青山集團的力量;我希望總部的諸位,能夠在一個月內,招聘到足夠數量的人才,並且在一個星期後馬上派出向南方建設的人員來!」

合上了自己手裡的筆記本電腦屏幕,雲逸的目光在所有人臉上掃過一遍,最後看著陳留,問道:

「陳總。在這個時間段內完成這些要求,能做到嗎?」

「雲總,你提出的要求中,關於中層管理干.部和技術人員都不是問題,基層直銷店員工招聘也能完成任務;但是高層管理人員,以及科研人員,如果按照您的要求要招聘很有水平的,我看很難在一個月內招聘到!」

陳留考慮了一下后,一臉鄭重的說道。

「不能完成?」

雲逸頓時詫異了。目前青山集團的待遇可是非常優厚的,高層管理和科研人員,他可是定下了月薪三四萬到五萬左右的水平,還有不少公司承諾的乾股分紅。以及他自認為極為優厚的住房問題等等。

「是的雲總,關於高級管理和頂尖科研人才,以我們目前給出的條件,吸引力的確是不大!」

陳留認真的點點頭。在雲逸疑惑的目光中解釋道:

「目前京城這邊的高級管理人員和科研人員,在薪水待遇上和我們公司差不多,住房問題上。他們所在的單位大都也提供一定的住房補貼或者直接供給房子,這點上我們都差不多。

可是在解決京城戶口,以及子女在你京城入學問題上,我們是不如這些國企或者外企的;畢竟,咱們公司與京城市政.府的關係很是一般!」

雲逸點點頭,都怪自己太自信了,沒有認真地考慮全面。

「這樣吧,關於青山集團自己的科研力量上,一部分可以從京城這邊高薪加上高福利挖上幾個,我在從青山書院今年的生物系畢業生那裡弄來幾個,在加上青山書院那些實習的學生,我想這就差不多了吧!」

陳留頓時大喜,雲逸從青山書院生物院弄回來的畢業生,那還用說水平杠杠的,沒見那些國外的頂尖大學都爭搶著往青山書院送留學生,那不用說青山書院生物系的學生,絕對是世界頂尖的。

「呵呵,還是雲總有辦法,有了您這樣的手段,我想咱們公司的生物研究能力,絕對是世界一流的,絕對不遜色與西方一流的生物公司,即便是與孟山都,也有一比的底氣!」

青山集團的這次會議終於算是初步結束了,隨後青山集團馬上整理出了招聘公告,站上已發布,馬上就引起了小範圍內的轟動。

青山集團的招聘公告給出的條件是這樣的,招聘普通直銷店店員,一個月基本工資是三千,另外獎金根據業績和店員在客戶中的口碑,獎金數量在一千五到四千左右,端的是非常的多。

而下面的上看到的人心動不已,青山集團招聘的員工不能隨便解聘員工,基本上保證終身為夠公司工作,只要不主動侵犯公司的利益就不會開除,而且青山集團還抱保證,青山集團的職工,保證比社會上普通同類工作的綜合收入至少高百分之三十以上,甚至能達到百分之五十和高出百分之百的水平。

這一條是非常厲害的,因為這簡直就像是政斧的公※務※員鐵飯碗一樣,只要工作不故意扯淡那就是保證不會失業,工作的好了獎金更是高高的,簡直太貼心了。

上面幾條讓人很是心動,而這還不是讓在京城的北漂們震驚的,他們最震驚的一條是關於福利中房子的,青山集團承諾,只要是本公司的員工,前五年一進公司就能保證一個人有一件單獨的單間宿舍,或者與之價格差不多的資金補助。

而最最關鍵的一條是,入職五年以上的員工,公司將會在員工工作地方附近,提供一套四十平米的房子,以解決職工家庭生活問題。

而且這還是一人在公司工作的,如果是兩個人在公司工作,那麼相應的面積增加到七十平方米!!!

這一條一出,頓絡招聘上的火爆局面,幾乎是每個苦逼的北漂都在相互奔走相告這件事情,一個個紛紛都拚命的想加入青山集團。

不得不說,提供房子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在京城的北漂們,最渴望的就是能在京城有一個舒適的有私人空間的單間居住,而不是和四五個人甚至七八個人擠在一間房子里,審或者是住在一間間面積不足三平方的群隔斷小房間里,晚上的時候隔壁打呼嚕都聽的很清楚。

一個單間,對於北漂的**~絲們是多麼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啊,能住上一個單間,而且不是地下室的單間,白天能享受陽光,晚上能夠安穩的睡覺不被打擾,也不用和別人一樣排著隊上洗手間,這是多麼美好的生活啊。

只是…只是,一個單間動輒一千多兩千多的房租,讓大多數月薪只有四五千的北漂苦逼們卻是望而卻步,只能懷著渴望的眼神,繼續住著狹窄的隔斷或者是陰暗潮~濕的地下室。

「走,去青山集團應聘去!」

這句話,迅速的在京城流行了起來……(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謝謝老k月票,嘿嘿! 今年二十三歲的張蘭是青山集團在京城豐泰區的一家直銷店的店員,她是今年才來京城找工作的,當時正好青山集團招人,她以農村女孩很淳樸、能吃苦的特點,通過了面試官的面試,最終被分配在了這家店工作。

來自農村的張蘭很勤快,也很珍惜在青山農牧集團這個直銷店的工作,每天工作都很認真,加上很和善的性格,讓她店裡不僅受到店長的多次表揚,還拿到了很多獎金,與同事們的關係更是相處的非常好。

張蘭在店裡一個月四千左右的薪水,還有免費提供工作餐和租房補貼、交通補貼、季節性高溫費、服裝補貼等等,讓她一個月的收入足足有五千多,即便是去掉她自己找的與別人合租的房租費,她一個月也能省下來四千多。

這樣很舒心的工作環境,加上這樣多的收入,讓張蘭對這份工作是滿意到了極點,每天她的心情也都是很好。

只是,張蘭也有時候心情很不好,讓她心裡很難受的時候;當然這些原因不是來自工作中,而是在張蘭的老鄉夏莉給她帶來的。

夏莉是張蘭一個村裡的人,不過與只是初中畢業的張蘭不同的是,夏莉是大學畢業,比起文化層次來,可是比張蘭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個層面。

張蘭不是一個自卑的人,但是夏莉卻是一個性格驕傲,喜歡炫耀自己的女孩子,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像是張蘭這樣沒有什麼文化的女孩子。尤其是張蘭還和好幾個老鄉住在地下室,這讓住在地面以上樓層的夏莉更是覺得自己比張蘭高貴了很多。

要說。張蘭是不願意和夏莉這樣的老鄉聚會的,可是讓張蘭無奈的是,和她一起從村裡出來打工的三個女孩子為了省房租,便合夥在一個地下室里租了一個房間。

而更悲催的是,這個地下室是張蘭她們一個村的幾個老鄉,為她們幾個同村的女孩子介紹的;介紹她們來這裡租房子的老鄉,也是租住在這幢樓里,而夏莉和那幾個老鄉是住在一起的。

同是一個村的老鄉。都住到了一樁樓里,再加上她們幾個人雖然是學歷差的很多,可是彼此之間卻是有親戚或者小時候關係很好,導致她們經常在一起聚會吃吃飯或者磕磕瓜子聊天。

這樣的情況下,張蘭就悲劇了,都是一個村的人,別人聚會的時候叫著她。她總不能不懂事的不去吧;可是去了后,幾乎是每次都被夏莉嘲諷幾句,可是讓張蘭頭痛死了,很想搬出去住,可是又不捨得多付出五百多塊錢的租金。

…………………………….


這天下午四點多,張蘭和同事們在店裡忙著工作。有的人幫著顧客整理買好的蔬菜,有的人收銀,有的人則是整理著有些亂了的蔬菜。

正當她們都認真工作的時候,忽然店小辦公室的門口猛地傳來一聲尖叫,頓時嚇得她們都猛地一哆嗦:

「啊!真是太好了。公司又出台了新的福利!」

這是店長的聲音,張蘭等人驚訝的回頭去看店長。馬上就注意到店長正滿臉放光的看著電腦,嘴裡還興高采烈的,整個身體都興奮的手舞足蹈。

「怎麼了店長,公司又給咱們推出了什麼樣的好福利?」

有個店員驚喜的走了過去,趴在店長後背上問道。

「哈哈你們手上不忙的都過來看看,公司在半個小時發來了郵件,公司決定給每個員工都至少提供一個單獨的單人間房間宿舍居住;哈哈,以後我再也不用去住地下室了,萬歲耶耶耶!」

店長沖著店裡的三個小姑娘店員興奮的喊著,好幾個忙完了手裡事情的店員小姑娘都驚喜的跑了過去,張蘭等一忙完了手裡工作,也跑過去看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店長說的新福利。

「呀,店長,如果我不住在公司提供的單間,公司能不能將這部分省下來的房租給我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