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劍沒有把話說完。

鬼娘子問道:“可是什麼?”

紹劍冷冷說道:“可是你不知道!而我也不應該被你帶去你要去的地方,那裏藏着無數的祕密,他們不會輕易冒這個險,讓我前去然後再殺了我!”

鬼娘子道:“我應該早就想到的!”

紹劍卻說道:“可是即使你想到了也沒有用,因爲你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權利!”

鬼娘子點頭道:“不錯,我早就不是自由之身!”

紹劍卻道:“可是你現在自由了!不管他們能握住你多少把柄,都沒有用,死對你來說早已不可怕,所以你現在即使死也有權利享受自由!”

鬼娘子笑道:“不錯,自由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鬼娘子終於笑了,是多麼純真的笑容,那張臉上再也沒有絲毫的殺機,再也沒有暗藏的陰謀,再也沒有殺人的痛楚,再也沒有被束縛的無奈,只有自由,她一直渴望的自由。

即使下一刻會死,她也很滿足,因爲她終於享受到自由的魅力,她一笑就連花也展開了笑容,被烏雲遮住的太陽慢慢爬出來,終於照在地上,此刻人心是暖的。

她一笑,美麗極了,就像是剛剛初綻的牡丹,妖豔但是卻又美好。

紹劍也笑了。

鬼娘子站了起來然後問道:“你知道我爲什麼會變成殺手嗎?”

紹劍搖頭說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過去遇到了什麼都不重要,只要下一刻你依然開心的笑,那又何妨?”

鬼娘子聽後笑的更加燦爛了,她笑道:“是啊!那些往事我早已不記得,等到我殺人後我就不再記得,我殺人時,就連我爲何要殺人的理由都想不起來!”

紹劍開始向前走去,問道:“是這個方向?”

鬼娘子跟上來說道:“不錯!”


說完指着遠處的天邊不再笑了,因爲那裏一片黑壓壓的,那裏只有說不出的詭異,只有陰森可怖的黑雲,鬼娘子看見那片雲後便變得害怕,雙腿開始哆嗦,嘴角也開始抽搐。

紹劍這時走上來一把擁住她的雙肩,然後說道:“有我在,如果我不死,你也不會死!”

鬼娘子一聽便驟然放鬆了許多,她背對着紹劍,眼角也流出幾滴淚水。

曾幾何時,也有一個男人這樣擁着自己,一個她願意付出一切的男人,可是這個男人卻因爲一個女人要殺自己。

的確有些往事不該再提,往事隨風,往事只能影響將來,可是決定不了接下來你的笑你的淚。

鬼娘子此刻覺得花很紅,草很綠,水很清,陽光很暖,即使這是秋來臨之際,她一樣這樣認爲。

紹劍擁着鬼娘子走向遠方,步子漸漸變成一個節奏,是那樣愜意而非常滿足的節奏。

前方的烏雲漸漸矮了許多,紹劍知道前方就是龍潭虎穴,那裏住着妖魔怪獸,住着比妖魔更加毒辣的人,他們正磨着尖刀等待紹劍的到來。

可是紹劍依然再笑,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

槍俠爭霸還有三天,可是駭帝之谷依然一人都沒有,剛剛枯萎的雜草現在被淒涼的風使勁的吹。

常雲飛也不見了,金捕頭也不見了,這裏一個人也沒有,這個舞臺似乎從來沒有這樣悲涼過。

而就在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裏誰也不知道,而這裏面坐了很多人,他們正在討論一些事情,坐在最左邊的人說道:“這次究竟是怎麼搞的?抓捕方案究竟是誰執行的?”

坐在右邊的人道:“就是我,可是我們到達時人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元清那個老不死的,和幾個徒弟,常雲飛與云爾都不知所蹤!而這件事前半部分是由他負責的,他手下的鬼娘子辦事不利,所以責任也應該他來擔當!”說話的那人指着右手邊的人吼道。

右手邊這人聽後大怒:“要不是剛開始他沒有殺掉記不得,那一切都不會發生,這件事說起來還要怪他!”

說着右邊的人指向對面的人。

對面的人一聽嘆道:“不錯,的確是我的過失,可是要說到過失那就要說他,要不是他手下的金花夫人,那麼那個用劍的人早就死了!”

說着這個人又指回最左邊的那個人。


“好了!不要爭了!這次的過失既然已經發生,我們就不要再犯,這樣吧,你們接下來各自做各自的任務,只要東西到手了,那麼我們就可以找到另外的八件兵器,到時候我們再平分天下,直奔三大世界,這樣我們就可以找到天之涯了!”說話的人坐在最上邊,他雙眼犀利有神,語氣不容絲毫侵犯,他端正的坐着,話說完再也沒有人敢說話。 黑雲之下,來回劈着銀白色的閃電,閃電行到的地方,便是寸草不生,燒焦的也許不是草也不是花,而是人,那裏究竟藏着什麼?

紹劍正一步步逼近,希望找出那個地方藏起來的祕密。

鬼娘子此刻再也不是以前的鬼娘子,一個人可以爲了殺人而殺人,也可以爲了不殺人而不殺人,鬼娘子突然找不到殺人的理由,而她根本也不想再殺人,有些事情只有等你面對生死之時,才能知道。

鬼娘子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伴着紹劍左右,一步一步走下去,她希望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如果一定要有盡頭,她希望那裏是世外桃源,那裏鳥語花香,鄉味濃郁。

可是鬼娘子也知道,這條路只要走到了盡頭,那麼她的路也走到了盡頭。

紹劍又何曾不知道?但是他爲何還要這樣繼續走下去?而不是讓這個女人就此消失不是更好?

紹劍問道:“難道你不後悔?”

鬼娘子睜大眼睛問道:“我應該對什麼事情感到後悔?”

紹劍道:“這條路的盡頭就是我們二人的盡頭,你根本不用再跟着我來,可是你還是跟來了,你不後悔你這並不高明的決定?”

鬼娘子卻笑道:“世間的路有太多,我這一生只選擇了兩條路,一條錯誤的路,那裏除了成堆的屍體,什麼也沒有。可是這次我選擇了另外一條,這條路雖然充滿荊棘和危險,可是我卻從未這樣輕鬆,我決定要走下去,再說了,沒有我,你根本到達不了那裏!”

紹劍笑了笑然後問道:“難道你不知道那裏有什麼?”

鬼娘子道:“那裏什麼也沒有,可是卻又什麼都有,那裏沒有人情味,沒有感情,可是卻有尖叫與死亡,有黑暗與折磨,可是我至今也不知道那裏究竟有什麼人!”

紹劍道:“這麼說你根本沒有見過你主子的面容?”

鬼娘子搖搖頭道:“我從來沒有見過,誰也沒有見過,那裏的人都說,只要見到了就代表你必須要死,而且會死無全屍!”

紹劍又問:“那裏究竟有多少人?”

鬼娘子道:“不知道!那裏進進出出只有幾個人,每一次任務差不多都會死上十幾人,可是那裏每次任務開始都會有上百人請求出任務,那裏是一個無邊無際的黑洞。我曾經在裏面呆了五年,就在黑暗裏苦苦的等待,至於等待什麼,時間長了連我都忘了。每天枯燥,空虛,四周什麼也沒有,只有冰冷的牆壁。當我的任務來臨時我便會感到無比的高興,殺人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大的恩賜,只要能讓我出去,我願意做任何事!”


紹劍聽完後卻無比的震撼,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他暗想,若是自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鎮定,會不會也會變成殺人的狂魔?

他不敢想,也不敢真的去做。

紹劍嘆道:“這樣的地方難道早就已經存在了?”

鬼娘子也是搖搖頭:“我不知道,沒人知道它的歷史,它的將來,只有黑暗,什麼人也無法靠近,世上也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

紹劍的確早就應該想到了,他曾經想到過,劫走新銀不過就是爲了時間囊中的地圖與神祕武器的碎片,如今看來對方對地圖根本不感興趣,可是對方又有什麼理由做這些事情?金花夫人曾經告訴過他,能夠令她做幫手的人絕不是簡單人物,因爲這個女人並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她應該早已死去,可是她活下來只爲了一個人。

金花夫人又告訴他,這件事非他做不可,也只有他可以阻止對方的陰謀,可是紹劍還是不知道他究竟需要怎樣做,爲何不是別人,只有他可以?

紹劍一路都在深思,可是路究竟有多長,他不清楚,鬼娘子的步子漸漸慢了下來,遠方的黑雲也漸漸濃了很多。

鬼娘子道:“現在你選擇不走下去還來得及!”

紹劍笑道:“既然要已經開始了,那麼又怎有往回走的道理?”

鬼娘子深邃的瞳孔被放大,她怔怔說道:“你現在這樣說是因爲你實在不知道那裏有什麼!如果你知道了,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走下去!”

紹劍笑的更大聲了:“我身上除了命以外根本沒有值錢的東西,恰好我這個人恰好並不在乎自己的命,所以我並不害怕失去什麼,再說了,我也不一定會死!”

鬼娘子見紹劍笑了,也跟着笑道:“你果然與衆不同,我現在真的怕這一路還沒有走到底,我就把你吃了!”

紹劍笑道:“你是生吞還是紅燒?”

鬼娘子笑道:“當然是剝了衣服慢慢享受,我相信你肯定很好吃!”

鬼娘子說完又是大笑,生意清脆而響亮,紹劍知道這個女人早已不是之前的那個女人。

可是沒有等到這個女人笑完,從前方的路上走下三個男人,他們並肩行走,氣勢不可擋,而步子穩健而有力,手心攥的緊緊的,三人一樣的面孔,一樣的動作,一樣的衣服,就連表情也一模一樣。

紹劍知道,只有三胞胎纔有這樣的默契,而當他們快要達到紹劍的跟前時,紹劍已經知道,他遇到了一個不小的麻煩。

三個***在離紹劍不到十丈的地方終於同時出了聲:“來人可是一頭黑髮?”

紹劍笑道:“你們應該長了眼睛,我想我不用再回答這個問題!”

三個男人一聽不僅不怒,而且還笑道:“這麼說我們要找的人就是你!”

紹劍苦笑:“恐怕是的,因爲可以在這條路上走得這麼自在的人,恐怕也只有我了!”

紹劍自吹自擂的功夫也不小,而他也並不面紅耳赤,有時候能夠吹噓自己而不臉紅的人也需要足夠的勇氣。

三人一聽又道:“既然我們找到了你,那麼你就要跟我走一趟,而且還要將你身邊的女人交給我!”

紹劍笑道:“若是我不交,也不想跟你們走那該如何是好?”

三人大笑:“這個更好辦,我們不一定只帶回活人,屍體也可以!”

紹劍道:“那你們的槍可在?”

三人道:“在手裏!”

紹劍道:“那你們可以出手了!”

三人一聽便撒開退往回跑去,就連紹劍都覺得奇怪了,他實在搞不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見那三人逃跑,心裏便有一種追上去問清楚的衝動。

這時站在身旁的鬼娘子笑道:“這三人就是聞名與殺手界的逃跑小鬼,他們的速度很快,可是實力並不高,但是他們卻有一個另外的策略,那就是防不勝防。我們此刻要向前去,他們便會悄然無息的進行第一次刺殺,不成功不要緊,因爲他們要消磨的就是我們的毅力和洞察力,他們會無休止的對我們進行刺殺,這一路上我們再也不能有半點懈怠,等到我們筋疲力盡之後,便只能任由他們宰割!”

紹劍一聽笑道:“原來如此,這樣說來倒是很好辦!”

鬼娘子詫異的問道:“這有什麼辦法?他們雖說實力不強,可是速度卻快的嚇人,他們要不是就一擊即中,要不是就立馬逃跑,就連第十境地的高手也奈何不了他們!”

紹劍問道:“這麼說你應該可以,因爲你的實力造就超過了第十境地了!”

鬼娘子搖搖頭:“我的實力並不高!”

紹劍有些納悶了,他笑道:“我們第一次交手,你就差點要了我的命,你怎麼又說你的實力不高?”

鬼娘子道:“第一次交手我用了一個寶貝,名叫沖天賦,它可以在短時間內提高人的速度與重力,所以那天我才能給你一個錯覺,而這種沖天賦一個只能用一次,而且每一次任務只會給一個,而我這次任務一開始就用在了你的身上!”

紹劍一聽笑道:“原來如此,不過既然你不能對付他們,我倒是還有辦法!”

鬼娘子一聽卻只是笑,也不說什麼,因爲她知道,紹劍說過有辦法,那麼一定就是有辦法。

紹劍輕輕的往遠處走去,而且每走一步,腳下就稍微踮起一下,鬼娘子跟的緊緊的,她的眼睛掃視着周圍一切的動靜,這條路崎嶇山地多,周圍都是枯黃的野草,除了山地丘陵其他什麼也沒有。野草將路邊埋起來,你只能看見暗暗的一條小路,前方真是一條長而窄的峽谷,那是走向黑雲的必經之路。

可是紹劍也知道,那是埋伏的最好地方,那裏危巖高聳,而且漆黑一片,那裏沒有陽光,沒有鳥叫,只有灌進裏面的風。

紹劍想着什麼步子突然快了起來,等到他走到峽谷之時他的步子突然慢了下來,鬼娘子跟在身後卻不知道究竟他會做什麼。

這時他才慢慢的走進峽谷之內,驟然間天地似乎變得異常安靜,鬼娘子就連自己的步子也能聽見的很清楚。

而等到紹劍走到三分之一處時,那三兄弟中一人終於出現了,他的速度的確很快,就像是隨着峽谷的風飄蕩的落葉,輕盈而迅速。

出現的到底是老幾他們不知道,而這個人就像是獵犬一般一口咬上來,紹劍卻還是一動不動,等到鬼娘子看清楚的時候,那個人已經到了紹劍的胸前。 只有一寸不到的距離,那三兄弟之中的一人手裏操着一把褐色的長槍,長槍附着一根透風刺,這人是物理攻擊,物理攻擊講究的有兩個方面,一是速度,你有速度也可,二是重力,你的攻擊威力大也可。

而這人仰仗的便是一把透風刺,一刺過來,正向紹劍的胸前刺去,鬼娘子大驚呼:“小心那把刺,刺中便要死!”

這樣話根本不用提醒,因爲殺手往往殺人只有一次機會,所以他們一定會下狠招。

可是沒等鬼娘子的話說完,那把刺已經穿透的紹劍的胸膛,可是鬼娘子眼睜睜的望着那把刺進入體內,竟然沒有流出一丁點血,這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穿透紹劍胸膛的一瞬間,從鬼娘子身後撲來一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紹劍,鬼娘子一看頓時糊塗了,紹劍的長劍輕輕一劃,那人的透風刺“呯”的一聲被劈開兩半,還有他的槍。

шшш▪ттkan▪c o

這一刻似乎都靜止了,正在紹劍頭頂那個人已經倒在了地上,不再動彈,他手中的長槍漸漸隨風而去,屍體跟着一起不見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