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日光精靈,也在看了幾天後,就和蘊之共同思索著每一顆星,應該在那一個星座中。經過了三個月,他們大概排出了十二個星座的畫面。分別是:白羊座、金牛座、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處女座、天秤座、天蠍座、射手座、魔羯座、水瓶座、雙魚座:

這讓他們興奮不矣。

蘊之在擁抱紫色日光精靈的時候,突然身體上不受控制的擺出了第一個星座的畫面。白羊的圖案在天空中同時出現,而天空中的這隻白羊在張口吸引著紫色的日光精靈,蘊之想改變卻絲毫的動不了。紫色的日光精靈被白羊完全的吞沒了。蘊之感覺體內多出了一個神秘的白色晶珠在自己的神識之海之中,像一顆黑暗中的星,不停轉動,而且在星的表面出現了白羊,在自行轉動十二圈后,又出現了金牛的畫面,在那顆晶珠上轉動,而蘊之的身體也擺出了第二個星座金牛的畫面,天空中白羊圖案漸漸消失,金牛圖案在天空中出現,又是一張口,把前來圍觀的紅色日光精靈吸到了口中。似乎這些日光精靈,是他們展開旋轉的動力之源。緊接著其他的日光精靈,也分別被出現的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處女座、天秤座、天蠍座、射手座、魔羯座、水瓶座、雙魚座張口吸走。

蘊之體內神識之海上升起的晶珠,在一點點的變大,一個個的出現著十二個星座的畫面,每個畫面旋轉十二圈后,就出現下一個星座的畫面。

直到十二個星座的畫面,同時出現,然後消失,才算停止,在那個晶珠上,出現了一顆紅色的太陽,在慰藍的星空之中。那個晶珠也由白色,變成了慰藍色。

蘊之的身體在矮人族青雨、跡無尋、古風,面前展現了十二個星座上的圖案姿勢后,一動不動!

而青雨看到了七個日光精靈,一個個的被吞噬卻無能為力,暗嘆了一聲,天數!

這時這個原本平靜的空間,似乎因為所有的能量用盡了。將要轟塌。

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出口旋渦,青雨對跡無尋和古風說道:「你們走吧!我不想再見任何人,這個出口只會出現這一次!之後會永遠關閉!」

跡無尋沒有答話,只是站在了青雨身邊說:「一千年前,我沒有陪你!現在我要把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你!」

態度非常的堅決,古風也想留下來,可是他只是咬了咬牙,然後道:「我的命運註定,我要為矮人族而死,我帶著這個機緣如此大的小子走吧!」

古風,與跡無尋相視一笑,這一笑算是過往恩怨都放下了。

又對青雨擺了擺手,抱著蘊之,駕著並不熟悉的遁土之光,飛進了旋渦的出口。

2016-4-16(未完待續) 矮人族,一個已經被修仙界遺忘的種族,曾經也以勇猛著稱,擁有極高的遁地天賦,只因為數十萬年前的界面之戰,讓這個種族的高手,盡數隕落,至使沒有高手坐鎮,一點點的被其他種族纏食。最後不得不隱藏在極深的窮惡山林之中。雖然高手盡數隕落,可是如此大的一個族群,還有很多的典籍,流傳了下來,有的成為了傳說,有的成為了秘聞。

大日星空術,就是在矮人族之中流傳下來的傳說,相傳每過十萬年,都會有一個大日星空術的傳承者出世,來保證矮人族的香火不滅,這是矮人族中流傳最廣的傳說,似乎,在矮人族最頂盛的時期,眾多矮人族的強者把自己的一絲法力抽出,灌注到一顆天外隕石之中,在能量團中寫下了一部叫做大日星空術的功法,並把這顆隕石傳於矮人族後人。每過十萬年,都會有人吸食了從隕石中逃出的日光精靈做為能量開啟這部大日星空術。隨著時間的流轉,日光精靈成為了純潔的日光能量,而大日星空術也因為隕石的流失而漸漸的被人們淡忘。

古風回到族裡查了那些最古老的典籍,終於被他發現了一些相關的消息,雖然這些消息,即零散,又有些互相矛盾,可是推算出大概的結論,就是大日星空術,是矮人族的不傳之秘,可是日光精靈原本矮人族自己有一套吞食的方法,才會開啟大日星空術的傳承,可是在幾十萬年前的大戰之中,知道這些方法的老祖們都已經死了,所以從那之後,竟然再無一人獲得過大日星空術的傳承。

沒想到,蘊之這個和跡無尋來的正常人類的小跟班,竟然有如此潛能和機緣,獲得了大日星空術的傳承。這就使得古風,不得不好好思考一下,怎麼來處理和這個築基期小子的關係了。

自己做為矮人族公認的聖人,所有的道德禮法,都只是對矮人族而言的,對於正常人類他沒有什麼好感。當初界面之戰自己種族付出了那麼多,可是戰爭結束之後,最好的土地,最好的資源,那些正常人類,那一個客氣了,那一個論功行賞了,還不是看活著的人的實力,來分配利益!

矮人族不服,可是不服能怎麼樣?

講理,要公平公正的待遇?

和誰去說?

誰聽?

誰又來維護公平?

都是那些活著的實力強者!他們說的算,他們來告訴你們,什麼是公平公正?

矮人族,因為沒有高手,只能受這些正常人類修士的排擠。

說實話,古風恨這些正常人類,所以在他管理矮人族這一千年,他不允許矮人族與正常人類修士聯繫。他怕矮人族耿直的性格,被那些正常人類給騙了!

如果不是當矮人族的強者們,都太耿直了,說好的誰出的力多,誰就會得到最大的利益,聽信了那些正常人類的謊言。戰爭中個個勇往直前,最後都死在了戰爭中,沒有看到戰爭的勝利,更沒有分享到戰爭勝利的果實。

古風,不喜歡這個人族叫蘊之的小子!

可是他又實在是太想得到大日星空術的傳承了!

他很糾結。

他想為矮人族做出最後的貢獻!他要做一次壞人,做一件壞事。

所以他想了一條毒計,他坐在自己的靜室里,打算把蘊之的靈魂抽出,然後讓其做為矮人族,飼養的護山寵物。為矮人族保證繁衍。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在他使用抽魂大法的時候,竟然把早已經醒來,因為為蘊之施展『祭魂之術』而修養元魂的鬼仆天行雲的魂魄抽了出來,吸到了自己的神識海之中。

古風的抽魂大法,對於一萬年前睥睨天下的第一高手天行雲來說,真的是太小兒科了。天行雲浸淫鬼道一萬載,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能夠放過呢?

三品顛峰的金丹強者,魂魄之力如此弱小,而且施展抽魂大法時,一點後手都沒有留,就那麼直愣愣的生抽,真以為蘊之那小鬼是築基期修士,好欺負呢?

天行雲,偷偷隱藏在古風抽出蘊之的一縷魂魄上。因為天行雲吃了一年蘊之的魂魄,兩個人的魂息幾乎一模一樣,古風那裡能夠想到,小小的築基期修士體內,竟然隱藏了一條萬年的鬼魂。

就這樣,古風把那一縷蘊之的魂魄收回到自己神識海時,天行雲的魂魄,也在瞬間發出了攻擊。看似平淡,也是危險之極,天行雲,就瘋狂的吸食古風的魂魄,只是一瞬間,就吸掉了一大半,天行雲,也是因為『祭魂之術』餓壞了。剛剛醒來就有如此大餐,他怎麼能客氣。

待得古風回過神來,天行雲已經風捲殘雲一樣的把他吸幹了。

這時,蘊之悠悠轉醒,卻發現自己面前,那個叫古風的老者,眼睛里透著邪邪而貪婪的目光,在看著自己。

「古風前輩,你要幹什麼?」蘊之疑惑的道。他只記得自己和紫光日光精靈拼出了十二個星晨,自己就暈了過去,好象只有神識海中一顆蔚藍色的星辰之珠上一輪紅日在一起緩緩轉動。

那個原本一身正氣的矮人族聖人古風前輩,哈哈大笑道:「蘊之主人,我是鬼仆小天呀!那個老傢伙還自許是道德模範的聖人,他想在你沒有知覺的時候把你的魂抽出來,當他們矮人族的寵物,還好我及時醒來,幫你幹掉了這個老傢伙!呵呵主人,你該怎麼謝謝我呀!」

「什麼?你把古風的魂魄給吃了,霸佔了他的身體!」蘊之驚詫的說。

「這有什麼不行的,一個小小的矮人族金丹修士,我用他的身體,也算是抬舉他了?」天行雲自鳴得意的道。

蘊之說:「好吧!你吃也吃了,我再說也沒有用。我想在此地好好的修鍊一下功法!你即然霸佔了古風的身體,就先當一當這矮人族的老祖吧。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你再吃其他矮人族的魂魄。我能有此機緣,那位矮人族的跡無尋,對我也算有恩!」

鬼仆天行雲,沒有想到蘊之不但沒有怪他,而且真的讓他自由支配古風的身體,這讓他無比的興奮,做為陰魂一萬年,他終於又重新擁有了實實在在的身體,雖然這個身體,和自己當年的肉身相比又丑又矮,可是畢竟有身體的感覺真好。

動動手,抬抬腳,瞪瞪眼,伸伸舌頭,高興的不得了。

蘊之囑咐了鬼仆小天一句:」不允惹事!「就自顧自的修鍊了。他需要消化的東西太多了,十二個星辰,每一個星辰,對應了一個圖案,似乎都是一套非常厲害的招式。他當只是感覺自己與白羊星辰擺了一個相同的姿式,就感覺實力要大漲一塊。他需要好好的思索一下這套『大日星辰術’

而鬼仆天行雲,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用這副古風的身體,好好的施展一下自己憋了萬載的寂寞!

2016-4-18(未完待續) 矮人族聖人古風老祖的靜室內,蘊之在體會著有關於大日星空術的傳承!他有一種感覺,自己既將突破。於是他沒有急著離開,而是選擇在這裡靜修。

從來沒有獲得過人類軀體的鬼仆天行雲,在接受了古風的身體,得到蘊之的許可之後,開始了他擁有身體的快樂生活,說實話,天行雲自己都在懷疑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如此言聽計從。雖然,自己有一魂一魄,被他掐著,可是自己,在剛剛也有機會能把他一起幹掉吧。可是自己就是不敢,總覺得這個貌似實力低微的小主人,很是危險,如果自己那麼做,一定會死的很慘。所以他為了更好的生活,只能更加的聽話乖巧。

這就是生存的真理!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要儘可能舒服的聽從,博取對方的好感。自己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

矮人族的聖人,古風,自從帶著一個正常人類回到族中,就一直在靜室中呆著,族中的族長和長老們,都恭敬的在靜室外等待。

靜室的大門,緩緩打開。

古風老聖人,一探頭從裡邊出來,眯著的眼睛,似乎很不喜歡外面的光線!

矮人族的這任族長名叫古仞,古仞看到古風老祖出來了,連忙帶著大家行禮,然後聽候老祖訓話。

古風看到一群矮人族的小矮子,沒有一個好看的,心裡就不舒服。但他忘了自己現在也是一個小矮子。

天行雲多精呀?一眼就看出其中一個小矮子是領頭的,就對古仞說:「那個誰兒?」

古仞上前見禮恭身道:「老祖,有何吩咐!」

天行雲借著古風的身體一本正經的道:「老祖我這幾日通過研究正常人類的身體條件,總結出了一經驗,雖然還有很多的不足,但為了族中的事情太過操勞我願意付出!我悟出了一些適合年輕女孩子修鍊的功法,女孩子一定要年輕,二十歲以下,身體條件要好,挑一些個子高挑的,更有可能成功!把她們帶到我日常休息的院子里,由我手把手的教她們!另外我還需要一些我們族中滋補仙丹,為她們調理元氣。」

古仞以及矮人族一眾金丹長老,都被這位老祖,一心為族人的未來著想而感動。剛剛從閉關中出來,就又要為族人培訓人才,這是什麼精神?

什麼是聖人?

這就是聖人!

毫不為已,一心為了族人!

古仞還勸慰著說道:「老祖,不要太操勞了!」

結果卻是古風老祖的一臉不高興的道:「怎麼我說的話都不聽了嗎?」

古仞連忙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怕老祖您太累太辛苦!「

古風老祖道:「我自有分寸!不必多言!」

然後又接著說道:「年輕女子越多越好,這樣才方便我挑選可造的人才!現在都速速退下去辦事吧!今天晚上我就要看到你們的成績!」

矮人族的金丹長老們跟著古仞,退出了古風的修息之所。開始忙得不易樂乎的,尋找合乎標準的年輕女子。

在矮人族的審美里,個子越矮越好,這樣更容易遁地。而且大家也比較習慣把這種容易修鍊出成績的標準,稱之為美。至於一些身材高挑接近正常人類的矮人族,反而被認為是丑的,也同樣是被大家放棄修鍊的人。

這一次,聽說老聖人廢寢忘食,研究出了專門針對先天條件不好的,專為高身材女孩子,量身定造的功法時,矮人族內再一次掀起了對老聖人盲目崇拜的熱潮。特別是那些原本不被看好的高挑女孩子,一下子成了焦點,成了香餑餑。大家爭先恐後的報名。

至少有幾百名符合要求的年輕女孩子等待通過審核。

為了保障老聖人的身體,古仞還是和眾為長老商議,每二十人一組,由古風老祖親自選撥。

天行雲,先是頓大吃大喝,矮人族,由於一直生存在大山之中,所以有很多山珍野味。天行雲,好不容易當上人了,自然不會放過美食。

吃飽后,古仞送來了大量滋補調理元氣的丹藥,天行雲,全部收了起來。這可是討好主人蘊之的最好禮品了!不用自己費勁,拿別人的東西送人情,這感覺真是棒呀?

然後在天行雲借著古風的身體開始了他對待矮人族年輕女孩子的集體培訓,他可沒有按每二十人一組,他和古仞說要進行海選,就把幾百人全部都留了下來。並且以這種功法只適合年輕女子修鍊為由,把其他人都驅逐了方圓十里之外。就在古風老聖人的庭院門前的廣場上,幾百位矮人族年輕女子,整齊的站著,等侯老聖人的教悔。

誰會懷疑一位品格高尚,經受了時間考驗的老聖人有不軌之心呀?

沒有人懷疑。

天行雲,饑渴了一萬年的情懷,終於得到了極大的釋放!

可憐古風老聖人,堅守了一千多年的童子之身,就這樣的被天行雲給糟蹋了。那真是不是自己的身體,玩命的造呀!幾百名女孩子中了天行雲的幻術,彷彿都做了一場夢。

經過了七天七夜。

夢醒的時候,有的女孩子果然發現了自己身上多出了一股奇異的力量。似乎有新的生命在自己的身體之中孕育!一些懂男女之事的女孩子,歡喜著吶喊『我懷了聖人的孩子!』

沒有人,認為這是古風的道德敗壞,因為在她們的心裡,早就把古風做的一切,都歸納為對的!是為族人著想的!

當古仞來找古風時,發現古風已經蒼老了幾十歲,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

古風是這麼對古仞說的,「我已經盡我的所能,把我最後的精力,都給了那些年輕的女孩子們!我馬上就要隕落了,我這一生一心為我族的未來興望著想,最終讓我想到了這個辦法。讓我最好的血脈,留下來,能留多少是多少!血脈的高等,可以讓這樣孩子們能夠修鍊的更加快。我們族的實力也會更加增強。別為我這種舍已為人的精神而難過!因為我想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我的族人們!另外,我已經為你們找好了一個大大的靠山,那就是我帶回來的那個正常人類,他叫蘊之,他得到了我們矮人族『大日星空術』的傳承,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我以我矮人族老祖的身份,肯求他,他才答應,做你們的領袖!當然他不是矮人族,也只是掛個虛名,但是他有要求,你們盡量滿足!莫欺少年窮!以後會有好處的,我能為你們做的,都做了。」

說完了古風,就那樣盤膝坐化在那個讓無數矮人族少女懷孕的廣場上。

幾天後,一個古風聖人****安上了一對翅膀的金身像,坐落在這裡,在以後的歲月里,無數矮人族少女,會為了懷孕,而到這裡祈福,這座標誌性的金身像後來被稱為送子天使。他們都以為那個用最後的精力,造就矮人族未來英雄輩出黃金一代的老聖人,真的是古風,卻沒有人知道,那根本就是鬼仆天行雲搞的一場自己人生的大派對!

矮人族,也因為有了天行雲的魂脈,而變得越來越高。

蘊之,終於在閉關一個月後,感應到了突破的跡象。血海基石、氣海基石、都在不斷的收縮膨脹,一直到神識海中那顆擁有著蔚藍星辰和紅日的晶珠,轟然炸開。開通了神海基石。這標誌著,蘊之已經突破到了築基後期。

又在鬼仆天行雲送來的大量矮人族的滋補調理仙丹的鞏固下,七天後,蘊之終於徹底,進入了築基後期,如果他開啟了自己荒獸血脈,已經完全能於金丹後期的高手一戰了。

收穫之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當聽到鬼仆天行雲,彙報了自己在矮人族的所作所為時,蘊之又好氣,又好笑!

自己這個鬼仆,還真是有本事,玩了人家那麼多年輕女孩子,都沒有犯事,騙了那麼多的仙丹,都沒有被發現有詐。最高明的當然是,把自己光明正大的扔了出去,當矮人族的領袖,自己當然是不會做的,可是有這麼一群實力不凡的打手,那將來要成就一翻霸業,可是多了許多的底氣!

蘊之出關后,首先拜祭了一下,那尊古風的金身像,算是內心的至歉。但他還是聽到天行雲在自己左臂竊竊的奸笑。他也覺得好笑。

這古風算是毀到這天行雲手裡了,『好好的一位道德聖人,最後臨死變成了送子天使!』蘊之心裡感嘆!

怎麼一句造化弄人,可以說得清楚!

2016-4-19(未完待續) 蘊之,在拜祭了大聖人古風的金身銅象后。得到了矮人族族長古仞等一眾長老的,熱情招待。當初古風老祖,帶這個人回來時,大家都沒有詢問的機會,古風就匆匆的閉關了。這時,古仞等人才有機會和這位古風老祖坐化前,交待的矮人族的大靠山好好的接觸交流一下。

古仞,等矮人族的長老,當然是首先偷偷的看了看蘊之的實力,築基後期,雖然氣息比一般的築基後期要強一些,可是也只是築基後期,因為探察時感受不到金丹的轉動。雖然實力差了些,可是古風老祖說此人得了『大日星空術』的傳承,那麼就是擁有無上潛力的了。

古仞在長老會上,熱情的介紹了一下族中的情況后,就試探的問道:「蘊之道友,我聽古風老祖坐化前,曾和你達成了一個協定,我們矮人族每年向你交納一些好處,然後待你將來功法大成時,為我們矮人族的領袖。」

再善良的種族,在自己的利益面前,也都會表現出自己不會輕易被別人佔便宜的一面。這是不是可以稱為『自我保護的本能『呢?

古仞的詢問非常的有講究,首先他沒有向鬼仆天行雲借著古風身體時向他說的那樣去說。鬼仆天行雲說的,是自己求著蘊之當自己族人的領袖,來換取蘊之當矮人族的靠山,保護矮人族的繁衍。

而古仞說的,是達成了一份協定,而且也把現在就當矮人族領袖這個事,改變成了,在功法大成時當成為矮人族的領袖。還有就是如果現在蘊之就當上矮人族的領袖,自然矮人族的資源他都可以使用或者說擁有。而古仞,只說是每年向蘊之交一些好處,而些這一些是多少,也沒有說?

談價碼,講條件,無疑成為了這次蘊之與矮人族眾長老之間的關鍵問題。

先小人,后君子,先說利益,然後再講感情!

蘊之,這方面的經驗當然比不上這些善長算計的老傢伙。可是蘊之有智囊呀!

古仞問話的時候,鬼仆天行雲,就在蘊之的左臂上,蠢蠢欲動,聽完后大罵,矮人族,就活該這麼矮,都讓心眼兒給墜住了。自己可不是這麼和他們說的。就傳音給蘊之道:「這幫傢伙想不認帳!主人,我們可不能在這方面上面讓步!我可是費了不少勁,還搭了不少魂力才換回的!你告訴他們,自己不想當什麼矮人族的領袖,只是因為覺得古風老聖人,苦苦哀求,不忍拒絕罷了,他們不想認,就算了!然後把你的』大日星空術『露上一招,讓他們看看主人你的無限潛力。然後再和他們談!」

蘊之按著天行雲的話,先是大談古風是如何求自己,自己何德何能,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還不是矮人族,怎麼能當矮人族領袖,如此大的重任呢。然後也不談自己想要什麼。就說自己也不想把矮人族的』大日星空術『佔為已有。就當眾演釋給大家,希望矮人族有人學會,自己也就不用再覺得自己對古風老聖人不講承諾了。

蘊之在天行雲的教導下,這一番舉動,可謂是至誠至信。有好幾個矮人族的長老,都覺得古風老聖人,不愧是眼光老辣,這個叫蘊之的正常人類,竟然在品德上的境界,絲毫不比老聖人差,難怪古風老聖人,願意把整個矮人族交給這麼一個小小的築基期的年輕修士了!

古仞聽完蘊之的話,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討價還價,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這腹,可是他還是沒有阻止蘊之把大日星空術演繹出來。

這就是一個人真的是』客氣客氣』,還是真的『至誠相待』的不同態度。

如果古仞,不用蘊之拿出大日星空術的招式,就奉蘊之當領袖,這就說明,是打心眼裡同意這件事。

可是古仞沒有阻止蘊之的展示,就說明,他開始說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客氣客氣,就算蘊之想要一些好處,他也不會給。他只會在蘊之真的功成名就時,再去承認蘊之是古風老聖人,安排的領袖。

可是蘊之就是因為現在弱小,才需要矮人族的支持,如果自己稱霸四方了,還當什麼矮人族的領袖,那都是自己的鬼仆天行雲的鬼話。

蘊之按照天行雲的話,在展示『大日星空術』時,只展示了第一招白羊座。只見蘊之抬頭垂手,提肩,彎腰,曲腿,擺出了一個白羊上山的姿式,這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奇就奇在,蘊之擺出這個造型之後,天空一下由白晝變成了夜晚,滿天繁星,其中有幾顆星,連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與蘊之身形相似的白羊的星晨圖案,一股浩蕩的力量由星空之中射入到蘊之後身體之中。

只是這一個姿式,所散發的氣勢,古仞等眾多矮人族的金丹期強者,就都不敢再小瞧,這位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包括族長古仞在內,沒有人覺得自己可以穩贏這位蘊之小修士。

蘊之收起了白羊座的姿式,天空中的星空消失,再次出現了白日。蘊之呵呵一樂道:「古仞族長,不好意思,這大日星空術,我只學會了這一招,其他的招式,我也沒法給你們表演出來。我看我現在就走罷,將來等我把大日星空術,功法都學懂了的時候,我再來教給你們。也不枉費古風前輩對我的一番哀求!」

什麼東西都得拿出來,別人才會看人下菜碟,蘊之沒使出如此驚人的功法時,他在這些金丹強者眼中,就是小蝦米,沒有人正視他的存在,可是如今只看了一眼大日星空術,就知道這絕對是無上天道的極品功法。這要是學成了,那絕對在這一方世界沒有對手。這時再看蘊之,那就是一個閃閃發亮的金子。古仞等人哪裡還會輕易的放他走。這時他們又不禁的佩服老聖人古風一番。這老聖人真是至死都為族人的未來著想,沒有一絲停歇!

古仞,一改剛剛公事公辦的談判嘴臉,極為熱情的重新請蘊之入座。客氣的道:「蘊之小友,你看這樣如何!從今日起,你就是我們矮人族的真正領袖,由你帶領我們矮人族,我相信我們矮人族一定會更加輝煌!我們矮人族的所有資源包括我在內的都可以隨意使用!」

蘊之心裡滿意的點點頭!

2016-4-20(未完待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蘊之在矮人族專門為他打造的一座小樓上,倚著檻桿看著遠方無限的自由的風景感嘆著自語!心中已經沒了剛剛成為矮人族領袖的沾沾自喜,連那個古靈精怪,號稱萬事萬能的當年天下第一的鬼仆天行雲,都陪著蘊之化為了一個淡金色的鬼霧在嘆息。

這一大一小,一人一鬼,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明明是來撈好處的,卻變成了矮人族的苦力。也不知道是矮人族天上就性情耿直,還是沒長腦子。事無大小,什麼事情都來請示蘊之。剛開始,蘊之和天行雲,還沉浸在要什麼就有什麼的人生最大的歡樂之中。後來就覺得這種生活真的是太無聊了。最主要的就是,矮人族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的禮遇。有什麼事情來謙虛的討教,總不能不答吧!可是這些矮人族完全沒有底限,無論你是在吃飯,還是睡覺,甚至是你拉屎的時候,都會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向您請示!

不是說好的當領袖嗎?怎麼搞得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蘊之想靜下心來修鍊一下,都不可以,一會兒這個長老來問這個月矮人族的糧食比上個月多吃了三百斗。一會兒那個長老來問人口比上個月多了二十三個新生兒。一會兒古仞又來問矮人族未來三年的發展規劃!

蘊之的頭兒大了一圈,感覺自己就算再多一個頭都沒辦法處理完成矮人族的這些他們認為非常重要的事情。鬼仆天行雲,被蘊之強行按在自己身邊,和自己一起為矮人族的未來做發展計劃!所以天行雲,也是唉聲嘆氣。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第一元嬰主神管理整個天雲區域時,也沒費這麼多的腦細胞在這些跟修仙沒有關係的事情上面。所以才會要求蘊之做矮人族的領袖。以為可以當個甩手掌柜的。可是怎麼也沒想到。矮人族,因為出了一個老祖聖人古風,把全部的熱情都用在了族人的事情上面。每一件事他都會過問。這就造成了蘊之現在面對矮人族。什麼事情都要向領袖請示!

因為有古風在之前做得實在是太多太好了,所以蘊之這些天,已經累得和狗似的了,在古仞等長老眼中,這個老聖人選的族中領袖還是不夠稱職,給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總喜歡偷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