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勒走過來道:「出了什麼事。」

拉斐爾五指上蔓延出絲絲亮光,像是探測儀似的將莉莉絲從頭到腳的掃視一便,許久后才舒了口氣,收回手道:「消耗有點大,沒什麼大問題。」

「那就好,莉莉絲先在這兒休息,調養一下。自然界不能沒有隊長,你們二人先行回去。」米迦勒安排得倒也合理。

只不過蘇伊人與亞特塵希對視了一下,心裡都隱隱明白,莉莉絲絕對不是疲勞過度,應該就是在人間評定叛亂的時候,沾染上了以愛為名的病。

「不是所有從人間回到天使界的天使們都會喝愛泉的嗎?防止疾病感染到自己?」愛泉還真是有病治病,無病防身的好東西,蘇伊人想。

亞特塵希被逗笑了,「那可不是好東西,喝多了會要命的。就像是一件衣服,髒了自然洗洗就會幹凈,可如果本是一件乾淨的衣服,再去洗會是什麼後果?」 「沒有染上疾病的天使們,如果喝了會有不好的作用?」蘇伊人打了個寒顫。

亞特塵希點頭,又繼續說:「而且你說的那是在一百年後,在莉莉絲染上疾病尚不自知犯下大錯的情況下,天使界才知道就連隊長們也不能倖免於疾病,才會有此條例。」

「而現在,那個疾病早就潛伏在莉莉絲的身體里了。」

昏迷的莉莉絲被安排住在星軌城,由於整個事情發展都是以莉莉絲為主要人物,在她昏迷期間時間過得很快。

四周景象飛速進行,就像是按下快捷鍵一樣,蘇伊人看得有些頭暈,說:「連莉莉絲自己都不知道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啊。」

亞特塵希讓她靠在自己懷裡閉眼休息,道:「你也犯傻,難不成你在睡覺的時候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嗎?」

「那我們還要等多久?」蘇伊人問。

「很快,你看,她是不是要醒了。」 大王有命 按下快捷鍵的景象終於被停了下來,亞特塵希看見莉莉絲的指尖動了動。

莉莉絲很警覺的起身,然後打量著四周。米迦勒推開門走進來,看見莉莉絲后笑了笑:「你終於醒了。」

「米迦勒大人,我這是······睡著了?」莉莉絲有點兒不太敢相信。

米迦勒端了杯水給她,說:「拉斐爾診出是疲勞所致,不過為了保險,把這個喝下去應該會好一點。」

莉莉絲不疑有他,接過去便一飲而盡。

但蘇伊人在一邊看的分明,那杯中水,明明白白是當初在亞特塵希手中見到的愛泉之水。難不成愛泉對莉莉絲其實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不過當初見到的時候,泉水被密封,現下就倒在杯中,蘇伊人只覺得陣陣芳香從那杯中飄出,還帶著絲絲清涼的味道。

「那是愛泉吧?為什麼會對莉莉絲沒有作用,難不成是假的嗎?」蘇伊人說。

亞特塵希搖搖頭道:「不可能是假的。」

蘇伊人反問:「怎麼這麼確信?」

亞特塵希伸手擦了擦她嘴角不存在的東西,笑道:「看你饞的那個樣子,那肯定是真的愛泉。」

蘇伊人不好意思的臉紅,自從在所羅門吃了一個奇怪的果子,她還是頭一次覺得嘴饞。「我只是覺得那杯水挺好聞的,是以前沒有見過的一種氣味。」

「那是自然,愛泉對你這種純凈之體的誘惑力格外的大,不過你可不要隨意的喝,那東西對人類沒什麼好的作用。」亞特塵希輕飄飄的解釋,看起來挺沒有信服力。

可那奇怪的詞「純凈之體」,蘇伊人不止聽過一次了,這唐僧肉的體質放在她身上感覺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難怪加百列將天使界如此之多的事說與她聽,想必也是知道了這件事,並篤定她不會離開天使界。

「別亂扯,沒事我怎麼可能會亂吃亂喝這兒的東西。」蘇伊人一副你太小看我的樣子,「既然泉水是真的,那莉莉絲怎麼依然會愛上路西法?」

亞特塵希無奈且包容的說:「親愛的伊人,我怎麼知道?」 蘇伊人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驚訝,「哦哦,原來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莉莉絲喝完愛泉,一抬手道:「米迦勒大人,我需要回到自然界了。」

米迦勒看了下外面,說:「我已安排拉斐爾先行回去了,上次本該由你面見路西法大人,但是不湊巧他去了聖殿,現在剛剛回來。你既然要走,何不見見他之後再離去。」

啊啊啊啊,重頭戲要來了,蘇伊人激動得一把拽住亞特塵希。

莉莉絲想了想,說:「那就麻煩米迦勒大人帶路了。」

蘇伊人先於莉莉絲跑了出去,第一眼便看見立於水池邊的人。他身形高挑、修長,普通的白袍在他身上竟然隱隱有些不同於其他天使的光澤,而那張臉······

「衛爾特斯!」蘇伊人驚呼。

「不,不是他,」亞特塵希走上前道:「那是路西法。」

他就是路西法?蘇伊人打量著這個活在別人口口相傳的世界里的天使,現在鎮定下來很快的就能發現他的確和衛爾特斯不一樣。

那雙眼睛不一樣,衛爾特斯不會有那樣溫柔的眼神。蘇伊人忽然想起莉莉絲說的話:

「我知道他不是路西法,雖然有著與他一樣的面孔,但那雙眼睛,完全不一樣。」

「傻女孩,看呆了?」亞特塵希說:「他可不是個簡單的天使,計劃深著呢。」

蘇伊人將亞特塵希左看看右看看,慢吞吞的說:「你確定你不是嫉妒他?」

亞特塵希指了指正在和莉莉絲一問一答的路西法,說:「先前你不是疑惑我怎麼知道盧西弗的嗎?」

蘇伊人琢磨了下,說:「假設一下,當路西法愛上莉莉絲的時候,他就清楚的知道這份愛情註定會被封殺,所以就制定了撤退計劃。化名盧西弗讓該隱跑掉,引起天使界重視,然後自己布置後手。而你,就是在他布置後手的時候,和他認識的?」

亞特塵希鼓掌道:「跟了我這麼久,果然有長進。只不過這其中的先後順序需要理一下,路西法的撤退計劃其實在靈魂分割之前,當他愛上莉莉絲的時候。可惜的是,靈魂分割將他分成兩個不同的天使,作為主體的他有時候依然能出現。這就是為什麼莉莉絲幾次入星軌城,能看見不同性格的路西法。」

「可路西法的後手還沒有布置好,「完美伊甸園的誕生」后,我估計耶和華有了個點子,如果將讓路西法情動的天使送走,豈不是就不用捨棄路西法?再怎麼說路西法也曾經是天使界中階級地位最高的天使,也是第一位擁有聖光六翼的熾天使,他的存在,不可言喻。」

如果路西法與亞特塵希很熟,那當初亞特塵希何必要與莉莉絲做交易,這隻能證明他曾經認識路西法。

蘇伊人問:「你認識路西法的時候,是他愛上莉莉絲,已經被靈魂分割的時候?」

「對,是莉莉絲還沒有被賜給「彌賽亞」,還未自願墮天的時候。」亞特塵希像是回憶一般的懷念說:「想不到高高在上的熾天使,會找上我。」 路西法的愛情在天使界是無法存活,他是個很奇怪的天使。擁有最高權利卻會為了一個虛無的愛情放棄一切,可偏偏又沒有被愛情沖昏理智,非常細心的布置一切,希望給莉莉絲一個好的歸宿。

於是,作為落腳候選的所羅門,被路西法列入考察對象。

當時的王,還並不知道這個叫做盧西弗的天使就是熾天使路西法。天使叛逃天使界,這並不稀奇,所羅門不知道收容了多少由生命之樹轉化不成功的血天使,人間也不知道有多少為了人類而放棄一切的天使。

可這個天使,在受到王的邀請,他告訴王,所羅門太弱小,無法容納他與他的愛人。

於是亞特塵希那時便在猜測,這個天使,並不是外表的那樣簡單。亞特塵希的人暗中跟蹤,後來知道盧西弗居然鼓動了該隱,在天使界為之震動的時候,奪下血海。

血海,並不是有一片海一樣的鮮血,那是個莽荒之地。尋常的魔在裡面躲藏,用不了多久就會失去理智,被吞噬。可那唯一的好處,就是天使界為數不多監測不到的地方。

亞特塵希明白了,看來這是條大魚,不過他有耐心。

「認真算起來,我和他就見過一兩次而已。」亞特塵希掰著她的手指頭算道:「盧西弗有個愛人,為了保障安全打下血海,可最後卻是一個女性墮天使居住在血海。你說說這麼一連串下來,盧西弗不就是路西法?」

蘇伊人想了想,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她看了下不知談了多少話突然笑起來的莉莉絲與路西法,襯在潔白的建築物里,像極了一副美好的油畫。蘇伊人說:「我們去一邊吧,別站在這裡了。」

亞特塵希倒是很有興趣的盯著他們說:「你不是說愛情都是談出來的嗎?現在正好有機會可以看看是怎麼談出來的,順便學習學習。」

這種事還需要觀摩嗎!

蘇伊人惱羞成怒的頂著亞特塵希打趣的眼神,連拖帶拉的把他弄走。

趁著旁人看不見他們,亞特塵希便與蘇伊人在星軌城好好的轉悠。相比自然界,這水晶天看起來更加的安靜,就連相互說著話的天使們都是壓低了聲音,一種奇怪的氣氛圍繞著整個水晶天。

「你看起來很羨慕路西法和莉莉絲,他們有什麼讓你這麼關注?」亞特塵希說。

蘇伊人摸摸臉,自己有那麼明顯嗎?沉吟片刻道:「王,你不懂。」

亞特塵希有時候會覺得蘇伊人是個很奇怪的女孩,有時候的她會像個小孩,心思都掛在臉上。有時候又會讓他琢磨不透,神秘又複雜,就像知道一個無比巨大的秘密一樣不安到極點。

而現在的她,又開始那種不安的感覺了。

「我知道,」亞特塵希居然戲謔的眨了眨眼,說:「你喜歡我,就像莉莉絲喜歡路西法一樣。可是路西法為了莉莉絲能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卻做不到,對吧?」

重生名門暖妻 「誰說我喜歡你的?」蘇伊人心跳如鼓,明明是質問的話說出來卻軟綿綿,倒像帶有幾分驚恐的性質。 「沒關係,我大約也是喜歡你的。」

他們站在高高的尖肋拱頂下,陽光灑進層層往內推進,並有大量彩色浮雕的門,像極了蘇伊人小時候曾在畫冊上見過的國王城堡。

而現在,這個國王向著一個假冒的王后在告白。

蘇伊人艱難的咽下唾沫,抖著聲音說:「你·······沒被,什麼奇怪的東、東西······附······俯身?」

亞特塵希俯下身道:「你要不要順便摸摸,看看我是不是真的?」

蘇伊人連忙擺手,還往後退了一小步不可置信的說:「你剛剛說什麼?」

亞特塵希握住她作防禦姿態的手,輕輕的說:「我說,我好像也喜歡你。」

他這事受刺激了還是怎麼?明明是個精明的王,現在突然變成深情貴公子?蘇伊人止不住的胡思亂想,腦中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義正言辭的說:「這傢伙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做什麼事說什麼話都不會無緣無故的,你可千萬要冷靜!」

另外一個則說:「你也沒有什麼好讓他圖的,你們一起經歷這麼多,是顆石頭也該動搖兩下吧?」

主張冷靜的小人憤憤不平的說:「得了吧,為了以防有詐,你不要回應他。」

另外一個說:「他是個王,一輩子都在為所羅門的壯大而付出努力,陰謀詭計是必須要有的。如果是個無垢的人早就死去了,沒有人教他怎麼做,沒有人告訴他這是種什麼樣的感情,你······」

「別吵啦!」蘇伊人一嗓子把倆小人全拍飛。

倒是把正在等她回復的亞特塵希嚇到了,他冷冷的看了四周,然後溫和的問:「怎麼了?」

完了,她該怎麼說啊,蘇伊人心裡一邊哀嚎,臉上還得擠出微笑答:「沒事,沒事,那個······你看!」

四周的景色忽然又開始飛速發展,路過的天使們身影都被拉出一條條白色的線條,就彷彿是站立在時光的對面,看著它流逝······

謝天謝地,終於不會回答那個困難的問題了。蘇伊人由衷的感謝佛祖,雖然這個世界可能沒有佛祖,但還是謝謝它!

亞特塵希見現下看起來極力想平復下雀躍表情露出震驚的蘇伊人,笑了笑,算了,看她那麼為難。

「恐怕是莉莉絲離開水晶天了,沒有她在的時光,自然是匆匆而過。估計等再停下來的時候,就是莉莉絲再度來水晶天,在星軌城見到路西法的時候了。」亞特塵希說。

蘇伊人蹲在地上,只覺得看那些按下幾十倍快捷鍵的畫面眼睛都暈了,於是托著下巴說:「那她什麼時候才會來啊,我們得一直等著么?」

「放心,莉莉絲會比你還急的,」亞特塵希讓她靠在自己懷裡休息,手指輕輕揉著她的額頭說:「若不是你推著我走,不然我們在他們身邊待著。在莉莉絲離開水晶天的時候我們順便跟上去,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留在這兒找不到路了。」 蘇伊人也不知道是太過疲勞,還是這懷抱太舒服,這手指讓她一跳一跳的額頭漸漸放鬆。她迷迷糊糊感覺自己半隻腳踏進睡夢的黑暗裡,另一隻腳還站在亞特塵希的世界里。

她含糊道:「是你非要觀摩的,別人談戀愛你怎麼能當電燈泡呢?」

電燈泡?這又是什麼?不過亞特塵希感覺就不是什麼好話,看著蘇伊人一副軟軟糯糯極為好騙的樣子,心生一計,附在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說:「你喜歡亞特塵希嗎?」

不得不說,亞特塵希故作起來,還是很有誘惑力的。刻意壓低的聲音像裹滿蜜糖的巧克力一樣,黑色的誘惑、絲滑般的音感再加上甜蜜的尾音,的確會讓人無法抗拒的將心底最真實的話告訴給這個聲音。

蘇伊人像是要清醒一般,皺著眉,在亞特塵希懷裡不安的磨蹭。

亞特塵希一手輕輕的拂過她的腦袋,黑色的髮絲從他指縫間一點點滑落,誘哄道:「沒關係,說出來,沒有人會知道的。」

蘇伊人含糊不清的嗚咽兩下,說:「不知道······」

亞特塵希的臉瞬間黑了······

不過始作俑者沒有一絲的愧疚,反倒是覺得枕頭有些硬,不太舒服的動動表示抗議,最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才又睡著。

而亞特塵希只能背靠著牆壁,保持這個姿勢不動······

這一覺可真舒服啊······蘇伊人愜意的伸了個懶腰,結果中途就被人給攔下,嚇得蘇伊人一下子清醒過來。

「怎麼是你?」睜開眼就看見亞特塵希這張臉,還是有點驚嚇的。

亞特塵希打了個呵欠,靠在牆壁上說:「不是我還是誰?」

居然還是靠在他懷裡睡的?蘇伊人本來睡清醒的腦袋又有些迷糊,自己什麼時候對亞特塵希這麼沒有戒心了?「你能不能把我放開?你還抓著我的手呢!」

亞特塵希重新閉上眼說:「不放,放了你又會一伸胳膊一拳打過來。」

「我······我才沒有這麼暴力!」蘇伊人一下甩開亞特塵希,然後從他的腿上爬起來閃到安全地帶。

亞特塵希睜開眼,「嗯?」明顯反問的語氣外加他指著自己右眼角下的地方,都表示確有其事。

自己睡覺難不成真有這麼暴力?以前都是一個人睡的蘇伊人沒了底氣,湊過去仔細端詳。唔,這麼一看還真是有點兒青紫色······

沒了底氣的蘇伊人弱弱的問:「不會真的是我的?」

亞特塵希似笑非笑的說:「不然還有誰能近我身。然後直接給我一拳?」

其實即便是清醒的蘇伊人對著不作任何防備的亞特塵希揍過去,也不會在他臉上留下任何印記。只不過蘇伊人的確是像做噩夢似的對著他打了一拳,可早就被防護住了,不過亞特塵希由此生出一個點子,亞特塵希看了看蘇伊人有些慚愧加不好意思的臉,不過現在看起來這個點子帶來的效果還不錯。 蘇伊人也是忘了,拼接她自己一個凡胎肉體怎麼可能會傷得了亞特塵希?別說留下青紫痕迹,估計就是傷都傷不到。

不過眼下她還真沒想到這一層,在別人懷裡睡了一覺居然還打了別人,這讓蘇伊人尷尬無比。現在急匆匆的就像找個理由,「你先在這兒等著,我去找冰來給你敷敷就好了。」

好吧,其實是蘇伊人迫切的想要離開這種尷尬的環境。

亞特塵希一把抓住她,沒攔住,反倒是自己沒站穩,還好蘇伊人攔接及時,才避免他摔地上的情景出現。不過,他可真重啊!

「你的腿怎麼了?」蘇伊人看到方才他是頓了一下才穩不住自己的,右腿像是使不上勁的感覺。

亞特塵希很沒有受力點似的的靠在蘇伊人身上,下巴擱在她肩上說:「有些麻。」

好吧,不用說,肯定是她給壓成這樣的。

「那個,我扶著你慢慢先坐下來,然後再弄點冰把你臉上敷一敷就好了。」蘇伊人提出意見道。

「好吧,」不情不願的回答聲。

蘇伊人扶著亞特塵希一點點坐下來,然後接過他變出來的冰塊用裙角一塊包了包,給他冰敷。

「冷嗎?」

「不冷。」

······

······

好不適應,她得找點話題,不然要尷尬死。蘇伊人咳了下說:「我睡了多久?」

「不知道,」亞特塵希無辜的說:「我也睡著了,雖然中途醒過幾次,但······」不知道是被冷著還是突然疼著了,亞特塵希嘶了口氣。

能不能別老往這個話題上拐,蘇伊人簡直是欲哭無淚。

「反正也沒有白天黑夜,你即便醒著也不會知道,」蘇伊人不知道是安慰別人還是安慰自己。

突然間,「停了!你快看,正常了,是不是莉莉絲又來水晶天了?」蘇伊人忽然看到四周景象又恢復正常,高興得大叫,謝天謝地總算是有了點事轉移注意力。

「嗯,是回來了。」亞特塵希淡淡的說,像是有些不高興。

蘇伊人拍拍手道:「那我扶著你,得趕緊去找莉莉絲。」說罷,就伸出手想要將亞特塵希拉起來。

亞特塵希說:「你確定你扶得動我?」

「哎呀,你的腿需要多走走,讓血液流動起來就不會麻了。」二話不說,蘇伊人將他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一瘸一拐的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