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幾句后,四個神仙分別。

百花仙君和蝴蝶仙子攜手回了花界,司命和桃仙君回了天庭。

——

天界,姻緣府。

司命和桃仙君從凡間回來之後,桃仙君要回姻緣府處理日常事務,司命本要回司命府,但想到塗山月最近都在忙著星兒魂魄轉世的事,於是跟桃仙君去了姻緣府。

姻緣府內。

吉祥如意兩個仙童跟往常一樣,對凡間各處呈上來的姻緣願望分類整理。

見到桃仙君和司命一同回了姻緣府,吉祥說:「桃仙君,上神和桃花仙子去了幽冥鬼界,上神離開之時特意囑咐,讓桃仙君不要去找他們,留在姻緣府主持事務。」

桃仙君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平時塗山月都是一個人來去,這次竟然將桃花仙子也帶走了,一定跟有星兒魂魄附著的曇花苗有關。

莫不是他們已經將曇花苗移去了幽冥鬼界?

桃仙君一路小跑向姻緣府後院。

果然如預料中的一樣,姻緣樹下空空蕩蕩,曇花苗已經沒了蹤影。

桃仙君自言自語道:「希望一切順利,只是我卻幫不上什麼忙。」

司命一路跟在桃仙君身旁,見到姻緣樹下的曇花苗不見了,已經猜了個大概,安慰桃仙君道:「你守著姻緣府已經是幫了你家姻緣神大忙,至於星兒魂魄轉世的事,我去幽冥鬼界看著,保證出不了大事。」

——

幽冥鬼界。

等司命趕到幽冥鬼界時,鬼王正在作法,準備將曇花苗上星兒的魂魄送入輪迴。

塗山月、阿灌、中央天帝、桃花仙子在鬼王身旁,人數雖少,但所有人面色都異常嚴肅。

司命感覺到氣氛的嚴峻。

司命不敢說話,只是默默站到塗山月身旁。

鬼王作法進行中,曇花苗上有兩個魂魄,一個是星兒的,另一個妖帝的。

兩個魂魄勢力相當,鬼王想送星兒的魂魄入輪迴,同時將妖帝的魂魄留在曇花苗上,最後能將妖帝的魂魄交於天界鎮壓。

鬼王額頭冒著汗,「稟天帝,以本王的法力,無法將兩個魂魄分開,要麼同時送入輪迴,要麼一同收回鎮壓。」

塗山月明白,若要將兩個魂魄同時送入輪迴,星兒雖然可以轉世,但也等於放了妖帝,這對於天界,是一個很大的隱患。

若將兩個魂魄收回,要麼星兒與妖帝同時被收進天界鎖妖塔,要麼星兒的魂魄被妖帝魂魄一點點蠶食,星兒重生之日更是遙遙無期。 周倩則是簡寧招來的另一個人,招人的時候說的是人事管理,除了要協調安排老師們的課時,記錄考勤,接待前來諮詢報名的學生等,學校其他的勤雜工作也要做,之前杜青青有時兼職做著這些工作,杜青青托福沒過,出不了國,簡寧和對方談過,是否想在學校全職工作,畢竟是熟手,也免得她花時間精力去找人,杜青青考慮到這新東方辦了沒多久又不穩定,比起學校分配的鐵飯碗,婉言拒絕了。簡寧畢竟精力有限,新希望要發展也必須要正規化起來,人員配置也很重要,這才把周倩給招來了。

周倩二十歲,高中畢業,沒有上過大學,不是因為成績不好,而是因為家裡條件不允許,畢業之後在工廠裡面做了兩年的工人,是聽到有人說這個地方在招人,跑過來看了張貼在門口的招聘啟事,前去應聘,最後被簡寧給選上了,做事倒是挺不錯,就是平時的話不多。

「嗯,這天氣冷死了」,簡寧同周倩說著話,將包放在了辦公桌上,摘下了帽子耳罩。

聽見簡寧說冷,周倩立馬走過去拿起簡寧的搪瓷杯,走到開水壺邊,給簡寧到了杯水遞過去,「簡老師,你喝點熱水暖暖。」

「謝謝啊」,簡寧也不客氣,接過周倩遞過來的搪瓷杯,打開杯蓋呼呼吹了幾下,然後喝了一大口,問道,「我剛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在看書,你在看什麼書啊?」

「啊,我就隨便看看」,周倩趕忙說,「我工作都做完了,看到這會沒事才看下書的…」

她和簡寧還不算很熟,還沒有摸清楚楚簡寧的脾氣秉性,簡寧又是老闆,所以她面對著簡寧的時候總覺得有些拘謹,這會聽到簡寧問這個,怕對方以為自己沒有好好乾活。

「我就隨便問問,你那麼緊張做什麼?」簡寧笑著道:「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又不會吃人。」

周倩這才不好意思道:「我在看英語書,我看學校里的學生都在努力的學習英語,老師們講英語也講的很好,所以想把丟掉的英語學起來,說不定以後還能派上用場。」

「這不是挺好的一件事情嘛,想學習想進步是好事」,簡寧拉開椅子坐下,「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的前提下,去學點其他的挺好的,像學英語,要是有不懂的,你以後可以請教請假其他的英語老師。」

簡寧不反對員工學習進步,但是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不影響本職工作的前提下,閑暇之餘學習東西,她也不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人。

周倩這才放心下來,使勁的點點頭,「簡老師你放心,我肯定會做好本職工作的。」

「對了,我這裡有兩件事情交給你去做」,簡寧開口,「這不冬天來了,現在還不是最冷的時候,以後呀會越來越冷,你去市場上採購一批爐子、炭火回來,用於給學校的老師們還有上課的學生們取暖,然後採買十來個熱水瓶,以後冬天了學校每天都要準備好熱水,供應給學生們喝;第二,就是你抽點時間,去幾個補習班走訪採集下學生們的意見,看大家對學校、老師們有什麼樣的看法,教學方面有沒有什麼意見。」

簡寧說話的時候,周倩就拿筆把交代的事情給記錄了下來,「嗯好,採購的事情我下午就去辦,意見採集我整理出來后給你。」

夾心的愛情 簡寧點點頭,讓對方去忙,自己則來處理自己手頭的事情,學校的財務問題都是她在管理,這馬上就要到發工資的日子了,她得來計算每個老師的工資以及員工的工資,提前把工資給準備好。

現在學校沒有那麼多的業務,現階段簡寧也就沒有請會計,自己擔任起了這一職務,雖然沒有學過這方面的,但簡寧對於錢財等的支出還是很過細,每一筆都記錄的很詳細,畢竟到了年底,進行結算的時候,這些賬目都是要給合伙人胡鵬看的。

外面響起了下課鈴聲,沒一會兒,講課的幾個老師就拿著水杯回到了辦公室,紛紛倒起了熱水交談著,辦公室瞬時熱鬧了起來,胡鵬也回到了辦公室,看見簡寧走過來打招呼。

簡寧是老闆,她來或者不來,來得晚或者來得早,其他的人自然不會說什麼,胡鵬也是老闆,雖然簡寧不上課,但對方出錢出力也不少,況且她在學校每個月不領工資,這是他後來才知道的,自然更不會說什麼。

「哎,我昨天碰見了一個以前的同事閑聊之中發現,他也在外面接私活,幫別人補習英語,之前報紙上不是說今年出國政策收縮了么,我看倒不像啊」,胡鵬站在簡寧的桌邊說著。

「有一定的收縮,但是影響不大,現在學英語的人還算少的,不出三五年,那學英語想出國的人數和場面,你一定想不到是多麼火熱」,簡寧不以為意。

胡鵬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等其他的英語老師都回去上課後才開口,「上次你說的編寫英語學習教材的事情,我問過其他的老師了,只有一個老師想參與進來,其他的老師都說時間上忙不過來,我已經在學校外找好了其他的老師,其中還有一教授,都已經談好了。」

簡寧也預料到了,「這個就麻煩胡老師了,專業的事情還得專業的人來,這個您規劃一下,需要幾個人,多長時間,多少錢,您弄一個項目規劃出來給我,到時候我見見項目組的老師們,在學校裡面給你們安排一個地方弄這個項目。」

對於其他的人,對於這個項目規劃可能要問是什麼,胡鵬是個大學老師,簡寧一說,他就明白了,「行,你等我這兩天給你捋出來。」

兩人又聊了會工作上的事情,簡寧問胡鵬,「胡老師,你知道現在城裡的房子多少錢嗎?」

「咋的?有人要在城裡買房嗎?」胡鵬道,「這城裡的房子可不便宜,看你是要買哪樣的房子,哪個地方的,有高有低」,胡鵬現在也是在外面租房住,為了上班方便,他還特意搬到了學校附近,騎個自行車就能到。

「其實是我想看看城裡有沒有合適的房子,畢竟我這要是每天來回的跑,不方便」,簡寧道。

「是你要買啊?這買房可不便宜,要一大筆錢吶」,胡鵬對買房的事情想都不敢想,在大學教書的時候,學校裡面有福利分房,可那是要論資排輩的,還要先緊著結婚拖家帶口的來,像他單身資歷又淺,之前是被安排和學校的其他幾個老師一起住,從學校裡面辭職后,便自己在外面租房住,租的房子條件簡陋,但勝在房租便宜。

簡寧笑笑,「我也就先打聽打聽消息,就像你說的,這房子貴的很,買不買還另說,只是有這個想法。」

說起這個,胡鵬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你知道那個叫啥…商品房的,對,這兩年不是新搞這個,我前兩天聽說東南區也在搞商品房賣,就是那種小樓,說什麼幾室幾廳的,環境好得很很高級,從國外傳過來的,羊城那邊都新買這種房子,不過就是價格貴的嚇死人,得大幾萬,你說它賣這麼貴做啥,有人買嗎?咱們這種拿工資的,就是不吃不喝一百年也買不起啊…」

胡鵬說的商品房,簡寧當然知道是什麼,國內開放,經濟發展起來后,羊城作為對外發展的前沿,八十年代初期就開始有商品房了,像這個時候都已經有別墅了,而作為首都的B市緊跟時代發展的腳步,慢慢的開始有商品房了,前期可以說是試探摸索階段,到了八十年代中後期,商品房開始小規模開發,不過因為價高,老百姓買不起,更加沒有想到房子在以後能夠成為投資品,所以這些商品房反而銷量不是特別好。

簡寧眼睛一亮,說不定自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撿漏,忙問胡鵬這個商品樓的地方在哪裡,自己想過去看看。

處理完學校的事情,簡寧就按照胡鵬說的地方坐著公交車找了過去,下了公交車,問了附近的居民,大概走了十五分鐘,簡寧才找到了傳說中的商品房。

商品房獨落一處,嶄新的紅白外牆,帶有花園和綠植的大院攔,成隊列排著八棟樓房,與附近灰頭土臉的居民樓格格不入,簡寧掃了一眼,大概是七層樓的高度,大樓都已經修建好,但是貌似沒有多少人居住,少了點生氣。

這個時代還有點不同,就是房子都是建好了再賣,而不是像後世,只給你看張圖,就讓你交錢等著兩三年後再驗房,結果發現貨不對版。

簡寧徑直朝著門口的保安亭走過去,「大爺,我想問下,我聽說有商品房賣,請問是這裡嗎?」

大爺一聽說有人想買房,很熱情的招呼道,「是,是,就是這裡,你要買房啊,裡面有工作人員,我帶你進去。」

沒有專門的售樓部,這個樓盤的售房部就選在了中間一棟房子的一樓作為臨時的辦公場所,簡單的裝修了一下,大爺領著簡寧進去的時候,裡面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在閑聊。

「有人來看房了,你們快過來招呼一下」,大爺說著。

閑聊的一男一女看見大爺帶人進來,停止了聊天,一個給簡寧倒水,一個招呼簡寧坐。

售房男打探了簡寧幾眼,看著這小姑娘挺年輕的,開口問道:「姑娘,你要買房啊?」

「嗯,有這個打算,聽說你們這邊有商品房賣,所以過來看看」,簡寧也不繞彎子,直接問,「你們這邊還有現房嗎?現在能看房嗎?」

「有,有,我這就帶你去看,樓層多,你隨便挑」,售房男見這有客人上門,當然不能放過,有可能就能成,畢竟那買不起房的人是連看都不會來看的。

簡寧從二樓看到了五樓,一樓容易潮濕又見不到陽光,太高的樓層爬上去太累,房子基本上都是兩室一廳或者三室一廳的格局,從五十幾平到九十幾平不等,簡寧看房的期間,售樓男也在旁不停的介紹,勢要做成這一單。

「姑娘,您看您還滿意嗎?咱們這商品房賣的俏,您要買,就趕緊下決定,要不然下手晚了,可就沒了」,售樓男道。

簡寧翹翹眉問,「這房子怎麼賣?多少錢一平?」

售樓男回:「房子統一價,一千二一平。」

簡寧在心裡估算了一下,買個最小的兩室一廳,也需要五六萬…她知道為什麼滯銷了,果然是窮人買不起,她心裡不禁淚流滿面,算了下手裡的錢…emm,還是等手裡的錢更多一點之後再來買吧。

「今天謝謝你了,不過你這房價格有點高,超出了我的預算」,簡寧直言道,她心裡買房的預算是不超過三萬。

售樓男心裡也知道這房價高,別看他現在是在這裡賣房,就是這房價,他也買不起啊,但是他的工作就是要把這房子賣出去,「我和您實話說,我們這房價已經比其他的商品房的價格都低…我們老闆看商品房賣得不好,已經把價格降低了…您要不再考慮考慮?」

簡寧走出了商品房,回頭看著這個商品樓的小區,其實這個商品房倒還是值得購買,看這地段,現在雖然說不上繁華,但不說遠的,十幾年後這個地方就會成為B市中心大區域的南二環,更別說以後房價一路直升,要是自己現在手裡資金多,說不定她就真的買下來了。

此後幾天,簡寧又去幾個大社區看了看,這個時候私人出售的房子不多,有的多數還是那種早起的私建房,價格當然比商品房低了許多,不過房子較老,有的是居住環境不好等等原因,考慮到種種,簡寧都沒有下手購買,打算把買房的這個事情放在後面去解決。

不過為了方便辦事,她還是花錢在城區租了一個小的四合院裡面的房子作為在城裡的歇腳地。 簡寧租的四合院不大,裡面還住有另外的兩戶人家,只不過簡寧也是偶爾過來住早出晚歸的,四合院離學校也不遠,騎個自行車過去也就二十來分鐘。

雖然是租住的地方,簡寧準備的東西倒是一應俱全,裡面的東西全部都換了新的,購入了電視機和收音機等,楊桂花帶著簡小言來過一次,主要是看簡寧租住的地方安不安全,環境怎麼樣,看過後倒也放下心來,不買房子也行,租個地方住也不錯,這樣簡寧也不必像之前那樣來回的跑,楊桂花心裡想著。

胡鵬聽說簡寧租了個房子,說是要上門拜訪串串門,簡寧想著要不然就把幾個老師一起叫上去家裡做做客,自己買點菜下廚招待一番,結果最後只有胡鵬和周倩有時間來。

雖然人少,但是招待還是要到位,簡寧做菜也是半吊子,花時間做了五個菜端到桌上,「我不太會做飯,招待不周,你們不要嫌棄啊。」

「我看你這廚藝好得很嘛」,胡鵬看著桌上的菜說,周倩則忙著幫簡寧端菜布置碗筷。

簡寧摘下了圍裙,招呼兩人入座,「行啊,那等會你們兩個可得把這些菜吃完。」

胡鵬也不客氣,入座后便拿了筷子朝著盛魚的盤子去,夾起一塊魚肉放到嘴裡,然後皺著眉頭道:「簡老師,你這魚是不是鹽放多了?」

「啊,是嗎?我嘗嘗」,簡寧也夾了一筷子魚肉,吃后聳聳肩,「好像是鹽有點放多了,有點咸,要不你們別吃這條魚了…」

周倩也嘗了一口,然後道:「咸了點沒事,我去回鍋一下,放點糖就好了」,說著端起魚盤走向了廚房。

其他的幾個菜馬馬虎虎,有的又太淡了,簡寧最後不好意思道:「我這還不如請你們在館子里吃一頓,我這爛廚藝,讓你們見笑了。」

周倩到覺得沒有什麼,其實她有點羨慕簡寧,這一看就是在家裡不經常下廚做飯的人。

胡鵬吃飯也沒有那麼的挑嘴,就著沒啥味的土豆往嘴裡扒了兩口飯,「簡老師,你這廚藝經過今天我們的檢驗,可不行啊,你這還沒有結婚,這要是以後結婚了怎麼行,看來我們這以後得經常過來,督促督促你,讓你廚藝進步啊…」

「不好吃我看胡老師不是也吃的挺多的。」

「哈哈,我這不是為了不浪費麽…」

席間就偶然談到了工作,胡鵬聊到了在大學當老師的事情,然後問簡寧,「哎,我看你這挺聰明的,應該學習也不差,你這當初是為啥沒有上大學啊。」

「因為,當時窮」,簡寧簡明扼要。

胡鵬一時語塞,愣了半天,這到還真是,「那真是可惜了,你就沒有想過重新考大學嗎?你現在這個年紀,還來得及。」

「我這一年的時間裡就忙著賺錢養家了」,簡寧聽了胡鵬的話后道,「其實我有想過去考大學。」

現在的很多人考大學是為了畢業后能分配或者找到一個好工作掙錢養家,簡寧現在雖然就能掙到錢,而且掙的比那些人還多,如果是僅僅為了這個,那麼上大學似乎看起來沒有必要,但是簡寧不這樣想。

大學,在有條件有能力的情況下,她還是要考的,大學里學習新的知識,對於她而言,不僅僅在於「知」的增長,更重要的是「識」的加深。

「那挺好啊,有這個想法就趕緊報考,越早越好,我和你說,人啊還就是年輕時候的學習能力強」,胡鵬鼓勵簡寧去考大學,是覺得簡寧不上大學有點可惜,大學里還是能學到不少東西與專業知識的,你就說走出去,你要說你是個大學生,別人都高看你幾眼。

簡寧倒是也思考過這個問題,現階段制衣廠和英語學校都還在前期的發展階段,她偶爾還有閑暇的時間,未來她肯定要將這兩個企業給發展壯大的,而且將來的機會更多,說不定還會發展其他的事業,到時候說不定就真的沒有時間了,趁著這個時間去備考大學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她也不是智商高的學霸,離開學校這麼多年,學的知識早就已經還給老師了,也不知道現在的教學是什麼樣的水平,她可沒有信心空著腦袋上考場,如果真的打算考大學,那也需要抽出時間來學習。

「謝謝胡老師的關心,您倒是提醒我了,不過我當時高一上到一半就退學了,這也不知道我的學籍還在不在,要是不在了,這想要報考就麻煩了」,簡寧想到了這個問題。

胡鵬正正黑色眼框,回想了一下,「我記得學籍一般都可以保存三年的,你回頭啊上你之前高中的學校找你之前的老師問問,要是不在…問問你們學校老師有沒有什麼辦法…」

簡寧點頭,「行,明天我回家,順便去之前的學校問問情況。」

周倩靜靜的呆在一旁聽著兩人講話,聽到簡寧要重新考大學,心裡有些羨慕也有些微微發澀。

簡寧注意到了周倩臉上的表情,想到了周倩的經歷,於是問道:「你有沒有想法重新去考大學?」

「你說我?」周倩吃驚道,然後搖了搖頭,「我,我就算了吧,我和簡老師的情況不一樣,家裡負擔大,現在全都靠我上班掙錢,我要是去上學,弟弟妹妹就上不了…」

現在自己在新希望裡面的這份工作不錯,簡老師給的工資比工廠裡面還高,工作環境也好,當年能上到高中畢業,也是她硬著臉皮要上的,只要有空她就跑出去送報紙,撿破爛掙錢,學費都是她一分一分的攢起來,她學習成績好人又刻苦,學校給減免了一部分的學費,她就這樣上完了整個高中,但是大學,家裡是再怎麼也不肯讓她上了。

像這份工作,她媽說她是踩了狗屎運才找到的,要是說辭了這份工作去考大學,估計她媽又得鬧翻天。

周倩的情況不是個例,是現在普遍存在這樣的情況,簡寧吶吶的,只好安慰道:「就算上不了大學,只要勤奮好學,還是能學很多東西的。」

胡鵬理解周倩的難處,想當年他的學費也是家裡東拼西湊拿出來的,「簡寧說的對,沒上大學也沒事,咱這不也是活得挺好的嘛。」

「算了,可能我就是這個命,我認命了」,周倩苦笑了一下,看著簡寧和胡鵬沒有說話,擔心氣氛被自己搞砸了,「不說我的事情了,來,來吃飯,別辜負了簡老師的一番好意,還有胡老師您講的大學裡面的趣事,再給我們多說說唄…」

簡寧向來準備好做什麼之後,行動速度都很快,第二天中午回去,特地去了靈水村的鎮上,之前就讀的馬良鎮高級中學,想要去諮詢重新參加高考,考大學的事情。

馬良鎮是靈水村以及附近十幾個村的活動中心,剛巧靈水村是離馬良鎮最近的,鎮上設有初級中學和高級中學,簡寧之前就在鎮上的高級中學讀書,不過相比起適齡的上學人數,學校裡面的學生其實非常少。

簡寧廢了一番口舌,學校門口的保安大爺才把她給放進去,找到了老師辦公室,由於正是上課的時間,裡面只有兩個老師在備課。

「誰啊,在門口鬼鬼祟祟的幹什麼呢?」裡面一個上了年紀的女老師看著辦公室門口的人影道,對面備課的另外一位老師聽見聲音也回過頭朝著門口看了過來。

「老師好」,簡寧站在門口彎腰點頭打了個招呼,「我是這個學校以前的學生,有點事情想找老師。」

「哦,有事情進來說吧,我還以為是誰呢站在門口那裡晃」,女老師讓簡寧進辦公室來。

冷麪首席俏逃妻 簡寧邁著小碎步進了辦公室,站在了女老師辦公桌的旁邊,「老師,我以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兩年前我上高一,因為家裡的原因我退學了,現在我想重新考大學,想問下我的學籍問題。」

女老師道:「你之前上學的時候是哪個班的,哪個老師帶的你?」

「高一(三)班,那個時候好像高老師帶的我」,簡寧不確定的說。

「高老師現在給學生上課去了,現在還有十來分鐘下課,你在旁邊等一會吧」,女老師說完,又自己去備課了。

簡寧站在辦公室里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女老師看她這樣子,指著另外一張辦公桌,「行了,別杵在這裡了,你把那邊的椅子搬過來,坐在這裡等著吧。」

兩個老師做自己的事情,簡寧百無聊賴的等到下課鈴響,校園裡慢慢的熱鬧起來,才看到幾個老師拿著課本陸陸續續的走進教室。

「高老師,你的學生,有事情找你」,備課的女老師朝著走進來的人說道。

「誰呀,找我」,走進來的老師中有一個女老師開口問道,看起來年紀不大,約莫三十幾歲的樣子。

簡寧看著這人終於有了點印象,知道說話的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站起來上前自我介紹,「高老師你好,我是簡寧,兩年之前您教過的學生。」

「你是簡寧?」高老師似乎認識她,「沒想到兩年沒見,小姑娘越長越標誌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