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事躬了躬身子。 國公府裏頭,環境優美,有綠水青山,屋舍也裝修得非常華美,豪華之感,自然流露。

在國公府裏頭休息,南天等人,也感到心情舒暢。

至於,林動,更是可以放下心來,靜心修煉了!

在王都裏頭,除了國王,沒有誰敢硬闖國公府。

管事的辦事效率,也很高,南天吩咐下去的事情。

管事隔了一天,就送上來一大堆情報。

不過,這些情報,很多都是無用的。

只有一個情報,引起了南天的注意。

“在王都西區,有一個古董商家,收藏了大量的羊皮地圖,可以一探!”

南天閱讀完後,臉色一喜。

“魔辰,你坐鎮國公府,順便指點一下林動的修行。我出去到那個古董商家裏頭看看!”

南天喊了一聲,旋即,南天便離開了國公府。

管事的要給南天安排車馬和僕從。

南天一口回絕了。

“不必如此高調,越是高調,以我現在的身份,越是引起人矚目,到時候,我想幹一些事情,反而不是那麼順利了。”

南天說道。

管事的臉色一黑,有些萬般無奈地說道:“侯爺,您真是見過做不講究的侯爺了。您現在是王國裏頭的從一品大員,世襲侯爵,出行,最起碼要有像樣點的車隊和侍從吧!”

南天呵呵一笑,擺了擺手:“不用了!”

話音一落,南天就消失不見了。

王都西區離國公府,有一段距離。

而且,從國公府,到那個古董商家,還必須要經過醉紅樓。

南天知道醉紅樓的招牌,醉紅樓是專門做情報消息買賣的,現在距離三天之期限,還有兩天。

南天相信醉紅樓,所以也就沒有去催促。

路過醉紅樓,南天快步就走了。

埋伏在一旁的艾布羅的小弟們,發現了南天的行跡,大喜過驚。

“快快彙報給大哥!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這個人,很像大哥所說之人的長相!”

有小弟彙報道。

“什麼,你們發現他們三人了?”

艾布羅,欣喜地問道。

“是的,大哥!不過,我們只發現了其中一人,就是與大哥,您起衝突的那人!”

小弟說道。

“好,好!今天,我倒要看看,還有誰能夠救得了他!”

“弟兄們,把傢伙都帶上,跟我一起去幹-他!”

艾布羅陰狠地說道。

“是,大哥!”

上百個小弟,齊聲吶喊!

…………

南天走到王都西區附近的時候,故意走入了一個小巷子裏頭。

“你們都出來吧,老跟着我,很有意思嗎?”

南天冷冷一笑。

“好小子,沒有想到,你的警惕性,還挺高的嘛!嘿嘿,不過,也沒有關係,反正,馬上,你就要變成死人了!”

艾布羅帶着上百個小弟,從小巷子的前後兩個通道,大步走了過來。

“其實,我給過你機會的。你若是不惹我,我不會爲了你這個小人物而單獨去找你麻煩。可是你卻不知死活,還想要在半路堵我?”

“呵呵,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闖呀!”

南天嘆了一口氣。

唉,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些人,不自量力,狂妄自大,喜歡作。

正所謂:NO作NO Die!

“***到臨頭了,你的口氣,還很大呀!不要以爲,你能夠打死我一個手下,就很了不起了。”

“那一日在包廂裏頭,你打死的,只是一個八級鬥師!”

“而我艾布羅,則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九級鬥尊!鬥尊,你知道不,和鬥師不是一個檔次的。”

“再加上我的小弟,還有上百號人,你今天是插翅難逃了!”

艾布羅,洋洋自得地說道。

南天搖了搖頭:“廢話真多!”

“弟兄們,殺!”

艾布羅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殺意。

艾布羅大吼一聲,領着衆多小弟,向着南天殺來。

南天神態輕鬆,根本沒有躲避,對付這些魑魅魍魎,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出手。

看着,南天還“呆立”在原處,艾布羅一喜,他以爲南天被嚇傻了呢!

“去死吧!”

艾布羅,抽出腰間的鬼頭刀,一把斬向南天的脖頸。

就在艾布羅以爲南天必死無疑的時候,一柄秀氣的細劍。

“鏗鏘!”

細劍將艾布羅的鬼頭刀,給格擋開了。

一個穿着碎花小洋裙,容顏嬌-美的少女,出現在南天的身邊。

總裁之代婚新娘 南天微微詫異地看了看,這個少女。

其實,南天已經準備出手了,準備一擊必殺掉這個艾布羅的時候。

這個少女,冒了出來。

“你這個人,怎麼被嚇傻了。剛纔,他用刀子,砍掉你的頭呢!”

少女嗔怪一聲。

南天,不禁莞爾一笑:“今天,我南天還被美女給救了?美女救英雄?我其實……..”

南天的話,還沒有說完。

一下子就被艾布羅給打斷了。

艾布羅神色一冷:“小丫頭,你是那裏的?我叫艾布羅,我奉勸你不要多管閒事!”

少女嘴角一撅:“我就多管閒事了,你還能拿我怎麼滴?”

“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一個老實人,算什麼!”

少女呵斥道。

艾布羅身邊的一個小弟,色-眯-眯地看了看這個少女:“大哥,咱們跟這個小姑娘,廢什麼話呀!這裏僻靜得很,我們把她拿下,然後給狠狠地-發-泄一番就是了!”

艾布羅也是流了流口水,目光猥-褻至極:“對對!就是一字,幹!”

“小姑娘,待會就要你好好地爽-翻-天!”

艾布羅哈哈一笑。

少女臉色羞紅,憤怒至極。

“可惡,你們這些混蛋!”

少女怒罵道。

“嗬,我們就是混蛋,惡霸,你又能拿我怎麼辦?哈哈!”

艾布羅張狂地說道。

“剛纔,你一劍打得出其不意,才格擋掉了我的鬼頭刀。看你的鬥氣波動,你應該是一個一級鬥師級的修爲吧。我是九級鬥尊,你拿什麼反抗?”

艾布羅大笑着。

忽然間,一道勁風吹過。

一個橙衣老者,從天而降。

“小姐,你一人,跑出來,太危險了!你可讓老奴,找得好辛苦。”

橙衣老者,走動少女跟前,溺愛地說道。

艾布羅瞥了一眼這個老者,嘿嘿笑道:“死老頭,你過來也沒有用。今天,這個小丫頭,必須要付出代價!”

“侮辱小姐,最大惡極!”

橙衣老者,眼眸一冷,一道鬥氣射-出,將艾布羅的雙臂給斬斷了! “啊!”

艾布羅,發出痛快地吼叫聲。

“你們快上,殺了他們!”

艾布羅命令着。

艾布羅的那些小弟們,都是一羣烏合之衆。

橙衣老者,顯然是鬥氣修爲極高之人。

也不見得,這個橙衣老者,怎麼動作,那些上前的小弟們,全部斬殺於當場。

望着一地屍體,艾布羅徹底害怕了。

艾布羅不是傻瓜,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惹到了,不能惹得人。

強忍着苦痛,艾布羅對着橙衣老者求饒道:“大人,饒了我吧。我是無心冒犯你們的!”

艾布羅一邊說着,突然間,起了壞心思。

艾布羅料定南天與這老者和少女,關係不深。

“大人,我今天過來是來捉拿這個窩藏奴隸的賊人!”

艾布羅,瞪了瞪南天。

“窩藏奴隸,怎麼回事?”

少女有些地問道。

艾布羅將身上的海捕文書,抖了出來。

“諾,大人們!這上面,要緝拿的是,火雲公府私逃的一個奴隸。可是,這人,卻是窩藏和包庇,火雲公府的奴隸!按照,王國律法,這個人,是要處死的。 純禽前夫滾遠點 還請,大人們高擡貴手,放了我,讓我誅殺這個賊人!”

艾布羅,臨死也不忘拖着南天。

少女若有所思:“這麼說來,你是火雲公府的人了?”

艾布羅搖了搖頭:“不,不,我不是火雲公府的人。我只是當地一個有正義感的人,看到這個海捕文書和上面的賞金,想要捉拿賊犯罷了!”

橙衣老者,卻是遽然間出手,一拳擊中艾布羅的胸口。

“轟!”

艾布羅,立馬爆體而亡。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既然牽扯到了火雲公府,就不能夠留下禍患!”

橙衣老者沉聲道。

橙衣老者可不傻,自己已經幹掉了艾布羅的小弟,又廢掉了艾布羅的雙臂,與其接下了血海深仇。

若是,艾布羅向火雲公府告狀,自己免不了惹得一些麻煩,不如直接殺了。

幹掉了艾布羅,橙衣老者,又盯上了南天,森然的目光,投射在南天的臉上。

那嬌-美的少女,一下子跳到了南天的身前。

“王叔,你不要這樣,不要殺他,好不好。”

“是我救了他,你現在又殺他,你讓我怎麼辦?”

少女哀求道。

南天剛纔已經動用武神系統,將這個橙衣老者給探測了一遍:

目標:天策侯府——特聘護衛長,王凱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