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忙完了再把梁菲菲的電話從黑名單里解禁吧。老這麼打電話過來,確實夠嚇人的。

沈笑瀾收了心思,一抬頭愣住了。

亮著的電腦屏幕顯示著正在列印的文檔,但底色不知何時變成了暗淡的紅色。

她是設置過護眼的淡綠色底,但絕不是紅。

沈笑瀾緊張的咽了口唾沫。

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心理,她心想會不會是哪裡接觸不良導致的?

……要相信科學。

文檔中滑鼠的游標突然移動了。

輸入法切出來,屏幕上無端跳出了幾行新的文字。

那幾行字夾雜在原來的段落中,似乎還怕沈笑瀾沒注意到似的,那滑鼠竟然還自動移到文檔的菜單欄,專門給那些文字加了底色,像是用熒光筆標記那般。

卧槽!

這真不能相信科學了!

沈笑瀾忙拿出幾張符紙,啪啪貼在電腦上。

滑鼠暫停不動了,似乎有效。可沈笑瀾知道,她這符紙沒什麼大威力,對付低級靈也就是撓個痒痒。

沈笑瀾摸出傳聲鈴,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擔心的一併發給了冼星堯。

冼星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傳聲鈴沒有反應。

權先生,暗戀成癮 沈笑瀾很是心急,這才懊惱的發覺:冼星堯給的這傳聲鈴,雖說是作為他倆之間的專線聯繫物品,但信息發過去,發送成功沒有她無從得知。

這玩意不像手機,發個信息如果未送達會有反饋。

再者,就算是發過去了,冼星堯能第一時間知道嗎?這鈴他會隨身帶著嗎?

……大概又是指望不上冼星堯了。

沈笑瀾很想甩下這一切儘快離開,不過想到工作沒完成的話,梁菲菲也就得吃不了兜著走了。

這一層樓里又不是只有自己……還有鍾樂和他的小情人呢,怕什麼?

再說了,這鬼東西要是真牛逼,早就出來要自己命了,也不至於旁敲側擊搞這些手段。

冼星堯說過,低級鬼怪最喜歡趁虛而入。如果心無懼意,也難以讓它們得逞。

給自己打完氣,沈笑瀾繼續工作。

在這樣的環境下,受驚的沈笑瀾手腳麻利了許多,工作效率竟大大提高,終於也就剩下了最後幾份列印材料。

眼瞅著時間過了十一點,沈笑瀾只盼著趕緊走人。等著列印的功夫,她看到手機QQ彈出一條信息,是靈異群里管理員通知全員的信息。 這個節骨眼,靈異群會彈出什麼信息?

會不會跟這大樓里不幹凈的東西有關?

沈笑瀾猶豫了一下,點開信息。

管理員辣白菜:各位,本人寫靈異小說需要素材,有好素材的可以提供給我,一經選中我發紅包!

沈笑瀾吁了口氣,原來是這種事……人真的不能自己嚇自己。

這條信息炸出不少人,之前在大半夜擠兌過沈笑瀾的群友「天涯浪子」也在其中。

天涯浪子:要素材?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我隔壁搬來個怪女人,只要是我進出門,她必定會拉開一條門縫看我,嚇人。

你咋不上天:喲,兄弟,你這是被女人盯上了!

北冥:……這哪是靈異素材,分明是炫耀好嗎?

天涯浪子:炫耀個屁!我現在每天回家都能看到門鎖孔上莫名其妙被貼了黃紙,不知道誰幹的,感覺就是那個女人搞的鬼!

桃花鎮吳彥祖:怕不是妹子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力吧。

你咋不上天:呵,你仔細看看是不是黃紙上還寫著電話號碼啊,貼小廣告的吧。

看這些人聊著,沈笑瀾忍不住把剛才的經歷寫了一串發群里了。

小蘭:提供真實素材。我現在空蕩蕩的大廈里,莫名接到N個熟人電話但沒聲音;電腦屏幕暗紅,文檔會自動打字外兼調整格式。

你咋不上天:呵,有點意思啊。

北冥:這有什麼,人家電話壞了唄,然後你筆記本鍵盤進水了唄,我也遇到過這種事。

沈笑瀾苦笑,她也希望是正常事件。不過她那可不是筆記本電腦,而且機器也沒見著水。

不減十五斤不改名:這個小蘭我有印象,上次就她說自己能除靈,還說什麼收費的……

印表機停了下來。

沈笑瀾切出群,準備收拾材料,然而靈異群里又有人@,沈笑瀾手一滑就點開了。

管理員辣白菜:@小蘭,感謝你提供素材,不過發一遍就好了,沒必要一直重複發。你要是再這樣刷屏我可要禁你言了。

沈笑瀾:???

這段話她只發了一遍啊,為什麼群管理說她在刷屏?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打開群信息記錄,沈笑瀾也看到自己發了一條的記錄,再沒有其他。

難道……那東西還在作祟,鬧到她手機上了?!

沈笑瀾抓緊抱著最後這沓材料回到辦公室,飛快的歸類分好,拎著包就奔了出去。

即將凌晨十二點,這一帶地氣不尋常,如果再不抓緊離開,只怕會有更麻煩的事發生!

按下25樓的電梯,看著那明黃色的數字不斷的上跳,沈笑瀾越發緊張了。

這電梯正常嗎?

自從第一次面試的時候遇到了「電梯事故」后,沒再出過相似的事件。

不過這次只有她一個人,而且剛才還出了那麼多不尋常的事……電梯可是封閉空間,進去一旦出事,連跑的地方都沒有。

走安全樓梯?

25樓到樓下起碼也要近十分鐘,那麼晚了,時間拖不起……似乎也不是明智之舉。

叮咚——

電梯抵達,開門。

看著空蕩蕩的電梯,沈笑瀾掐了自己一把。

電梯下樓還是最快的,能儘快離開這裡就好!

沈笑瀾進入電梯,電梯下行。

電梯上的數字不斷減少,5、4、3、2、1……

一切正常,沈笑瀾緊繃著神經剛要鬆口氣,只聽隆一聲,耳內一陣轟鳴,身體像是被什麼利刺穿過般痙攣抽搐。

痛苦感只維持了一秒,驟然消失。

沈笑瀾懵懵懂懂睜開眼,只見電梯樓層數字跳到了B1。地下一層。

咔咔咔——

一陣牙酸的聲音過後,電梯門徐徐打開。

無邊的黑暗。電梯這點燈光完全照不透的黑暗。

沈笑瀾攥緊了符紙。

興宏集團大廈的地下一層和地下二層,分別為餐廳和停車場。

她剛才可沒按B1。

突然竄出一個沒有下巴,只剩半條舌頭的婦人,猛的撲進來!

沈笑瀾下意識甩出幾張符紙,趁那婦人動作遲緩之際,一腳踢在她面門上。

噗——

婦人消失了。

沈笑瀾渾身濕透,渾然不知黏在衣服上的是那婦人飛濺出的黑血還是自己流出的冷汗。

……卧槽!

沈笑瀾好容易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忙按電梯關門,並瘋狂拍1樓數字鍵。

冼星堯說過,十分低級的鬼怪怨靈是不會被普通人看到的,那些等級修為厲害點的,可以選擇讓人看到。

剛才那個婦人,既然能讓自己看到,顯然不簡單!

電梯再次行進,但已然失去了控制,數字跳到了B2。

門只開了一條縫,已經有幾雙血手迫不及待探了進來!

這些手第一指節都被削斷了,露著森白的骨節,掛著腐爛的血肉。

沈笑瀾扔了一地符紙,死按著電梯關門鍵,總算把那些東西擋在了門外。

驚魂未定,氣喘吁吁間,電梯數字跳到了B3。

我靠!有完沒完?!

這大樓沒有B3!

沈笑瀾絕望了。

轟——

電梯門這次並沒有打開。門不知被什麼東西重重撞擊,出現了數道向內的凸起。

轟——

這些凸起越來越明顯,有的地方鐵皮已經破裂,露出了像骨刺一樣的利刃!

沈笑瀾一瞬間想到了有一種魔術是人被封箱后,魔術師往裡面插刀子。

好像跟這感覺差不太多。

一切已經失控了……

除了這一地靈力甚微的符紙外,她什麼都沒有。

……要不別掙扎了,躺平吧。

沈笑瀾自暴自棄的閉上了眼。

……

「徒兒!」有人在耳邊呼喚。

這聲音是……冼星堯?

「……師父?」沈笑瀾緩緩睜開眼,疑望著面前有些焦急的冼星堯。

他正抱著自己,一臉擔憂。

他第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不會是死了吧?

沈笑瀾抬起手,一巴掌清脆的拍在冼星堯臉上。

「……你這是作甚?」冼星堯一愣。

「師父,真是你啊?我還活著?」沈笑瀾也一愣。手感在,這巴掌打的她手心疼。

「當然。」冼星堯恢復高冷神色。

沈笑瀾百感交集,一把緊緊摟住冼星堯。

太好了!不管這樣,見到他,一切就沒問題了! 莫晉北勾唇,淡淡挑眉:「這位女士是我的太太。」

男子聞言,明顯眼眸猛然一縮,不過他很快就恢復自若,朝著夏念念笑道:「原來是表嫂,久仰久仰,我叫段決明。」

夏念念輕輕頷首:「你好。」

段決明的視線在夏念念漂亮白凈的小臉上打個轉,開口笑道:「表嫂今天怎麼有空陪表哥應酬,往日都是其他女伴陪著,剛才我沒看仔細,還以為是哪個女明星……」

段決明的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挑釁。

莫晉北卻沒有生氣,而是大方地拉過夏念念,語氣寵溺地說:「老婆,你別聽他胡說,我和那些女明星都是生意上的應酬。」

夏念念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微微蹙眉,僵硬著說了一句:「哦」。

莫晉北挑眉,語氣中帶著諷刺說道:「怎麼,還沒有年底分紅,就跑來跟我吵了?」

段決明臉色一變,眸光中閃現一抹狠厲。

不過莫晉北絲毫不放在心上,無視段決明,反而低頭對著夏念念解釋。

「老婆你知道嗎?平時啊,莫家這些親戚我是一個也見不到。到了年底分紅的時候,他們才會一窩蜂的跑出來。」

莫晉北的語氣很隨便,聲音不高不低,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拉家常,不過話語間對段決明的輕蔑卻是非常明顯。

夏念念看出來他們之間不和,索性不吭聲。

段決明眸光微閃,突然將眼底的鋒芒全都隱去,笑眯眯地說:「表哥,忘了告訴你了,我家那位生了個兒子,爺爺喜歡得不行,滿月酒的時候,你可一定要來啊!」

莫晉北聞言,冷哼了一聲,毫不在意地說:「你兒子姓段又不姓莫。爺爺再喜歡,也不可能是御尊集團繼承人,因為沒資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