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林有緣發現的時候,毒差不多已經遍布了全身。

「融合了你體內屠城蠍毒的墨蛇毒是不是比之前強大不少?如果你還解了這毒,本王便放你離開。若是這一次你解不了,就做好死在這裡的準備吧」蛇王冷冷的說道。

林有緣調動靈力,卻發現四肢百骸已經被麻痹。就算是靈力他現在也沒法調動。丹田宛若一潭死水,根本沒法運轉。

「怎麼樣?敢不敢賭一把?」蛇王一步一步誘惑林有緣上鉤。

「放心,無論你輸或贏,本王都不會殺你,至於為什麼你應該很清楚。」蛇王道。

林有緣冷哼一聲「想要我身上的毒?也不怕把你自己毒死」

「蛇,是永遠不會中毒的。更何況,本王就是最毒的那條毒蛇」

蛇王雙眸中散發出一道閃光,盯的林有緣渾身發怵。

「砰!」

突然,林有緣的身上爆出一聲巨響,他的筋骨又能重新活動了。

「這毒,似乎困不住我啊!」林有緣笑了笑,隨即取出了一把用布裹著的劍,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這時候,蛇王注意到,林有緣的袖口裡面突然閃爍出一道銀光。

「沒想到四華商會對你還挺上心的,特意給了你一枚解毒丹和空間玉鐲,看來你和四華商會的商會果然不淺啊」蛇王言道。

事實確實如此,在林有緣前來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這些東西。

雖然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當他得知自己要來狂蛇幫的時候就猜到了。

一品丹藥,解毒丹,可解百毒,不過僅限於形意境之下的中毒者。若是中毒者到了形意境,那麼連形意境的靈力也逼不出去的毒解毒丹自然也是毫無辦法。

「呵呵,很好很好。你倒是破了我的毒,不過本王現在反悔了。無論如何,你都要留在這裡!束手就擒吧,螻蟻!」蛇王道。

「可惜了,林大爺想走,你也攔不住!」

林有緣粗暴的扯開布條,露出裡面漆黑色的七殺劍。

砰砰砰砰!

林有緣一劍斬出,七殺劍上閃爍出一道黑色的閃光,突然間,狂蛇幫中的地面被林有緣一刀斬開數丈深度。

劍氣強悍無比!

「很不錯的劍,以前好像從來沒見你用過。那你就是不常用了,既然你不常用,倒不如給本王。本王對劍,也是很感興趣呢!」蛇王詭異的笑道,很明顯,他是看出了劍的不凡。

七殺劍上所攜帶的濃郁殺氣讓蛇王也難免心動,畢竟這可是吞噬過大帝的靈器。

這時候,林有緣持劍已經朝著狂蛇幫的門外衝去。

「攔住他」蛇王下令,頓時狂蛇幫中將林有層層包圍在內。

「殺了他們!」

突然,林有緣聽到一道暴戾的聲音,像是從劍身上傳來的。

這劍,果然是把凶劍,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液,讓劍已經誕生的殺戮的意志。

「如此,甚好!就用這把凶劍,殺出一條血路!」林有緣怒吼一聲,頓時殺意如洪水般兇猛,傾瀉而下。

這些狂蛇幫幫眾不過淬體境的實力,哪裡承受的住如此磅礴的氣勢,頓時差點沒被嚇個屁滾尿流。

「好強的氣勢!」另一邊,蛇王手下四大天王其三都在看著這一幕,林有緣獨斗狂蛇幫。

「若是他之前就使出這把劍,恐怕我早就死了吧」赤蛇有些后怕。林有緣的實力實在是過分強大。

「他竟然能掌控如此強大的殺戮意志,難道這就是爺爺所說的殺神下凡嗎?」白蛇皺著眉頭道。 「很好很好!」蛇王笑了笑,邪魅的臉上透露著一股不屑。

「你說你代表四華商會而來,可有什麼信物?」蛇王雖說知道林有緣和四華商會大小姐有些交情,可那也只是有些交情而已。

「憑證?這個難道還不夠嗎?」林有緣將手中的請柬丟了過去,蛇王接都沒接,靈力直接將請柬絞碎。

「若是一條狗拿著請柬過來,那這條狗也是四華商會的狗了?」蛇王冰冷的說道。

林有緣臉上露出了怒色,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氣,更何況一個氣血方剛的少年呢?林有緣已經是十分退讓了,蛇王如此咄咄逼人,若是在退讓,恐怕會被別人瞧不起咯。

「蛇王這是什麼意思?在下有些聽不明白」林有緣言道。

「也沒別的意思,就是說你不要太把自己當成個人物。本王想知道,你和那四華商會究竟是什麼關係?」蛇王問道。

「非比尋常」林有緣只是說了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看似簡單,實則並不簡單。

林有緣和四華商會關係非比尋常,那麼蛇王若是真的再想取他性命就得掂量掂量自身有沒有那個實力去和四華商會做對手了。

要知道,四華商會可不乏形意境啊存在,更是有像七位長老那樣萬象境的高手。

萬象境較之形意境,可比形意境和陰陽境的差別還要大啊!

凝聚法相,以法相轟殺對手,絕不是形意境的生形造意能夠相比的。

這時候,蛇王的眸子泛起一道寒芒,像是在算計著什麼陰險的計劃。

「若是殺了你,你猜四華商會那邊會有什麼反應?」這時候,蛇王眸子中的寒光展露無遺,看起來他是對林有緣動了殺心。

突然,林有緣只覺得威壓從四面八方碾壓自己啊身體,下一秒他竟然愣在了此處。

若是威壓,林有緣和蛇王不過差了一個大境界,就算蛇王是形意境近乎巔峰的強者,也絕不能將林有緣逼到如此落魄的境界。

「毒?!!」

林有緣突然想到了一種最為不妙的險境,蛇王用毒無色無味,很容易就滲透到了林有緣的體內。

現在林有緣只覺得渾身麻痹,根本動彈不得。

「蛇王,你特么又用毒?」林有緣只覺得渾身像是被螞蟻噬咬般,卻絲毫動彈不得,而且體內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遊走在四肢百骸。

果然,蛇王的毒還是一如既往的強勢,無色無味,無影無蹤,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已經進入到了林有緣的體內。

等到林有緣發現的時候,毒差不多已經遍布了全身。

「融合了你體內屠城蠍毒的墨蛇毒是不是比之前強大不少?如果你還解了這毒,本王便放你離開。若是這一次你解不了,就做好死在這裡的準備吧」蛇王冷冷的說道。

林有緣調動靈力,卻發現四肢百骸已經被麻痹。就算是靈力他現在也沒法調動。丹田宛若一潭死水,根本沒法運轉。

「怎麼樣?敢不敢賭一把?」蛇王一步一步誘惑林有緣上鉤。

「放心,無論你輸或贏,本王都不會殺你,至於為什麼你應該很清楚。」蛇王道。

林有緣冷哼一聲「想要我身上的毒?也不怕把你自己毒死」

「蛇,是永遠不會中毒的。更何況,本王就是最毒的那條毒蛇」

蛇王雙眸中散發出一道閃光,盯的林有緣渾身發怵。

「砰!」

突然,林有緣的身上爆出一聲巨響,他的筋骨又能重新活動了。

「這毒,似乎困不住我啊!」林有緣笑了笑,隨即取出了一把用布裹著的劍,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這時候,蛇王注意到,林有緣的袖口裡面突然閃爍出一道銀光。

「沒想到四華商會對你還挺上心的,特意給了你一枚解毒丹和空間玉鐲,看來你和四華商會的商會果然不淺啊」蛇王言道。

事實確實如此,在林有緣前來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這些東西。

雖然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當他得知自己要來狂蛇幫的時候就猜到了。

一品丹藥,解毒丹,可解百毒,不過僅限於形意境之下的中毒者。若是中毒者到了形意境,那麼連形意境的靈力也逼不出去的毒解毒丹自然也是毫無辦法。

「呵呵,很好很好。你倒是破了我的毒,不過本王現在反悔了。無論如何,你都要留在這裡!束手就擒吧,螻蟻!」蛇王道。

「可惜了,林大爺想走,你也攔不住!」

林有緣粗暴的扯開布條,露出裡面漆黑色的七殺劍。

砰砰砰砰!

林有緣一劍斬出,七殺劍上閃爍出一道黑色的閃光,突然間,狂蛇幫中的地面被林有緣一刀斬開數丈深度。

劍氣強悍無比!

「很不錯的劍,以前好像從來沒見你用過。那你就是不常用了,既然你不常用,倒不如給本王。本王對劍,也是很感興趣呢!」蛇王詭異的笑道,很明顯,他是看出了劍的不凡。

七殺劍上所攜帶的濃郁殺氣讓蛇王也難免心動,畢竟這可是吞噬過大帝的靈器。

這時候,林有緣持劍已經朝著狂蛇幫的門外衝去。

「攔住他」蛇王下令,頓時狂蛇幫中將林有層層包圍在內。

「殺了他們!」

突然,林有緣聽到一道暴戾的聲音,像是從劍身上傳來的。

這劍,果然是把凶劍,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液,讓劍已經誕生的殺戮的意志。

「如此,甚好!就用這把凶劍,殺出一條血路!」林有緣怒吼一聲,頓時殺意如洪水般兇猛,傾瀉而下。

這些狂蛇幫幫眾不過淬體境的實力,哪裡承受的住如此磅礴的氣勢,頓時差點沒被嚇個屁滾尿流。

「好強的氣勢!」另一邊,蛇王手下四大天王其三都在看著這一幕,林有緣獨斗狂蛇幫。

「若是他之前就使出這把劍,恐怕我早就死了吧」赤蛇有些后怕。林有緣的實力實在是過分強大。

「他竟然能掌控如此強大的殺戮意志,難道這就是爺爺所說的殺神下凡嗎?」白蛇皺著眉頭道。

「好強的氣勢!」 「砰!」

林有緣長劍劃過一周,七殺劍獨特的構造讓他一劍橫掃出數十位狂蛇幫的幫眾,這些都只是最底層的幫眾,淬體境實力罷了,哪裡承受的住林有緣的一劍?

他們腰間被斬出一道血痕,口吐鮮血飛了出去。

林有緣沒有再猶豫,反倒是追身至空中,又是一劍。

劍氣縱橫,響徹天際。

這些人,便被林有緣一劍斬成了四分五裂。

殘骸隨著鮮血流淌!!!

「啊?!竟然敢在這裡殺人?!」

狂蛇幫中眾人全部都被林有緣的舉動嚇了一跳!

竟然敢當著蛇王的面殺了這麼多狂蛇幫的人,簡直是對蛇王莫大的挑釁。

「殺人,可不能這麼粗魯,這是種優雅的藝術。而毒,就是演奏藝術最好的東西」蛇王冷笑一聲,接著一指點出。

原本是漆黑如墨的墨蛇,頭頂上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紫色的花紋。

這就是融合了屠城蠍毒之後的墨蛇毒,更加強大。

林有緣感受到了身後無與倫比的氣勢,趕緊回頭,一劍頂在自己胸前。那黑色的毒便是彈在了林有緣的劍上,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

林有緣被震的後退數步,而且。控制不住自己後退的腳步

等到他緩下來,一劍橫掃,又是一道劍氣,讓蛇王也覺得十分不錯的劍氣。

「若是憑藉這個就能殺我,那讓形意境的本王豈不是太丟人了?」蛇王冷笑一聲,反手一揮,形意境的靈力強悍無比,林有緣的劍氣被他輕鬆擊破。

「看到了嗎?形意境的力量可不是陰陽境加上一把好劍就能夠挑戰的。況且這把劍的威力在你手上似乎並不能被完全體現,還是讓本王來幫你吧」蛇王道。

頓時,狂蛇幫的幫眾再一次的涌了上來。

似乎比之前要瘋狂,林有緣見到,他們的雙眼中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東西。

「蛇王…不會這麼狠毒吧…」林有緣突然想到了些什麼。

這時候,狂蛇幫的幫眾已經沖了上來,為首之人拿起大刀不要命的就朝著林有緣的頭上砍過來。

以進為退,這是不歸劍道的奧義。林有緣在靈山寺三年,潛移默化中也受到了殷不歸的影響。

一劍斬出,強迎對方而上,一劍過後,長刀落地。

林有緣連著刀和他的身體一同斬斷,鮮血濺了周圍一身。

他正準備迎戰其他人的時候,突然見到此人被斬斷的上半身。雙眼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反倒是一股狂暴的感覺,就算是死了,那股狂暴的感覺林有緣依然感受的到。

轟!

蛇王突然出手,林有緣毫無防備,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張拍在一旁的地上。

「真是弱啊」蛇王冷笑道。

狂蛇幫眾再一次怒吼著,咆哮著沖了過來。

林有緣就知道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按照他的估測,蛇王可能給狂蛇幫中的每一個人都下了毒!

蛇王的毒,無色無味,就算是林有緣都會在重重戒備中中毒,更何況不過淬體境的他們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