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樓也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上官聽雲也是一頭霧水,不清楚蕭峰為何要出城去。

陳剛派了兩個周天修士帶了十來個先天的城衛軍化作平民,跟隨蕭峰也出城去了,消失在夜色里。

第一樓的人剛到城門口,被城主府的管家給攔住了,把第一樓的給逼了回去。

「哼!城主府,看來你也不是公允得很啊,還是站在了城衛軍的一邊,很好很好,如果峰弟有個三長兩短,我不介意和城主府一戰。」此時的上官聽雲像是一頭憤怒的母獅子,渾身上下散發著滔天的怒氣。

蕭峰出城了以後,紅毛直接隱藏了身上的氣息,消失在樹林中,追上來的陳家眾人也急忙追了上去,可是還是慢了一步,失去了兩人的蹤跡,神識散開也沒有發現二人,卻在一塊石頭上發現了一行字。

「陳家老匹夫,你們來追小爺啊,小爺洗乾淨了等你!」這幾個字不時蕭峰所寫,而是紅毛所為,讓陳家兩周天氣的咬牙切齒,這話里暗指他二人有斷臂之好。

「走我們進去,我們一片一片區域的找,非要把他們找出來,我要將他碎屍萬段,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一群人散開進入林中,開始尋找蕭峰的蹤跡,而此時的蕭峰卻已經出現在了百里之外,他對於這裡太熟悉了,正在一處瀑布頂端的巨石上打坐,紅毛趴在旁邊看著。

現在蕭峰的突破已經不需要找有火精的地方了,補氣丹裡面的真氣能被他轉換成為火靈氣,這是火靈體的優勢。

他身上的氣勢開始猛增,一直在壓制的修為開始爆發,一次次的衝擊玄關,先天中期到先天後期的進階,丹田內的火靈氣的眼色越來越深,集結的也越來越多,渾身上下開始冒著一股滾燙的氣息,身上的衣服被直接點著了。

體表的皮膚流轉這一陣陣的流光,越發的晶瑩剔透,都能看到筋脈中真氣的流動,守元歸一,去處心中雜念。

夜空中一層層的烏雲開始堆積,中間還不斷的伴隨著巨大的閃電和陣陣的雷光,像是要把天撕開一般。

龍雲山中妖獸同嘯,一股股巨大的聲浪,和空中的雷聲交織在一起,蕭峰的突破到了關鍵的時刻,額頭的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哼!才一個火靈體而已,才一個先天而已,就讓你膽顫了嘛?看來你越來越膽小了,越來越自私了。」紅毛望著空中烏雲,嘴裡有些冷冷的說道。

「啊!」蕭峰疼的直接叫了出來,火靈氣走過玄關,帶來的如火灼般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發出聲來,太疼了。

玄關開始鬆動,蕭峰急忙吞下一把補氣丹,大量的真氣開始進入體內化成了火靈氣,枯竭的火靈氣得到了補充,又一次次的向著玄關衝去。空中的烏雲越來越多,越來越厚,電閃雷鳴聲不斷,不時的還有閃電落下,劈在巨木上,直接被劈開。

蕭峰緊咬牙關,火靈氣帶來的衝擊讓他疼的差點昏了過去,他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補氣丹,真氣還會出現一些匱乏。

「碰!」一道閃電在蕭峰不遠處落下,伴隨這這一道閃電,蕭峰體內的玄關已破,強大的力量進入玄關中,先天後期,比先天中期要強大數倍不止,這次就是遇到周天中期的修士也有一戰之力了。

身上的衣服早已經燒成了灰燼,毛髮也全都燒完了,頭上也成了一個光頭,不過帥氣依舊,看到這樣的蕭峰,紅毛笑得在地上打滾,嘴裡還不停的說著無毛人無毛人。

蕭峰低頭一看,下身的褲子也沒了,頓時覺得一陣涼風吹過,有些淡淡的涼意,看到紅毛還在地上大笑。

手指間不易察覺的一道火光出現,而後直接彈在了紅毛身上,頓時火光冒起,一身閃著亮光的紅毛被燒的乾乾淨淨,活像一隻褪了毛的大鵝。

紅毛臉色瞬間黑了,氣憤的說道:「你個兔崽子,你敢燒老子的毛,今天我要與你勢不兩立。」

說完就要衝上來找蕭峰拚命,蕭峰後頭一笑,調笑道:「無毛狗,叫你再笑我,哈哈哈!」

「撲通!」還沒等紅毛靠近,蕭峰直接從巨石上躍下,跳進了瀑布下方的深潭中,巨大的水花濺起,只留下紅毛一個人黑著臉站在岸上對著水裡的蕭峰破口大罵。 突破先天中期的蕭峰此時十分高興,紅毛更多的是擔憂,剛剛的天地異像證實了他心中的猜測。

看著在下面深潭中游的歡快的蕭峰,紅毛心裡不知為何有些沉重,他也不清楚以後到底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唰!」

一道勁風掃在站在巨石上的紅毛,直接從巨石上跌落了下來,掉進了潭中。

「臭小子,你這樣很好玩嘛?」本來心情就有些沉重的紅毛,甩了甩身上的水,向林中走去。

蕭峰有些摸不著頭腦,急忙從乾坤戒中拿了一套衣服穿上,追了上去。

奈何他用盡千百方法,紅毛就是不為所動,就是不理他,本來就沒毛的紅毛,這會蕭峰才發現連皮膚都是深紅色。

紅毛可能是走的累了,直接在一片空地上坐了下來,蕭峰也跟著坐了下來,拿出了幾隻殺好了的兔子,生了一堆火,烤的兩面焦黃,香氣撲鼻。

本來瞧都不瞧他的紅毛,開始鼻子輕微的嗅了嗅,小眼珠子也不時的瞟了瞟,奈何不好意思開口,蕭峰撕下一塊兔腿,放在鼻子下面,做出一副沉醉的表情,讓紅毛的心裡跟撓痒痒一樣。

「紅毛,這是給你的,剛剛是我不對,你別生氣了,老瘋子和哥哥都不在我身邊,你可是我最親的人了。」蕭峰一本正經的說道,眼中滿含柔情,讓紅毛也是一陣心軟。

接過蕭峰遞過來的兔腿,本來有些生氣蕭峰頑皮的紅毛,心中的氣也消了大半,說不清楚是被蕭峰的話感動到了,還是被兔腿給收買了,反正就是不生氣了。

「接下來,你要去找那兩個周天修士嗎?」紅毛邊啃這兔腿邊問道。

蕭峰沉思了一下,反問道:「紅毛你說,這龍雲山中的先天妖獸死的再多不會有人管嗎?」

「誰說沒人管,城主府不是一年中有三個月不許出山來獵妖獸嗎?好像是帝都的強者和龍雲山中的存在達成了協議,不會放任先天妖獸被屠戮殆盡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說,如果被殺的多了,也會有眼中的後果,對嗎?」蕭峰的腦子裡一個計劃漸漸的形成。

「按理說是的,如果先天妖獸成片的被殺的話,深處的妖獸也會出手的。」紅毛還不清楚蕭峰所想。

蕭峰笑了笑,對紅毛說道:「紅毛,你能模仿那兩個周天修士的氣息對嗎?」

「是的!你想幹嘛?」

「你別問了,你只要幫我模仿他們的氣息,然後能確定他們的位置就行了,其他的你就看好吧!」蕭峰面帶自信的笑道。

接下來的日子裡,蕭峰帶著那兩人的氣息在瘋狂的獵殺妖獸,紅毛也是想盡辦法讓那些人不放棄追他們的希望,還不時的把他們帶到妖獸旁邊。

龍雲山外圍的先天妖獸們,陷入了一場浩劫之中,周天中期的修士對那些先天的妖獸簡直就是虐殺,這一個月來,他們二人不知道殺了多少妖獸了,蕭峰的氣息就在他們的前方出現,可一追上去就會遇到妖獸,這讓二人叫苦不迭。

同樣蕭峰這一個月里殺的更多,乾坤戒里的先天內丹都有上千顆之多,現在龍雲山外圍都很少能找到妖獸的蹤跡。

「紅毛,第一樓的拍賣會應該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明天就回去吧!」一個月的殺戮,讓蕭峰的根基更加的夯實,從開始時候的大戰一番,到後期遇到先天後期的妖獸也是一擊必殺,他比剛進來的時候強大了太多了。

「你不去殺了他們?」

「不用了!留著他們還有大用,龍雲山死了這麼多先天妖獸,我不信裡面的那些傢伙沒反應的。」

「你小子,太壞了,不過我喜歡!」

紅毛身上的毛已經長出來了,還是滿身的紅色,不過比上次的裡面多了些金色,據他自己說這是好事,後面蕭峰想繼續給燒一次,被他給嚴詞拒絕了,過了一個月風吹屁屁涼的生活,他受夠了。

一人一狗趁著夜色返回了林家大院,看著堆了一地的各種妖獸內丹,蕭峰問道:「紅毛,這麼多的內丹,就沒有一顆你能有的嗎?」

「切!這是些什麼垃圾貨色,我可是神獸,這些檔次也太低了。」

紅毛一臉的不屑。

「好吧!那以後我給你去獵殺一些神獸,取了他們的內丹,給你享用。」

「你以為神獸是龍雲山裡的先天妖獸啊,隨隨便便就能被你殺了的啊,據我了解,這整個龍雲山中都沒有一隻有神獸血統的妖獸,哪怕是血統都沒有。」

「好吧!」蕭峰一臉的失望,他是真心的想要替紅毛做點事情。

跟著蕭峰出來的周天二人組也狼狽的回到了石門城,他們在前天突然失去了蕭峰的氣息,準備回城的時候,卻遇到了兩隻火雲獸,極為強大,兩人用盡了手段,才逃了回來,渾身上下被火雲獸燒了一個遍。

第二日,蕭峰把一千多顆妖獸內丹放在上官聽雲的面前,縱然是見慣了大場面的她也是心驚不已。

「這龍雲山裡的先天妖獸恐怖被你給殺精光了吧!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上官聽雲的語氣里充滿了不可思議。

蕭峰沒有回答這些,直接說道:「雲姐,這些全部給我換成靈石,我想拍賣會的時候看看有沒有能自己用得到的。」

這靈石是一種裡面含有純凈真氣的石頭,比補氣丹裡帶來的真氣要純凈的多,一般有錢人都用的靈石修鍊。

「好的!我這就叫人去辦,只是峰弟那個陳剛派出去的兩個周天境的修士你遇到了嗎?沒有傷著你吧?姐姐本想派人跟著去的,沒想到被城主府的人給攔下來了,你千萬別怪姐姐啊!」上官聽雲的心思八面玲瓏,說出的話滴水不漏。

「不曾遇到,多謝姐姐觀念,蕭峰一切都好,如果沒有其他的人,我就先回去了。」蕭峰見靈石已經拿了過來,就準備離去了。


「峰弟弟,拍賣會你一定要記得來哦,姐姐給你留了位置的。」說完上官聽雲拿出了一張紅色請柬。

後面幾日,周天二人組回到了城衛軍統領府後,就沒了動靜,估計是去療傷了。

城裡的人越來越多了,很多都是其他的城裡趕過來的,小小的石門城裡不時的非常強大的氣息出現,第一樓的宣傳從蕭峰把洗髓丹給上官聽雲的第二天就開始了。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傳到帝都,更別說是石門城周邊的城市,再加上拍賣的是第一樓,知道的人就越來越多,有的人在得到消息后就開始動身了。


城衛軍顯然依舊不能帶來震懾作用了,上官聽雲直接從總部調了一批高手過來,隨著斬殺了幾個不信邪的亡命之徒,也都老實了許多,後面城主府也出來放話,如果誰再膽敢在城內廝殺,就將遭到整個紫陽帝國的追殺,哪怕你是宗門聖子都不行。

以武立國的紫陽王朝,有著足夠的實力能讓他們安靜下來,遵守城主府的規矩。

由於這幾天異常的忙碌,陳剛也在得到蕭峰迴來的消息后,也沒精力來處理此事。

拍賣會如約進行,第一樓門前人聲鼎沸,拍賣場也是坐的滿滿當當,有些進來晚的人都站在了過道上,外面還有不少的人進不去。

「憑什麼不讓我進去啊,我都走了整整七天才到。」

「七天算什麼,老子走了整整一個月,就慢了一點點,現在不照樣進不去。」眾人一副可憐的樣子看著他。

蕭峰來了,懷裡依舊抱著紅毛,步履堅定,一身白衫,氣宇軒昂,真乃一濁世佳公子。

「對不起,這位少爺,裡面人已經滿了,不好意思,您請回吧!」在門口接待的是從帝都調過來的新人,不認識蕭峰直接出手攔下了他。

蕭峰也不廢話,直接拿出了上官聽雲送給他的那張請柬,接待的人一看,立馬給放了行。

「憑什麼他能進去啊?老子也有請柬。」

「就是啊,黑幕啊!第一樓原來也不公正,走後門。」

接待的人急忙解釋道:「他是賣主,此次拍賣會有他拍的物品,他的請柬是貴賓的,所以各位請回吧!」

一群人聽完解釋,明顯的覺得不滿意,遲遲沒有離去,有人甚至拿出了幾塊靈石想賄賂接待的人,結果被嚴詞拒絕了。

拍賣場里人滿為患,各種不安的情緒在肆意的蔓延。

「怎麼還不開始啊!」

「就是,早拍賣早完事,我還得早回家抱著老婆睡覺呢。」

就在此時,一個性感的身影出現在了拍賣台上,蕭峰眼前一亮,沒想到此次的拍賣師會是上官聽雲。

上官聽雲身穿一身緊身的旗袍,今天花了一個精緻的妝容讓本來就漂亮的她更加美的不可方物,一副可憐兮兮的眼睛掃過全場,讓剛剛躁動的人群立馬陷入了寂靜,只剩下男人們粗重的呼吸聲,這就是個妖精。

「對不起各位了,奴家在這裡替第一樓給眾位道個歉,第一樓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請多多包涵,雲兒在這裡賠罪了。」貝齒輕啟,上官聽雲的聲音里讓人憐愛。

能看到這的各位,求給個收藏,謝謝了,新人寫書不容易,求鼓勵啊! 顯然上官聽雲的性感漂亮和楚楚可憐的聲音起到了作用,剛剛還吵雜的人群安靜了下來,等待著拍賣會的開始。

「這次拍賣會,很榮幸能邀請到這麼多的朋友前來,小女子在這裡代表第一樓歡迎眾位的到來,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多多見諒,不過小女子在這裡有幾點要說一下,第一此次拍賣會收取靈石,當然在爭得賣方同意的情況也可以物換物,第二第一樓不會泄露任何賣方的信息,也會保證買方在城裡的安全。」

「好了,拍賣會正式開始,這第一件物品就是能夠讓先天周天修士能成功進階的極品破元丹,是極品破元丹,有十枚之多哦,起價十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塊。」

破元丹對於周天和先天的修士有巨大的作用,對周天以上的修士卻收效甚微,所以拍賣也不是特別火爆,最終十枚破元丹,賣了二百枚靈石,不過度與蕭峰來說已經是很不錯了。

拍賣會在破元丹的引領下,進入了狀態,第一樓也著實找了一些罕見之物,一時間叫價場面十分火爆,也幸好是第一樓又有上官聽雲壓陣,要不然都要打起來了。

「接下來的這件物品,出自一處上古大墓,據傳是真仙的埋骨之地,裡面大陣無數,兇險異常,是由大能者廢了九死一生帶出來的,起價兩千塊靈石。」上官聽雲的口才確實驚艷。

此時放在台上的是一塊生鏽了的長劍,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比林浩歌那把沒了氣魂的龍雀的氣息還要弱,台下的人見狀,一個個都露出鄙夷的眼神。

「上官姑娘,你們第一樓不會拿這破銅爛鐵來沖數吧!」

「對啊!這如果是真從真仙墓中帶出來了的,怎麼可能會生鏽!」

「就是,一點的氣息都沒有,連法器都算不上,在你們嘴裡倒成了仙氣了。」

上官聽雲不理會台下眾人的話,繼續說道:「底價兩千,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塊靈石,現在可以叫價。」

一時間整個拍賣場冷了下來,沒有任何人叫價,後來有聲音說叫撤了物品來下一件。

「兩千一百塊!」聲音沖樓上的貴賓包廂中傳來,叫價的正是蕭峰,是紅毛感應到了這把銹劍的不凡,催促蕭峰出價。

「好!兩千一百塊靈石,還有沒有更高的了。」上官聽雲例行公事,眼神掃過蕭峰所在的包房,她覺得有些不解。

好像大家對這件東西沒有興趣,也都沒有叫價,都巴不得早點下去,好讓今晚的壓軸大戲上場。

生鏽的長劍在上官聽雲的三次確認后,被蕭峰買到了手上,紅毛顯得比任何人都激動,蕭峰問起,他卻不肯說,說是防止隔牆有耳,只告訴他此劍非比尋常。

「好,馬上就是今天晚上的倒數第二件物品了,沒有出手的各位要抓緊機會了,這瓶子里裝的是兩枚補魂丹,極品的補魂丹,對於治療靈魂受創有絕佳的療效,起價一千枚靈石,每次加價一百枚。」

「一千一百枚!」

「一千二百枚!」

………

「兩千枚!」極品補魂丹的出現,讓拍賣會出現了**,許多坐在貴賓包廂里的人都開始叫價,修復靈魂受創的丹藥太少了,那些大家族大宗門都會有因為靈魂受創,修為不得進步的修士,所以補魂丹的價值非常的驚人。

蕭峰沒有想到補魂丹會被叫到這麼高的價格,並且照這個形式還有往上的趨勢,他有些不解的看著上官聽雲,不明白她為什麼第一次就送給了他如此貴重的東西。

最終在上官聽雲有意的拖延下,兩枚補魂丹以總價接近六千塊靈石成交,出手的是一個帝都的世家。

「好了!剛剛還沒有出手的各位,接下來再不出手就真的沒有機會了,今天晚上最後一件拍賣品,就是傳說中能夠洗筋伐髓,讓筋脈不通,受損的人能恢復,普通的修士能夠成就絕世天才的洗髓丹,第一樓以整個第一樓的名譽擔保,這枚洗髓丹沒有任何的問題,起價兩千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兩百塊,現在開始叫價。」

很多人都是為了洗髓丹和補魂丹來的,誰不想成為絕世天才,讓萬人矚目,誰不想在家族宗門內鹹魚翻生,光彩耀人,天才的光芒讓每個修道的人都無法自抑。

「兩千五百塊!」

「三千塊」叫價從一開始就陷入了火爆之色,更有宗門家族的門人喊出自己家族名號,想要震住其他的競爭者,不過顯然在天才兩個字面前他們的宗門家族黯然失色。

「六千枚靈石!」一道尊貴的聲音響起,聲音中傳遞的皇室氣息在場的很多人都感受過,皇家出手了。

果然,在紫陽帝國目前還沒有多少人跟皇室叫板,雖然他們的傳承不過千年,奈何他們的始祖太過驚艷,據說紫陽帝國的始祖不是這片大地上的人物,而是出自另外一方天地。

隨著皇族人的出手,後面的競爭也就寥寥無幾,除了幾個底蘊深厚的大宗門叫了幾次價,在皇族眾人喊出了身份后也都不再叫價了。

最終洗髓丹被皇族以九千枚靈石成交,這一場拍賣會下來,洗髓丹和補魂丹總共賣了接近一萬五千枚靈石,除去買了長劍的兩千一百枚,再加上第一樓抽取的費用,到蕭峰手上的有接近萬枚之多,對於他來說,無異不是一筆巨富。

上官聽雲在拍賣會結束后,把靈石和生鏽的長劍都拿了過來,只是她的臉上有些疲憊,蕭峰心疼拿到東西后就直接告辭了。

剛剛走出第一樓,一股強大的荒野氣息出現,天上更是烏雲彌補,伴隨著一聲聲響徹天際的長嘯,讓城內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威壓從城外傳來。

蕭峰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嘴角暗藏笑意,也不過多理會,直接抱著紅毛回去林家大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