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玉在夜晚擁抱她睡覺的時候也會做這樣的事情。

肖瑤瑤皺著眉,用力把謝瑾推向一邊,她是真的生氣了,不再看她,眼中卻帶著深深的防備。

謝瑾無趣地坐好,頭偏著,目光一直定定地在肖瑤瑤身上流連,眼睛里不經意地轉動出的光芒…….

回到家,肖瑤瑤便在肖夫人早就為她準備好的房間里睡下了。

「肖瑤瑤,你不下來吃飯嗎?」肖夫人臨走時,還是關切地問一句。

「我不餓。」肖瑤瑤翻了一個身,把頭蒙進被子里。她不喜歡這裡,特別是那個動作輕浮的謝瑾!

她想著孤兒院的事情,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夢到在端木玉的小島上,他抓著她,無論她怎麼掙扎都掙不開,她害怕得哭了。從夢裡驚坐起來,汗透重衣。

只是個夢而已……肖瑤瑤大口大口喘著氣,還被從夢裡的桎梏里解脫出來。今夜沒有月光,只有花園裡的路燈悄然放出微弱的光線,從窗帘的縫隙里透進來。

她鬆了一口氣,有時候在夢裡,真的像身臨其境一樣。

靜靜的黑暗中她默默地坐著,就在這時,她聽見房間的門響了一下。

是門鎖轉動的聲音。

她很驚覺,立刻就從被子里鑽出來,隨手抄了一盞檯燈拿著。要是有強盜夜闖進來的話,她就動手了!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下定決心打強盜的下一秒,房間里的燈光全都亮起來。

一瞬間的光亮讓她不能從黑暗裡適應,眯起眼睛,眼前一片金光,什麼都看不見。

「最討厭黑暗了……。」一個懶懶的的聲音說,語速很慢很慢。

肖瑤瑤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頓時她氣得大喊:「謝瑾!半夜三更你想幹什麼?」

「我就知道姐姐一定睡不著!」謝瑾興奮地說,立刻扔了手裡控制燈光的遙控器,跑到肖瑤瑤身邊,「姐姐,我們做伴好不好?我也睡不著耶!」他打算今晚纏著她了,誰讓他第一眼見到她就覺得好可愛呢?

「我不要。」肖瑤瑤拒絕,怒目瞪著他,「你出去,要不然我喊來媽媽了。」

「真的嗎?」謝瑾偏著頭,裝出一副天真的樣子,像他那樣好看的人,他知道做出這種天真無暇的表情是致命的,任何人都抗拒不了,「可是我好怕黑怎麼辦?我一直都希望有個哥哥或者姐姐能陪著我,你知道……」他停住不說了,低垂著腦袋,露出長長的睫毛,把眼睛覆蓋住了。

的確,肖瑤瑤被他純真的外表和微帶憂傷的語氣騙了,孤獨的滋味她很清楚,尤其他們同歲。她有些同情這個弟弟,想起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也許只是出於一種終於找到同伴的雀躍心理吧。她又何嘗不想找到同伴呢?

「可是謝瑾……。」肖瑤瑤遲疑著說,「現在太晚了,你明天再來好嗎?」

謝瑾在她面前抬起眼睛,裡面那一閃一閃的水光讓人無措:「姐姐,在黑暗裡,你一個人不害怕嗎?」

「怕啊……。」

「那我們互相作伴吧!」謝瑾說著就跳上肖瑤瑤的,非常自覺,肖瑤瑤喊他已經來不及了,他拉好被子蓋著,「有姐姐的味道,感覺真好。」

肖瑤瑤站著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謝瑾真是太沒有常理了。怎麼有男生可以真么厚臉皮的。可是,她始終是姐姐,雖然只是『三天』……

「姐姐快上來啊。」謝瑾拉著被子,示意她鑽進去和他同睡。

怎麼可能?肖瑤瑤想,決定還是去沙發上將就一晚算了,轉身要走,手臂卻被謝瑾一把抓住,他力氣很大,一拽,她整個人就倒上。

謝瑾漂亮清澈的藍眼睛里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姐姐再不聽話睡覺的話,我就要對姐姐做其他事了哦。」

「……什,什麼事?」她不明白,有些迷惑了,謝瑾的臉看起來那麼無害,甚至是天真的,可是他的語氣里為什麼讓她那麼不安。

好像……端木玉的感覺……

謝瑾壞壞一笑,頓時,臉上天真純潔的表情盡失,帶上一種戲謔,「當然……是這樣了。」

「不!」肖瑤瑤驚恐地推開他,喘著氣坐起來,「謝瑾你!」

謝瑾已經恢復了純真的外表,眨著眼睛看著她:「怎麼了?」

肖瑤瑤啞然無語,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可是謝瑾臉上看不出任何不對勁。

怎麼回事?她的頭很疼……

「姐姐睡覺吧,不要胡思亂想了。」謝瑾安慰著她,「你好像挺喜歡幻想的,呵呵。」

肖瑤瑤看著他,他很乖巧地躺在被窩裡,根本不像剛才才戲弄過她的邪氣少年。難道真的是她的幻覺嗎?她有些分不清現實和幻想了……

謝瑾偏頭看了看她漸漸入睡,嘴角慢慢浮上一層淡淡的笑意。

肖瑤瑤……原來就是你。

讓高幽怎麼都忘不了的女人,甘願冒生命之險也要保護的女人,原來是這樣子的……

謝瑾有些興奮,藍色的眼睛一旦染上邪氣,便會變得濃郁深諳,幽深幽深的,彷彿要把眼前看到的女孩整個吞下肚。

第二天一早,在早餐桌上,肖夫人表示多年沒有和出處團聚,所以這一次會帶著她和謝瑾一起出去玩。

從來沒有被媽媽帶著外出玩過的肖瑤瑤,有些好奇,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去遊樂園吧。」謝瑾還是表現得像個純真的孩子,「姐姐是女孩子,會喜歡那些吧。」其實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應該不大喜歡那些玩意兒了吧,可是他就是知道肖瑤瑤會喜歡。

果然,肖瑤瑤有些猶豫,但還是表示同意了。

「太好了!去玩咯!」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十七歲的男孩,謝瑾竟然比肖瑤瑤還要高興,放下刀叉,飛奔上樓準備東西,順便還拉上肖瑤瑤。

「讓肖瑤瑤多吃點啊!」肖夫人覺得肖瑤瑤太瘦了,應該多吃一些,所以早餐準備得特別豐盛。

可是肖瑤瑤沒有多大的食慾,只吃了一點點,被謝瑾拖走還好,否則她還裝模作樣繼續吃東西。

「姐姐已經吃飽了哦!」謝瑾在從樓梯轉過去之後才拋出話。

肖瑤瑤鬆了一口氣,她被謝瑾帶到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並不像她想象中的有錢人家的男孩子那樣有很多奢侈品。謝瑾很簡單,除了必需物品,只有一個放紀念品的櫥櫃,還有一架鋼琴。

「你會彈鋼琴嗎?」肖瑤瑤走到鋼琴邊,手指在鍵盤上敲了一下,一個簡單的音符飄出來,很清脆。

謝瑾回頭看了她一眼,調皮地笑笑:「我不會啊。」

「那幹嘛放鋼琴在房間里?」肖瑤瑤很奇怪。

「因為爸爸媽媽希望我學鋼琴,可是我沒興趣。」謝瑾像是想到煩心的事情,把眉頭皺起來,「事實上我很想把這個又笨又丑的東西扔出去。」

肖瑤瑤被他那種天生就特別可愛的皺眉動作感染了一下,覺得心裡很高興,「能學會鋼琴也不錯,男孩子就像郎朗一樣。」

「你喜歡郎朗嗎?」謝瑾往背包里努力塞著什麼。

「不,我就知道這個人會彈鋼琴。」

謝瑾賽好了東西,把背包斜跨在肩上,轉過身說:「我喜歡貝多芬,因為它是個聾子。」他揚起無害的笑容,「姐姐你需要帶什麼東西嗎?」

肖瑤瑤搖頭,她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好帶。「是聾子就喜歡?」這個因果關係好玄妙……

「是聾子就什麼都聽不見,不需要一天到晚聽到很多嘰嘰喳喳的聲音,很吵。」謝瑾說,又趁著機會。

肖瑤瑤慌忙避開,他又追著高山流水上來,不依不饒地說:「姐姐讓我一下啦,我好喜歡姐姐的哦。」

「謝瑾!唔……。」她雖然已經用力捂住嘴巴了,卻還是敵不過謝瑾巨人一樣的力氣。手背輕易拉開。

「謝瑾,住手……。」

謝瑾邪邪地笑了一下:「姐姐,我喜歡你哦。」

肖瑤瑤瑟縮了一下,渾身一激靈,把謝瑾推開,自己向後退,身子抵在鋼琴上,鍵盤被她的手壓了一下,發出一陣錯亂的音符。

肖瑤瑤慌亂地把手拿開,鋼琴的聲音嗡嗡回蕩在耳邊,震得她頭疼,她用力甩了甩腦袋,才恢復清醒。

「姐姐,姐姐?」謝瑾像是叫了很久的樣子,「你怎麼了?」

「啊?」倒是肖瑤瑤回不過神來,怎麼回事?謝瑾又是一臉純真無害的樣子,反而奇奇怪怪看著他。

剛才的事情,像做夢一樣變得遙遠了…….

「好好站著,幹嘛後退啊?」謝瑾不解地說。

肖瑤瑤越發迷茫了,難道剛才真的是自己的幻覺嗎?可是謝瑾明明把手……她不敢再想,那感覺太真實了

「姐姐?」謝瑾在她面前晃了晃自己的手,「你到底是怎麼了?還不走嗎?」

「啊?走了!」她連忙說,生怕自己又陷入某種幻覺中,真丟人啊……

「等等,姐姐。」謝瑾忽然喊住她,肖瑤瑤轉身,謝瑾笑嘻嘻地說,「姐姐,讓我你一下吧,我好喜歡你的哦。」

肖瑤瑤想起幻覺里的事,立刻頭皮發麻,拔腿就往外跑。

謝瑾在後面笑的很開心,然後也跟著下去了。

樓下肖夫人和謝正海已經站在客廳里,肖夫人看見肖瑤瑤就很抱歉的說:「肖瑤瑤,我們改天再去遊樂園好嗎?媽媽忽然有點兒急事…….。」

「沒關係啊!媽媽不去的話,我帶姐姐去好了,反正有我在也一樣啊。」謝瑾一把摟過肖瑤瑤,大模大樣地說。

肖夫人聽到這個自然很高興:「肖瑤瑤,那讓謝瑾陪你去好嗎?」

肖瑤瑤原本就無所謂,她也不大想去遊樂園,只是,想試一試那種感覺是什麼樣的。既然肖夫人不能去,那誰和她一起去都沒關係了。

「好吧。」肖瑤瑤點頭,謝瑾高興地把她抱起來,奔跑出去,比搶到糖吃的孩子還要高興:「走咯走咯!我帶姐姐去遊樂園了!」

肖瑤瑤只有哭笑不得。

未成年的謝瑾想開車,還是被謝正海制止了,指派了一名司機,謝瑾不情不願地上了車。

「其實叔叔也是擔心你啊。」肖瑤瑤看見他不高興,試著說些什麼活躍氣氛。

「他是擔心你才對。」謝瑾嘟著嘴,表情可愛得不得了,碎碎的棕色頭髮散在額前,他是個英俊的男人,因為年齡的關係,還有些可愛,典型的一隻小正太。「現在爸爸媽媽都只愛你了,我好慘……。」

「怎麼會呢?」肖瑤瑤聽他這樣說,有些愧疚,確實是,肖夫人和謝正海都對她很好,相反的,只要和肖瑤瑤有關的,總要說上謝瑾幾句,她才來了一天而已。

謝瑾總是嘟著嘴站在一邊看著她。

「因為我是客人嘛。」肖瑤瑤只有用這樣的借口安慰他。

「才不是呢,你沒來之前,爸爸和媽媽就已經非常期待你了,我們家的飯桌上說的最多的人都是你,我成了沒人關心的棄兒。」謝瑾演戲的天賦十足,說著說著,還能淚眼汪汪博取同情。

肖瑤瑤被徹底擊敗:「你不要這樣……我,我對不起你……。」

「你知道就好了。」謝瑾說,清澈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狡黠,「那你總該補償我吧?」

「啊?」肖瑤瑤始料未及,她能有什麼補償?她一窮二白,「怎麼補償?我沒錢呃…….。」

謝瑾眯起眼睛笑的像一隻狡猾的狐狸:「你讓我高山流水一次。」他很無賴。

肖瑤瑤錯愕不已,忽然想起她的幻覺,著實被嚇了一跳,看著謝瑾無害的笑臉,覺得自己會出現那樣的幻覺真是可恥。

可是,謝瑾的這個要求,未免太……

「我拒絕,可以要求別的嗎?」其實她根本不想來這樣,幹嘛還要平白無故欠一個無賴少年什麼呢?

謝瑾生氣地轉過頭:「姐姐你不好,我那麼喜歡姐姐,還想著帶姐姐去遊樂園玩……而且,我也一直在期待姐姐到來啊,姐姐讓我傷心了,我好難過。」

肖瑤瑤真是連哭的想法都寂滅了,她怎麼都想不到世界上有這種人!怎麼說呢?謝瑾是那種讓人無法拒絕的美麗少年,而且他好像單純無害,又有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肖瑤瑤就算是鐵石心腸,也會小小動搖一下的。

「我現在沒準備好…….。」肖瑤瑤很為難,讓才見面一天的弟弟親高山流水,會不會很奇怪?或者,外國人見面不都是行親高山流水禮嗎?她把這個當做一種禮節就算了,幹嘛要怕?

可是謝瑾並不這麼想,他在策劃著更加惡劣的事情。

把這個可愛的姐姐弄到手,是他的新目標!

「那我等姐姐準備好!一定要在今天之內哦,否則我真的很傷心很傷心。」謝瑾說。

「知道了!」肖瑤瑤想,等到沒人的地方再說吧,她還是沒有外國人開放啦。

謝瑾一路上高高興興的,有時候還會哼一兩首英語歌,等到了遊樂園的時候,更是像瘋了一樣,明明是帶肖瑤瑤來玩的,可是他卻對什麼項目都感興趣。而且最刺激的他最喜歡。

最痛苦的是,還要拉上肖瑤瑤一起,肖瑤瑤拒絕的話,他就開始展現他純真無害的那一招,對肖瑤瑤大施『正太戰術』,讓她不得不舉白旗投降。

比如——

「姐姐,雲霄飛車好好玩啊,我們一起去玩吧!」

肖瑤瑤看著天空中彎彎曲曲的車軌,吞了一口口水,猛搖頭:「不要了,太高了,你自己玩吧,我在下面看著你啊。」

「姐姐,你怎麼可以這樣?」謝瑾立刻眨巴著大眼睛,一副被欺負了樣子,「我帶你來玩的,你怎麼可以看著我玩?」

「可是我怕高啊…….。」肖瑤瑤哀怨,他也知道是帶她來玩的,那從進來到現在都是他一個人想玩這個玩那個的。

謝瑾有些羞怯地低下頭:「可是姐姐,我也怕高啊,有姐姐在的話就不怕了。」

這是什麼爛理由?怕高還去玩?肖瑤瑤真是挫敗了。

「姐姐,我好想玩的,你答應嘛答應嘛~~~~~」謝瑾又開始粘人了,拉著她的手不停搖晃哀求,「姐姐,姐姐,你最好了~~~~」

周圍的人都奇怪地看著這對看起來很奇怪的可愛姐弟,聽著謝瑾一聲聲『姐姐』的叫聲,

我用眼神向他道謝,他會意地揚起嘴角,舒展了雙手看著不遠處的落日:「太陽就要下山了,我們回去吧!」

我點點頭,有意地走到端木玉的身旁。在下礁石的時候,我低著頭,手輕輕地觸碰了一下他的手。他並沒有躲閃,就這樣我牽住了他的手,輕輕地若有似無地牽著。

我們牽著手,走在被夕陽染紅的沙灘上。晚風帶來海的鹹味,又充滿戀愛的甜蜜氣息。

由於時間比較晚,在沙灘上遊玩的人大多都離開了,只剩下幾對踏浪散步的情侶,和一些收拾著攤位準備回家的小販。

一路上,岳冷林和謝瑾還對那塊石頭不死心,不時嚷嚷著「交出來,交出來」,然後又互相追逐打鬧。

忽然洛普斯猛地問道:「問你們一個問題,『日』字加一筆,你們首先會想到什麼字?」

岳冷林拋了拋手裡的貝殼:「『日』字加一橫——旦!」

謝瑾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申啦!」

陸安陽盯著不遠處一對追逐浪花的戀人:「由?!」

端木玉迎著海風:「白吧。」

我想了想:「目。」

洛普斯突然用詭異的眼神將端木玉打量了個遍,直到他再也受不了他的目光:「再看一眼,我會打爆你的眼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