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姥眼角一抽,要不是怕這丫頭找那人告知,她都想教訓下笨丫頭。那種極柔的功法,她也曾見識過。

此功法玄妙,正是蘊含『盛極必衰,物極必反』的至理,柔到極致亦會生出剛猛狂暴之勢,而且孕育陰寒之氣,內力雖陰柔,但運出的真氣卻霸道無比。

如此難得的無上功法,小丫頭竟懶得修鍊。

正當她暗自生氣之時,鍾靈又突然問道:「姥姥,你那仇家怎還沒來。」

這話一出,童姥差點氣暈了過去,怒喝道:「臭丫頭,你想姥姥早些死不成?」

鍾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着她的手道:「莫生靈兒的起,靈兒只是關心姥姥,反正任大哥在,若你仇家來了,豈不是剛好嚇退她。」

童姥哼聲道:「那賤人是算好日子來的,只待我散功重修之時,她必將找上們來。」

鍾靈奇怪道:「她為何會知道姥姥何時散功?」

童姥厲聲道:「她當然知道,因為她就是姥姥的好師妹……」

說道「好師妹」的時,她已然一副咬牙切齒的神情。

「啊!既是師妹,她幹嘛要害姥姥?」

「你可知姥姥為何一副孩童的身子?」

鍾靈搖了搖頭……

童姥寒聲道:「這一切都怪那賤人。」 時清靈聽言,臉上逐漸露出了笑意。

看來這個姐姐還是有點用的,最起碼這個方法很不錯。

「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只需要安靜的等待消息放出去,你就可以直接前往醫院了。」

她們等了大約十五分鐘,網上便已經傳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時清靈立刻出發,薇薇安則在醫院樓下沒有離開,等待時清靈勝利消息。

……

「先生,公關壓不住了。」

路遙狠狠蹙眉,面色凝重,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不脛而走。

說是幾個人販在審訊過程中,說漏了嘴,立刻傳開了。

「那怎麼辦?奶奶和夫人肯定也知道了。」

她擔心的是這個。

「該來的總會來。」

封晏淡淡的說道,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急切的腳步聲。

一個嬌小的人影沖了進來,直接將唐柒柒的身子一把撥開,撲在了床前。

「阿晏!」

時清靈雙眸含淚,楚楚可憐地看著他。

她手指顫抖,心疼的撫摸著他包紮的地方,甚至還要掀開被子,看他其餘地方的傷口,卻被封晏立刻阻止。

「還有別人。」他微微攏眉說道。

「那又如何,我們馬上都要結婚了,就是兩口子了。而且,我們孩子都有了,該看得不該看的,我不都看過了嗎?」

封晏聽到這話,一時間也無法反駁。

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希望和時清靈發生肢體接觸。

他是不是性冷淡了?

那一晚所有的轟轟烈烈,似乎全都煙消雲散。

「阿晏,聽說你是為了救唐小姐,才會被狼群圍攻的對嗎?」

「這只是一個意外。」

「意外,萬一你回不來了,讓我怎麼辦?」時清靈哭紅了眼睛,怒瞪著唐柒柒,指著她的鼻子怒道:「都怪你,自從阿晏回來遇到了你,總是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你到底要拖累阿晏到什麼時候,你們已經離婚了,各自都有不一樣的生活,你為什麼糾纏阿晏!」

時清靈揪著唐柒柒的衣服拚命晃動著。

「時清靈,你做什麼!」

封晏急了,正準備起身,卻牽動了傷口,本來縫合的傷口瞬間裂開再次見血。

「咳咳……」

「封晏。」

那一瞬,唐柒柒的心臟瞬間揪緊。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近前,時清靈搶先一步。

她緊緊地抱著封晏,呼叫著醫生。

醫生烏泱泱的過來了,瞬間將唐柒柒擠到了最外面。

她想上前,但是雙腿像是灌鉛一般,沉重的厲害。

她和封晏隔著那麼多人,遠遠的看了一眼。

兩人的眼神都有些複雜。

她知道,這兒不需要自己了。

她暗淡的垂下眸光,轉身離去。

封晏想要叫她的名字,留下她,卻忍不住劇烈咳嗽,吐出了一口鮮血。

他的面色煞白,醫生趕緊採取措施。

很快,夫人老太太都匆匆趕來,兩個女人都紅了眼。

時清靈在她們面前,表現出好兒媳的模樣,照顧前後打點醫生,整個人溫柔如水一般。

老太太看不上她這樣的做派,白胭倒是有幾分心疼,畢竟她肚子里懷著的可是封家的子孫。

「你也大著肚子,要先照顧自己,阿晏的事情有護工做的。」

時清靈聽到這話,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請求夫人,讓我回到別墅,好好照顧在阿晏身邊吧!」

。 此時、遠處李奉海的情勢已經岌岌可危,在兩名同級武者的夾擊下,李奉海完全處於守勢,臉上的潮紅又加重了一分,圍攻他的兩人中,一人身材高大、步伐穩健、手中一把厚背砍山刀,大開大合、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力道十足,李奉海每次招架此人攻擊時,都要被對方的雄厚內力震得後退半步,另一人身材矮小、身形迅捷、顯然輕功不錯,雙手各持一把二尺長的短刀,不斷在李奉海身邊遊走,配合同伴的攻擊,每當李奉海想要閃避力大之人的攻擊時,他就會封死李奉海的閃避空間,迫使李奉海硬接對方的攻擊,給李奉海造成很大的麻煩,不一會兒工夫,李奉海的腿上就多出一道刀傷。

兩位地階武者的戰鬥波瀾不驚,二人實力相當,蒙面武者棍長力大、於道劍法精奇,每每對方長棍襲來時,他的長劍就攻向對方必救之處,迫使對方收招閃避或者格擋,一時間誰也不能奈何對方,也正因如此,蒙面武者注意到另外兩處戰鬥的變化

「陳老弟、你去對付那個小傢伙,至於這個副總鏢頭、許雄自己就可以了」蒙面武者在交手間隙中喊道

「是」顯然蒙面武者在同伴中地位很高,陳老弟聽到他的命令沒有猶豫,應聲后直撲前來支援的段方山,方纔此人在李奉海身邊遊走攻擊,段方山都看在眼裏,心中沒覺得對方有多厲害,此刻直面此人才明白李奉海為何如此狼狽,剛一照面此人的雙刀自左右兩側划向他的脖頸,速度很快、段方山來不及招架只得後退避讓,誰知這一退便再也止不住腳了,無論是後退避讓還是招架時被對方雄厚的內力震退,都讓他無法停住腳步,直至退到林中才藉助樹木的遮擋緩了口氣。

李奉海的情況並未因少了個對手好轉多少,內傷和腿上的刀傷對他影響頗大,內力也用的七七八八了,這樣下去、最多半柱香的時間他就得死在對方刀下,

「大哥、別等了」猛然間李奉海大聲喊道,隨着它的喊聲,一個身影自不遠處的山石后躍出

「奉海、我來了」說話間李奉池已來到兄弟身邊,舉起短叉向許雄刺去,李奉池這一擊含恨而發,他在山石后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打的這麼慘,心中早已急怒交加,所以這一刺用了全力,許雄雖然封擋及時,但是人階武者和地階武者有着質的差距,即便他是人階巔峰的武者也不行,擋在身前的砍山刀被一擊而斷,短叉去勢不止,隨着許雄的一聲慘叫,半個叉頭刺入他的胸膛,不遠處和蒙面武者交手的於道,見此情景不但未露喜色反而暗嘆一聲,李奉池這招暗棋不是用在李奉海身上的,他應該伺機偷襲對面的這個地階蒙面人,並和自己聯手擊殺此人,只是他們事先謀划之時沒想到對方出動如此強大的陣容,導致李奉池為救兄弟提早暴露,不過、情況也不算太糟,李奉池這步暗棋轉為明著,還是可以起到作用。

「於道、你留的後手終於亮出來了,那好、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李落老弟、該你上場了」蒙面人猛然高喊道

一聲長嘯自小溪的方向傳來,隨即一個雄壯的身影飛快的向這裏奔來,四息之間此人已持槍站在李氏兄弟面前,一股兇猛暴戾的氣息仿如實質一般散發開來

「高原人!」李奉池和於道同時驚呼,隨後二人一對眼神同時在心裏說聲不好

高原人勇猛善戰,一個普通的高原戰士需要三名江東軍兵卒才能對抗,到了武者層面情況稍好一些,但也需要以二敵一,此刻來的這個李落也是地階武者,需要於道和李奉池聯手才能與之一戰,但是旁邊還有個實力不遜於他們的蒙面人,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原本是他們設局算計劫鏢者,現在看來他們是讓對方算計了。

「走」於道看清眼前形勢知道事不可為,大聲喊了一句就率先向北逃去,蒙面武者見狀猶豫了下,扭頭看看李落,見對方點頭後向於道逃走的方向追去,李奉池的反應和於道截然相反,不但未逃反而舉叉向李落撲去,同時向李奉海喊道「快走」

「大哥」李奉海下意識的喊了一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自己只是人階巔峰而且受了傷,上去幫忙起不了多大作用,反而可能會變成大哥的累贅,跑?大哥怎麼辦?他也清楚哥哥不是這個高原人的對手,就在他進退兩難之時,李奉池已經和李落硬拼了幾招,明知道自己的內力不及對方渾厚,他還是選擇了硬拼,他不能閃避,因為一旦閃開地方被李落衝過去,自己的弟弟就完了,李奉海見大哥此舉馬上就明白了大哥的想法,無奈之下咬牙向樹林跑去。

林中還在和陳老弟周旋的段方山身上已經多出兩道傷口,如果不是他反應夠快,此時他的一條胳膊就已經沒了,一直在追殺他的陳兄弟此刻險些氣炸了肺,自己明明高出對方兩個等級,可是到現在還沒能殺了這個小輩,如果僅僅如此倒還罷了,問題是這個小輩的戰鬥表現變化多端,時而勇悍搏命、時而陰狠狡詐、自己左腿上的傷就是這個小輩趁自己剛進入樹林,眼睛還沒適應林中昏暗時用飛刀造成的,不知這小輩是蒙的還是有意為之,飛刀傷了他的左腿,讓他引以為傲的輕功打了折扣,這也是段方山能支撐到現在的原因,不過他已經快撐不下去了,內力十去其九,身上的三處傷口一直在流血,讓他時常產生眩暈的感覺,在和陳老弟交手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刻意的引著對方在樹林邊緣遊走,希望李奉海或者於道能騰出手來幫自己,李奉池的出現讓他希望大增,但是隨後高原武者李落的出現、於道自顧自的逃跑,李奉池拚死阻敵,掩護李奉海逃走,這一切讓他明白沒人會來…..幫自己了。

。 薛維一陣語塞。

不過薛維轉念一想,眼睛一亮。

「哈哈哈,秦大美女,我當然得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可沒有機會吃到免費的飯,還是紫雲小廚的,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紫雲小廚可是遙不可及的存在,哈哈哈。」薛維笑道。

秦韻抿嘴一笑。

「我還以為什麼呢?就你這個醫術,估計很多人都想請你吃飯呢!好了,我要回去了,還有,如果我有不懂的問題,你一定要給我講解!」秦韻認真說道。

「哈哈哈,好!」

望著秦韻離去的背影,薛維心裡是一陣興奮。

今天彷彿就像是薛維的幸運日一樣,能夠和秦韻的拉進關係,同樣還知道了賺取陰德的辦法。

不過又有了新的疑問出現在薛維的腦海里。

難不成救一個人就可以獲得五百陰德嗎?

還是救人的檔次不同獲取的陰德也就不同呢?這個得實驗一下。

想到這裡,薛維就連忙回宿舍。

只是薛維不知道的是,一個大麻煩卻接踵而來。

薛維回到宿舍之後,一陣狗叫聲直接響起。

七七正搖著小尾巴伸著舌頭蹭著薛維的褲腿。

但是錢磊他們卻用著一副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錢磊他們幾乎差點給薛維跪在地上。

「薛少,薛少,快教教我們怎麼泡妹子!快拯救一下我們這些單身狗吧!」錢磊那欲哭無淚的樣子讓薛維有點懵逼。

「老大,你瘋了?」

鄭琦抱著薛維的大腿。

「你現在已經是我們學校的名人了!竟然能抱著秦韻女神!老三,你太猛了!深藏不漏啊!」

鄭琦一臉佩服的說道。

抱著秦韻?

這幾個牲口是怎麼知道的?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你們他媽的跟蹤老子了?」

薛維一臉不爽的問。

錢磊他們掏出手機。

「老三你難道沒看校園熱搜?現在熱搜榜第一可就是你和秦韻啊!」錢磊一副壞笑的說道。

一聽這話,薛維心裡一咯噔。

好傢夥,剛才太興奮把這事給忘了!

他連忙拿出手機點開校園熱搜。

赫然,熱搜第一的標題為:

「震驚!秦韻女神與一屌絲男相擁!」

當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薛維的腦門直接出現了幾根黑線。

媽的!屌絲男?你全家都是屌絲男!老子可是要當神仙的人物!

點進這熱搜一看,手機的最上面赫然是一張自己抱著秦韻的照片!

不過這個角度就很適合推敲,顯然這個角度是躲在草叢裡的。

「今日中午十一點三十四分在學校公園,有人拍攝到秦韻與一男生相擁,此男生長相一般,氣質普通,甚至散發著陣陣屌絲的氣息,作為藍海秦家千金,學校的女神為什麼會看上如此的屌絲,難不成秦韻的口味竟然如此特別?要知道楊家的楊峰可是不斷的苦追秦韻,到頭來,秦韻竟然…」

下面的正文可謂是越看越生氣。

不過薛維轉念一想,自己為什麼要和他們置氣?自己現在的境界,用的著和一群凡人斤斤計較?

「不過老三說真的,你要小心一下楊峰,楊峰這個人心狠手辣,他追秦韻已經追了兩年之多,現在秦韻成你的人了,你得小心他下黑手,畢竟楊家在藍海的實力太強了!」錢磊一臉嚴肅的說道。

薛維臉色淡然的將手機關掉。

「放心老大,這種事情還難不倒我,還有,我說,我和秦韻只是普通關係你們信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