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旁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玉虛轉眸瞪了他們一眼,斷了他們的竊竊私語。

現場再度恢復安靜。

另一邊,玉麒麟看著走向水上茉的火鳳凰,心底倒是有點譜。

「這個老東西也是心高氣傲的傢伙,提出這個要求,也是想要光明正大的離開,再跟著主人吧?」

突然,玉麒麟一愣。

額……

他剛才是非常自覺的喊了一聲主人嗎?

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燈籠大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慕若。

這個主人,似乎還真的不錯……

玉麒麟從一開始到現在的心底翻轉變化,可謂是天翻地覆!

眼看著火鳳凰走近水上茉了,圍在她周身的火花都自己退開了。

這一個小小的發現,讓水上茉高興極了。

她就知道,知道火鳳凰非同尋常。

於是當火鳳凰走進的時候,她立馬嬌聲怒喝,「快帶我離開這裡——」

那是對契約獸的一道強行命令,極為霸道。

「你敢騙我?」火鳳凰差點沒有直接罵娘,卻還是不得不捲起水上茉,掉頭飛走。

轟——

天火再度鋪天蓋地而來。

火鳳凰撲騰著翅膀,根本飛不出天火。

「就這點本事?」慕若邁腳往前,走進了天火包圍的圈子裡。

因為融合了天火,這些炙熱的天火對她已經沒有影響了,彷彿只是她身體里的一部分。

水上茉坐在火鳳凰的後背上,眼底露出驚恐的神色。

「不可能,火凰你不要忘了我還是你的主人,你居然和這個賤人一起害我?」她低著頭,對火鳳凰怒目而視。

火鳳凰差點把她從後背上摔下去,這個該死的女人,就算今天不被貔貅的主人燒死,也會被它燒死。

「你到底怎麼做到的?」火鳳凰的話是問慕若的,也瞬間探一探這個女人除了天賦還有什麼。 慕若冷睨了他一眼,神態特別孤傲。

「就算告訴你,你學的會么?」

火鳳凰喉間一噎,被懟的說不出話。

這個主人嘴巴真利!

不過……它喜歡……

「水上茉,你被關在禁地那麼多年,我的實力也受損。除非你現在解除契約,否則,我們倆個今天都是死路一條。」

也許是火鳳凰說的太過嚴厲,導致水上茉也不得不相信這句話了。

「可是……可是……」

「呵,如果你想死,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我活了上萬年,沒差了。」火鳳凰涼涼的回了句,就好像是一把刀架在水上茉的脖子上,讓她只有點頭,沒有搖頭的機會。

她扭頭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骨架,咬牙將靈力聚集在右手上。

經過她的努力的調動,幾秒之後,右手骨頭架居然動了。

只有骨頭沒有肉的手在動,加上晦暗的天色,如此看上去陰森極了。

「火鳳凰,如果你敢騙我,我一定不會饒過你!」她眯著眼睛警告著。

然而,火鳳凰卻根本不以為意。

「只要我救了你就行了,那麼多廢話。」

「你——好好好,當年是我用計契了你,如今我就放你自由!」她說的那般洒脫,事實上還不是被眼前的情況給逼的。

要不然,她哪裡捨得放棄當年好不容易到手的上古神獸!

既是再不甘心,她還使不得不默念結契咒,手骨隱隱散發著黑色光芒。

她抬起手,按在火鳳凰的頭頂。

唇瓣微動,越念越快。

慕若淡定的看著,嘴角還噙著笑。

終於一道紅芒衝天。

嗷的一聲鳳凰尖叫。

火鳳凰的契約被解除,金芒照在它身上,所有的傷口都隨之消失。

全身上下的火紅色羽毛都閃閃發光,漂亮極了。

它抖了抖身上的羽毛,再度變成當初一來時那尊貴耀眼的模樣了。

「吾終於自由了……哈哈哈……」

它笑著竄了竄去,從下面飛到上面,從上面又飛到下面,差點沒把它後背上的水上茉給甩下去。

「火凰,快帶我離開這裡!」水上茉咬牙提醒道。

火鳳凰眼角餘光往後瞄了一下眼,旋即搖身一轉。

刺眼的紅芒再度綻放開來。

卻聽見一聲尖叫。

「啊——」

砰!

咔擦……

眾人定睛一看,登時下巴掉了一地。

水上茉被砸在地面,趴在地上,兩條骨架手背也被這一摔給摔斷了。

咕嘟——

眾人往後退了退,全都看向了空中的紅芒。

火芒消散,一道穿著紅衣的人影顯現了出來。

玉麒麟抬眸望去,差點咬住舌頭。

「你……你是母的?」

火鳳凰斜眼瞪了玉麒麟一眼,它從來沒有說過她是公的。

她只是不喜歡變成人形,胸前多了兩塊肉,奇奇怪怪的模樣罷了!

沒有理會玉麒麟大驚小怪的樣子,低眉看向掉在地面的水上茉。

「吾答應帶你離開,你現在已經離開空中,落在地面了。吾沒有食言吧?」

水上茉的兩條手臂的骨頭摔斷之後,斷裂之處與肉撕開,便開始血流不止。

地面流淌的到處是血漬。

聽見這道嫵媚的聲音,她震驚了,因為這麼多年她可從來沒有見過火鳳凰人形模樣。

等她聽完火鳳凰的話之後,她又恨得牙痒痒。

「你敢框我?」 火鳳凰雙手一攤,滿臉無辜:「你不是也騙了吾?再說了,吾的的確確帶你走了,離開了空中回到地面,難道不是嗎?」

「你……你……你你……」她指著火鳳凰,氣得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三歲從旁邊沖了過來。

慕若見此,眉心一擰,擔心三歲吃虧,便邁腳往前,拉近了距離。

只見三歲走到水上茉的身邊,便蹲下了身子。

「我特別想知道,你高貴的血統被污染的模樣。」小傢伙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便要彎腰拽起水上茉。

「你,你想做什麼?」水上茉驚恐了,全身繞著靈力,想要反抗。

慕若指尖一彈,一團小火球就砸在她的右肩上。

「噗——」水上茉口吐鮮血,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

三歲笑了笑,伸手在她胸前捏了一下,嘴裡還念念有詞,「好小……」

慕若俏臉一黑,直接無語了。

這個小色鬼,這個什麼鬼癖好,怎麼還沒有改掉!

同時,水上茉眼前一閃,看見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與她擦肩而過的時候蹭了她一下,口中也是喃喃低語,好小!

她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三歲。

「你——你是——」

三歲陰森的裂開嘴角,懵的低頭在她脖頸動脈咬了下去。

咕嘟——咕嘟——

一口一口的鮮血,帶著絲絲靈力。

慕若無奈的搖了搖頭,忍不住提醒,「她不是普通人,別食用那麼多。」

「唔……娘親……」三歲突然趴在水上茉的脖子,悶悶的喊出聲,雙手還在掙扎著。

「三歲!」慕若嚇了一大跳,指尖掠過到強大的靈力。

嘭——

水上茉便被掀飛了,她趕緊伸手將三歲摟進懷裡。

「怎麼了?」慕若低頭想要查看三歲的情況。

突然,脖子被一雙小小的手臂摟住了,三歲把臉埋在慕若的脖子上,輕輕抽了抽鼻子。

「唔……娘親……我真的好怕你不見了……」

慕若動作一頓,這才知道三歲是因為害怕了。

「乖……」僵硬的伸手,撫了撫他的後腦勺給安撫。

三歲如同八爪魚一般摟著慕若,就是不肯下來。

慕若無奈,這麼久沒有看見他,她也很想他,所以也就任由他撒嬌了。

轉身看向水上茉的地上,對著空中環繞的火焰輕輕一揮。

嗡——

極地冰火涌至。

巧的是,水上茉被三歲所咬的屍毒也正是發作。

對於水上茉來說,墮魔體轉為將殭屍體質,再被全天下最陰寒,最霸道的極地冰火點燃。

只怕,就算她死亡,也忘不了這煉獄般的疼痛!

「小邪……」花貂在灸燼的懷裡喊道。

從她醒來到現在,腦袋其實一直懵懵懂懂,感覺身體在飄似的。

慕若抱著三歲,忙走了過來,「我在。」

「你……你沒事就好了……」花貂說完之後,便昏倒在灸燼的懷裡。

慕若剛要伸手查看,便被灸燼打斷了,「她接收太大的妖力,需要消化。剛才她醒過來我也很擔心,眼下看來她應該是死撐著的。」

「嗯,花姨被帶去靈界了?」慕若詢問,她雖然在火球里,但是所有的聲音她都聽得見。 「嗯,花姨被帶去靈界了?」慕若詢問,她雖然在火球里,但是所有的聲音她都聽得見。

灸燼無聲點了點頭,看了看廢墟一樣的聚會現場。

「玉虛,安排好他們的住宿問題,我帶鳳兒去休息。」語畢,便抱著花貂走了。

玉虛轉過身子,看向慕若他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