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聲霹靂炸響,隨之,一大片烏雲飄過,遮蓋了皎潔的明月,將天地變得一片昏暗,

「轟隆,」

雷霆降世,有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瀰漫,閃電交織,從天而降,簡直如同一座浩瀚的雷海一般,貫穿天上地下,

「我的天,這是,雷劫,,」

伊煌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敢置通道,

「不對,這不是現實,」

他的雙眼燦燦,從中衝出兩道五彩祥光,狀若兩頭神凰起舞,瞬間看穿了一切,

眼前的雷霆雖然真實,但是卻有一種交錯感,並不是現在發生的,

「這是天地烙印,曾經有人在這裡渡劫,被大道感知而刻畫了下來,」

李昊點頭,唏噓道,

他也是在見到那位莫明出現的老人後,思索了許久,才明曉這種狀況,每當月圓之夜,若是神魂足夠強大,便會無意中感悟到這種情景,

「曾經,有一位絕世強者隱居在這裡,」

「這麼說,你在此地悟道,就是在感悟他的烙印,」

伊煌眼神灼灼的盯著那片雷海,不敢置通道,

「轟,」

霹靂炸響,雷海轟鳴,

成千上萬道閃電從天而降,讓無垠的蒼穹都一陣顫抖,充斥著大破滅的氣息,極其可怕,

這一切都極為真實,讓人清晰感覺到了那種天劫的恐怖,如同大道復甦了一般,能夠毀滅一切,

「那是什麼,,」

伊煌吃了一驚,突然撇到山巔出現了一個身影,

那是一個模糊的身影,看不清楚輪廓,平靜的站立在山巔上,

只見他昂首向天,張口吸氣,頓時所有的雷電都沸騰了,化作了一道道靈光,被其一口吞噬乾淨,

「轟隆隆,」

然而,天宇震怒,再次蜂擁而出數不清的雷霆,將整座矮山都佔滿了,將整片蒼穹都湮滅了,

不過,那身影極為安寧,沒有一絲慌張,他依舊是張口一吸,再次將漫天的雷海吞了個乾淨,

數不清的銀色雷芒耀天,卻根本難以對那身影造成一絲傷害,反而被其吞納一空,化作了無盡的精氣,反哺自身,

「這,太誇張了,這是一尊神明嗎,竟然能夠吞納天劫之力,」

伊煌一臉的震驚,怪叫道,

李昊也忍不住嘆息,他也數次對抗天劫,每一次都被劈的慘不忍睹,險些喪命才能夠熬過去,但是這尊莫名的存在,竟然硬生生將天劫盡數煉化,簡直如同神邸復甦一般,恐怖絕倫,

「轟,」

似乎是被那身影的行為激怒了,整片天宇再次震動起來,這一次,降下的雷霆互相交織,竟然化作了一片古老的天庭,更有一些人形的『神明』出現在一座座天闕之前,俯視萬古,

「這是,傳說中的神劫,被譽為根本不能夠渡過的大道劫,,」

伊煌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嘴角不斷的抽搐,

「該不會依舊一口吞下吧,」

李昊也坐不住了,不敢置通道,

他上一次渡劫的時候,也曾經見過這般場景,那種恐怖的威勢,那種無上的威壓,只需要輕輕一口氣,便能夠將他毀滅無數遍,強大到不可思議,

「嘩,」

突然,矮山一陣顫抖,那身影嘆息一聲,身體微微一顫,頓時,在他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尊奇異的幻影,頂天立地,足有千米大小,

那幻影仰天怒吼,一雙眼眸比日月星辰還要璀璨,依舊是張開大嘴,直接將整片天宇都吞了進去,

什麼古老的天庭,什麼人形的神邸,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發威,便徹底消散了,

隨後,那莫名的身影輕輕揮手,頓時驅散了漫天的烏雲,重新露出一輪圓月當空,他抬起頭,望著那滿月,輕聲的呢喃,

「我的天,那是,虛日鼠,,」

伊煌緊緊盯著那尊俯視天地的幻影,不敢置信的吼道,

「虛日鼠,」

李昊不解,

「虛日鼠,是一種上古神獸,位列上古妖族二十八尊神明之一,」

「妖王前輩體內便流淌著這種血脈,整個天府山一脈都是這種神明的後代,但是,這個存在強大的不可思議,簡直如同神明復甦一般,」

伊煌嘆氣,如同觀看神跡一般,忍不住的頂禮膜拜,

「或許,這就是那尊神明也說不定,」

李昊皺眉深思,突然開口道…

「這……」

伊煌聞言頓時一驚,忍不住搖了搖頭,不知道是不贊同還是不敢相信,

不過,不能質疑的是,這座矮山,蘊含有神異的力量,空氣中烙印有那尊神明的道則,若是細心感悟,將會得到一場天大的機緣,

一尊神明的坐化地,若是讓外人知曉了,恐怕拼盡一切都要將之得到,

這一次,就連伊煌都留心了,跟隨著李昊,整日盤坐在小山上,默默的修行,

不得不說此處確實玄奧,有一股空靈的氣息,能夠讓人定下心來,

轉眼間,又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李昊只感覺整個身體都異常的飽滿,有一種洗盡鉛華,跳脫凡塵的升華感,

接洽境,已經不能夠依靠外物進階了,需要修者不斷的感悟自身,領悟大道,才能夠不斷前進,若是尋常修者,或許五六年,甚至十幾年都難以前進一步,但是李昊只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便面臨突破,不得不讓人吃驚他的天賦和資質,確實有作為妖孽的資格,

然而,這個月圓之夜,讓他的心境再也難保持平穩,

因為,他再次看到了那尊身影出現,輕聲的呢喃,涉及到了一個關鍵的信息,

「妖師,」

那神明的低語中,竟然出現了妖師,還有那神秘的十萬大山,

李昊心中訝然,簡直如同天翻地覆一般,雖然只是隻言片語,但是卻帶給他極大的震動,


「怪不得朱八那廝慫恿我來這裡,」

「果然又是妖師那坑貨搞得鬼,」

「那什麼十萬大山,該不會也是如同龍帝遺迹那般,封印著一尊魔祖的分身吧,」

李昊咬牙切齒,心知肚明,他又被那老不死的算計了,不禁一臉的不甘,

這幾日,外界越來越不平靜了,甚至已經能夠看到大量的修者涉足,不斷的在搜尋著什麼,然而,李昊根本懶得關注,他全部心神都留在了這座矮山上,期望那尊身影能夠再吐出一些有關的信息,

果不其然,在當天,那尊身影又出現了,

「天地大劫至,一片黑暗,我似乎看到了一個末世的來臨…」

「帝尊啊,二十八位準帝的鮮血和神魂,究竟能夠鎮壓那怪物多久…」

「您不惜代價種下的因,到底能否順利的結果啊…」

李昊心頭震動,滿臉的訝然,

那身影只訴說了短短几句話,卻讓他聯想到許多,

二十八尊准帝,二十八位半步至尊,這樣恐怖的陣容,簡直就難以想象,

縱古至今,恐怕有隻有上古的神話時代才能夠擁有如此之多的強者,然而,更加讓他不敢置信的是,如此規模,竟然只是妖師埋下的一顆棋子,只是用來鎮壓十萬大山之中的什麼東西,,

「那十萬大山中,到底存在著什麼,,」

李昊心頭莫名,滿臉的糾結,

回過頭來,李昊望向伊煌,徑直詢問道:「鳳麟洲上,如同天府山這般的勢力,有多少種,,」

伊煌也愣神,完全沒有聽懂那身影說的什麼,不過,他略微一思量,還是回答道:「妖族號稱有萬族之多,但是自古傳承下來的勢力,確實有二十八種,每一種,都是曾經神明的後代,體內流淌有一脈相承的神血,」

「正好二十八種,是巧合嗎,」

李昊皺眉,忍不住嘆息,

「那十萬大山呢,你知道多少,」

李昊又問道,

「十萬大山位於鳳麟洲最中央處,自古相傳,其是上古四方神獸的駐地,甚至,有傳聞,那裡,是妖族的誕生地,埋葬有妖族最為本源的傳承,」

「無盡歲月以來,整個妖族數次想要邁入那裡,但是無論如何都難以做到,它就彷彿是獨立在這片大洲之上的另一個世界一般,難以涉足,」

伊煌思索,詳細的解釋道,

「二十八尊神明,四方神獸,十萬大山,」

「這其中,一定存在著什麼關係,」

李昊突然想到那身影的話語,似乎提到過神明的血液和神魂,心中不由一動:「難道說,需要集齊上古仙神的血脈烙印才能夠打開嗎,

「該死的,不會準備讓我一個個打過去吧,開什麼玩笑,」

李昊嘴角抽搐,不敢置通道… 李昊垂頭喪氣,只感覺自已又被坑了,前方一片黑暗,

他搖了搖頭,許久才恢復過來,徑直躺倒在地上,望著頭頂皎潔圓月,想哭的心都有了…

「唔,李昊,有人偷窺,」

伊煌突然出聲道,

「不去管他們,就當沒有發現,」

李昊直接閉上了眼睛,懶散道,


伊煌看了他一眼,不明白為何突然變得如此無力,不過,他也懶得去理會外面那些人,也乾脆躺在枯樹下,睡了過去,

一覺天明,旭日東升,

整片山脈都沐浴在金色陽光下,不斷閃爍著瑞彩奇光,看上去美輪美奐,

一座低矮的小山上,李昊和伊煌盤坐山巔,默默望著一片空地,

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大量的身影,正祭出各種法寶,熱火朝天的朝著地下奮力挖掘,

他們行動很小心,並沒有大肆的破壞,只朝著一個方向,不但湮滅大量的土石,

「你等了這麼久,就為了看他們挖地,」伊煌撇了撇嘴,無語的說道,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們不知道下面到底有著什麼,但總會有人知道,到時候只要跟著他們,坐享其成就好,」


李昊點了點頭,笑道,

「你早就知道下面有東西,我們直接下去不就行了,還用這麼麻煩,」

伊煌搖頭,不解道,

「哪有那麼容易,」

「這塊仙土擱置了這麼久,都沒有人能夠弄懂其到底埋藏著什麼,就我們兩人,恐怕還不夠它塞牙縫的,」

李昊搖搖頭解釋道,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就能夠尋到,」

伊煌一臉不解道,

「很簡單,前些日子那些前來挖掘的修者不是說了,有人出高價收購這些古物,這就說明,那幕後的人,肯定知道關於這裡的一些線索,」

「在著說了,就算他們進不去,也至少能夠為我們提供一些信息,總而言之都是便宜我們,何樂而不為,」

李昊笑了笑,望著那片不斷被開拓的空地說道,

時間慢慢過去,那群修者一直在努力,已經向下挖了千米之深了,過程中,不斷有一些殘破的古物被扔出來,大部分都已經碎裂的不成樣子,

直到當天傍晚,整座山脈突然響起響起一陣轟鳴聲音,隨之,那片空地上,突兀的升騰而起一抹仙光,化作了一道寬闊光柱,直衝雲霄,


「咦,真的被他們挖到了什麼,」

伊煌被驚醒,陡然睜開雙眸,緊緊盯著那道仙華,驚訝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