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學院副院長如何能不激動。

「小子,你居然敢暗中使壞。」空明學院副院長短暫錯愕后,果斷對蒯瑜出手。

蒯瑜滿臉笑意,輕輕一躍,在他攻擊帶來時,已經跳到人群之中。

空明學院副院長手掌一翻,真元手掌在空中一個翻轉,向蒯瑜橫掃過去。

「朝空明你敢!」社稷學院老院長立馬出現,打算攔截空明學院副院長,可是被旁邊的天碑學院孔副院長給攔住。

「別激動,大家有話好好說!」 林寒這一次出手,立刻便表現出了一股子淋漓的狠勁兒,整個人都包裹在一層淡淡的勁氣光影之下,凜冽的殺意有如實質般擴散開來,如同壓頂的黑雲,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

回想起他剛才的動作,在場絕大部分的弟子莫不感受到滿肚子震驚。

這少年沉寂在外宗沉寂一年有餘,幾乎所有人都以定他這輩子再無翻身機會。

哪想到時隔許久,這傢伙非但恢復了曾經的天賦,而且在徒然間表現出來的果決與很辣,相比之前尤為更甚!

「咳,林寒師兄,別和這種沒見識的傢伙一般計較,還是先說說你的計劃吧!」

紫火和韓楓也在這個時候走上前來,如果兩人先前對林寒的尊重,還只是出於他曾經的身份的話。而此刻表現出來的正視,則全然出自於對他實力的忌憚。

元境三重!

這樣的境界,早已遠遠脫離了一個尋常外宗弟子該有的層次。說巧不巧,紫火和韓楓,也正好處在這個階段。

他們原本還以為,憑藉自己卓然的天賦,以及超人一等的境界,已經足夠支撐自己走上所有外宗弟子的巔峰。

哪裡還會想到,眼前這個大有名氣的「廢物」師兄,居然會在荒廢了一年的修鍊時間之後,直接追趕上了自己。

看來,這一次的選拔大賽,註定有一番龍爭虎鬥了。

「現在,在我發表意見的時候,還會不會有人覺得我沒有資格?」

林寒鐵箍一樣的十指鬆動,先放下即將陷入窒息的虎陽,漠然的睥子環顧四周,口中平淡道。

「師……師兄。」

「林寒師兄,我們聽你的!」

「恭喜師兄恢復了往日的天賦!」

人群陷入了良久的沉默,隨後不知在哪名弟子的帶領下,重新傳出了一大片恭敬的歡呼聲。

春風十里有嬌蘭 世間事,從來都是如此現實,強者為尊的理念,早已深深印刻進了這些人的靈魂。

然而面對著那如同潮浪般猛漲的歡呼聲,不知為何,少年卻在心底里偷偷地嘆了一口氣。

長久時間的廢物生涯,早已將林寒的稜角打磨乾淨,此刻聽到這些代表恭維與遵崇的呼聲,他古井無波的眼睥中已再難湧現出什麼得意的表情。

「那好,繼續說我的打算……」

林寒頓了頓,隨後又將目光緊鎖在峽谷上那幾十道黑影的身上。

或許是因為所有的外宗弟子都已後撤乾淨,那些人也停下了繼續拋落石塊的動作。不過林寒心裡卻十分清楚,倘若自己重新帶人衝上去,那惱人的滾石陣只怕立刻就會再次來臨。

「他們用石塊,我們就用箭羽,跟他們對射!」 奪愛:婚外燃情 少年一揚手中弓箭,眉宇中閃爍著森寒。

「你是說,最開始阻攔我們的那些……」林寒話一出口,某些弟子的腦海中頓時便打了一個激凌,回想起先前那些密不透風的箭雨,心裡頭馬上就有了明悟。

「兄弟們!還傻站著幹什麼?林寒師兄都說得那麼清楚了,趕緊掉頭,沖回去搶那幫傻缺玩意兒啊!」

幾個頭腦靈活的弟子率先反應了過來,猛地回頭一揮手,立馬便開始了排兵布陣,組織其餘的弟子朝著後面反衝了回去。

來的時候,他們為了躲避箭雨,一個個可謂是狼狽不堪,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此刻經人指點,卻又立馬錶現出了勢如虎狼般的兇惡。

這幫內宗的王八蛋,從來都看不起他們這些外宗弟子,平日里來到外宗,也是個個趾高氣揚,恨不得所有人都給自己跪舔。

可是現在……

哼哼!內宗弟子的實力的確遠強於外宗,可那也僅僅體現在單獨獨鬥上面。

近千的弟子搶幾十個人,還怕玩不殘你?

瞧見所有的弟子都已依照著自己得計劃行事,林寒也忍不住滿意地點了點頭,這麼做雖然會很麻煩,卻總好過這麼多人頂著腦袋上的石頭去衝鋒陷陣。

「師兄,牛!」

紫火也在這個時候來到了林寒的身後,一手拍他肩膀,一面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後者的表現,已足夠讓心思高傲的他心生佩服。

「呵呵,你也不錯啊,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成就。」林寒回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時也將自己充滿善意的目光轉向了一旁的韓楓。

「殺!」

整齊一致的爆喝聲響徹在了密林的深處,林寒這一招回馬槍,立刻駭得那些原本還在外面阻截的內宗弟子面無人色。

瞧見對方那一大群黑壓壓的人馬,簡直比天上的烏雲還要密集,目標竟然無一例外,全都指向了自己這邊。

「老大,這……這他媽是什麼情況?這群小兔崽子……要造反嗎?」

「媽的,還說廢話,趕緊逃!」

歷來的內宗考核,每次都會有三拔內宗弟子前來參與堵截,而且一直都顯得十分順利。

內宗弟子實力個個強橫,所以在面對著他們設置出來的路障之時,所有外宗弟子唯一能夠想到的,便是趕緊抽身,還從來沒有哪一次,會有哪個不開眼的傢伙敢來挑釁內宗弟子的威嚴。

然而這一次的情況,卻明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七八百眾的外宗弟子齊頭並進,猶如一道被拉長的海浪,很快便對這十幾個內宗弟子形成了包圍,不等林寒一聲令下,所有人都發了瘋似的朝前猛衝。

「別!師弟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面對著如此數量的對手,繞是這些內宗弟子的實力強橫,也忍不住被嚇得尿了褲子,領頭的人還沒來得及將求饒的話說完,頓時便被淹沒在了黑壓壓的人潮之中。

哪怕再弱小的生物,在數量堆積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也能爆發出撼天的威力。

洶湧的人潮猶如風暴般掠過,一陣風捲殘雲似的掠奪之後,那群內宗弟子便直接連兜襠布都沒有了。

也不知究竟是哪個缺德弟子帶的頭,搶了弓箭還嫌不夠,居然連拔褲頭的無賴招式都用上了,想來也是平時被這幫內宗弟子欺壓得過火了,誓要把屈辱加倍返還。

瘋狂了一陣,直到這群內宗弟子被嚇得抱頭痛哭,林寒才趕緊上來招呼道,

「好了,沖回去!只要有人敢伸腦袋,見到就射!」

「沖啊!殺!」

此刻的林寒在所有外宗弟子的心目中,原本跌進谷底的威望瞬間便和打了雞血似的往上猛躥。

他這話一出口,剩下的人立即便調轉方向,繼續朝著峽谷那裡猛衝。

剛一到達目的地,但凡手中握著弓箭的弟子立刻便沒頭沒腦地朝著山頂上一通猛射。

上面的身影正覺得奇怪,想不通這群傢伙為什麼突然調轉方向,卻又很快朝著這邊殺了過來,心裡頭一遲疑,耳邊頓時便響起了無數破空聲,慌忙抬起頭一瞧,馬上就見到一大片黑壓壓的箭羽,追電似的對準自己掃來!

「……啊!」

「是哪個王八蛋掌管的箭羽,我草你大爺!」

所有內宗弟子都沒有想到,那些由他們辛辛苦苦、甚至不惜動用車隊才從內宗搬運出來的掃蕩利器,此刻竟然調轉槍口朝著自己這邊怒射了過來。

而就在峽谷上的人馬發出驚慌失措的大吼的同時,底下的外宗弟子卻早已在林峰的帶領下自動分為了兩拔。

一拔仍舊朝著上方進行火力壓制,而另一撥,卻直接趁著內宗弟子因為只顧著躲避箭羽的時機,朝著懸崖邊上迅速靠攏了過去。

而就在峽谷上下的弟子進行滑稽交手的同時,在他們身後那座孤峰的峰頂之上,蘇婉月妖嬈的身子卻盤坐在一道透明光幕的跟前。

她的身後,分為兩道階梯,第一層階梯的上面同樣端坐著幾道蒼老的身影。

而在最上方的一尊石椅上,此刻則靜坐著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雙目中放著精電一樣的光芒,眨也不眨地望在那道光幕上。

朦朧的光影自光幕的表面不停閃爍,而在這種閃爍之下,發生在山角的情形則全映射在了裡面。

「哈哈,自咱們宗門創建至今,恐怕還是頭一回出這種烏龍吧!」

爽朗的大笑聲響起,中年人突然站起身來,目光饒有興緻地打量著光影之內的情形。

在那裡,此刻正有著一名臉龐堅毅的少年,正揮劍帶領著身後的師弟們朝著山崖的石壁處衝去。

「不錯的小子,很有前途!」男子伸出寬厚的手掌,來回摩挲著自己下巴上的鬍鬚茬,笑道。

「雄天殿主,您可是看上這名弟子了?他的名字叫做林寒,」前方的蘇婉月突然回過頭來,柔軟的嬌軀伸展,隱隱間露出高挺的酥胸,桃花般的眼睥中綻放出一抹妖嬈的笑意。

「哈哈,月丫頭,這次考核是由你來主持的,幫我留意一下這個小子。」男子豪放一笑,毫不掩飾自己對於林寒的欣賞之意。

「是,」蘇婉月站起身來,朝著他晗首笑道。

「說起來,這小傢伙的確有些意思呢。如果能夠做我的弟子……」蘇婉月嬌艷的紅唇一抿,眼角卻突然翹起了一個怪異的弧度。

「哎,」身後的那些長老們感應到她的情緒,無不一臉惋惜地替少年暗自搖頭。

這小傢伙若是真歸入了蘇婉月的門下,那可就……有大苦頭吃了。

希望,他能夠不被表面的假象給迷惑了吧。 「朝空明你敢!」社稷學院老院長立馬出現,打算攔截空明學院副院長,可是被旁邊的天碑學院孔副院長給攔住。

「別激動,大家有話好好說!」

王朝的反應被老院長還要快,可惜其他學院的副院長速度也不慢,紛紛出手攔住社稷學院和舍業學院的長老,顯然他們是鐵了心好廢了蒯瑜。

實在是蒯瑜太逆天了,還這麼年輕,足以保證社稷學院未來十年輝煌,不管是天碑學院還是其他學院,這都是他們不允許。

對於九部的明爭暗鬥,蒯瑜早就有所了解。

面對朝空明必殺一擊,蒯瑜風輕雲淡的閃避著,可是朝空明很清楚必須一擊必殺蒯瑜,再使用第二招的話,那就是他落於下乘,到時候其他幾部副院長也不好意思再攔著。

蒯瑜速度飛快,躲過朝空明的攻擊后,跳到空明學院的隊伍中間,一個領域禁錮,將空明學院所有學員給禁錮住,這一下反而將朝空明給嚇得不清,而在學員隊伍中兩個至尊境初期的長老對視一眼,果斷對蒯瑜出手。

蒯瑜視若無睹,滿臉笑意的看著朝空明,一副有種你就拍下來的模樣,將朝空明給氣得不輕。

當空明學院兩個至尊境初期高手的快要攻擊到蒯瑜時,蒯瑜一個瞬移,出現在兩個空明學員背後,輕輕一拍,兩個學員瞬間向兩個至尊境長老飛去。

兩個學員都是今年剛剛升四年級,天人境大圓滿,將來突破半步天人境絕對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們自然不會就這樣放棄,連忙將兩人給接住。

可是個他們接住人時,循著剛剛蒯瑜位置望去時,蒯瑜早就消失不知所蹤。

「小心!」朝空明的的聲音響起,兩人背後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兩個至尊境初期高手瞬間被重創,趴在地上,就這樣暈過去。

蒯瑜拍拍手掌將兩個長老和幾個看起來天賦比較好的學員抓過來,疊成一張人肉沙發,大刺刺坐在上面,臉上滿滿都是嘲笑的笑容。

「怎麼不拍下來,我保證不跑!」

在大庭廣眾之下蒯瑜還這樣激朝空明,王朝等人忍不住擦一把汗。

這個蒯瑜的膽也太肥了吧!

那可是至尊境後期強者。

朝空明真的氣得快要吐血,特別是周圍還有九部學院,上萬雙眼睛盯著他看,如果他真的不敢出手的話,一世英名盡喪。

可是真的出手的話,他無法保證底下幾個學院的安全。

這個時候其他學院的副院長也紛紛收手,暗罵蒯瑜狡猾的同時,也罵朝空明沒用,居然被個還沒有突破至尊境的小傢伙給玩得團團轉。

王朝來到蒯瑜身邊,虎視眈眈周圍的空明學院的學院。

朝空明轉身準備離開,這一次他們空明學院的臉是丟大了,在留下只會更加難堪而已。

「沒事吧!」王朝瞪了蒯瑜一眼問道。

「哈哈,怎麼回事,什麼垃圾學院就出什麼垃圾學員,難怪那麼廢了,連講師長老都這麼無能,幸好我不是空明學院的學員,要不然還不自殺算了,真丟人。」蒯瑜說完,故意用腳踩在兩個至尊境高手臉上。

儘快嘲諷模式。

權門小老婆 王朝傻眼了。

老院長震驚了。

其他副院長都痴了。

這是要作死的節奏。

「啊啊啊!」朝空明聽到蒯瑜的話,憤怒咆哮起來。

「我要殺了你!」

「來啊,老子就在這裡,過來,不來就算是我孫子。」蒯瑜理直氣壯的喊道。

那聲音傳播整個社稷學院,所有空明學院滿臉悲憤的看著眼前的蒯瑜。

這個人,不只是將他們學院從大比上淘汰,還赤果果的侮辱他們學院,這是與不死不休嗎?

「這是要不死不休嗎?」某位學院憤怒的瞪著蒯瑜說道。

蒯瑜瞥了對方一眼,拿起酒壺痛飲起來。

良久,蒯瑜才慢慢開口說道:「不死不休,也要看什麼人,就你們這些廢物,外加垃圾,我只能呵呵了,殺了你們我還嫌臟手呢!」

王朝捂著蒯瑜的嘴,然後就消失在比試校場內,他擔心蒯瑜再說下去,真會逼得朝空明不顧一切擊殺他。

望著消失的王朝的蒯瑜,整個校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還沒有將蒯瑜說的一連串話給消化乾淨。

實在是太震撼了,也太得罪人了吧!

很快不少人的目光轉移到老院長身上,老院長尷尬一笑說道:「都叫那個小子不要喝酒,每次喝完酒就要發酒瘋,口不擇言,大家不要介意,不要跟一個孩子一般見識。」

老院長的話,就連他都沒法接受,更加別說其他人。

可是老院長的話,卻擺明社稷學院的態度。

那就是,別想動我們社稷學院的人,老子保定他了。

其他幾個學院的副院長冷哼一聲,坐回原來的位置,閉目養神,同時盤算到時候遇到這個酒鬼要怎麼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