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天們五個急忙釋放出全部靈力,全身被厚厚的靈力鎧甲覆蓋著,剛才熾洪身上散發出來的是真正的殺意。

然而五人卻都感到不到熾洪的氣息,不由開始有點焦慮了,與敵人交戰時最不利的狀況就是連敵人在哪裡都不知道。

「上面。」突然一個聲音從五人的頭頂傳來,是熾洪自己。

五人急忙抬頭,熾洪的手中凝聚著一個巨大的黑色靈球,在空天們抬頭那一刻向著他們擊打了下來。

這個黑色的靈球就像是一顆從天墜落的隕石,連帶著周圍的空氣都一起向著五人壓了下來,這是很難阻擋住的,但是不阻擋的話這個靈球就會擊落到下方的城池中,空天很快做出了決定厲聲下令五人分散閃避,他們如今不可能一邊戰鬥一邊保護平民。

然而這個靈球在五人分散后突然自我崩裂開化成五道靈流分別向著五人追擊了過去。

五道靈流像閃電一樣,很快追到了五人的身後,想要閃避開是不可能了。五人急忙停了下來催動靈力向著各自身後的靈流擊打出了強力的一擊,五道靈流被一一粉碎了。

空中的熾洪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這樣才配做他的對手,不然他就要失去耐心了,弱者在他眼中是沒有必要的存在,因為弱者什麼也做不了,那麼就沒有存在的價值,沒有弱者的世界會變得更加美麗。

熾洪手中凝出了一把紅色的靈刀,在虛空向著空天揮斬而下,一道巨大的紅色靈刃劃破空氣瞬間到了空天的面前,靈刃帶著炎熱和死亡的氣息,有著說不出的詭異,空天一口氣催動所有的靈力揮劍斬向這道靈刃。

雙刃交擊,空天手中的靈劍被瞬間粉碎掉化成了虛無,空天急速閃避,這道靈刃插著空天的身體擊打到了下面的房屋中,下刻產生了巨大的靈爆,周圍上千米的房屋都被波及到,只見一道紅光閃過,那些房屋連帶著其中的人都被靈爆的熱浪炙烤成了虛無。

五人看著瞬間被殺死的上百人憤怒的看向熾洪,熾洪明白他們眼中的憤怒,冷冷的笑著開口,「現在就請你們使出所有的力量吧,順便說一句,你們認為我為什麼選擇在這裡與你們戰鬥。」

瑩樂和空天狠狠的看著熾洪,本來以為這個男人是要和他們進行光明正大的戰鬥,但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樣。

這個不怪熾洪,而是空天們的認知一開始就不對,無論如何熾洪是一個冥妖王,而且是一個不顧弱者生死的強大冥妖王,那些死去的人類在熾洪的眼中什麼都不是,但是卻可以讓他面前的空天們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所以熾洪會很樂意殺死更多人的。

「去死吧,可惡的冥妖!」雲飛大罵著揮劍而下,一隻紅色的火龍憤怒的咆哮著撲向上空的熾洪。可風配合著打出風之靈流注入到了火龍中,吸收了風流后的火龍速度和力量都瞬間加強了數倍,兇猛的衝到了熾洪的面前。

熾洪欣喜的笑了起來,狠狠的揮刀,一道紅色的靈刃飛出和這條火龍撞擊在了一起,火龍憤怒的咆哮著,下一刻卻是瞬間被這道紅色的靈刃斬成了兩半,靈刃繼續向著下面斬來,被斬成兩半的火龍突然化成靈流吸附在了這道靈刃之上,然後雙雙爆炸了開來。

巨大的火浪蔓延開來可風急忙結出一個風之結界護住他和雲飛,熾洪向著後方微微退去。

突然無數的細小靈刃從四周向熾洪飛了過來,速度極其迅速,而且每一個靈刃上都散發著無比強大的純潔氣息。

這是水瑩的針雨之術,熾洪淡淡一笑周身出現了一個紅色的結界,下刻在他周身彷彿燃起了無形的火焰,那些靈刃一靠近過去就燃燒了起來瞬間化成灰燼。

空天和瑩瞬間樂衝到了熾洪的後面,兩人同時將巨大的靈流注入了手中的靈劍,靈劍瞬間伸長,如兩道閃電一樣狠狠刺在了熾洪的結界之上,這是瞄準一點的攻擊,在這攻擊的一點處有著超過空天和瑩樂實力百倍的力量。

熾洪被直接刺進了下方的地面之中,兩人急忙繼續加大力度,他們可以感應到刺中的只是熾洪的結界。

瑩樂和空天瘋狂的釋放更多靈力加註到劍中,終於在某一刻有了刺穿的感覺,而且緊接著兩人感知到刺中了肉體。瑩樂和瑩焰毫不猶豫的釋放開了本源靈力,他們的本源靈力都有著巨大的凈化之力,對於這種邪-惡的冥妖王一定有著巨大的作用。

一紅一百兩道無比亮麗的靈流順著兩把靈劍向著下面的熾洪飛速竄去。

突然兩人都清晰感知到手中的靈劍刺空了,熾洪的氣息隨之憑空消失了,瑩樂和空天遲疑了片刻收回了靈力,手中靈劍也恢復了正常,而地上的熾洪確實消失不見了,五個人迅速彙集到一起,做出最強的防護之態。

可風結出了一個風之結界將五人護在其中,一個個催動最強靈力感知搜尋著熾洪的氣息,從剛才的情況來看熾洪可能會對他們發動突然的襲擊,要是讓熾洪偷襲得逞那後果是無比可怕的。

「在那裡!」水瑩率先感知到了熾洪的氣息。。

… 84_84405第二十三章

「你們的實力果然不簡單竟然可以刺傷我。」熾洪從一個黑色的漩渦中鑽了出來,在他的腰間有一個傷口,一絲絲黑色的靈流正從那裡流散出來。熾洪將手輕輕按上傷口,突然有大量的靈流從四周彙集過來自動進入了熾洪的傷口,該傷口在快速復原,這就是冥妖王擁有的強大靈吸之術。

「那麼開始第二輪吧。」熾洪狠狠揮了下手中的刀,對著空天們五個輕蔑道。

空天們五人警惕的看著熾洪,熾洪的氣息比剛開始的時候強大了很多。

此時天靈城外,除妖師們佔據了絕對的優勢,這群冥妖還沒有吸收過人類的靈魂,實力大多都在中級的除妖師階段,只是憑藉著不死之身強撐著,除妖師們很快了解到這一點冷靜了下來從容地應對著,冥妖們的數量在急速下降,很快只剩不到三十個。

除妖師們開始將這些冥妖逼迫到一起然後結出巨大的結界將他們困在其中,凈化型的除妖師們釋放大量凈化靈流到結界之中,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和冥妖們進行正面的戰鬥了,藉助凈化靈力將他們凈化掉就可以了。

熾洪感知到城外的情況后臉上出現了一絲苦笑,他帶的冥妖竟然快就被制服了,那麼這件事情很快會被其他冥妖王感知到然後趕過來的,他要及時享受這最後的戰鬥了。

熾洪揮緊刀向著空天們迅猛地沖了下去,飛速揮刀接連斬出上百道紅色的靈刃,這些靈刃彷彿有自我的意識自主改變著軌跡向空天們斬殺過來。

五人急忙分散開閃避,水瑩飛速遠離開,追擊她的靈刃停了下來。

空天們四個衝到了下方的城池中藉助房屋飛速閃避著,追擊的靈刃不時撞擊到房屋上爆炸開來,空天們已經顧不上這些房屋了。

四人順利閃避開了大部分靈刃之後飛速彙集到一起,剩餘的十幾道靈刃追到了他們身邊。四人一起揮劍,四道巨大的靈流擊打出去將這些靈刃一下子粉碎掉了。

熾洪兇猛地沖入了四人之中,空天們四個默契配合著迎擊而上,熾洪以一對四絲毫不落下風,空天們四個急忙分散開,熾洪突然一分為四變成了四個人分別沖向空天們。四個熾洪竟然都有著無比強大的氣息。

四個熾洪揮刀向著空天們每一個斬了過去,其揮斬的力度極其強大,空天們四人根本阻擋不住被狠狠擊飛出去,下刻四人被完全孤立了開來。

每個熾洪都發出狂喜的笑聲,瘋狂的斬擊著各自的對手。這是*裸的白刃斬,熾洪的刀身閃爍著紅色的靈光,散發出奇異的灼熱,空天們四個艱難地應對著。

水瑩在遠處凝出上千的細小靈刃分散開向著四個熾洪擊打而來,熾洪的周身瞬間出現了紅色的靈流,這些靈刃還沒有靠近他身體就燃燒成了虛無,熾洪瘋狂享受著戰鬥。

空天們四個很快處於絕對的劣勢,熾洪卻絲毫沒有下殺手的意思,就像是在玩弄空天們一樣。

城池外的冥妖們在結界中迅速衰弱著,突然有大量的冥妖氣息從南面向這裡急速而來,這氣息比這裡的冥妖們的氣息要強大很多,所有除妖師不由再次慌張起來。

大長老馬上指著結界中被困的冥妖厲聲道:「不要亂,我們的力量是足夠強大的,這些冥妖就是最好的證明,現在不論再來多少冥妖我們都能將他們全部擊殺的。」

大長老說完揮手將一股巨大的靈流打進結界之中,巨大的靈流擊在了其中一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冥妖身上,該冥妖瞬間化成虛無。凈化型除妖師跟著發動了攻擊,結界中的冥妖們轉眼都化成了虛無,所有的除妖師頓時精神大振,是的,他們擁有擊殺冥妖的力量不論來多少冥妖他們都能應對的。

城池中的空天們和熾洪也都馬上感知到了這急速而來的冥妖群,熾洪突然停止了攻擊,四個分身彙集到一起合為了一體,空天們也急忙彙集到一起。

熾洪沒有再發動攻擊急速升到了高空,看著空天們無奈的笑著道:「今天只能這樣了,沒有想到來的是她,和你們戰鬥很開心。」

熾洪說完馬上飛速離去了,空天們吃驚不已完全搞不明白熾洪是怎麼回事。

空天們當然無法搞明白,因為熾洪也不清楚自己。

熾洪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成為一個冥妖王,他更加不知道自己存在的理由。在一開始他對戰鬥也沒有絲毫的興趣整日活在無盡的空虛中,後來熾洪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喜歡上了戰鬥。


這一次他完全是為了戰鬥才來到現世的,但見識了空天們的力量后他不由產生了失望,空天們的力量遠遠不足以做他的對手,更加不是其他冥妖王的對手,這一次空天們輸定了。

熾洪在離開天靈城后刻意放慢速度瀏覽著一座座城池,或許他可以對這個世界產生一點興趣,這樣他就可以不再活在無聊中。


突然一個男子無聲無息地憑空出現在熾洪的身後,熾洪微微覺察到了什麼,急忙轉身,該男子正一臉笑意看著熾洪。

「夜淵大人!」熾洪吃驚而高興的喚道。

「你怎麼也出來了,是為了戰鬥嗎?」夜淵笑著問道。

「是,我剛在天靈城和五個年輕的除妖師進行了一場戰鬥,但他們太弱了根本無法打敗我,而且魅影去了,這樣一來那個城池會被毀滅掉吧,我們返回現世究竟是為了什麼啊?」熾洪突然對此產生了興趣。

「這個說了你也無法理解,但在將來你或許會知道。」夜淵意味深長的說道。


熾洪完全不明白夜淵的話。「這個世界的美好在如今的人界是見識不到的,我帶你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真正的美好吧。」夜淵轉開了話題。

熾洪微微點頭表示答應了。夜淵將一隻手按上了熾洪的肩膀兩人瞬間消失不見。

空天們五個飛速向著城池外面衝去,新來的冥妖更加強大。

「究竟是出現了多少的冥妖啊,現在幾乎整個人界都在遭受冥妖的攻擊吧。」雲飛憤怒而痛苦的向著空天問道。

在天黑后他們就接連接到了被冥妖攻擊的消息,然而竟然是上百個城池,接著冥妖的氣息竟然也出現在天靈城外,他們急忙出來迎戰。

好不容易將這些冥妖解決了卻是又來了新的冥妖,這樣下去他們不可能一直勝利的,而且其他城池根本不可能有對抗這麼多冥妖的力量應該已經淪陷了。

空天沒有回答雲飛,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空天此時只希望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存在,只有神可以拯救他們了。

在妖界也出現了大量的冥妖,這些冥妖瘋狂的攻擊著,妖怪們靠著本能反抗,弱小的冥妖很快被殺死了,但那些強大的冥妖則是很快就吞噬了大量的妖怪從而獲得了更強大的力量。

而冥妖王隨意發動一個靈吸之術就可以瞬間殺死上百的妖怪,妖界很快處於了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而到現在為止竟然沒有一個犬妖和貓妖出戰,強大的妖怪們對此疑惑不已。

界天們不是沒有出擊而是無法出擊,界天收到消息后馬上和木京帶領強者出發了,然而在犬族的邊界地區他們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住了,任憑界天們如何攻擊都衝破不了這個屏障,他們如今被完全困在了領地里。

此時,基因和舒硯讓屬下的冥妖們隨意行動後向著南方的雨林飛了過去,瑩焰告訴他們那裡的雨林是這個世界上難得一見的美景,兩人已經迫不及待去見識一番。

冥老帶領著兩百多冥妖來到了妖界最大的森林中,這裡生活著上百萬的妖怪。

冥老揮手讓屬下隨意行動然後在森林上空緩緩行走了起來,從冥老體內溢出了大量的黑色靈霧,被靈霧覆蓋住的樹木瞬間枯萎掉了,妖怪們則是瞬間化成靈流彙集進了冥老體內。

這是冥老的靈吸之術,身為一個存在了幾千年的冥妖王,他的靈吸之術幾乎是吞納天地的,很快有數萬的妖怪被冥老吸收掉了,冥老的身子在慢慢的變化,本來是一個老人,如今變成了四十歲的中年男子。

這是冥老另一個可怕之處,正常的冥妖王無法再像冥妖那樣藉助吞噬不斷的變強,但是他冥老可以,只要可以繼續吞噬他就可以不斷變強,等到他恢復到青年的狀態后就會變得無比強大。

但這是有代價的,這份力量很快就會喪失而且對冥老造成巨大的反噬。冥老在恢復到三十歲左右時停止了吸收,這樣對他來說就可以了。

妖界另一處,一個成熟的女子靜靜坐著一座山峰之上好像睡著了,她的感知卻是瀰漫到了周圍上千里,她是實力和冥老相當的冥妖王,叫做紫姬。她不是為了戰鬥而返回現世的,而是感受這個世界,順便尋找夜淵。

蜀山之上,尊淵們雖然被封印了力量還是清楚感知到了這些冥妖的氣息。

所有人震驚不已卻是什麼也做不了,但尊淵們突然發現妖界有一個地方完全沒有冥妖的氣息那正是犬族和貓族的領地,而且兩族的妖怪也沒有出動。

知道這一點后尊淵猛然很肯定夜淵的目的真的不是毀滅這個世界,但究竟是為了什麼,尊淵越來越想知道了,尊淵堅信這背後一定有著巨大的秘密。

這一晚註定過得無比緩慢如今才只是半夜。。

… 84_84405第二十四章

空天站在除妖師們的最前面,作為統帥他要首當其衝,雖然剛經過一場大戰,他們的靈力並沒有下降多少,倒是其他除妖師們靈力下降了不少,治療型的上百除妖師們忙碌的給他們進行著治療。

瑩樂站在空天的身邊,在瑩樂身後是上百人柱力。

劍陽城中,皇劍親自帶領著三百多除妖師在全力阻擋,進攻的冥妖還被抵抗在城門外。了解到這點的空天微微舒了口氣。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確保天靈城不會淪陷,否則整個人界都會出現巨大的混亂,如今他必須全力打敗來犯的新一批冥妖。

濃郁的黑雲率先向著天靈城池壓了過去,緊接著上百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空天們的視線之中,這是已經吞噬了很多人類的冥妖,他們完全化成了人類的樣子,身上除了冥妖的死亡氣息還有強大的靈力氣息。

那麼這些冥妖的力量絕對已經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空天露出一絲苦笑,或許這一次他會被殺死的。

空天深情的看了眼的瑩樂,瑩樂立刻察覺到了拉住了空天的手,她知道空天的想法,接下來要是真的會死她會和空天死在一起的。

這群冥妖一共不到一百個,在空天們對面上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一個個滿臉貪婪的笑意,現在在他們面前的除妖師都散發著強大的美味靈力,和尋常的人類幾乎就是天壤之別,吞噬掉這麼一個除妖師就可以讓他們提升很多力量。幾個冥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衝出去了,但是好像在顧忌什麼,不敢隨意踏出隊伍一步。

因為他們中有冥妖王,沒有冥妖王的命令,冥妖不能隨意行動也不敢隨意行動,否則冥妖王隨便就可以將他們吸收掉,而與他們同來的冥妖王更是讓他們恐懼的存在。

這些冥妖沒有率先攻擊,空天們也不敢隨意妄動,治療型的除妖師們抓緊時間繼續治療。

冥妖們終於出現了一陣騷動,隊伍中間讓開了一條道路,一個紅衣的女子從後面緩緩走了出來,那是一個有著詭異之美的女子,烏黑的長發緩緩飄舞著,眼珠是黑色的,黑的比夜色都要深邃。

她在冥妖們的前面站了下來,看著面前的空天們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淡淡開口:「熾洪那個傢伙來過這裡吧,你們打敗他了嗎?也是,那個傢伙可是我們之中最弱的一個,挑選的屬下也是冥妖之中最弱的,真是一個愚蠢的傢伙呢。」

空天們靜靜的聽著,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這個女子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語,女子說完猛然冷冷地盯著空天們道:「我叫魅影,冥妖王之一,記住我的名字,不幸到冥界的話或許可以去找我。」

魅影說這話的同時揮手示意,身後的冥妖馬上像瘋狂的野獸一樣撲向空天們而去。

空天率先和可風們沖了出去,身後的除妖師和人柱力們也馬上發動了攻擊。

這些冥妖和剛才那些相比強大了太多太多,一個個冥妖手中凝出了刀來攻擊強勢而狠毒,他們只進行純粹的攻擊,因為作為不死之身他們根本不用擔心被攻擊,除妖師們馬上被壓制住了。

空天們五個一起向魅影衝去,魅影瞬間消失掉了。下刻出現在一個長老的後面,該長老遲疑了下才感應到異樣,急忙轉身,魅影揮手間一道紅色的靈流輕易擊穿了長老的身體,魅影看著空天們露出一絲笑意飛速退開。

這個長老的身體瞬間被紅色的靈流吞噬整個人化成靈流融入了附近一個冥妖體內。魅影瞬間又出現在另一個強者身後,很快就有七個人遭魅影攻擊化成靈流被吸收掉了。

空天們完全鎖定不了魅影的氣息,魅影突然主動向著空天們五個沖了過來,空天們急忙釋放全部靈力迎了上去。

魅影的速度極快,五人只見一道紅影閃過,下刻魅影出現在水瑩的身後,水瑩的周身有純潔的靈力罩,但是在魅影面前竟然猶如虛無,魅影輕鬆穿過伸手向著水瑩抓去。

空天們四個急忙合力攻擊,雲飛瞬間靈力全開,全身被濃烈的紅色靈力包裹著,這是先天靈力,雲飛自己催動了先天靈力。

雲飛飛速衝到了魅影身邊直接揮拳擊打而下,一個紅色的靈力罩出現在魅影周身輕易擋住了雲飛的攻擊,漫天的火浪爆發開來。

魅影的手按上了水瑩的肩膀,水瑩只感到自己墜入了無盡的黑暗深淵馬上失去了意識癱倒在魅影的懷中。雲飛更加兇猛的攻擊,現在他本身就是一件最強的武器。空天們也沖了上來和雲飛一起進行攻擊。

魅影的靈力罩出現了裂痕,魅影微微皺眉然後冷冷一笑,猛然將懷中的水瑩向著雲飛扔了過來,雲飛下意識的伸手去接但馬上又停住了,現在的他不可以接觸水瑩,雲飛急忙往旁邊閃避。

魅影瞬間到了雲飛面前,揮手間一股巨大紅色的靈流從其手中向著雲飛打出,雲飛完全來不及閃避被重重打中胸口飛了出去。

一切還沒有結束這股紅色的靈流竟然吸附在了雲飛的胸口像是毒一樣在腐蝕雲飛,雲飛胸口的靈流瞬間被腐蝕掉,這股靈流繼續向著雲飛的身體侵入而去。

魔不朽 ,他的意識漸漸喪失了,「雲飛!」可風呼喚著向著雲飛追去。

魅影在將雲飛打飛后瞬間又把水瑩抓在懷中,輕輕撫摸了一下水瑩的臉流出一絲莫名的笑意,完全不把身邊的空天和瑩樂放在眼裡。

「放開我師妹!」水瑩厲聲道,卻掩飾不住語氣之中的緊張和擔憂,現在魅影只要想就可以瞬間把水瑩吸收掉吧,空天和瑩樂不敢輕舉妄動。

「你要做什麼,難道是想用人質要挾我們嗎?」空天想了一會開口向著魅影問道。


「要挾你們,你們似乎把自己看的太強了。」魅影冷冷地笑道。

魅影說完空天和瑩樂猛然覺得頭頂之上有什麼東西,急忙抬頭看去,在兩人的頭頂之上出現了一大片紅色的靈雲,從其中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空天和瑩樂抬頭看去的瞬間雲團中產生了劇烈的震動,頃刻間十幾道紅色閃電從雲團之中擊落了下來,空中閃過耀眼的紅光,十幾道紅色閃電擊落地面並沒有消失而是形成雷電之柱將空天和瑩樂包圍了起來,十幾道閃電隨之向著兩人擠壓過去。

空天和瑩樂急忙催動靈力來進行瞬移,這十幾道閃電擁有的力量無比強大完全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但是空天和瑩樂猛然發現他們無法正常的催動靈力以致根本無法進行瞬移,那麼毫無疑問會被閃電擊中的。

「我愛你!」空天突然對著瑩樂道,然後瞬間催動全部本源靈力將瑩樂抱住,從空天體內爆發出濃郁的白色靈流來化成一個白色的繭將兩人完全包裹住了。

「笨蛋,我才不會讓你為我犧牲的。」瑩樂狠狠一驚后笑罵道也瞬間釋放出了本源靈力,從瑩樂體內爆發出濃郁的紅色靈流融入了這個繭中。

十幾道閃電擊打在了這個繭上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同時另一處也發生了一個劇烈的爆炸,是雲飛身體表面的先天靈流自主爆炸了開來,雲飛重重撞擊在了地面上,無比炎熱的紅色靈流爆發開來將地面炙烤成了焦土。可風被爆炸的靈波沖飛了出去。

爆炸過後魅影釋放的紅色的靈流卻是沒有被炸開反而飛速纏繞上了雲飛的全身,在雲飛體內也充滿了大量的紅色靈流,這些靈流彷彿是一個可怕的生物在侵蝕佔據著雲飛的身體。

事實正是如此,這股靈流相當於魅影的一個分身,等它完全佔據雲飛的身體和靈魂后就會獲得真實的存在。


「雲飛!」可風飛速衝到了雲飛的身邊結出一個結界將雲飛籠罩住然後試著將包裹著雲飛的靈流祛除,然而可風釋放的靈流一接觸這紅色靈流就被吸收掉了。

可風急忙用靈魂傳音呼喊雲飛。

紅色的靈流侵蝕進了雲飛的靈魂空間,卻是無法侵蝕進雲飛的靈魂之中,猛然雲飛的靈魂空間中出現了無比濃郁的黑紅靈流來,瞬間將這紅色靈流吞沒了繼而向外洶湧而出,侵蝕進雲飛體內的靈流被快速地反噬掉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