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齊和陸洋抬頭看著他倆站在一起的畫面,竟會覺得如此般配,史蒂芬搭著袁彥的肩笑著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叫史蒂芬,是小彥的朋友,我們是青梅竹馬,哦,不對,嗯,反正就是那意思一個地方長大的」,袁彥聽著這話怪怪的,心想:誰跟你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想掙開史蒂芬的魔掌,這傢伙不知道抽的什麼風就是不撒手,

秦齊:「你好,我叫秦齊,和袁彥在一個班」

陸洋向史蒂芬輕微點頭:「你好,我叫陸洋」

史蒂芬看著陸洋稜角分明的臉心想:嗯,不錯,謙遜有禮,真人比照片更好看,難怪袁彥這小子會念念不忘。突然背後被狠狠地掐了一下,袁彥皮笑肉不笑地說:「鬆手–」

史蒂芬痛得咬住嘴唇,朝秦齊和陸洋笑,

秦齊:「那你們關係一定很好咯」

史蒂芬笑道:「那是肯定的,我最喜歡他了,我們家小彥雖然看起來沒心沒肺,但是我知道他心裡也很喜歡我,一直把我當親……(背後又被掐了一把)哥哥一樣看待,咳咳……呵呵」

袁彥掙脫推開史蒂芬的手,真想揍史蒂芬一頓:我什麼時候喜歡你了,臭不要臉!越描越黑!

對陸洋和秦齊說:「你們別聽他瞎掰,走,我們去上課了」,打開車門,將書包挎在肩上,拔走車鑰匙,將史蒂芬的車鑰匙放在車頂上,白了一眼史蒂芬走了,秦齊和陸洋笑著和史蒂芬告別:「byebye!」

史蒂芬揮手:「byebye!」,看著他們進了校門,史蒂芬疼地忍不住齜牙咧嘴,不停地揉被掐得發紫的地方,咬牙切齒地說:「這傢伙,真沒良心,幫他忙還掐我,下手真狠,疼死我了!」

三人並排走在校園裡,成為了一道風景,引來無數的學生駐足,回頭看。

進了教室,同學們都圍了上來走到袁彥旁邊,把陸洋和秦齊他們也圍住了,

李橋:「彥哥,你終於來了,好久不見,我們可都想你了」

曲悠悠:「對啊,你以後經常回來上課吧,省的某些人思念成疾!」說著將低頭害羞微笑的龍絮推到袁彥面前,袁彥透過龍絮看著陸洋的眼睛笑了:「是嗎?我也很想大家呢」,陸洋躲閃移開袁彥投來的目光,將書包從肩上拿下,對擋在前面的同學說:「麻煩讓一下」,秦齊回頭看了一眼袁彥,跟著陸洋走了,

曲悠悠:「當然是了,彥哥你最近好像瘦了不少」

秦齊走到陸洋前面,拉著他走到課桌上坐下,將書包掛在椅子上,低著頭一聲不吭,陸洋感覺他不對勁:「你怎麼了?」

秦齊在課桌下的手握緊了,良久:「以後,你不許單獨和袁彥待在一起!」

陸洋聽了心怦怦跳:「不許?這是命令嗎?為什麼?」

秦齊霸道地說:「反正就是不允許!你眼裡只能有我一個人!」,說完又臉紅害羞,背著陸洋趴在桌上不說話了。

陸洋抿嘴笑了,戳了一下秦齊的背:「你是不是吃醋了?」見秦齊沒有理他,繼續戳:「是不是?」

秦齊耳根通紅,嗔怪道:「明知故問!」

陸洋沒有馬上回答他,不慌不忙地收拾書包,將教材從包里拿出來,

秦齊沒聽見回應,坐起來轉過身看著陸洋:「你答不答應?」

陸洋:「……」

秦齊坐近,將陸洋手裡的書搶過放下:「我問你話呢?」 房間內,紅太狼看著剛進門的葉浪,她激動的直接撲到了葉浪懷裡。

執掌狼窩數年,紅太狼知道葉浪今天所做的事情對狼窩而言意味著什麼。

改變,徹徹底底的改變。

他們這群之前不敢見到光的人,終於明天早晨,可以大膽的走到人群裡面,告訴弧邦國那些老百姓,他們是狼窩的人了。

葉浪心裡自然也開心不已,本來過來打算給龍兒報仇的,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意外收穫。

輕輕將紅太狼抱了抱,然後兩人鬆開后,葉浪對其認真說:「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能有點難,但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好。」

「額?還有什麼要做的嗎?」紅太狼眼神中充滿了困惑,好奇問。

葉浪點點頭,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有了。」

「那你說說看。」紅太狼說著話,便給葉浪倒了杯水。

葉浪端著水杯,稍作沉吟,然後對紅太狼認真說:「現在狼窩未來的道路我們已經鋪平了,剩下的就是你們怎麼走了。你也知道,改革的道路並不好走,尤其是對於狼窩這樣的團隊而言,想要讓狼窩的所有人全都改掉以前動不動就違法的毛病顯然可能性並不大。所以,有些事情還要你站出來。」

紅太狼點點頭,思慮道:「這個我明白,其實帶領狼窩這麼長時間,我也知道狼窩中某些成員已經養成了讓人很是無語的習慣。但我覺得只要辦法對,儘快改變過來還是沒多大問題的。」

葉浪好奇問:「那你說說看,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這個我暫時還沒想好,不過聽你剛才那話的意思,你們要離開這裡了嗎?」紅太狼好奇問了句。

葉浪點頭,微微一笑說:「是啊,我來弧邦國這邊也有好幾天時間了,是應該回去了。」

「啊?這麼快啊?」紅太狼很是驚訝的站起身來,眼神中滿是不舍的目光。

葉浪看到,走過去摸了摸紅太狼的臉蛋兒,微笑著說:「放心吧,我肯定還會過來看你的,再說了,就算是要走,我也不是今天晚上走呀。」

「那你大概什麼時候走?」紅太狼又問。

「估計也就是這兩天吧,等我手下兄弟回來了,我們再商量決定。」葉浪說完,繞過這個話題,對紅太狼繼續說:「我們還是先說說改變狼窩現狀的方法吧。」

「這有什麼好說的?能改變的人留下,不能改變的人直接離開。」紅太狼貌似下定了決心,對葉浪直言道。

「額?這樣可以嗎?」

「現在也只剩下這一個辦法了,弧邦國這邊只要戰事平定下來之後,我們狼窩肯定是要發展經濟的。你之前也說了,從你開始當大灰狼起,狼窩的人就不能在做犯法的事情,況且那天我們也已經與艾達公主商量好了,到時候只要我們狼窩做正兒八經的生意,她們不僅僅在經濟上支持我們,而且還要免稅三年。這樣好的條件,狼窩一旦錯過,等到下一次,我們面臨的很可能就是滅頂之災了。」紅太狼語重心長的說。

葉浪想了想,掏出一支香煙來,點燃吸了口,然後對紅太狼微笑著說:「行,既然這樣的話等我這幾個兄弟回來了,到時候你將狼窩所有人全都召集起來,我再和大家好好談談。」

隨著葉浪說完,紅太狼點頭道:「嗯,這個我已經通知過了,現在在國外執行任務的人,我都已經讓他們回來了。」

「好。」葉浪輕輕點頭,然後便微笑著將紅太狼擁在了懷裡……

次日早晨,出去執行任務的龍魂等人都已經回到了狼窩總部。

地下室內,幾個人見面后,紛紛神采奕奕的相互之間開始打招呼。

打過招呼后,龍龍來到暗門門口,手指著暗門對龍魂等人說:「瞧瞧,都這個點了,咱們少主還在裡面做哪些沒羞沒臊的事情呢。」

「我去,龍龍,你可小心點哈,千萬別被少主給聽到了。」龍一在旁邊提醒。

「怕什麼?這個房間我進去過,裡面隔音效果出奇的好。」龍龍說完,居然還朝著暗門踹了兩腳。

「你們瞧瞧,效果好吧?這樣用力踹都沒事。」龍龍得意洋洋的笑著說完,正要轉身,卻不想身後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果然好啊,厲害厲害。」

這聲音,不是葉浪的還能是誰的?

葉浪雖然昨天晚上的確做了不少次沒羞沒臊的事情,可這也不耽誤他早起啊。

早晨別人還在休息的時候,葉浪就已經起床去外面轉悠了。

而且,在第二街,葉浪還找到了那天激戰時失散的李大雄。

對於李大雄,葉浪還是有點好感的,不因為別的,就因為李大雄那天因為他是華夏人而給葉浪的一條羊腿。

李大雄那天在街道剛開始倒是與葉浪等人一起與奧古斯的人對峙,但是當他看到葉浪與龍龍兩個人沒了蹤影,四周槍聲不斷的時候,出於自己的安全,李大雄便躲在了自己小店的地窖裡面。

直等到槍聲結束,當李大雄晚上十二點偷偷摸摸從地窖爬出來后,他發現整條街道已經沒有了一個人的蹤影。

儘管如此,李大雄還是在地窖里連續躲了好幾天時間。

畢竟,他知道奧古斯在阿寺爾市實力雄厚,這樣的人死在了自己店裡,看樣子自己是時候捲鋪蓋回國了。

可沒想到,當他在連續躲了幾天,準備就在這一兩日跑回去的時候,沒想到早晨剛睜開眼,他居然聽到了葉浪的聲音。

剛開始以為是幻覺,可是當他小心翼翼的從地窖里爬出去,再看的時候,沒想到果然是葉浪。

就這樣,兩個人在李大雄的店裡面交談了會,葉浪便帶著李大雄直接來了狼窩總部。

只不過,到現在葉浪都還沒告訴李大雄這裡就是狼窩總部,他只對李大雄說自己幾個朋友在這邊。

李大雄是認識龍龍的,所以在看到葉浪朝著龍龍身邊走過去的時候,他懸著的心也放下了。

況且眼前還有這麼多華夏人,李大雄就更不用擔心什麼了。 第八十四章怎麼哄「女朋友」

陸洋湊近溫柔地說:「你說的我保證不了,但是我可以答應你,今後不管發生什麼,我絕對不會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難道對我你還不放心嗎?」

秦齊聽了陸洋的話心裡很感動:「我肯定是相信你的,我是不放心袁彥,那小子的眼神從來沒離開過你」

陸洋心裡偷樂,蹭了一下秦齊的肩膀:「你這醋勁也太大了吧,別想太多,我和他之間沒有什麼」

體育委員劉力從教室門口大步流星走到後排課桌上,將書包甩在課桌上,大長腿跨過椅子坐下笑著調侃:「兩人在說什麼悄悄話呢?是不是有什麼姦情瞞著我們大家?」

秦齊拿本書砸了一下劉力的頭:「有姦情也不告訴你!」

劉力笑著拿手擋,瞟了一眼門口被圍攻的袁彥:「彥哥來上課了,難得啊」

樓上,Daniel坐在教室里抬頭認真聽課,

語文老師正在台前深情地念詞:「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老師念完之後,Daniel腦海里浮現的是秦齊的笑臉,乾淨清秀的眉眼,他走向自己的時候篤定的眼神,想到這裡,Daniel的心跳加速,臉頰開始泛紅,突然手裡振動的聲音將他的思緒拉回,Daniel打開手機快速瀏覽信息,

王岩:Daniel,明天下午有一個腕錶廣告拍攝,你記得吧?

Daniel:記得,我已經向老師請假了,今天岩哥你怎麼有空聯繫我了?

王岩:其實我給你發信息,主要是想和你說有空去看看肖總吧,他最近有點反常,我有點擔心他

Daniel想起肖瀾那天在拍攝現場幫王岩整理領帶時兩人站在一起的曖昧距離,

回復道:他怎麼了?你不是和他關係非常好嗎?你去不就可以了?

王岩:你知道他心裡最在乎的是人是誰

王岩發完這條信息捂住額頭,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他如果在乎的人是我,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Daniel看到王岩的簡訊:「最在乎的人,是我嗎?在乎個屁!兩周都不聯繫我,誰搭理你?自生自滅,自求多福!」說完,將手機丟進課桌里,

同桌李亞聽到Daniel的話,湊過頭對他說:「行啊沈浪,你成語進步不少!」

Daniel懵:「什麼?」

李亞:「我說你成語實力進步了,剛剛用的也很好」

Daniel笑:「真的嗎?」

李亞笑著點頭:「真的真的!」

Daniel一秒止住笑容:「你偷聽我講話?」

李亞收斂笑容否認:「我沒有」

Daniel:「你有」

李亞:「我沒有」

Daniel:「你有!你有!」

李亞沒轍,怕旁人聽見,小聲說:「好吧,我有,你小聲點!等下被老師聽見了,哎,八卦一下,你剛剛說的她是誰?你女朋友嗎?」

Daniel看著語文老師的筆記,開始一邊低頭摘抄一邊回答:「不是」

李亞:「我都聽見了,你說她最在乎你,還說好幾天沒聯繫你了,怎麼,你們吵架了?」

Daniel皺眉,放下筆:「嘖,李亞,怎麼以前沒發現你這麼八卦?」

李亞委屈:「切!不願意說就算了,作為朋友,人家還不是擔心你的終身幸福,好心沒好報」

Daniel偏頭看了一眼李亞委屈巴巴的樣子,心裡又不忍,畢竟李亞裝無辜裝委屈,那他的這副清骨皮囊還是很適合的。他搭上李亞的肩,問道:「你……知道怎麼哄女朋友?」

李亞聽了這話委屈臉消失得無影無蹤,馬上來勁,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必須的!」

這時下課鈴聲響了,李亞拉著Daniel往教室外面走,

Daniel:「哎,你幹什麼?去哪裡?」

李亞:「下節課體育課,趁著這個時間間隙我給你取經」

Daniel:「取經?又不是演西遊記唐僧」

李亞:「你就別問了,我帶你去個安靜一點的地方」

Daniel被拉著下樓,重心有點不穩:「李亞你慢點!」

迎面撞上秦齊正在上樓,看著Daniel被拉著跑,很不情願的樣子,秦齊反手一把抓住Daniel的手臂,將他帶到身後,對李亞說:「你誰呀!幹什麼拉拉扯扯的?!這是樓梯很危險的你知不知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