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銘藉助劉飛對於穴道的精確認識恢復了傷勢,但是秦銘還真是沒有想到,凌風這裡竟然有恢復經脈的靈藥,因此秦銘就不用再去天坤山了。

當下就在這裡恢復了自己的傷勢,實力精進到了造化七重天的境界。秦銘也沒有在百族戰場過多的停留,而是趁著這個機會回到了浩風國。

浩風國現在已經是一片平和,侯家已經被白家所滅,蕭天為了秦銘這個小子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安定了浩風國的事情之後,秦銘帶著白冰再次前往百族戰場。冷破雲見到秦銘再次來到這裡十分的驚訝。「秦銘,你小子真是不知道好歹,怎麼敢在回來呢?」對於冷破雲來說,秦銘這個小子能夠從那些人的手下逃走,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個小子怎麼還敢在回來呢。

「冷家主,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查清楚的。」秦銘眯著眼睛說道,補天院的人,秦銘是一定要找到的。

「麻煩冷家主給補天院的人發送消息,小子在這裡等著。」

前妻有毒:反派BOSS滾遠點 ,真是不知死活。

「秦銘,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他們現在正在找你呢,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開玩笑呢。」冷破雲覺得秦銘這個小子有些狂妄了,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開玩笑呢。

「麻煩冷家主了,這件事情小子是一定要弄清楚的。」秦銘說道。

冷破雲看到秦銘的意思十分堅決,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嘆了一口氣,發令通知了補天院的人。

這次補天院的人來的還真是不少,為首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

這個老者看了秦銘一眼,笑著說道:「小友就是秦銘吧。」

「不錯。」秦銘應了一聲,眼前的這個老者實力剛強,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不過看到這個老者秦銘的心放鬆了一下,他並不像前些時候看到的那幾個人,上來就打算要了秦銘的性命。

那次若不是因為有凌天幫忙的話,秦銘根本就沒有活命的機會。

「小友的天資極高啊,呵呵。」老者笑著說道,語氣之中包含著一絲欣賞。

「不過那幾位前輩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們還說小子是毀天體質呢。」秦銘笑著說道,這件事情秦銘至今仍然記憶猶新。

「小友身兼兩種神功,又怎麼會是毀天體質呢。」老者笑著說道,他自然是能夠感覺到秦銘身上的那兩股亘古未有的氣勢。「不僅如此,我們恐怕還要仰仗小友呢。」

「仰仗我?」秦銘眯了眯眼睛問道,搞不清楚這個老者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不錯,我們要仰仗小友進入異界。」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道,那結界越來越不安穩了,單單是抵擋實在是太過於被動了,他們想要主動出擊,而秦銘恰巧是最為合適的人選。

「進入異界?」秦銘有些搞不清楚。

「不錯,我想要讓小友進入異界,搞他一個天翻地覆。」老者說道,這麼多年的守護已經讓他身心俱疲了。「小友也別忙著拒絕,若是不能夠穩定異界的話,我們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活命的機會,到時候別說是百族戰場,就算是大陸上面的浩風國也沒有可能倖免,我希望小友考慮一下。」

秦銘從冷破雲那裡自然也聽到過,這件事情確實是非同小可,「好吧,我可以答應你。」為了秦家的安危,秦銘也就只有先行動手了。

「我可以為小友再次精進實力。」說著這個老者連同他身後的人就開始給秦銘灌輸元氣。

秦銘藉助他們這些人灌注的元氣,加之融合了《雷神訣》和《火神訣》之後,實力突破進入了涅槃巔峰之境!

秦銘手中一抖,一把灰濛濛的長劍就出現在了秦銘的手上,身上的那些龍紋一陣變化,秦銘向著虛空劈出了一下,天空裂開了一道空間裂縫,秦銘一個閃身就走了進去。

話說秦銘在那個空間裂縫之中,四周的空間罡風,就像是刀一樣,使秦銘沒有想到的是,這些罡風所發出來的刀刃,竟然相當於玄級上品的武器,但是可惜的是秦銘現在的身體強度可是地級上品,這些所謂的罡風根本就不能夠動秦銘分毫。

秦銘落得地方好像是不太對,因為秦銘落在了一片森林之後,眼前還有一些小動物,秦銘看了它們一眼,笑了一聲,心中說道:「這裡的動物好象也有天陽一級的實力。」


NC征服者之女主為了男主 ,一個身高一丈多的狼,還能夠說是小嗎?)。一頭火紅色的獅子,比這個銀色的狼大一些。都向著秦銘發動了攻擊。

小狼發出的一道道風刃,而那頭獅子發出來的是一團火焰,秦銘皺了皺眉頭,心中說道:「怎麼這裡的東西一見面就要打架呢,真是的。」

那些風刃和火團還沒有到秦銘的身邊就已經自動消失了。秦銘從那兩個動物的眼中看出了一絲震驚,一絲恐慌,一絲不安,一絲害怕。

秦銘沖著他們笑了一下,看到秦銘笑了一下,兩個動物對視一眼,都向著遠處跑去,秦銘一揮手,這兩個動物就又被秦銘帶了回來,看到秦銘就在自己的面前,這兩個動物還是拚命的向前跑,但是卻沒有什麼效果。沒有過多久,它們兩個就都跑不動了,趴在地上,喘著粗氣,兩雙眼睛在盯著秦銘。

「喂,兩個小東西,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有你這些動物叫什麼名字?」秦銘問了一聲,聽到秦銘就自己小東西,這兩個動物的眼中都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但是想到秦銘的實力,他們兩個就沒有敢再拿那種眼神看著秦銘,而是老老實實的趴在那裡。

「喂,你們怎麼不說呢?難道是還沒有化形的原因?」秦銘口中說了一下,從口中掏出了兩粒丹藥來,就往它們兩個的嘴裡放,它們兩個還以為是秦銘給它們吃的什麼壞東西,一個個的都不肯吃,秦銘捏著它們兩個的嘴給灌了進去。

它們兩個就覺得喉嚨一動,這粒葯就咽了下去,眼中都是一陣絕望,秦銘看到就有些奇怪了,「那粒丹藥對他們可是非常有效的,他們怎麼還會有這個表情呢,哦,我知道了,他們一定是以為我給的東西有問題。呵呵。」

那兩個動物在吃了秦銘給的丹藥時,身體不住的抽搐,並且還慢慢的變小了,漸漸的變成了兩個年輕人,一個是銀白色的頭髮,一個是火紅色的頭髮,一個略顯瘦弱,一個略顯魁梧。

它們兩個看到自己現在並沒有什麼事情,心中覺得十分慶幸,又看到自己現在竟然化作了人身,心中覺得十分的震驚,它們兩個也不傻,也知道是秦銘那粒丹藥的原因。

現在他們兩個對秦銘十分的感激,「多謝前輩。」

「別什麼前輩不前輩的,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秦銘問了一聲。

「這裡是魔獸森林呀。」那個銀色頭髮的人說了一聲。

「哦哦,魔獸?」秦銘心中想了一下,雙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眼前的這兩個人一眼,口中問道:「魔獸?你們兩個也是了?」

「沒有錯,我們是八級額,現在已經變成了九級魔獸。」那個個火紅色頭髮的人說道。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十分的驕傲。

「怎麼?八級魔獸很了不起嗎?」秦銘問了一聲。

「當然了,跟前輩想必那是算不了什麼,但是一隻八級魔獸,就能夠在魔獸森林有一塊領土。」銀色長發的人說道。

「哦,那你們叫什麼名字?」秦銘問了一聲,

「嘯月天狼。」銀色長發的那個人說了一聲。

「烈焰狂獅。」火紅色頭髮的人說了一聲。


「哦哦,我知道了,跟你們說一件事情,我現在對這裡不是很熟悉,所以需要一些手下,不知道你們兩個人願不願意做?」秦銘問了一聲。

「不行。」兩個人都同時回答了一聲。

「為什麼?」

「因為我們是九級魔獸,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嗯。」秦銘點了點頭,口中說了一聲:「不錯,有骨氣!唉,不過可惜呀。」

「可惜什麼?」兩人問了秦銘一聲。

「沒有什麼,只是我打算再讓你們的實力漲一截的,既然你們不肯,我也就只好作罷了。」秦銘有些可惜的說了一聲。

「什麼?」這兩個人驚叫了一聲,對視一眼,口中都說了一句:「只要前輩能夠讓我們的實力再高一層的話,我們兩個就認前輩為主。」

「額,你們剛才不是說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的嗎?怎麼現在是什麼意思?」秦銘笑著說了一句。 「額,那個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前輩的實力,要是前輩能夠再幫我們一把的話,我們一定會認前輩為主。」那個銀色長發的說了一聲。

秦銘點了點頭,又從懷中掏出了兩粒丹藥,這丹藥秦銘連名字都懶得起,因為這種小丹藥還不配秦銘親自給它取名字,雖然在秦銘的眼中他們是小丹藥,但是在那二人的眼中,無疑是靈丹妙藥了。


兩個人對視一眼都吃了下去,沒有過一會兒,他們兩個人就從九級魔獸,一舉到了聖獸的級別,他們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就認了秦銘為主,因為他們知道跟著秦銘的話,那自己的實力還不是蹭蹭的向上漲。

「對了,剛才是怎麼回事?怎麼你們跑什麼呀?」秦銘問了一聲。

本來這兩隻八級魔獸,為了爭奪這一塊領土的統治權,來到這裡比斗,沒有想到,秦銘竟然會來這裡,他們兩個看到有人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就把怒火都發到了秦銘的身上,他們沒有想到自己最厲害的攻擊竟然不能夠傷的了人家分毫,當然是要跑了,現在想想,他們兩人心中想到:「要是知道有這個好事的話,我們還跑什麼。」

聽到他們的話,秦銘笑了一聲,口中說道:「現在都取一個名字吧,以後叫起來的話,也方便一些。」

「主人叫我烈焰就行了。」那個紅頭髮的人說了一聲,秦銘點了點頭,口中說了一聲:「不錯,烈焰,獵艷,呵呵。」

「多謝主人誇獎。」烈焰也笑了一聲。

「你叫什麼名字?」秦銘對著那個銀色發的人說道。

「額,這個,主人就叫我嘯天吧。」 先婚後愛:老公太霸道

「嘯天?這個名字不怎麼樣,我幫你取一個吧,就叫嘯月吧。」秦銘說了一聲。

「嘯月?曉月。」這個人喃喃的念了幾聲,「主人這個名字也有些···。」

「有些什麼?」秦銘問了一聲。

「沒有什麼,這個名字也有些太···好了,我配不上,還請主人再給取一個吧。」嘯月說道。


「既然你覺得好,那就行了,就叫這個名字吧。我覺得這個名字挺適合你的。」秦銘說了一聲。

「是,主人。」嘯月說了一聲,心中說道:「要是知道的話,就不取那麼威風的名字了,天哪,這個娘娘腔的名字,就要伴我一生了。」

嘯月的這個名字雖然是有些娘娘腔,但是日後這個名字足以震動三界,這個是嘯月沒有想到的,當然了,這個是后話了。

「這裡的實力等級的劃分是怎麼樣的?」秦銘問了一聲。

「哦哦,你們現在到了什麼境界?」秦銘問了一聲。

「我們到了聖獸的境界。」兩個人說了一聲。

「照這樣說的話,聖獸才有造化一級的實力。」秦銘心中說道。

「如果主人能夠再給我們一粒丹藥的話,我們一定會達到神獸的境界。」他們兩個人說了一聲。

「靠丹藥提升實力始終是有些不穩定,你們今天已經提了兩次實力了,要是在服用丹藥的話,對你們以後的境界會有所限制。現在重要的就是穩定一下你們的修為。對了,你們這個魔獸森林中還有多少只比你們實力還要強的魔獸?」秦銘問了一聲。

「不知道,它們那些人都在魔獸森林深處,我們沒有進去過。」嘯月說了一聲。

「這樣呀。」秦銘說了一聲,「算了,明天我們就去看看,順便再收一些人回來。」秦銘說了一聲,就把他們兩個人帶到了空間戒指中,讓他們在那裡利用這一夜的時間穩定了一下修為。第二天的時候,秦銘就把他們兩個人放了出來。「現在都會去把你們手下的六級以上的魔獸都給我喊過來,我要收了它們。」秦銘說了一聲,「我們在去魔獸森林的深處去看看。」

「是,主人。」兩人答道就開始向著自己的領地趕去。秦銘則是在魔獸森林裡看了一下,發現這裡竟然還有些靈草,「正好我有用。」秦銘心中說了一聲。大手一揮,方圓千里的靈草都被秦銘收了一個乾淨,沒有一會兒的時間,就成了一粒粒的丹藥,「嗯,還不錯。」秦銘口中說了一下。這些丹藥足以讓他們的修為最少提升兩個等級。

他們手下的人還真是不少,六級以上的魔獸竟然就有好幾千隻,秦銘看著就兩眼放光。「這是我的主人,我已經向主人效忠了,我希望你們也能夠跟我一樣。」

「大王,我們可是六級魔獸呀,你要我們做什麼都行,但是讓我們認這個人為主,我們做不到。」一隻小老虎對著嘯月說道,秦銘當然也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笑了一下,說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沒有這個能力呢?」說話的時候,秦銘放出了自己的一絲氣勢,眼前的這些魔獸紛紛被秦銘壓在了地上。

「主人的實力好強大呀。」嘯月和烈焰的心中想到。那些魔獸也是心中十分的震驚,「這個人的實力好強呀。」

「這樣,我有這個能力了嗎,你們跟著我,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我可以提升你們的實力,還能夠讓你們聽我講道。」秦銘說了一聲。

「好,我們服了。」那些魔獸口中說道,心中說道:「就連大王都認你為主了,我們還能說什麼。」

秦銘點了點頭,口中問道:「烈焰,嘯月,你們這個魔獸森林究竟有多少魔獸呀?」

「多少,沒有算過,怎麼說也要幾百億隻吧。」嘯月說了一聲。

「好,呵呵。」秦銘笑著說了一聲,心中說道:「幾百億隻,我就算是收上幾百萬也沒有什麼事情。」

秦銘的這一決定可是了不得呀,魔獸森林中可是亂了,秦銘抓的時候,還是抓了一些等級高的,實力強的,都是一些八級,九級魔獸,聖獸,神獸。

這些魔獸原來是不想歸順秦銘的但是在秦銘強大的丹藥攻擊之下,他們終於是妥協了,秦銘在他們身上下了禁制,要是他們背叛秦銘的話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秦銘所收的魔獸大約有一百隻,其中超神獸兩隻,神獸兩隻,聖獸十隻,剩下的就是一些九級魔獸了,還有一些資質不錯的八級魔獸。

秦銘給了這些魔獸一隻幾顆丹藥,使他們的實力都上升了幾個境界,沒有化形的那些八級魔獸,都已經有了聖獸的實力,至於那些超神獸,則是都到了靈獸的境界,其中有八隻超神獸資質很好,竟然已經到了獸皇的境界,秦銘就把這一百隻魔獸,交給他們八個人統領了,至於嘯月和烈焰,秦銘則是把他們留在了身邊,自己要是出去的話,有人惹到自己的話,就放狼咬他們。

秦銘又在這裡呆了一段時間,把《火神訣》交給了他們這些魔獸,這部功法簡直就是為他們量身打造的,就是在戰鬥中提升實力。把他們這些魔獸放到了空間戒指中,讓他們這些魔獸在那裡修鍊,嘯月和烈焰是最早跟著秦銘的,秦銘當然是不會虧待他們了,給了他們兩個一人一顆丹藥,直接就讓他們達到了造化三重天的實力。秦銘在嘯月的口中得知了,這個大陸上有五大帝國,還有一些小的公國,每一個大國的人口都過了百億人,而且全民尚武,拿起來兵器就能夠做戰士,還有獸族和精靈一族。秦銘打算到大陸上去看看,看看能不能再收一些人手。

這次出來的時候秦銘就帶了嘯月烈焰,還有白冰這幾個人。

「嘯月,烈焰,你們現在出去的話,難免過於太招搖了,這樣吧,你們把實力控制到八階魔獸的實力。」秦銘說了一聲。

「是,主人。」兩個人答了一句,就變成了一隻狼和一隻獅子。在秦銘的背後慢慢的走著。秦銘一邊收集著魔獸森林之中的靈草,一邊跟著白冰說說話,倒是也顯得很是自在。

沒有走多久,秦銘就聽到了遠處有打鬥的聲音,就帶著這些人向著那邊走去,看到的情況卻是兩群人在這裡爭鬥著什麼。

一群是只有十幾個人,一群是有好幾百人,看這種情況,秦銘知會了嘯月和這個赤焰一下。讓他們出手幫了那些人少的人一下。

「啊。」一片慘叫聲響起,「不好,是八階魔獸嘯月天狼的風刃,我們快走!」這個人看來是識貨的人,喊了一聲,但是他們這些人沒有來得及走,一團火焰就追上了他們,「八階魔獸,烈焰獅子!」那個人驚了一下,倒在了地上,他到死也不會明白,這裡已經是魔獸森林的邊緣地帶了,一般來說七階以上的魔獸都應該在魔獸森林的內部,不知道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剩下的那十幾個人則是緊緊地靠在一起,眼睛謹慎的看著遠處,他們也聽到了剛才那個人的呼聲,知道現在有兩隻八階魔獸在這裡,憑他們的實力根本就沒有什麼實力能夠抗衡八階魔獸的。 「你們是什麼人?」秦銘問了一聲。他和白冰做在嘯月的身上慢慢的走了過來,身旁還跟著一隻火紅色的獅子。

看到秦銘之後,他們這些人心中定了一下,看到秦銘坐在嘯月天狼的身上,他們心中驚了一下:「那可是嘯月天狼呀,就算是造化巔峰的高手也不可能讓它們認主的,這個人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了,還有一隻烈焰獅子。天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