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菲感激地回應道:「謝謝你醫生!」

「沒事!注意忌口,飲食清淡……最主要傷口不能碰水。」醫生難得又補充了幾句。

見醫生說完就要離開,秦菲急忙衝上前拽住了他的胳膊,仍舊一副緊張的樣子:「醫生,需不需要辦理住院?」

醫生顯然被秦菲的神情逗樂了,意味深長地瞥看了郁林俊一眼:「呵呵,您男朋友執意要回家治療,到底聽誰的?」

「哦,那還是聽他的吧!」

秦菲有些難為情地低下頭,臉上迅速浮現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郁林俊突然走到秦菲跟前,明知故問地調侃道:「喂,菲菲,你臉怎麼這麼紅?」

「啊?那個……一定是燈光的問題。」秦菲猛然抬頭瞥看了一眼郁林俊包紮好的胳膊,不由自主地做了一個吞咽口水的動作。

話說雖然是傍晚時分了,但醫院走廊這的燈壓根還沒開,秦菲這蹩腳的理由也忒讓人無語了。

郁林俊憋住笑意,故意裝出一副難受的樣子哀求道:「菲菲,我頭有點暈,要不你扶我一下好嗎?」

秦菲趕緊攙扶住郁林俊,神情緊張地提議道:「要不要我們再找醫生給你做個全身檢查?」

郁林俊微微沉吟:「你若是實在不放心的話,那就勞煩你今晚別睡的太沉,萬一我突發什麼狀況的話,你也好及時送我去搶救。」

看著這樣的郁林俊,秦菲心裡的煩躁越來越重,眼裡的視線也變得有些恍惚不清。

估計是因為剛才一直緊繃的神經突然放鬆下來,猛然就覺得自己渾身像是被驚恐和擔憂吞噬了一般的無助。

似乎是察覺到了秦菲的不對勁,郁林俊猛然停住了腳步,語氣關切地問道:「菲菲,你別擔心,這只是小傷,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秦菲突然泣不成聲:「我好怕,都是我害你受傷,都是我不好……」

剛才與死神那麼近距離的接觸過,現在能存活下來,總感覺很僥倖。

可是一想到刀口朝她落下的那個場景,仍然覺得心驚膽戰。

邀寵記 「別怕。」郁林俊抬手,將秦菲的腦袋放在他的肩上靠著,「只要有哥在,永遠不會讓你出事的!」

「菲菲」郁林俊的聲音低沉醇厚,帶著幾分寵溺,「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默默地陪在你身邊,照顧你!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只要你不想方設法地攆我走,就是對我最好的安慰。」

秦菲抬頭注視著郁林俊,心裡醞釀了什麼,想開口解釋,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她並不擅長說謊,尤其還是在為自己擋刀子的郁林俊面前。

秦菲終究還是沒有勇氣阻止郁林俊的告白,任由他摟著自己離開了這個充斥著危險氣息的空間。

這大概是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對他們而言都有特別值得回憶的事情吧,所以郁林俊和秦菲直到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回憶起這段歲月的時候始終都帶著幾分別樣的情懷。 就在東方玉卿準備派人去找秦菲的時候,秦菲和郁林俊推門進來。

乍一看到郁林俊綁著繃帶,使得東方玉卿神情焦慮地跳下床,

「這是怎麼了?」

東方玉卿用關切的語氣問著郁林俊,但目光卻快速掃過秦菲的身體,慶幸的是沒有明顯的外傷。

「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去做什麼蛋糕,秦菲的眼眶又紅了,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淚眼看著又要奪眶而出了。

郁林俊語重心長道,「菲菲,這不怪你,是我技不如人。」

「除了胳膊,還傷哪了?」

不等郁林俊回答東方玉卿,秦菲就情緒激動地說,「那些人明顯是沖我來的,是我哥給我擋了一刀。」

東方玉卿心下一驚,不過很快掩飾好眸底的慌亂。

「你臉色不太好,我讓人給你開間房,先躺著休息一會。」東方玉卿輕輕拍了拍郁林俊的胳膊。

「不用麻煩,小傷而已。」

「哥,你是不是傻,為什麼要用身體去擋刀子,你以為自己是刀槍不入呢?」

東方玉卿聞言后,甚為感激郁林俊,卻又不能當著秦菲的面說什麼,畢竟她的情緒看上去有些激動。

「傻瓜,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更何況你不僅是我的妹妹,還是我的老闆娘。」

見秦菲哭得跟個小花貓似得,東方玉卿忍不住將她攬入懷裡,「沒事了,菲兒。快去洗個臉,吃完晚餐讓你哥早點休息。」

秦菲蠕動了一下嘴唇,卻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

她知道東方玉卿是故意把她支開的,而她留下來確實也幫不上什麼忙。

秦菲剛走,東方玉卿就示意郁林俊先躺他的床上休息,卻被郁林俊委婉的拒絕了。

「作案時間很短,距離那家咖啡廳不遠……」

郁林俊大致將事情的經過敘述了一遍,然後就看到東方玉卿將電話打給了韓林。

等秦菲走出洗手間的時候,大家已經準備著往出端晚餐,而病號東方豪宇居然系著粉色的圍裙?

看來廚房的隔音很好,否則就以東方豪宇那八卦的個性,估計早在他們回來的那一刻,他就跑過來湊熱鬧了。

倘若是換做平時,秦菲肯定會逗趣東方豪宇一番,可現在憂慮重重,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大家各懷心事的吃著晚餐,氣氛倒也不顯得尷尬。

就在秦菲以為東方玉卿會幫郁林俊辦理住院手續的時候,沈闊和余顯陽來了,除此之外還增加了一部分暗哨。

當然有關暗哨的事情,東方玉卿是瞞著秦菲的,畢竟她不久之前才受過驚嚇,要避免引起她的恐慌。

少頃,眾人坐著120急救車從醫院的正門離開了。

原本不想驚動東方溢的,但為了接下來的行動萬無一失,只好連他一起轉移到了海邊別墅。

而本該屬於東方溢和東方玉卿的病房依舊保留著,為的就是掩人耳目。

兩天後的夜裡,屬於東方玉卿的專屬病房裡出現了刺客。

經過一番打鬥,黑衣人跳窗逃跑了,不過沈闊在現場發現了一枚印有黑色百合的紐扣。

聞訊趕來的警察,將整間病房進行了地毯式搜捕,不過沒有找到新的線索。

從敏銳的身手和一整套的作案工具上來看,對方應該是個職業殺手。再說能在沈闊眼皮子底下,甩出繩索跳窗逃跑的也絕非是等閑之輩。

接連幾天秦菲都睡得很不踏實。

迷迷糊糊醒來,身邊已經沒有了東方玉卿的身影。

等秦菲出現在旋轉樓梯的時候,就看見東方玉卿正拿著一碟精緻的點心從廚房走了出來。

看見秦菲頂著個黑眼圈出現,東方玉卿先是一愣,繼而勾唇淺笑:「菲兒,怎麼不再多睡一會兒?」

「沒有睡回籠覺的習慣。」秦菲尷尬一笑,視線早已被東方玉卿手中的美食牽引著。

「這是你親手做的?」秦菲不確定,但總覺得像是東方玉卿的傑作。

「嗯,過來嘗嘗看這次的黑色森林味道如何?」

話說黑色森林,取材於純煉的黑巧克力,加熱后趁著高溫時燒築在受凍的芝士蛋糕上面。

藉助巧克力上的高溫融化了芝士蛋糕上的冰塊,再灌注到蛋糕體內,有種甜甜的苦苦的味道,卻肥而不膩。

製作黑色森林貌似是東方玉卿的看家本事,其製作工序可謂是相當的複雜,需耗費全程三四個小時不能離開。

東方玉卿很厲害,怎麼形容呢,就是那種厲害到連外人都知道的傳奇。只是除非東方玉卿自己心甘情願,否則連小吃貨東方王妃也無法指使他做這種事情。

「好的。」

「你身上的傷才好,怎麼想起來做黑色森林了?」雖然秦菲沒有親手做過黑色森林,也知道製作工序很複雜。

一個不怎麼喜歡吃甜食的人,能一聲不吭地幫她準備這些,真是有心了。

「最近看你胃口不好,就想表現一下。」東方玉卿似笑非笑,看向秦菲的眸光愈發柔和。

秦菲但笑不語,卻趁東方玉卿不注意的時候,踮起腳尖啄了一下他的側臉。

被偷襲成功的那一瞬間,東方玉卿愣住了。

他的小妻子能夠主動回應他,算是對他最好的安慰,也不枉他深更半夜起來折—騰這麼久。

少頃,東方玉卿端坐在餐桌前,姿態優雅地吃著自己做的黑色森林。

特寫的鏡頭中,東方玉卿那修長的手指安靜地擱在餐盤邊,神情嚴肅卻不浮誇,這樣熟悉的場景竟莫名其妙地喚醒了某人沉睡已久的往事。

秦菲隱約記得自己失憶后,這個男人曾經強逼著她和他一起吃飯,然而臉上卻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無不向人傳遞出一種生人勿近的信息。

可到後來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東方玉卿的臉上終於有了溫暖的笑容。甚至偶爾也會在餐桌上和她打鬧開玩笑,甚至情到深處時還會直接對她動手動腳……。

東方玉卿的視線在收回的那一刻,不期然瞥到了秦菲,四目相對之間卻是躲閃不及,然後雙雙默契地避開了。 「檀媯,你……」

大堂中所有邪魔都是臉色劇變,伊丹更是第一時間怒喝。

伊丹的實力在整個邪魔族中自然不算得了什麼,但他能被派來統治這個區域,一身實力在虛空神中也是巔峰的層次。

「轟!」

怒喝中,伊丹雙手合掌,竟然將赤霄炎龍劍給夾住了。

但與此同時,一把巨大的魂劍從伊丹的身後出現,一下子就刺在了伊丹的身上。

「王!」

左右兩位將軍終於反應過來,震驚而吼,雙雙出手,赫然也是虛空神巔峰的實力,厲害無比轟殺向方昊天。

「砰!」

巨響震幾乎要震碎了大堂中所有的東西,而動手的氣勁波及到在大堂中的那些邪魔,全部被碾碎,大堂中一下子只餘下方昊天、伊丹和兩位將軍。

「不好。」

方昊天臉色變了變,伊丹的身體竟然強大無比,由許多魂劍組成的大魂劍雖成功刺中伊丹的身體但不能將身體刺穿,只刺入皮表三寸就停了下來。

伊丹的身體已經媲美人族許多修鍊過煉體術的強者了。

方昊天手一震,赤霄炎龍劍震開了伊丹的雙手。

「轟隆!」

左右將軍的殺招已經籠罩,幾乎雙手被震開的第一時間裡伊丹的殺招便也是打出。

三者聯手,殺招席捲,雖然在魂幻界中伊丹幫者的實力有所壓制,但威力仍然驚人。

方昊天的身體碎了!

伊丹和左右將軍鬆了口氣。

但下一瞬間,伊丹的臉色再變,他感到腦海突然一震,頭部劇痛難當,像一隻大手從他的腦袋裡面要撕裂而出。

「啊。」

伊丹頓時發出慘叫。

左右將軍嚇了一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成功將膽大包天的檀媯斬殺后王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絕妙江山 「噗!」

血水一下子噴濺,濺了左右將軍一身。

他們驚呆了,看著腦袋突然炸開的伊丹,看著突然在伊丹身邊持劍出現的方昊天,左右將軍難以反應過來,難以置信。

剛才不是將檀媯的身體打爆了么,怎麼這傢伙還活著?

「砰!」

伊丹的無頭身體被方昊天一拳打飛,然後炸開,其身上攜帶的財物被方昊天大手抓住。

「王!」

「他不是檀媯,殺了他!」

左右將軍突然怒吼,瘋狂出手。

但伊丹的實力比他們都要強大一點但還是被方昊天成功擊殺,他們兩個就算聯手也不是方昊天的對手。

幾招后,左右將軍都被方昊天打成了重傷。

劍光一劃,右將軍的腦袋飛起,帶起的血箭拉得很長。

「你到底是誰,你絕不是檀媯,他沒有你這麼強大的實力。」左將軍重傷半跪,怒盯著方昊天,既怒又驚又恨。

方昊天的臉龐開始扭曲變化,道:「你們既然知道我來,竟然還猜不出?」

「唐龍,你是唐龍!」左將軍震驚了,「怎麼可能,你雖說是九月城第一強者,但你剛突破虛空神不久,怎麼可能強大到這個地步,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方昊天揮劍也將左將軍殺了。

左右將軍的財物也落到了方昊天的手中。

「成功了!」

方昊天都忍不住大喜,刺殺行動比想象中要順利的多。

但他並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既然伊丹和左右將軍都已經死去,他當然要把握機會大殺一通了。

嗖!

方昊天飛出大堂。

「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