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然以神念傳音道。她也是那一層次的高手,對於後者自然了解很清楚,經過她這一番分析,李元道心頭也釋然了。高階靈丹!在武師級修士眼中,那可是無價之寶!

所蘊含的價值太大了,哪怕是最低級的下品靈丹,也能夠將一名初級武師生生推入半步宗師境界。這等效果絕對驚人。就算是李元道,也對這種傳說中的靈丹眼熱不已。

而這一次,李元道的目的差不多也是如此,就是為了儘快提升實力而來。獵取高階丹藥,或者採購天材地寶,那是必不可少的。

因此若算起來,他跟那邢岳無形之間也將成為了競爭對手。

「哼,現在先別管他。等搜集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后,再去理會那幫傢伙。」李元道點頭,知曉前因後果,沉聲道。

不管現在形勢如何,反正邢岳在明,他在暗。對他來說有利。當下他沖著秦然點了點頭,三人不著痕迹,沖著寶樓另一個方向進入。

而這時候,遠處原先跟那名錦袍中年男子詳談甚歡的刑岳,似有所感。眸光朝著李元道等人方向望去,臉龐上掠過一抹驚疑之色:「那三個傢伙氣息似乎有點古怪……」

邢岳蹙眉,望著李元道三人身影消失在了修士人流中,自語道。

「哈哈,刑少趕緊走吧。接下來我寶軒內還有一次盛會等著你。相信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這時候錦袍中年男子大笑,將刑岳一幫人引入了寶軒更深的地方。

而另一邊在避開了卧龍學院一脈弟子后,李元道等人也走入了一片玉閣中。在這裡一塊塊墨玉懸挂,密密麻麻,閃爍光澤,猶如一片銀河鋪墊在此,到處都沖著一股璀璨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微微抽了一口冷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識到這般龐大的墨玉陣勢。整個玉閣之內,商鋪成片,連綿在一起,最起碼也有數百個大小。

此時每一個商鋪前都羅列出了各類大大小小的墨玉。其中甚至不乏高階墨玉這等罕見寶貝。

「三位貴客,這一片玉閣內墨玉品種繁多,品質優良,尤其是這一座墨玉法陣,更是驚人。不知曉有沒有興趣一看?」就當李元道三人剛剛踏入這玉閣之內。

身側便傳來了一道溫和的聲音。此時一名紫衣老者走過來,笑眯眯說道。看他這一身富貴裝扮,應該是這玉鋪內一名老闆。李元道聞言,臉龐上也泛起一絲興趣。

當下便循著紫衣老者身後望去!果然在其身後,羅列出了一大片墨玉品種。藍色,紅色,銀色,黑色,五顏六色墨玉閃爍,看上去極其絢麗。

不過很快李元道視線便被中央處,數十塊特殊墨玉給牢牢吸引了。

「墨玉法陣!真不愧是四大寶軒之一,連這等東西都有。」李元道眸光爆閃,眼神死死盯著玉鋪前,那幾十塊墨玉,讚歎道。身為戰符師,他自然明白每一塊墨玉所蘊含的價值。

尤其是那些高等級墨玉,更是非同凡響。那可是煉製戰符的胚胎!

而且李元道更是深深明白當墨玉品質達到一定層次之後,用途更是廣泛。不僅可以用來煉製戰符,更是可以用來凝練各種法寶,陣法。

而眼下這十幾塊特殊墨玉凝聚在一起,便組建成了一個墨玉法陣!效用十分玄妙。 玉閣內,光澤搖曳,濃烈的靈氣瀰漫,望著玉鋪內那墨玉法陣。不僅是李元道,就連秦然,風皓月兩人眼神也是一亮。

尤其是秦然,她自己也是一名戰符師。當然明白這些墨玉價值。或許一塊,幾塊的墨玉價值不大,但一旦按照特有規律組建起來,就能夠凝聚成一個墨玉法陣。

甚至再進一步的話,可以演變成傳說中的聚靈陣。這份價值可不容小覷。

「嘿嘿,三位貴客你們覺得如何?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這套墨玉法陣內,還蘊藏有一張小型聚靈陣圖。這東西若落入一位戰符師手中,所能發揮出來的價值,更是會成倍暴漲。現在你們若想要的話,只需三百萬武丹即可。」

紫衣老者似乎察覺到了李元道等人神色變化,更加賣力解說著。聽到這個報價李元道心頭微微一動,三百萬數量眼下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他此行關鍵目的是為了尋找高階靈丹。若將這東西拍下了,那對於接下來的事情,可就有些不好辦了。

想到這裡,李元道不由搖了搖頭:「我要是有足夠的丹藥就好了,一口氣將所有墨玉都給買回去,然後按照小型聚靈陣圖排列,必將能夠凝練出一個聚靈法陣。如此一來,不管對於我修鍊,還是煉製戰符都有著絕大幫助。不過現在依照我的資本,可就有些難辦了……」

而就在這時候,另一道聲音徒然響起了。「這座墨玉法陣,只需要三百萬武丹么?那我要了。」

此時玉閣一名身穿銀色長袍,頭戴玉冠的青年走了進來,在他身後還跟隨著十幾名護衛隨從。看前者裝扮,一看就知非富即貴。

而且從他身上, 總裁的一世戀人 。居然已經達到了武師八層境!是一個強橫的高手。


不僅如此,李元道還敏銳察覺到他身後那些隨從護衛一個個筋骨強健,血氣內斂,實力都達到了武師五層境。

此時這名銀袍青年走了進來,眸光略微掃了李元道等人一眼,便將視線鎖定在了那墨玉法陣之上。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神色一動。

在這等近距離接觸下,他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濃烈的貴族氣息。就如同那大德皇子一般,兩者之間氣質極為相似。而且從某些程度上,這青年的貴族威勢還要比前者強者幾分!

「難道這傢伙也是大德皇室之人?」李元道蹙眉,心頭自語道。跟大德皇子,白河等人接觸了這麼久。對於這王朝皇室內的事情,李元道也知曉了不少。

大德王朝內皇室勢力聽上去雖然是一個整體,但在這其中勢力分佈也是極為複雜混亂的。所謂的皇室也是一個籠統稱呼。

並非世俗之中那些小帝國,小國度。大德王朝疆土遼闊,人口數百億,當中囊括了成千上萬個個小帝國。

甚至一些沾邊的小帝國勢力,一旦攀附上了王都皇室子弟,甚至也可以進一步被劃分入大德皇室一員。就譬如那皇普家主一般。而眼下這銀袍青年貴族氣息如此逼人,絕對是正統的皇室之人。

而且在皇室之中地位也不低。李元道心頭思緒劃過。而接下來紫衣男子的一番話,也證實了他的猜想。「啊,原來是雲飛小侯爺大駕光臨,真是讓小人感覺到榮幸之至。

小侯爺您若是看中了這套墨玉法陣,儘管拿去,也算是小的對您的一點心意。」紫衣男子滿臉恭敬之色,望著銀袍男子,點頭哈腰道。對後者態度極為恭敬。

「嗯,差不多。近來聽聞你九寶軒內又將有一番大動作,因此本侯特此過來看看。而且本侯近來也急需大批高品質墨玉,廢話少說,趕緊將你們玉閣內那些上品墨玉都給本侯拿出來。」

被稱作雲飛小侯爺的青年,淡淡道。

紫衣男子聽到小侯爺話語,眼睛一亮,驚奇道:「小侯爺今日不惜親自前來,採購大量上品墨玉。難不成小侯爺也有心爭奪一月後王都符師大賽?若真是如此,那小的預祝侯爺馬到成功,在大賽上一鳴驚人,奪得頭魁。」

說完后紫衣男子手掌一招,親自將那一套墨玉法陣給取下來,小心翼翼遞給了小侯爺。

對於他這番舉動,李元道並不太在意。原本他也不打算購買,現在他卻是被兩者間談話內容給吸引了。

「一月後的王都符師大賽?這麼重大的消息,為何我先前從未聽聞過?難道連大德皇子也沒有打探到?」李元道心頭疑惑,同時他將目光望向了身旁秦然,風皓月。

後者同樣搖了搖了搖頭,表示不知。而就在李元道將要離去的時候,那小侯爺也將目光望向了他們三人。

「這位道友,你們也對這墨玉法陣感興趣?」

小侯爺眸光閃爍,在李元道三人身上來回打量,尤其是當他視線留意到秦然身上之際,眸子間更是掠過一道精光。

雖然李元道,秦然等人已經徹底改變容貌,收斂起息。但小侯爺並非普通人,僅僅是剎那間探查,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主動攀談道。

這等變化,倒是有些出乎李元道預料之外。好在他反應夠快,當下抱拳,笑道:「侯爺目光果然厲害,我等確實在搜尋墨玉。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搜尋到合適的。」

聽道李元道這番話,小侯爺臉色略微一動,當下認真審視了李元道幾分。

「哈哈,如此一來也好。與本侯爺興緻相同。我看你三人氣質不凡,實力不弱,想來也非泛泛之輩,不知曉三位能夠賞個臉,跟本侯一起挑選。而且今日正好趕上九寶軒內一次盛會,有三位相陪,實在一大幸事。」

小侯爺笑道。看樣子頗為豪邁,不過李元道卻是知曉,這傢伙絕對不簡單。顯然後者也已經從他們身上看出了一些什麼,所以才想要藉機親近他們三個。

這也算得上一種變相的拉攏手法。

「現在怎麼辦?這雲飛小侯爺看起來很不簡單,我們是否需要跟他一起,順便試試他的深淺。」這時候李元道以神識傳音給秦然,道。

在這種大局上,由秦然來拿主意還是恰當一些。此時秦然俏臉上也掠過一抹沉思之色,旋即不著痕迹點了點頭。見此情景,李元道也鬆了一口氣,既然連秦然點頭了。

那就代表著後者也有一定把握。

「小子,等等!這名小侯爺身份地位極高,眼下你們幾個初入王城之內,沒有一絲勢力依附。眼下正是一個大好機會,好好把握。」

這時候天麟戰矛的聲音徒然在李元道心頭響起。同時他感覺到丹田深處一道元力波動,瞬息間一道特殊氣息便瀰漫出來。

這讓他心念一動,竟然是影殺堂殺手所特有的本源煞氣!天麟戰矛這個老妖孽難道是想要……想到這裡李元道心頭恍然。同時也不得不暗贊這老妖孽計謀,果然強橫。

當下他抱拳道:「侯爺客氣了,既然您如何盛情,那我們三位就卻之不恭了。不過在這裡我還是據實相告,我叫道一,我身旁兩位分別是秦月,風皓這兩人都是我的同門。眼下我三人身份有些特殊,稍後若暴露出來。對於侯爺您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說完后李元道手掌一震,體內一股陰暗的凶煞之氣流露出來。頓時間這玉鋪之內,殺伐之氣驚人,這讓小侯爺身後那十幾名隨從護衛大吃一驚,當下一個個如臨大敵,飛竄而出,死死盯著李元道三人。

「好凌冽的殺伐之氣!好強,看來本侯還真是看走眼了。三位還真是深藏不露。哈哈,實在有趣!」

感應到李元道這徒然展露出來的凶煞氣息。小侯爺臉龐上也是一驚,不過很快他臉龐上也泛起了一抹欣喜笑容,沉聲道。

「三位放心,不管你們是什麼來路。只要不違反我大德王朝的律法條令,安分守己,在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人找你們麻煩的。而且現在你們跟本侯爺在一起,那就更沒有問題了。」

「這王都之城內,乃是我整個大德王朝風雲匯聚中心,正魔兩道修士皆有往來,這也不算太大的問題。」小侯爺補充道。

同時他大手一揮,將身前大批護衛遣散,看得出來李元道方才顯露出來的一手,也讓他起了一定重視之心。

聽到這番話,李元道心頭也是一松,看來這小侯爺不僅實力過人,同時也具備很大的野心。從他不有餘力的拉攏自己三人這番舉動就能看出來。

不過這樣也正好,借住小侯爺這等身份背景,李元道三人也算是有了一個依靠,最起碼在這王都之城內,可以更好地隱藏自己身份。

同時李元道三人進入九寶軒內就是想購買到高階靈丹,有小侯爺這位大人物在此,事情辦起來,相信會更加容易。從前者財大氣粗的樣子看,自身或許就隱藏著什麼絕世寶貝。

再者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從先前小侯爺那番談話中,李元道依稀聽到了王都符師大賽幾個字,這對於李遠道來說非常重要,必須要進一步打探清楚。

李元道心頭思量,頃刻間便有了計較。隨後有了小侯爺相隨,李元道三人在九寶軒內自然如魚得水。在連續跨越了五層寶樓后,他們一行人終於在第六層。

據說今日九寶軒舉起盛會,就是在此。因此在這一層寶樓上,人數非常多。而且絕大部分人來頭都不小。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也暗自慶幸,若是沒有小侯爺開路的話,單憑他們三人的身份,根本不可能上得了。而且這一次他們待遇可不低。

剛一進入第六層寶樓內,便有十幾名隨從侍婢上前引路,將小侯爺一行人帶到了一間貴賓室大門前。

不過就在這時候,貴賓室另一邊拐角處,突然也湧入了一群人。當看到那些人的時候,李元道敏銳發覺,小侯爺那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難看了。 貴賓室門前,金碧輝煌,富麗堂皇,這是一座奢華殿樓,非常有氣派。此時在十幾名侍婢隨從引領下,小侯爺與李元道等人一起走入了貴賓室樓殿中。

而就在這時候,另一個拐角口,一幫陌生身影也走了進來。瞬息間彼此間氣氛便僵硬下來。

「哈哈,還真是冤家路窄。雲飛,想不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你。看來這次九寶軒盛會吸引力還真是不小,居然連你也吸引過來了。」

貴賓室另一端一幫身影緩緩走了過來,領頭的一名男子身穿一件黑衣大袍,一臉冷笑,走上前來,緩緩道。

不過從這話語之中儘是調侃的味道。當下小侯爺冷哼一聲:「二十四皇子,本侯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操心。你還是管好自己就行了。難不成上次天行山之行,那次教訓還不夠深刻么?」

小侯爺臉色冰冷,回應道。從這兩人談話中,李元道敏銳察覺到這兩人之間必然存在著仇怨。而且在這過程之中,李元道特意留意了一番那名被稱為二十四皇子的傢伙。

發現這傢伙身上的氣息不弱,居然是也達到了武師八層境,實力跟大德皇子云沉相差不多。

而且從對方稱呼上,這傢伙是排名二十四,而雲沉則是排名十七。如此一來,他們兩個還是兄弟了。

想到這裡,李元道心頭一凜,還好自己先前顧忌到了這個問題,才可以將雲沉給留下。


不然的話,今日這麼一撞面,怕也要露出破綻來了。從這名二十四皇子身上,李元道甚至還感應到了一股極其強烈的暴戾氣息。

這傢伙也是一個不好惹的主。

「嘿嘿,雲飛你少拿這些沒用的東西來嚇唬本皇子。當初若不是你父親手下第一戰將歸元出手,你小子早就被那山脈妖獸給撕裂了,還好意思在我面前提這事。今日既然撞見了,正好將我們以前那些仇怨清算一下。」

說到這裡二十四皇子拍了拍手,頓時在他背後隨從中,一名乾瘦小老頭走了出來。這名小老頭身穿一件青色大衣,頂著一頭亂雜草頭髮,看樣子非常邋遢。

尤其是他一對綠豆眼,光芒閃爍,看上去讓人感覺非常噁心。

不過就這樣一名乾瘦小老頭的出現,立馬讓雲飛小侯爺變色,失聲道:「華青老者,居然是你。」

「嘿嘿,小侯爺別來無恙,數年不見,你到是成長得很快。已經初步具備了你爹鎮遠候的一絲氣概,的確很不錯。不過今日老朽被二十四皇子請來,也是迫於無奈,稍後少不了要向侯爺討教一番了。」

乾瘦小老頭一對綠豆眼內精光閃爍,顯得非常奸詐。這讓一旁李元道也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個老傢伙不簡單啊,氣勢渾圓,元力強橫。絕對是超越了武師九層境的高手。

而且從對方身上李元道還感應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戰符師!這老東西也是一個戰符師,貌似等級應該還不低。

「雲飛這次你恐怕也栽了。別以為本皇子不知曉你的底細,暗中搜羅高手,採購大批墨玉,處心積慮就是想要在一月後王都戰符師賽上,一鳴驚人。想法倒是不錯,不過你已經沒有機會了。今日有華青老者在此,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夠玩出什麼花樣。」

二十四皇子冷笑,這時候他眸光豁然一轉,鎖定在了李元道,秦然,風皓月三人身上。

目光之中滿是蔑視之色:「我還以為你召集了一些什麼高手,原來也不過如此。區區幾名武師四,五層境的修士,全都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哈哈,雲飛你倒是越來越有出息了。居然拉攏了這樣一些廢物,簡直太丟我皇室的臉皮了。」

砰砰砰!聽得這番話,雲飛侯爺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當下手掌一甩,一道凌厲的風勁驟然爆發,化為了一團淡青色流光飛速暴掠向了二十四皇子,看樣子小侯爺也動了真怒了。

瞬息間武師八層境的實力爆發,非常驚人。

「小侯爺,大家都是皇室中人,何須動怒。今日有老朽出山,就是為了守護二十四皇子安全。有老朽在,任何人也休想傷皇子一根汗毛。」就在這時候華青老者出手了,屈指一彈,一道無形指勁飛掠而出,瞬息間化為了一股龐大的氣場衝擊而過,將小侯爺攻勢瓦解。

同時龐大的氣場爆發,猶如山洪一般向著小侯爺等人擠壓過來,這老頭擺明想要藉此機會下手刁難。感應到這一幕小侯爺臉色更加陰沉了。

「你們這幫廢物,不想死的。趕緊給我滾過來,投靠本皇子。不然的話,你們一個個都得死。」看到這一幕二十四皇子大笑,冰冷道。


發佈回覆